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勒古台

別勒古台

別勒古台(Belgutei,1164?-1256), 一作別裏古台。是蒙古成吉思汗的異母兄弟,他的母親是也速該側妃速赤格勒。按年齡排列應該是也速該第四子,大約出生于1164年。《元史》和《史集》中記載為也速該第五子,是根據其庶子地位而論的。

成吉思汗異母幼弟。自幼追隨孛兒隻斤鐵木真出征,為其兄掌領從馬,作戰驍勇,任斷事官之長。1206年大蒙古國建立,分封于斡難河(鄂嫩河)與克魯倫河流域。1256年,孛兒隻斤蒙哥大會諸王時尚在,或死于這年。據《元史》記載他為人忠厚,不喜歡喧嘩,但同時領兵帶將足智多謀,勇武過人。

  • 中文名稱
    別勒古台
  • 外文名稱
    Belgutei
  • 出生地
    蒙古草原
  • 母    親
    速赤吉勒
  • 信    仰
    薩滿教
  • 逝世日期
    公元1256年
  • 民    族
    蒙古族
  • 國    籍
    中國
  • 異母兄弟
    鐵木真、合撒兒、合赤溫、帖木格
  • 主要成就
    輔佐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國
  • 父    親
    也速該
  • 職    業
    政治家、軍事家
  • 出生日期
    公元1167年
  • 別    名
    別裏古台
  • 兒    子
    罕禿忽、也速不花、口溫不花
  • 兄    弟
    別克帖兒

輔助太祖建國

也速該死後,受蒙古部強宗泰赤烏氏欺凌,部眾被奪,家境艱難,諸兄弟以釣魚捕鳥維持生計。一日,別裏古台與同母兄別克帖兒奪鐵木真、合撒兒所釣之魚,鐵木真、合撒兒怒,射殺別克帖兒,但答應他的請求不殺別裏古台。此後別裏古台一直追隨長兄鐵木真共渡難關,重振家業。他"天性純厚","軀幹魁偉,勇力絕人",與合撒兒同為鐵木真最得力的弟弟和伴當,蒙古創業史上常將他們三人並提,鐵木真稱帝後曾說:"有別裏古台之力,哈撒兒之射,此朕之所以取天下也。"

別勒古台石像別勒古台石像

當鐵木真兄弟長大時,泰赤烏首領塔兒忽台率護衛軍來襲,諸兄弟與母親逃入山林,別裏古台折樹木扎寨拒敵,保護寡母幼弟。鐵木真前往弘吉剌部迎娶孛兒帖夫人,他隨從護衛。後又奉命至阿兒剌部邀請博爾術為伴當;隨從鐵木真至克烈部拜見王罕,締結父子之誼。三姓蔑兒乞人來侵,搶走孛兒帖和別裏古台生母,別裏古台又隨長兄到王罕處求援,並奉命往說札隻剌部首領札木合共同起兵攻打蔑兒乞。在王罕、札木合協助下,鐵本真兄弟率部進至不兀剌川(今恰克圖附近)蔑兒乞部首領脫脫駐地,擊潰敵人。別裏古台憤恨生母被掠,遇蔑兒乞人輒射殺之,盡擄其婦孺為奴,容貌好的婦女收為媵妾。

鐵木真的力量逐漸壯大,蒙古部眾來附者日多,遂建立起以乞顏氏貴族為核心的新"兀魯思",共推鐵木真為兀魯思之主(ulus-unejen),稱汗。隨即組成直屬于鐵木真的護衛軍,分配了各種職務,別裏古台擔任"掌馭馬"的職(aqtachi)①。《元史》本傳稱他"掌從馬。國法常以腹心,遇敵則牽從馬"。《太祖紀》稱他"掌帝乞列思事。乞列思,華言禁外系馬所也"。都是同一件事。掌馭馬和博爾術管領的帶弓箭者(qorchi)、合撒兒管領的帶刀者(ulduchi)同是當時所置最重要的職務(其他職務還有司車、司飲膳、司牧羊、司牧馬等)。不久,札木合率部三萬來攻,鐵木真集諸部兵分十三翼以迎戰,別裏古台就在鐵木真直屬的一翼作戰。戰後,乞顏氏貴族在斡難河林中舉宴,鐵木真家族(孛兒隻斤氏)方面由別裏古台主宴,因祭祖後馬湩的分配問題與薛徹別乞長支家族(主兒乞氏)發生沖突,膳者失丘兒遭到鞭笞;主兒乞氏方面主宴者播裏又縱容盜取馬韁者,別裏古台與之爭,被播裏砍傷手臂。鐵木真查究此事,別裏古台勸道:"雖傷了,不曾十分重,為我上頭,弟兄每休惡了。"②鐵木真不聽,仍與主兒乞氏相鬥毆,從此結下仇怨。1196 年,鐵木真約請蒙古諸部攻打世仇塔塔兒人,主兒乞氏違約不至,反乘鐵木真出兵之機掠其後營。于是鐵木真在戰勝塔塔兒後,回師來攻主兒乞氏,兼並其部眾,遂得播裏,欲殺之,因他是族叔,又極勇武,乃命別裏古台與之角力,別裏古台按其示意,將播裏腰骨折斷而死。

此後,在與札木合為首的諸部聯盟作戰中,在攻打泰赤烏部、蔑兒乞部和塔塔兒部各次戰役中,別裏古台都立有戰功。1202 年,滅塔塔兒後,鐵木真召集親族會議,決定為父祖復仇,將所擄塔塔兒男子盡行屠殺,婦幼各分為奴婢。別裏古台出帳後,不慎泄露了此謀,于是塔塔兒人各抽刀子,據寨拼死反抗,使蒙古人遭受很大傷亡。鐵木真因此嚴責別裏古台,不讓他參與親族機密會議,命他管治外頭的事,審斷鬥毆、盜賊等案件,也就是擔任札魯忽赤(jarquchi,斷事官)之職。《元史》本傳說他"嘗立為國相,又長扎魯火赤",其實是同一職務(元時漢人將蒙古的扎魯忽赤稱為丞相)。1203 年鐵木真滅克烈部,西部蒙古強大的乃蠻部主太陽罕聞訊,決定出兵東征,聲稱要滅掉"歹氣息,髒衣服的"蒙古人。次年春,鐵木真在帖麥該川(今哈拉哈河南)召集忽裏台,商議與乃蠻作戰事,有人認為春天馬瘦,應待秋高馬肥再進兵。別裏古台說:"活著時自的伴當、弓箭若被人奪了,濟甚事!男子若死,自的弓箭能與骨頭一處臥呵,豈不好!乃蠻人以為國大、百姓多,口出大言,咱每乘此出征,奪其弓箭何難。若乘此出征,他的多馬群豈不安然撇下?他的帳房豈不空了拋棄?他的多百姓豈不往高處躲避?被他說了這般大話,如何能安坐不動!"①鐵木真採納他的意見,立即整軍迎戰,大獲全勝,兼並了乃蠻國土和百姓。

兀魯思分封

大蒙古國建立後,成吉思汗按照蒙古分家產的體例,給諸弟、諸子各人都分配了草原遊牧百姓(irgen),並劃定了各自的份地(nuntuq=yurt)。據《元朝秘史》,別裏古台分得1500 戶①。《元史》本傳則載"賜以蒙古百姓三千戶"。然而,根據《史集》的記載,別裏古台隻是成吉思汗直屬的左翼千戶那顏之一,屬于"恩賜"(soyurqal)管領一千戶軍民的官員之列,而在分給諸弟、諸子的軍民中沒有他的一份(qubi)②。這兩者差別很大:作為千戶那顏,隻是大汗(或諸王)屬下的世襲軍民長官;如果是和合撒兒、按赤台(合赤溫子)、斡赤斤一樣分得了"份子百姓"(qubi-irgen)和份地,那就成為東道諸藩國(ulus)之一。誠然,別裏古台不是也速該正妻所生,和成吉思汗同母弟合撒兒等人的地位有些差別,但許多史料證明,成吉思汗在分封諸弟時並沒有把他排除在外。《秘史》記載說,成吉思汗在指定窩闊台作為自己汗位繼承人的同時,命"合撒兒、阿勒赤歹、斡赤斤、別勒古台四個弟的位子裏,他的子孫各教一人管"(《元朝秘史》第255 節)。其後,推戴窩闊台即位、蒙哥即位①。足證別裏古台在分封時同樣得到份民份地。其蒙古份地,《元史》本傳記載:"以斡難、怯魯連之地建營以居","居處近太祖行在所,南接按隻台營地"。太祖行在應即成吉思汗大斡耳朵,在克魯倫河上遊;按隻台即按赤台(阿勒赤歹),其份地在合蘭真沙陀和兀魯回河(今在內蒙古烏珠穆沁旗烏拉根果勒)地區。據此知別裏古台份地在克魯倫河中遊南北,北至斡難河,東近呼倫湖,與合撒兒、斡赤斤份地接界。

蒙古建國以後,別裏古台的活動除參加推戴太宗、憲宗即位的大聚會外,很少見于記載。1226 年成吉思汗在征西夏軍中時,耶律留哥寡妻姚裏氏來見,請求讓入質的留哥嫡子薛闍回部襲爵(遼王),統其官民。成吉思汗許之,召薛闍諭曰:"..朕以兄弟視爾父,則爾猶吾子,爾父亡矣,爾其與吾弟勃魯古台並轄軍馬,為第三千戶。"(《元史·耶律留哥傳》)代薛闍入質的留哥次子善哥,則奉命隨從別裏古台之子口溫不花。可見耶律留哥所部契丹人此時已被授與別裏古台管領了。時留哥家駐于臨潢府(今內蒙古巴林左旗),所部契丹人除聚居臨潢外,還散在遼東西廣寧(今遼寧北鎮)等地。1231 年撒禮塔征高麗,又收回一部分契丹人,薛闍遂從臨潢移駐廣寧府。據此推斷,別裏古台的勢力可能是向臨潢和遼東西地區擴展了。

1236 年,太宗分賜諸王、貴戚中原諸州民戶,別裏古台得廣寧府以及恩州(今山東武城東北)份民11603 戶。

史籍記載

《元史·卷一百一十七·列傳第四》

別裏古台

宗王別裏古台者,烈祖之第五子,太祖之季弟也。天性純厚,明敏多智略,不喜華飾,軀幹魁偉,勇力絕人。幼從太祖平諸部落,掌從馬。國法:常以腹心遇敗則牽從馬。其子孫最多,居處近太祖行在所,南接按隻台營地。嘗從太祖宴諸部族,或潛圖害別裏古台,以刀斫其臂,傷甚。帝大怒,欲索而誅之。別裏古台曰:"今將舉大事于天下,其可以臣故而生釁隙哉!且臣雖傷甚,幸不至死,請勿治。"帝尤賢之。當創業之初,征取諸國,王未嘗不在軍中,摧鋒陷陣,不避艱險。帝嘗曰:"有別裏古台之力,哈撒兒之射,此朕之所以取天下也。"其見稱如此。嘗立為國相,又長扎魯火赤,別授之印。賜以蒙古百姓三千戶,及廣寧路、恩州二城戶一萬一千六百三,以為分地;又以斡難、怯魯連之地建營以居。江南平,加賜信州路及鉛山州二城戶一萬八千。王薨。子曰罕禿忽,曰也速不花,曰口溫不花

罕禿忽,性剛猛,知兵。從憲宗征伐,多立戰功,及攻釣魚山而還,道由河南,招來流亡百餘戶,悉以入籍。罕禿忽子曰霍歷極,以疾廢,不能軍,世祖俾居于恩,以統其藩人。至大三年,霍歷極薨,子塔出嗣。塔出性溫厚,謙恭好學,通經史,能撫恤其民雲。

也速不花子曰爪都,中統三年,始以推戴功,封廣寧王。至元十三年,賜銀印。

口溫不花,領兵河南,屢建大功,子曰滅裏吉台、瓮吉剌台。

《新元史·卷一百五·列傳第二》

別勒古台,母曰豁阿巴海,禿馬敦氏。蔑兒乞之難,豁阿巴海與光烈皇後同被掠,太祖以王汗札木合之眾大破蔑兒乞,迎光烈皇後歸。別勒古台亦求其母,有告以豁阿巴海所在者。別勒古台入自門右,其母自門左避出,語人曰:"無面目見兒輩也。"遂走匿林中,別協古台竟不得其母。故捕得蔑兒乞人,輒擬以嗚鏑,詰之曰:"將吾母來!"凡殺蔑兒乞男國子三百餘人,以其婦女為婢媵。

太祖稱汗,使哈撒兒忽必來等一處帶刀,使哈準與博爾術等帶弓箭,使別勒古台與合剌勒歹脫忽剌溫二人掌馭馬。太祖大宴宗人于斡難河上,別勒古台掌太祖乞列思,播裏掌薛徹別乞乞列思。乞列思,譯言牧場也。插裏從者盜太祖馬韁,為別勒古台所獲,播裏庇之,斫別勒古台創甚。太祖大怒,別功古台曰:"今將舉大事,豈可為我一人使兄弟交惡,且我創不至死,請宥之。"太祖尤韙其言。後太祖誅薛徹別乞,播裏來降,太祖使別勒古台與播裏搏。播裏勇冠諸將,能以一手按別勒古台于地。至是,恐忤太祖。佯敗匍伏不起。別勒古台回顧太祖,太祖嚙下唇以示意,遂殺之。太祖之意,非修舊怨,蓋欲除異曰之患雲。

太祖攻略諸都,別勒古台沖鋒陷陣,戰必先登。太祖嘗曰:"有哈撤兒之射,別勒古台之勇,此我之所以取天下也。"

太祖平四種塔塔兒,密與親族議:"塔塔兒吾父仇,其男子高如車軸者,盡殺之,餘分為奴婢。"議既定,別勒古台出見塔塔兒人也客扯連,泄匯其事。也客扯連語其黨,吾輩毋徒死,可人袖一刀,各殺彼一人以藉背。于是蒙古人死者甚眾。事定,大祖深咎之,命以後議大事,別勒古台毋與聞,須議事中決,進一尊酒,方許其人見焉。

太祖即位,分別勒古台三千戶,又使長札魯忽赤,別刻一印賜之。定宗崩,別動古台與諸王、大將會于奎騰敖拉之地,共立憲宗。後以壽卒。別勒古台,人謂其百婦、百子,妻、子至前,有不識者。三子知名:曰罕禿忽,曰也速不花,曰口溫不花。

罕禿忽,性剛猛,從憲宗南伐數有功。卒。

子霍歷極嗣,以病廢不能治事。世祖補俾居廣寧,統其部眾。至大三年卒。子塔出嗣。

塔出,性溫良,好學,通知經史。

塔出之從父兄弟按灰者,嘗代諸王脫脫鎮雲南。至順元年冬,坐擊傷巡檢張恭,杖六十謫廣寧路探馬赤,後至元二年為也客札魯忽赤。

也速不花子爪都,世祖中統三年,以推戴功,封廣寧王。至元十三年,賜金印。時方與河平王昔裏吉等從皇子北平王屯坷力麻裏,諸王脫黑帖木兒等劫北平王,奉昔裏吉以叛,爪都亦與其謀。及伯顏北討,爪都悔罪來歸。塔察兒國王請誅之,世祖念其前勞,謫往屯河為探馬赤,躬薪樵之役。從者請代,自謂前日得罪,今以此補過雲。

口溫不花,太宗六年,帥師伐宋,獲其將何太尉。九年,口溫不花復伐宋,圍光州,使張柔、鞏彥暉、史天澤攻拔之。別攻蘄片,降隨州,略地至黃州。宋人懼,請和,乃還。張德輝嘗言于世祖,訪宗室中賢如口溫不花者主兵,其為時人推重如此。子曰滅裏吉台,曰瓮吉刺台。

至元十三年,瓮吉剌台奉命與駙馬醜漢帥所部五百人戍哈答城,以罪謫婺州。二十六年,台州賦楊鎮龍寇東陽、義烏,瓮吉刺台帥兵討之,以功赦還。後從晉王甘刺麻屯客魯漣河。延佑間卒。先是,瓮吉刺台得罪,以其子徹裏帖木兒襲廣寧王。至元二十四年,敕徹裏帖木兒節製諸軍,乃顏征東諸侯兵,諭徹裏帖木兒毋發。子按渾察襲廣寧王。

軼事典故

在孛兒隻斤鐵木真征服蒙古各部之前有一次他會宴手下各部。有人刺殺別裏古台,重傷他的臂膀。孛兒隻斤鐵木真要糾察凶手。別裏古台勸孛兒隻斤鐵木真不要這樣做,以免挑撥不和。大蒙古汗國建立後別裏古台被封為王,領三千戶,以及廣寧路(今遼寧省西部)和恩城。後又加封信州路和鉛山州。

兒子

別裏古台有三個兒子:罕禿忽、也速不花和口溫不花.

罕禿忽,性剛猛,知兵。從憲宗征伐,多立戰功,及攻釣魚山而還,道由河南,招來流亡百餘戶,悉以入籍。罕禿忽子曰霍歷極,以疾廢,不能軍,世祖俾居于恩,以統其籓人。至大三年,霍歷極薨,子塔出嗣。塔出性溫厚,謙恭好學,通經史,能撫恤其民雲。

也速不花,子曰爪都,中統三年,始以推戴功,封廣寧王。至元十三年,賜銀印。

口溫不花,領兵河南,屢建大功,子曰滅裏吉台、瓮吉剌台。太宗二年(1230),口溫不花從太宗攻金潞州(山西長治)鳳翔(陝西)。四年,率萬騎與拖雷會師三峰山(河南禹縣),大敗金兵。七年,攻宋,克棗陽及光化(湖北老河口)。九年,圍光州(河南潢川,降宋黃舜卿;又破黃州(湖北黃岡)。善帶兵作戰,少擾民,稱蒙古之賢者。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