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冰兒

冷冰兒

冷冰兒,《彈指驚雷》、《絕塞傳烽錄》的女主角之一,《牧野流星》的配角之一。

冷鐵樵的侄女,蕭志遠的師侄,後成為玉玲瓏之徒。

她的名字和她的人一樣,是寒冷的,隻是最初的她並非如此。冷鐵樵是她的叔叔,但她卻在天山練武。這之後一切都是被一個叫段劍青的人害得。

從此,恨將她封閉,她變的冰冷。楊炎,齊世傑,表兄弟二人都愛上了她,隻是,她都沒有接受,有沒有動搖過?最後選擇成為尼姑

  • 國籍
    中國(清朝)
  • 民族
  • 出生地
    小金川(疑似)
  • 中文名
    冷冰兒
  • 籍貫
    四川東鄉
  • 其他成就
    協助義軍抗清

​人物簡介

出處:梁羽生小說《牧野流星》、《彈指驚雷》、《絕塞傳烽錄

身份:青城派第三代女弟子

門派:天山派、青城派

叔公:冷天祿

冷冰兒

叔叔:冷鐵樵

師父:玉玲瓏、慧心師太

師公:唐加源

初戀情人:段劍青

暗戀過的人:孟華

師叔伯:蕭志遠、玉昆侖

師祖:玉鳴珂

追求者:齊世傑、楊炎、石清泉

武器:冰魄寒光劍

暗器:冰魄神彈

武功:冰川劍法少陽神功

冷冰兒,她隻是這三本書中的一個配角,然而正是這個配角,讓我們感受到對命運的無奈。

她最初與段劍青相戀,卻不道後者是個利欲熏心的人,在冷冰兒失去利用價值後就將其捆縛沉湖,幸得高人解救。

後來她照顧好友孟華的弟弟楊炎長大,卻不料產生感情,這段姐弟戀受到重重阻撓,她給楊炎一個期限,讓他七年後再來找她,希望在這七年中楊炎能與龍靈珠結合。

而她自己卻獨自承受罵名,與生活做著頑強抗爭。

最終,她也沒有獲得應得的幸福,在拒絕了齊世傑對她的矢心相戀之後,毅然遁入空門

出場描寫

謎底馬上揭開,那兩個人已在開始說話。一個是男,一個是女。聽他們的聲音,年紀都似乎不大。

那少女嘖嘖贊賞,說道:"這裏真是神仙洞府!"

男的笑說道:"你可別忘記留下記號,要是找不著我的叔父,咱們出去,可就難了。"

--《牧野流星》第三回 石窟宗師留秘籍 林中情侶覓親人

謝幕描寫

冷冰兒跟著走下石台,楊炎呆呆的望著她,萬語幹言,一時間不知從何說起。冷冰兒微笑道:"炎弟,你剛才問我為什麽變成這個模樣,我是自願出家的,我的第一個師父本來就是尼姑,小時候我也曾戴發修行,如今不過自行剃度罷了。"冷冰兒本是青城派慧心師太的弟子,後來才改投天山派的。

孟華說道:"你跟我們回山嗎?"冷冰兒道:"我已經做了尼姑,不打算和你們回天山了!"

楊炎心情激動,忍不住大叫道:"冷姊姊,你為什麽要做尼姑?為什麽要做尼姑?"

冷冰兒反問他道:"做尼姑有什麽不好?"接著說道:"炎弟,你不遵守七年的禁約,我本來要責備你的。但如今我已經是出家人了,過去種種,比如昨日死。這個禁約,也可以取消了。"弦外之音,禁約取消,七年後準許楊炎求婚之約當然也取消了。

龍靈珠道:"冷姊姊,你年紀還輕,難道就此甘心遁跡空門,過那凄涼歲月?"楊炎大叫道:"是啊,你受的苦還未受夠嗎?"我也正是要這樣問你!"

冷冰兒笑道:"你們怎麽知道我從此就是過凄涼歲月?我做了尼姑也未必就是遁跡空門呀!"

孟華聽她話中有話,問道:"那你打算今後如何?"

冷冰兒道:"叔叔告訴我,當年他們撤離小金川的時候,曾留下一支義軍。如今這支義軍由李光夏率領,又已逐漸壯大了。我打算回小金川幫他們建立女營,並兼訓練女兵。我以尼姑的身分,可以更便于接近一般的民間婦女。我相信我今後過的將是火熱的日子,絕對不會孤獨,更不會凄涼!"

這是楊炎都未曾想到過的境界,他更不知如何說了。

冷冰兒微微一笑,又再說道:"你不是說過,希望我得到幸福嗎?什麽是幸福,各人感受不同,我覺得我這樣做就是找到了幸福,此外我已別無他求了!"

楊炎無話可說,孟華點了點了頭,說道:"道路是自己走的。冰兒,你喜歡這樣做就這樣做吧,我不勉強你回山了。不過,我有一個請求,世傑尚未復原,請你順道送他回家,據我所知,他的母親也很想見你一見,炎弟,你呢?你可打算怎樣?"

楊炎心亂如麻,訥訥說道:"我,我……"冷冰兒微笑道:"據我所知,他和龍姑娘也是有約的。如今龍姑娘大仇已報,他是應該和龍姑娘一起回去與她阿公團聚了。"楊炎想起阿公對他的恩情,亦無抗告了。

--《絕塞傳烽錄》第十二回 彈指傳烽消罪孽 驚雷絕塞了恩仇

人物點評

青燈孤影

冷冰兒開始的時候也是天之嬌女,叔叔是人人景仰的義軍首領,自己是武林最強門派的得意弟子,意中人段劍青是翩翩佳公子,文武雙全,可天妒紅顏,段劍青因名利富貴而背棄了她,還要置她于死地。後來雖然又有了傾慕她的齊世傑,可是一來曾經滄海,二來齊世傑象卓一航一樣個性儒弱,不敢違逆長輩而求真愛。

嘆她和楊炎的感情風波,二人的戀情一如楊龍之戀,冷冰兒一直象長輩姐姐一樣照顧楊炎,楊炎的叛逆和不羈也極象楊過,還有同樣不光彩的父親楊牧。

殷梨亭叔叔可以娶楊不悔,小龍女姑姑也可以嫁給楊過,但唐曉瀾叔叔可以娶馮瑛,冷冰兒姐姐卻不能嫁給楊炎。

中年情懷濃如酒,少女心事總是詩。雲紫蘿或許是因為飽經滄桑風雨,冷冰兒卻在花信之年落發,就算沒有龍靈珠,她和楊炎之間怕也隔了一座山,雖言斬斷青絲並非匿入空門,而是投入另一種生活,但她真的能忘記從前,她心中念的又是何人?

境遇可傷

她愛那個小王爺,卻被他害得幾次險些致命,愛孟華是有一點報恩的情思在內,可惜孟華有了金碧漪在先,不能接受她了。再後來孟華的表弟對她也是真心誠意,她也未始不曾猶豫過,但是這個表弟有個令人憎厭的母親,好事不終。最後楊炎愛她,是因為少少更無別人痛惜,隻有冷冰兒幾番為他舍生忘死,也不過一時激情,她是料到了的,她比他大了要十歲,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但楊炎那種熱烈的性格,她沒辦法勸說其清醒,唯有落發出家。--整個過程都很哀婉

身向南邊望北雲 風雲變幻幾浮沉 芳心破碎倍思君 冷冰兒的一生,與雲紫蘿一道,構成了後天山系列中最悲情的畫面。當段劍青把她推下冰湖時,她就死了,在那個冰湖中凝結成了一塊亙古不化的冰。孟華是一座大山,厚重又堅實,給她帶來了安慰,卻不能撫平那道創傷,山壓于冰,冰隻會片片破碎,即使她無悔。楊炎卻似一道火,熾熱而激l烈,給了她溫暖,卻不能給她幸福,火,註定要將冰融化蒸發,七年之約,讓她的痛苦成倍,也讓楊炎的火理智了下來。齊世傑才是她生命中的水,柔和的水,深情的水,能與她相知與共的水,能撫平冰面傷痕的水。可是,冷冰兒卻要到最後才能將他遇上,此際,她對塵世已經無多留戀,她心中的冰,已然固化成石。一生悲痛交織的她,選擇了出家,但與青燈相伴時,她當真能解脫嗎?冰兒啊,回到水的懷中吧!

--選自碧漪玄霜的《悲絕,生離之傷,那遙遠的距離》

冷冰兒和雲紫蘿同是我喜愛並且為之神傷的女子。 一.遇人不淑,愛上了段劍青,沒想到她的情郎卻是將她沉入湖底的凶手,幸好有孟華搭救,由此對孟華產生一種特殊的感情,那是一種心死後有一個男人唯一讓人相信的悲哀。孟華喚起了她對生活的希望,但是沒有喚起她對愛情的希望 二.再遇挫折,再于齊世傑相遇的時候,齊的忠厚也曾在冷冰兒的心湖中投下了一顆石子,讓她的心再次溫暖起來,她本以為這是她的春天,但是楊大姑的棒打鴛鴦卻無疑讓她的心再次冷下去,對愛情絕望。 三.徹底絕望。冷冰兒從來就每有想到過她竟然讓楊炎陷入這樣一種尷尬的局面,讓他為她背上了叛徒的罪名。對于楊炎,冷並不是沒有愛,但是十年年齡的終究是不能跨越的鴻溝。再加上楊炎本來對冷冰兒隻是一種依賴的感情,還並不是純粹的男女之情,冷冰兒的心終于徹底絕望了。 愛情對于冷冰兒來說就像是書中最詭異的阿修羅花,濃鬱的芬芳,讓人頭昏目眩,但致命的傷。削發為尼了!此心如水隻東流,切莫再說紅塵!

--節選自wuchenyueli的《梁羽生筆下的十二個悲情》

命運多劫

一剪梅

造化弄人冷于秋,落絮無聲,冰凝小樓。回眸處飛梅傳音,綠水悄泮,欲語還休。

忽來東風鎖春愁,難伴嬋娟,少年遠遊。誤了今生人未老,古佛青燈,遺恨悠悠。

縱觀冰兒的一生遭際,也許齊世傑是最適合給她幸福的人,心機叵測之輩自不必提,少不更事的楊炎也缺少這一分沉靜內斂。一直有人把棒打鴛鴦的責任推到楊大姑身上,可我覺得是因為齊的太過內斂,才錯失這一段良緣。外柔內剛、外冷內熱的冰兒那麽看重自己的尊嚴,對楊大姑的排斥自是糾結于心,何況齊世傑並沒有明白說出自己的愛意,離開,就成了理所當然的決定。反觀齊世傑後來的作為,他應該是真心愛惜冰兒,隻是良機隻有一次,錯過了就不能挽回,眼睜睜看著意中人長伴青燈古佛,心中滋味也許隻有--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了。

--節選自羽靈的《醉別春思--冷觀擦肩而過的十段情緣》(摘自梁羽生家園天山劍譜)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