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本色 -張建棟執導電視劇

刑警本色

張建棟執導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刑警本色》改編自小說《天府之國魔與道》,該劇是由張建棟執導,王志文、李幼斌等主演的警匪型電視劇。

講述了20世紀90年代初,以公安刑警和犯罪集團的鬥爭為主線,改革開放背景下公安隊伍的發展變化。該劇于1999年11月在廣東有線電視影影片道首播。

  • 中文名稱
    刑警本色
  • 出品時間
    1999年
  • 編    劇
    張成功
  • 集    數
    22集
  • 導    演
    張建棟
  • 公安顧問
    趙正永
  • 類    型
    警匪
  • 主要獎項
    第18屆中國電視金鷹獎長篇電視劇優秀獎
  • 主    演
    王志文,李幼斌
  • 上映時間
    1999年11月

劇情簡介

江洲警校畢業生蕭文(王志文飾)、張平(陳大偉飾)和常闖(常戎飾)分別到市局刑警隊,隊長潘榮(王奎榮飾)親自帶他們,他們一上手便跟潘榮辦一起綁架案。蕭文一槍解決了罪犯,解救了被綁架的江洲賓館公關部經理梅莉(李煜飾)。潘榮對蕭文擅自開槍不滿意,可圓滿的結果還是令他對徒弟們刮目相看。

刑警本色

梅莉的弟弟梅英(李晨飾)與街痞打架,蕭文借處理梅英的事追求梅莉。梅英透露街痞的靠山是流氓宋濤(楊子驊飾)。宋濤和周詩萬(李幼斌飾)兩個團伙群毆,蕭文和常闖去製止,為救蕭文,常闖被砍傷。常闖知道是周詩萬砍的他,可因為喜歡周詩萬的妹妹周蓮(孟蕾飾),他對誰都沒說出真凶。

周詩萬被抓了進去,他決心出獄後做些正經生意。刑警隊的工作卓有成效,潘榮因此升任副局長,張平調到派出所當副所長。

蕭文主持刑警隊的工作,也贏得了梅莉的芳心。

分集劇情

第1集

1992年,江洲市警察學校又一批學員畢業了,成績優異的蕭文、張平、常闖被分配到市公安局刑警大隊。隊長潘榮是個經驗豐富的老刑警,辦案能力很強,對部下要求非常嚴格。三人剛一報到,就碰上了江洲賓館的綁架案。在隊長潘榮的帶領指揮下趕赴現場。被綁架者是賓館公關部女經理梅莉;綁架者身縛炸彈,一把匕首架在梅莉的脖子,精神失常,叫喊著方總經理對他不公,要見方總。險情一觸即發,隨時都有賓館被炸、人員傷亡的危險。突擊隊沒有射擊角度,老刑警潘榮隻好以智取勝,冷靜勸說,但沒有奏效。情急之下,蕭文不得已一槍擊斃綁架者,梅莉也險些受傷。蕭文的擅自開槍受到潘榮的嚴厲批評,但事件圓滿解決,還是令他對這三位徒弟刮目相看。梅莉對這種不顧後果的做法不屑一顧,對蕭文非常冷淡。蕭文對梅莉深感歉意,同時也暗自喜歡上了這位漂亮的公關經理。梅莉的弟弟梅英與街痞打架被帶到刑警隊,梅英透露街痞經常半路攔截學生敲詐錢財,靠山是流氓宋濤。蕭文、常闖去學校調查情況,同學們卻都吞吞吐吐,躲躲閃閃,否認被宋濤敲詐。梅英也出爾反爾,不再提供情況。蕭文感到很奇怪,猜想學生們一定是受到了威脅,不敢說出實情。蕭文努力勸說梅英,做通了他的思想工作,證實了宋濤有指使人打劫中學生的重大嫌疑,並掌握了其經常在集市街欺行霸市,強買強賣,索取保護費的犯罪線索。蕭文對梅英的關愛,令梅莉對他漸漸轉變態度,產生好感,梅莉請蕭文吃飯,感謝他的救命之恩,兩人由理解到相知,逐漸擦出愛情的火花。蕭文、常闖、張平向潘榮匯報宋濤等人的犯罪線索,潘榮教導他們辦案一定要有根有據,不能有半點馬虎,命令三人去調查清楚,查實後再向他匯報。蕭文、常闖來到集市街,正遇上宋濤在無窮大索要管理費,欺負周詩萬的妹妹周蓮,與周詩萬一伙兒發生械鬥。蕭文、常闖趕去製止,混亂中,常闖挺身而出,用身體擋住了砍向蕭文的一刀。

第2集

常闖被送往醫院搶救,潘榮對蕭文沒有保護好自己的隊友氣憤不已,責令必須查出凶手。蕭文全力以赴追查,但對周詩萬和宋濤等人的審訊沒有得到絲毫線索,潘榮和蕭文非常奇怪竟然沒有一個人看到凶手。常闖終于脫離了危險,蘇醒過來,潘榮、蕭文、張平來探望常闖,常闖雖知道這一刀是周詩萬砍的,可因為喜歡周詩萬的妹妹,他對誰都沒說出真凶。蕭文這幾日忙于辦案,無暇顧及梅莉,梅莉過生日,蕭文因查案,沒能赴約。梅莉不能理解蕭文,賭氣不見面,蕭文耐心解釋,常闖是為救他而負傷,梅莉感受到他的一片真情,兩人和好如初。周蓮對那天集市街的混戰看得一清二楚,對常闖沒有說真相、追究哥哥周詩萬心存感激之情,她帶著愧疚的心情經常到醫院去看望常闖,一來二去兩人也暗生情愫。一天,周詩萬、鄭海和宋濤兩伙人在江洲賓館為討債一事持槍對峙,火並一觸即發。蕭文接到報案,急忙趕赴現場,將兩伙人全部抓捕歸案,判刑入獄。獄中,宋濤想找周詩萬報仇,被他的老大葉貫武製止,周詩萬、鄭海在獄中被獄頭欺負,葉貫武為了維護江洲人利益,命令宋濤幫助周詩萬、鄭海對付其他地方的囚犯。周詩萬與葉貫武化解敵意。周詩萬受葉貫武的啓發,決心出獄後不再隻是打打殺殺,要做些正經生意。周蓮要去省城上學,又擔心獄中的哥哥,臨行前請從小一起長在的蕭文大哥吃飯,打聽周詩萬的訊息。被潘榮在小飯館碰個正著,責令蕭文就與涉案家屬吃飯一事寫出檢查。潘榮不留情面地批評了蕭文,告誡他們三人"小事毀人",蕭文從中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牢記在心。

第3集

轉眼過了兩年,刑警隊的工作卓有成效,江洲的治安有了根本好轉,潘榮因此升任主管刑偵的副局長,張平調到濱江派出所當副所長,蕭文當了刑警隊長,主持刑警隊的日常工作。梅莉對蕭文的升遷並不太興奮,蕭文整天的忙碌讓她感到很無奈,勸蕭文改行,蕭文卻無法割舍對刑警職業的熱愛。蕭文上任後負責的第一個案子就是整飭九通礦的治安,他和常闖摧毀了以馬衛東和肖麗萍為首的兩個流氓幫派,並和師傅潘榮一起頂住市裏個別領導說情的壓力,挖出了負責銷贓的陳樹明。周詩萬、鄭海出獄了,葉貫武前去接風,一伙人碰見潘榮三人,表示以後要做些正經買賣,做個安分守已的公民。周詩萬的舅舅孫啓泰是個負責拆遷的局長,和潘榮是黨校同學,他經常開導潘榮:做任何事情都不要太絕對,要留有餘地,這樣自己才能始終立于不敗之地,潘榮不置與否,似有所感悟。拆遷中,一釘子戶無理取鬧,扎傷孫啓泰。周詩萬為得到拆遷生意,幫舅舅出氣,殺死了釘子戶。作為嫌疑人,周詩萬被刑警隊拘留,蕭文正按慣例進行審訊,潘榮突然命蕭文放人,說這是市裏領導的意思,且證據不足,兩人發生激烈沖突,蕭文對師傅的變化感到很不理解。從看守所出來,周詩萬向舅舅提議,拆遷工程又累,又得罪人,不如讓他承認下來,得到舅舅的應允。在舅舅的幫助下,周詩萬開辦了江南建築裝飾公司。公司開業典禮上,孫啓泰、潘榮前去祝賀,潘榮一直賦閒在家的弟弟潘譽,也被周詩萬弄到公司做事。鄭海對如此拉攏警察非常不解,周詩萬開導鄭海:現在生意要做大,就要黑白兩道一起走,要能伸能屈,掌握實權的人物是最好的利用對象,鄭海有所領悟,提出自己要去省城發展,以便將來互相有個照應。1995年,因拆遷工作完成得好,孫啓泰升任副市長,主管政法工作。

第4集

周詩萬感到這是拉攏、爭取潘榮的絕佳機會,請舅舅孫啓泰出面調和,說服潘榮要愛護潘譽的一生。潘榮的怒氣慢慢地消了下去。在親情面前,潘榮放棄了原則,他向蕭文提出潘譽不過是酒後鬧著玩兒,小事一樁,沒有必要把事情搞大,自己要親自處理此事,蕭文認為酒後鬧事,搶奪刑警配槍不是小事,刑警執法是法律賦予的責任,領導的親屬犯法,也應依法處理,對師傅潘榮在親情面前不顧法律的做法非常不理解,兩人再次產生沖突。潘榮請蕭文、常闖、張平三人吃飯,想趁此機會和解此事。蕭文沒去赴約。潘榮非常生氣,常闖勸和,蕭文仍沒有接受。潘譽的事導致了嚴格執法的蕭文和礙于親情的潘榮互助猜忌,產生隔閡。轉年,黨委會上討論派出所、刑警隊的第一把手問題。工作沉穩的張平被提升為派出所的所長,局裏其他領導對蕭文提升隊長也沒有什麽意見。但主管刑偵的潘榮卻認為,蕭文還不夠成熟,辦事主觀武斷,提出需要再考驗一段時間。結果蕭文被任命為公安局行政科科長,刑警隊由常闖臨時負責。蕭文聽說後,極力爭取能留自己熱愛的刑警隊,哪怕隻幹個普通刑警也願意。但最終還是因"工作需要"的理由上任了。行政科的工作蕭文幹得很不錯,可他總覺得沒有幹刑警來勁,不喜歡幹行政工作,一心想回刑警隊。他向馮局長提出當不當刑警隊長無所謂,幹偵察員都可以,隻要能回隊。馮局長同意放在心上,去協調關系。不久,張平升任副局長,也答應幫蕭文使使勁,向領導反映情況。蕭文對又不能回到刑警隊充滿了熱切的希望。在不久召開的黨委會上,卻還是因某些人的抗告,蕭文調回刑警隊的事再次沒有通過。張平勸蕭文改改倔脾氣,蕭文大發雷霆,認為鐵面無私,依法辦案是每個刑警應有的貭素,屢次三番的請求,甚至不惜放棄官職,卻還是回不了刑警隊,蕭文對整人這一套大失所望,一氣之下遞交了辭職報告。在馮局長和張平的支持爭取下,蕭文總算重回刑警隊,但卻是去北海設點,以經商為名,對江洲涉案人員在那裏的活動,從事外圍偵察工作,雖然沒有職務,長期在外,蕭文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常闖替蕭文感到委屈,梅莉也不同意,對蕭文受整治感到冤枉,對兩人的未來也充滿了迷茫。蕭文卻認為隻要能幹刑警,受點委屈不重要,兩人出現矛盾。梅英的同學和好友羅陽是郊區人,他為了照顧家裏,退學在集市街擺攤作些小生意,卻屢受宋濤的欺負、羞辱,梅英很同情他。羅陽沒事就去看錄像,幻想著有一天也能成為不再受人欺負、頂天立地的大英雄。

第5集

周詩萬的江南公司在拆遷工作中,從中提取高額拆遷費,大發橫財,引起拆遷戶的強烈不滿。馬衛東等人便經常利用威脅手段解決爭端。宋濤看到有機可乘,想趁機瓜分拆遷生意,出面幹預。一次,馬衛東和宋濤等人險些發生械鬥,兩伙人被常闖全部帶回公安局。周詩萬向潘榮要人,孫啓泰又背後講話,潘榮責令常闖把江南公司的人都放了,理由是要為經濟建設保駕護航;僅教訓教訓宋濤,讓他以後不要幹預拆遷之事。蕭文在北海邊做生意邊偵察在北海的江洲流氓。蕭文眼光獨特、看人準、以誠待人,贏得客戶的信任,做成了幾筆大生意。每一夜晚,蕭文常常思念梅莉,多次給她打電話,聽到的卻是電話的留言,兩人失去了聯系。梅英聯考落榜,他向姐姐梅莉要了些錢,和羅陽一起去廣東遊玩,在汕頭,兩人找到羅陽的哥哥,想找些事做。一天三人上街,為救一少女,羅陽與當地流氓發生沖突,慌亂中羅陽用刀將地痞扎傷。流氓一伙人一路追趕,羅陽哥哥為保護羅陽逃走,被流氓亂棍打死。周詩萬為爭地皮生意,從監獄裏接出肖麗萍,肖麗萍利用姿色,果然不負周詩萬重托,幫他搞定了最難咬的一筆地皮生意,兩人合作成功。從此,肖麗萍投靠了周詩萬,成為他的得力助手,有了孫啓泰的靠山,周詩萬又以股東名義,按期分給潘榮公司紅利,潘榮慢慢地了和他同流合污了。周蓮從省城畢業回到江洲,周詩萬親自到飛機弦梯處迎接,看到哥哥的今非昔比,周蓮非常驚訝。在周詩萬的安排下,她出任了江南公司的財務總監。在企業家慈善捐贈晚宴上,江南集團又捐贈一百萬元給社會公益事業,周詩萬成了江洲的著名企業家和炙手可熱的名人,同時又是黑道上無人敢惹的龍頭老大。他想做的生意,別人想都不敢想,周詩萬準備大幹一場。羅陽出事後跑到北海,到江洲人開的公司裏求職,被誤認為敲詐勒索,被報了案。不巧,羅陽在街上又撞見宋濤,挨了一頓打,讓他滾回江洲。羅陽在街頭大排檔吃飯,又被當地人欺生,又挨了打。屢次受欺負,羅陽忍無可忍,從朋友那兒買了一支"五四"手槍,渴望能有一天沒有再敢招惹他。因傷人案和敲詐案,常闖趕到北海與蕭文一起追拿羅陽。蕭文趁機又提及回刑警隊一事,讓常闖回去替他多吹吹風。

第6集

蕭文經批準,回江洲休假,才知道梅莉去了省城搞開發,還換了電話,心裏有些惆悵。羅陽在廣東的事很快就弄清楚了,是受了冤枉,他已回到江洲,與梅英一起做了買賣。周詩萬的手下陳樹明帶人去收一筆工程欠款,對方因工程質量太差而要求拒付,討債不成,陳樹明一伙人便拳打腳踢,將人打成重傷。常闖到周詩萬公司調查,潘榮告訴常闖市裏領導講了話,經濟糾紛要少插手,讓常闖撤出案子。周蓮對哥哥還在打打殺殺,非常不滿。常闖過生日,周詩萬前去祝賀,並遞給他是一套房子的鑰匙,常闖沒有接下。羅陽和梅英在飯館和人談生意,不料又碰見宋濤,宋濤還是不肯放過羅陽,生意被攪黃了,羅陽忍無可忍,意識到人不能太老實了,決意要找宋濤報仇。在梅英的幫助下,羅陽先是潛入宋濤家想殺掉宋濤,可宋濤一夜喝酒未歸,便將宋濤的女朋友阿萍折磨了一番;幾日後,又聽說宋濤與手下朱春林在茶館喝茶,羅陽隻身前往,沒能碰到宋濤,便開槍打傷了朱春林,以示警告;不久,羅陽昔日同學九娃受到敲詐,找羅陽幫忙,羅陽一聽說又是宋濤手下幹的,決定插手管一管,便又槍擊手下王勇軍。江洲市暴力犯罪驟然增加,市民們對幾起槍擊案傳得神乎其神,人員警力的不足,使負責刑偵工作的潘榮承受了巨大的壓力。迫于情勢和常闖的求情,潘榮同意重新起用蕭文。蕭文回刑警隊當了隊長,可很多事他卻弄不明白了...刑警們和三教九流打得火熱,天天吃的吃,喝的喝,風氣不正,案子沒人放在心上,刑警隊吃飯都由周詩萬掏錢,蕭文決定杜絕警察吃喝之風。常闖認為蕭文觀念太舊、太認真。蕭文決心從查這幾起槍擊案入手,既整飭治安,又抓隊伍建設。梅莉從國外渡假回到江洲,蕭文與梅英去機場迎接,見到的卻是結伴歸來的梅莉和方總兩人。梅莉的冷漠,讓蕭文感到一股莫名的痛楚。

第7集

梅英拉梅莉到酒吧見蕭文,蕭文力圖挽回兩人之間的感情,梅莉卻告訴蕭文,雖然和他在一起很愉快,但婚姻與感情是兩回事,這種聚少離多的日子,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與其將來更痛苦,不如盡量結束兩人之間感情。蕭文望著梅莉無言以對。羅陽接連製造幾起槍擊案,使他一時間名聲大振,被道上的人稱作"江洲第一殺手"。宋濤面對羅陽的瘋狂報復有些膽怯了。他約羅陽見面以求和,聲稱以後雙方井水不犯河水,並有意拉擾羅陽入伙,羅陽也有意收手,于是答應各走各的路。這一輪暴力犯罪才告暫時平息。蕭文查出這幾起槍擊案做案人用的都是"五四"式手槍,但受害人阿平、朱春林、王勇軍沒有報案並不肯透漏凶手是誰,蕭文懷疑是他們受到威脅。另外他感到刑警隊內部受社會上不正之風影響很大,工作責任心不強,紀律渙散,心不在辦案上。下令工作時間嚴禁吃喝,嚴禁接受涉案人員吃請、送禮。江南公司最近一段時間接邊幾個大工程都沒有接到手,馬衛東、陳樹明建議找一個陌生面孔的兄弟去威脅一下,不怕接不到工程,而現在江洲正有一個合適人選--羅陽。周詩萬決定威逼利誘,拉羅陽入伙。蕭文重回到刑警隊的訊息讓黑道上的人物都小心起來,羅陽也感到了壓力。周詩萬趁機將羅陽收入自己的保護傘下。羅陽為報答周詩萬的知遇之恩,持槍來到交通鄉爭奪火葬場工程,與對方發生沖突,又大開殺戒,混亂中槍殺王國超兄弟,傷數人。周詩萬雖不滿意,但事情鬧的太大,還是將羅陽送到省城鄭海那邊躲藏起來。蕭文接到報案趕到現場,發現又是"五四"式手槍,並據目擊者稱,開槍者叫羅陽。蕭文將這幾起案件串聯起來,認定都是羅陽所為。決定以羅陽為突破口,以這幾起槍擊案為線索,抓捕羅陽帶出後面的大魚。

第8集

趕到省城與鄭海會面,這時的鄭海已是省城黑道上的大哥,社會關系廣泛,勢力非同尋常。周詩萬將羅陽在鄭海處安頓好,告訴他沒有自己的命令不要亂動,一切聽從鄭海手下龍輝的安排。梅莉聽從蕭文的勸告,勸說梅英斷絕與羅陽的來往,並要梅英和自己一起去省城生活。梅英不但不聽,反而指責姐姐對婚姻的選擇,兩人發生沖突。梅莉內心非常痛苦,知道自己內心永遠無法割舍對蕭文的一片眷戀。機場,梅莉正在與梅英話別,準備與方總一起去省城發展,梅英仍為蕭文做著最後的努力,正當梅莉準備步出安檢口的一刻,她的呼機響了,"我愛你"三個大字跳入她的眼簾,此時蕭文也出現在了機場大廳,梅莉終于明白了自己今生的選擇,淚水奪眶而出,一陣狂喜,飛奔出機楊。周詩萬發覺周蓮喜歡上了常闖,表示找個警察不太合適,周蓮心意卻很堅決,更念及當年常闖的一刀之恩。蕭文懷疑羅陽的交通鄉一案是周詩萬在背後指示,隻是還不清楚周詩萬到底起個什麽作用。周詩萬從省城回來,與蕭文見面,周詩萬不承認認識羅陽,更不承認是其公司的人。九通建築公司搶了江南公司的一筆大生意,馬衛東以借錢為由威脅包工頭劉長奎,叫他離開江洲,劉長奎找到宋濤調解此事。馬衛東表面答應宋濤,當夜,卻帶領一伙人與宋濤、劉長奎一伙在歌舞廳發生械鬥,引發了舞廳爆炸案。周詩萬聽說馬衛東又給他闖了禍,非常氣憤,讓他馬上去省城找鄭海,沒有自己的吩咐,不許隨便出來。蕭文接報案,展開了全面搜查,但宋濤和馬衛東轉眼就不見了蹤跡,涉案人員也沒了下落,蕭文認定案情復雜,背後一定有更大和秘密,他分別找到周詩萬、葉貫武,希望他們能提供線索與警方合作,但兩人都不肯透露任何實情。宋濤藏在葉貫武開的桑那館中,一向飛揚跋扈、喜好張揚的宋濤,對這種委曲求全、躲躲藏藏的生活簡直無法忍受,終于按耐不住性子,借酒勁持槍到酒店找周詩萬算帳,被蕭文抓回刑警隊拘留。周詩萬擔心宋濤落在蕭文手裏會出大事,對自己非常不利,希望葉貫武出面想辦法。拘留所,蕭文加緊對宋濤的審訊,告誡宋濤隻有與警方合作,才是他唯一的出路。

第9集

抓到宋濤,蕭文感到對案情的偵破非常有利,攻下他,整治江洲治安的工作就可全面展開。但屢進拘留所,宋濤變得玩世不恭,關鍵問題拒不吐露,常闖一時心急,要上手段,蕭文反對,認為隻有真正攻破他的心理,才能拿到全面詳實、扎實的案底。老謀深算的周詩萬,知道宋濤對自己的威脅,開始頻繁與葉貫武接觸,他非常清楚"舍卒保帥"的道理,準備拿自己的"南海酒樓"與葉貫武做交易。叫他"吃別人的嘴軟,拿別人的手短",到時候肉爛在肚子裏,就是想吐也吐不出來。宋濤從剛進來的朱春林嘴裏得知,周詩萬在道上放話,等他出來就"做"了他,而自家老大葉貫武正在忙著與周詩萬做生意,自己在道上真有點混不下去了。宋濤漸漸感到了處境的危險,周詩萬隨時都有可能讓人取了他的性命,情緒出現波動。蕭文得到朱春林的報告,宋濤思想開始擺動,為了保全自己,他打算以江洲黑道上的內幕,換取警方的保護,流露出"不行就跟警方合作"的念頭,蕭文決定加大對宋濤的心理攻勢,爭取一舉攻下。蕭文、常闖找到宋濤的前任女友阿萍,希望她能出面協助做通宋濤的思想工作,幫助他下定最後的決心,這也是挽救他的最後的機會,警方將安排他們進行秘密會面,否則,等拘留期滿,宋濤出來,江洲又經大亂了,阿萍考慮後,點頭同意。周詩萬從刑警隊內部探聽到了訊息,宋濤要吐口了。他感到了情勢的嚴峻,不能再等了,周詩萬叫來陳樹明,下令幹掉宋濤。陳樹明秘密會見羅陽,部署了行動計畫,羅陽找到梅英,希望他幫忙做自己的接應。梅英了解羅陽對宋濤的仇恨,也明白這是危險又違法的事情,但沒有自己,羅陽心裏就會不踏實,為了好朋友,梅英答應了,羅陽不經意地把梅英也拖了進去。常闖按計畫去接阿萍,與宋濤在江洲賓館見面,阿萍在自家樓下路邊等候,忽然陳樹明駕駛一輛黑色汽車疾駛沖來,將阿萍撞倒在地,逃之夭夭了,阿萍被撞成重傷,送往醫院搶救。查不到肇事者,蕭文、常闖命人帶宋濤到醫院探望阿萍,宋濤提出要和阿萍單獨說說話。病榻前,宋濤良心發現,撫慰著受傷的阿萍,表示要痛改前非。這時,羅陽,馬衛東潛入了醫院,突然出現在病房門口,不等宋濤說話,亂槍齊射,將昔日不可一世的宋濤打死在床前,然後迅速逃離現場,被一直等候在外的梅英接走。蕭文本指望從宋濤那裏掌握黑道的內幕,現在一切都被打亂了。根據現場目證和多方指證,蕭文初步認定羅陽、馬衛東為主要槍手,另外還有一神秘接應人。張平指示:組織力量,查清所有涉案人員對幕後指使者,策劃者也要全力清查;同時設立專案情報人員,擴大情報來源。市委、市政府也非常重視,下令限期破案。周蓮整理公司財務,發現帳目不清,存在重大問題,一大筆數目不知去向,詢問周詩萬,被嚴厲駁回,警告她;以後隻管上班,不要多管閒事。

第10集

宋濤槍擊案後,警方迅速封鎖了所有交通要道、出入境口,但凶手還是逃之夭夭,銷聲匿跡了。常闖懷疑他們肯定還在江洲市,向羅陽可能落腳處發出通緝令,展開全面搜捕。葉貫武以低于市價一倍的數目,買下了周詩萬的南海酒樓。開業大吉之日,蕭文也到了,帶來的卻是其手下宋濤的死訊。葉貫武這時恍然大悟,明白了周詩萬為什麽會一反常態,這麽"照顧"自己,把這麽大的肥肉讓給自己。蕭文希望他能幫忙找出羅陽等人的藏身之處,葉貫武表示已厭倦爭鬥有意退出江湖。周詩萬忽然轉變態度,同意常闖與周蓮交往,並主動過問,撮合兩人的婚事,和常闖的關系越發親近了。葉貫武請蕭文喝茶,透露陳樹明、馬衛東、羅陽藏在瑞麗街53號,那裏正是周詩萬的產業,蕭文迅速通知常闖,命其帶領人火速前往。常闖正和周詩萬喝茶,接到蕭文電話,連忙布置警力,無意中把這訊息透露給了周詩萬。蕭文、常闖帶人把瑞麗街圍了個水泄不通,沒想又撲了個空。房東交代,馬衛東等人幾分鍾前接到個電話,急沖沖地離開了,常闖一驚,意識到什麽。蕭文迅速布置警力圍捕,同時想到梅英也許是最後的線索,和常闖急忙向梅英家奔去。梅英在周詩萬安排下,正準備潛逃,臨行前回家收拾東西,梅莉接到蕭文的傳呼,意識到梅英可能闖下大禍,將其反鎖在屋內。梅英跳窗而逃,夜色中,梅莉焦急追趕梅英,不幸被疾馳而來的汽車撞傷至死,蕭文趕到醫院,哀痛不已。案犯的逃跑,蕭文遭到潘榮的職責。對手對警方的行動了如指掌,令蕭文和張平感到不可思議,懷疑內部有人走漏了風聲,決定展開自查,並抓住重點,希望在在逃人員中發展對象,和對手打一場情報戰。常闖找到周詩萬,告訴他寧可不結婚,也不能出賣良心,出賣蕭文,警告周詩萬別再耍他。周蓮向常闖提出結婚一事,表達對常闖的一片真情,並十分關心哥哥的境況,一再追問哥哥是否有事。常闖不知如何擺正和周詩萬、蕭文之間的復雜關系,更不知如何面對周蓮,心情壓抑,非常痛苦。蕭文對泄密事件展開自查,要求所有的知情人員寫出當天活動的情況,發現常闖當天竟是開著周詩萬的車去現場。長江邊上,常闖向蕭文承認了曾和周詩萬有接觸,但請蕭文相信他,並痛苦地告訴蕭文自己已和周蓮斷絕了來往。蕭文提出對周詩萬採取偵察手段,潘榮不同意蕭文認為鑒于案犯已成驚弓之鳥,省城很可能是凶手逃跑的重要地點,提出向省廳求援,尋求幫助。

第11集

池塘邊,潘榮在陪孫啓泰釣魚。潘榮告訴周詩萬,有人提出要對他上偵察手段,自己沒有同意,但提醒他自己要留意,周詩萬也一口否認自己參與了案件。張平向省廳遞交了案情匯報書,省廳派大案處王菖薄副處長到江洲協助辦案。在工作會議上,王處長指出江洲目前帶有黑社會性質的犯罪勢力正在形成,犯罪活動十分猖獗,應統一認識,給予警惕。潘榮反駁這種提法,指出蕭文搞的那一套不過是嘩眾取寵,最終要把江洲搞得草木皆兵,人人自危,破壞安定。周詩萬約葉貫武在舊鋼廠見面,詢問其和蕭文多次接觸的意圖。葉貫武告訴他準備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周詩萬警告他人在江湖身不由已,不要搞得個樹倒猴猻散,更不要與警方合作,小心斷了自己的後路。蕭文和張平商量,梅英基礎好,是符合條件的最佳人選,爭取說服梅英作警方的線人。經策劃,逃到雲南的梅英潛回了江洲。梅英聽到姐姐的死訊,無法接受這一殘酷的現實,蕭文勸梅英代罪立功,珍惜這最後的機會。在蕭文的感召下,梅英自願當了警方的線人,並把殺宋濤的經過和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了蕭文,證實了蕭文的判斷。為查找羅陽和梅英的安全起見,蕭文安排梅英去省城,並把梅莉的呼機轉交給梅英,作為兩人之間的聯絡方式。周詩萬和常闖見面,讓常闖打消警察身分的顧慮,他的任何事情和周蓮都沒有關系,不希望因為自己而影響兩人的關系。常闖的掛念打動了周蓮,兩人和好如初。蕭文、張平發表電視講話,表達堅決破案的決心,並發布了三名案犯的通緝令,希望廣大市發積極提供線索,形成了浩大聲勢,一批周詩萬的外圍成員被抓捕歸案。周詩萬感到了越來越大的壓力,于是讓他讓肖麗萍暗中指使一些流氓大鬧江洲,給蕭文一點顏色看看,企圖打亂蕭文的部署。一夜之間,江洲接連發生了幾起惡性暴力事件,商店被哄搶,娛樂場所被搗毀,計程車司機被搶劫。一時間,江洲人心惶惶,周詩萬也通過人大、政協的名義向公安局施壓。潘榮指責蕭文對前段時間發生的案件處置不當,引發了一連串的惡性事件。蕭文卻認為這決不是一般的流竄作案,正是刑警隊前一段的工作觸動了本市帶有黑社會性質的犯罪團伙的神經,他們企圖製造混亂,混淆視線,這幾起案件是有組織、有計畫的,這正說明對方的虛弱,更暴露出了馬腳。

第12集

潘榮、蕭文、常闖輪番突審抓捕到的幾個作案人,更證實了蕭文的看法,但卻又和潘榮的判斷發生了沖突。蕭文、常闖帶人到江南公司調查取證,周詩萬卻休假外出了。孫啓泰也向潘榮施壓,讓其盡快結案,馮局長到人大、政協接受質詢,傳達了人大、政協的意見,建議當前集中力量盡快偵破前幾日的惡性治安案件。但蕭文不同意放下槍擊案,隻抓治安,要求齊頭並進,與局領導意見發生分歧。最後決定派常闖去省城調查鄭海的情況,以便對審查周詩萬的底細有所幫助,為以後的工作打下基礎。周詩萬與常闖在臨江茶樓見面,再次探聽出蕭文的動向。蕭文、張平得知常闖在這個時候還私自和周詩萬見面,非常詫異,二人約常闖出來談心,常闖如實承認,蕭文感到常闖變化很大,語重心長地規勸好友,並提醒他周詩萬是重要嫌疑人,和周蓮談戀愛,一定要把握好這些復雜的關系,不要和周詩萬有來往。常闖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心累,他不能失去周蓮,又無法面對蕭文,左右為難,無從選擇,常闖向蕭文提出請長假,表明自己不會做對不起別人的事情,希望得到批準。面對自己最親密的戰友在關鍵時刻的退出,蕭文非常難過。蕭文、張平接連幾日受到威脅,接到恐嚇信,不但沒有被嚇倒,反而增強了信心,抓緊了對馬衛東等人的追捕。周詩萬弄巧成拙,急于擺脫蕭文對他的控製,肖麗萍建議;最好的辦法就是把蕭文調離江洲。周詩萬告訴潘譽羅陽在北海,讓其將訊息透漏給哥哥潘榮。潘榮信以為真,連夜向馮局長,王菖薄做了江報,但以保密為名,拒絕透露訊息的來源。為了不錯失機會,馮局長批準了潘榮、蕭文、王菖薄三人秘密趕赴北海。這時正是蕭文坐鎮江洲,加大打擊力度的關鍵時刻,訊息的真偽性沒有證實就盲目去北海,蕭文感到不夠慎重,對此訊息的來源如此保密更感到奇怪。張平推測,蕭文走後,周詩萬會有大的動靜。

第13集

蕭文、潘榮、王菖蒲急忙奔赴省城向省廳請示,蕭文立即和梅英取得聯系,從梅英嘴裏得知羅陽現在省城郊縣,不久前還在鄭海開的皇都夜總會露過面。這一相反的情報,讓蕭文非常震驚,急忙向王處長和省廳劉副廳長匯報。劉副廳長面對兩種截然相反的情報,也感到非常棘手,于是再次正式向潘榮求證訊息的來源,潘榮仍以自己有難處,答應為線人保密為由,不肯說出訊息來源。這從未有過的現象,讓大家不可思議,無法琢磨,劉副廳長針對兩種情報指示;為謹慎起見,北海不能放棄,江洲、省城也要加強工作,雙管齊下。蕭文、潘榮、王菖蒲三人奔赴北海。與此同時,周詩萬擺脫監視,趕到省城與鄭海碰頭,專程看望羅陽,叮囑他非常時期,風聲很緊,不可大意,不要隨便亂動,周詩萬還非常擔心做事魯莽、外逃福建的馬衛東,準備讓他也在鄭海處躲藏。蕭文三人來到北海,潘榮竟以北海認識蕭文的人太多,容易走漏風聲為由,提出搜巡羅陽的行動,蕭文不宜參加,但也不批準其返回江洲,否則容易泄密,這種左右不是的做法,蕭文和王處長很震驚和無奈,決定答應潘榮的要求,如果找不到羅陽,潘榮就沒有任何理由推卸責任,到時必須說出訊息的來源。蕭文開始單獨行動,他從在北海的所有老關系中打探訊息,得到的線索都是羅陽不在北海,蕭文更加堅信他們是被騙了,但蕭文這一趟也有重要收獲,見到了正在北海的葉貫武。葉貫武厭倦了爭鬥,不再參與江洲黑勢力的沖突,跑到北海經商。蕭文為他分析了當前情勢,力勸他返回江洲,逃避不是辦法。葉貫武考慮再三,同意了與蕭文合作,並講出了馬衛東躲藏在福州的重要情報。並告訴蕭文:羅陽在北海肯定是周詩萬放的煙霧彈。常闖和周蓮在外度假,心裏卻十分惦記蕭文在北海的情況,情緒一直不高,周蓮對哥哥也放心不下。

第14集

在北海當地警方的協同下,潘榮、蕭文、王菖蒲對羅陽可能呆的地方查了十幾處,都不見其蹤影。潘榮也深深感到事態的嚴重,三番五次給潘譽打電話,質問訊息的真正來源,氣急敗壞、走投無路的潘榮,隻好請熟人熟路的蕭文出面查實。所有訊息都在說明羅陽不在北海,但潘榮仍不死心,請求北海警方配合,作最後努力。當晚,北海警方出動了大批警力,對羅陽經常出入的大排檔作最後一次大清查,還是沒有任何結果。潘榮失望至極,不得不向王處長講出了訊息的來源,是弟弟潘譽傳的信。王處長、蕭文明白潘榮是掉進了周詩萬設定好的陷阱。三人從北海回到江洲,潘榮把弟弟叫來臭罵一頓,但礙于兄弟之情,他最後還是不了了之。蕭文不在江洲,周詩萬本想趁機把漏洞堵起來,誰知張平絲毫不放松偵察,周詩萬想拉攏張平,親自登門,送上一張"名人俱樂部"的會員貴賓卡,可張平根本不吃他那一套,笑著推了回去。在蕭文眼裏,周詩萬的疑點越來越多。通過梅英這個內線,蕭文得知幾個主要通緝犯都藏在省城。在省廳的支持下,蕭文和張平決定把工作重點放在省城。周詩萬察覺到蕭文的意圖,感到事態嚴重,馬衛東、羅陽都在省城,萬一落網局面無法收拾。他急需常闖回來助他一臂之力。常闖和周蓮都覺得最好誰都不幫。周詩萬不肯罷休,讓鄭海威脅常闖:不幫周詩萬就別想得到周蓮。常闖明白無法回避,決定擺平此事。常闖勸周詩萬交出羅陽等幾個案犯,讓蕭文向上面交差。又勸蕭文抓幾個通緝犯能向上級交代就適可而止,這樣大家都過得去。不料蕭文和周詩萬認都不領他的情,弄得常闖裏外不是人。潘榮氣急敗壞地到江南公司質問周詩萬是否通過潘譽向他提供假情報,周詩萬以入股的事情警告潘榮,不要跟他討價還價,並告知自己手中掌握了與潘榮的重要談話錄音,他們已成一丘之貉。為安慰潘榮,周詩萬在孫啓泰市長面前大力抬舉、推薦潘榮,消了潘榮的怒氣,並讓他心存感激。

第15集

常闖極力想做通蕭文的思想工作,問他到底要把案子辦成什麽樣。他不想讓蕭文為難,也不想讓周蓮失去哥哥,常闖勸導蕭文抓到幾個通緝犯就適可而止,既對上級交了差,又能給自己留條活路。一番話,讓蕭文無法平靜了,他感到常闖最近變化太大了,已走到了危險的邊緣,他明確表示:自己一定要把所有案情調查清楚,把所有案犯抓捕歸案,決不答應常闖為周詩萬求情。蕭文對常闖很不滿意,但也明白他的難處,為免得常闖為難,更不想失去他這個朋友,蕭文有意提議讓常闖繼續休假,等結案後再歸隊。常闖卻感覺心神憔悴,不能再這樣下去,愛情和職業必須有所取舍,提出辭職。局領導會議上,潘榮認為以前的泄密事件有可能都是常闖所為,提議開除常闖警籍,立案偵察。蕭文、張平堅決反對,馮局長決定先把常闖交紀委審查,等待結果。常闖去意已決,坦然接受審查,面對蕭文的阻攔,常闖發出感慨;你離不開你的職業,我需要的卻是周蓮。葉貫武提供了馬衛東在福州的具體住址,和陳樹明在廣州的訊息,向蕭文作了江報,蕭文派出了兩名陌生面孔的刑警去福州抓捕馬衛東。與此同時,周詩萬也得到潘榮的通報,知道了蕭文的行動,他立即對馬衛東做了轉移安排。但他對蕭文訊息之靈通,感到非常費解,不可琢磨,決定派肖麗萍去查查毛病出在哪裏。葉貫武的手下王勇軍被火車站派出所誤抓,送到刑警隊,正趕上潘榮當晚值班。王勇軍大喊冤枉,聲明自己是在為刑警隊做事,馬衛東的訊息就是自己探到的。潘榮迅速通報了周詩萬葉貫武在為蕭文做事。葉貫武再次約蕭文見面,惱羞成怒的指出:馬衛東逃跑了,警察內部不幹凈,提出中斷和蕭文的合作,自己有可能害了兄弟的命,蕭文說服葉貫武,力爭挽回了影響,保證加強保密和保護工作。通過梅英這個內線,蕭文得知幾個主要通緝犯都藏在省城。在省廳的支持下,蕭文和張平決定把工作重點放在省城,張平負責留在江洲繼續調查周詩萬的證據,蕭文帶領徐濤等幾個生面孔刑警奔赴省城,劉副廳長指示:趁此機會,把鄭海一伙兒一起打掉。鄭海八十年代曾參加了江洲的犯罪團伙,出獄後到省城經商,涉足多種行業,有相當的經濟能力,與上層人物有很深的關系,社會頭銜很多,在省城號稱老大,觸角能涉及各個方面,關系錯綜復雜,其手下職員大多有犯罪前科。鄭海遵周詩萬的旨意,把周蓮扣留在其所,掐斷了她和常闖的任何聯系,周詩萬對常闖也避而不見。周詩萬請葉貫武在江洲郊外的南山山庄吃飯,葉貫武明白此行凶多吉少,事先通知了張平,果然,車行至半路,肖麗萍帶人持槍中途攔截,剛要動手,在後一直保駕的張平就趕緊到了,周詩萬想動葉貫武的念頭隻好暫時放下。張平誠懇地規勸周詩萬,路要走穩走準,目標錯了,腳步就歪了,要善始善終。周詩萬不置可否。

第16集

梅英與蕭文取得聯系,通報馬衛東、羅陽在寒江一帶,蕭文火速趕到寒江,對方卻已接到情報全跑了;又接梅英報告,羅陽和馬衛東一起轉移到了亭山縣石家鎮一帶,當地有人幫助他們,蕭文連夜帶人出發,趕到石家鎮,卻又撲了個空,房東說幾個人一大早去了鳳水;趕到鳳水,對方又去了省城。幾次撲空,蕭文感到莫名奇妙,對仍然存在的泄密現象氣憤不已,每次警方的方案敵人好像都知道,包括項目組核心人員的動向。梅英又報告:羅陽將坐火車回江洲,蕭文火速通報了張平,把火車站圍了個水泄不通,可羅陽臨上車前接到傳呼,溜之大吉了。周詩萬對警方的情報如此之準之快,令蕭文非常頭痛,下令一定要抓家賊。常闖在周詩萬的門口堵住了一直不見他的周詩萬,周詩萬明白地告訴他:當初同意他和周蓮的婚事,條件就是常闖是個警察,可能助他一臂之力,既然現在常闖非要辭職,就別再指望見到周蓮了。常闖勸周詩萬給自己留條後路,梅英在醫院碰到了同來看病的羅陽的嫂子,從她嘴裏打聽到和羅陽呆在一起的龍輝的呼機號碼。梅英傳呼龍輝,聲稱自己在雲南呆不習慣,想回江洲,打算找羅陽想打探一下江洲的情況,龍輝向周詩萬請示匯報,周詩萬拿不準梅英的底細,旨意先安頓下梅英,進行考查。次日,梅英通知蕭文,找到了羅陽,龍輝已安排他們中午12點在人民公園門口見面。等蕭文十一點四十五分帶人趕到,公園門口已是空無一人,梅英也沒再和他聯絡。蕭文心急如焚,不知梅英出了什麽事,急呼梅英。幾天後,蕭文突然接到了梅英的電話,他正在去吳山的長途汽車上,是借用別人的手機。原來那天梅英11:40就到了公園門口,11:43分卻被龍輝的手下搶先接走了,錯過了與蕭文碰頭的機會,現在自己被龍輝控製住了,周詩萬已經知道他回了省城,吩咐讓他去吳山,梅英又向蕭文報告了龍輝的傳呼機號,蕭文叮囑他多加小心,隨機應變,盡量爭取和周詩萬見面,看他怎麽說。潘榮和周詩萬又見面,周詩萬感覺有些頂不住了--蕭文他們一直再這樣搞下去遲早要出事,希望潘榮多出些力,找機會把蕭文從省城拉回來,並協助找出身邊的密探。潘榮回到公安局請示案子長時間破不了,希望就很小了,可以申請撤案了,張平頂住壓力,表示現在對雙方都是關鍵時刻,誰堅持到底誰就能勝利,要繼續偵察下去。周詩萬對擅自跑回省城、人小鬼大的梅英疑心重重,派出肖麗萍前去探察底細,肖麗萍幾番考驗梅英,梅英都機智地識破,巧妙地混了過去,但她內心也越來越感到了害怕,期盼著蕭文的出現。

第17集

周詩萬派潘譽去尋呼台調查梅英的呼機信息,查出梅英的呼機是從蕭文手中得到的,是梅莉的遺物,並證實了梅英與蕭文有尋呼聯系。梅英身份暴露,肖麗萍遵照周詩萬的吩咐殺害了梅英,將其扔到公安局對面的馬路上。蕭文從葉貫武的手下得到羅陽嫂子的住處,設法引出他嫂子,進行了秘密扣留提審,羅陽的嫂子講述了和羅陽、龍輝的聯系情況,並提供了一個重要線索:羅陽可能在省城附近的銅陽鎮。蕭文王處長迅速帶人到達銅陽鎮,對小組成員嚴禁紀律,不許打電話隨便外出。張平得知梅英的死訊,迅速趕到省城,轉告給蕭文。蕭文壓抑不住自己的悲痛,深感自責,後悔不該讓梅英作內線,低估了對手,對不起死去的梅莉。張平勸解蕭文振作起來,盡快投入到偵破工作中,爭取早日破案。同時,張平又傳達一個訊息:潘榮以江洲治安很嚴峻為由,三番五次要求項目組撤回。王處長分析,敵人是想引警方撤回江洲,來減輕省城的壓力,否則找到羅陽會對他們是致命打擊,張平同意這一觀點,根據內外兩種情勢,大膽提出不如利用對用對方的心理,將計就計,大隊人馬撤回江洲,表示對省城已不報什麽希望,讓敵人麻痹大意,漏出馬腳,然後殺個回馬槍。三人一拍即合,報省廳批準,對外宣布項目組撤消,返回江洲。這一訊息,很快由鄭海、潘榮傳到了周詩萬的耳朵裏,一群人都松了口氣。龍輝告訴羅陽,馬衛東,項目組撤消了,自己先回省城去羅陽,馬衛東兩人想再滯留幾日。兩天後,蕭文對內封鎖了所有的訊息,帶徐濤秘密返回銅陽鎮,與當地派出所任所長取得聯系,了解情況,請求協同辦案。任所長探聽到有群人在聚眾賭博,其中一人很像馬衛東,蕭文放下飯碗,率徐濤,任所長等人趕赴現場。賭博的人果然是放松了警惕的羅陽,馬衛東等人,蕭文帶人破門而入。一番激烈的較量,羅陽持槍負隅頑抗被蕭文擊傷抓捕,馬衛東趁亂逃跑。可任所長卻光榮犧牲了。蕭文、徐濤面對黯然神傷的任媽媽,無言以對。龍輝急帶馬衛東去見鄭海,周詩萬聽到這可怕的訊息大吃一驚,這出乎意料的一手讓他措手不急,大為緊張,羅陽知道的事情都是最要命的,和潘榮商量後,周詩萬決定鋌而走險,派龍輝和馬衛東暗殺羅陽。在醫院,羅陽拒絕和警方合作,不交待任何問題。蕭文告訴羅陽,梅英為了救他,被周詩萬殺害了,羅陽不相信這是事實。談話之際,龍輝、馬衛東兩名殺手趕到醫院,一時槍聲大作,蕭文的阻擊使暗殺未遂,馬衛東被擊斃,龍輝逃走,但徐濤為了保護人證羅陽,受了重傷。羅陽被警察的英勇鎮服了,講出了龍輝的藏身之處。蕭文派了警力搜查龍輝所有可能呆的住處,龍輝一次次地聞風而逃了。蕭文又親自帶人追到寒江碼頭。

第18集

寒江碼頭,龍輝回到藏身的廢棄貨船上,警覺有人來過,轉身就走。面對埋伏在外的警察,龍輝負隅頑抗,被蕭文、王處長開槍擊斃。鄭海驚聞自己得力幹將的死訊,傷心不已,又被警告不許離開省城,隨時聽候傳喚。幾個重要的涉案人員中隻剩下陳樹明在逃,張平來到省城,指示下一步的工作;集中精力先抓捕重犯陳樹明,羅陽情緒不穩定,審訊暫先放一放,一定要將案件做扎實。蕭文提出:該對周詩萬、鄭海上監控手段的時候了。省廳劉副廳長同意了這一方案,並決定幹脆敲山震虎,打草驚蛇,引對方露出馬腳。羅陽的落網成為了轉捩點,情勢向不利于周詩萬的方向發展。周詩萬越來越感到情勢危急,坐如針氈,肖麗萍受命秘密會見潘榮,尋求出路,潘榮告訴她--周詩萬被監控了,周詩萬的一切活動都已納入警方的視線,不論在家在外,行動都有要盡量隱蔽。現在的關鍵是看和上層的關系硬不硬,隻要蕭文一倒,案子就會不了了之,動作一定要快。蕭文為攻下羅陽,蒐集了大量資料,決心撬開羅陽的嘴,從其身上突破。羅陽病情有所好轉,情緒漸趨穩定,但仍死不開口。周詩萬決定使出最後一張王牌,讓孫啓泰搞亂公安局的內部。孫啓泰不打招呼,派工作組突擊考察公安局的領導班子,搞得人心惶惶。馮局長擔心來者不善,其背後有不可告人的用心,叮囑蕭文、張平抓緊去省城審訊羅陽,爭取有所突破,來減輕這邊的壓力。蕭文發誓拿下羅陽。蕭文等到達省城醫院,布置好監視系統,對羅陽進行邊治療邊審訊。羅陽抱著橫豎都死、索性在道上留下好名聲的想法,同時又怕連累家人,還是拒不開口,甚至絕食,蕭文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利用羅陽良心未絕、親情未泯的心理,使羅陽內心情緒發生了波動。

第19集

省城醫院,蕭文繼續審訊羅陽。但羅陽心存顧慮,害怕壞了道上的規矩,遭到他人報復,牽連到家裏人。蕭文很了解他這種心理,事先做了充分的準備,提醒他為嫂子的未來、侄子的前程著想,並答應他一切合理的要求。羅陽在強大的心理攻勢下,對所犯的案件開始了從實供述,審訊有了巨大進展。這時張平忽然接到潘榮的電話,說局裏班子要作調整,讓張平、蕭文速回江洲。審訊正進入關鍵時期,羅陽剛剛有了交待,這時撤走,對審訊影響不言可喻,但命令不可違抗,兩人隻好先放下羅陽,趕回光洲。很快,市委召開了公安局全體領導班子大會,調整了人事安排,張平通知蕭文,馮局長被免職,提前退休了,聽說自己也有可能被調往土地局。蕭文明白周詩萬終于達到目的,公安局要大亂了,張平一著急腎結石發作住進了醫院。一時間公安局裏休假的休假,住院的住院,辭職的辭職,人心渙散,好象要散伙了。潘榮又命令蕭文手下,停止對周詩萬的監控,對蕭文的抗告也不予理睬。很快一條訊息在公安局裏迅速傳開,潘榮副局長要扶正了。潘榮也在這時奇怪的住進了醫院。對于這一連串的變故,全局上下人心浮動,根本沒有人再關心案子的偵破,蕭文也心灰意冷。他去看望病床上的張平,表示自己一直想做警察,是想為建立法製社會出一份力,但現在有些蔫了,對這一願望也產生了懷疑,想一辭了之。張平很為蕭文痛惜,他勸導蕭文:自古邪不壓正,我們就快抓住敵人的尾巴了,作為一名警察,在這個時候撤下,是怎麽回事。同時,他決定將公安局目前情況的匯報材料寄往市委。走出醫院,蕭文彷徨無助地來到梅莉墓前,不知自己該如何選擇。揣著辭職申請書,蕭文去看望即將退休的馮局長,這也是他第一次邁入這扇大門。馮局長看著自己最得意的部下失意仿徨,感到痛心疾首,發出了肺腑之言:警察與犯罪作鬥爭是法律賦予的職責,一個警察不論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勇于維護法律的尊嚴,鏟除社會惡勢力,這才是刑警本色。在這個時候辭職,無異于助紂為虐,無異于犯罪。蕭文頓時驚醒。回到隊裏,蕭文召開全隊思想動員大會,老局長的一番話,讓大家感到了震動,表示要跟著隊長,堅持到底。蕭文緊接著又在電視上發表講話,公布了捉拿陳樹明的舉報電話,尋求廣大市民的幫助。周詩萬沒想到蕭文居然沒有被嚇倒,還要追查到底,就催促孫市長,夜長夢多,應盡快讓潘榮當上局長。不久,市委考察組代表市委宣布:潘榮提升為公安局長代理局長。在給潘榮升遷賀喜宴上,周詩萬提醒潘榮:常闖回隊當隊長的事要盡快解決。上任後的潘榮,要求把羅陽押回江洲審訊,王菖蒲處長堅決反對,並提出正值審訊羅陽的關鍵時期,力請放回蕭文,並提醒潘榮北海一事,潘榮無奈隻好同意。等候在省城的隊員等不到隊長蕭文的回復,一個個焦躁不安,人心渙散,對羅陽的審訊一時又無法繼續,省廳決定暫將羅陽送到看守所候審。

第20集

蕭文重返省城,一下子煥發了隊員的精神,也煥發起大家的鬥志。王菖蒲處長匆匆趕來,帶來了不好的訊息:羅陽在看守所裏差點被人掐死。蕭文趕到看守所,羅陽吐露好像是鄭海手下作為。蕭文向鄭海質問,鄭海卻無所顧忌,傲視一切,一副頑抗到底的架勢。蕭文為安全起見,又把羅陽送回省城武警醫院繼續審訊。羅陽感激蕭文的幫助,無所保留地交待出自己所知的所有重要情況:陳樹明在廣州,周詩萬在公安局內部安插了內線,孫啓泰、潘榮與周詩萬的關系非同一般。羅陽的供詞非常重要,但蕭文等人分析,如果掌握不了直接證據,光憑這點恐怕還很難扳倒周詩萬。周詩萬近期非常活躍,與市裏領導頻繁接觸,現在公安局內部基本處于癱瘓狀態,局裏人心不齊,他就有機可乘。唯一的辦法,就是馬上抓住陳樹明,才能出現更大轉機。停車場,周詩萬正要驅車去參加一個大型的招標會,和蕭文狹路相逢。一個正義的代表,一個是邪惡的化身;兩人唇槍舌箭,力述對待人生的看法,對待法律的觀念,互不妥協,互不相讓,這更堅定了蕭文堅持到底的決心。對羅陽的審訊結束,蕭文回到江洲。潘榮以接到周詩萬的舉報為名,指責蕭文太不擅于處理人際關系,自以為是,讓工作非常被動,要求撤換隊長,由常闖接任,並卸下蕭文的手槍。周蓮趁人不備,從鄭海處逃跑,被鄭海發現,把周蓮從路邊抓回押送到了省城周詩萬手裏。周詩萬打電話逼迫常闖:除非回去當刑警隊隊長,否則別想見周蓮。周蓮傷心不已。潘榮找到常闖一同出來吃飯,力邀他歸隊上任刑警隊長。常闖實在不知道這個隊長應該怎麽當,該怎麽面對蕭文,堅決不從,表示不要強人所難。潘榮警告他:如果你肯當隊長,我可以不追究蕭文,否則我就拿他開刀。常闖也提醒潘榮別忘了當年潘譽的事是怎麽處理的,自己不會去當隊長。張平對蕭文撤職,向潘榮提出抗告,潘榮不予理睬,並指示刑警隊長的位置空缺,今後刑警隊的全部工作直接向他匯報。對這種從未有過的慣例,大家不置可否。蕭文與常闖見面,問他為什麽不當這個隊長,常闖表明了自己的心跡,並再次婉言勸解蕭文對周詩萬適可而止,免得兩敗俱傷,遭到蕭文的一番怒斥。常闖茫然地走在大街上。

第21集

就在周詩萬洋洋得意以為達到目的的時候,外出學習的市委書記回到江洲,推翻了孫啓泰對公安局人事的安排,否決了對潘榮的任命,大力支持蕭文等人把案子查下去,蕭文等人頓時信心倍增。潘榮再次住進醫院。周詩萬自知走投無路,企圖狗急跳牆,他秘密召回了經驗豐富,沉著冷靜的陳樹明,決意走出最後的一步:暗殺蕭文。但手下人手不足,又打聽不到蕭文的具體行蹤。周詩萬這時想到常闖,一個最好也是最壞的人選。常闖思念周蓮心切,被周詩萬騙到了家裏。周詩萬拿出兩本出國的護照,機票,提出隻要常闖肯幫忙摸清蕭文近期的活動規律,就可讓他和妹妹周蓮見面,並一起遠走高飛。常闖這時徹底看清了周詩萬的真實嘴臉,意識到周詩萬這次是真的沒救了。周詩萬與陳樹明詳細策劃,部署著暗殺的計畫,陳樹明了解蕭文的厲害,隻有在夜深人靜的地方,一槍擊中要害,才有希望。他帶著潘譽頻繁練習著行刺的要領。常闖認清了周詩萬,決定帶走周蓮。他以答應周詩萬為條件,終于見到周蓮。常闖面對周蓮,坦白地告訴她:自己絕不會幫周詩萬去害蕭文,自己還要和周蓮一起離開。周詩萬無法忍受自己上當受騙,氣急敗壞,把常闖和周蓮關押起來,等殺了蕭文再來收拾常闖。常闖和周蓮被周詩萬關在秘密別墅,被幾個手下嚴密看守著,常設計打倒看守,奪下手槍,和周蓮逃了出去。常闖急忙撥通了蕭文的電話,得知蕭文正去教堂,常闖提醒他小心周詩萬的暗算,並安排周蓮盡快通知張平,自己隻身驅車趕赴教堂。夜深人靜,萬籟俱寂,蕭文孤身一人走向教堂。埋伏在外的殺手陳樹明、潘譽突然雙槍齊發,聯合出手,蕭文被困在了包圍之中。混亂中,蕭文手槍被擊落,胳膊受傷,千鈞一發之際,常闖趕到,在最關鍵時候,常闖又站在蕭文身邊,兄弟兩人一起向罪惡開火。突然教堂內鍾聲大作,周詩萬的冷槍射向了蕭文,常闖又一次挺身而出,保護了蕭文,自己卻在周蓮趕到時永遠地閉上了雙眼,陳樹明被擊傷逮捕。刑警隊裏,蕭文和張平壓抑著悲痛,傾聽著常闖留下的錄音告白;周蓮知道一切都被哥哥給毀掉了,一切都無法挽回了,她沒有了愛人,也沒有了親人,傷心地離開了江洲這片養育她的故土。幾個重要的案犯都抓捕歸案,蕭文請示:抓捕周詩萬的時機到了。為了保住自己,潘榮秘密約見肖麗萍,告訴她檢察院馬上要對他們實施逮捕,為了救大家的命,必須幹掉周詩萬,說著遞給肖麗萍一瓶劇毒的氫化鉀。深夜,周詩萬與肖麗萍在秘密別墅對酒消愁。周詩萬感到自己已經走到了路的盡頭,回天無數了。肖麗望著周詩萬不忍下手,趁周詩萬起身去取東西,肖麗萍用鼠葯替換了潘榮給她的氫化鉀,把鼠葯倒進了酒裏。

第22集

周詩萬返回來,把一封信交給肖麗萍,告訴她如果自己出了事,就把這封信交給鄭海。周詩萬看著肖麗萍感傷的說: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和她舉行婚禮,說完一口喝下了肖麗萍倒下的毒酒。刑警隊接到神秘人報案,發現了周詩萬,報警人的聲音明顯作了處理。蕭文、張平帶人趕到現場,發現了奄奄一息的周詩萬和他留給鄭海的絕筆信,又在洗手間找到了氫化鉀。周詩萬被立即送往醫院,蕭文對周詩萬被救活的訊息秘而不宣。潘榮自己以為得計,出院上班。蕭文、張平拿到周詩萬的化驗結果,所有線索可以認定,這是一場精心預謀好的謀殺,嫌疑人肖麗萍背後一定有人在指使。決定先逮捕嫌疑犯肖麗萍,然後逼迫幕後人自己跳出來。果然,不間斷地提審肖麗萍,讓潘榮有些坐不住了,他決定除掉肖麗萍,以絕後患。老謀深算的潘榮以天熱為借口,讓潘譽給關押的肖麗萍送去兩件襯衣,用作換洗。很快,蕭文接到電話,肖麗萍在看守所裏昏迷不醒,化驗證明,是氫化鉀中毒,但胃裏沒有毒葯,怎麽會出現中毒呢。蕭文再次來到看守所,經過詳細調查,查出潘譽送來過兩件襯衣,經化驗,衣服上有氫化鉀,天熱出汗,是衣服上的氫化鉀順著張開的毛孔滲入了體內。公安局召開大會,在會上潘榮和蕭文昔日的師徒今天變成了勁敵,看著對著自己的槍口,蕭文大義凜然,命潘榮放下手槍,伏法認罪。潘榮發出最後的感慨:我不能也不想接受審判,然後開槍自殺。江洲暫時恢復平靜了,蕭文和張平被任命為公安局要職,可他們知道,建立一個法製社會,道路還很漫長,前途還很艱難。

(以上參考資料)

演職員表

職員表

(以上參考資料)

角色介紹

刑警本色

蕭文 | 王志文

江洲警校畢業生,與張平、常闖分到市局刑警隊隊長潘榮手下。其人正直善良,且疾惡如仇。喜歡在一起綁架案中解救的江洲賓館公關部經理梅莉,並最終與之相戀。

刑警本色

周詩萬 | 李幼斌

表面身份是江洲市江南公司老板,實際上是江州市黑社會老大,是江洲炙手可熱的名人。借舅舅孫啓泰的勢壟斷了江洲市拆遷生意。視蕭文為眼中釘。

刑警本色

常闖 | 常戎

江洲警校畢業生,與蕭文、張平分到市局刑警隊隊長潘榮手下。像蕭文一樣為人正直,後升任刑警隊副隊長,喜歡周詩萬的妹妹周蓮,劇終時為保護蕭文而死。

刑警本色

潘榮 | 王奎榮

蕭文、張平和常闖進入市局刑警隊時任隊長,是幾人的師傅。後因工作出色升任公安局副局長,但隨後卻在周詩萬的拉攏下墮落,泄露機密給周詩萬,並涉嫌殺人,劇終時自殺身亡。

刑警本色

張平 | 陳大偉

江洲警校畢業生,在校時是班級班代。與張平、常闖分到市局刑警隊隊長潘榮手下。在潘榮升任副局長後,調到派出所當副所長。對蕭文一直非常支持。

刑警本色

梅莉 | 李煜

江洲賓館公關部經理,蕭文的愛慕對象,在蕭文的苦追下與蕭文相戀。因弟弟梅英時常闖禍而煩惱不已,後因梅英涉黑要跑,梅莉追他,被車撞死。

(以上參考資料)

音樂原聲

歌曲名稱演唱者作詞作曲
《我不能輸》王志文姜目王曉鋒

(以上參考資料)

幕後花絮

● 該劇原為25集,由于考慮到方便發行,製片人最後將劇集壓縮到22集。

獲獎記錄

時間獎項名稱提名/獲獎提名/獲獎方
2000年第18屆中國電視金鷹獎長篇電視劇優秀獎獲獎《刑警本色》
第18屆中國電視金鷹獎男主角獲獎王志文
第28屆中國電視金鷹獎男配角獲獎李幼斌
第18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剪輯獲獎劉芳

(以上參考資料)

幕後製作

《刑警本色》改編自安徽籍作家張成功的長篇小說《天府之國魔與道》,原著共21萬字。而該片劇本也是由張成功親自執筆改編。

劇集評價

正面評價

《刑警本色》是部情節劇,故事編得環環相扣,懸念迭起,一浪接一浪,不斷地有轉折,不斷地有高潮,但它的扣人心弦之處不同于另外一種註重故事的懸念片,它主要不是靠推理去推動劇情發展,不是讓觀眾去解謎,雖然個別地方也有刑警們的推理分析,但觀眾實際上總處在一個整體全知的角度。

《刑警本色》塑造了一個頂天立地又有血有肉的刑警英雄形象,在英雄蕭文的塑造上,一個主要特點是把人物的精神塑造和故事化結合起來,成為引人入勝的情節的一部分。有的作品在表現人物的精神境界時難免有說教或道德化色彩,但蕭文的內心崇高是在他和梅莉的離合中,在對常闖的觀察中,在和周世萬、潘榮的交手中。情節和精神互為表裏,融匯貫通,多處情節在驚險緊張之後細致描述蕭文的內心世界,造成審美心理的轉換,造成作品的好看而耐看。另一個特點是著力寫逆境中的英雄。由于悲劇的崇高總具有更感人的力量,因而逆境英雄的審美效果總是不錯。作品為蕭文設計了一系列逆境,與其不屈的性格形成強烈對立,並從中挖掘出一系列跳出逆境的聰明才智,所謂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生發出種種曲折情節和個性表現。(光明日報評)

該劇深刻揭示了一些社會問題甚至包括刑警隊自身的問題。對罪犯的描寫也不再是單一的,有著較為豐富的性格展示,並且給予了反面角色起碼的人文關懷。(精品購物指南評)

負面評價

該劇並沒有逃脫國產劇的許多問題。最要命的當數節奏問題,大好的黃金時間螢幕上竟是警察局的領導們在開會搞人事調動,或者一邊釣魚一邊慢慢分析誰誰有哪些問題、工作態度上有什麽毛病,讓人看了著急。且人物關系顯得特復雜,在大的線索下又沒有什麽小高潮、小懸念讓半途開看的人不能把關系弄清楚。就這麽平鋪直敘地一集集發展下去,不懂得靠什麽東西吸引觀眾把故事看完。而所謂警匪片,最忌諱的就是隻有大線索沒有小噱頭又沒有懸念感。

王志文在戲中的感覺有點不那麽像刑警,雖然大家都喜歡有個性的警察,但總覺得還是不如港台的警察那麽生活化,離觀眾心目中的警察比較遠,還有一點點扮酷玩深沉的感覺。而且蕭文對梅莉的感情不知從何而來,是什麽打動了個性不俗的蕭文,讓他隻看了梅莉一眼就決定追求她。梅莉從頭到尾看不出有什麽個性魅力,因此蕭文對梅莉突如奇來的感情和他的個性比起來就顯得有點不可思議。表演上更看不到王志文在《過把癮》中對感情戲詮釋細膩、把握到位的影子。(精品購物指南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