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物浦伯爵

利物浦伯爵

利物浦伯爵原名羅伯特·詹金遜,其父查爾斯·詹金遜曾在老威廉·皮特政府中任過15年商業大臣,1796年被封為利物浦伯爵。利物浦伯爵在政治上非常保守,曾堅決反對法國革命。他先後任外交大臣、內務大臣、陸軍和殖民大臣。1812年任首相,執掌內閣達15年之久。

  • 別名
    第二代利物浦伯爵
  • 國籍
    英國
  • 出生地
    倫敦
  • 出生日期
    1777年6月7日
  • 逝世日期
    1828年12月4日
  • 畢業院校
    牛津基督教堂學院
  • 中文名
    羅伯特·班克斯·詹金遜
  • 信仰
    基督教(英國國教會)

簡介

第二代利物浦伯爵1770~1828年。英語:Earl of Liverpool。原名羅伯特·班克斯·詹金遜,英國首相(1812~1827)。1790年進入下議院,加入托利黨。不久成為該黨內重要成員。先後擔任外交大臣(1801~1804)、內務大臣(1804~1806、1807~1809)和陸軍暨殖民大臣(1809~1812)。在其任首相期間,發生了1812年與美國的戰爭,以及拿破崙戰爭的最後幾場戰役。1814~1815年間他在維也納會議上竭力主張廢除奴隸買賣。盡管有時會被籠罩在他的同事們以及威靈頓公爵軍事威猛的陰影下,但他還是執行了自己認為堅強可靠的行政管理。

生平

當然,內森·羅斯柴爾德是第一個聽到拿破崙被擊敗的人。翌日上午,(6月21日,星期三),他把這個訊息告訴了內閣。時任首相的利物浦伯爵,羅伯特·詹金遜簡直不相信這個訊息。在滑鐵盧的一場大戰中,拿破崙被決定性的擊敗了。天下豈有這等好事。直到當天晚上,首相才相信這個訊息。他屬于那種典型的敏感的,謹慎的保守派英國紳士,具有一種天生的悲觀傾向。他迫切希望在下令鳴放禮炮之前證實這個好訊息。

保守鄉紳

他生于1770年6月7日,是托利黨鄉紳查爾斯·詹金森的兒子。查爾斯·詹金森于1768年被封為霍克斯伯裏勛爵。羅伯特·詹金森曾就讀于查特豪斯公學和牛津大學克萊斯特徹奇學院。1789年他到國外,遊歷了法國、德國和義大利。當時,他恰巧目睹了標志著舊世界滅亡的象征性事件。他看到了巴黎的下層民眾是如何進攻巴士底獄的。

當他和年輕的同伴們漫遊歐洲大陸以擴大他們的眼界時,他在政治上的盟友正代表他在國內開展工作。阿普爾比選區(勞瑟家族控製的選區)的選民們發現,詹金森、隻有詹金森才應當當選為他們的議員,其實詹金森不到20歲。

1790年的詹金森1790年的詹金森

他是一個靦腆、認真而又不夠老成的青年,缺乏社交場合所需要的那種風度。他在議會發表的首次講話是一篇煞費苦心地做了充分準備的講稿,這種情況是可以預料的到的。他替政府說話,反對惠特布雷德提出的一項指責內閣擴大海軍規模的動議。小威廉·皮特聽了這個講話,顯出為之所動的樣子。更重要的是,他讓詹金森在印度事務部佔了一個位子。他從那時起直到最後病倒,隻有13個月時間沒有在政府任職。

他再度出國,訪問了科布倫茨,並同法國流亡領導人建立了聯系。難怪他在回到英國時強烈的反對議會改革。因為他認為,議會改革可能會為英國爆發革命開啟方便之門。他還贊成小皮特為防範暴動而採取的措施。在路易十六被處決時,詹金森鼓吹立即向法國宣戰。在這些日子裏,人們常常能聽到聖詹姆斯大街上死刑犯押送車的隆隆聲響,這是可想而知的。

同法國爆發的戰爭打亂了詹金森可能已經確定的所有政治計畫。他成了一個義勇騎兵團----五港國防騎兵團的團長,並動身前往蘇格蘭擔負衛戍任務。他的熱情使他能夠擔負起那裏的職責。他認為,那裏的生活是清苦的,雖然人人熱情好客。那裏的人太貪杯,使他甚為反感。

入閣參戰

1794年,他同布裏斯托兒伯爵的女兒路易莎·赫維結婚,並開始重新參與公共事務。他同父親都反對小皮特奉行的允許美國船隻進入西印度群島地區從事貿易的政策,但他們誰都沒有以要挾辭職來堅持這種反對意見。作為對這種忠誠的報答,父親被封為利物浦伯爵。兒子成了製幣廠廠長,擔任這個職務每年可獲得3000英鎊。對這位年輕人來說,現在的形式變化的可真快。1801年,小皮特辭去了首相職務。當亨利·阿丁頓執政時,與阿丁頓一樣反對天主教徒解放的詹金森成了外交大臣。

因此,在談判亞眠和約時他正好在政府中任職。但他很快就確信,重新開戰是不可避免的。特別是,他反對這個和約撤出馬爾他。他勉強地接受了貴族的封號,成為霍克斯伯裏勛爵,並當上了上議院的領袖。在小皮特重新執政後,他被任命為內閣大臣。對一個年方33歲的人來說,這種提升確實令人目眩,但是,一個更為榮耀的顯赫地位正展現在他面前。

在小皮特去世後,人們提議讓詹金森擔任首相職務,但他覺得沒有把握領導一個內閣----他是個神經質的人---他對被封為五港總督這個職位感到滿意。擔任這個職位每年可收入三千英鎊。謝菲爾德對此挖苦說:"詹金森的這種私欲將使整個國家都感到反感。"但是整個國家依然無動于衷。

在斯賓塞·珀西瓦爾內閣中,在父親去世時他繼承了利物浦伯爵爵位的詹金森出任陸軍和殖民大臣。因此,當威靈頓在伊比利亞半島發動戰役時,陸軍是由他負責的。他提出了大量與戰略問題有關的常識問題。比如,他認為,英國應當把軍事努力集中在西班牙戰爭上,他對威靈頓給予了全力支持。

15年首相

1812年,在珀西瓦爾遇刺後,這位利物浦伯爵當上了首相。在此後15年中,他一直擔任這個職務。因此,在同拿破崙作戰的最後階段,他一直是政府首腦。他得以把由包括像喬治·坎寧卡斯爾雷子爵和布魯厄姆男爵這樣一些個性強,意見各不相同的人組成的聯合政府團結在一起,顯然要歸功于他的和解氣質。他挑選內閣同僚的原則很簡單,每個人都代表個人 ,而不代表某個派別。他說:"我不能容忍把內閣變成各黨派集團的聯系工具。"又一次他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表明了他的主張。當國王由于幾度厭惡坎寧而嘗試把他拒之于內閣之外時,利物浦伯爵拒絕了國王的要求。他說,如果實施這樣的原則,他就辭職。

利物浦伯爵利物浦伯爵

在同拿破崙進行的長期可怕的戰爭結束以後,他領導的政府面臨著和平的問題:社會不滿和經濟蕭條。以工人搗毀節省勞動力的機器為標志的盧德運動就反映了這種形式。利物浦伯爵在這些問題上是主張仁慈的,但卻是守舊的。他認為,政府不能做很多事情來改善工人階級的處境;如果大臣嘗試幫助工人階級,那就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因此,隻做了一些規模小而謹慎的事:他花了100萬英鎊來修建教堂,他對一項關于保護棉紡廠的童工的法案給予了支持;他贊成由國家提供貸款來扶植創造就業機會的計畫。同他這種總的看法相一致,是他執行的那種一出現動亂就予以彈壓的強硬政策。比如彼得盧屠殺事件。

但是工作的擔子是沉重的,這大大損害了他的健康。1821年,他的妻子去世了。第二年他同瑪麗·切斯特結了婚。但是,盡管他的身體日益衰弱,他還是把動蕩的內閣團結在一起,又堅持了五年。每當他準備發表演說時,他總是事先吸一口乙醚。

1827年2月,他為自己的繁重工作付出了代價:他得了嚴重的中風病。他死于1828年12月。作為一位首相,他是值得稱道的,如果不是令人鼓舞的話:他主張進行一些小的改革,而對徹底的改革計畫,不管是政治的還是經濟的,都持懷疑態度。他至死一直保持著一位鄉村議員的特色。他相信那些同他相似的人----鄉村議員,他們"即使不是最能幹的議員,也是在困難和危險的時期可以信賴的人。"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