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偵緝檔案Ⅳ

刑事偵緝檔案Ⅳ

刑事偵緝檔案Ⅳ》是香港無線電視出品的時裝警匪劇集,為破案系列劇《刑事偵緝檔案》的第四部。故事重組,該劇在故事編寫上維持了前三部的水準,節奏緊湊,推理精彩。該劇男女主角古天樂與宣萱更憑劇中的精湛演技奪得1999年香港電視年度萬千星輝頒獎典禮最佳男女主角獎。

  • 中文名稱
    刑事偵緝檔案Ⅳ
  • 出品時間
    1999年
  •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
  • 集    數
    50集
  • 導    演
    潘嘉德
  • 首播時間
    1999年3月29日
  • 類    型
    警匪 涉案 懸疑 時裝
  • 主要獎項
    1999年萬千星輝頒獎典禮最佳男女主角
  • 主    演
    古天樂,陳錦鴻,宣萱
  • 上映時間
    1999年3月29日
  • 製片人
    潘嘉德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出品公司
    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演職員表

職員表

編劇:錢路、馮靜雯、曾保華、張小方、阮美鳳、高惠敏、何群娥、林麗媚

編導:林志華、黃偉聲、蘇萬聰、鍾國強、陳維冠、何振聲、鄭基成

監製:潘嘉德

編審:邵麗瓊、歐冠英、賈偉南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徐飛古天樂
江子山陳錦鴻
武俏君宣萱
文婉蘭佘詩曼
唐心如李珊珊
江子青邵美琪
韓國仁蘇志威
邵之藍姚瑩瑩
梁芊芊向海嵐
樓蓮香陳秀珠
梁劍雄郭鋒
武傑鄧一君

劇情簡介

香港 警察重案組高級沙展徐飛(古天樂 飾)辦事獨斷獨行,個性鮮明,雖與做事客觀的同事江子山(陳錦鴻飾)合作,但仍能以柔製剛,充份利用對方敏銳的直覺和豐富的經驗,屢破奇案。飛因山助他立下不少大功,事業亦見起色,對山深感佩服,二人頓成無敵拍檔。

《刑事偵緝檔案Ⅳ》劇照《刑事偵緝檔案Ⅳ》劇照

感情上,這對好拍檔卻分別糾纏于兩段解不開的情緣間:山基于情義,不欲舍下女友婉蘭(佘詩曼 飾)不顧,隻好與真心相愛的心如(李珊珊 飾)分開。飛一直對失蹤多年的女友芊芊(向海嵐 飾)未能忘情,至俏君(宣萱 飾)出現,二人擦出火花並共賦同居。不料,飛此時突然收到芊芊的訊息,他會如何抉擇?

分集劇情

第1集

督察江子山與警員韓國仁追捕疑犯時,大意下引致少女Ellen中槍死亡。被譽為警界超級麻煩CID的徐飛被調入江子山一組內,徐飛首日上班即因失槍事件跟國仁發生齟齬。某女明星被奸殺,徐飛分析此案有條不紊,子江對他甚為欣賞。子山的女友文婉蘭在情報科工作,她的好友唐如心雖喜歡子山,但知婉蘭與子山相戀,隻好卻步。 盲女武俏君接受眼角膜移植手術成功,夜俏君聽到女人慘叫聲,又看到人影閃過及聞到一陣氣味。即報警。其後發現居萬安宜遭殺害犯案手法與之前的女明星一樣,子江認為俏君有危險,派人保護。有人上門找俏君,此人與凶手的背影甚為相似。

第2集

俏君認出此人乃劉建生,並發現建生身上有股氣味與案發時聞到的一樣,懷疑建生是凶生,子山覺俏君大廈看更何錦永有嫌疑,捉來問話,此際再有一婦人被同樣手法殺死,子江認為屬連環凶殺案。 錦永被捕,但他有不在場證據,令三宗命案失去線索。心如因醉酒鬧事被帶返警署後送院,婉蘭對于子江公事公辦不近人情感不滿。子江發現三案中兩名死者曾接受Ellen的器官捐贈。

第3集

子江根據線索在Ellen的墳前捉到疑凶。疑凶承認殺死女明星和婦人,但對安宜之死卻故弄玄虛表示忘記了案發經過,子山感事有蹺蹊。俏君家突然停電,錦永剛好出現為她修理。 子山訛稱俏君已死令疑凶有所行動,成功拘捕另一同謀。上庭當天,徐飛駕車撞上行人路,累同伴國仁受傷,子山懷疑他有吃軟性毒品,要求徐飛看警隊臨床心理醫生俏君。

第4集

俏君知道徐飛吃的丸仔竟是金梅片,一愕,問到他為何突然情緒失控而撞車,徐飛面色一變,勾起對舊女朋友芊芊的回憶。子山知道金梅片後頓放下心頭大石。子君收到女病人文靖的遺書,立刻四處尋找其下落,遇警察發現屍體封路,慌忙前往查看,慶幸非文靖,而是一男子叫杜子明,他表面是自殺,其實致命傷卻是背部的一刀,子山懷疑凶手是子明的女友文靖。 文靖向俏君求助,俏君始知她與子明一起吃安眠葯殉情,醒來發現自己死不去,但子明卻遭人刺斃,驚慌下逃離現場,俏君建議她向警方報案,子山找俏君查問文靖情況,俏君為怕刺激文靖而隱瞞。徐飛遇見表妹阮美美,始知她婚姻不如意,丈夫趙漢華失蹤。文靖被子山捉來問話,透露漢華曾是子明的仇家。

第5集

美美說出漢華的前度女友秀卿五年前在台灣被殺,凶手是杜永恆。徐飛為進一步尋找線索,欲追查永恆下落,于是帶著子明與其妻若玫的合照去台灣找舞蹈家顧宏。 大廈看更曾看見漢華與子明發生爭執,加上漢華曾苦纏若玫的訊息,凶案現場亦曾發現漢華的汽車,子山推斷漢華是真凶。顧宏來港探望若玫後自殺身亡,身上找到一張關鍵的照片。徐飛醉酒與國仁打架,被命令往見俏君接受輔導。

第6集

徐飛編出個感人故事,俏君竟信以為真,大為感動,徐飛即時踢爆,更指責俏君沒資格做心理醫生。俏君為徐飛作故事戲弄自己,怒氣難下,在評估報告中指他情緒有問題不宜留在警隊,子山看罷即憂心忡忡。 俏君後來有感報告欠客觀,有失其專業操守,向子山取回報告重新評估,繼而向徐飛道歉,二人冰釋前嫌。子山對若玫生疑,命令拘捕她問話,眾人在火車站內捉到若玫及驚見子明還未死。二人爭相承認是凶手,子山以兩把"凶刀"試出誰是真凶及死者真正身份。

第7集

徐飛接受心理治療期間,受到同事國仁諸多說話,幸好俏君大公無私,力證徐飛,令他得以保留職務。建生熱烈追求俏君,而俏君隻想保持好朋友關系,心如眼看母親寶莉因心髒病身體日漸衰弱,心中非常難過,但寶莉反而安慰她。 村屋發現女屍Ada,屋內所有門窗均反鎖,警方懷疑是她男朋友溫志森所為,正想拘捕他時給他逃脫。寶莉病發身亡,死後留書給心如,說出當年為救心如,冤枉一位年青人令他慘死,並把真凶的證據放在古董櫃內。志森重傷逃亡到心如家中,被心如發現後為他療傷;另一方面,在宣布寶莉的遺囑時,私家偵探突然探訪心如,其後被發現死于書房內。

第8集

心如家中再發生命案,死者是工人May,警方多番追查,知道寶莉當年冤枉的青年人樓世文是蓮香之弟,懷疑蓮香為了向寶莉報仇,但蓮香解釋當知道寶莉對其弟之死非常內疚時,仇恨已消除。 志森被懷疑再行凶,幸得徐飛努力追查,真凶另有其人,子山發現凶案現場有一塊假地氈,表示知道誰是凶手。

第9集

子山根據種種蛛絲馬跡,終于破案。心如一直暗戀子山,看見婉蘭一直關心其父國泰的身體健康,忽略了子山。而心如為了表達對各人的謝意,開了一個遊船河Party,並聘用志森幫手,志森從中知道心如對子山有意。 婉蘭和上司Sophia不合,處處受到她的刁難,婉蘭都一一忍受。有一次Sophia受到恐嚇信,並認為是婉蘭所為,令婉蘭非常氣憤,據理力爭,子山對婉蘭另眼相看。

第10集

婉蘭一直被Sophia冤枉,終于揭發是同僚大姐蓮所為。子山發覺婉蘭自小有一個心結,卻想向她打聽但婉蘭並不願透露,令子山非常懊惱,幸得心如從中調解,而子山亦知婉蘭少時無意間撞破其母與司機的奸情,才令其母自殺,婉蘭一直認為是自己逼死母親。 鍾智良和妻連映雪于家中被殺,警方懷疑是映雪的奸夫劍雄所為,而映雪留下獨女鍾瑩和自閉的兒子鍾磊,由于鍾磊目睹案發經過,于是警方找來俏君協助調查,俏君對鍾磊不得其法,令到徐飛非常反感,偷偷接走鍾瑩和鍾磊回家。

第11集

徐飛認為俏君對鍾磊輔導方式不妥,俏君認同並邀請徐飛一同輔導,警方在調查中發覺鍾瑩有位不務正業的男朋友周萬聲,鍾智良生前曾大力反對他們的來往,于是對他展開調查。 根據種種線索知道鍾瑩曾受繼父智良侵犯,而其母映雪隻是忍氣吞聲,令到鍾瑩非常生氣,案發當日智良想再侵犯鍾瑩,兩姐弟離家出走,途中鍾磊失蹤,于是鍾瑩找萬聲幫助找尋失蹤弟弟,萬聲在鍾家花園無意間發現映雪所收藏的財物,于是貪心偷去;警方轉而懷疑鍾磊是凶手。

第12集

鍾氏夫婦被殺案件終真相大白,鍾瑩和鍾磊重新生活。國仁一直暗戀同事邵之藍,對她諸多遷就,並設計請她吃飯,而之藍乘機請全組同事,令國仁十分無癮。子山說服婉蘭去見俏君,解決心中死結,而婉蘭為了減低子山的擔憂,勉為其難應約。 俏君感覺婉蘭太緊張,反而勸子山不要對她施加壓力。心如新書內容以自己暗戀子山為題,大受讀者歡迎,但子山並沒有察覺。心如的公司合伙人尹堅石的妻孫碧妮被殺,初步沒有任何證據,後來堅石也在家中中毒身亡,被其侄女尹秋月發現,徐飛覺得秋月有可疑,但子山不同意。

第13集

婉蘭對父親照顧得千依百順,令到子山非常不快又不能生氣,秋月由于太冷靜令到警方懷疑,決定進一步追查她,剛巧國仁放假回來,主動地負責追查,令各同事大為出奇。 秋月一位好友Tina,在餐廳看見自己小時肖象的油畫,非常希望購回,但被餐廳拒絕,秋月為了朋友的心頭好,竟然到餐廳偷龍轉鳳送給Tina,跟蹤她的國仁非常感動,原來國仁和秋月曾有一夜情,對她念念不忘,心中非常煩悶,便對俏君傾訴。不過,秋月和偉聰亦有一段情,令警方對她更多懷疑,于是警方決定採取行動。

第14集

秋月利用她的機智洗脫嫌疑,警方雖然懷疑她是凶手,但苦無證據,徐飛知道他曾經找俏君傾訴,于是逼俏君講出真相,但俏君堅守自己的專業規則,令徐飛非常佩服。 另一方面,警方發現國仁的DNA與死者碧妮身上所發現的一樣,于是拘捕國仁,國仁為了維護秋月並沒有說出他們的關系。

第15集

徐飛逼俏君講出與國仁傾談的內容,俏君一意孤行以私隱為由保守秘密。但俏君心內卻感忐忑不安找建生傾訴,建生再次向俏君示愛,俏君心軟答允。邱Sir證明國仁于案發時有不在場證據,國仁得以脫罪。警方不斷追查,在搜查秋月家中時國仁有重大發現,終能指控謀殺碧妮真凶。 仁回差館受到同事的鼓勵,感激不已。徐飛順道接俏君放工,看見她約會建生及煙韌的情形,徐飛心中涌起酸溜溜的感覺。

第16集

山見蘭逃避自己,往找泰改善關系卻弄巧反拙。山跟如去山頂看流星雨後,因著涼發高燒,如悉心照顧。如被賊挾持入屋行劫,山從如手稿中知道她暗戀自己,乍驚乍喜。 某人報案表示母陳十五無故失蹤,子山親自出馬到十五的居所附近調查,得知十五收到一得獎信後不知所蹤。徐飛收到陌生人來電表示有芊芊的下落,趕往碼頭查看時不慎服下迷葯暈倒。

第17集

君與飛被人迷暈,醒來發現被困在一條街內,眾人慌忙逃生,不果。他們都是兩年前一宗劫殺富商錢日安的證人,且倉庫內搭建成凶案現場一樣。原來凶手的爸爸洪展鵬騙眾人來,欲為死去的兒子申冤。眾人發現置身一荒島中,求救無援。鵬強逼眾人重演當日案發時所見所聞,要飛做證人。 重演期間揭發生與前護士岑嘉湄有染,君氣極走出倉庫,生追出。首五個證人都沒有真的看到凶手殺人,全是想當然,飛感氣結。

第18集

泰答應讓山與蘭結婚,山感愧對如。山查出鵬是美國富商,患有末期癌症。飛等發現生陳屍海邊,驚慌不已。 鵬為求清白將手槍交給徐飛看管。鵬向十五進行盤問,並替她做了一眼力測試,證實她老眼昏花,根本看不出遠處的景象。不久,嘉湄被發現伏屍草叢,眾人力斥俏君殺人,未幾眾人改口供反控鵬,飛無奈鎖起兩人後重組案情。

第19集

當年凶案最有力證物是一張拍到行凶時的照片,經過重演後證明該記者給假口供,誤導其他證人,鵬氣得當場暈倒。山查到安被殺前接獲一位講台山話的人的電話後,才趕到案發現場。 君和飛同時懷疑某人是真凶,君自薦做餌引他行動,真凶果然中計,並挾持君做人質,飛即要求以自己作人質。此時,山等憑飛發出的求救訊號追蹤而至,凶手驚怒下舉刀刺向飛,山也即時拔槍相向。

第20集

真凶細說行凶的因由,飛雖同情亦無奈。飛知君喜歡自己,心泛漣漪。蘭邀請如當伴娘,如心酸拒絕。香故意製造機會給君與飛,君向飛表白愛意,飛指她當自己是白老鼠,君知他在逃避,指責他活在回憶中。 山的家姐青一家回港定居,青準備為其漫畫《雙妹嘜》復刊。突然有一童年影像出現在青腦海,青說自己一定有個孖生姊妹,眾人指是幻覺。青在簽名會上突然心緒不寧地沖出人群,回家後的行為有點異常,其夫權一怒下離開。西沙灣發現男屍,有村民指出青是凶手。

第21集

青有宋家齊做時間證人而被釋放,山頓吁一口氣,更發現死者曹佔從事淫媒及毒品交易。山請君為青作心理輔導,君懷疑她患有妄想症。蘭有感如近來心情欠佳,隱覺與自己有關,山請纓去開解。蘭覺有異跟蹤他,發現二人有私情,決定跟山分手。 飛聽到君輔導同事時有危險,慌忙趕去,見君無恙即情不自禁緊擁著她。一夜纏綿後,徐飛帶俏君吃消夜,看見俏君的小動作不禁憶起芊芊,俏君隻好黯然離去並遇上壞車的心如,兩個失意的女人在餐廳內互訴心中情。子山與婉蘭試婚紗當日,婉蘭主動向子山提出解除婚約。

第22集

眾人知道子山與婉蘭取消婚約的訊息後,想盡辦法令子山開顏。俏君想不通與飛的感情轇轕,故意裝成是第三的問題向上司請教。飛返覆思索與君的關系時,二人在街上遇上,俏君擁著飛不放。相反,子山則失意地憶起與婉蘭昔日的片段,不禁飲泣,心如偷看到一切,主動找婉蘭,探問與子山分手的因由。 飛和君的感情突飛猛進,令到剛與蘭分手的山十分沮喪,時常到酒吧借酒消愁,如時常安慰山。警方在半山水渠發現無頭男屍,蘭報稱是多日前被人綁架的泰,同時亦有一名Teresa宣稱屍體是她失蹤多日的丈夫Ben,最後經過鑒證是泰。

第23集

蘭透露泰被綁架時,曾請求公司合伙人駱見業借千二萬,可惜被拒絕,警方懷疑業謀財害命,全力調查時發現泰以往常在澳門豪賭及借貸,並且有賭友雄陪伴,飛接到雄由菲律賓寄來的明信片說遇到芊,飛決定到菲律賓。 君在飛家中中毒,被送入醫院急救,令飛擔心不已並打消往菲律賓的念頭。由于劍雄假期完畢仍遲遲未返,徐飛透過出入境處證實劍雄沒有離境,警方繼續調查雄失蹤,飛再盤問Simon,另方面翻查劍雄的指紋紀錄,竟有驚人的發現。

第24集

警方要求蘭協助調查。徐飛為調查這宗無頭男屍顯得心緒不寧,為了子事跟子山爭吵。醫生替君進行排毒,但君仍未蘇醒,飛在君床邊陪伴左右。 山從偷聽蘭的電話中得知有綁匪再勒索她,布下天羅地網捉拿,拘捕了業,在種種不利證據下,業隻好說出當年和蘭的母親慧有不倫之戀。蘭責怪山放走業,山知蘭心情不佳前往安慰,提起業與慧是真心相,蘭勃然大怒。

第25集

山無意間發現蘭家中有一地下隧道,可直通發現無頭男屍的案發現場,山懷疑是泰一直匿藏的地方。山致電飛查問業的行蹤,飛表示業沒離開辦公室,但話未說畢,突然有一神秘人用利刀刺向業。 當蘭在密室不見泰時,知道他一定是去找業尋仇,由于泰一直對業懷恨在心,便計畫陷害他和詐取保險金,並說服蘭協助。

第26集

泰最終被判監二十年,而蘭亦被判十四個月監禁,令山非常傷心。山一心一意等待蘭出獄,但蘭為了令山死心,拒絕他的好意。強對香有意,但香想到他對表姐不忠便十分氣憤。強在大陸的兒子傑申請來港定居,強為了安撫傑的母親,答應給她二十萬,但在途中被人搶走且受傷入院,香答應借錢給他,令強非常感動。 小說家程柏舉行簽名會,吸引了大量書迷,其中有兩位超級書迷李寶屏和張素玲。傑來港後不適應港生活,覺得受人歧視,無意間遇上初戀情人屏,得到介紹到酒店工作。屏被貴利追債,傑偷了香的首飾及金錢代屏還錢,屏因傑家人反對遂向他提出分手。

第27集

屏被人謀殺後棄屍沙灘,剛巧傑經過沙灘被警方懷疑他是凶手,由于他的不合作令他很不利,幸好君從中開解。蘭為令山死心,不惜在探監名單中移除他的名字,山感無奈。 玉從台灣來找尋失蹤多天的姊姊玲,警方懷疑玲和柏關系密切,對柏展開調查,不過柏有青做時間證人,證明案發當日與他一齊在酒店工作。傑在酒店工作時發現莫耀風屍體,警方正全力追查同黨陳志豪。而警方在山上發現女屍,證明是玲的屍體。

第28集

警方在玲保險單內發現受益人是柏,顯示他們的關系密切,由于沒有充份證據落案控告他,玉便去暗殺柏,幸及時被警方阻止。飛聯想到案發當日,同時亦是緹撞車,根據緹提供資料,知道柏和屏的車曾經相撞,當時柏的車正被人偷去,但他竟然沒有報警,柏承認,但柏並沒有殺屏,令屏的凶案懸空。 青往醫院探賢,看見其丈夫就家齊,不禁愕然,但被齊風度翩翩的行為吸著。權對于青隻顧畫畫而被受冷落,向山發牢騷。山知道蘭拒絕與他見面,隻好托如將一封情書轉交蘭,蘭把信推回給心如,山對于蘭絕情的退信,心酸酸地仰天長嘆。

第29集

傑替玉搬屋,忽然醒起一些重要線索,心中已知凶手是誰,氣憤地找真凶理論,君緊追其後,混亂間君被凶用利器脅持與山等人對峙,最後在危急關頭憑機智救君脫險。 君覺得在飛心目中的地位不及芊,正想分手時,飛向她表白愛意。香和強感情越來越好,正計畫結婚之際,強驗出患上鼻咽癌,為了拒絕香的好意,和傑合作單打她,令香在酒吧借酒消愁時,遇到邱Sir,引致緹誤會二人有私情。

第30集

蘭計畫出獄後離開香港,所以希望山不要再等,山知道蘭的心意,決定接受和她分手的事實。如請了洛偉基做經理,負責打理餐廳,由于他處事大公無私,令到餐廳上下都心服口服。 邱Sir和緹在餐廳舉行結婚紀念,專誠來餐廳試菜,遇到基的舅仔,覺得緹非常面熟。君覺得傑和強感情越來越好,反而父女的感情漸淡,飛安慰她;如醉心學習調酒,不惜到果園偷荔枝,園主說要告她令山啼笑皆非。

第31集

緹發現邱Sir仍藏著蓮香所送的銀包,與邱Sir爭拗,邱Sir質問緹與志的關系,緹一怒之下離家出走。 餐廳接二連三收到恐嚇電話兼且後巷亦常有陌生人出現。不久,緹的屍體是被餐廳調酒師徐意志發現,警方盤問被餐廳解僱的陳珍,她隻承認以匿名電話恐嚇。

第32集

警方集中調查志,志卻採取不合作態度,原來當年他和緹二人一同留學法國學廚,但因緹急于功利,偷走了志的廚藝秘笈後回港著書,且一舉成名,初時志對她非常不滿,但經過緹的真誠道歉,大家才冰釋前嫌。餐廳解封後重新營業,志在酒窖清理時有所發現。 青和權到餐廳晚膳,因權臨時有事離開,兩夫妻大罵一場。志中毒身亡,警方初步估計他殺死緹後畏罪自殺,如了解師父志為人積極不會自殺。如險被新聘侍應林洛霞所駕車輪撞死。

第33集

山終找出真凶,緹與志的死終沉冤得雪。山約如吃飯,如雀躍萬分。青被誤會高買,山趕往解圍,山欲取消與如約會,可惜未能聯絡如,令如在山門外久候多時。其後山前往如家請罪,兩人情不自禁地起舞。 如聽君的勸告,決定採取主動與山拖手,可惜連番失利,山識穿如的心意,主動挽著如的手,向芳公開兩人的戀情。

第34集

山終于公開和如拍拖,令到如非常高興,而蘭知道後也祝福她。青表弟輝仔暫住她家中,由于小孩的童真,令到青和權的關系得到改善。飛再遇雄前妻娥,娥已嫁大廚Frankie,且生活幸福,飛答應娥不將她曾結婚一事向他人說出。 貴利錢永財被人謀財害命,輝仔目擊凶案發生,但隻拼出他旁邊的女人。輝仔放學途中重遇拼圖中的神秘女人,大叫救命。輝仔險遭殺人滅口,而飛收到匿名信。

第35集

飛收到的匿名信中提供真凶的資料,在飛的追查下,竟然發現娥就是輝仔所拼出來的神秘女郎。光被人發現伏屍酒店,根據娥所形容的神秘人特征,懷疑是光的兄林浩天,不過天在案發當晚一直在醫院陪伴妻子,而且有當值護士證明。 娥被人勒索,飛屢勸娥跟警方合作,反被娥說服私下幫她尋找真凶。山知道整件事的關鍵人物是娥,決利用職權令飛供出娥,飛堅拒透露,山唯有拘捕飛。

第36集

飛權衡職責後認同山的意見,終于將有關娥的一切告訴山,山聽後明白娥的處境。娥竟然失約令山和飛不解,原來娥想去自殺,幸得君及時阻止,同時願意和警方合作。 儀失蹤,警方估計她已凶多吉少,但四處找尋也沒有發現任何線索,最後由飛作出大膽假設,凶手原形畢露。強的癌病受到控製,在君和傑的鼓勵下,勇敢地向香表明一切,而香亦重新接納他。

第37集

權被公司派到美國工作,青堅決拒絕跟隨他,夫妻形同分居,令山和如非常心痛,更珍惜現在的關系。蘭刑滿出獄,為了斬斷與山的情絲,寧願和曾同監的張曉彤和其兄豪一起居住。蘭找工作卻處處碰壁,幸得影視紅星田思思賞識得聘用為她的私人助理,蘭更在工餘時到彤的餐廳兼職。 君和飛感情發展到談婚論嫁,飛亦想忘記芊的一切,決定將芊的房屋出售,君以為飛真的放開心結。警方在山邊發現一具腐爛女屍,飛認為可能是芊,整個人失魂落魄。君在山口中得知飛性情大變的原因,君盡力開解飛,可惜飛卻冷言相對。

第38集

鑒證科最後證明女屍是美容師歐芷曼,飛終吁一口氣,趕忙向君道歉,但君已決意和飛分手。明星華寶晶在家中被殺,蘭無意中聽到凶手的聲音,成為唯一認得凶手的證人。蘭為了盡公民責任,勇敢地重返昔日工作的警署做證人,令山非常佩服。思待蘭並無主僕觀念,像待朋友一般,令蘭工作非常愉快。警方調查晶的案件,發覺她和思同屬一個經理人PhilipHo,而案發當日他們亦一起工作。 彤結識了新男朋友,並答應在豪生日當晚帶他回家,可是彤卻整夜沒有回家。彤的屍體被發現棄于山邊,驗屍報告發現她體內留有雞毛,警方懷疑案發地點是雞場。蘭從彤留下的照片中,得知她的男朋友是思的保鏢Alan,案發當日Alan約了朋友聚會。蘭在思家中無意聽到殺晶的凶手的電話。

第39集

導演逼思拍床上戲,思大為抗拒而情緒更顯得異常激動,思向蘭吐露因由,蘭感懷身世。蘭正想告訴山聽到疑凶的聲音一事時,因如剛巧在場而蘭匆忙離開,蘭並遺下思所贈的手鐲。 山懷疑思亦是案件的關鍵人物,Peter即表示可作思的時間證人,最後憑種種線索,發現一個大的破綻。山估計疑凶就在蘭身邊,正想提醒蘭要小心時,卻和蘭失去聯絡。

第40集

蘭與凶手糾纏間,有人及時出現阻止凶手殺蘭。但蘭仍被禁錮在屋內,凶手向她坦言眾人遇害經過。山終于找到凶手扣留蘭的地方,凶手要求車輛逃走。凶手因閃避途人撞上石壆身亡。 山和蘭彼此還存感情,卻同時不敢向對方表達,如雖然覺得二人有異,內心卻不願追究真相。山知道豪有多次案底,恐他會連累蘭,引起如不滿。如欲提醒蘭要小心Alan之際,看見Alan在老人院內付出不少愛心幫助老人,覺得蘭與Alan同住十分放心。

第41集

青生日當晚背夫偷漢,私會齊被祥發覺後,痛斥一番。賢發現齊在外面偷歡,向青傾訴,令青非常內疚。君為逃避飛,決定暫時離開警署,另設辦公室作研究工作,而飛為表明對君的愛意不惜死纏君,君毫不領情。 如覺得自己暗中監視山的一舉一動不對,向君請教感情問題。蘭曾向思表白對山還存愛意,但不想對不起如,內心非常痛苦,思竟然私下寫信約會如,將真相告如,令如非常驚訝。

第42集

思向如剖白蘭對山仍然鍾情,而如亦覺對蘭有歉意,決意向山分手,。蘭每晚均發同一惡夢,惟有不斷服食安眠葯。山收到如的來信,表明讓愛心跡,山忐忑不安,欲找蘭講明一切。山探望蘭時發現她服食過量安眠葯,把她送院。蘭向山傾吐愛意。山終有所決定。 蘭無意中得佑如與山的感情已陷入破裂。蘭感不安,主動約如見面講清楚一切。如聽見山遺下的錄音帶,大為感動,山霎時出現,向如求婚。權的真情亦打動青,青決中斷和齊的不倫之戀。

第43集

齊又再致電青要脅與好見面,青無奈地應約,並打算與齊分手,齊否決。賢發現青是齊的情婦,心裏非常不高興,提出離婚,但齊拒絕離婚。飛千方百計討好君,但君有心刁難,令飛無從入手弄巧反拙而令雙方不歡而散。 賢因突然被公司辭退及婚姻失敗導致心理不平衡,求助君開解,青和權患難見真情,兩夫妻和好如初。齊在別墅被人落毒謀殺,其鄰居認出青曾出入齊家,青被帶往警署協助調查,更無奈地承認與齊鬼混的經過,由于案件對青不利,山勸她驗DNA以求清白。

第44集

山因和青的關系被上司邱Sir下令休假。山的父親年當年背妻偷歡,和芳的好友婷相好,當婷難產後年將其妻的雙胞胎中的妹妹瑤偷龍轉鳳送給婷撫養。 齊的驗屍報告中,證實中了兩種毒身亡,飛覺得賢有可疑,而齊遇害當晚,賢有時間證人。君為了幫飛破案,暗中將與贀的談話內容泄露。飛借子山的工人到賢家蒐集資料,有驚人發現。

第45集

青無罪釋放,與權關系更進一步。蘭表示參加如的婚禮後決定到內地教書。君雖然已原諒飛,但卻死口不認,除非飛找到已遺失的訂婚戒指。 山和如結婚而蘭衷心祝福他們,青被瑤打暈並冒充她去祝福山和如,當大家發現有兩個青時,知道其中一個是瑤,因不想刺激瑤,隻好順從她的意見,突然間瑤精神病發作手持利刀沖出把心如插傷。

第46集

心如受重傷入院,蘭哭成淚人自責累死心如,子山強抑情緒裝作無事。山看見與如的合照,難抑心內悲傷情緒,飛拉山開解。 山藉飲酒消愁,暈倒橫巷內,仁不見山之蹤影責飛沒好好看管山。山在巷內遇劫,山為力保結婚戒指而被刺傷。山後來康復出院,顯得開懷忘掉傷心事,飛感不解。

第47集

君輔導一病人,該人指被好友出賣,斥其抵死。一日,警署接到神秘電話找劍雄,飛懷疑是芊回來,于是四處尋找,終于和芊見面,飛追問芊當日為何失約,芊有口難言。芊要求飛和她相處二十四小時便心滿意足,飛答允。 君四處找不到飛,更不慎將飛所送的結婚戒指掉進海裏。君路過芊舊居,見飛與芊在一起,君追上前問過明白,飛反勸她回家,君心灰意冷,以為飛和芊和好如初,決意退出成全他們,向山傾訴。

第48集

君與芊單獨傾談,君要芊好好珍惜飛。飛拿著芊喜愛的食物回家,芊不知所蹤。君刻意回避飛,不希望聽見飛向她提出分手,飛指最終隻會和和君結婚。蘭即將離港到雲南辦學,豪希望山能令蘭留下,但山雖對蘭有情,卻不能啓齒,隻好祝福她,泰勸蘭接納山。剛巧雲南發生地震,蘭因此延遲了出發。 君被人迷魂擄走,幸好及時被芊阻止,君被棄于警署門外,君認出此人乃成,成一怒下虐待芊,成原來與飛有積怨。另邊廂,成指芊出賣自己,持槍指嚇她。

第49集

飛向君透露,他與成由兄弟變仇人的經過。山勸飛勿與成私下解決問題。飛到成常到的酒吧查看,果然發現成的蹤影,飛欲帶成返警署之際,成以兩名酒店侍應之性命要脅飛。 飛收到的來信後,瘋了般四處找芊下落,憑君的推測,飛找到線索,飛獨自應約。君恐怕飛有意外致電山求救,山說服飛勿輕舉妄動。飛回家後發現手槍不知所蹤,成來電指飛的手槍遺于垃圾站。

第50集

飛與山到垃圾站,發現一個滲血紙盒內有一個中槍男子及飛的手槍,化驗報告證實死者被飛的手槍所殺。山被逼向邱Sir解釋,邱Sir指飛未于指定時間出現,一定會通緝他歸案。 君替飛分析成的心理狀況,表示不會殺芊,飛不理會反把君趕走。飛收到的信,內有一張芊被捆綁的照片,山認出照片內的大海報位置,與飛趕往。兩人分頭巡查,山將某房門推開突然生爆炸;另邊廂,用槍指嚇飛,飛懷疑芊被沉于浴缸內,成要飛自殺。

獲得榮譽

獲獎時間

獎項名稱

獲獎稱號

1999年

香港電視萬千星輝頒獎典禮

本年度電視劇最佳男主角(古天樂)香港視帝

本年度電視劇最佳女主角(宣萱)香港視後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