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爾泰斯·伊姆雷

凱爾泰斯·伊姆雷

凱爾泰斯·伊姆雷(Kertész Imre,1929年11月9日-),匈牙利猶太作家,200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凱爾泰斯1929年11月9日生于布達佩凱爾泰斯,1944年被納粹投入奧斯維辛集中營,1945年獲得解救。1975年,他的首部小說《無形的命運》(Sorstalanság,台灣譯"非關命運")出版,以他在集中營生活為背景。2002年因該部作品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獲獎理由為"他對脆弱的個人在對抗強大的野蠻強權時痛苦經歷的深刻刻劃以及他獨特的自傳體文學風格"。

  • 中文名稱
    凱爾泰斯·伊姆雷
  • 外文名稱
    KerteszImre
  • 國籍
    匈牙利
  • 民族
    猶太
  • 出生地
    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
  • 出生日期
    1929年11月9日
  • 職業
    文學 文學家
  • 主要成就
    2002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
  • 代表作品
    《無形的命運》、《尋蹤者》、《偵探故事》、《被放逐的語言》

人物簡介

凱爾泰斯·伊姆雷凱爾泰斯·伊姆雷

凱爾泰斯•伊姆雷(KerteszImre),匈牙利作家。凱爾泰斯1929年出生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一個猶太人家庭。1944年,他被關進了德國納粹分子設在波蘭的奧斯威辛集中營,後來又被轉移到德國境內的布痕瓦爾德集中營,1948年返回匈牙利。他在報社工作過,並長期從事文學翻譯工作,主要翻譯德國作家的作品,這對他後來的文學創作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他曾榮獲過包括德國布蘭登堡文學獎在內的多項國際文學獎。1975年開始發表長篇文學作品。德國語言與詩歌學院一等獎,萊比錫書展大獎,德國國家最高文藝獎等多項國際大獎。2002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 凱爾泰斯•伊姆雷,14歲的凱爾泰斯被投到德國納粹設在波蘭的奧斯維辛集中營,之後又被轉到了德國境內的布亨瓦爾德集中營,直到1945年被蘇軍解放。1949年在布達佩斯《火花》報社開始了最初的記者生涯,1953年開始自由撰稿人的寫作生涯。先後寫過三部音樂輕喜劇,並獲得成功。六十年代初,開始創作第一部長篇小說——《命運無常》。1975年,以自己少年時代在納粹集中營的經歷為素材創作的自傳體小說《命運無常》經過了近十年的輾轉努力,終于得以出版。六七十年代,翻譯了大量的德文作品,其中主要有:尼採、弗洛伊德、維特根斯坦等。1977年發表兩部中篇小說<尋蹤者>和<偵探故事>,之後相繼出版長篇自傳體小說《慘敗》、《為一個未出生的孩子哭禱》,中篇小說集<英國旗>,日記體文集《船夫日記》及《另一個人》,思想文集《被放逐的語言》與電影劇本《命運無常》等。曾獲德國布萊登圖書大獎,匈牙利最高國家文學大獎——科舒特獎,德國語言與詩歌學院一等獎,萊比錫書展大獎,德國國家最高文藝獎等多項國際大獎。2002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

處女作《無命運的人生》描寫了他在納粹集中營的經歷,但這部自傳體小說發表後並沒有引起多大反響。直到1988年和1990年《無命運的人生》的兩部續篇《慘敗》和《給未出生的孩子做安息禱告》發表之後,他才為世界所了解,並開始在世界文壇上佔有一席之地。

個人經歷

凱爾泰斯·伊姆雷凱爾泰斯·伊姆雷

1929年11月9日出生于匈牙利布達佩斯一個猶太裔的普通市民家庭。 1944年,14歲的凱爾泰斯被投到德國納粹設在波蘭的奧斯維辛集中營,之後又被轉到了德國境內的布亨瓦爾德集中營,直到1945年被蘇軍解放。

1949年在布達佩斯《火花》報社開始了最初的記者生涯,1953年開始自由撰稿人的寫作生涯。先後寫過三部音樂輕喜劇,並獲得成功。六十年代初,開始創作第一部長篇小說—— <命運無常> 。

1975年,以自己少年時代在納粹集中營的經歷為素材創作的自傳體小說《命運無常》經過了近十年的輾轉努力,終于得以出版。六七十年代,翻譯了大量的德文作品,其中主要有:尼採弗洛伊德、維特根斯坦等。

1977年發表兩部中篇小說《尋蹤者》和《偵探故事》,之後相繼出版長篇自傳體小說《慘敗》、《為一個未出生的孩子哭禱》,中篇小說集<英國旗>,日記體文集<船夫日記>及《另一個人》,思想文集<被放逐的語言>與電影劇本《命運無常》等。曾獲德國布萊登圖書大獎,匈牙利最高國家文學大獎——科舒特獎,德國語言與詩歌學院一等獎,萊比錫書展大獎,德國國家最高文藝獎等多項國際大獎。

2002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

主要作品

1、 <非劫數>

2、 《慘敗》

3、 <為一個未出生的孩子祈禱>

名譽維護

凱爾泰斯·伊姆雷凱爾泰斯·伊姆雷

剛剛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匈牙利作家凱爾泰斯-伊姆雷,在匈牙利國內遭到剽竊指控。而所謂“剽竊”作品,並非他的獲獎作品。 去年11月14日的匈牙利周報《肖普朗王牌》中刊登了一封自稱是凱爾泰斯朋友的班-帕爾的來函,其中指出凱爾泰斯將他所寫的音樂喜劇《驢車》據為己有,並從中獲得了相當的經濟收益。班-帕爾現居住在德國,名不見經傳。他在信中稱,凱爾泰斯可能是從他的父母那裏獲得了<驢車>的手稿,然後寫信給他要求以自己的名字上演,但他根本沒有答應過。班-帕爾說,當年凱爾泰斯給他的信和他交給著作權保護局書面材料的內容他都儲存著,將來在法庭上會公布出來。面對突如其來的剽竊指控,凱爾泰斯發表聲明說,這純粹是“可笑的無稽之談”,並明確表示,他將通過法律途徑維護自己的名譽。

所獲獎項

凱爾泰斯·伊姆雷凱爾泰斯·伊姆雷

瑞典文學院10日在這裏宣布,將2002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匈牙利作家凱爾泰斯•伊姆雷,以表彰他對脆弱的個人在對抗強大的野蠻強權時痛苦經歷的深刻刻劃以及他獨特的自傳體文學風格。

瑞典文學院發表的新聞公報說,凱爾泰斯通過在作品中描述自己的親身經歷,孜孜不倦地探索了這樣一個主題,即一個人在自己所屬的群體被迫屈服于社會強權的時代是如何生活和思考問題的。在納粹分子瘋狂迫害匈牙利猶太人的黑暗時期,還是一個少年的凱爾泰斯在集中營裏渡過了4年的痛苦歲月。集中營的生活使凱爾泰斯對人類的本質和生存狀態產生了嚴肅的思考,為他日後的文學創作打下了基礎。

凱爾泰斯1975年開始發表長篇文學作品。處女作<非劫數>描寫了他在納粹集中營的經歷,但這部自傳體小說發表後並沒有引起多大反響。直到1988年和1990年《非劫數》的兩部續篇《慘敗》和《為一個未出生的孩子祈禱》發表之後,他才為世界所了解,並開始在世界文壇上佔有一席之地。

凱爾泰斯1929年出生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一個猶太人家庭。1944年,他被關進了德國納粹分子設在波蘭的奧斯威辛集中營,後來又被轉移到德國境內的布痕瓦爾德集中營,1948年返回匈牙利。他在報社工作過,並長期從事文學翻譯工作,主要翻譯德國作家的作品,這對他後來的文學創作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他曾榮獲過包括德國布蘭登堡文學獎在內的多項國際文學獎。與其他幾項諾貝爾獎一樣,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獎金為1000萬瑞典克朗(約合107萬美元)

獲獎三部曲

凱爾泰斯·伊姆雷凱爾泰斯·伊姆雷

使凱爾泰斯獲獎的三部曲死亡集中營被摧毀近六十年之後,大屠殺的幸存者們仍舊在作為人類生命中無法磨滅的、悲慘的那一部分出現。上周四,匈牙利小說家、散文家伊姆雷•凱爾泰斯,一位納粹和蘇聯入侵雙重災難的幸存者,獲得了本年度的諾貝爾文學獎。

在其它必要的生存技能之外,奧斯維辛毫無疑問培育了忍耐。由于匈牙利政治環境的壓製,直到1975年凱爾泰斯才得以出版他的第一部小說《並非宿命》。而三部曲中的另外兩部《慘敗》以及《為一個不曾降臨的孩子祈禱》,則一直到上世紀90年代才在歐洲出版並得到廣泛贊賞。然而在歐洲之外,人們對他依舊知之甚少。 《並非宿命》出版的時候,凱爾泰斯說——我感到一陣空虛,而且失去了隱私。)也許事情原本就該如此。盡管諾貝爾獎是授予個人,然而今年的榮譽,應該被視為對一個集體的成就的表彰。凱爾泰斯是大屠殺幸存者中第一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1986年另一個幸存者艾利•韋瑟爾獲得和平獎)。由大屠殺幸存者成長為小說家、傳記作家、詩人之人的名單是如此輝煌,如此充盈國際主義色彩:居住在美國以法語寫作的維耶塞,以義大利語寫作的普瑞莫•利維,出生于烏克蘭居住于法國以德語寫作的保羅•希蘭,曾經與希蘭住在同一條街上最後卻移居以色列以希伯萊語寫作的哈朗•阿潑菲爾德。凱爾泰斯描述了奧斯維辛的地下世界,一個他逐漸認識並最終賦予他靈感進行藝術創作的世界。和他的許多集中營幸存伙伴一樣,從集中營的釋放留給他的,絕非自由那麽簡單,更多的是正反夾雜的復雜的感情,在復雜的感情中,無所適從。一個十來歲的孤兒,被重新吐回了自由世界。他的過去已經被連根拔除,他的生存隻是暫時有所保障。他能期望什麽樣的未來?當然,絕不會是諾貝爾獎。

凱爾泰斯·伊姆雷凱爾泰斯·伊姆雷

作為一個群體,這些人為他們所目擊的一切作證,但卻是以藝術家的身份。然而這些創作無疑更多來自于提供證詞的沖動,而非出于美學的目的。在這裏,藝術,應我們必得記取的道德操守而生。凱爾泰斯的作品是一次對于幸存的本質,對于大屠殺給那些必須強迫自己在一個瘋狂而遍地死亡的世界中求生的人所造就的影響的反思。有一個現象很有意思,如果不是令人驚奇的話,凱爾泰斯們的群體中,有如此多的人,盡管各不相幹,卻在創作著同一個主題,並且在各自的國家以作家和哲學家的雙重身分受到尊崇。因為他們在集中營的經歷,他們擁有了道德上的權威,擁有了對人類的缺點無可置疑的發言權。而他們當中的每一個,也確實在各自居住國的文學及倫理體系的建設中,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凱爾泰斯被授予諾貝爾的桂冠,是一次巨大的個人成就,然而他的尊貴還在于另一個理由——他是一個幸存者,他從幸存之後的生活中幸存了下來。許多從大屠殺中幸存後成為作家的幸存者最終無法幸存,他們選擇了自殺。其比率遠遠高于幸存者總人數中自殺者的比率。除了利維和希蘭,傑茲•康辛斯基、皮歐•洛維茲、塔都茲•波洛維斯基都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布魯諾•貝托黑姆也可以加入這個名單,雖然他更多是作為一個心理學家而不是作家出現。他們中的每一個人,在結束自己的生命之後,都沒有留下任何解釋。當藝術和暴行如此接近,如此相近,寫作,已經成為毒葯。的確,在大屠殺幸存者的名人當中,凱爾泰斯、韋瑟爾、阿潑菲爾德相當突出,因為他們真正幸存下來了。因為如此,也因為從集中營幸存幾近于一種集體的行為,也許凱爾泰斯的諾貝爾獎更應該作為一次集體榮譽得到分享。除此之外,我們還有更好的方式紀念那些被迫生活在狂暴的記憶之中,而終因忘卻不了,再也不能忍受終致無法幸存的人們嗎?

伊姆雷•凱爾泰斯的作品探究了在一個個人對社會權力的附屬走到極端的時代,個體生命繼續生存和思考的可能性。他在作品中堅忍地重返自己生命中決定性的事件:在奧斯維辛的歲月。在納粹對匈牙利猶太人進行迫害的狂潮中,少年凱爾泰斯被投入了此集中營。對他而言,奧斯維辛絕非存在于西歐正常歷史體系之外的一次異常事件——它是有關現代社會中人類退化的一次最本質的真相。

凱爾泰斯的第一部小說<並非宿命>,描述了少年科夫斯被投入集中營,但是他使自己適應並生存下來。該小說運用了一種疏離的筆調,似乎集中營中的一切都本應如此。日常生活似乎和他人並無分別,當然情形很壞,然而也不是沒有快樂的時光。凱斯以一個孩子的眼光看待周圍世界,不能完全懂,也沒有覺得有多麽別扭或者令他不安。他缺乏一個現成答案。也許正是因為這種道德憤慨和形而上之抗議的缺席,反而產生了描述上的真實感。讀者所面對的,不僅僅是暴行的殘忍,同時還有暴行被實施時的輕率。凱爾泰斯的迫害者和被迫害者都被具體的事實問題困擾著,更宏大的問題,在他們並不存在。凱斯的故事傳遞的信息是:生存即順應。這也正是任何社會中人類生存的指導原則。

凱爾泰斯·伊姆雷凱爾泰斯·伊姆雷

小說作者的想法在此和哲學傳統達到了一致,即:日常生存和人類精神永久為敵。在小說《為一個不曾降臨的孩子祈禱》中,凱爾泰斯描繪了童年生活的一個負面,正是從此時期,產生了一種矛盾的視集中營為家園的感情。在凱爾泰斯的分析中,愛是順應的最高境界,順應即完全屈從于不惜一切生存下去的欲望。對于凱爾泰斯,隻有在無法適應生存之際,人類的精神經緯方得以浮現。

在1992年小說式日記作品《船艙日記》中,凱爾泰斯展現了他才智殿宇的全貌。他與文化批評的偉大傳統展開了不知疲倦的對話:帕斯寇,喬伊斯,斯賓塞,涅澤克,卡夫卡,卡穆斯,貝克特。本質上,凱爾泰斯是一個隻有一位成員的少數派。他將自己因血統而被概念化地歸于猶太視作來自敵人的某種打擊。然而也正是這種粗暴的標簽化,成為他最深入認知人類本質及他所生活時代的初衷。

凱爾泰斯在《並非宿命》之後的作品, <慘敗>(1988)、《為一個不曾降臨的孩子祈禱》(1990),可以被視作他對《並非宿命》這一決定性作品的評論和補充。在投出第一部作品等待著被出版商拒絕的過程中,年事漸長的作家開始寫作一部卡夫卡風格的當代小說,對東歐社會主義的幽閉恐懼症進行描述。後來他得知他的第一部作品最終得以出版,然而此時他隻感到空虛——一旦在文學的市場上被展示,他的個性成為人人可觸物體,他的秘密成為陳腐之事。

凱爾泰斯的風格正是他拒絕妥協的姿態,讓我們想起茂密的山楂樹籬,對于毫無戒備的來訪者而言密而多刺。但也正是他卸除了他的讀者被強加的感情的負擔,賦予他們獨一無二的思想的自由。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