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撒 -羅馬共和國末期傑出的軍事統帥、政治家

凱撒

蓋烏斯·尤利烏斯·愷撒(拉丁文:Gaius Julius Caesar,前100年7月13日-前44年3月15日),羅馬共和國末期的軍事統帥、政治家,儒略家族成員。出身貴族,歷任財務官、祭司長、大法官、執政官、監察官、獨裁官等職。公元前60年與龐培、克拉蘇秘密結成前三頭同盟,隨後出任高盧總督,花了八年時間征服了高盧全境(大約是現在的法國),還襲擊了日耳曼和不列顛。公元前49年,他率軍佔領羅馬,打敗龐培,集大權于一身,實行獨裁統治。製定了《儒略歷》。公元前44年,愷撒遭以布魯圖所領導的元老院成員暗殺身亡,享年58歲。

  • 中文名
    蓋烏斯·尤利烏斯·愷撒
  • 外文名
    Gaius Julius Caesar
  • 出生日期
    前100年7月13日
  • 逝世日期
    前44年3月15日
  • 職業
    政治家、軍事家
  • 人物貢獻
    製定《儒略歷》

人物生平

出身情況

愷撒公元前100年7月13日(另一說法為:公元前102年7月12日)出生于羅馬,尊號為“Dictator”,意為“獨裁官”。他在父系和母系兩個方面都出身于純粹的貴族家庭環境中,由此獲得了很好庇護。

凱撒

在其直系親屬中,曾有多人擔任過執政官、大法官等職務。其叔父塞克斯圖斯·尤利烏斯(Sextus Julius)公元前91年晉升到執政官的職位,姑母茱莉婭也嫁給了赫赫有名的馬略。其父在前100年前後擔任過財政官、大法官等職務,還曾出任過小亞細亞的總督。這樣顯赫的身世,註定了愷撒將來至少會獲得類似行政官的職務。

愷撒的母親奧萊莉婭也是來自權勢很大的奧萊利·科塔家族。愷撒的外祖父盧西烏斯·奧萊利烏斯·科塔也曾在前119年擔任過執政官。特別是在凱撒事業的開始階段,外祖父始終如一的支持和有求必應,使愷撒獲得了強有力的支持。

後來,愷撒還努力為自己創造了一個神聖的家譜:根據神話傳說,羅馬城的締造者羅穆盧斯的祖先是特洛伊英雄安喀塞斯與女神阿佛洛狄德(羅馬人的維納斯)生下的特洛伊王子埃涅阿斯。而埃涅阿斯之子阿斯卡尼又名尤爾(Julus),愷撒濫用詞源學,硬將其作為自己氏族(Julius)的祖先,並由此斷言自己是維納斯的後裔。

早年教育

愷撒早年的情況,特別是他接受教育的情況,由于缺少資料,一直不甚清楚。我們知道,和他那個時代任何一個年輕的羅馬貴族一樣,直到7歲為止,愷撒一直受其母親的影響。此外按照傳統,在學習完字母和數位以及拉丁文的入門知識之後(另外,我們也知道,愷撒精通希臘文),愷撒應當師從雄辯術教師,學習演講辯論;此外,他還要學習哲學和法律等基礎知識;最後,如同所有貴族子弟,接受軍事技術方面的教育,包括閱讀各種歷史、攻城術和戰術等方面的著作,參加各種各樣軍事體育訓練。

凱撒

7歲時,愷撒被送進了專門培養貴族子弟的學校。在學校裏,愷撒的文學、歷史、地理等科目總是得到老師的誇獎。他活潑開朗,腦子靈敏,而且令老師驚奇的是他有問不完的問題,而且總是要打破砂鍋問到底。愷撒小時候最崇拜的就是他的姑父——馬略,他常常纏著姑父給他講他在外出征打仗的故事。愷撒的母親相信自己的兒子不是凡夫俗子,便加強了對他的教育。愷撒也不辜負母親的期望,博覽群書,學業日益長進,文章寫得非常好,十幾歲就發表了《赫庫力斯的功勛》和悲劇《俄狄浦斯》。他酷愛古希臘文化,特別是希臘的古典文學。除文學外,愷撒還喜歡體育運動,他精通騎馬、劍術等,肌肉發達,體魄非常強健。

15歲時,按照羅馬的習俗,愷撒開始穿成人的白長袍。

沖突事件

公元前86年和前84年,元老院民眾派領袖馬略和秦納先後去世,前者是凱撒的姑父,後者曾提名愷撒為朱庇特神祭司,而愷撒則由于親緣等原因被視為馬略的當然支持者。雖然愷撒一下子失去了兩個保護人,但是也同時獲得了從事某種職業並取得巨大成就的自由。前84年,愷撒娶秦納之女科涅莉亞為妻。這樁婚姻不僅給他帶來了一個女兒——尤莉婭,而且還使其獲得了元老院民眾派成員的支持。

凱撒

前82年,在內戰中取勝,並得到元老院精英派成員支持的獨裁官蘇拉要求愷撒同科涅莉亞離婚。但是,愷撒選擇了拒絕並謹慎地離開了羅馬。在親友的幫助下,愷撒躲過了放逐和死亡的威脅。雖然後來蘇拉屈服于對年青的愷撒之各種有利的強大壓力而寬恕了後者,但愷撒仍然認為遠離羅馬更為審慎。

前往東方

公元前82年至前79年間,愷撒旅居東方,並在前81年隨馬爾庫斯·泰爾穆斯(Marcus Terentius Varro Lucullus)前往小亞細亞。他到達小亞細亞之後,很快便接受了一項使命:前往比蒂利亞尋找船隻。卑斯尼亞國王尼科梅德已經答應了向羅馬供應船隻,卻遲遲不肯履約。初出茅廬的愷撒圓滿地完成了這個任務。也許是完成得太圓滿了,他的對手開始傳言正是這位羅馬使者不同尋常的魅力,才使得狡猾的國王唯命是從。雖然這僅是一個插曲,卻給人們留下了愷撒是同性戀的印象,而且這一影響是長遠的,以至于他的士兵(根據蘇厄托尼烏斯的說法)在很久以後的一次凱旋式中稱其統帥為“所有女人的男人,所有男人的女人”。

前80年,愷撒隨軍前往米蒂萊,在戰鬥中,愷撒顯示出了非凡的軍事和外交才能,並因為表現英勇而獲得花冠。前79年至前78年,他還參加了清剿奇裏乞亞海盜的戰鬥。

返回羅馬

前78年,蘇拉去世,愷撒回到了闊別數載的羅馬。在數年間並沒有什麽大的作為,極少關心政治,僅僅是以辯護人的身份在法庭等處為自己或擁護者辯護或者起訴。例如:前78年在執政官萊皮德叛亂失敗後,要求赦免自己的擁護者;前77年起訴其政敵多拉貝拉貪污;前76年為希臘人辯護,與該尤斯·安東尼烏斯對抗。

再往東方

但是,愷撒並沒有堅持下去,前76年,他再次踏上了前往東方的旅程。公元前75年,他在羅德島,拜師米隆之子、雄辯大師阿波洛尼奧斯的門下。在旅途中,他曾被奇裏乞亞海盜劫持,後者要求以20塔蘭特作為贖金。愷撒嘲笑他們不知道自己捉到了什麽人,並要求海盜索取50塔蘭特。在等待贖金的38天裏,他不得不同海盜們待在一起,他對他們開玩笑說獲釋後一定要將他們統統送上十字架。當他獲釋放之後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組織一支艦隊,捕獲了所有劫持他的海盜。也許是因為那些海盜對其不錯,愷撒為了減輕其痛苦,在把他們釘上十字架之前,割開了他們的喉嚨。

早期職位

前74年,愷撒返回羅馬,並很快繼承了舅舅奧萊利烏斯·科塔的職位,成為祭司。前72年,他獲得了第一個通過選舉產生的低級職位——軍事保民官,這是羅馬官職體系中最低的一級。但由于缺乏資料,目前尚不清楚愷撒在此任上是否參與過對斯巴達克領導的奴隸起義(前73年——前71年)的鎮壓。

財務官

前70年,32歲的愷撒再次參與選舉,並順利當選前69年的財務官,這一職務是羅馬官職體系中第一個正式官職,而且隻有30歲以上的人才能參與競選,任期一年,獲勝者將自動獲得元老院議員的資格。愷撒于前69年前往西班牙赴任,作為總督的副手,並主管這個行省的財政。

在那裏西班牙各城市巡回審理案件期間,有一天,在赫庫利斯神廟中看到了亞歷山大大帝的塑像,聯想到亞歷山大在自己這個年齡就已征服世界,而自己還無所作為,不禁感慨萬千,隨即便請求解除自己的職務,離開了西班牙。

市政官

返回羅馬後,在前66年愷撒被委任以“阿庇亞大道管理人”的頭銜,負責維護這條連線羅馬和布林迪西的通衢大道。這年稍後,他自薦就任次年的新市政官的職位並當選。

古羅馬的市政官類似于今天的市長,主要負責城市的公共設施(特別是神廟)的建設和維護,管理市場和其他羅馬日常生活的各個方面的事務。而且這個職務也被視為是十分困難的,因為市政官也需要負責組織最受羅馬人歡迎的競技項目之一大賽馬場的活動組織。然而這項活動的經費非常有限,但是如果市政官想要在他的政治事業上更進一步,他必須為整個羅馬城奉獻一場盛大的競技活動,而這就意味著市政官本人必須自己掏腰包。

為了取悅平民階層,愷撒為公眾提供了許多引人入勝的競技比賽,新增或改建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公共建築,帶著巨大的榮耀結束了一年的市政官任期,但是自己卻破產了。他負債數百塔蘭特(如果以現在流通的貨幣計算的話大約是數百萬歐元),這嚴重威脅到了他未來的政治生涯。

祭司長

前63年是著名演說家西塞羅的執政官任期年,他選擇了和元老院中的精英派合作而與羅馬的平民階層決裂,其結果是在任期中顯得無所作為。與之相反,愷撒此時節節勝利。

此時,羅馬的祭司長皮烏斯(Quintus Caecilius Metellus Pius)去世,愷撒提出參加競選。雖然愷撒已經因為市政官任期的巨大支出和賄選而債台高築,以至于在選舉當天曾發誓將取得祭司長的身份否則就永不回家,但是愷撒仍然順利地當選了這一擁有極大榮耀和權威的終身職位。

大法官

就在同一年稍後,愷撒又獲得了另外一個職位——大法官。這一職位本應在40歲之後才能獲得,而愷撒在39歲時就已得到。當然,也有歷史學家指出愷撒的貴族身份可以讓助其降低一年的年齡限製。無論如何,愷撒在同一年中獲得祭司長和大法官兩個職務本身就已經說明愷撒在羅馬已經上升到了權勢很大的地位。

也在同一年,愷撒與蘇拉的孫女龐培亞(Pompeia Sulla)成婚。由于克洛迪烏斯(Publius Clodius Pulcher)假扮女傭進入隻允許女人參加的祭祀仁慈女神的儀式,雖然經過審訊,大家(包括愷撒本人)都相信沒有任何參與者受到玷污,但是愷撒仍然與龐培亞離婚理由是“愷撒之妻不容懷疑”。

行省總督

前61年,大法官任期屆滿,愷撒得到了遠西班牙行省總督的職位。與此同時,龐培從東方返回羅馬。這次,愷撒又一次陷入了經濟困境中,以至于克拉蘇不得不為他償還貸款。

剛一抵達伊比利亞,愷撒就發動了對盧西坦人和加拉埃西人的進攻,這次行動為期帶來了豐厚的戰利品。在恢復行省的秩序後,不等繼任者到達,便匆匆地離開了行省返回羅馬,同時提出兩個要求:凱旋式和執政官職位。但是由于選舉日期迫在眉睫,而他必須等在羅馬城外或者以普通公民身份進入羅馬,否則便無法成為候選人。因此他不得不放棄了凱旋式,以換取執政官候選人資格。

三頭同盟

前60年(一說前59年),愷撒被森圖利亞大會選舉為羅馬共和國的執政官。愷撒因此成為了最高長官,但是貴族們害怕如果再出現一個與愷撒合作的同僚,愷撒就可以無所顧忌為所欲為。于是許多貴族為他的主要政治對手,元老院精英派代表,加圖的好友,馬爾庫斯·畢布路斯(Marcus Calpurnius Bibulus)捐款,使其也當選為執政官。對此加圖曾坦言,在此情形下,賄選有利于國家。因此,愷撒特別地需要組建其政治同盟,而且他找到了其政治對手事先未曾料想到的合作伙伴。

凱撒

此時,龐培正在元老院爭取安置他的退伍老兵的土地,卻遭到失敗;已經成為羅馬最富有者的克拉蘇(Marcus Licinius Crassus),也正在為獲得對抗帕提亞所需的軍隊控製權而犯愁;而執政官愷撒也正好需要龐培的聲望和克拉蘇的金錢。因此,愷撒成功地使兩人言歸于好(龐培和克拉蘇在前70年那次共掌執政官之後結怨)。三人于前60年訂立盟約,目的是使“這個國家的任何一項措施都不得違反他們三人之一的意願”(蘇維托尼烏斯語)。歷史學家將這個聯盟稱為“前三頭同盟”。為了鞏固這一政治聯盟,五十歲的龐培還娶了愷撒年僅14歲的獨女茱莉婭。

三人結盟後,勢力大增。在畢布路斯宣布有不祥征兆欲終止會議的時候,愷撒竟粗暴地動用武力,將這位同僚趕了出去,而在次日的元老院會議上,竟然無人敢對此提出批評或議論,而此前尚不及此嚴重的事件都會有法令通過。畢布路斯如此失望,以至于作為執政官的第一項政令,便是退出所有政治活動。從此這位愷撒的政敵,隻能躲在家中通過信使,向元老院或公民大會發出不祥征兆,直到任期結束。就這樣,愷撒大權獨攬,“畢布路斯和愷撒執政之年”成了“尤利烏斯和愷撒執政之年”。

高盧戰爭

在完成執政官任期之後,愷撒被授予作為總督管理山北高盧(今法國南部)和伊利裏亞(今巴爾幹半島亞得裏亞海沿岸地區)五年(前58年-前53年)的權力。但是野心勃勃的愷撒似乎並不滿足于這些,幾乎在剛到任的時候,他便發動了高盧戰爭(前58年-前49年)。

在統帥軍隊在各地作戰的這9年時間裏,愷撒奪取了整個高盧地區(約相當于今天的法國),並把這個以比利牛斯山、阿爾卑斯山、塞文山、萊茵河和羅納河為界,周長超過3000英裏的地區(除了部分同盟者的城市),統統變成了一個行省(高盧行省),後者還被規定每年向他上繳大量的錢財。此外,愷撒還是第一個跨過萊茵河,到對岸(日耳曼尼亞)去進攻日耳曼人的羅馬人。

遭遇內戰

高盧戰爭獲得的巨大聲望,讓人在羅馬的龐培感到不安。再加上西元前53年,東征帕提亞的克拉蘇戰敗身亡,三頭政治不穩,元老院順勢拉攏龐培。前49年,元老院向愷撒發出召還命令,命令凱撒回羅馬,愷撒回信表示希望延長高盧總督任期,元老院不但拒絕,還發出元老院最終勸告,表示愷撒如果不立刻回羅馬,將宣布愷撒為國敵。

愷撒帶軍團到國境線盧比孔河(Rubicon)。羅馬法律規定,任何指揮官皆不可帶著軍隊渡過盧比孔河,否則就是背叛羅馬。愷撒思索半天之後,講出一句名言,“渡河之後,將是人世間的悲劇;不渡河,則是我自身的毀滅。”于是,他帶著軍團渡過盧比孔河。愷撒的舉動震動龐培以及元老院共和派議員,他們沒想到愷撒竟然如此大膽,急忙帶著家當逃離義大利半島。于是,愷撒不流血進入羅馬城,要求剩餘的元老院議員選舉他為獨裁官。

接著,他征討西班牙、希臘,在公元前48年的法爾薩拉斯(Pharsalus)會戰中徹底擊敗龐培,並追擊龐培到埃及。埃及人為了討好愷撒,讓他支持現任國王托勒密十三世,刺殺龐培之後,將龐培的人頭獻給愷撒。然而,愷撒卻宣布埃及王位由托勒密十三世與他的姐姐克利奧佩脫拉(Cleopatra,即埃及艷後)共享。此舉惹惱埃及人,爆發亞歷山大戰役。愷撒帶領的第六軍團艱苦抵抗埃及軍,再加上援軍到達,徹底擊敗埃及軍,托勒密十三世陣亡,克利奧佩脫拉登上埃及王位。遺憾的是,在會戰期間,愷撒士兵所發射的火箭命中亞歷山大城的大圖書館,六十多萬本書毀于一旦。在亞歷山大戰役結束後,愷撒與克利奧佩脫拉進行一次為期兩個月的尼羅河之旅,接著征討破壞與羅馬之間協約的潘特斯王國,勝利之後,他給元老院寫一封信,裏面隻有三個字,“Veni,Vidi,Vici(我來、我見、我征服)。”

前46年,愷撒回羅馬之後,再次召集軍隊,攻打逃至北非與努米底亞王猶巴結成同盟的龐培餘黨,于塔爾索斯會戰中獲得完全勝利。之後,愷撒回到羅馬,進行長達十天的凱旋式。

戰後改革

回到羅馬的愷撒推動各項改革,包括給予北義大利和西西裏島人民羅馬公民權、請專家製作儒略歷、建立和平廣場等。在前45年,龐培的兩個兒子逃到西班牙發動叛亂,愷撒再次遠征西班牙,于孟達會戰中擊敗叛軍,龐培長子勞斯陣亡,次子流亡西西裏。愷撒回國之後,于前44年宣布成為終生獨裁官。

遭遇謀殺

公元前44年,為了拯救卡萊會戰中被俘虜的九千名羅馬士兵,愷撒宣布將遠征帕提亞。但是,當時的佔卜師說“隻有王者才能征服帕提亞”,此舉更加深共和派議員的不安,認為愷撒終將稱王。二月,在一項典禮上,執政官安東尼將花環獻給愷撒,並稱呼愷撒為王。雖然愷撒拒絕,反愷撒一派更為恐懼,于是策劃謀殺愷撒。

凱撒

參加反對愷撒的陰謀的大約有60多人,為首的是該尤斯·卡西烏斯、馬可斯·布魯圖斯、德基摩斯·布魯圖斯。他們稱自己為解放者(Liberators),這些人在刺殺愷撒前曾和卡西烏斯會面,卡西烏斯告訴他們說如果東窗事發他們就必須要自殺。在公元前44年三月15日,一群元老叫愷撒到元老院去讀一份陳情書,陳情書是元老寫來要求愷撒把權力交回議會。可是這陳情書是假的。當馬克·安東尼從一個叫做卡斯卡的解放者那裏聽到訊息,他趕緊到元老院的階梯上要阻擋愷撒。可是這些參與預謀的元老在龐貝興建的劇院前先找到了愷撒,把他領到了劇院的東門廊。

愷撒在讀這假的陳情書的時候,卡斯卡把愷撒的外套給脫開然後用刀刺向他脖子。愷撒警覺到卡斯卡,轉過身抓住卡斯卡的手,用拉丁語說:“惡人卡斯卡,你在作什麽?”被嚇到的卡斯卡轉向其他元老,用希臘話說:“兄弟們,幫我!”(“αδελφ? βο?θει!”)。一下子包含布魯圖斯的所有人都開始刺向愷撒。愷撒想要脫逃,可是因為血流太多眼睛看不見所以摔倒,最後這些人在他倒在地上的時候把他殺害了。根據史學家尤特羅匹斯(Eutropius)的說法,當時有六十多人參與這謀殺。

莎士比亞的劇作中,愷撒在元老院就座時,陰謀者全都向他圍攏過來。提留斯·辛布爾立即走到愷撒身邊,好像要問什麽,卻乘勢抓住他的托迦雙肩。此時,愷撒的頸部被一個叫卡斯卡的人刺中。愷撒用鐵筆戳進被其抓住的卡斯卡的手臂,卻又被刺傷。當他發現,四面八方都受到匕首的攻擊時,特別是看到馬可斯·布魯圖斯撲向他的時候,他便放棄了抵抗,隻對著馬可斯·布魯圖斯用希臘語說了一句:Και συ τ?κνον?(我的孩子,也有你嗎?),便倒了下去。就這樣,愷撒被刺中23刀(其中僅有一處是致命傷),倒在了龐培的塑像下氣絕身亡。

陰謀者本想把他的屍體投入台伯河,但是懾于執政官馬克·安東尼和騎兵長官雷必達而沒有這麽做。

愷撒的遺囑是按照其岳父的要求,在馬克·安東尼的家中啓封宣讀的。這份遺囑是在前一年的9月13日立下的,並一直儲存在維斯塔貞女祭司長手裏。在這份遺囑中,愷撒指定自己姐姐的三個孫子為自己的繼承人:給屋大維四分之三的財產,其餘四分之一由魯基烏斯·皮那留斯和克文圖斯·佩蒂尤斯分享;為自己可能出世的孩子指定了監護人,其中幾個竟是參與陰謀的凶手;還指定屋大維為自己的家庭成員,將自己的名字傳給他,並規定德基摩斯·布魯圖斯為第二順序繼承人;此外,他還把台伯河的花園留給人民公用,並贈予每個公民300塞斯特爾提烏斯。

陰謀刺殺他的人中間,幾乎沒有誰在他死後活過3年的。所有人都被判有罪,並以不同方式死于非命:一部分人死于海難,一部分人死于屋大維和其他愷撒部將隨後發動的戰爭,有些用刺殺愷撒的同一把匕首自殺。

愷撒死時58歲,死後被按照法令列入眾神行列,被尊為“神聖的尤利烏斯”。

人物家庭

公元前84年,科涅莉亞·秦納(Cornelia Cinnilla,秦納之女),死于一次難產;

公元前63年,龐培亞·蘇拉(Pompeia Sulla,蘇拉外孫女),同年12月離婚;

公元前60年,卡爾普尼亞·皮新力斯(Calpurnia Pisonis);

公元前47年,與埃及艷後克利奧帕特拉七世。

茱莉亞·愷撒(Julia Caesaris),嫁與龐培。
托勒密十五世(小愷撒,愷撒裏翁,Caesarion),埃及法老

收養屋大維(Gaius Julius Caesar Octavianus),羅馬帝國皇帝。

主要著作

內戰記

高盧戰記

《亞歷山大裏亞戰記》

《阿非利加戰記》

《西班牙戰記》

《赫庫力斯的功勛》

俄狄浦斯

​為政舉措

當政期間,加強中央集權製,鞏固統治基礎。

首先,他以摧枯拉朽的方式破壞了舊的貴族共和體製,把軍政大權集中于一身,基本上完成了向君主獨裁製的過渡,把過去幾百年發展中隨時遇到問題、隨時修修補補、牽強湊合起來的舊製度,作了一番整齊劃一的工作。

其次,他企圖逐步廢除舊羅馬作為一個城邦霸國所遺留下來的種種特權,把義大利各城鎮的地位提高到和羅馬相等,把各行省的地位提高到和義大利相等,並且把公民權陸續給子羅馬的各個行省,使這個大帝國的統治集團基礎更加擴大鞏固。但這項工作僅隻完成了一部分。凱撒在公元前44年被刺後,他的嗣子、他姐姐的孫子屋大維在凱撒奠立的基礎上,徹底完成了把奴隸製的羅馬共和國改建成帝國的任務。

最後,他頒布反對行省官員勒索的法令,擴大授予羅馬公民權的範圍,建立退役老兵殖民地,實行自治市法,增設高級官職等。此外,他改訂歷法,推行"儒略歷"。作為軍事統帥,他善于並用政治手段與軍事手段,分化瓦解和各個殲滅敵人;重視騎兵的作用,強調步騎兵協同作戰;在兵力部署上建立了預備隊,增大了戰鬥隊形的縱深和穩定性。

​影響評價

凱撒是羅馬帝國的奠基者,故被一些歷史學家視為羅馬帝國的無冕之皇,有凱撒大帝之稱。甚至有歷史學家將其視為羅馬帝國的第一位皇帝,以其就任終身獨裁官的日子為羅馬帝國的誕生日。影響所及,有羅馬君主以其名字“凱撒”作為皇帝稱號﹔其後之德意志帝國及俄羅斯帝國君主亦以“凱撒”作為皇帝稱號。

文學作品

《尤利烏斯·凱撒》是莎士比亞以羅馬故事為題材的三出戲之一,這部作品寫品格高貴但不切實際的勃魯托斯,因執著于共和主主義理想,受人利用,參與了殺害愷撒的陰謀,造成國家與個人的悲劇。勃魯托斯是莎士比亞筆下那種符合人文主義理想的人。有人稱勃魯托斯為“胚胎狀態中的哈姆萊特”:他們都經常動搖在思想與行動之間。勃魯托斯是一個具有承擔重擔貭素的人。他意志堅定,頭腦冷靜。構成他行動的最大障礙的是他性格中有過多的善良成分。他想鬥爭,而又不希望流血,這就構成了一個無法解決的矛盾。這也是他內心不安與騷動的主要原因。

大事年表

前102年7月12日,出生于羅馬(另一說法為前100年7月13日)

前92年,愷撒的父親當選為行政長官

前85年,與富商之女蘇提婭訂婚

前84年,當選為朱庇特神祭司;與科涅莉亞·秦納(Cornelia Cinnilla,秦納之女)結婚

前82年,因拒絕蘇拉要求其與科涅莉亞的離婚要求,而遭到迫害,但成功逃脫

前81年至前79年,在亞洲和奇裏乞亞服役,傳與卑斯尼亞的尼科梅德(Nicomedes)王有染;任命為亞細亞總督副官

前80年,出使比提尼亞,在進攻米提列涅城的戰鬥中獲“公民冠”獎

前78年,蘇拉死後,回到羅馬

前73年,返回羅馬,成為祭司團成員;當選為軍團司令官

前69年,科涅莉亞去世;成為外西班牙行省的財務官

前67年,進入元老院;與龐培的的遠親龐培婭結婚

前66年,被任命為阿皮亞大道監察官

前65年,當選市政官

前63年,與龐培亞·蘇拉(Pompeia Sulla,蘇拉外孫女)結婚,同年12月離婚;當選祭司長與大法官卡提林納密謀

前62年,當選行政長官

前61年,外西班牙地方長官;與龐培婭離婚

前60年(另說前59年),第一次當選執政官(另一執政官為畢布路斯Marcus Calpurnius Bibulus);開始前三頭同盟;與卡爾普尼亞·皮新力斯(Calpurnia Pisonis)結婚;主持通過《土地法案》

前58年至前53年,高盧總督第一任期

前54年,茱莉亞(愷撒之女,龐培之妻)去世

前53年,克拉蘇陣亡,前三頭同盟結束

前53年至前48年,高盧總督第二任期

前52年,在阿雷西亞戰役中擊敗高盧聯軍,並撰寫《高盧戰記》

前49年,率領自己在高盧的軍團,度過盧比肯河進入義大利,內戰爆發

前48年,在法薩盧斯戰役中擊敗龐培,並被任命為獨裁官(11天後辭去這一職務);第二次當選執政官(另一執政官為Publius Servilius Vatia Isauricus)

前47年,追擊龐培至埃及,並與克麗歐佩特拉七世見面

前46年,在北非擊敗小加圖等支持龐培的元老院殘餘勢力;第三次當選執政官(另一執政官為雷必達);第二次被任命為獨裁官;當選終生大祭司(引入儒略歷);收養屋大維為繼承人

前45年,在西班牙擊敗最後的反對者,並返回羅馬;第四次當選執政官(沒有共同執政官);被元老院授予“祖國之父”稱號;第三次被任命為獨裁官

前44年,第五次當選執政官(另一執政官為馬克·安東尼);被任命為終身獨裁官;2月,拒絕馬克·安東尼獻上的王冠和稱帝的要求,並成為終身獨裁官;3月15日,在元老院被馬可斯·布魯圖斯等暗殺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