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趙

前趙

319年趙國分裂為二趙:關中的劉氏"趙帝"和關東的石氏"趙王"兩個獨立政權。史家為加以區分,將關中的劉氏趙國連同劉淵所建的漢國,即將稍前的(屠各)劉姓政權統稱為前趙,而將隨後的石姓趙國稱為後趙。

前趙(304-329),亦稱漢趙,十六國時期主要16國之一,是西晉晚期少數民族第二個建立的政權。304年十一月,劉淵以復漢為名,在左國城(今山西離石縣北)即漢王位,改年號為元熙,定國號為漢。正式建立漢國(匈奴漢國)。308年十月,劉淵正式稱帝,改元永鳳。309年遷都平陽。310年病卒。劉和即位,後庶弟劉聰弒主篡位。316年晉愍帝降漢,西晉亡。318年七月,劉聰(漢昭武帝)死,太子劉粲繼立,八月靳準發動平陽政變殺粲。鎮守長安的中山王劉曜發兵攻靳準。十月劉曜軍行至赤壁(今山西河津市西北的赤石川),即位稱帝,改元光初。石勒反劉而自稱趙王,喪失東土,趙帝劉曜獨存西境。此後劉曜、石勒常相攻伐。由于劉曜在關中地區對各民族採取高壓政策,加上治國無方,一味征戰,國勢日頹,石勒則控製了河北廣大地區。公元328年,二趙大戰于洛陽城西,劉曜飲酒過量,兵敗被擒,前趙主力被消滅。329年,後趙軍乘勝西進,前趙太子劉熙棄長安而奔于上邽[guī](今甘肅天水)。九月,後趙石虎攻克上邽,殺劉熙及其文武百官,前趙亡。漢國5主15年,趙國2主11年。一說漢趙傳3世5主,凡二十六年。

  • 中文名稱
    前趙(漢趙)
  • 外文名稱
    Former Zhao
  • 君    主
    劉淵、劉曜
  • 主要民族
    匈奴/屠各
  • 滅亡時間
    公元329年
  • 五    德
    水德
  • 都    城
    離石→黎亭→蒲子→平陽→長安
  • 稱號變易
    漢王→皇帝→漢天王→皇帝
  • 旗幟顏色
    趙國時期為黑色
  • 治下族屬
    漢族、六夷
  • 主要城市
    離石、平陽、長安、粟邑
  • 建國時間
    公元304年
  • 正式國號
    漢→趙

簡單介紹

前趙前趙

318年七月,漢昭武帝劉聰死,子粲繼立,為匈奴貴族靳所殺。鎮守長安的劉聰族弟劉曜聞變,發兵攻靳□。十月,劉曜自立為皇帝,是為昭文皇帝。與此同時,石勒亦以討伐靳□為名,率軍攻破漢都平陽,于是,自平陽、洛陽以東之地盡入石勒手中。319年,劉曜遷都長安,改國號為趙,史稱前趙。此後劉曜、石勒常相攻伐。328年,兩軍大戰于洛陽城西,劉曜飲酒過量,兵敗被擒,前趙主力被消滅。石勒軍乘勝西進,前趙太子劉熙棄長安,逃奔上口(今甘肅天水)。329年九月,石勒軍攻佔上口,殺劉熙,前趙亡。

劉曜繼承劉漢政權胡、漢分治的政策。一方面以子劉胤為大司馬、大單于,置單于台于渭城(今陝西鹹陽),自左、右賢王以下皆用少數族豪酋充當。另方面又大體沿用魏晉九品官人法(見九品中正製),設立學校,肯定士族特權,與漢族的豪門望族相勾結,以維護其統治。此外,還仿效劉淵、劉聰徙民都城地區的辦法,將被征服的各族人民大量徙置長安一帶,以便直接控製。前趙全盛時,擁兵二十八萬餘人,據地有今陝西、山西、河南、甘肅各一部,當時,關隴氐、羌,莫不降附。前涼張茂,亦遣使貢獻。...

興衰信息

公元318年靳準在漢都平陽政變後,當時鎮守在長安的漢相國、都督中外諸軍事劉曜統兵自長安趕赴平陽援救,在赤壁時匯合漢太保呼延曼、太傅朱紀和太尉範隆等部。劉曜隨即自立為漢皇帝,改元"光初",統兵征討靳準。不久,劉曜消滅靳準,收復原漢國的地區。同年,劉曜改國號為趙,遷都長安。這樣,由劉曜建立的趙國便取代了同是匈奴劉氏所建的漢國。

匈奴趙國的建立者劉曜,是劉淵的族侄,同屬于冒頓單于之後的匈奴劉氏。劉曜高祖劉亮,曾祖父叫劉廣,祖父

前趙前趙

叫劉防。父親劉某早逝,史不載名。劉曜幼年喪父,被劉淵收養。他自少聰明好學,深為劉淵賞識。跟隨劉淵多年,成為一個熟知漢文經典和騎射之術的文武全才。他少有大志,而又具雄才大略。劉淵建漢國後,他歷任顯要職務,為劉淵父子信任和重用。 劉曜建趙稱帝後,對關隴和並州的晉朝殘餘勢力和氐、羌、巴、羯等

前趙前趙

劉曜生有9個兒子,均被封為王侯:劉熙封皇太子,劉襲封長樂王,劉闡封太原王;劉沖封淮南王,劉敞封齊王,劉高封魯王,劉徽封楚王,劉儉封臨海王,劉胤封世子、永安王,後改封南陽王。

劉曜被殺後,世子劉胤率領文武百官從長安退保上邽,但這時關中軍心動搖,前趙大亂。不久,後趙大軍從洛陽揮師入關,攻陷長安,大破上邽,將前趙太子劉熙、南陽王大單于劉胤等王侯將相、文武百官3000多人全部捕殺。匈奴劉氏經此劫難,損失慘重,宗族勢力大大削弱。

漢、趙相繼滅亡,匈奴劉氏兩次慘劫,大部分族人被屠殺,劫後餘生者則紛遷各地以避禍逃生。有的東遷遼東,有的南遷河南及中原各地,融合于漢族之中,有的西遷在隴,也有的北逃大漠,更有的遠遷中亞細亞和歐洲,但大多數則仍居在華北地區即今內蒙、山西、河北一帶,仍為當地少數民族的首領、酋長。至隋唐時期,匈奴劉氏還發展為東郡、河南、雕陰等地的望姓大族,並產生了一位宰相。

末日介紹

石勒自稱趙王後的第四年,張賓病故。每當他與身邊的謀臣意見不合時,他總是想到張賓當初的好處,慨嘆道:“右侯離我而去,讓我和這些人在一起謀劃大事,豈不太殘忍了一點嗎?”盡管失去了自己一生中最得力的助手,石勒還是花了幾年的工夫,先後消滅了幽州的段匹磾、青州的曹嶷,又乘著東晉的豫州刺史祖逖病故的機會,攻下了淮北的豫州、兗州、徐州之地,與東晉劃淮而治。這樣一來,石勒終于得到了機會轉過頭來對付他真正的對手劉曜了。

而在這幾年中,劉曜的前趙則一直處于周圍不和諧音符的騷擾之中:先是秦州一帶的氐族、羌族各部的叛亂,劉

前趙前趙

曜出兵平叛。繼而仇池的楊難敵又忽叛忽降,攪得劉曜心神不寧。盤踞涼州的張實之子張駿也覺得有機可乘,也來攻打趙國。盡管這些邊防問題都被一一擊退,但對前趙而言也隻能算是自保而已,更要命的損失是由于受到幾方面的牽製,劉曜的軍隊根本無暇東顧,坐視石勒慢慢解決他的後顧之憂。等到雙方軍隊再次在戰場上兵戎相見的時候,石勒的國土已拓展了將近一倍,軍隊也強大了不少,而劉曜卻依然是老樣子,甚至還得時時提防身後涼、成等國的偷襲。(劉曜這個人,打了一輩子仗,所以十分相信武力的作用,即使當了皇帝以後也是動不動就要來個御駕親征。對手如此之多,卻根本拿不出點象樣的外交政策。至少你也給來個拉攏一方,打擊另一方一類的策略啊,他壓根兒沒有這種概念似的,于是與石勒的差距越來越大,漸漸處于下風。) 前趙光初八年(公元325年),原本介于兩個趙國之間的北羌王盆句除歸順前趙,石勒大怒,派大將石佗進入前趙國境內,大敗盆句除的部落後對其進行一番搶掠,準備再退回國內。劉曜得到訊息,急派中山王劉岳追擊後趙軍隊,在黃河附近趕上石佗,將其斬殺,石佗所帶的六千多人的後趙軍全軍覆沒。自這場戰爭起,兩個趙國開始了三年多的交戰。(劉曜和石勒都是馬背上取天下的人物,這樣的戰爭對于他們來說結果隻有兩個,不是徹底成功,就是徹底失敗,這是一場真正的生死決戰。)

一個月後,後趙大將王騰殺死了後趙的並州刺史,把整個並州獻給前趙。兩國因此結怨更深。這時,石勒的大將石生正在攻打河南一帶的東晉軍隊,東晉的守軍屢戰屢敗,後方的援軍又遲遲不到,走投無路之下,隻好派使者向前趙求援。劉曜覺得這是進入關東一帶的絕好機會,便派遣剛剛打了勝仗的劉岳和鎮東將軍呼延謨各率一支軍隊,分兩路從孟津和澠池渡過黃河,前往救援。後趙軍來不及防備,前趙軍初戰告捷,劉岳的軍隊包圍了石生的軍隊,石勒馬上派遣石虎的四萬步騎兵出成皋關助戰,兩軍在洛水以西相遇,劉岳的軍隊數量遠不及石虎的精銳部隊,當然打了敗仗,劉岳還中了亂箭,軍隊撤退過程中反被石虎軍包圍。石虎乘前趙軍大亂之際又前往攻打呼延謨的軍隊,一戰便消滅了呼延謨。劉曜感到事態的嚴重,于是親自出兵援助劉岳,石虎不敢怠慢,也親率三萬騎兵迎戰。劉曜屯兵洛陽附近的金谷,然而前趙的軍隊早已軍無戰心,當夜竟然無故大亂,兵士四散逃竄,剩下的部隊退兵到澠池駐扎,這一夜軍中又是不戰自亂,劉曜出關之後一仗沒打,就惶惶不安的帶著士氣低落的軍隊退回到長安。久經戰場的石虎當然不肯輕易放棄利用敵人士氣受挫的機會,很快就消滅了劉岳的軍隊,又北上並州,將叛變不久的王騰擒獲。石勒將在這次戰爭中俘虜的上萬前趙士兵,全部活埋。劉曜此戰元氣大傷,已再無能力主動進攻後趙國了。

時隔三年,石勒終于開始對劉曜下手。石虎的大軍猛攻前趙的河東,連破五十餘縣。在前趙這一方看來,河東若失,就隻好坐以待斃。劉曜在萬般無奈之下,決定作出生死一搏,他將氐羌的降軍放在西面的秦州,以防備張駿和楊難敵的進攻,自己則召集全國所有的水陸精銳部隊,親救河東。石虎雖猛,但在如此強大的攻勢面前也難免慌了手腳,這一仗後趙軍隊打得大敗,石虎一路退回洛陽。劉曜感到這次勝利來之不易,便一路窮追猛趕,來到洛陽城下。

前趙前趙

後趙的國都雖在河北的襄國,但作為昔日魏晉國都的洛陽顯然也不容閃失,石勒接受了謀士徐光的建議,力排眾議,也親率大軍趕往洛陽。出兵的時候,石勒對徐光說:“劉曜的軍隊如果駐守成皋關,這是上計;如果駐守洛水,則為中計;如果駐扎在洛陽附近,則必為我擒。”後趙軍會兵于成皋關,石勒一看並無前趙軍隊,高興的指著天說:“真是天助我也!”後趙援軍連夜兼程,趕到洛陽,石勒這才看到駐守在洛陽城西的前趙軍隊。石勒興奮的對左右說:“可以提前祝賀我了!”石勒的軍隊全部進入洛陽城,與石虎軍會合。 劉曜一向嗜酒如命,此次大戰來臨,卻隻知與寵臣飲酒作樂,從不撫恤士卒。石虎領大軍三萬出洛陽城西,直取前趙軍隊。劉曜臨戰之前竟還喝了數鬥的酒,才一上陣便馬失前蹄。退回軍中,他自覺酒勁不夠,于是又飲一鬥,重新上陣。這回可是醉得真的不行了,昏昏然都不知下一步該幹些什麽,後趙軍乘機進攻,前趙軍崩潰,劉曜撤退中身受重傷,終被後趙大將石堪生擒。這個御駕親征的皇帝就這樣糊裏糊塗的被捉住,而他舉國出征的大軍也就此毀于一旦。後趙軍一鼓作氣,攻下關中,包括劉曜的皇太子在內的前趙殘餘勢力被消滅殆盡,前趙亡國,後趙統一了除西北涼州和東北遼東以外的整個北中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