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道揚鑣 -漢語成語

分道揚鑣

漢語成語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道:路;鑣:馬嚼子;借指為馬;揚鑣:驅馬向前。分走不同的路。比喻人們分別發展和施展各自的聰明才智。比喻因志趣、目標不同而各走各的路。

【"分道揚鑣"常誤寫為"分道揚標",應註意。】

  • 中文名稱
    分道揚鑣
  • 外文名稱
    part company each going his own way
  • 拼音
    fēn dào yáng biāo
  • 解釋
    道:路;鑣:馬嚼子;分開道路,驅馬前進。指志趣不同。各走各的路,也比喻彼此財力相當,不讓一方獨佔地位。

​成語釋義

拼音:fēn dào yáng biāo

分道揚鑣分道揚鑣

注解:道:路;鑣:馬嚼子;分開道路,驅馬前進。指志趣不同,各走各的路;也比喻彼此財力相當,不讓一方獨佔地位。

文法:偏正式;作謂語、定語、賓語;書面用語。

【英譯】part company each going his own way;

例句

捷克和斯洛伐克分道揚鑣。The czechs and slovaks left each other.

中國朝鮮分道揚鑣。China is parting ways with north korea.

但是它們的命運卻分道揚鑣。But fortunes have diverged since then.

這兩個行動可能會分道揚鑣。But these two movements could become decoupled.

風險投資和初創公司可以選擇分道揚鑣。It's now possible for vcs and startups to diverge.

【結構】 連動式

【用法】 偏正式;作謂語、賓語;用于書面語。

【基本解釋】比喻志趣不同,各走各的道路。也比喻雙方財力相當在地位上互不相讓。

詳細解釋

含義

道:道路。鑣,是指馬嚼子。揚鑣,是指提起馬嚼,策馬前行。分道揚 鑣,原指分路行進。[1]後比喻因志趣不同而各奔前程。也比喻雙方財力相當在地位上互不相讓。[2]比喻思想,志趣不和的人各走各的路

出 處

北齊·魏收《北史·魏諸宗室·河間公齊傳》:孝文帝曰:‘洛陽我之豐、沛,自應分路揚鑣。自今以後,可分路而行。’

示 例

清·吳沃堯《痛史》第一六回:“四人又談了一會各個安歇。到了次日,便分道揚鑣。”

蔡東藩許廑父《民國通俗演義》第五十九回:“第二軍總司令李烈鈞,亦向廣西進發,~,為國效力去了。”

顧笑言李宗仁歸來》第三章:“一個與其~的腹案,漸漸形成。”

近義詞

各奔前程、一拍兩散、風流雲散、各奔東西、各行其是

反義詞

志同道合、並駕齊驅、齊頭並進

也 作    分路揚鑣 揚鑣分道 揚鑣分路

典故

這個成語來源于《北史·魏諸宗室·河間公齊傳》,子志……與御史中尉爭路,俱入見,而陳得失,……高祖曰:“洛陽,我之豐、沛,自應分路揚鑣。自今以後,可分路而行。”

在南北朝的時候,北魏有一個名叫元齊的人,他很有才能,屢建功勛。皇帝非常敬重他,封他為河間公。元齊有一個兒子叫元志。他聰慧過人,飽讀詩書,是一個有才華但又很驕傲的年輕人。孝文帝很賞識他,任命他為洛陽令。不久以後,孝文帝採納了御史中尉李彪的建議,從山西平城(今山西大同市東)搬遷到洛陽建都。這樣一來,洛陽令成了“京兆尹”。

在洛陽,元志仗著自己的才能,對朝廷中某些學問不高的達官貴族,往往表示輕視。

有一次,元志出外遊玩,正巧李彪的馬車從對面飛快地駛來。照理,元志官職比李彪小,應該給李彪讓路,但他一向看不起李彪,偏不讓路。李彪見他這樣目中無人,當眾責問元志:“我是御史中尉,官職比你大多了,你為什麽不給我讓路?” 元志並不買李彪的賬,說;“我是洛陽的地方官,你在我眼中,不過是一個洛陽的住戶,哪裏有地方官給住戶讓路的道理呢?”

他們兩個互不相讓,爭吵起來了。于是他們來到孝文帝那裏評理。李彪說,他是“御史中尉”,洛陽的一個地方官怎敢同他對抗,居然不肯讓道。元志說,他是國都所在地的長官,住在洛陽的人都編在他主管的戶籍裏,他怎可同普通的地方官一樣向一個御史中尉讓道呢?

孝文帝聽了他們的爭論,覺得他們各有各的道理,不能訓斥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便笑著說:“洛陽是我的京城。我聽了,感到你們各有各的道理。我認為你們可以分開走,各走各的,不就行嗎?”

成語故事

在南北朝的時候,北魏有一個名叫元齊的人,他很有才能,屢建功勛。皇帝非常敬重他,封他為河間公。

元齊有一個兒子叫元志。他聰慧過人,飽讀詩書,是一個有才華但又很驕傲的年輕人。他覺得自己的才華很高,很是看不起那些沒有學問的人。盡管如此,孝文帝還是很賞識他,他們經常在一起談論詩書,商談一些國家大事

不久以後,孝文帝採取了御史中尉李彪的建議,從山西平城搬遷到洛陽建都。孝文帝本來就覺得元志是個人才,就任命他為洛陽令(相對于北京市市長)。當了洛陽令後,元志更覺得自己了不起,更看不起那些朝廷中某些學問不高的達官貴族,對他們也經常表示往往輕視,很對人都對他頗有微詞,但也拿他沒有辦法,誰讓他那麽有才能呢?

有一天,他乘車上街,百姓見這前呼後擁的威勢,都紛紛回避。正巧,前面又聲勢浩大地走來一隊人馬。原來,為首的是大官僚李彪。論官職他比李彪低。按當時的規矩,他應當首先回避,讓人家的車子先過去。駕車的馬夫問元志:主人,我們還是讓路吧。元志生氣地說:憑什麽讓我給他讓路?

李彪見他這樣目中無人,當眾責問元志:“我是御史中尉,官職比你大多了,你為什麽不給我讓路?”

元志哼哼一笑說:“我是洛陽的地方官,你在我眼中,不過是洛陽的一個住戶,哪裏有地方官給住戶讓路的道理呢?”

就這樣,兩個人爭論了起來,相互堵著路,誰也過不去。最後,兩個人隻得到孝文帝那裏評理。李彪說自己是皇帝許可乘坐華麗的車子的,一個洛陽令怎麽能同御史中尉對抗,不讓路。元志說,他是國都所在地的長官,住在洛陽的人都編他主管的戶籍裏,他怎麽同普通的地方官一樣向一個御史中尉讓道?

皇帝不願說誰是誰非,要做一個和事佬,說道:“洛陽我之豐沛,自應分路揚鑣。自今以後,可分路而行。”意思是說:“洛陽是我的京城。我認為你們可以分開走,各走各的,不就行嗎?”

後人就用“分路揚鑣”或者“分道揚鑣”來指分路而行。用這個詞多比喻因志趣、目標不同而各奔各的前程或各幹各的事。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