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元

凌元

凌元(1917.2.8―2012.1.20),中國電影女演員,原名張敏,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失學,後在長春百川醫院任助產士; 1937年入滿洲映畫協會表演訓練班,同年在影片《壯志燭天》中飾演母親一角;1946年起任東北電影製片廠演員;1951年任北京電影製片廠演員;1960年在影片《紅旗譜》中飾演忠厚、善良、賢淑的中國北方農村婦女的形象;她還曾在電影《平原遊擊隊》、《黑三角》、《甜蜜的事業》、《紅樓夢》等中擔任重要角色;凌元從影50年,塑造了百部影片中農村中老年婦女的銀幕形象,以喜劇見長。

2012年1月20日在北京因病去世,享年95歲。

  • 中文名稱
    凌元
  • 別名
    原名張敏
  • 國籍
    中華人民共和國
  • 民族
  • 出生地
    吉林
  • 出生日期
    1917年2月
  • 逝世日期
    2012年1月20日
  • 職業
    中國電影演員
  • 代表作品
    參演電影《紅旗譜》《黑三角》《甜蜜的事業》《錦上添花》
  • 性別

參演電影

《從心相戀》李丹丹的姥姥 (2002)

新甜蜜的事業》 New Sweet Cause (2001)

《九九艷陽天》A Beautiful Sunset of Life (1999)

閒人馬大姐》 An idler name Ma Dajie(1999)

冬冬的故事》Story of Dong Dong (1998)

《午夜計程車》Taxi at Dead of Night (1992)

《喜劇明星》Xi ju ming xing (1991)

《北京小妞》 Beijing xiao niu (1991)

《熒屏奇遇》 An Adventure in Time (1991)

《英雄無淚》 Hero without Tears (1991)

《紅樓夢(第四部)》THE DREAM OF RED MANSIONS PART 4(1989)

《紅樓夢(第二部)》THE DREAM OF RED MANSIONS PART 2(1988)

《紅樓夢(第一部)》THE DREAM OF RED MANSIONS PART 1(1988)

沒有爸爸的村庄》ORPHAN VILLAGE:SOS(1988)

《點點滴滴》A BIT(1987)

人間恩怨》FEELINGS IN THE WORLD(1987)

黨小組長》 THE HEAD OF PARTY GROUP(1986)

《火龍》 The Last Emperor (1986)

《將軍的抉擇》 GENERAL'S CHOICE(1984)

《生財有道》WAYS TO MAKE FORTUNES(1984)

《啞姑》THE MUTE GIRL(1983)

《歸宿》HOMECOMING(1981)

《歡歡笑笑》HUAN HUAN AND XIAO XIAO(1981)

《鄰居》 NEIGHBOURS(1981)

甜蜜的事業》A SWEET LIFE(1979)

《崢嶸歲月》MISERABLE YEARS(1978)

《黑三角》THREE BLACK TRIANGLES(1977年)

《山花》 Mountain Flower (1976)

向陽院的故事》Story of xiang yang yuan (1974)

汾水長流》 fen shui chang liu (1963)

《小鈴鐺》Xiao Ling Dang(1963)(與上官雲珠客串)

《花兒朵朵》 Hua er duo duo (1962)

《錦上添花》Jin Shang Tian Hua (1962)

為了六十一個階級弟兄》飾炊事員歐巴桑(1961)

《紅旗牌》飾朱老忠妻(1960)合作:崔嵬

《春暖花開》Chun nuan hua kai (1960)

水上春秋》 Shui Shang Chun Qiu (1959)

江山多嬌》Jiang Shan Duo Jiao (1959年8月)

金鈴傳》The Story of Jin Ling (1958)

《馬蘭花開》Malan Flowers BLoom (1956)

神秘的旅伴》 Mysterious Travelling Companion (1955)

《平原遊擊隊》Guerilla of the Plane (1955)

一件提案》A Reslution (1954)

在前進的道路上》On the Forward March (1950)

衛國保家》For Motherland (1950)

內蒙人民的勝利》Victories In Inner Mongolia(1950)

娘娘廟》 (滿映) (1942)

《家》 (滿映) (1941)

《萬裏尋母》 (滿映) (1938)

《壯志燭天》 (滿映) (1938)

經典角色

平原遊擊隊

1955年,38歲的凌元在《平原遊擊隊》中扮演了主人公李向陽的母親。這不是凌元第一次扮演母親,但卻是她做了母親後第一次演母親。

凌元凌元

凌元把一個母親對孩子最真摯的感情,從內心深處用一雙眼睛表達了出來。這個真實感情的投入,讓她幾乎忘了這是在演戲。

幾十年後的今天,凌元仍然忘不了那一段李向陽母子情深的表演。

當時片中的情節是遊擊隊長李向陽半夜從外面歸來,一直掛念兒子的母親沒有諸如"你回來啦"之類的對話,而是從眼神裏表現出真正動情的關切。

錦上添花

喜劇片對于台詞、動作的要求都很嚴格,不僅要非常準確,而且要節奏快。所以在塑造"胖大嫂"的過程中,凌元一直感覺壓力很大,之所以能獲得成功,凌元說很多得益于謝添導演的啓發及與趙子岳的默契配合。比如一段在小亭子裏等老站長的戲,凌元的表演總是放不開,謝導就在旁邊說:"怕什麽呀,瞧,老太太談戀愛有多美呀!"

凌元(右)與著名電影演員葛存壯凌元(右)與著名電影演員葛存壯

大家都笑了,凌元也放松了許多。

1962年,45歲的凌元和謝添、趙子岳等來到了一個小站--沙城火車站體驗生活,開始了喜劇電影的拍攝。電影放映後,凌元扮演的"胖大嫂"獲得了很多觀眾的喜愛。

黑三角

1978年,著名反特故事片《黑三角》公映後,觀眾熱議的角色就是61歲的凌元扮演的女特務于黃氏。至今,提起電影《黑三角》,人們對當年于黃氏從門縫後面偷窺的陰險目光仍然記憶猶新。

中國電影《黑三角》于黃氏(凌元飾演)中國電影《黑三角》于黃氏(凌元飾演)

一方面,她從來沒有演過這樣的角色,心裏沒底;二來,親朋好友都擔心凌元一貫的善良母親形象受到損害。為此,凌元幾次找到領導,不想演這個反面角色。但是領導卻說,這是分配給你的工作,必須演,並鼓勵她克服畏難情緒,無論是正面角色還是反面角色,都應該演好。

沒辦法,凌元硬著頭皮接下了這個她最不想演的角色。如何塑造一個生動的"女特務"的形象?凌元反復考慮,覺得這個人物應該誇張但又不能過分,但是不誇張又怕通不過,很難把握分寸。她先是找了很多反特小說、電影,一邊看一邊找感覺。她覺得關鍵還是要分析這個人物的思想邏輯。特務也是人,于黃氏的信念就是當好特務,以後飛黃騰達,成為人上人。要演于黃氏,就積分析出女特務那種表面溫和善良、骨子裏凶殘狠毒的雙重性格。

中國電影《黑三角》于黃氏(凌元飾演)中國電影《黑三角》于黃氏(凌元飾演)

這個讓凌元塑造得最經典的恐怖鏡頭,曾經讓那個時代的很多觀眾晚上想起來睡不著覺,因為人們始終忘不了凌元那充滿凶狠的一雙眼睛。其實,當年凌元被領導告知要扮演《黑三角》中于黃氏時,她並不願意接演。

經過反復琢磨,凌元通過眼神、點煙、抽煙的細微動作,把一個表面和氣,但瞬間眼珠一瞪就可以下毒葯、開槍,從骨子裏充滿了仇恨的女特務的形象,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

人物經歷

凌元,原名張敏。漢族。 最初長春百川醫院任助產士在長春百川醫院任助產士。 由于從小熱愛電影藝術,當看到偽滿映的招生廣告時,瞞著家人報考了滿映的演員培訓班。1937年考入滿洲映畫協會表演訓練班,和鄭曉君一同參加培訓,同年在影片《壯志燭天》中飾演母親一角。 從1938年到1945年間在偽滿映的二十多部電影中出演。日本投降後,滿映解體。為了告別過去滿映演員經歷,張敏改名為凌元。

年輕母親

對于自己幾十年來在銀幕上一直未老的"善良媽媽"形象,凌元笑著說:在電影裏我從來就沒有年輕過。可能是我的形象就適合演媽媽,所以在我20歲第一次拍電影時,導演就讓我演母親。但當時因為太年輕,心裏特別扭。沒有辦法,導演讓人給我的臉塗上了很多黑的顏色,一塊塊的,難看極了。再加上還有一個和我差不多大的"兒子"在旁邊,心裏的滋味真是不好受。他剛叫一聲"媽",我立刻就臊得臉上發燒了。記得這時候在一旁的老師就大聲對我說:你現在演的是人物,不是你自己。不要想當明星,要做名演員。當時我想,那就讓觀眾看我的戲,不要看我這個人了。于是我硬著頭皮,跟那個和我年齡差不多大,不斷喊著我"媽"的"兒子"一起,第一次扮演了母親。

凌元早年留影(原名張敏)凌元早年留影(原名張敏)

就一直沒有離開"善良母親"。她一直記著老師對她說過的話:"創作人物,不是演自己"。也懂得了讓觀眾"承認戲比承認自己更好"。

自從1951年進入北京電影製片廠後,30多歲的凌元就開始以"善良母親"的藝術形象亮相于電影銀幕,一直到89歲。

扮演李向陽的演員郭振清和凌元一直相處得非常好,不管什麽時候都還管凌元叫"媽"。

英雄母親

1955年,38歲的凌元在長影著名影片《平原遊擊隊》中扮演了主人公李向陽的母親。這不是凌元第一次扮演母親,但卻是她做了母親之後第一次演母親。當時片中的情節是遊擊隊長李向陽半夜從外面歸來,一直掛念兒子的母親沒有諸如"你回來啦,"之類的對話,而是從眼神裏表現出真正動情的關切,凌元把一個母親對孩子最真摯的感情,從內心深處用一雙眼睛表達了出來。這個真實感情的投入,讓她幾乎忘了這是在演戲。幾十年後的今天,凌元仍然忘不了那一段李向陽母子情深的表演。

回憶自己扮演母親的歷程,凌元覺得自己真正體會到母親疼愛孩子的藝術表演,是在電影《平原遊擊隊》中的母親表演,因為那時自己也做了母親。

戲裏的默契,離不開戲外的真情,戲外的李向陽和母親也是一對親情無限的母子。扮演李向陽的演員郭振清和凌元一直相處得非常好,不管什麽時候都管凌元叫"媽"。後來過了很多年,戲裏的母親、兒子又一次在戲外重逢,"兒子"依然是一聲親熱的"媽"。親切之情,儼然一對親生母子。如今,"兒子"已遠在天國,"母親"卻深深地懷念那一段難忘的母子深情。

所以凌元當時思想上有包袱,特別怕演完了人家罵她老不正經。

經典角色

1962年,45歲的凌元扛著行李卷,提著洗臉盆和導演謝添,演員趙子岳等來到了一個小站--沙城火車站體驗生活,開始了喜劇電影《錦上添花》的拍攝。電影放映後,凌元扮演的"胖大嫂",獲得了很多觀眾的喜愛。

提起當年《錦上添花》中那個和藹的"胖大嫂",凌元卻說她在最初接受這個角色時,心裏有很大負擔。現如今,老年人的"黃昏戀"早已不是什麽新鮮事,但是在40多年前的那個時代,老年人談戀愛還不大好拿到明面上,似乎不容易讓人接受。

另外,喜劇片對于台詞、動作的要求都很嚴格,不僅要非常準確,而且要節奏快。所以在塑造"胖大嫂"的過程中,凌元一直感覺壓力很大,之所以能獲得成功,凌元說很多得益于謝添導演的啓發及與趙子岳的默契配合。比如一段在小亭子裏等老站長的戲,凌元的表演總是放不開,謝導就在旁邊說:"怕什麽呀,瞧,老太太談戀愛有多美呀!"大家都笑了,凌元也放松了許多。而趙子岳的敬業更是深深感染著她,因為擔心自己背台詞慢影響拍片,他總是不惜時間認真背台詞。一次在十三陵拍戲,正趕上天氣非常熱的中午,大家都在休息時忽然發現找不著趙子岳了,找了半天才看見他正坐在池塘邊專心地背台詞。我還記得,為了演好和小貓說話的那段戲,趙子岳因為不斷撫摸小貓,雙手被小貓抓破留下的一道道傷痕。

凌元和謝添、趙子岳還在《甜蜜的事業》、《生財有道》等影片中分別有過愉快、默契的合作,至今回憶起來,凌元仍然念念不忘。她說:能夠和多才多藝的導演謝添、藝德高尚的演員趙子岳合作,讓我難忘,也是我的幸運。"影片公映後,不管是在大街上,還是走在北影的大院裏,孩子們看見我就恨得要命"

陰狠特務

1978年,北京電影製片廠的反特故事片《黑三角》公映後,片中那個令人悚然的驚險場面成了街頭巷尾離不開的話題。議論最多的,自然就是片中凌元扮演的女特務于黃氏。至今,提起電影《黑三角》,人們對當年于黃氏從門縫後面偷窺的陰險目光仍然記憶猶新。這個讓凌元塑造得最經典的恐怖鏡頭,曾經讓那個時代的很多觀眾晚上想起來睡不著覺,因為人們始終忘不了凌元那充滿了凶狠的一雙眼睛。

其實,當年凌元被領導告知要扮演《黑三角》中于黃氏的時候,她的腦子裏隻有三個字:不願意。一方面,她從來沒有演過這樣的角色,心裏沒底;二來,親朋好友都擔心凌元一貫的善良母親形象受到損害。為此,凌元幾次找到領導,不想演這個反面角色。但是領導卻說,這是分配給你的工作,必須演,並鼓勵她克服畏難情緒,無論是正面角色還是反面角色,都應該演好。沒辦法,凌元硬著頭皮接下了這個她最不想演的角色。

她還想到了更多的困難。因為拍攝《黑三角》時,正值"文革"剛剛結束,文藝舞台創作的正反面人物都臉譜化,所以如何塑造一個生動的"女特務"的形象就比較難。她反復考慮,覺這個人物應該誇張但又不能過分,但是不誇張又怕通不過,很難把握分寸。更困難的是,她對女特務的那種生活不熟悉,不知從何入手。她先是找了很多反特小說、電影,一邊看一邊找感覺。但過後她覺得關鍵還是要分析這個人物的思想邏輯。特務也是人,于黃氏的信念就是當好特務,以後飛黃騰達,成為人上人。要演于黃氏,就積分析出女特務那種表面溫和善良,骨子裏凶殘狠毒的雙重性格。經過反復琢磨,凌元通過眼神、點煙、抽煙的細微動作,把一個表面和氣,但瞬間眼珠一瞪就可以下毒葯、開槍,從骨子裏充滿了仇恨的女特務的形象,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為了在生活中體會女特務的感覺,凌元甚至培養自己看見好人也要仇恨的心理。但由于

在拍片的間隙,凌元還要關心、照顧當時隻有17歲的女主角劉佳,這戲裏戲外的多重身份,可給凌元的表演增加了不少難度。

部長母親

2006年,已經年近90歲的凌元,應邀在電視劇《春風沐雨》中扮演了一個部長的母親。十幾場的戲,凌元每場都是一氣呵成,台詞也是一個字不差。如此了得的台詞功夫,無不令在場的晚輩們驚嘆、佩服。

談起大家都羨慕的台詞功夫,凌元說:其實在生活中,我這個年齡已是丟東忘西的人。但我的職業習慣是要求自己台詞一個字都不能錯,不背好台詞不能進片場,多年來形成了習慣,進了片場從來都是不差一個字。所以1979年復排話劇《日出》時,雖已時隔20多年,我仍然又一次能輕松出演了"顧八阿麼",86歲時還演了《新甜蜜事業》。

凌元說,其實我從來沒覺得背台詞有多難,因為對一個演員來說,演戲的最大壓力不是背台詞,而是創作人物的過程。

銀屏挑戰

在影片中,凌元需要有很多吸煙的鏡頭,表演出于黃氏的陰險和凶狠。為了演好這些鏡頭,從出外景開始,生活中煙酒不沾的凌元,一連吸煙兩個多月。她從觀察別人吸煙的動作開始,從用手指夾煙卷、點煙、吸煙,她認真琢磨每一個動作,一次又一次地反復每個吸煙的動作,直到演出了銀幕中那個兩眼露出凶光,一根接著一根不斷抽煙的女特務于黃氏。影片中凌元吸煙的表演形象逼真,每一個鏡頭都留給了觀眾深刻的印象。但其實每次拍完吸煙的鏡頭,凌元都渾身不舒服,嗓子火辣辣的難受。

《黑三角》公映後,凌元回憶說,當時不管是在大街上,還是走在北影的大院裏,孩子們看見我就恨得要命,他們一邊追著我,一邊喊:大特務,于黃氏,于黃氏,水鴨子,水鴨子!喊得我心裏特煩。同院的小孩看見我就哭,甚至有人告訴我,看見賣冰棍的老太太小孩都哭,我心裏就更難受了。後來過了一陣,心裏也慢慢想開了,因為我愛人對我說,小孩子恨的是電影裏的于黃氏,不是你這個人。這說明你把這個壞人的角色演成功了,所以後來再看見孩子們沖我喊時,我沖著他們笑一笑就過去了。

我要求自己台詞一個字都不能錯,不背好台詞不能進片場。

離休之後

自1984年離休後,凌元就一直沒閒著,除拍了好多戲外,還參加很多活動,尤其喜歡參加老齡委和幫教青少年的公益活動。還時常參加一些藝術界的紀念活動。

或許,這就是凌元藝術常青的秘密。這是生活中真實的凌元,也是那個雖然"拍片無數,和各種電影獎項無緣",卻依然快樂生活、快樂創作的凌元。

2008年,反映都市年輕人生活的電視電影《大漠赤誠》在北京昌平郊區舉行了開機儀式。91歲高齡的表演藝術家凌元到場,她說這次出演是被劇情深深打動。

《大漠赤誠》由青年演員岳紅主演,講述的是因工作、愛情陷入困惑的幾個都市年輕人,為了完成一位老紅軍戰士的遺願,奔赴西北大漠尋人。凌元現在已經很少接戲了,她說《大漠赤誠》這種題材的影片很少,對年輕一代很有教育意義,"應該告訴他們要珍惜現在的生活,雖然我年紀大了,但有責任為年輕一代做點什麽。"凌元不擔心自己的體力,"隻要我高興拍,就沒問題"。

人物訪談

中國電影誕生百年之時,在當年的"光影沉淀百年"系列報道中,凌元是記者頗為周折才得一見的採訪對象,在幾次電話溝通時,老人一再表示,"你們去看看于藍、秦怡、于洋他們吧,他們塑造的角色多,身上的故事也多,我一輩子都在演配角,隻能做一點兒綠葉的陪襯。"《甜蜜的事業》裏的田歐巴桑、《錦上添花》中的胖大嫂、《紅旗譜》裏的朱老忠之妻……凌元以她較寬的戲路,在眾多影片裏扮演了多種身份、不同性格的老年婦女,她對中國電影百年的貢獻絲毫不遜色。在記者再三請求下,凌元終于答應了接受那次採訪。

與許多老演員一樣,凌元的家住在北影大院,房間不大,但充滿了藝術氣息。老人的氣色很好,見到記者的到來,寒暄問候,就像一位普通的鄰家老阿麼。凌元的家中掛滿了她自己的繪畫作品,她表示自己1984年離休後,還經常參加各種社會活動,接演影視劇。1992年進入北京老年大學學習繪畫,主要以山水、花鳥為主。當年還在北京辦了一個藝術家畫展。對于自己的生活,老人介紹說:"我每天早起出外呼吸新鮮空氣,鍛煉身體,幹家務,生活非常充實。因為我1984年就離休了,沒有趕上一級演員的評選,自己幾十年都在奉獻,沒必要為這些事情去爭名奪利。"老人知足常樂,淡泊名利的言語給記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總結自己電影生涯時,老人豁達地表示:"獲獎要看運氣,我一生從未獲獎的確有些遺憾,但我更為看重的是觀眾的認可。現在我走在街上,還會有觀眾認出我,喊我胖大嫂、賣冰棍兒的老太太。我覺得金杯銀杯都不如觀眾的口碑。如果讓我總結自己的藝術人生,我覺得自己一生酷愛電影事業,對所演的角色都能全身心投入。現在到了晚年,觀眾還記得我,這便是對我一生工作的最大鼓勵。演員必須認真嚴肅地對待表演事業。現在一些年輕演員不去體驗生活,成天幾個地方趕場,連台詞都不知道就去演戲,這些影視作品怎麽能談得上藝術呢?我曾于上世紀50年代和70年代兩次在天津演出話劇《日出》,而且一演就是幾十場,深受天津觀眾的歡迎。我們在中國大戲院的演出場場爆滿。觀眾見了我就喊'這不是顧八阿麼嗎',讓我非常感動。我希望趁著自己身體還好,親自去天津看看,看看那些當年為我捧場的老觀眾。"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