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田慶次

前田慶次

前田利益(1533年-1612年),日本戰國時代中後期的名將,幼名宗兵衛,本名利益(利太),通稱慶次郎,瀧川一益之兄瀧川益氏之庶男(另有一益之子一說)。生于尾張海東郡荒子部的寒村,因前田家家督前田利久體弱無子,幼年過繼予利久當養子,為前田利家之侄子(其實利益的年齡比利家大了6歲)。

前田利益以其奇裝異行著稱,是傾奇者的代表性人物。

  • 中文名稱
  • 外文名稱
    (平假名)まえだ けいじ,(羅馬字)Maeda Keiji
  • 出生地
    尾張海東郡荒子部的寒村
  • 人物特征
    奇裝異行
  • 寶    物
    朱槍、松風、星崎
  • 逝世日期
    1612年
  • 民    族
    大和族
  • 配    偶
    前田安勝女
  • 國    籍
  • 代表作品
    《前田慶次道中日記》
  • 擅長領域
    連歌、音樂
  • 職    業
    戰國第一傾奇者
  • 出生日期
    1533年
  • 別    名
    前田利益、前田慶次郎、無雙之歌舞伎者
  • 長    子
    前田正虎
  • 叔    父
    前田利家

人物經歷

童年時期

天文二年(1533)生于尾張海東郡荒子(現名古屋市)怖的寒村。童年時的慶次于荒子城渡過,當時荒子城主為利久、利家之父利昌。

青年時期

永祿三年(1560)利昌死,利久繼為城主,但因為利久體弱多病,無力出戰,相反利家戰功卓著,于桶狹間之戰作戰勇猛,為信長所贊賞,這給作為當家的利久帶來無比壓力。

永祿十年(1567年),織田信長命令前田利久將家督之位讓給前田利家,並在命令書上寫道:"前田家中有異行者(慶次),對繼家督來說是無所用,又左衛門(利家)常在我身邊為近習而仕織田家,而且立功無數,家督之位由又左衛門繼承,正符合正理!"無奈之下,利久帶慶次離開,並讓位予利家,(據說當時傳聞是利家向信長進讒,以得督位),信長以二千貫(六千石)讓其生活。而後,利久與慶次四處流浪。據說曾投靠了瀧川一益,但最後還是繼續流浪。

根據<<米澤人國記>>的記載,慶次于(1567年-1582年)期間到了京都與關白一條兼冬及右大臣西園寺公朝的屋敷活動,學習文學、音樂,又聽學大納言三條公光講解源氏物語及伊勢物語、向名茶道家千利休學者茶道,更學懂亂舞、猿樂、笛吹、太鼓的舞技,且向連歌第一大師紹巴學習連歌、俳句和歌等藝文。慶次于當時又同時向伊勢松阪城主古田重然學習騎馬弓箭之術,自命文武相全、十八般武藝皆通。1581年,利久與慶次投奔了來到加賀的利家。對慶次而言,投奔利家是為了養父利久,所以利久死後,慶次立馬離開了利家。據說在此期間還發生過一件逸事:慶次邀請利家喝茶,將他引入冷水浴池後便逃走了。

前田慶次一生居無定所,京都反倒是他到過最多的地方。當時的日本,天皇下是幕府將軍(足利氏),其下是各地大名(諸侯),幕府朝廷有自己的官員,多為世襲貴族名流,飽學之士。各地大名都有自己的家臣,或為智慧傑出之輩,或為勇冠三軍之將。當時的京都,雖然政治中心的地位為各地大名所削弱,但文化和學術中心的地位日本無出其二。上面這段提到的"關白",乃是天皇以下最高的職位,多為世襲製。一條這個姓也是貴族姓氏,非一般人所能用。一條家自己的屬地在四國地區,後來一條家沒再出什麽能人,終于為長宗我部家所滅,這是後話。西園寺家和一條家類似,甚至自家屬地都很接近,被滅的原因也如出一轍。所不同的是,西園寺家的人多為才子。想來,慶次很多出眾的藝術才能都是受西園寺的教誨。三條公光對前田慶次的影響也是一生的,以至慶次晚年曾教他人源氏物語等,可見是明師高徒。千利休是有名的茶人,日本歷史上著名的瘋僧一休傳下的茶具便是由千利休儲存。後來知名的戰國茶道達人"利休七哲"均是千利休的門生。千利休對日本茶道和藝術的影響非常深遠,他讓茶道徹底擺脫了純粹器物的層面而上升為個人的一種精神修養。而他對于藝術的影響,有一則小故事可以說明。豐臣秀吉統一日本之後,曾到千利休處,問及何謂美。時值隆冬飛雪,千利休沒有直接應答,而是折下園中梅花樹的一枝樹枝,樹枝的三個分岔上恰好開著三朵梅花。千利休拿著這樹枝放入一個普通的半高竹筒內,擺放在屋內人都可看到的園中地上。然後他回到屋內,請豐臣秀吉一邊品茶,一邊看那竹筒和梅枝。當時屋外一片雪景,唯獨這綻放的梅花和青色的竹筒與眾不同。這份意境不難想象。豐臣秀吉看後嘆為觀止。可惜,豐臣秀吉最終處死了千利休。據說千利休赴死時神情若定,從容依舊,令人肅然。教慶次弓馬的古田重然便是"利休七哲"之一,是戰國時有名的文武全才。不過政治手腕不高。可見,前田慶次的這些老師都是名噪一時的風雲人物。

前田慶次有兩件寶物,一是寶槍朱槍。二是寶馬松風。松風原是一匹無人能馴服的母馬,直到前田慶次見到這匹馬後,以友愛之情與之。所以日本歷史上,說人和馬平等交朋友的,前田慶次可謂空前絕後。而前田慶次在兩軍陣前和歌、跳舞、甚至脫褲子的事跡傳說更是屢見不鮮。

天正十年(1582年),織田信長命喪本能寺,其後,羽柴秀吉打敗明智光秀,又于賤岳之戰打敗柴田勝家,掌握織田勢,前田利家倒向秀吉,得到極大的信任。同時利久、慶次回到能登,利家以七千石之地給予二人,利久分予慶次其中五千石。同年,利家封慶次為阿娓城主。

天正十二年(1584年),佐佐成政攻打末森城,守將奧村永福以寡兵死守半年,利家命慶次前往救援,慶次到達後,立即與成政激戰,並且成功擊倒成政,正當眾人期望成政之死時,向來我行我素的慶次因敬重成政而放其離開,這使利家非常憤怒。但翌年的阿娓之戰立下戰功,受到利家的賞賜。

天正十八年(1590年),慶次隨利家出戰北條氏,戰後協助利家為陸奧地方的檢田使。

天正十九年(1591年),利久病死,慶次決定出走,利家得知後大為憤怒,並揚言必將其殺之!這時的慶次再入京都,于各大名及貴族的屋敷間出入,同時在京都遇上了一生中的至友直江兼續,兩人一見如故,不時往來。

晚年時期

慶長三年(1598年),直江兼續極力推薦慶次予上杉景勝,據<<上杉將士書‧上>>記載,當時的慶次自稱 名為"谷藏院忽之齋",有趣的是當時為盛夏,慶次卻穿著厚衣,據說當時景勝見到後,驚言:"此果為傾奇者也!"。景勝最後以一千石為俸召用慶次,但慶次回應道:「石錄高低,吾不問,隻要可自由地為閣下服務便可」景勝是有毘沙天門越後軍神之稱的上杉謙信的養子。直江兼續是日本戰國歷史上兩大著名陪臣之一,智勇雙全,而且是出名的美男子。直江為人磊落,個性非凡,自然和前田慶次惺惺相惜。

慶長三年(1598年)八月,豐臣秀吉病死,德川家康受秀吉托孤輔政,居五大老之首,權傾天下並逐漸掌握天下號令之實。

慶長五年(1600年),德川家康向上杉用兵,派大軍直指會津,但由于石田三成于畿內起兵,九月十五日,家康引兵到關原與西軍決戰,而上杉則向最上義光用兵以擴大版圖。但卻被伊達、最上聯軍打敗並且追擊,慶次擔任殿後軍以換取撤退時間,並與直江兼續八百人共戰最上聯軍,使向來號稱于羽州縱橫無忌的最上軍損失慘重,幾次鬥爭後,最上撤離,慶次等成功的阻止進攻。慶次便自稱「天下第一將」、「槍法第一」。這段故事其實最精彩。當時的戰況已經到了直江兼續準備切腹自殺的地步了,這時候前田慶次一生中最傳奇的戰鬥場面出現了,他深夜親自共十七騎十七人闖最上家的聯營本陣,最上家當時的家督是陸奧第一智將最上義光。前田慶次此次闖營,直撲最上義光本陣,幾乎沖殺最上義光本人,逼得最上和伊達聯軍連夜退兵。而前田慶次十七騎十七人毫發無傷。(註:根據著名小說《花之慶次》以及最上義光自述所描述,當時慶次僅率領7人共8人會戰,其中有前田慶次,朱槍五人眾,慶次隨從二人共八人。)

關原之戰後,上杉降伏,由一百二十萬石減為米澤三十萬石,據說當時慶次有份與景勝、直江上京,並得到家康的接見。當時更據說,有很多大名向慶次招手,但都一一被拒,由于領地大減,上杉家無力出高俸,僅以五百石俸給聘用慶次。慶長六年,到達米澤,並在途中寫成描寫民風民俗的「前田慶次道中日記」,這是對當時的風俗的研究非常有用的史料。

其後,慶次于堂森山東北的無苦庵居住,終日看花賞月,與近鄰住民相處融洽,不時參加宴會祭典。期間,與阿松之子加賀藩主其子前田利常多次資助他興辦義塾,後作成「無庵記」,記末慶次寫道「當生活時生活,當要死時當點綴,不為煩惱動一眉,不為俗事怨一言。」

慶長十七年(1612年)六月四日,一代戰國傾奇者米澤病逝,葬于堂森善光寺。保留甲胄、朱槍及和歌五首,收錄于"龜岡文殊奉納詩歌百首"中。其子正虎後出仕前田利常為藩士。利益雖為傾奇者,然實為文武雙全之才,連歌、音樂等藝術才華皆名冠當世。縱然其行為特立獨行,然獲景勝贊以"大剛之大將"之稱,足以表達利益一生真實的寫照。後世歌曰:"長槍一橫花飄零,松風追月伴我行。無雙人間世如夢,傾奇萬世永留名"。

漢詩作品

後朝戀

雞報離情曉月殘,送君內外獨長嘆。

可知尺素墨痕淡,別淚千行不得幹。

瀟湖夜雨

古渡沙平漲水痕,一篷寒雨滴黃昏。

蘭枯惠死無尋處,短些難招楚客魂。

瀟湖聽雨宿孤舟,滴滴分明千斛愁。

虞舜不沖天亦泣,餘聲酒竹半江麗。

辭世作品

七年の病なければ三年の蓬も用ひず。雲無心にして岫を出るもまたをかし。詩歌に心なければ、月花も苦にならず。寐たき時は晝も寢、起きたき時は夜も起る。九品蓮台に至らんと思ふ欲心なければ、八萬地獄に落つべき罪もなし。生きるまでいきたらば、死ぬるでもあらうかとおもふ。

雲無心以出岫亦為詩,若無心花月亦不苦。 沒有七年之病, 不用三年之艾。 困欲眠時晝亦眠,醒欲起時夜亦起。 若無登九品蓮台之欲, 亦無墮八萬地獄之罪。 若盡情活到當活之日,死亡不過是退隱而已。(出自有名的《無苦庵記》)

全文翻譯如下:

無苦庵(指慶次本人)上無可敬孝之親,下無可憐憫之子。雖無出家之念,卻以結發為難事,索性一並剃之。十指靈活雙足矯健,是以並無座轎從人之需。素無疾病纏身,是以灸治遠避。雲無心以出岫,也自成一趣。若心無詩歌之屬,月殘花謝便也不再以為苦。困欲眠時雖晝亦眠,醒欲起時雖夜亦起。若無登九品蓮台之欲, 亦無墮八萬地獄之罪。生時若盡興而活,死也不過尋常之事。

後世評價

受到隆慶一郎的小說「一夢庵風流記」及漫畫「花之慶次--在雲的彼方」的影響。利益被大家認知的是一個力大無窮,一騎當千的武人形象。平成之後人們對于利益留下"傾奇者"的印象,其實也是受到這些作品的影響。

在這個大前提下,近幾年的SLG及ACT(如光榮的信長野望系列、戰國無雙系列)均把利益描述成一個武藝精通的武士或者能力過人的劍客;體格魁梧、善于槍術、長谷堂之戰也被大肆渲染……當然,你也可以把利益看作是一名博古通今,愛好與文化人交流的文人。

相關漫畫相關漫畫

山形県米沢市的宮坂考古館有利益留下的甲胄等遺展示。

關連作品

小說、漫畫

電影、電視劇、舞台劇

遊戲、動畫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