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關 -2015年宋業明抗戰懸疑電視劇

出關

2015年宋業明抗戰懸疑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出關》是廣東南方領航影視傳播有限公司出品的電視劇,由宋業明執導,範勝震編劇,張博馮國強、汪裴、肖雄等主演。

該劇講述了一群被俘的紅軍被一支聲稱要出關抗日的川北地方軍閥部隊押往潼關,雙方展開鬥智鬥勇的生死較量的故事,並已于2014年1月1日登入福建綜合頻道首播 及2015年3月28日央視八套上星。

  • 中文名稱
    出關
  • 集數
    36集
  • 出品時間
    2013年
  • 導演
    宋業明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線上播放平台
    56網
  • 首播時間
    2014年1月1日 福建綜合頻道
  • 編劇
    範勝震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上映時間
    2015年3月28日 央視八套
  • 主演
    張博,馮國強,汪裴,肖雄
  • 類型
    抗戰,懸疑,劇情
  • 出品公司
    廣東南方領航影視傳播有限公司
  • 其它譯名
    沖出牢籠

詞語

​出關chū guān

釋義

1.出關口;到塞外。

出處

《史記·孟嘗君列傳》:“ 孟嘗君得出,即馳去,更封傳,變姓名以出 關 。”《漢書·終軍傳》:“ 軍為謁者,使行郡國,建節東出關 。” 蔡寅《大錯》詩:“入海魯連羞兩帝,出關李耳自千秋。”明 袁可立《奏用間劉愛塔事疏》:“當此時也,乘寧前駐防之眾,朝鮮助兵之初,大兵出關東下,旅順犄角夾攻,宣川擁鮮眾而應,恢復之功似有可圖者。” 沈從文《從文自傳·辛亥革命的一課》:“父親的還鄉,還是我哥哥出關萬裏尋親接回的。”

謂和尚或佛教信徒坐餓關結束。茅盾 《子夜》十八:“ 四小姐 很想別轉了臉走過,可是張素素拉住了她。‘啊喲!坐關和尚出關了麽?這是值得大筆特書的!’”

同名電視劇出關

出關

《出關》視角新穎,講述了一個與眾不同的傳奇事件:一群手無寸鐵的被俘紅軍官兵和壯丁被一支聲稱要出關抗日的川北地方軍閥部隊荷槍實彈地押往潼關,于是,從“出關”啓程那天開始,紅軍敵工科長劉一手與國軍團長丁成義就展開了鬥智鬥勇的生死較量。脫逃、暗殺、臥底、鉗製;提防、爭鬥、鋤奸、融合,這段漫長歷程對雙方來說,都是危機四伏和異常艱險的。紅軍官兵恪守信仰,以精神和智慧突圍,與敵智鬥,攻破敵心,最終靠精神和意志戰勝、影響和改變了押解自己的敵人,與之攜手,摒棄前嫌,共赴國難,出關抗日。

基本內容

影片名稱:出關

類型:抗戰懸疑

導演:宋業明

主演:張博馮國強

演員表

角色——演員

劉一手——張博

丁成義——馮國強

韓江雪——汪裴

董大姐——肖雄

盧濤——周明汕

盧煥昌——孫承政

王久福——來喜

一把抓——王迅

劉鐵男——龍一儀

齊 闖——白 威

程大號——齊 志

大駱駝——張政勇

馬猴——張春年

謝志堅——邱士鑒

張彪子——賈延龍

翠 娥——齊如意

扁 豆——萬昌皓

秀秀——王文思

分集劇情

第1集

1936年初,一支紅軍醫護隊途經四川北部,突然遭到了當地軍閥盧煥昌部的襲擊,剛到該隊療傷的紅軍某部敵工科長劉一手帶領隊員與敵激戰,並成功掩護傷病員轉移,自己卻在突圍時遭山民出賣被俘,關入了盧煥昌在葫蘆溝設立的築路隊。

這個築路隊實際上就是一個紅軍戰俘的秘密集中關押地,各路紅軍部隊路過四川與敵激戰時因為負傷、迷路等原因被俘的紅軍戰俘均關押于此,盧煥昌受川府的委托代為看管他們,而這些被俘紅軍戰士原本大都互不相識。紅軍團長陳懷仁、營長程大號、宣傳幹事齊闖已關押在葫蘆溝多日,此時他們又在秘密籌劃脫逃之事。

臥底向盧煥昌告密,丁成義奉命前往葫蘆溝尋找領導紅軍脫逃的“三人領導小組”,巧遇剛剛進入葫蘆溝的劉一手。當夜,紅軍密謀逃脫,卻跳入丁成義早已設好的圈套。

第2集

紅軍密謀被識破,丁成義刀槍相逼打傷了一名紅軍,要挾紅軍交出“三人領導小組”。千鈞一發之際,被有勇有謀的劉一手憑借一枚玉石棋子巧妙化解。劉一手幫助同志們化解了一場危局,卻依然得不到大家的信任。劉一手向程大號暗示勞動營裏有內鬼,並提出要見領導匯報身份,但程大號並不相信他。

丁成義遇見被俘虜的共軍聯絡員韓江雪,被其果敢堅毅的性格吸引。司令將韓江雪送入丁成義府上交由發落,丁成義傾心韓江雪,決定娶其為妻,並令翠娥服侍左右。

第3集

新婚之夜,韓江雪決定刺殺丁成義與其同歸于盡,遂故意打碎花瓶刺傷了丁成義,丁成義卻不顧自己的傷勢令人趕緊給同樣受傷的韓江雪包扎。

丁成義再到葫蘆溝,威脅劉一手盡快交出“三人小組”,不然將大開殺戒。劉一手面不改色、話裏有話的機智應對。丁成義心中一計,決定暗地挑撥劉一手與紅軍間的關系。劉一手與盧軍關系融洽,而且能報出程大號的出身和名號,讓程大號懷疑劉一手正是“內鬼”。

第4集

劉一手想要打日本鬼子的雄心壯志震驚了丁成義,丁成義回到武州卻無法表達自己對抗日的真實看法,痛苦不堪。

丁成義回到家中對韓江雪表達想念之情,他的熱情卻被韓江雪再次用暴力拒絕。韓江雪諷刺丁成義隻能靠聽命令過日子,沒有自己的信念,這再次刺到丁成義痛處。

韓江雪在交流中發現翠娥也是出身貧苦的窮人孩子,想要教翠娥學習,讓她做有意義的事。韓江雪以教翠娥打字為借口,騙來了丁府中機要室的鑰匙。

第5集

劉一手繼續靠為盧家軍變戲法來打探盧軍訊息,成為了紅軍裏與盧軍關系最融洽的人。程大號向上級領導匯報了劉一手的情況,重病號房內的陳懷仁決定見一見劉一手。

韓江雪仍不死心,稱教翠娥使用電報機,實則為騙開機務室的門自己偷發電報,卻被墩子識穿,丁成義得知後卻再一次原諒了韓江雪。

劉一手為盡快找到組織偷偷觀察跟蹤程大號,終于發現領導可能在重病號房內。重病房內的陳懷仁團長病勢嚴重,劉一手見情勢緊迫決定親自到重病號房逐個排查找出領導,最終與已奄奄一息的陳懷仁遠遠見了一面。根據陳懷仁暗中指示,程大號停止了一切暴動計畫。

第6集

丁成義不信任孟喜祿指派的奸細皮三,決定親自在紅軍中培養奸細,紅軍軍醫“一把抓”被請去為丁成義治病,其醫術和醫德都深深讓丁成義欣賞,丁成義突生一計想要策反“一把抓”。丁成義為了徹底收買人心,千辛萬苦尋找到“一把抓”的妻兒並讓其一家團聚,並不索取任何回報。

劉一手仍在努力勸說程大號讓自己見一面陳懷仁,程大號請示情況時,被奸細皮三偷聽並告密,在劉一手還沒來得及與陳懷仁見面時,陳懷仁已經被孟喜祿帶走,程大號認定是劉一手告的密。

第7集

國民黨正式開始抗日,盧煥昌命丁成義上陣。在急需士兵的情況下,盧煥昌提出讓丁成義收復紅軍戰俘加入抗日隊伍中。得知丁成義竟然要去抗日時,韓江雪愕然。丁成義帶韓江雪參觀了代表著自己一生戎馬生涯的馬鞭收藏,當丁成義起誓報效國家的時候,韓江雪被深深感動,決心追隨丁成義參加抗日。

丁成義發現原來陳懷仁就是紅軍戰俘的領導,于是決心從陳懷仁入手勸服紅軍。陳懷仁交代程大號一定要帶同志們回到紅軍隊伍中,並托付程大號一定要尋找救命恩人。然後陳懷仁毅然吞食了用來鎮痛的大煙,用自己的死來對戰友們進行掩護,捍衛對黨的忠誠。

第8集

陳懷仁犧牲後,程大號認定是劉一手告的密,正要殺了劉一手時卻被關押起來。紅軍開始絕食抗議要求放了程大號並厚葬陳懷仁。丁成義最終答應紅軍條件,厚葬陳懷仁。丁成義正式接替孟傳陸,發表演講宣布他要率領紅軍們一同出關抗日,全場嘩然,程子和當眾頂撞丁成義。紅軍不敢輕信,認為是盧家軍新的詭計。為了讓紅軍相信,丁成義答應盡快給紅軍下發槍支。除了程大號以外的紅軍士兵都表示願意先打日本鬼子。

丁成義集合紅軍,要求紅軍戰俘們換上盧家軍的國民革命軍軍服,這下戰俘營炸了窩,紅軍們打死也不肯穿上敵人的軍服。丁成義沒有想到這件小事,竟成了紅軍們根本不可能接受的情況。丁成義軟硬兼施,威逼利誘,但是仍沒有一個紅軍願意換裝。丁成義拿來報紙,說明國共兩黨已經合作的現實情況,紅軍半信半疑仍不願換軍服。韓江雪的一席話,讓丁成義明白了換身衣服是關系到信仰的大事情。丁成義被紅軍信仰的力量震撼,最終無奈妥協。紅軍戰俘們繼續穿著破爛的紅軍軍服,戰俘營一片歡騰,丁成義終于明白了韓江雪說的信仰是什麽。

第9集

盧煥昌察覺丁成義有些靠不住,最終決定讓盧濤率領兩個團緊跟丁成義部出征。盧煥昌叮囑盧濤:永遠走在丁成義部的後面,讓紅軍戰俘和壯丁們當炮灰。

劉一手偶遇壯丁營的故友趙六,意外找回遺失的剩3顆子彈的手槍。盧家軍真的開始給戰俘營發槍了,雖然隻有槍殼沒有子彈,但拿到槍了戰士們還是興奮不已,等著程大號發號施令搶佔彈葯庫越獄。

劉一手通過跟胖馬猴套近乎,細心觀察到戰俘營對面的彈葯庫裏其實根本沒有任何子彈。劉一手用計套了皮三的話,發現皮三暗藏槍,原來皮三果然是奸細。劉一手決定誆騙皮三去取一份秘密檔案,並向不知皮三身份的胖馬猴告了密。

劉一手用計讓胖馬猴帶人誤殺皮三,劉一手用自己的方式鏟除了奸細,為陳團長報了仇。氣急敗壞的丁成義卻將計就計將矛頭指向劉一手,令眾紅軍相信皮三是劉一手害死的。

第10集

同志們誓要殺死劉一手為皮三報仇,情急之下劉一手和程大號進入紅軍牢房進行秘密交談。在牢房內,劉一手用自己的坦誠換取程大號的暫時信任,二人開始密謀起逃跑計畫。表面上,程大號仍與劉一手互不相讓、針鋒相對,實已達成默契。

兩人合計調虎離山:劉一手冒死帶人強搶軍需庫,趁著盧家軍的註意力吸引過來的時候,程大號趕緊帶領其他紅軍向大門狂奔逃跑。丁成義發現紅軍逃跑,下令隻追不殺。

眼看紅軍要逃出監牢,突然盧濤帶隊出現,將逃跑紅軍死死包圍,紅軍再次被帶回勞動營。所有紅軍都以為丁成義肯定會大開殺戒,結果丁成義再一次選擇既往不咎。

第11集

出關在即,丁成義鼓舞士氣要求所有士兵喊盧家軍口號,劉一手帶領紅軍倔強不從,喊出一致對外,全面抗戰的紅軍口號。丁成義再次感受到一種凜凜不可侵犯的氣勢。在丁成義的指揮下,大部隊出發上路。殊不知此時盧煥昌已經在紅軍內部安插了奸細,一是防紅軍,二是防丁成義。

傍晚部隊在途中的村子裏安頓休整,劉一手與程大號談話中得知“三人小組”其實並沒有三個人。劉一手分析認為,紅軍隊伍中仍然有奸細存在。

齊闖意外收到信件,得知全家均被傷害的訊息後,性情大變要與盧軍拼命,被劉一手及時攔下。

韓江雪一直急迫想與紅軍同志聯絡上,見到劉一手與丁成義交談,便想通過給客人上茶傳遞小紙條表明身份,不料被翠娥發現並攔下。韓江雪騙翠娥說劉一手是自己以前相好的,翠娥信以為真。劉一手看到小紙條,明白韓江雪也是紅軍,引起深思。

第12集

韓江雪再次與劉一手碰面,在扁豆與翠娥的監視下卻無法光明正大交談。韓江雪情急之下讓劉一手猜對聯的來表明自己的身份。

眾紅軍仍不死心,認定部隊內一定有藏子彈的地方,花費2天的時間,裏裏外外找遍也沒找到一枚子彈。劉一手發覺了齊闖的不妥,再次機智的化解危機。

“一把抓”為丁成義號脈並匯報情況,歸途中遇到神秘人,神秘人威脅“一把抓”給劉一手偷偷下瀉葯。

第13集

“一把抓”給劉一手下瀉葯時正好被劉鐵男撞見,劉鐵男提醒劉一手不要喝粥,粥被王九福搶著大口喝下。臨近出發,王九福喝下粥後開始上吐下瀉,劉一手開始懷疑“一把抓”。

王九福重病,隻能比大部隊晚一日出發,不料卻無意探聽到原來彈葯不在隊伍裏,而是藏在隊伍後面跟著的馬隊中。王九福拼命跟上隊伍匯報情況。紅軍得此好訊息準備再次打搶劫子彈的主意。劉一手卻表明不參與行動,認為事情絕沒有那麽簡單。

扁豆和翠娥向丁成義匯報韓江雪與劉一手眉來眼去,韓江雪順勢承認。丁成義醋意大發,心有不滿。

劉一手借口已猜出對聯上門找韓江雪,韓江雪給劉一手使眼色,倆人在丁成義面前上演了一出兩小無猜、久別重逢的戲碼。劉一手當場表示早已對韓江雪別無他意,隻當是親妹妹對待。于是劉一手搖身一變成了丁成義的大舅哥。

第14集

為了搶劫子彈,紅軍20餘人裝病不出發,丁成義明知是假卻不言明。劉一手發覺這是丁成義設的局,但在後來的交談中又意識到,給王九福下毒的並非丁成義而是另有其人,劉一手恍然大悟原來背後還有人在算計丁成義。

程大號等人果然被盧濤圍截,盧濤要將紅軍直接處死。在盧濤大開殺戒之時,丁成義匆匆趕到,將程大號等人救下。回到部隊丁成義例行軍紀,當眾抽了程大號四十大鞭以儆效尤,為了公平起見,也抽了自己藏在紅軍裏的心腹“大駱駝”十大鞭。

第15集

經過搶子彈一事,劉一手察覺到紅軍裏還有內鬼。丁成義也發覺身邊安插著盧濤的棋子。

韓江雪借機騙開翠娥,終于與劉一手聯絡上。為證明身份,韓江雪接受劉一手交給的兩項任務:一是幫忙找出奸細;二是想法聯系上黨組織,報告戰俘營內同志們的情況。

齊闖仍一心要殺丁成義,于是埋伏在丁成義團部附近,用計令韓江雪在練馬時惹馬受驚,然後上演一出英雄救美。齊闖的英勇行為得到了丁成義的賞識,齊闖被留在丁成義身邊做親兵衛員。

大部隊到達平州,盧家軍一路搶佔老百姓糧食與房子,而紅軍寧睡街道也不願做土匪坑害百姓。劉一手向丁成義講理後,丁成義決定出錢征用百姓空餘房子供紅軍入住。

待安頓好後,劉一手竟帶著王九福來到“安遠樓”開包間、下館子。劉一手得知酒樓仍是舊老板,點了幾個招牌菜後便開始挑三揀四、大發雷霆,要求酒樓老板出面陪不是。王九福一臉驚呆,不知劉一手葫蘆裏賣的什麽葯。

第16集

原來劉一手酒樓鬧事要見忠叔隻是打個掩護,實際上忠叔是劉一手的老管家,原來丁成義住的院子正是劉一手的家。

劉一手想利用家中的密道帶領紅軍逃出去,卻從忠叔處得知密道已斷,劉一手無奈隻好借由練兵時到樹林中解手的時間,偷偷從密道出口鑽了進去打通了密道。劉一手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下不見了,丁成義將平州城翻了個遍,並將紅軍分別關押,一個一個的審訊。當氣急敗壞的丁成義以為劉一手成功逃跑的時候,劉一手卻突然出現在了丁成義的客廳裏。劉一手笑稱自己是變戲法的,學藝不精變錯了地方變到了他的客廳裏,丁成義見什麽都逼問不出,隻好罷休。

劉一手回到紅軍營後告知程大號,自己逃出去了又回來,是為了將全部紅軍都帶出去。

第17集

劉一手最終鎖定內奸就在“一把抓”和劉鐵男當中。

丁成義多次對紅軍的袒護讓壯丁營營長張彪子心有不滿。

出發前一天,劉一手指使韓江雪偷入機務室發電報向組織匯報情況。韓江雪在機務室正好被丁成義撞見,發現韓江雪在發電報告密,氣憤之極要將其槍斃處死。關鍵時候收到回報,發現韓江雪隻是向武州要一些丁成義愛喝的茶葉。原來細心的韓江雪發了兩份電報來掩護,其實早已將紅軍戰俘情況匯報給紅軍組織。丁成義為表歉意,答應了韓江雪出發前夜要請全部紅軍吃飯的請求。丁成義擔心又是劉一手設下的圈套,要求警衛嚴加警戒,防止意外。

第18集

赴宴之前,劉一手叮囑紅軍一定要吃飽喝足,當晚就執行逃跑計畫,但並沒有透露具體方法。“一把抓”給暗號給丁成義,透露紅軍將有所行動。

趙六按照劉一手的指示在壯丁營裏煽風點火,抱怨在壯丁營隻能吃饅頭稀飯,紅軍卻在大魚大肉。張彪子心有不服,默許壯丁營到丁成義府上鬧事。丁成義無奈隻好帶著韓江雪出門解釋,為免紅軍有詐,吩咐盧家軍將院子牢牢包圍。劉一手趁亂打暈看守紅軍的扁豆,帶領同志們鑽入密道。而齊闖決定留在丁成義身邊繼續找機會報仇雪恨。

丁成義回來後才發現紅軍憑空全部消失,誓要挖地三尺將紅軍找出來。丁成義翻出了劉一手中學畢業證,遂恍然大悟,認定紅軍就藏在劉家的密道當中。

張彪子向盧濤告密紅軍全部逃走,盧濤趕到威脅丁成義要向司令匯報。丁成義一時找不出紅軍下落,又無法違抗軍令,無奈隻能下令馬上出發。

第19集

丁成義用計套出劉一手的藏身之地,封死了所有逃脫出口。對峙中,劉一手拖延時間想出計策,讓一個平時不愛說話,不顯山不露水的劉鐵男獨留洞中,待丁成義部隊走後適時逃脫並找到組織告知情況,順便以此試探其是否為內奸。劉一手被俘,將要處決之際,再次用一顆玉棋化解了危機。

劉一手部下全部歸隊,“一把抓”發現劉鐵男失蹤,被程大號糊弄了過去。行軍中,劉一手依舊在苦思逃跑策略,並想好後路。“一把抓”告密,丁成義得知劉鐵男逃脫,令齊闖扁豆追捕。追捕中,齊闖放過劉鐵男,劉鐵男得以逃脫並找到棺材鋪,用一個已過期的街頭暗號聯系上了棺材鋪的陳老板,陳老板得知劉鐵男的身份後,佩服他的忠誠並答應幫其傳遞信息。

丁成義借宿農家院子,下令所有士兵就地住宿,不許影響到房屋主人的正常休息。韓江雪欲把“一把抓”告密事情告訴劉一手,被大駱駝阻止。

另一邊,西安八路軍辦事處接受到情報,決定營救劉一手等。

第20集

丁成義部隊到達寶雞,中央軍黃天成部邀請丁成義伉儷入城午宴,並要求其部隊駐扎城外。飯局中,黃天成與丁成義分析了目前盧家軍的情勢,暗示丁成義作戰不用太過積極。被丁成義斷然拒絕。

城外,劉一手與程大號掏心深聊,劉一手表示不確定劉鐵男是否就是內奸,並對丁成義帶領他們出關發出一番肺腑感慨,他認為出關其實就是走出自己心裏的那一道關,隻要心中有信仰,則處處為家。大敵當前,需以大義為重、國家為先。因此當務之急應是共同殺敵。

酒店內,丁成義大醉,依舊拒絕同房的韓江雪徹底激怒了丁成義。雙方爭吵過程中,韓江雪道出了丁成義心中一直以來的鬱悶和憤懣,雖心中時刻想著抗日,但顧于自己的救命恩人盧煥昌,一直委曲求全,無條件服從于盧的命令。韓江雪更道出丁成義為何一直對逃跑紅軍如此寬容,正是因為丁成義感覺到這群紅軍和他一樣,都有著為國家犧牲的決心,有著同樣的理想和情操。丁成義被說穿了心事,思緒良久後,決定從此以後一切靠自己。

第21集

齊闖歸隊告知劉一手劉鐵男並非內奸,劉一手決定搜出出賣劉鐵男的內奸來。

丁成義要求安排其部隊去潼關,黃天成拒絕,並告知共產黨正在找他的部隊。丁成義不滿,在軍事會議中,丁成義要求全軍隊上下一條心,並提拔了劉一手和程大號為排長,親自管理紅軍部隊,同時與劉一手言歸于好,結為同一陣線。此時,胖馬猴進來報告,共產黨代表要來其部隊檢查隊伍裏有沒有紅軍。

第22集

丁成義為躲共產黨檢查,下令營中全部紅軍上山拉鏈。程大號懷疑丁成義此舉有玄機,卻不得其解。丁成義請劉一手為部下上課,重整軍事貭素與軍事紀律,並要升其為排長,劉一手拒絕,認為這是丁成義對付他們的新招數。劉一手表示,丁成義態度不夠真誠,希望他先把安排在紅軍中的坐探奸細請出去再說。劉一手打賭,定要把坐探奸細人贓並獲。丁成義默許,卻暗中囑咐其奸細“一把抓”在到達潼關之前都不要有任何動作。

劉一手幾乎認定“一把抓”就是奸細,于是選他當排長來試探,可“一把抓”軟硬不吃死活不幹,劉手坐等其露出狐狸尾巴。

第23集

劉鐵男找到丁成義部隊,丁成義決定先將他關起來再作打算。晚上,丁成義設宴招待劉鐵男,並故意讓韓江雪知道。

韓江雪向劉一手透露劉鐵男就是奸細,糾正其之前認為“一把抓”是內奸的說法。劉一手與程大號決定先問丁成義要回劉鐵男,不料丁成義故意不放人,對外宣稱要對劉鐵男“上刑逼供”。程大號等無奈,私下密謀該如何要回劉鐵男,並暗中除掉這個“內奸”。

丁成義假裝給劉鐵男上刑,製造假象後順勢把劉鐵男還給了劉一手。審審訊過程中,劉一手察覺端倪。次日,劉一手帶上劉鐵男與丁成義對峙,並上演了一場“大義滅親”,欲把劉鐵男就地解決,丁成義不忍心救下了劉鐵男,讓眾人確定劉鐵男正是“內奸”。

第24集

王九福故意向“一把抓”透露訊息:劉一手與韓江雪聯手,並取得特殊批條出軍營秘密與外面紅軍營的人建立聯系。“一把抓”陷入糾結,欲立馬告密丁成義,不料卻陷入了劉一手的圈套,最終暴露了其奸細身份。“一把抓”為戴罪立功,答應幫劉一手把紅軍營裏的另一個內奸找出來。

丁成義檢閱部隊,齊闖的槍法讓丁成義不滿,下令給齊闖多發些子彈讓其練習,齊闖私藏一顆子彈。隔日,齊闖利用私藏的子彈刺殺丁成義,最終失敗被捕,韓江雪向丁成義提出了三個意見說服其放人,丁成義竟答應。

齊闖撿回條命,卻依舊不服。劉一手以大敵當前應以大義為重說服了齊闖,答應共同抗日。

第25集

劉一手為表誠意,向丁成義提出要成立一個紅軍出關抗日營,紅軍與盧家軍平起平坐各司其職,丁成義同意。其實劉一手早打好了算盤,他一心想通過成立紅軍抗日出關營把盧家軍變成共產黨的隊伍,拉攏丁成義站到我方來。

為躲避共產黨組織的再三追查,丁成義決定馬上出發。盧濤勸誡丁成義要當心紅軍,丁成義表示心中有數。

西安八路軍辦事處收到情報,得知丁成義部隊正要經過西安,做出重大部署一定要調查清楚軍隊中是否有紅軍。而此時丁成義早已接到情報,得知共產黨組織會在車站檢查部隊,于是立刻命令所有士兵回到車上,不停西安,直奔潼關。

西安共產黨組織在站台上撲了個空。丁成義告誡部下加強對劉一手部隊的管理,不能讓共產黨組織發現並帶走他們。而此時,劉一手也已察覺到部隊臨時不停西安必另有蹊蹺。

第26集

劉一手等被告知因為潼關情況復雜,未經團長批準任何人不得與老百姓交往,違令者軍法處置。同時丁成義也意識到,此舉過于嚴苛,不給一個合理的解釋,紅軍營軍心一定動搖,遂決定次日帶劉一手、韓江雪出城轉轉。

在城外,丁成義哀嘆世道滄桑,問劉一手若大敵當前需他守住關口,同時共產黨要他們回大部隊,會做何選擇?劉一手反問之,二人皆不道破。最終丁成義攤牌,明確告知劉一手組織正在尋找他們。劉一手表明立場,組織到他們一定走!但一天未到,鬼子的事情就是最大的事情!

內奸謝志堅浮出水面,他密報盧濤,告之劉一手欲對丁成義展開策反工作,而丁成義態度曖昧。  

第27集

丁成義再次把劉一手叫出城外深談,承認劉一手贏了他們之前的賭局,答應可以放劉一手走。幾杯下肚,丁成義酒後吐真言,傾訴對劉一手等人的敬佩及不滿。

共產黨組織的郭大姐終于找到劉一手,卻礙于丁成義在場沒法相認。趁著丁成義大醉之際,郭大姐巧妙告之劉一手他們的秘密據點,叮囑他等候時機。

劉一手回到營中,告之程大號黨組織終于找到他們了,另外,紅軍營中的確有一個奸細,但並非丁成義安插。  

第28集

劉一手和劉鐵男認定謝志堅是內奸,決定靜觀其變,等時機成熟再順勢戳破。

齊闖放哨時抓到兩個日本奸細,審問中得知是村野大部隊長的特派員,正在為下一步進攻打探城中虛實。

謝志堅前去密報,劉鐵男匆忙跟蹤,眼見他走向張彪子營部。卻不料劉鐵男遭謝志堅埋伏,被其殺害。  

第29集

二狗因憎恨欲殺害劉一手,劉一手被設計騙出軍營陷入圈套。

劉鐵男被害,丁成義意識到劉一手有危險,前去營救。

劉一手與二狗、謝志堅對峙時,謝志堅中槍,劉一手利用解脫術逃脫了二狗的捆綁,卻不慎在扭打間掉入了黃河。丁成義趕到,謝志堅為明哲保身,讓二狗拿槍暴露在眾人面前。丁成義下令追查劉一手的下落,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丁成義欲軍法處置張彪子和二狗,盧濤前來成功救下二流氓,丁成義大怒。

紅軍營抗議,集體絕食。丁成義決定三日之內殺二狗替劉一手償命。

在監牢裏,漢奸趙守玉欲收買二狗,讓他交出黃河河防圖,二狗心動。  

第30集

二狗突然要見盧濤,聲稱要把所有事情給供出來。盧濤前去探視意外發現丁成義還關了兩個日本奸細,要求一並帶走問話,丁成義才察覺這是二狗的奸計。二狗利用趙守玉提供的的辦法在盧濤那裏混了個美差,並應允趙守玉會拿到黃河河防圖,盡快聯絡日本大隊長長野小五郎。

日軍轟炸潼關,扁豆發現二狗漢奸行為,在追捕過程中扁豆中槍犧牲,丁成義趕到,二狗發現眾人已發現其漢奸舉動,跳入黃河中。

謝志堅慫恿程大號趁機逃跑,然後報信張彪子紅軍部隊明晚逃跑,欲通過這次除掉程大號,讓紅軍營失去領頭人。丁成義知道逃跑訊息後大怒,勒令全軍隊休整兩天。

原來劉一手並未死,匆匆趕往潼關被送進了醫院。

第31集

丁成義決定,若紅軍營人一意孤行硬要逃走,一旦進入臥虎溝,張彪子有權就地殲滅。

程大號謝志堅帶領隊伍逃跑,謝志堅疑惑張彪子為何毫無動靜,于是借故太累讓其他同志先走。忽然槍響,大駱駝、王九福、劉一手合計揪出謝志堅,其奸細身份最終暴露。丁成義怒,決定將謝志堅送往武州發落。丁成義向劉一手保證,今後再無奸細一事出現。劉一手建議,此次集合全團為扁豆發喪,借此機會清除隔閡,今後不再區分你我,共同聯手打鬼子。

謝志堅被盧煥昌任命為武州保全司令部駐抗日先前團特派聯絡員,調回丁成義身邊。謝志堅獲取尚方寶劍,在關鍵時刻,若有人蠱惑丁成義,其有處決紅軍的權利。

二狗未死,給日軍指出了另一條可以側面奪取潼關的路。謝雨亭(謝志堅)吩咐張彪子營中鬧事,讓他得以用尚方寶劍除掉劉一手。劉一手的救命恩人秀秀爹發現鬼子在村裏過河,秀秀爹分析定一定是有人帶路,讓秀秀馬上去中軍帳報信。鬼子發現秀秀行蹤,追捕中秀秀爹為保女兒被殺。

第32集

張彪子故意找劉一手茬,謝雨亭拿出尚方寶劍欲整治劉一手,此時秀秀報信告知鬼子進村,情急之下劉一手請求丁成義給紅軍營發放子彈上前線,謝雨亭不許,丁成義決議讓老營弟兄先上前線。大駱駝部隊被包圍,深陷險境。

日軍採用圍魏救趙的策略,正面從丁成義的防線發動攻擊,讓丁成義首尾難顧。丁成義決定,讓劉一手、程大號等解圍大駱駝,其他所有人上黃河防線抵擋日軍。

全殲日軍一小隊,丁成義豪情大發,要求劉一手給出紅軍中的幹部名單,給予提拔。劉一手決心幫助丁成義鏟除謝雨亭。

第33集

劉一手決定不交出名單,但暗示丁成義可以把部隊變為紅軍。劉一手再次暗示丁成義想要名單其實很簡單,可用計套出謝志堅的名單,丁成義照辦。

丁成義欲提拔劉一手等眾紅軍為幹部,遭到盧煥昌拒絕。謝志堅拿到手令,準備馬立馬除掉劉一手,謝志堅聲稱盧煥昌要捕劉一手,下令盧家軍包圍紅軍營。盧家軍猶豫,丁成義趕到,氣憤要謝志堅去跟盧煥昌對質交代,不料盧煥昌不贊同丁成義的說法,並下令槍斃劉一手。丁成義絞盡腦汁最終保了劉一手一命。

日軍襲城,丁成義派劉一手其過河夜裏偷襲日軍。程大號欲慫恿劉一手掉隊歸隊,被劉一手斷然拒絕。

劉一手說服程大號放棄逃跑,告訴他所謂出關,就是要突破自己的心裏的那道關,目前日本人才是真正的敵人!要從和國民黨的血海深仇裏走出來,從彼此廝殺的仇隙裏走出來,走到真正的敵人面前,肩並肩上刺刀,為民族而戰。

程大號回心轉意,追上部隊,決心共同抗敵。

第34集

劉一手等與丁成義部署戰策,決定此次把指揮權交由程大號。

偷襲戰大捷!盧煥昌祝賀丁成義,但透出了消極怠戰的語氣,並已起草檔案嘗試召回丁成義部隊,廢除接下來的作戰計畫,丁成義失望。

謝志堅密謀廢掉丁成義兵權,將其軟禁,被劉一手識破,雙方對峙,丁成義殺謝志堅。盧煥昌得知後怒從中來,勒令把剛捉來的共產黨董大姐放走,讓她進入中軍帳,帶走丁成義部隊中的所有紅軍,以試丁成義對其是否還依舊忠心。董大姐找到劉一手,承諾盡快把劉一手等帶走,丁成義既失落又怨憤。

劉一手欲說服丁成義與他們一起走,丁成義拒絕,聲稱不作貳臣。劉一手思索,最終決定,這裏的戰鬥即將打響,他不能在這個時候放手。所有紅軍營都被其說服全部留下。丁成義同意秘密和八路辦事處電台聯系,保證劉一手等不再孤軍奮戰。

盧煥昌欲調回丁成義部隊,遭到拒絕,盧煥昌決心放棄丁成義。

第35集

槐陽城,劉一手等喬裝打扮一探槐陽城虛實,被在偽軍中的趙二狗發現,欲捕劉一手時,劉一手利用變戲法成功逃脫,並與眾兄弟決定跟趙二狗算總賬。趙二狗繼續追捕劉一手,不料中計反進劉一手的圈套,趙二狗被斃。

劉一手等帶回槐陽城最新情報,與丁成義分析部署下一步作戰計畫,決心不顧一切奪取槐陽城。

丁成義上報盧煥昌,重申了他對盧煥昌的義,對國家的忠,若有一天,他部下全部犧牲,如果有一份軍功章,希望盧煥昌替其去領取。

丁成義部署戰略奪取槐陽,劉一手、程大號誓死相隨。日軍收到丁成義戰書,卻不聞置之。丁成義成功奪取槐陽,齊闖犧牲。

第36集

日軍敗,下令一定要奪回槐陽。

戰區長官發來電報,希望丁成義部隊不惜一切代價堅守到後天天亮。丁成義下令解散紅軍營,劉一手尊重其決定,但聲明他會堅守到最後,所有紅軍戰士自願留下並肩作戰。丁成義感動,決定戰役後隻要活一人,就去投八路。劉一手請求帶一對人馬去城南槐古河畔設伏,丁成義認為劉一手此舉是要去送死。

槐陽城刀槍劍影,張彪子、程大號犧牲。

最後搏鬥中,大駱駝、王二福、韓江雪等相繼犧牲,劉一手與長野同歸于盡,臨終前大呼:有我們在,你們永遠也別想出關!

中國人最終取得了槐陽之戰勝利!丁成義堅守到了最後,等來了八路的支援,並強撐著身體向八路團長敬禮,道:原武州抗日先遣團團長丁成義,向貴部報到!

劇集評價

《出關》講述了一群紅軍戰俘和川北地方軍閥部隊鬥智鬥勇,最後兄弟攜手、出關抗日的英雄故事。全劇緊緊圍繞“紅軍越獄”“三抓內鬼”“策反國軍”三大主線展開,劉一手為首的紅軍戰俘陣營與丁成義為首的國軍陣營不斷展開鬥智攻心戰,脫逃、暗殺、潛伏、抓內鬼、鋤奸交替上演,整個“出關”過程可謂步步驚心,跌宕起伏。該劇真實地表現歷史,不回避尖銳矛盾,在一系列交鋒中展現了國共軍人的關系從劍拔弩張到同舟共濟的巨大轉變。該劇的主題就是“一股繩”精神,“‘一股繩’精神就是:團結一心、不拋棄不放棄、有包容心。一個人出關不算什麽,兄弟攜手才是真正的出關。這對當下某些自私自利現象的反思以及團隊精神、人間真情的傳揚,無疑都有很強的現實意義。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