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洛夫

凱洛夫

伊·安·凱洛夫(N.A.Kaiipob,1893-1978),原蘇聯著名教育家,四、五十年代蘇維埃教育學的代表人物之一。他所主編的《教育學》一書曾對我國產生過很大影響。1893凱洛夫出生在俄羅期聯邦梁贊州一個教師家庭。1917畢業于莫斯科大學數理系自然專業,同年4月加入蘇共。1978年病逝,終年85歲。曾當選原蘇共中央候補委員、中央檢查委同、蘇聯最高蘇維埃代表。

  • 中文名稱
    伊·安·凱洛夫
  • 外文名稱
    Ivan Andreevich
  • 別名
    Kairov
  • 國籍
    原蘇聯(俄羅斯)
  • 出生日期
    1893年
  • 逝世日期
    1978年
  • 職業
    教育家
  • 信仰
    共產主義
  • 代表作品
    《教育學》

人物簡介

伊·安·凱洛夫(Kairov,Ivan Andreevich,1893-1978),原蘇聯著名教育家,四、五十年代蘇維埃教育學的代表人物之一。他所主編的《教育學》一書曾對我國產生過很大影響。

凱洛夫凱洛夫

原蘇聯教育家。四、五十年代蘇維埃教育學的代表人物之一。1917年畢業于莫斯科大學物理系,同年加入俄國社會民主工黨(布爾什維克)。1935年被授予教育學博士學位。從1937年起先後任莫斯科大學和莫斯科列寧師範學院教育學教研室主任 。1942~1950年擔任《蘇維埃教育學》雜志主編。1946~1967年任俄羅斯聯邦教育科學院院長,1949~1956年兼任俄羅斯聯邦教育部部長。曾被選為原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候補委員,蘇共中央監察委員會委員,最高蘇維埃代表。曾獲社會主義勞動英雄稱號和列寧勛章

教育貢獻

凱洛夫在改革原蘇聯的國民教育和發展教育理論方面進行了大量的工作。 他曾提出發展教育科學的計畫, 建議開展教育科學研究, 充實和擴大教育研究機構, 並為普通學校和高等學校編寫了多種教科書和教學參考書,發表了許多有關教育、教學問題的論文和報告。他主編的《教育學》(1939,教科書),系統地總結了原蘇聯二、三十年代的教育經驗,批判地吸收了教育史上進步教育家的思想。全書包括總論、教學論、德育論和學校管理論 4個方面。其主要特點是重視智育在全面發展教育中的地位和作用, 認為"學校的首要任務, 就是授予學生以自然、 社會和人類思維發展的深刻而確實的普通知識",形成學生的技能、技巧,並在此基礎上發展學生的認識能力,培養學生的共產主義人生觀;肯定課堂教學是學校教學工作的基本組織形式,強調教師在教育和教學工作中的主導作用。凱洛夫1956年訪問過新中國。他的《教育學》曾被譯為中文。他的教育思想曾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初期的教育發生過較大影響。

教育思想

凱洛夫的教育思想,主要體現在:

①關于教育的本質和作用。他根據關于人類起源于勞動和勞動創造人的理論,明確提出教育也是起源于勞動,教育是從人類社會的實際需要中產生,是客觀的必然。同時,他指出教育存在于整個人類社會發展的各個歷史時期,是一個永恆的範疇。而在階級社會中,教育的歷史性和階級性彼此相聯,教育同該社會中政治經濟及社會關系也緊密相聯。

②關于共產主義教育的目的和任務。強調蘇維埃學校應該進行共產主義人生觀的教育,培養全面發展的蘇維埃國家的積極建設者和勇敢的保衛者。

③關于教學理論。肯定學生掌握知識的過程和人類在其歷史發展中認識世界的過程具有共同之點,因此教學過程應在科學的認識論的指導下進行。強調上課是教學的基本組織形式;充分肯定教師在教育和教學中的主導作用,並強調教科書是學生獲取知識的主要來源之一。凱洛夫在改革原蘇聯的國民教育和發展教育理論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提出了發展教育科學的計畫,建議開展教育科學研究,充實和擴大教育研究機構,並為普通學校和高等學校主持編寫了多種教科書和教學參考書,發表了許多論文和報告。他主編的教科書《教育學》是馬克思主義教育理論體系的第一部比較系統的著作,50年代在新中國教育界廣為流傳,並產生過較大的影響。

然而,凱洛夫也對新中國教育產生了巨大影響。他的理論使新中國教育界意識到,自我的教學內容是不夠的。在解放前,國語甚至科舉考試往往將重點放在文章(寫作)中,受凱洛夫影響,又加入了基礎知識的內容,成今日規模。

誇美紐斯主張"一切知識都是從感官知覺開始的"。

教育活動

1893凱洛夫出生在俄羅期聯邦梁贊州一個教師家庭。 1917畢業于莫斯科大學數理系自然專業,同年4月加入蘇共。 1937主要從事農業教育工作。

1937年起,先後任莫斯科大學和莫斯科列寧師範學院教育學教研室主任。

1942-1950年,擔任《蘇維埃教育學》雜志主編。

1946-1966年,任俄羅斯聯邦教育科學院院長。

1949-1956年,任俄羅斯聯邦教育部部長。

1966年8月,任原蘇聯教育科學院第一屆院長。

凱洛夫1935年獲得教育學博士學位,1943年起成為俄羅斯聯邦教育科學院院士,曾當選原蘇共中央候補委員、中央檢查委同、原蘇聯最高蘇維埃代表。1978年病逝,終年85歲。

凱洛夫一生著述甚多,象《偉大的教育家揚·阿姆司·誇美紐斯》,主編兩卷本的《教育辭典》以及四卷本的《教育百科全書》等。他還為普通學校和高等學校編寫過多種教科書和教學參考書。其中流傳最廣、影響最大的是他主編的《教育學》一書(有俄文1948年和1956年兩個版本)。

思想主張

凱洛夫的教育思想和教育主張,集中體現在《教育學》一書中。

基本理論

關于教育的起源和教育的階級性、歷史性問題。

凱洛夫根據恩格斯關于人類起源于勞動、勞動創造了人本身以及勞動是人類生存的基本條件的科學論斷,指出"在勞動過程中,教育也發展了",明確提出教育起源于勞動。這種觀點與資產階級教育學中把教育起源歸結為無意識的本能模仿,從理論上劃清了唯物與唯心的界限。

他根據教育存在于整個人類社會歷史時期的史實,說明"教育是一個永恆的範疇"。作為永恆範疇的教育,它在內容、方法及其組織形式上,又隨著時代與生活的變化而變化,說明"教育又是一種歷史的現象"。在階級社會中,教育的歷史性與階級性緊密相連,"統治階級為了自己的目的,利用教育來鞏固它的階級統治",這一屬于教育本質規律的問題,資產階級教育是不敢公開承認的。

教育作用

凱洛夫從教育對社會發展和人的發展兩方面對教育的作用作了精闢的論述。

首先,他指出:"教育永遠是社會生活的重要機能。"在無產階級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教育既"成為反對剝削者鬥爭的有力武器",又"成為建設共產主義新社會的武器",教育對社會的作用"是前所未有的"。

其次,凱洛夫更為廣泛地論述了教育對人的發展所起的作用。他承認遺傳貭素是一個人發展的前提,但決定一個發展的是一定的社會環境和教育。他辯證地分析了遺傳、環境和教育三者之間的關系,批判了"遺傳決定論","環境決定論",並對那種高估計教育作用的"教育萬能論"也進行了批判。他說:"教育給予的東西固然很多,但是不能給予的一切"。他的結論是:教育在人的發展中起主導作用。

教育目的

凱洛夫認為,蘇維埃學校應該進行共產主義教育,教育的目的是"培養面成發展的人,培養共產主義社會的積極建設者。"為了達到這一目的,他把教育的基本任務規定為:體育、智育、綜合技術教育、德育、勞動教育和美育。這六個方面的任務都要得到實現。

凱洛夫把教育的任務歸納為"六育",中間有一個發展過程。《教育學》前一個版本提出的是"五育",缺少"勞動教育"。當時他認為"智育即教養,應佔第一位",這種提法欠妥當,後一個版本作了修改。不過他一貫重視智育,狠抓學校的教學質量,促使教育水準不斷提高,進而推動科學技術的迅速發展。五十年代原原蘇聯最早把地球衛星送上天,震驚世界,這與凱洛夫長期倡導的狠抓智育是密不可分的。再一個就是他堅持學校工作必須以教學為主的觀點,反映了學校教育教學的一般規律。

教育理論

凱洛夫肯定了教學過程必須遵循人類的認識過程,即象列寧指出的那樣:從生動的直觀到抽象的思維,並從抽象的思維到實踐。但教學過程也有著自身的特征,如通過教學使"學生領受既知的、為人類所獲得的真理"、通過教科書的學習,在短時間內就可以使學生獲取大量的知識,教科書對學生來說,"是知識的主要源泉之一。"

凱洛夫認為,教學內容決定著學校工作的性質,"教學內容具體表現在教學計畫、教學大綱和教科書中",並把它們視為國家法定的檔案。

凱洛夫提出了"上課是教學工作的基本組織形式"的主張。在總結別人成果的基礎上,明確了六條教學原則:直觀性原則;理論與實際相結合原則;系統性和連貫性原則;教學的通俗性和可接受性原則;學生的自覺性與積極性原則;鞏固性原則。

德育的論述

凱洛夫提出的德育任務有:

形成道德觀念和道德信念。

培養共產主義的行為習慣。

培養道德情感。

形成意志堅強的性格特征

克服學生行為中不良的特征,諸如無紀律、不負責任、自高自大、自私自利、粗魯、說謊和虛偽、不尊敬老人等。

除此之外,凱洛夫高度評價了學校裏的學生集體、共青團、少先隊組織以及學生的課外校外活動對學生教育所起的作用。他提倡學校、家庭和社會協同工作,共同教育學生。

人物評價

凱洛夫基本上是在蘇維埃社會成長起來的教育家,對待教育方面的許多問題,力圖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分析、論證、並大量吸收了人類教育史上的豐富遺產,實事求是地總結了二、三十年代原原蘇聯教育正、反兩方面的經驗教訓,在此基礎上出版的《教育學》,是人類教育史上第一次嘗試用馬列主義觀點,闡述社會主義教育學理論的專著。該書出版後,被指定為原原蘇聯高等師範院校的教科書,具有很高的權威性,對新中國、北朝鮮等社會主義國家的教育事業,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該書主張培養全面發展的建設者,註重基礎知識和基本技能的培訓,重視課堂教學和教師的主導作用。該書先後有1939年、1948年和1956年三個版本,被翻譯介紹到新中國來得是1948年和1956年兩個版本。其中前者共印10次,印數291516冊;後者共印8次,印數193897冊。兩者總計印數為50萬冊左右,當時城市中國小教師幾乎人手一冊,可見其流傳之廣,影響之大。凱洛夫主編的《教育學》的引進,有利于確立馬列主義教育學說在我國教育學中的指導地位,影響了我國教育學科建設,以及對一些教育基本問題的理解,如教育與政治、經濟的關系,人的全面發展,強調教師、教材、知識和課堂教學的重要性等。對于凱洛夫主編的《教育學》對我國教育學發展所來的消極影響,雖然在50年代中期以後已有所察覺,但較為深刻的認識,並在實際中擺脫這種消極地影響,則是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

凱洛夫的教育理論代表著原原蘇聯教育理論發展的一個重要階段,反映了三十年代後期到五十年代後期這一歷史時期原原蘇聯教育理論的水準和特點。

應當指是,凱洛夫的教育理論,在當時基本是適應原原蘇聯教育發展的需求的。但是,由于世界科學技術的飛速發展,對教育理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此背景下,他的一些觀點就顯得陳舊落後。如對教育對社會發展的反作用研究不夠,對于發展學生的智力重視不夠,提倡教育的"大面積豐收",卻把因材施教,培養"尖子"斥之為資產階級的天才教育等等。這些都是我們在借鏡時需要嚴格區分的。

總之,凱洛夫的教育思想與前人比較,較全面完整、系統是他的突出特色。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