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 -電視劇

前妻

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前妻》是餘志熊執導的都市家庭倫理劇,由溫崢嶸、姜宏波、房子斌、張少華等主演。

該劇講述了女一肖惠蘭(姜宏波飾演)和丈夫邱立山(房子斌飾演)的感情糾葛。

  • 中文名稱
    前妻
  • 集數
    20集
  • 出品時間
    2000年01月01日
  • 導演
    餘志熊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主演
    溫崢嶸,姜宏波,房子斌,張少華
  • 編劇
    王琳/張濤
  • 每集長度
    42分鍾
  • 上映時間
    2009-09-13
  • 類型
    愛情/家庭/倫理
  • 其它譯名
    老丁的春天

演職員表

職員表

導演:餘志熊

執行導演:張濤

編劇:張濤

攝影:阿鎮

美術:張丹青

錄音:高長林

演員表

姜宏波飾肖蕙蘭

房子斌飾邱立山

溫崢嶸飾楊安妮

張少華飾劉玉珍

馬光澤飾邱立海

劇情介紹

這年的冬天,肖惠蘭終于決定跟丈夫邱立山分手,帶著兒子邱冬,正式的搬離丘家。

離婚的原因到底是什麽?

肖惠蘭其實自己也說不清楚,夫妻之間的事情,就是一句話,"有理由說不清"。邱立山是一家證券行的基金經理.正當壯年,人長得又帥氣,就自然要飯來張口,衣來伸手。肖蕙蘭在一個小賓館當會計,回到家裏忙于家務,跟邱立山一天說不上三句話。肖惠蘭認為自己像邱立山的保姆勝于妻子,夫妻生活早沒有了激情、浪漫;面對自己受到了的漠視。肖惠蘭覺得自己的生活要有所改變,可怎麽改變?肖惠蘭並沒有考慮清楚,她用了一種簡單的方式,--期望能夠提醒丈夫對自己重視和關懷--肖惠蘭提出離婚。

前妻

當邱立山平靜的答應了離婚,肖惠蘭感到痛苦和絕望,在內心裏,她希望邱立山能挽留她,哪怕能好好吵一架。可是,事與願違,她是一個好強,要臉面的人,她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後悔,面對表姐魏春燕的復婚勸解,她用一句"開弓沒有回頭箭"來表態。

離開邱立山之後,肖惠蘭的生活軸心的確改變了,可是事不從人願,離婚以後的她,生活中很多她沒有辦法預料到的不幸事件都不斷的發生,讓她苦惱不已;兒子邱冬,自從與母親搬離丘家之後,他表面上從不對父母的離異說出半句的怨言,內心卻很為這事苦惱,作為單親家庭的孩子,他在學校遭受到同學的恥笑,為此,他沉迷網路遊戲,染上很深的網癮,因為唯有上網才能讓他徹底忘記家裏的一切不愉快。那個見高就拜見低就踩的上司-祁經理。當得知肖惠蘭已經與邱立山離異後,他立刻翻臉不認人,為了私心,不顧肖惠蘭的生計問題,竟然把她辭退,肖惠蘭頓時陷入經濟上的困境。

事業上成功的邱立山,不了解妻子要離婚的緣由,當妻子提出要離婚時,邱立山感到特別吃驚。但他了解妻子執拗的性格。于是平靜的同意了。可離婚後的生活,一團糟,面對母親劉玉珍和弟弟邱立海的指責,邱立山感到委屈,對肖惠蘭要離婚,感到憤怒和失落。在一年後,母親的生日宴上,邱立山冷言氣走肖惠蘭,令一心想撮合他們復婚的母親劉玉珍大感傷心。徹底死了讓兒媳回來的念頭。

離婚後的邱立山憑借著他的成熟男人魅力,很快的引起女記者楊安妮的註意。

前妻

楊安妮本身家庭條件優越,父親是個高級幹部。父母親對她的要求都很高,大學同學邱立海對楊安妮是情有獨衷,一直是在苦苦追求,可是,楊安妮喜歡的卻是像邱立山這樣的成熟,具有滄桑感的男士。

楊安妮自從邂逅邱立山,感情如野火燎原般的展開,邱立山之前因為弟弟邱立海的關系,還無意闖入情關,深怕會傷害弟弟的心,但是感情這事,是很難克製的。楊家父母苦惱的是女兒條件優越,卻選中了一個離婚的中年男人,這事對他們來說,面子上很過不去,他們執意阻擾,楊安妮就是不聽。

楊安妮嘗試去了解邱立山離婚的原因,陰差陽錯中,她與肖惠蘭結識成了朋友,楊安妮很是同情肖惠蘭的遭遇:自從離婚之後,肖惠蘭在生活上到處碰壁,遭受很多挫折、打擊,與兒子的關系也很惡劣,邱冬經常沉迷網咖不回家,狀況讓人擔心,楊安妮決定伸出援助之手,以志願者的身份做了邱冬的補習老師,並安排肖惠蘭進了公司做了自己的同事,開始一步步的改變他們的生活狀態。

肖惠蘭知道楊安妮和邱立山關系後,她內心情感復雜,但還是大度的祝福了安妮與邱立山的感情發展,她認為自己跟邱立山已經是覆水難收,希望邱立山能夠找到適合的對象,甚至在面對楊家父母的質詢時,肖惠蘭也是說出這番道理,希望楊家二老能夠拋棄成見,撮合楊安妮與邱立山。

前妻

邱立山、楊安妮都對肖惠蘭表示感激,可惜,天有不測風雲,就在邱立山興高採烈的準備與楊安妮籌辦婚禮的時候,他本身的生活又起了兩個重大的改變,一是因為投資失敗,邱立山被迫辭職,事業出現危機,二是醫生診斷出他患有肝癌,恐怕不久于人世,邱立山的人生頓時陷入谷底。

邱立山自知自己所患的是不治之症,他不想拖累楊安妮,毅然的拒絕楊安妮的感情,不願意跟她去辦登記,不想結婚,他放棄治療,選擇了獨自靜靜的去世之路。

屋漏偏逢連夜雨,這時的劉玉珍痛心兒子,急火攻心,兩度病發,雖然逃過鬼門關,卻從此成了半殘廢的老年痴呆狀態。

肖惠蘭看到這一波又一波接踵而來的不幸事件,隱隱中的就跟自己離婚、搬出邱家有關,似乎是她把這個完美的家給摧毀了,她對邱家、對婆婆、兒子、丈夫產生了一種急切的救護心態。

在邱立山最需要援手的時候,肖惠蘭無怨無悔的再次回到他的身邊,她自願的負起照顧婆婆、邱立山的重任,而這些事,都不是楊安妮能夠勝任的。

面對病痛的折磨和對治療的失望,邱立山已經做好了放棄生命的準備,在邱立山對生命最絕望的時候,肖惠蘭緊緊拉住他的手,喊出心聲,!"立山,我再也不離開你了,立山,我很後悔和你離婚。真的,我愛你……立山,我一直愛著你……我愛你……"

邱立山迷茫的眼睛睜開了。他抬起手臂,握住了肖惠蘭向他伸來的手。

邱立山與肖惠蘭辦了復婚手續,徹底的打破了'覆水難收'這句老話,破鏡重圓。

邱立山與肖惠蘭復婚成功,楊安妮黯然神傷,但還是默默的祝福二人,希望奇跡出現,邱立山能夠成功的抗擊病魔,與肖惠蘭白頭偕老。

邱立山終于帶著無限的感慨,離開人間,彌留之際,他把肖惠蘭、邱立海、楊安妮、邱冬都叫到身邊,把楊安妮的手放在邱立海手心,之後,邱立山緊緊握住兒子和肖蕙蘭的手。

前妻

邱立山走了,卻留下了一個最是溫情的回憶

從離婚到復婚,肖惠蘭走過了人生一段最崎嶇,坎坷的道路,卻也領悟到家的完整與親情的重要……

這是一個發生在冬季裏的悲情故事,卻最終讓人感到一絲的溫暖,要走的人最終還是走了,活下來的人卻終于盼到了另一年春天的到來……

分集劇情

第1集

戲曲茶園內正在熱鬧的演出,青衣彩夢博得了陣陣喝彩,酒廠老板陳經理更是大加捧場。此時,在外聯系演出的理想風塵僕僕歸來,看到陳經理對彩夢的慷慨,又忌又妒,言談中對陳經理充滿不屑,早早帶彩夢離開了茶園。回到理想家,彩夢埋怨理想小心眼,自己是想讓陳經理給他們的劇本投資,理想卻十分不屑,要彩夢離陳經理遠點。久別勝新婚的兩人回要溫存,卻被前來傳話的梁艷打斷,原來理想的茶園因沒有效益很多股東要求退股。理想草草打發走梁艷後,將自己精心挑選的戒指戴在彩夢手上。

第2集

理想怕彩夢誤會,對彩夢隱瞞了自己住回家的事實。理想跟人談投資再次失敗,彩夢安慰理想,卻擔心韓青回來是為了和理想復婚,理想發誓決不會對不起她。回到家,理性卻發現韓青在重新布置房間,一下火冒三丈,問韓青到底是來度假還是另有目的,韓青卻不回答。理想無奈去找劇團團長,團出卻說這是他的家務事。理想又找前輩西鬥,西鬥答應前去說和,不料碰了一鼻子灰。理想和韓青大吵,意外碰傷了大志,兩人趕緊送大志去醫院。理想騙彩夢說韓青隻是暫住,彩夢告訴理想她的父母快要來了,讓理想做好準備。

第3集

程經理請彩夢吃西餐,彩夢欣然。理想猜測韓青是在外面混背了,回來是為了房子和錢,于是找西鬥志存借錢。不料韓青卻拒絕了理想的錢,反而拿出錢讓理想搬走,理性大怒,摔門而去。茶園,程經理給彩夢批紅捧場,理想氣不過和他抬價,程經理悻悻而走,彩夢不滿。理想家被水淹,韓青與理想再次爆發戰爭,恰巧被彩夢看到,和韓青發生爭吵。理想對彩夢又哄又勸,答應會處理好韓青的事,彩夢這才作罷,說會編理由阻止父母前來。心情鬱悶的理想去酒吧喝酒,借著酒勁竟打電話報警說韓青私闖民宅。

第4集

警察到理想家弄清事實後要嚴肅處理,在團長的說情下這才離去。理想醉醺醺回到家,倒頭就睡,一個人在家的志存十分害怕。韓青回到家看到狼狽不堪的理想,為他蓋上了被子,還告訴大志慢慢他會喜歡這個叔叔的,大志卻滿臉不滿。彩夢的弟弟小鋼突然到來,差點發現了韓青的事,理性和彩夢千方百計騙走了小鋼。韓青和理想談話,說自己隻想在這住滿3個月,還訂好了一份協定讓理想簽字。理想和西鬥商量後覺得可行,便決定接受。但志存的一句話卻讓他再度困惑,按大志的年齡推算,大志很可能是他和韓青的孩子。

第5集

理想偷偷跟蹤韓青,並製造巧遇,順口請韓青和大志吃飯,言談中對大志甚是關心,還像其它父親一樣將大志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這人韓青莫名激動。但這一幕卻被計程車上的彩夢看見,彩夢傷心不已。理想和韓青在協定上簽好字,理性剛準備離開,不料韓青拿出契約指出,如果不經她允許離開,理想就要支付精神賠償。理想懵了,原來韓青更換了契約。戲園開戲彩夢卻沒有出現,理想急得焦頭爛額,安撫戲迷。彩夢卻在酒吧借酒消愁,恰巧被程經理遇到,痛苦的彩夢越喝越多。理想找到彩夢帶她回家,不明原因的他卻對程經理頗多怨恨。

第6集

理想和彩夢正在為衣服吵架,韓青卻送來了嶄新的西服,一番爭吵後,理性索性轉身離開了,彩夢十分懊喪,韓青卻自告奮勇替理想去談投資。回到家,韓青勸理想要想成功,必須改掉他壞毛病,否則將一事無成。然而,什麽也聽不進去的理想卻處處與她針鋒相對。為了幫助理想,韓青請團裏的前輩吃飯,請他們多幫幫理想,但理想卻不領情,揚言憑他不依靠團裏照樣也能成事。彩夢告訴理想程經理有意投資他的秦腔,心存芥蒂的理性壓根不信。韓青接到一個電話後情緒大變,黯然落淚。程經理請理想和彩夢吃飯談投資的事,理想卻一反常態不停地說風涼話,根本不相信程經理真會拿出錢來。

第7集

程經理答應給理想投資,請理想和彩夢吃飯,理性卻處處挖苦,彩夢十分尷尬。當程經理說出要投資500讓理想排戲時,理性反而呆住了。理想瞞著彩夢住在家裏,對大志更是關愛有加,還拐彎抹角從韓青嘴裏套話,想知道大志到底是不是他的兒子。韓青勸理想離開彩夢,因為他們不合適,彩夢有女孩子的夢想,而理想卻需要一個能踏踏實實在背後支持他的女人,理想卻不以為然。面對從天而降的500萬,理想卻一時手足無措,隻是空談著自己的偉大理想,這讓韓青心生擔憂。彩夢終于發現理想瞞著自己和韓青住在一起,傷心離去,理想賭咒發誓說自己和韓青什麽事兒都沒有,彩夢不聽。

第8集

韓青對彩夢的入住十分不滿,卻也無可奈何,理想更是兩頭受氣,鬱悶之極,來到西鬥家躲避。西鬥勸理想另租房子住,理想求西鬥勸說彩夢。當晚彩夢因陪程經理應酬喝多了,回家後又吐,這讓韓青大為惱火,雙方再次爭吵。接連不斷的麻煩讓理想筋疲力盡,但彩夢卻怎麽勸都堅決不搬出來,理想陷入泥潭。此時,小鋼卻在老媽的支使下來探聽姐姐的婚事,不料發現了韓青,認為理想騙了姐姐的小鋼準備好好教訓一下理想。得知事情敗露的理想慌忙趕回,卻被小鋼一頓狠揍,幸好被及時趕到的彩夢救下。

第9集

彩夢對弟弟威逼利誘,叫他一定要瞞著父母,理想更是出手大方,保證一定不會對不起彩夢,小鋼這才滿意離去。經過此事,彩夢終于答應搬出理想家,彩夢媽也在小鋼的哄騙下放下心來。理想和彩夢四處找房子,均不滿意,不料這時,理想媽卻突然到來,這讓理想再次猶豫了,因為母親身體不好,他和韓青離婚的事至今還不敢告訴她。無奈,理想隻得和韓青假扮起臨時夫妻,將大志送到了西鬥家。理想和韓青在這段時間裏漸漸走近,理想和大志的關系也有所緩解,彩夢對理想的處境慢慢理解,一時風平浪靜。

第10集

理想和韓青的奇怪舉動引起了理想媽的懷疑,在證實兩人撒謊後理想媽決定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正在排練新戲的理想被母親叫回。彩夢也接到小鋼偷偷打來的電話,說老媽就要到理想家了,讓他們趕快想辦法。焦急如焚的理想終于將母親帶出家門,與正在上樓的彩夢媽三人擦肩而過。理想還沒來得及打電話阻止韓青回家,韓青卻推開了家門,事情終于破功了。彩夢媽逼理想答應和彩夢立馬結婚,不料理想未答應,氣憤之極的彩夢媽命令女兒和理想斷絕關系,彩夢不舍,其母恨恨而回。理想媽此事也發現了理想和韓青的秘密。

第11集

韓青欺騙理想母親,說她和理想分居是因為自己身體不好。理想母親暫時相信。 彩夢的弟弟來找理想,逼迫理想去和彩夢把結婚證領了。兩個人差點動起手來,幸虧彩夢及時勸架。小剛逼迫理想不成竟然去找理想的母親。把理想和韓青離婚,然後和自己姐姐談戀愛的事情統統告訴了理想的母親。理想母親伊始接受不了心髒病發作,送進了醫院。 理想母親醒來後,勸理想和韓青復婚。 小剛被彩夢訓了一頓,這時候程經理剛好路過,要求彩夢吃飯,小剛搶著答應了程經理的要求,小剛對程經理這樣有錢的人很崇拜。

第12集

彩夢媽拉著小剛來到理想家找理想算賬,恰巧理想母親在家,彩夢媽要求理想寫個保證書,以後不再和彩夢來往。理想母親正想讓理想和韓青復婚,本來就不想讓理想和彩夢來往,于是答應。這時候正好理想趕到,兩個家長都逼著理想寫保證書,理想不寫。理想母親心髒病發作又被送到了醫院。 由于理想不願在所排的戲中按照程經理的要求打廣告,程經理承諾的贊助費也就無法到位,秦劇團的人都等著理想的決策。 彩夢決定邀請程經理喝酒,然後讓程經理幫忙把贊助費打給劇團。彩夢由于不勝酒力結果喝醉了。

第13集

理想約程經理見面,然後不由分說就動手打了程經理。韓青去給理想求情,程經理看在韓青的面子上不告理想。理想被派出所放了出來。 理想放出來後還是不相信彩夢和程經理是清白的,彩夢很傷心。 程經理約理想出來告訴理想他和彩夢真的是什麽都沒有,不信可以處查賓館的監控錄像,理想去查了監控錄像,真的沒發現什麽。回來後的理想心情異常的好。 理想的母親要回去老家了,臨走的時候一再地叮嚀讓理想和韓青復婚。 這時候韓青身體上的病卻發作了,韓青不得不要離開西安去看病。

第14集

韓青突然消失,把大志留給了理想,理想想趁這個機會,把大志帶去做個親自鑒定,看看大志是不是自己的兒子,但是親自鑒定需要開相關證明,證明自己是孩子監護人,理想看不出證明,隻好作罷。 大志慢慢地習慣和理想相處了,性格也男性了很多。 大志在街上看到小偷偷東西,他告訴理想有小偷偷東西,結果被小偷聽見,小偷看是個小孩就要動手打大志,理想幾拳把小偷打翻在地,狠狠教訓了欺負大志的小偷。

第15集

小剛給彩夢打電話說母親病重,彩夢急忙趕回老家,卻發現自己被騙了。原來彩夢的母親為了不讓彩夢和理想來往,決定在他們老家給彩夢相親。並讓小剛盯著彩夢,不讓彩夢去西安。彩夢借相親的機會甩掉小剛又上了去西安的長途車。 彩夢剛回來西安,彩夢在公安局工作的父親就和小剛一起來找理想算賬了。在理想家彩夢父親問理想到底什麽時候娶彩夢,理想不知如何回答。彩夢父親無奈隻好強行把彩夢再次帶回了家。 彩夢給程經理打電話,希望程經理能夠做通自己父母的工作。結果彩夢的父親根本不買程經理的賬,彩夢讓程經理幫忙,假裝送程經理,然後再一次去逃跑了。

第16集

理想一個人喝悶酒的時候突然看見彩夢和程經理在一起,很生氣。彩夢告訴理想,自己要和理想分開一段時間,好好想想他們的事情。 韓青回來了,看到大志的變化很吃驚,但是她同時看到理想和大志已經建立起了一種特殊的感情。韓青很欣慰。大志已經把理想當成一個準爸爸了,總是要求理想接他放學。學校組織家庭運動會,大志希望理想和韓青都參加,理想同意了,在運動會上,韓青和理想都感覺到了一種家庭的溫暖。 韓青的病情又發作了,韓青知道是時候告訴理想一些事情了,于是她告訴理想他又一個坐牢的爸爸,希望理想和她一起去看望。

第17集

理想和韓青一起去看望了韓青死去的媽媽。 理想決定把大志是自己親兒子的訊息告訴彩夢,但是當彩夢知道這個訊息的時候她明顯接受不了。彩夢說她要好好想想這個問題。 這時候理想卻被警察局的人以涉嫌詐欺為由帶走了,原來程經理用投資給劇團的錢炒地皮,結果被他的同學給騙了。雖然理想被放了出來,但是劇團的資金沒有了。 心灰意冷的彩夢跟著父親回老家了。 沒有資金劇團的人都無法工作,就在理想一籌莫展的時候,韓青暗中讓自己的合作伙伴給劇團投了資。 當理想知道有人給劇團投了資,他興奮地坐上長途車去找彩夢,他要把這個好訊息告訴彩夢。

第18集

理想在一個演繹吧裏找到了彩夢,那時彩夢正在演繹吧演出。理想把劇團有了投資的事情告訴了彩夢但是彩夢卻說自己已經不想幹了,自己總覺得理想和韓青才是一對,她說完把理想送她的戒指摘下來還給了理想。然後就走了。 傷心欲絕的理想開始荒廢了工作,劇團的事情他已經沒有心情去管了。他告訴韓青,如果韓青願意他們就復婚。 韓青知道理想愛著彩夢于是她親自去找彩夢,希望彩夢能回到劇團繼續工作,也回到理想身邊。彩夢被韓青的真誠感動了,她決定回到劇團繼續唱戲。 這時候,給劇團投資的左光北約理想見面,他告訴理想給劇團投資的實際上是韓青。

第19集

監獄給韓青的爸爸放幾天假,在理想的陪同下,韓青爸爸很滿意地過了一個假期。韓青告訴理想她馬上就要離開了,去大洋彼岸定居了,以後再也不回來了。 這時候大志的親爸爸石虎卻突然出現了,他希望從韓青手裏要回自己的親生兒子,韓青面對大志親爸爸態度變得不可理喻,她死活也不肯讓大志的親爸爸帶走大志。 韓青讓理想帶著大致離開西安,理想不明白韓青這是為了什麽,韓青無奈隻好說了真話,大志並不是理想的兒子也不是韓青的孩子。 原來大志的媽媽和韓青原是好朋友,由于大志親爸爸的過錯,導致了大志媽媽的去世,所以韓青痛恨那麽沒有責任感的男人。

第20集

大志的親爸爸無奈中選擇把韓青告上法庭。這時候韓青的病情卻發作了,原來韓青的癌症已到晚期,她即將離開人世,她希望在自己離開人世之前給大志找一個可靠的歸宿,所以他才選擇來到自己的前夫理想身邊,讓大志和理想培養感情,以便自己死去可以讓理想照顧大志。 韓青被送到醫院,她回到理想身邊的目的被每個人所理解了。 大志的親爸爸了解到韓青的真相後宣布撤訴。讓韓青完成她設計的這個夢。 理想在韓青臨死前答應韓青照顧大志,直到大志成年,韓青含笑離開了人世。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