劉亞洲 -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政委

劉亞洲

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政委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劉亞洲,男,漢族,1952年10月19日出生,安徽宿縣人,浙江寧波出生,1970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武漢大學外語系英文專業畢業,大學學歷,第十七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委員,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中國人民解放軍上將軍銜。 

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政委。

  • 中文名
    劉亞洲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浙江寧波
  • 出生日期
    1952年10月
  • 職業
    軍人
  • 主要成就
    報告文學
  • 妻子
    李小林,李先念之女

人物履歷

1968年3月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任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第63師步兵187團8連戰士、副班代、班代、排長,團報道組報道員。

劉亞洲劉亞洲

1972年在武漢大學外語系英文專業學習,1975年畢業,在民航北京管理局(首都機場)宣傳處工作。

1979年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政治部聯絡部1處幹事。

1984年底任中國作協理事。

1986年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政治部文化部文藝創作室副團職創作員。

1986年5月-1987年為美國斯坦福大學訪問學者。

1987年回國後立3等功,任正團職創作員。

1988年8月任中央軍委辦公廳政治部副師職幹事。

1990年8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裝甲兵裝備技術研究所政委、黨委書記。

1993年l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北京軍區空軍政治部副主任。

1997年任中國人民解放軍北京軍區空軍政治部主任。

2002年1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成都軍區空軍政委。

2003年12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副政委兼紀委書記。

2009年12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政委。

在中共十七大大上當選為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委員,系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

軍銜晉升

1988年8月被授予空軍上校軍銜。

劉亞洲劉亞洲

1993年晉升為空軍大校軍銜。

1996年6月晉升為空軍少將軍銜。

2003年晉升為空軍中將軍銜。

2012年7月30日晉升空軍上將軍銜。

家庭生活

劉亞洲的父親劉建德是個1939年參加革命的老八路,曾官至蘭州軍區後勤部副政委,戰功卓著。劉亞洲自小隨父母輾轉浙江、山西、陝西等地。

劉建德後來把劉亞洲送往他的老部隊63師187團“英雄八連”鍛煉。“英雄八連”是由國防部命名的連隊,曾在淮海戰役中狙擊邱清泉兵團,戰後全連僅剩6人。劉建德曾任營教導員,對該連極有感情。1968年,劉亞洲經蘭州軍區特批入伍,不久轉幹。從此,劉亞洲開始了軍旅生涯。

作為“紅色後代”,劉亞洲對父輩極具感情。在他的印象中,父親劉建德生命力頑強,與劉建德一個村一起出來當兵的5個農民,都在孟良崮戰役中戰死,“隻有爸爸一個人堅強地活著。1970年爸爸視察六盤山陣地時汽車翻進山溝,不過把眼睛戳傷,大難不死。爸爸從未生過病。自1995年在美國犯過一回心髒病後,也一直風平浪靜。”

2000年12月13日,劉建德病逝,當時還在北空工作的劉亞洲如五雷轟頂,在接連7篇的《喪父日記》中不停地剖析、自責,記述了那段異常悲痛的心情。

劉亞洲的岳父為李先念。劉亞洲的夫人是李小林

文學成就

1978年開始發表作品。1984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

21世紀初,劉亞洲有關中國文化傳統、軍事謀略的一些觀點、演講稿廣為流傳于網路,掀起網路論戰的滔天大浪。3他在《金門戰役檢討》一書中談及金門戰役失利,以“勝利有一百個父親,失敗是一個孤兒”來比喻這場戰役以其慘敗而始終無人“認領”責任;“沒有哪個內部材料和軍事教科書上有這樣生動豐富的語言”,一位軍內人士表示。

而在20年前,劉亞洲便以獨樹一幟的戰爭報告文學聞名,其作品不僅成為當代文學史上的名篇,有些還作為軍校演兵習武的教材。

​當年他在成都空軍和北京空軍任職的時候,下基層演講或在軍隊一些高級幹部培訓中講課,常常論古談今,一說就幾個小時。有關人士告訴筆者,劉治學著述嚴謹,記憶力超強,大段的中外名著能背誦如流。他的英語水準可以拿起外文報刊直接閱讀。

劉亞洲劉亞洲

經歷“劉亞洲文集風波”的一位當事人告訴筆者,當時空軍搞軍事學術研究的人士,專門收集劉亞洲多年來的數次內部演講錄音整理成稿,編輯成一套三冊的《劉亞洲戰略文集》,每冊多則三四篇,少則一兩篇。

最初印刷發行的本意是在軍內高層傳看,隻是內部資料,從未公開發行,也沒有正式書號。

文集第一次印刷發放後,劉亞洲獨特的軍事戰略思想在高層將領中很受歡迎。在沒有任何硬性指標要求下,空軍系統高級幹部幾乎人手一冊,最後竟至供不應求,隻能再版。有基層軍官也設法從上面搞到一套文集,爭相傳看。

因為需求很旺,第二次印刷增訂本時,編者特意收集了劉亞洲之前的一些軍事論著文章,以期軍內研究人士學術爭鳴。但劉亞洲的這些演講和理論文章很快引起外界的註意,大量文章被人散布到網際網路的各大論壇,個人部落格爭相引用。

劉亞洲以“第五次中東戰爭”為素材,寫下報告文學《惡魔導演的戰爭》,他以新穎的題材、犀利的筆觸、尖銳的思想,在中國文學界引起很大轟動,甚至引發了一場風波。那段時間裏,劉亞洲所寫的一系列以國際軍事鬥爭為背景的報告文學,如《那就是馬爾維納斯》、《攻擊、攻擊、再攻擊》等等,都以全球新軍事變革為背景,為剛剛走上改革之路的中國軍隊開啓了一扇通向世界的視窗,大都成為了軍事院校的教材。

有人把劉亞洲的一些觀點歸納為“軍人戰爭選擇論”,在網上引起了很大的爭議。更有人讀了劉亞洲戰略文集中的《大國策》,立馬“嗅出”劉亞洲有“親美”傾向,舉出的理由是他早年與夫人在美國留學居住了數年。在網上恣意評判劉亞洲一時成為很多人的快事。

劉亞洲言說的範圍還不止于軍事。

“腐敗成了中國最大的經濟損失,最大的社會貪污,最大的政治挑戰。”他說,“中國的希望在黨內,黨內的希望在中央,中央的希望在上層。”

對官場久剎不止的公款吃喝之風,他曾冷言嘲諷:“有人說打台灣不要用什麽新式武器,派幾個公務員上島去,吃喝兩三年,絕對把它吃光了。”

上世紀80年代仗打完後,很多部隊卻在前線駐地鄉鎮賣起了膠鞋、汽油、棉被、衣服甚至勛章,做起了生意,時間長達半年。當時隨總政採訪團下去的劉亞洲見此,在半路給當時的軍方領導人楊尚昆寫了一封信,諫言:“前線部隊再這樣搞下去,不得了,要出大毛病。”劉亞洲當時隻不過是一個營級軍官,他的信震動中南海。楊尚昆批示:“前線部隊,停賣軍用品,盡早撤回原駐地。”

2016年2月21日提出,美軍已經走得太遠了,如果我們一直跟著美軍攆,永遠也攆不上。我們必須對已經被美軍革命過了的軍事理論進行再革命。每一支強大軍隊的崛起都是獨一無二的,這種崛起都是探索符合自身特點的成長道路的結果。隻可以超越,不可以模仿。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