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馬旦 -1995年香港TVB電視劇

刀馬旦

1995年香港TVB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刀馬旦,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1995年拍攝的民國愛情劇,由譚耀文、周慧敏、羅樂林、梁藝齡、陳錦鴻、蓋鳴暉領銜主演 .

民國軍閥割據時代,南方政府特務茹(周慧敏)潛入戲班追查袁世凱的藏寶圖下落,卻意外失憶,幸得班主沈鐵蘭(羅樂林)相救,並納入門下,改名為"沈菊仙",但師姐菊笙(梁佩玲)、菊秋(許秋怡)對菊仙存心成見,加上笙、菊仙二人芳心同系于富家少爺浩光(陳錦鴻)身上,師姐妹幾乎反目。時國劇戲班以男班為正宗,菊仙得當時得令的花旦苓(羅文)及鳴(蓋鳴暉)提攜,激發眾師姐妹的鬥志,令女京戲班得以吐氣揚眉。

  • 中文名稱
    刀馬旦
  • 首播時間
  • 編    劇
    林少枝、葉世康、阮美鳳、梁淑儀、 黃浩華
  • 集    數
    20集
  • 導    演
    袁惠兒、伍兆榮、王 信、朱奕龍、 冼燕芳、趙崇基
  • 主    演
    周慧敏,梁藝齡,陳錦鴻,蓋鳴暉,羅樂林
  • 類    型
    民國 愛情
  • 監    製
  •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
  • 出品人
    朱少群、李錦英
  • 製片人
    朱少群、李錦英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副導演
    吳冠宇、何智尉、林淑芬等
  • 出品公司
    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本劇敘述民初時代國家動蕩不安,軍閥割據導致民不聊生。相傳皇族端王藏匿了一大批財寶,後因得罪慈禧被滿門抄斬,僅留幼女碧雲格格隨一戲班琴師逃走。十五年後,袁世凱部下督軍、日本特務、革命黨人等各方勢力紛紛展開追蹤意欲尋寶,一場正義和邪惡的殊死搏鬥開始。南方政府特務茹(周慧敏)潛入戲班追查袁世凱的藏寶圖下落,卻意外失憶,幸得班主沈鐵蘭(羅樂林)相救,並納入門下, 改名為“沈菊仙”,但師姐菊笙(梁佩玲)、菊秋(許秋怡)對菊仙存心成見,加上笙、菊仙二人芳心同系于富家少爺浩光(陳錦鴻)身上,師姐妹幾乎反目。時國劇戲班以男班為正宗,菊仙得當時得令的花旦苓(羅文)及鳴(蓋鳴暉)提攜,激發眾師姐妹的鬥志,令女京戲班得以吐氣揚眉。此際,菊仙逐漸恢復記憶,驚覺自己身懷藏寶圖秘密,成為江湖中人追殺目標!

主創合影主創合影 TVB《刀馬旦》劇照TVB《刀馬旦》劇照

演員表

角色演員
喬浩光
陳錦鴻
沈菊仙
周慧敏
尚菊笙
梁藝齡
姜小路
譚耀文
阮菊玲
何美鈿
洛菊葉
劉美珊 
梅菊花
李桂英
沈鐵蘭
羅樂林
吳優
詹秉熙
曹宇軒
鄧兆尊
高一鳴
蓋鳴暉
梅芷苓
羅文
 假格格
樊亦敏

角色介紹

札記——小四喜,七姐妹

重看《刀馬旦》,看小四喜在動蕩的歲月中淚染行頭,看七姐妹在戲夢的人生中魂牽舞台。五六年前初看《刀馬旦》,盡管不完整,卻烙下一段字正腔圓的美麗記憶,2013年年初將遺憾補全,更加唏噓故事中她們的失落與榮光。

刀馬旦

沈菊仙 風吹仙袂飄飄舉

周慧敏可謂是陪伴我們這一代人的青春期的名字,若幹年前那一支詩芬洗發水廣告在腦海中永葆鮮亮。看她的戲聽她的歌不算多,從《大時代》到《刀馬旦》,要印證當之無愧的玉女贊譽,絕對綽綽有餘。菊仙的婉順溫和賢惠,對周慧敏並無演技上的考驗,如此一個集合諸多美德的角色,需要一張觀眾心服口服的臉龐,于是她成了當仁不讓的人選。大帥府賀壽的堂會,菊仙扮演何仙姑從天而降,浩光簡易的飛機裏,她隨手撥弄繚繞在身邊那一團團的似雲似霧,好一個“風吹仙袂飄飄舉”般的玉潔形象。

劇照劇照

尚菊笙 小樓吹徹玉笙寒

認識梁佩玲由《刀馬旦》開始,喜歡她也由此開始,然後陸續聽聞她當紅時不可方物的古裝倩影。她真是一個很會演戲的演員,揚眉淡笑眼波流轉,將萬種的剛與千般的柔聚斂在一起,再于傳神的細微之處一一釋放。曾經滿心惋惜憐憫地寫過菊笙爭強好勝的悲哀,爭愛情爭事業是她半生的夙求,隨著情節的深化而殘酷破滅,徒留一串串硬邦邦的話語隱入餘音裊裊。站立于人群外,菊笙無言地聆聽註視心上人與別人無限纏綿,響徹笙歌的榮華背後,她在更衣卸妝的簾幕裏彈落淚水,寂寞地唱出一曲“小樓吹徹玉笙寒”的詠嘆。

張菊秋 楓葉荻花秋瑟瑟

我是個易于愛屋及烏的人,喜歡,因此對許秋怡投以青睞,她本人也沒有令我失望。直到看《刀馬旦》,在一群女配角中苦苦尋找,我才將名字與臉對上號。許秋怡擺脫不了與秋的幹系,她的英文名Maple即楓葉,成名曲《片片楓葉情》,是秋日深入人心的意象,在此劇中又碰巧名叫菊秋。開篇幾集,菊秋的惡作劇,她慧黠的雙眼溜溜轉,原以為她就僅此而已做一個合格的配角。吳優家敗之後,她哭泣與責罵,她做苦力賺錢,盼到千金不換的浪子回頭,在街口以目光鼓勵拉黃包車的丈夫,較之“楓葉荻花秋瑟瑟”的琵琶歌女,菊秋幸福幸運幾分。

刀馬旦

阮菊玲 環佩空歸月夜魂

不太記得因何初識何美鈿了,肯定不在《刀馬旦》中,可是這裏邊的她具有不容淡忘的因素。阮菊玲的名字,以及留書“人言可畏”而輕生的遭遇,編劇的靈感無疑是來自阮玲玉。何美鈿嬌俏的模樣,澄澈無邪惹人憐,駕馭不起太紛擾太世俗的糾葛,即使同是自殺,菊玲的痛楚相比阮玲玉,顯得簡單明了許多。菊玲與曹少爺的愛情很兩小無猜,頗有舊時戲文中才子佳人的意味,相互間言語不多,手帕、耳環、玉佩、蘭花是芳心可可的信物。菊玲紅顏早逝,胸口放著斷作半截的木梳入土為安,不知可曾會有“環佩空歸月夜魂”的玲瓏聲驚碎三更的清夢。

王菊燕 燕辭歸客尚淹留

康華各種各樣的角色匆匆過眼,一直未有特別的難以磨滅,《刀馬旦》作為幾十分之一,概莫能外。菊燕出場的那段戲中與菊仙搶東西吃,第一眼直覺她應非善類。從雜耍團到被販賣,從投師結拜到滿腹牢騷,她與同伴們儼然走了一條 “相濡以沫相忘于江湖”的道路。菊燕視唱戲為謀生手段,捱不住貧苦,本也無可厚非,但她時常流露出虎視眈眈的挑釁好鬥神色,不協調于細眉秀眼的面孔,對康華的這般觀感貫穿她多數的角色。“燕辭歸客尚淹留”的困頓旅程中,菊燕走了,留下的是真正值得前方風景的人。

洛菊葉 一葉隨風忽報秋

這是一片大綠葉,無論在劇裏劇外,菊葉不引人註目,演員劉美姍同樣默默無聞。看劉美姍多是問題少女、不良太妹、舞廳公關之類不討好的角色,至于菊葉,好吃並不懶做,此外也不見突出的缺點。看不慣劉美姍動輒就杏眼圓睜說話咋呼的神情,委實太不淑女,菊葉被她演的與其他角色大同小異,這個演員看來是缺乏熬出頭的資本。菊葉連男女之情的邊都沒沾上,似乎隻為通風報信一類的瑣事而存在,唯有“一葉隨風忽報秋”的價值。

梅菊花 花自飄零水自流

李桂英也是個沒有出頭之日的小演員,常演一些諸如妓女的庸脂俗粉,《天龍八部》九七版裏的甘寶寶不夠嗲不夠靚,在《刀馬旦》中這麽一個戲份不輕的正面角色,甚是來之不易。大師姐菊花要識大體,要照應眾師妹,要幫師父分擔,這些難不倒她;師父不在的時候,戲班的重擔全落在她的肩上,這些難不倒她。菊燕離班,菊玲懸梁,菊笙唱對台戲,一切不再從人願,菊花越來越累,世事充滿“花自飄零水自流”的無奈。

小四喜,七姐妹,唱一出好戲的心願,架起《刀馬旦》的故事脈絡。她們是七個獨立的人,她們是一個和諧的整體,同門學藝的情份,義結金蘭的誓言,英姿秀色回味雋永。

分集劇情

第1集

沈玉茹(周慧敏)與父華宇同為男國劇班團工作,二人同是南方政府的特務,得知軍閥張國霖對女班有意,即辭男班混入女班工作。張國霖生日請女班前來唱戲,事前先請吃飯,玉茹裝醉通屋找袁世凱寶藏的地圖。復見鎖匙在張國霖身上,不惜留下為他沖涼以求印下匙模。張國霖因對付另一入侵之軍閥曹吉祥放了玉茹回家。  事後張國霖欲納玉茹為妾,指名其為主角。菊笙大為不滿,二人從此生嫌隙。生日那夜玉茹乘機再找藏寶圖,張國霖生疑。

第2集

玉茹及時把壽桃撒出,把張國霖騙倒。曹吉祥軍涌至,張國霖回房取地圖,華宇和玉茹以搶指張國霖,張國霖被曹吉祥射殺,華宇得地圖與玉茹逃走,華宇把地圖藏玉茹錦囊中獨自引開追兵。玉茹目睹父親被射殺,悲痛莫名。乃欲攀將上去,卻失足跌倒,頭撞擊台階而暈過去。玉茹醒後,失憶,無食、飢而搶食路邊饅頭,被雜耍團的宮湘漪看到,騙她賣身,為玉茹改名為小仙。  沈鐵蘭(羅樂林)帶團返北平,但沒有生意。吳優與浩光(陳錦鴻)玩駕飛機,失事弄傷了菊笙(梁佩玲)。浩光于翌日派人送禮給菊笙道歉,菊笙春心動。沈鐵蘭遇玉茹,宮湘漪要六十大洋才放她。

第3集

宮湘漪把玉茹和燕、玲等女子賣與人販子。幾人被裝木箱準備運走,忽遇火警,玉茹與燕、玲三人逃出。最終被沈鐵蘭帶返劇團,卻發現玉茹患了失憶症,忘記往事。  沈鐵蘭收三女為徒,並為之改名為菊仙、菊燕和菊玲。三人加入小四喜。菊笙因之前嫌隙而不悅,菊秋、菊葉也不滿三人入團。一日,菊秋用計使菊仙迷路于山野,致使菊燕與菊秋發生沖突。  菊仙在山中遇浩光,浩光帶其返城。沈鐵蘭重罰菊秋等人。菊仙因打水不慎弄濕菊笙,引來一頓惡斥。後菊秋乘三女沐浴時偷其衣服,兩批人大打出手,沈鐵蘭怒斥眾人,菊笙與菊仙出走。大師姐菊花甚擔心。

第4集

菊笙在找工作排隊,被浩光發現而躲開,以致重新排隊。菊仙在路上遇浩光、吳優駛車而來驚倒于地,錦囊因此被人所搶。為吳優與浩光及時追將回來。菊仙無錢買包子卻被買包子之人賴上,被浩光吳優救下請于其收藏室中。菊笙在百貨店扮小醜,浩光路過見菊笙,答應為她找工。  鐵患腹膜炎急需八十大洋開刀,菊笙為籌錢而答應為一戲院跳“大腿舞”。鐵病愈後,于香君口中得知菊笙所為,即前往阻止。答應還菊笙之債,于是拼卻一身老骨頭去跑龍套。菊仙知此事,賣去玉佩給沈鐵蘭還債,沈鐵蘭甚感動。  浩光花錢讓戲院請小四喜唱戲以緩解其經濟之拮據現狀。然而于香君卻逼迫戲院,沈鐵蘭還其包銀。

第5集

菊笙怒極在街口塗污于香君的演出海報。君派爛仔來搗亂,在打鬥中相互幫忙,二人感情轉好。  市府邀君與徒在國劇匯演時表演,君特邀名人“十二紅”高一鳴(蓋鳴輝)來參加。  仙、笙二人知于香君好財、吝嗇。以錢為餌設計之,于香君中計跌河溝。  浩光叫吳優請坤班唱戲,但吳優自作主張要小四喜唱他自己編的“英文版”。卻不想觸犯了沈鐵蘭的原則而被拒。考慮經濟之境,眾徒私下應邀,躲著師父參演。  菊仙受浩光之邀參加其“飛行大賽”。其間,高一鳴秘密來到,無意之間與菊仙碰面,並為之追回搶去的包。聞聲趕來的浩光與之發生誤會。  吳優請客賠罪,卻不想在唱自編的“英文版”霸王別姬激怒了高一鳴。二人誤會漸生。  高一鳴因躲記者入小四喜住地,與沈鐵蘭把酒暢談。醉後誤時,趕車赴會。吳優遇之,逞強要“超過”他。最終得知其為十二紅,詫異。

第6集

菊笙等在報紙上知道那日來避難者是高一鳴,十分意外,後高一鳴請所有人吃飯,更開心。君不滿高一鳴沒來拜候他,命小路(譚耀文)速找,但小路遇上假的柳爺(鳴的隨從),被騙了財,還下了假約。君等候高一鳴不見,回家還遇賊,小路拼命相救反被指責。幸浩光,吳優等補償君的損失才平事,小路感激。高一鳴找顯(浩光的父親)談買地的事沒結果。吳優與妻拍照時,見菊仙與高一鳴,一愣,其實菊仙陪鳴尋其母墳。曹吉祥發現玉佩線索即與眾人趕往平。

第7集

鳴前來約君吃飯,君與蓮大喜。菊仙求浩光幫忙找出多年前為母墳執骨之女子六嬸,即與鳴前往。君因高一鳴沒來赴會,大怒。而浩光得知菊仙為鳴辦事,甚不滿。另外,高一鳴得菊仙幫忙辦妥為母修墳的事,十分高興。君更借梨園規則禁他人與高一鳴匯演,鳴隻好找小四喜合作。君用計叫小路去胡同拜神引至大火,幸菊仙把菊秋救出才沒人命傷亡。鳴與小四喜表演時觀眾大聲叫好,但君來破壞。

第8集

君來騷擾無效,反之演出卻十分成功,好評如潮,菊笙更得老板垂青,使其有機會進一步發展。浩光和高一鳴、菊仙至郊外,見鳴對菊仙不禮,即上前與他動起手來,其實隻是誤會一場。後浩光約菊仙乘飛機,浩光乘機吻了菊仙,菊仙動情。七女義結金蘭,浩光的母親卻擺了烏龍約菊笙外出飲茶,浩光不知如何是好,乘亂買單離去。鐵找到戲院演出,但高一鳴被直硬留在北平不能參加演出。

第9集

高一鳴欲送“白蛇傳”給菊仙,但菊仙叫他轉送給菊笙。小四喜表演第一日的門票已賣了九成,各人十分興奮,可惜因菊笙目睹浩光與菊仙的親密交談,而使她與菊仙排練師態度極不友善,菊仙含淚離去。菊笙至臨開場前的一刻才回,劇團上下已嚇至發抖,,將菊笙的角色讓給菊仙替代,而菊仙表演不俗,有贊無彈,菊笙怒氣沖天。直派文與手下來邀高一鳴回去,鳴不願,與手下動起手來,文試出鳴武功不弱,但鳴最終受了傷,被路過的浩光與吳優救走。

第10集

直懷疑高一鳴是女性,在邀她赴晚膳,果然由姨太手中試出鳴是女性。菊笙與菊仙合力勸鳴改回女人裝扮,鳴恢復女性打扮,果然美艷動人。菊仙前去見浩光的父母,君揭穿菊仙是戲子身份,浩光父(顯)即禁止二人來往,菊仙十分悲痛。直炸掉鳴母墳,鳴誓要報仇。她假意親近直,其實想殺他,可惜在下手時被製服,鳴雖向直說出她是他的親女,但直不信還當中凌辱她,鳴終于死在直的槍下。

第11集

吳優使出移花接木之計,將菊笙扮成新娘代替菊仙與浩光成親,但在最後一刻失敗。菊仙與浩光逃走,顯來劇團找浩光,小路阻,君大怒,狂打小路,路還手後離去。君報警,小路被捉,君又保他出來,回家在重刑伺候,路重傷被曹吉祥及軒(曹的兒子)救回,小路誓要報仇。顯捐五千求直禁止坤班演出,直派人稱浩光、菊仙拜堂時來查封坤班,鐵、浩光被捕,直更指浩光是亂黨吧他家給抄了。吳優盡力營救,隻能把二老(浩光的父母)救出,浩光要充軍,浩光乘的火車途中發生意外,浩光乘機跑了,電傳所有的人都死了。

第12集

菊仙聞浩光死去,大哭,後見菊笙設靈位拜浩光,與她爭吵起來,各指對方不是。吳優送錢給個人套用,他們卻用來疏通獄卒到監房探師傅。吳優要對付直,命二叔可隨意用錢,結果二叔把他的家財據為己有,吳優一夜成為窮人,妻妾棄他離去,單菊秋仍留在他身邊。軒的手下一直不滿小路,一日眾人在商量軍情時小路突來,手下馬上拔搶準備射殺小路。

第13集

警察突來擒軒等人,雙方槍戰小路拼命保護軒,軒手下開始接受小路。菊仙多次前往照顧浩光父母,菊笙也硬把患病顯送往看病,顯口硬但心裏開始接受菊仙這個戲子女。回家,向曹吉祥接受小路。曹吉祥借八姨太唱戲定下進軍北平日子,小路八姨太悶時陪唱戲,八姨太對小路產生好感。祥軍大破直軍,直逃亡,馮平作亂,菊仙把二老送往吳家,對菊仙說對不起。

第14集

菊燕留字走了。顯叫菊仙斟茶,意思是接受她為新抱,菊仙喜。吳優找拉車工作幹,是菊秋感動。八姨太與小路來北平,小路為向上爬私下逼議員簽名支持曹吉祥為議長,祥喜,後升小路為軍長。曹吉祥請梅蘭芳來演戲,菊仙在梅表演的戲院工作,二人十分投契。菊玲(何美佃)偷偷去看梅演戲,被老板追打,幸軒路過解圍,二人的目浩光如觸電般。小路向君夫婦拜年,其實是為討債而來。

第15集

曹吉祥重開坤班,梅蘭芳更借出戲班的服裝、道具、景晝等。小路有意親近菊仙,但為菊仙所拒。小四喜演出成功,鐵狂飲慶祝,結果病發死去,眾徒十分悲痛。菊玲與軒成為好友,小路再向菊仙獻殷勤但菊仙立場十分堅定,還順勢使菊笙接近小路。小路來者不拒,為菊笙慶祝生日後還把她留下,進過一夜後,菊笙已是小路的女人。曹吉祥與小路往車站迎接前清賈珍格格夫婦(其實是南方政府特務假扮的)時,小路發現賈珍的丈夫就是浩光時,嚇的目瞪口呆。

第16集

浩光不承認是北平人,在路上遇菊仙也扮作不識,菊仙不相信浩光如此對她,菊仙設法接近浩光,意圖弄個明白。菊笙變了,連談契約也不到,菊花甚不滿,而小路對他又是百般愛護,使她更自覺幸福。一日,菊笙喝醉後弄傷了腳,不能出席簽約儀式。席中菊仙當中要求演菊笙的角色並被拍了新聞照,此事被菊笙知道,在他們回來時大發脾氣,指各人有意排斥她。

第17集

菊笙在台上與眾姐妹極不合作,使演出失了水準。浩光在街上救了險些被跌落招牌擊中的菊仙,但馬上又仿如陌路,菊仙眼見這種反常的感情,使她更堅定眼前人就是自己心愛的人浩光,此時菊仙悲喜交集。賈珍假病沒有去打獵,在府中找證據,但被曹吉祥手下麥發現,珍殺了他。小路以為祥會將麥的手下撥給他管,但祥卻啓用了軒,使小路不滿。顯患病,菊仙求浩光扮作他的兒子來安慰,但浩光拒絕。夜後,浩光突然來到,菊仙悲喜交集,浩光終于道出自己劫後餘生的經歷,一家團聚,但祥軍突然來到,浩光在眾人掩護之下逃去。

第18集

菊笙走了一周後仍未回來,原來她已在外組了新班要與小四喜唱對台戲。相比之下,菊仙比菊笙做得更好,菊笙自費搞宣傳,但看來劣勢仍難改變。八姨太來罵菊玲沒資格作軒的女友,使菊玲痛哭。小四喜應邀在賈珍生日時來大帥府表演,賈珍欲乘放煙花時取走檔案,但突然停電使他們計畫失敗,還險些被槍擊,後祥帶人送她和浩光往別墅休息。另外菊玲因壓力吊頸自殺。

第19集

軒在父親面前怒殺八姨太為菊玲報仇,而菊笙在拜菊玲時暈倒,原來有了身孕,但因小路忙于為祥找尋重要檔案及開始對菊笙生厭而使她沒發通知他。另外小路與神秘人合作密謀殺祥奪位,可賈珍又因小路已知其身份要殺他,浩光為了大局阻止賈珍殺小路且與之合作。祥為去晦氣特設神壇,小路帶人沖入神壇殺祥,祥逃走,小路追至郊外把祥擊斃,在追軒至街中時,菊仙剛好外出為菊笙找醫生,看見小路開槍把軒殺死,菊仙即恢復記憶暈倒。

大結局

小路把菊仙帶了回府,命人要厚待她,企圖佔有菊仙。祥死,段直重回北平,南方政府因賈珍、浩光身份已敗露,叫他們趕緊逃走,但浩光心中一直想念菊仙,希望與菊仙一起走,故叫賈珍與小四喜帶父母先走,但浩光不知菊仙去向,誓要尋訪她,另一方面,小路不滿直冷漠的對待自己,又再一次準備刺新大帥。到底浩光與菊仙能否重聚呢?菊仙菊笙眾姐妹以後的路又會怎樣呢?小路能否成為北平的新大帥?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