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刑法是規定犯罪、刑事責任刑罰的法律,是掌握政權的統治階級為了維護本階級政治上的統治和經濟上的利益,根據自己的意志,規定哪些行為是犯罪並應當負何種刑事責任,給予犯罪人何種刑事處罰的法律規範的總稱。

刑法有廣義與狹義刑法之分。廣義刑法是一切刑事法律規範的總稱,狹義刑法僅指刑法典,在我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與廣義刑法、狹義刑法相聯系的,刑法還可區分為普通刑法和特別刑法。普通刑法指具有普遍使用效力的刑法,實際上即指刑法典。特別刑法指僅使用于特定的人、時、地、事(犯罪)的刑法。在我國,也就是指單行刑法和附屬刑法。

2014年10月27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開始審議刑法修正案(九)草案。繼1997年全面修訂刑法後,中國先後通過一個決定和八個修正案,對刑法作出修改、補充。

  • 中文名稱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 修訂時間
    1979年7月1日
  • 發布單位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 施行時間
    1980年1月1日

基本簡介

刑法是規定犯罪、刑事責任和刑罰的法律,是掌握政權的統治階極為了維護本階級政治上的統治和經濟上的利益,根據其階級意志,規定哪些行為是犯罪並應當負刑事責任,給予犯罪人何種刑事處罰的法律。刑法有廣義刑法與狹義刑法之分。廣義刑法是指一切規定犯罪、刑事責任和刑罰的法律規範的總和,包括刑法典、單行刑法以及非刑事法律中的刑事責任條款。狹義刑法是指刑法典。

製定背景

“文革”之後,中國共產黨人對民主與法治的關系進行了認真的反思,正是在這種反思中,我們覺醒了。鄧小平是這一偉大覺醒的代表。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1978年12月,鄧小平講了這樣一段話:“為了保障人民民主,必須加強法製。必須使民主製度化、法律化,使這種製度和法律不因領導人的改變而改變,不因領導人的看法和註意力的改變而改變。現在的問題是法律很不完備,很多法律還沒有製定出來。往往把領導人說的話當作‘法’,不贊成領導人說的話就叫做‘違法’,領導人的話改變了,‘法’也就跟著變。

所以,應該集中力量製定刑法、民法、訴訟法和其他各種必要的法律,例如工廠法、人民公社法、森林法、草原法、環境保護法、勞動法、外國人投資法等等,經過一定的民主程式討論通過,並且加強檢察機關和司法機關,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糾。”這顯然是針對沒有法治的民主、沒有法治的社會必然導致災難的一種思考和糾正,同時這也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把加強社會主義民主與健全社會主義法治同提並論的先聲。

歷史沿革

早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革命根據地的人民民主政權,隨著革命情勢的發展,就先後製定了一系列刑事法規,如1934年中央蘇區頒布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懲治反革命條例》,1939年陝甘寧邊區頒布的<抗戰時期懲治漢奸條例(草案)> ,1942年晉察冀邊區頒布的《破壞堅壁財物懲治辦法》,1943年晉冀魯豫邊區頒布的《妨害婚姻治罪暫行條例》,1947年東北解放區頒布的《懲治貪污暫行條例》等等。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根據革命和建設的需要,又製定了若幹單行的刑事法規,如1950年的《關于嚴禁鴉片煙毒的通令》、《禁止珍貴文物圖書出口暫行辦法》,1951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禁止國家貨幣出入國境辦法》、《妨害國家貨幣治罪暫行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懲治反革命條例》、《保守國家機密暫行條例》,1952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懲治貪污條例》、<管製反革命分子暫行辦法>等等。上述這些單行刑事法規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起草工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于1954年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通過中國第一部憲法以後開始起草,先後修訂過38個稿本,于1979年7月1日由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通過,7月6日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命令公布,並自1980年1月1日起施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分兩編共192條。第1編總則,計89條,規定有關犯罪和刑罰的基本原理原則,分 5章:①刑法的指導思想、任務和適用範圍;②犯罪;③刑罰;④刑罰的具體運用;⑤其他規定。第2編分則,計103條,規定各類具體犯罪及相應的法定刑,分8章:①反革命罪;②危害公共安全罪;③破壞社會主義經濟秩序罪;④侵犯公民人身權利、民主權利罪;⑤侵犯財產罪;⑥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⑦妨害婚姻、家庭罪;⑧瀆職罪

通過時間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于1979年7月1日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通過。1997年3月14日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對其進行了一次修訂。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八)于2011年2月25日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通過,並于2011年5月1日起施行。

特點作用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1條,對指導思想和製定根據作了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為指針,以憲法為根據,依照懲辦與寬大相結合的政策,結合我國各族人民實行無產階級領導的、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即無產階級專政和進行社會主義革命、社會主義建設的具體經驗及實際情況製定。”這是對刑法的基本精神和主要特點所作的科學概括。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遵循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關于社會主義時期的階級鬥爭和人民民主專政的理論,嚴格規定了罪與非罪的界限、反革命罪與普通刑事犯罪的界限。刑法打擊鋒芒主要指向反革命分子和重大刑事犯罪分子。在分則體系上,將反革命罪列為各類犯罪的首位,並對反革命和故意殺人、搶劫、強奸、放火、爆炸、投毒等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犯罪,都規定了較重的刑罰,對罪大惡極的還可處以死刑。在總則中也對反革命分子和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犯罪分子作了某些從嚴的規定。同時,根據縮小打擊面、擴大教育面的精神,對那些輕微的危害行為如少量偷竊、一般性的賭博、輕微的流氓行為、後果不嚴重的過失行為等等,沒有定為犯罪。隻有那些危害社會情節比較嚴重,用紀律處分、行政處罰等辦法已顯得不夠,刑法才規定為犯罪並規定相應的刑罰處罰。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例如責任事故中的犯罪和其他過失犯罪,以及妨害婚姻、家庭罪,瀆職罪等,就屬于這種情況。這些犯罪的法定刑,與反革命及重大刑事犯罪相比一般要輕些;在符合一定的條件時,還可以宣判緩刑;如果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的,可以免予刑事處分。但是,情節惡劣後果嚴重的,也規定處以較重的刑罰。無論是什麽性質的犯罪問題,刑法都嚴禁採用私行拘禁、非法搜查、私設公堂、刑訊逼供等非法手段去解決,而強調必須依法辦事。《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就是通過上述這些規定,有效地保護人民,懲罰犯罪,打擊敵人,發揮自己作為人民民主專政工具的作用。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全面地體現了懲辦與寬大相結合的政策。這個政策的基本精神就在于厘清不同情況,實行區別對待,懲辦少數,改造多數。刑法針對犯罪的不同情況,作了一系列區別對待的規定。如在“共同犯罪”一節的條文中,針對主犯、從犯、脅從犯、教唆犯的不同情況,分別規定了不同的處罰原則。又如,對慣犯、累犯、首要分子和其他罪惡重大的分子規定從嚴處理,而對未成年犯、中止犯、自首分子以及有悔改、立功表現的則規定從寬處理。這樣寬嚴相濟,有利于開展同犯罪的鬥爭。刑法明確規定“死刑隻適用于罪大惡極的犯罪分子”。

刑法堅持了中國獨創的一貫行之有效的死刑緩期執行製度,即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實行勞動改造,以觀後效。還規定了死刑的核準程式。對犯罪分子,隻要不處死刑,就要通過改造,給予出路。改造工作在刑罰中得到充分的體現。從主刑來看,管製拘役有期徒刑直至死刑緩期執行,著眼點都是為了教育改造犯罪分子,使其改惡從善,悔罪自新,重新做人。被判緩刑的犯罪分子,交所在單位或基層組織置于民眾監督之下進行教育改造。被假釋的犯罪分子,在假釋考驗期內也予以教育改造。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堅持原則性和彈性相統一的思想,把兩者恰當地結合起來。例如,罪刑法定是中國刑法中的一項重要原則。刑法明確規定了什麽是犯罪,犯罪種類和各種犯罪的構成條件,規定了刑種,各刑種的適用,以及各種罪的量刑幅度等等,這就是罪刑法定原則的具體體現。但是,刑法並沒有把罪刑法定原則絕對化,而是允許類推,作為罪刑法定原則的一種補充。刑法第79條規定:“本法分則沒有明文規定的犯罪,可以比照本法分則最相類似的條文定罪判刑,但是應當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準。”又如,第3條規定:刑法適用于中國的全部領域。

同時,第80條又規定:“民族自治地方不能全部適用本法規定的,可以由自治區或者省的國家權力機關根據當地民族的政治、經濟、文化的特點和本法規定的基本原則,製定變通或者補充的規定,報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準施行。”再如,刑法分則的條文,分別規定有各種量刑幅度,犯了各該條文規定的罪行,一般隻能在該幅度之內選定刑罰,不能超出幅度之外。這個幅度就是原則。但因觸犯同一條款的犯罪行為有各種不同的情節,犯罪人的主觀情況和犯罪後的態度也多種多樣,與此相適應,就要有一個量刑的活動餘地:不僅允許在這個幅度之內判處較低或較高的刑罰,有時具備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的情節,還可以低于這個幅度判處刑罰或者免予刑事處分;對于具備法定的加重處罰情節的,也可以加重處罰。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作為社會主義政治法律上層建築的一部分,積極為社會主義經濟基礎服務,為保衛和促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服務。中國當前和今後相當長一個歷史時期的主要任務,是進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國刑法通過同犯罪作鬥爭,保衛人民民主專政和社會主義製度,保護公民的人身權利、民主權利和合法利益,維護社會主義的社會秩序、生產秩序和工作秩序,歸根結柢就是為了保障和促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刑法的全部規定,都是為了保護人民,打擊敵人,懲罰犯罪,保衛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為把中國建設成為具有高度民主和高度文明的社會主義強國這一總的目標服務。這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在新的歷史時期所應發揮的重要作用。

修正草案

2014年10月27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開始審議刑法修正案(九)草案。繼1997年全面修訂刑法後,中國先後通過一個決定和八個修正案,對刑法作出修改、補充。此次刑法修改擬取消的9個死刑罪名分別是:走私武器、彈葯罪、走私核材料罪、走私假幣罪、偽造貨幣罪、集資詐欺罪、組織賣淫罪、強迫賣淫罪、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戰時造謠惑眾罪。

刑法修正案(九):已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六次會議于2015年8月29日通過,現予公布,自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

刑法修正案(八):2011年2月25日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通過

刑法修正案(七):2009年2月28日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七次會議通過

刑法修正案(六):2006年6月29日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二次會議通過

刑法修正案(五):2005年2月28日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四次會議通過

刑法修正案(四):2002年12月28日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三十一次會議通過

刑法修正案(三):2001年12月29日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五次會議通過

刑法修正案(二):2001年8月31日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三次會議通過

刑法修正案(一):1999年12月25日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三次會議通過

自1997年刑法修訂後,立法機關已頒布1個單行刑法:

  • 1998年12月29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懲治騙購外匯、逃匯和非法買賣外匯犯罪的決定》經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六次會議通過,同日公布施行。

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實質上的附屬刑法。2009年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修改部分法律的決定》將法律中的附屬刑法統一修改為“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使現行的附屬刑法被虛置。此後,新法律中的附屬刑法均按照該格式製定。此外,除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製定的法律外,國務院製定的行政法規,乃至部分地方性法規、規章等規範性檔案中,也常見“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或“依照刑法有關規定定罪處罰”等附屬刑法的規定,這實際上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相違背。

法律效力

空間效力

刑法的空間效力,是指刑法對地域和人的效力法。它明確國家刑事管轄權的範圍法。關于國家空間刑事管轄權範圍的原則有:

1﹑屬地原則,就是單純以地域為標準,凡是發生在本國領域內的犯罪都適用本國刑法法。否則,均不適用本國刑法法。

2﹑屬人原則,就是單純以人的國籍為標準,凡是本國人犯罪,無論是發生在本國領域內還是本國領域外,都適用本國刑法;凡外國人犯罪,即使發生在本國領域內,也不適用本國刑法法。

3﹑保護原則,從保護本國利益出發,凡是侵害本國國家或者公民利益的犯罪,不論犯罪人是本國人還是外國人,也不論犯罪地是在本國領域內還是本國領域外,都適用本國刑法法。

4﹑普遍原則,從保護國際社會共同利益出發,凡是侵害國際公約﹑條約保護的國際社會共同利益的犯罪,無論犯罪人是本國人還外國人,也不論犯罪地是在本國領域內還是本國領域外,都適用本國刑法法。

5﹑綜合原則,凡是在本國領域內犯罪的,不論本國人或外國人,都適用本國刑法;本國人或外國人在本國領域外犯罪的,在一定條件下,也適用本國刑法法。

我國刑法第6條規定,凡在我國領域內犯罪的,除法律有特別規定的以外,都適用本法法。

我國領域指我國國境以內的全部空間區域俱體包括:

(l)領陸,即國境線以內的陸地及其地下層法。

(2)領水,即內水領海及其地下層法。內水包括內河﹑內湖﹑內海以及同外國之間界水的一部分(通常以河流中心線為界,如果是可通航的河道,則以主航道中心線為界)法。領海,根據我國政府1958年8月4目的聲明,我國領海寬度為12海裏法。

(3)領空,即領陸和領水的上空法。

以下兩部分屬于我國領土的延伸,適用我國刑法:其一是我國的船舶﹑飛機或其他航空器,不論該船舶或者航空器航行或停泊在任何地點法。其二是我國駐外使領館法。

犯罪的行為或者結果有一項發生在我國領域內的,就認為是在我國領域內犯罪法。

包括三種情況:

(1)在我國境內實施犯罪行為,但犯罪結果發生在國外,如在境內開槍,射傷境外人員;

(2)在國外實施犯罪行為,但結果發生在我國境內,如從境外向境內開槍,殺死境內受害者的犯罪;

(3)犯罪行為和犯罪結果均發生在我國境內法。

刑法第6條規定的例外情況有以下四種:

1﹑享有外交特權和豁免權的外國人的刑事責任,通過外交途徑解決法。外交代表的配偶及未成年子女享有的豁免權,可以由派遣國政府明確放棄法。如犯罪,則可以適用我國刑法法。通過外交途徑的解決方法有限期離境﹑宣布為不受歡迎的人﹑要求派遣國召回等法。

2﹑民族自治地方不能全部適用本刑法規定的,可以由自治區或者省的人民代表大會根據當地民族的政治﹑經濟﹑文化的特點和本法規定的基本原則,製定變通或者補充的規定,報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準施行法。

3﹑刑法施行後國家立法機關製定的特別刑法的規定法。

4﹑依據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例外規定,我國刑法的效力不及于港澳地區法。

我國公民在我國領域外犯本法規定之罪的,適用本法法。但是刑法規定的最高刑為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可以不予追究法。商對于特殊主體即國家工作人員和軍人在我國領域外犯本法規定之罪的,一律適用我國刑法法。

我國公民在我國領域外犯罪,依照本法應當負刑事責任,雖然經過外國審判仍然可以依照我國刑法予以追究,但是在外國已經受過刑罰處罰的,可以免除或者減輕處罰法。此規定既維護司法主權,又避免雙重處罰法。

外國人在我國領域外對我國國家或者公民犯罪,法定最低刑為3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可以適用我國刑法,但是按照犯罪地的法律不受處罰的除外法。

對于我國締結或者參加的國際條約所規定的罪行,我國在所承擔的條約義務的範圍內行使刑事管轄權,適用我國刑法法。

時間效力

刑法的生效時間,一般有兩種規定方式:一是從公布之日起生效;二是公布之後經過一段時間再施行法。我國刑法于1979年7月1日通過,7月6日頒布,自1980年1月1日起生效;1997年3月14日通過的新刑法的生效日期規定在刑法第452條,即1997年10月1日起施行法。

刑法的失效時間,有兩種方式:一是國家立法機關明確宣布某些法律失效;二是自然失效,即新的法律的頒布代替了同類舊法的內容,或者由于原來立法的特殊條件消失,舊法自行失效法。

刑法的溯及力,即刑法生效後,對于其生效以前未經審判或者判決尚未確定的行為是否適用,如果適用,就是有溯及力,如果不適用,就是沒有溯及力法。

關于溯及力的原則有:

(1)從舊原則,即按照行為時的舊法處理,新法對其生效前的行為一律沒有溯及力;

(2)從新原則,即對于生效前未經審判或者判決尚未確定的行為,新法一律具有溯及力;

(3)從新兼從輕原則,即新法原則上具有溯及力,但是舊法不認為是犯罪或者處刑較輕的,應當按照舊法處理;

(4)從舊兼從輕原則,即新法原則上不具有溯及力,但是新法不認為是犯罪或者處刑較輕的,應按照新法處理法。

我國刑法關于溯及力的問題採用的是從舊兼從輕原則法。新中國成立以後刑法施行以前的行為,如果當時的法律不認為是犯罪的,適用當時的法律;如果當時的法律認為是犯罪的,依照刑法總則第四章第八節的規定應當追訴的,按照當時的法律追究刑事責任,但是如果刑法不認為是犯罪或者處刑較輕的,適用刑法法。刑法施行前,依照當時的法律已經作出生效判決,繼續有效法。

處刑較輕是指刑法對某種犯罪規定法定最高刑較輕;法定最高刑相同,則指法定最低刑較輕法。刑法分則所涉及的理論問題主要是罪名﹑罪狀和法定刑法。

生效失效

刑法的生效,是指刑法發生效力的起始時間法。刑法的生效時間有兩種規定:

一﹑公布後不立即生效,規定經過一段時間後的某一日開始生效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是一九九七年三月十四日公布的,但在一九九七年十月一日起才生效,這是因為刑法的條款繁雜﹑內容豐富﹑不易于普及,公布後不生效,經過一段時間的宣傳學習後,達到一定的普及程式後才生效,更能發揮刑法的打擊﹑震攝作用法。

二﹑公布之日起生效法。

這種生效的刑法一般是指特別刑法,即針對某一時間﹑某一事件的單行刑法,這類刑法條款較少﹑內容單一﹑易于普及和掌握,如<關于禁毒的決定> ﹑《關于嚴禁賣淫嫖娼的決定》等都屬于公布之日起生效的單行刑法法。

刑法何時生效,在刑法的最後一條都會作出明說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附則第四百五十二條規定:本法自一九九七年十月一日起施行;《關于禁毒的決定》第十六條規定本決定自公布之日起施行法。

刑法的失效,是指刑法失去法律效力法。

刑法失去法律效力,對失效後發生的犯罪便不在適用,即對犯罪行為失去約束力法。

刑法失效的原因有以下幾種:

一﹑因廢止而失效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四百五十二條規定,列于本法附則一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製定的條例﹑補充規定和決定,已納入本法或者已不適用,予本法施行之日起,予以廢止法。列入本法附則一的共有十五個條例﹑補充規定和決定,因其內容納入刑法,或者已過時不適用,自刑法施行之日起因刑法明文規定廢止而失效法。

二﹑由其他法律替代而失效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四百五十二條規定,對于本法附則二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製定的補充規定和決定予以保留,其中有關行政處罰和行政措施的規定繼續有效;有關刑事責任的規定已納入本法,自本法施行之日起,適用本法規定法。列入附則二的共有八個單行刑法,其中刑事責任部分已列入刑法,被刑法所替代,自刑法生效之日,被替代的八個單行刑法中的有關刑事責任部分即失去法律效力法。

三﹑修改而失效法。

一九七九年的刑法,在一九九七年被修訂,自一九九七年十月一日起,一九七九年刑法失去效力,不再對犯罪行為具有約束力,取而代之的是修訂後生效的一九九七年十月一日施行的刑法法。

刑法于一九九七年三月十四日公布﹑十月一日起施行之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于一九九九年﹑二OO一年﹑二OO二年﹑二OO三和二OO六曾先後六次對刑法的部分條款進行修訂,修訂後的條款自公布之日起生效,被修訂的條款自公布之日起而失效法。

法律內容

(2015年8月29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六次會議通過)

第一編 總則

第一章 刑法的任務、基本原則和適用範圍

第一條 【立法目的】為了懲罰犯罪,保護人民,根據憲法,結合我國同犯罪作鬥爭的具體經驗及實際情況,製定本法。

第二條 【任務】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任務,是用刑罰同一切犯罪行為作鬥爭,以保衛國家安全,保衛人民民主專政的政權和社會主義製度,保護國有財產和勞動民眾集體所有的財產,保護公民私人所有的財產,保護公民的人身權利、民主權利和其他權利,維護社會秩序、經濟秩序,保障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的順利進行。

第三條 【罪刑法定】法律明文規定為犯罪行為的,依照法律定罪處刑;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為犯罪行為的,不得定罪處刑。

第四條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對任何人犯罪,在適用法律上一律平等。不允許任何人有超越法律的特權。

第五條 【罪責刑相適應】刑罰的輕重,應當與犯罪分子所犯罪行和承擔的刑事責任相適應。

第六條 【屬地管轄權】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犯罪的,除法律有特別規定的以外,都適用本法。

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船舶或者航空器內犯罪的,也適用本法。

犯罪的行為或者結果有一項發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的,就認為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犯罪。

第七條 【屬人管轄權】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犯本法規定之罪的,適用本法,但是按本法規定的最高刑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可以不予追究。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工作人員和軍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犯本法規定之罪的,適用本法。

第八條 【保護管轄權】外國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或者公民犯罪,而按本法規定的最低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可以適用本法,但是按照犯罪地的法律不受處罰的除外。

第九條 【普遍管轄權】對于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或者參加的國際條約所規定的罪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所承擔條約義務的範圍內行使刑事管轄權的,適用本法。

第十條 【對外國刑事判決的消極承認】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犯罪,依照本法應當負刑事責任的,雖然經過外國審判,仍然可以依照本法追究,但是在外國已經受過刑罰處罰的,可以免除或者減輕處罰。

第十一條 【外交代表刑事管轄豁免】享有外交特權和豁免權的外國人的刑事責任,通過外交途徑解決。

第十二條 【溯及力】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本法施行以前的行為,如果當時的法律不認為是犯罪的,適用當時的法律;如果當時的法律認為是犯罪的,依照本法總則第四章第八節的規定應當追訴的,按照當時的法律追究刑事責任,但是如果本法不認為是犯罪或者處刑較輕的,適用本法。

本法施行以前,依照當時的法律已經作出的生效判決,繼續有效。

第二章 犯罪

第一節 犯罪和刑事責任

第十三條 【犯罪概念】一切危害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和安全,分裂國家、顛覆人民民主專政的政權和推翻社會主義製度,破壞社會秩序和經濟秩序,侵犯國有財產或者勞動民眾集體所有的財產,侵犯公民私人所有的財產,侵犯公民的人身權利、民主權利和其他權利,以及其他危害社會的行為,依照法律應當受刑罰處罰的,都是犯罪,但是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認為是犯罪。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十四條 【故意犯罪】明知自己的行為會發生危害社會的結果,並且希望或者放任這種結果發生,因而構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

故意犯罪,應當負刑事責任。

第十五條 【過失犯罪】應當預見自己的行為可能發生危害社會的結果,因為疏忽大意而沒有預見,或者已經預見而輕信能夠避免,以致發生這種結果的,是過失犯罪。

過失犯罪,法律有規定的才負刑事責任。

第十六條 【不可抗力和意外事件】行為在客觀上雖然造成了損害結果,但是不是出于故意或者過失,而是由于不能抗拒或者不能預見的原因所引起的,不是犯罪。

第十七條 【刑事責任年齡】已滿十六周歲的人犯罪,應當負刑事責任。

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人,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者死亡、強奸、搶劫、販賣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

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八周歲的人犯罪,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因不滿十六周歲不予刑事處罰的,責令他的家長或者監護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時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養。

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故意犯罪的,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過失犯罪的,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第十八條 【特殊人員的刑事責任能力】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認或者不能控製自己行為的時候造成危害結果,經法定程式鑒定確認的,不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責令他的家屬或者監護人嚴加看管和醫療;在必要的時候,由政府強製醫療。

間歇性的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時候犯罪,應當負刑事責任。

尚未完全喪失辨認或者控製自己行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醉酒的人犯罪,應當負刑事責任。

第十九條 【又聾又啞的人或盲人犯罪的刑事責任】又聾又啞的人或者盲人犯罪,可以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第二十條 【正當防衛】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採取的製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正當防衛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對正在進行行凶、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採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

第二十一條 【緊急避險】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發生的危險,不得已採取的緊急避險行為,造成損害的,不負刑事責任。

緊急避險超過必要限度造成不應有的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第一款中關于避免本人危險的規定,不適用于職務上、業務上負有特定責任的人。

第二節 犯罪的預備、未遂和中止

第二十二條 【犯罪預備】為了犯罪,準備工具、製造條件的,是犯罪預備。

對于預備犯,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

第二十三條 【犯罪未遂】已經著手實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

對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第二十四條 【犯罪中止】在犯罪過程中,自動放棄犯罪或者自動有效地防止犯罪結果發生的,是犯罪中止。

對于中止犯,沒有造成損害的,應當免除處罰;造成損害的,應當減輕處罰。

第三節 共同犯罪

第二十五條 【共同犯罪概念】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過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論處;應當負刑事責任的,按照他們所犯的罪分別處罰。

第二十六條 【主犯】組織、領導犯罪集團進行犯罪活動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為共同實施犯罪而組成的較為固定的犯罪組織,是犯罪集團。

對組織、領導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團所犯的全部罪行處罰。

對于第三款規定以外的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或者組織、指揮的全部犯罪處罰。

第二十七條 【從犯】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輔助作用的,是從犯。

對于從犯,應當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

第二十八條 【脅從犯】對于被脅迫參加犯罪的,應當按照他的犯罪情節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

第二十九條 【教唆犯】教唆他人犯罪的,應當按照他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處罰。教唆不滿十八周歲的人犯罪的,應當從重處罰。

如果被教唆的人沒有犯被教唆的罪,對于教唆犯,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第四節 單位犯罪

第三十條 【單位負刑事責任的範圍】公司、企業、事業單位、機關、團體實施的危害社會的行為,法律規定為單位犯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

第三十一條 【單位犯罪的處罰原則】單位犯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並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判處刑罰。本法分則和其他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第三章 刑罰

第一節 刑罰的種類

第三十二條 【主刑和附加刑】刑罰分為主刑和附加刑。

第三十三條 【主刑種類】主刑的種類如下:​

(一)管製;

(二)拘役;

(三)有期徒刑;

(四)無期徒刑;

(五)死刑。

第三十四條 【附加刑種類】附加刑的種類如下:

(一)罰金;

(二)剝奪公權;

(三)沒收財產。

附加刑也可以獨立適用。

第三十五條 【驅逐出境】對于犯罪的外國人,可以獨立適用或者附加適用驅逐出境。

第三十六條 【賠償經濟損失與民事優先原則】由于犯罪行為而使被害人遭受經濟損失的,對犯罪分子除依法給予刑事處罰外,並應根據情況判處賠償經濟損失。

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犯罪分子,同時被判處罰金,其財產不足以全部支付的,或者被判處沒收財產的,應當先承擔對被害人的民事賠償責任。

第三十七條 【非刑罰性處置措施】對于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的,可以免予刑事處罰,但是可以根據案件的不同情況,予以訓誡或者責令具結悔過、賠禮道歉、賠償損失,或者由主管部門予以行政處罰或者行政處分。

第三十七條之一 因利用職業便利實施犯罪,或者實施違背職業要求的特定義務的犯罪被判處刑罰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和預防再犯罪的需要,禁止其自刑罰執行完畢之日或者假釋之日起從事相關職業,期限為三年至五年。

被禁止從事相關職業的人違反人民法院依照前款規定作出的決定的,由公安機關依法給予處罰;情節嚴重的,依照本法第三百一十二條的規定定罪處罰。

其他法律、行政法規對其從事相關職業另有禁止或者限製性規定的,從其規定。

第二節 管製

第三十八條 【管製的期限與執行機關】管製的期限,為三個月以上二年以下。

判處管製,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同時禁止犯罪分子在執行期間從事特定活動,進入特定區域、場所,接觸特定的人。

對判處管製的犯罪分子,依法實行社區矯正。

違反第二款規定的禁止令的,由公安機關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的規定處罰。

第三十九條 【被管製犯罪的義務與權利】被判處管製的犯罪分子,在執行期間,應當遵守下列規定:

(一)遵守法律、行政法規,服從監督;

(二)未經執行機關批準,不得行使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自由的權利;

(三)按照執行機關規定報告自己的活動情況;

(四)遵守執行機關關于會客的規定;

(五)離開所居住的市、縣或者遷居,應當報經執行機關批準。

對于被判處管製的犯罪分子,在勞動中應當同工同酬。

第四十條 【管製期滿解除】被判處管製的犯罪分子,管製期滿,執行機關應即向本人和其所在單位或者居住地的民眾宣布解除管製。

第四十一條 【管製刑期的計算和折抵】管製的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二日。

第三節 拘役

第四十二條 【拘役的期限】拘役的期限,為一個月以上六個月以下。

第四十三條 【拘役的執行】被判處拘役的犯罪分子,由公安機關就近執行。

在執行期間,被判處拘役的犯罪分子每月可以回家一天至兩天;參加勞動的,可以酌量發給報酬。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