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洗劍錄

冰河洗劍錄

冰河洗劍錄,是已逝著名武俠作家梁羽生所寫的一部武俠小說,該小說和《雲海玉弓緣》的時間相連,

講述了江南與鄒絳霞的孩子江海天的感情和江湖故事,

該作繼承了梁羽生的寫作特色,人物感情突出,劇情膠著,而被稱為又一部梁羽生式小說。

  • 書名
    冰河洗劍錄
  • 作者
    梁羽生
  • 類別
    武俠小說
  • 連載時間
    1963年~1965年
  • 章回
    五十六回
  • 連載報刊
    新晚報·天方夜譚

簡介

冰河洗劍錄,是已逝著名武俠作家梁羽生所寫的一部武俠小說,該小說和《雲海玉弓緣》的時間相連,講述了江南與鄒絳霞的孩子江海天的感情和江湖故事,該作繼承了梁羽生的寫作特色,人物感情突出,劇情膠著,而被稱為又一部梁羽生式小說。

冰河洗劍錄

基本資料

卷首詞:

蝸角浮生換,悵年來車塵馬跡,天涯望斷。青冢寒鴉啼未了,凄絕此情難浣。更還有幽閨舊伴,死別生離同一恨,夢魂驚,猶似聞低喚。清淚滴,鴛枕畔。 

深情負盡長遺怨,此生緣,鏡花水月,都成空幻。彈劍狂歌臨絕塞,雲海蒼茫人遠,挽冰河洗滌塵絲亂。往者如斯隨逝水,後來人應得如心願。殷勤祝,噓寒暖。 

——調寄金縷衣

主人公:江海天、谷中蓮、金世遺、谷之華

故事歷史年代:乾隆晚期

看點:異國政治

前集:《雲海玉弓緣

續書:《風雷震九州

首發資料:1963年08月24日~1965年08月22日,新晚報

內容概要

原陳天宇書僮江南與鄒絳霞成婚後,生有一子,取名江海天。一日江南在自家花園中教兒子武功,突來天魔教八名蒙面女子,借與江南比試之際,強學江南武功,並劫持江海天而去。江南一家苦無對策,隻得備好行裝,出門尋找兒子的下落。一日,江南在一無名客堆中遇到行事佯狂、處世灑脫的神偷姬曉風,兩人性情相投,義結金蘭。姬曉風自告奮勇去天魔教所在地徂徠山營救江海天。

江南來到岷山拜見岷山掌門人谷之華,遇天魔教主姐姐繆夫人來岷山冒名認領谷之華的養女谷中蓮。谷之華識破真相,與江南聯手擊敗繆夫人。谷中蓮是南丐幫幫主翼仲牟寄居在谷之華足下,信牧、物隻有一件綴著天心石紐扣的花棉衣和一本龍力功譜,其身世至此仍是一個謎。這時天魔教主又來擾山要挾,隨後金世遺的仇人無名島主文廷璧也來到岷山,意在騙取中原上乘武學。岷山派處于危機之中,幸好金世遺及時趕到,打敗了文廷璧。事隔多年,金、谷再度相遇,一番傾談,說盡心中無限事。而這時厲勝男侄子厲復生卻現身江湖,並對金有著深深的誤會怨恨,一時又勾起金世遺多少傷心往事。厲復生任天魔教副教主,卻痴戀著天魔教主。

姬曉風為救江海天身受重傷。金世遺藝高膽大,在天魔教總舵中,獨力戰敗文廷璧、厲復生和天魔教主,救出了江海天。金世遺在江南家授藝三年,江海天武功初成,他便離開了江家,孤身再入江湖。隨後江南為幫助義兄陳天宇尋找被人劫持走的妻子幽萍也離家,不料一走竟是三年未歸。

江海天此時已長大成人,武功也有所成,他受母之命,外出尋父。出門之後,先到岷山拜見谷之華,而谷之華與谷中蓮卻已出山遠遊而雲。他替岷山派接下了馬薩兒國金鷹宮寶象法師的請帖,參與金鷹宮八月十五的群英會。

江海天離開了岷山後,路途上遭遇金鷹宮人物陰聖姑的陷害,幾度陷入危機中。他以忠誠和友情感動了陰聖姑的徒弟歐陽婉。而這時厲復生奉天魔教主之命在陰聖姑手中奪得江海天。在途中,江海天幸被武林前輩華山醫隱華天風所救,華天風之女華雲碧愛上江海天,但江海天總是不能忘記兒時記憶中的谷中蓮。

江海天與華天風父女一道前往金鷹宮。路上,華天風遇到仇人毒手天尊蒲盧虎和歐陽婉的父母歐陽仲和、歐陽二娘。華天風大戰一場,身中巨毒。江海天背負華天風到附近大俠雲召家避難療毒。不料雲家已遭到貌似江海天、華雲碧的男女青年偷襲,且雲召的兒女雲瓊、雲璧為掌力所傷,低迷不醒。天風以高超的醫術救治了雲召子女。華天風也得以安全療傷。那偷襲雲府的二青年即為歐陽婉的姐姐歐陽清和馬薩兒國國王蓋溫的義子葉沖宵。

雲璧傷愈後,也愛上江海天,但江海天意屬谷中蓮,隻覺情孳重重。金鷹宮之約在即,江海天告別眾人,孤身上路。不料又誤闖歐陽家婚宴,擾了文廷璧之侄文道庄與歐陽清的婚禮,並與葉沖宵對掌而各自受傷。之後途中又遇姬曉風,二人來到白教的鄂爾沁宮。白教面臨分裂,白教法王被師弟孔雀明倫王所迫,交出法王之位。而孔雀明倫王早與尼泊爾國王相勾結,要把白教遷王尼泊爾立為國教,幽萍就是為他們劫去作人質的。冰川天女與丈夫唐經天及時趕到,救出了幽萍,阻止了白教的分裂。這時江海天與父親江南也得以相遇,終完成尋父之事。

鄂爾沁宮事了之後,眾人齊赴金鷹宮,途中江海天不幸又被厲復生所擒送往一個島上。在島上江海天卻意外遇到了日夜思念的谷中蓮。多年不見,兩人倍覺相親相愛。江海天服下了谷中蓮所贈的天山石,卻無法控製靈葯的熱量,幾有生命危險。好在谷中蓮的失散多年的哥哥唐努珠穆趕到,讓江海天服下了克製天心石的寒星石。原來唐努珠穆也已被金世遺收為徒弟,隨後兄妹相認,又各自服下餘下的靈葯,三人得此奇遇,功力都得到大幅成長。在歐陽婉的幫助下,他們逃出魔掌,來到馬薩兒國都城。江谷二人夜探皇宮,谷中蓮無意遇到了被蓋溫囚禁多年的母親,原來蓋溫謀殺了國王篡奪了王位並囚禁了王妃。還將國王失散的長子葉沖宵認為義子,以讓他們骨肉相殘。谷中蓮這才知道自己是馬薩兒國的公主,而葉沖宵與唐努珠穆都是她的兄長。一番爭鬥,奸王終被廢除,谷中蓮一家也終報大仇。金鷹宮大會上群雄合鬥寶象法王,金世遺終再度現身,以絕世武功挫敗寶象法王。華雲碧見江、谷之情意,傷心失意而去。葉沖宵對這些年來所做的錯事深感追悔,拒絕接任王位,偕歐陽婉悄然離去,唐努珠穆無可奈何中承繼了王位,普天大慶。

但蓋溫的兒子意圖挑撥鄰邦昆布蘭國與馬薩兒國的關系,誅殺了昆布蘭國的信使嫁禍與新王。唐努珠穆與谷中蓮毅然前往昆布蘭國解決事端。此是昆布蘭國王在國王金輪聖母童姥姥及孔雀明倫王等奸人的脅迫下準備大動幹戈攻打馬薩兒國,而江海天等人為尋找情場失意的華雲碧也來到昆布蘭國,途中遇到了唐經天之子唐嘉源,兩人傾心相交,這時唐嘉源等人已在尼泊爾國推翻了殘暴的國王。幾番遭際,華雲碧與雲召之子雲瓊相戀。而唐努珠穆也與雲璧相互傾心,眾人都找到心中所愛,皆大歡喜,眾英雄合力誅殺了昆布蘭國的奸人,真相大白後,昆布蘭國立公主羅曼娜為王,兩國修好。投身在童姥姥門下的在魔教主至此悔悟,但已是走火入魔,金世遺為其破除走火入魔,厲復生感激涕零,也明白了金世遺與厲勝男的種種往事,向金世遺傾心祝福。天魔教主與厲復生也成就了美滿姻緣。

眾英雄離開了昆布蘭國,谷中蓮隨谷之華回到了岷山。這時童姥姥、文廷璧率清廷大內達人圍攻岷山,雙方又掀起一場大戰,金世遺以絕世武功震懾群魔,童姥姥身死,文廷璧武功被廢,二十四名眼睛都被廢,這一戰震驚了江湖,震動了清廷,大長江湖正氣之風。經歷了二十年的風風雨雨,金世遺、谷之華兩顆飽經創傷的心終于走到一起,相互撫慰,一眾親朋好友如冰川天女、江南等也都真誠祝願。谷之華將掌門之位讓給谷中蓮,隨金世遺歸隱,江海天也與谷中蓮成婚。

人物介紹

主要人物

江海天 江南之子,金世遺的大徒弟。

谷中蓮 唐努朗瑪,馬薩兒國王的三女兒,谷之華、丘岩的養女。

金世遺 “毒手瘋丐”,武學大師。

谷之華 邙山派掌門,呂四娘之徒,孟神通之女,谷正朋的義女。

唐努章峰 冒名“葉沖霄”,馬薩兒國前王的長子,寶象法師之徒,溫蓋的幹兒子。

歐陽婉 歐陽仲和的次女,陰聖姑之徒,後成為唐努章峰之妻。

華雲碧 華天風之女,後成為雲瓊之妻。

唐努珠穆 原名“葉沖霄”,馬薩兒國王的次子,金世遺的二徒弟,葉君山的養子。

卡蘭妮 天魔教主,童姥姥之徒,後成為厲復生之妻。

厲復生 天魔教副教主,厲伯子之子。

其他人物

江南 陳天宇、姬曉風的義弟,原陳天宇的書童。

楊柳青 楊仲英之女,原唐曉瀾的未婚妻。

鄒絳霞 江南之妻,楊柳青之女。

陳天宇 陳定基之子,蕭青峰之徒。

蕭青峰 青城派名宿。

大雄禪師 少林寺十八羅漢之一,痛禪上人之徒。

大悲禪師 少林寺十八羅漢之首,痛禪上人之徒。

崔雲亮 蕭青峰的大弟子。

姬曉風 “天下第一神偷”,孟神通之徒。

辛隱農 青城派掌門。

雷震子 武當派掌門。

胡乾 “小靈猿”,雷震子的首徒。

成滔 “大力神”,雷震子之徒。

抱拙道人 雷震子的師弟。

張鐵肩 山東獨腳大盜。

沙老大 伏虎寨的當家。

沙老二 伏虎寨的當家,沙老大之弟。

青松道人 金光大師的首徒。

陽赤符 孟神通的師弟。

竺法蘭 天竺達人。

竺法休 天竺達人,竺法蘭的孿生弟弟。

路英豪 邙山派六大弟子之一。

白英傑 邙山派六大弟子之一。

盧道璘 邙山派六大弟子之一。

林笙 邙山派六大弟子之一。

程浩 邙山派六大弟子之一。

甘人龍 邙山派六大弟子之一,甘鳳池之侄。

翼仲牟 南丐幫幫主,谷之華的師兄。

謝雲真 “辣手仙娘”,峨嵋派弟子,周青之妻。

靜緣 邙山葯王廟主持,谷之華的師姐。

楊老三 陳天宇家的僕人。

楊璘 江南名武師,葉君山之徒。

唐經天 唐曉瀾之子。

華天風 “天下第一神醫”,華山醫隱,武林一流達人。

仲長統 北丐幫幫主。

歐陽伯和 終南山歐陽家三兄弟中的老大。

歐陽仲和 終南山歐陽家三兄弟中的老二。

雲召 水雲庄庄主,北方武林盟主,雲重的後人。

雲瓊 雲召之子。

雲璧 雲召之女,雲瓊之妹,後成為唐努珠穆之妻。

韓璇 “鐵鴛鴦”之一,北京鎮遠鏢局總鏢頭。

韓二娘 “鐵鴛鴦”之一,韓璇之妻。

侯義 雲召的管家。

宇文朗 雲召的三弟子。

于少鯤 鎮遠鏢局的鏢師,陰聖姑之徒,于大鵬之子。

于大鵬 少林派俗家達人。

龍隱大師 雁蕩山龍湫寺方丈。

湛空 龍隱大師之徒。

歐陽清 歐陽仲和的長女,唐努章峰的情侶,後成為文道庄之妻。

冰川天女 尼泊爾公主,佛教女護法,唐經天之妻。

哈凡提 白教喇嘛。

迦毗羅 白教四大護法弟子之一。

葉渡 白教四大護法弟子之一。

須菩提 白教四大護法弟子之首。

巴勃 尼泊爾農家子弟,後成為大將軍。

唐加源 唐經天之子。

龍靈矯 方今明的女婿。

吉羅遮 金鷹宮七大護法名列第三。

班棟 阿剌伯第一達人,提摩達多的師弟。

葉塞羅 寶象法師之徒。

福襄阿 寶象法師之徒。

幽萍 陳天宇之妻,原冰川天女的侍女。

蘇湛 “賽仁貴”,獨腳大盜,曾是孟神通的黨羽之一。

金日磾 “大漠奇人”,回族第一達人。

全祖德 北丐幫副幫主。

馬良 “青海三馬”中的老大。

馬駿 “青海三馬”中的老二。

馬馳 “青海三馬”中的老三。

歐陽二娘 歐陽仲和之妻。

宴源 海陽幫幫主。

雲安 雲召的老僕人。

瑪依 玉玲瓏的侍女。

玉玲瓏 玉鳴珂之女,玉昆侖之妹。

玉昆侖 玉鳴珂之子。

羅曼娜 昆布蘭國公主,後繼承王位,玉昆侖的情侶。

霍寶猷

程灝 谷之華的師兄。

反派人物

文廷璧 南海未名島島主,天魔教副教主。

文道庄 文廷璧之侄。

伊璧珠瑪 繆南廷之妻,卡蘭妮之姐,童姥姥之徒。

陰聖姑 七陰教主。

寶象法師 馬薩兒國國師,龍葉上人之徒。

蒲盧虎 “毒手天尊”。

孔雀明倫王 白教法王的師弟。

魯兀 馬薩兒國御林軍正教頭。

魯赤 馬薩兒國御林軍副教頭,魯兀之弟。

木華黎 馬薩兒國宮中的達人。

景月上人 襖教達人。

孟哈赤 尼泊爾第一達人。

符離漸 東海屠龍島島主,孟神通之友。

蓋蘇 蓋溫之子。

穆九娘 “九尾妖狐”,天魔教香主之一。

童姥姥 昆布蘭國的金輪勝母。

哈提 昆布蘭國泰清王之子。

麥維 孟哈赤的副手。

佟元奇 大內第一達人,大內副總管,齊天樂之徒。

提到人物

厲勝男 天魔教祖師,金世遺之愛人,厲抗天的後人。

楊仲英 “鐵掌神彈”,北五省武林盟主。

喬北溟 明末武學大師、大魔頭。

毒龍尊者 金世遺的師父

黃石道人 邪派高人,曾給江南強行傳授邪派功夫

唐曉瀾 “天下第一達人”,天山派掌門,武林領袖。

陳定基 原薩迦宗宣慰使。

孟神通 谷之華父親

和珅 乾隆最寵愛的大臣。

和琳 和珅之弟。

豐紳殷德 和珅之子。

薛福成

寇方皋 原大內總管。

司空化 原御林軍統領。

痛禪上人 少林寺方丈。

烏天朗 崆峒派長老。

金光大師 峨嵋派名宿。

獨臂神尼 邙山派創派祖師。

繆南廷 河南提督,後升為山東巡撫。

丘岩 河南中牟縣小地主,馬薩兒國前王的心腹客卿,翼仲牟之友。

呂留良 呂四娘父親

葉君山 馬薩兒國前王的心腹客卿,楊庄之徒。

楊庄 青城名宿。

谷正朋 兩湖大俠。

葉野逸 即葉逸蒼,江南醫隱。

曹仁父 “江南七俠”之一。

呂四娘 邙山派第二代掌門。

甘鳳池 江南大俠。

鍾展 唐曉瀾之徒。

李沁梅 鍾展之妻。

霍天都 天山派創始人

陰秀蘭 明末七陰教主之女。

厲抗天 喬北溟的僕人。

桑青娘 藏邊四大魔頭之一。

厲盼歸 厲勝男之叔。

桑璧伊 薩迦宗土司之女。

曹錦兒 邙山派掌門。

馮瑛 唐曉瀾之妻。

馮琳 馮瑛之妹。

歐陽季和 終南山歐陽家三兄弟中的老三。

龍葉上人 天竺第一高僧。

張丹楓 明代大俠。

雲重 明代大俠。

齊天樂 崆峒派名宿。

傅青主 清初大儒兼名醫,鍾南派第六代祖師。

提摩達多 阿剌伯武學大宗師。

方今明 “神拳無敵”,隱居喜馬拉雅山的大俠。

蓋溫 馬薩兒國國王,原前王手下大將。

龐都 馬薩兒國前王的忠僕。

黑摩訶 天竺武學名家。

白摩訶 天竺武學名家,黑摩訶之弟。

八思巴 黃教始祖。

玉鳴珂 昆侖隱俠。

赤神子 藏邊大魔頭。

厲伯子

周青 前任丐幫幫主,翼仲牟的師兄。

額欽德 大內正總管。

作品鑒賞

《冰河洗劍錄》在羽生先生35部著作屬既出名又不是很出名的一部小說。“出名”是由于它是羽生先生名著《雲海玉弓緣》的續集,為金世遺、厲勝男和谷之華的那一段刻骨銘心、意味深長的愛情故事劃上了一個句號;說它不出名,是因為整部小說的成就在很多人看起來遠不如《雲海》,無論是故事情節還是人物個性,都遠不如前作;也許很多人對該部小說還存在“惡感”,這多是喜歡厲勝男的讀者,認為羽生先生不該讓金世遺和谷之華重新走在一起,又有一部人認為該部小說破壞了《雲海》的悲劇美感,這自是見仁見智的問題。但是無論是作為一部獨立的小說還是作為《雲海》的續集,該部小說還是有不少亮點及引人深思之處。

完整意義的三部曲

冰川天女傳》、《雲海玉弓緣》、《冰河洗劍錄》三部著作構成了武俠小說系列中一個完整意義的三部曲。個人認為,縱觀整個武俠系列,能夠有這樣三部純粹的完整的三部曲還屬少見,即以系列小說見長的羽生先生,因為三部小說不僅是金世遺一個完整的人生歷程,憤世嫉俗的無知少年,茫然徘徊的掙扎,到成為人所景仰的大俠,三部小說描寫了一個完整的人生,這在武俠系列中實屬少見,而不僅是金世遺,以冰川天女、唐經天、陳天宇、江南還有白教法王等一批人物也影響了三部小說的發展,這也是少見的。與金世遺的完整人生歷程不同,唐經天的個性呈現是穩定的,但這並不能說唐經天的形象比金世遺差很多,因為不同的人生歷程決定了不同的個性特點,金世遺的出身決定了他的成長必須經歷挫折和痛苦的蛻變,而唐經天武林第一門派和世家出身決定了他身上那優雅、端庄的貴族氣質,這可能是他獨有的皇族血統與天山派百年的底蘊相關,正如俗言培養一個貴族需要三代人,而作為一個真正的貴族,無疑最重要是表現出優雅、從容的貴族之風,個人認為,在羽生先生小說中,最具備這種貴族氣質的人物無疑是唐經天,張丹楓太過狂放,而檀羽沖則有太多的負累,因此在貴族氣質這方面,反而是唐經天最具備,這也是一種常人掀慕而難以企及的氣質,對與這種與生俱來的氣質,需要的是維持而不是改變。而在這方面唐經天做得最好,終其一生中,不僅保持了這種獨特的氣質,而且天山派在其手中達到全盛,之後金世遺雖然成為武林第一達人,但無法動搖唐經天的天下第一門派。可惜的是沒有永恆的世家,到了唐嘉源手中,天山派無論聲勢還是唐嘉源的個人才具都無法達到唐經天開創的盛世,終將掌門讓與另一開拓型的人才楊炎,這已是後話。作為羽生先生筆下的絕代佳人冰川天女,在本作中風採依然,與姬曉風的一場輕功比賽,引發讀者對其絕世風姿的無限遐想,可惜的是自此天女自此之後不復見,在其他小說再沒出現,或許羽生先生太珍愛這個人物,隻留下了她最美,而不忍寫到歲月流逝在這位佳人留下的另一面。陳天宇依然文雅,多了幾分庄重;江南依然多嘴,多了幾分成熟內斂;厲家後代再掀波瀾;陽赤符卷土重來,氓山派再遇劫難,有情人終成眷屬,這一切都是前二部小說未了情節的推進,也為金世遺、唐經天、冰川天女這一代人武林闖蕩的三部曲劃上一個句號,之後金世遺避居海外,唐經天成為掌門,陳天宇成為江南大俠,江湖又是另一代人的世界。

永恆的和平

《冰川》是浪漫的傑作,《雲海》是奇情悲劇,那麽《冰河》所要表現的主題則是永恆的和平。

烽煙散盡、冰河如鏡,  

我要在冰河洗凈我寶劍的血腥,  

從今後永享太平。  

年輕人得到愛情,  

老年人得到安寧。  

再沒有遙盼征人的怨婦,  

再沒有倚閭待子的母親。  

咿呀!烽煙散盡,冰河如鏡。  

我要在冰河洗凈我寶劍的血腥。

這首民歌所要表達的無疑是《冰河》一書中歌頌的主題,即永恆的和平。俠客在江湖中行俠仗義,除暴安良的最終目的是什麽?不就是為了永恆的和平,寶劍出鞘最終目的就是為了在冰河中洗凈寶劍的血腥,令得從今後永享太平。本書中以江海天為代表的俠士挫敗青海白教的分裂奪權,馬薩兒國的除奸,昆布蘭國的平暴,推翻尼泊爾王的暴政,所反對的人物無不是窮兵黷武的暴君,野心勃勃的獨夫,製止了不該有的刀兵,減少了多少遙盼征人的怨婦和倚閭待子的母親,俠已是為人類和平而戰的戰士。從這也表現了羽生先生對人類和平的向往和對弱小國家的同情,這與《英雄》中所要歌頌的為了成就一統天下而無視天下蒼生,不斷的侵略弱小的“英雄”,無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天下不是英雄的天下,而是千千萬萬百姓的天下,為了一己之私而視他人生命如草木的終將受到千百萬人的唾棄。

我看金世遺與谷之華的愛情婚姻

《冰河》一書中,最讓人議論的莫過于金世遺在二十年後終娶谷之華的這段婚姻故事,很多讀者認為這破壞了《雲海》的這段悲劇愛情的美感,個人本以為羽生先生本人也多少有此看法,因此他在《梁羽生金庸合論》中曾提及“對照來看,梁羽生以大團圓作結局的小說,就比較平凡,不那麽動人了。我尤其要為他惋惜的是,在《雲海》的續集《冰河洗劍錄》中,金世遺、谷之華終于又是以喜劇收惕,結為夫婦,實在破壞了《雲海》的悲劇之“美”,雖說有許多讀者喜歡大團圓的結局,但畢竟難辭媚俗之誚”,但近來看了偵探關于《梁金合論》的文章,給予我本人一個啓示就是《梁金合論》的觀點未必就是羽生先生本人的觀點,這也要感謝偵探,說到對羽生先生的深入研究探討,偵探要比我好得多。那麽拋開《梁金合論》,我們有必要探討一下羽生先生個人對這段愛情婚姻的態度,作者對這個“大團圓”的結局有否覺得後悔。我個人以為,以羽生先生善良的內心世界和對美好生活的祝福中,羽生先生對這個結局至少應該不會完全感到後悔,至多是一種不能兩全其美的遺憾而已。這就涉及到《冰河》作為一部獨立完整小說的地位問題,它不是《雲海》的狗尾續雕,我們清楚,《雲海》的結局,已將金、厲、谷的愛情悲劇推向高潮,正是“此情可待成追憶,隻是當時已憫然”,這希悲劇已長久震撼著讀者,如果續作再繼續這段悲劇,再讓金世遺陷于對厲勝男的思念而不能自拔,而對谷之華則繼續逃避的態度,那麽這樣小說更像狗尾續貂,在《雲海》的影子中繼續無病呻吟,但是《冰河》不是《雲海》的狗尾或是蛇足,它是《雲海》中未完的人生、未完的故事的延續,人生道路總是充滿著不可預測的變數,何況是長達二十年的人生,應該允許主角選擇不同的道路而重新開始。 而對于這段婚姻,個人還是認為,在討論這段婚姻中,再去糾纏金世遺究竟愛誰是最沒有意義的,畢竟厲勝男已身死二十年,她也得到了金世遺的愛及二十年的傾心思念,那麽回到現實生活之中,任何人都無法指責一位喪偶二十年的人再覓愛侶,不管他是多麽深受著他的以前的配偶,再覓愛侶任誰都不能說他對不起他以前的配偶,這是每一個有理智的人都能接受的道理。同樣,將心比心,如果金世遺繼續沉溺于對厲勝男的無窮思念而逃避谷之華的話,那麽谷之華又情何以堪?難道要犧牲兩個一生的幸福來成就這所謂的悲劇美嗎?那麽這所謂的悲劇美無疑是不道德的,事實上隻要是悲劇就不會有真正的美,因為它總是以某人的傷害為代價的。金世遺無疑是愛厲勝男的,但他愛谷之華嗎?《雲海》一書中寫到,“他一直以為他愛的是谷之華,那是因為他理智上認為谷之華會是個好的妻子……”,那麽這又算不算愛?個人剛從閣子中讀到“如果愛不需要理由,那麽愛的為什麽會是你而不是他”這樣的佳句,套用這佳句,這是不是金世遺一個愛的理由?谷之華使他狂熱的心平靜,使他那在驚濤駭浪飄浮的生命之舟得以找到一個平靜的港灣,從而遠離他厭倦的過去,步入平靜安定的生活,這不是他所企求的。正如“谷之華道:“二十年來咱們雖是會少離多,但就在你海外飄流、天涯遠隔的時候,我也總是覺得你就似在我身邊。”金世遺道:“咦,奇怪,我也是這樣。這些年來,每當我鬱悶難堪的時候,你就像出現在我的眼前。”,這不是一直潛藏在內心的愛又是什麽?人生能有幾個四十年,在過去的四十年間,金世遺可說是經受了多少艱辛,多少挫折,又承受了多少創傷,誰還有權利要求他再度過另一個孤獨寂寞的四十年,谷之華二十餘年的創傷,難道還要繼續下去嗎?隻為了金世遺的一個思念。而這個結局又是厲勝男想要的嗎?正如厲復生所說:“我的心願也就是我姑姑的心願,金大俠,我求你不要負了我姑姑的一番心事,臨別遺言!”,厲勝男臨死可是對金和谷獻上了最誠摯的祝福,喜歡或不喜歡厲勝男的人都相信這份祝福是真誠的,正是當你真愛一個人時,是要讓他得到真正的幸福,而看到金世遺鬱鬱終生,這決不是厲勝男內心想要的。因此與其終生沉浸于思念之中,不如放開心中的枷鎖,尋求自己和谷之華後半生的幸福,這也是厲勝男所希望看到的。正是中年心事,珍惜的是細水長流, 有侶相伴,輕歌攜手,繼續走人生路,這也是年輕時無法體會的高妙境界,也無風雨也無晴,也應該讓他們在後半生中享受一下這種境界,得到一份補償。因此,個人認為,對于這段婚姻,喜歡谷之華的讀者固是欣喜,喜歡厲勝男的讀者是否也應有一個理解的態度,這也是為金世遺的人生歷程中最好的歸宿。

對小說的一些看法

《冰河》一書在羽生先生小說中的評價不是很高,主要是小說的情節較為平淡,小說寫到了青海、藏邊,寫到了喜馬拉雅山那邊的其他國家等異國風情,本來都不失為好的素材,但是整個過程還是顯得過于平淡,殊少激動人心之處。主角人物比起前二部有明顯的不如,由于金世遺和唐經天、冰川天女、厲勝男、谷之會都太過出色,因而本作的許多主角人物顯得遜色。江海天予人的感覺是少年老成,原因是其父江南太過多嘴,致使他說話的機會不多,從而顯得少年老成。作者可能也考慮到要塑造一個不同于唐經天的飄逸端庄,金世遺的狂傲不羈的主角人物,因而作者選擇了少年老成的江海天,江海天個性堅韌不拔,遇事處處為他人著想,本來能成為一個很好的梁羽生筆下的“郭靖”,但是金世遺的影響力太強了,無形中削弱了作者塑造這一人物所花的工夫,因此以主角而論在三部曲中無疑是最弱的。羽生先生在谷中蓮這一人物所花的筆墨不是很多,雖然許多情節都是圍繞著谷中蓮的身世展開,但作者對其正面描寫的筆墨卻不多,如果作為第一女主角的話,可能是羽生先生作品中予人印象最為模糊的女主角,其給人留下的印象反而不如華雲碧和歐陽婉,而主角的塑造直接影響到作品的評價,因此這部小說在三部曲中隻能位于未座。 小說人物中寫得最好反而是葉沖霄和歐陽婉,前者的身世和個性都予人以看不透,其身世經歷了一個真、假、真,其為人也經歷了一個正、邪、正,他欺騙了歐陽清的感情,又最終娶了歐陽婉,這對于歐陽家未嘗不是一種補償。歐陽婉外向多情,敢愛敢恨,雖曾一度愛著江海天,但明悉他內心另有所愛能不為情所負累,選擇與葉沖霄攜手遠離也是一種好的歸宿。其他如華雲碧內向、多感、善良,厲復生如厲勝男般的痴情,天魔教主雖是邪教人物,卻不脫人性的一面,唐嘉源的少年英俠,無不刻畫得栩栩如生,躍然紙上。 天心石和寒星石。羽生先生小說中很少借助葯物之功效提高數十年的功力,細數之,如主角通過天心石和寒星石提高本身功力好像是絕無僅有,可能是羽生先生不喜這方面的內容,偶爾為之。 厲復生的身世。本書中厲復生出現得突然,《雲海》中提及厲勝男已是厲家的劫後遺孤,而厲昐歸又無子嗣,那又何來厲復生,實讓讀者懷疑,這可能也是作者之疏忽。個人倒有一個意見,《雲海》一書中不是曾提及厲家兄弟厲伯子和厲仲子我出海外尋寶,終尋至火山島。哥哥回家報訊,遇巨鯨、海盜,飄流了近十年始回家中。那麽厲復生可解釋為厲伯子漂流海上所留下的遺孤,這樣解釋可能效果會更好一點。這是個人的一點意見。 決戰方面,個人最欣賞的是江海天和唐嘉源的那場比劍,這可能是喬北溟一系和張丹楓一系又一戰,武學總是在不斷發展,金世遺以“強弩穿雲”破解了天山派的“八面風雨”,而天山派又創出“堅城御敵”解之,典型的梁氏武學風格。岷山一戰也寫得精彩動人,金世遺絕世武功力挫文廷壁、童姥姥和二十四名侍衛。《冰河》的創作時間是1963至1965,和《天龍》又是差不多同一時間,童姥姥這個名稱不知是誰借鏡誰的,這還有待以後考證。

——出自天山遊龍的《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

源自張無忌的江海天

心地純良、忠厚老實到好騙的程度,學武功方面卻很聰明。這個基本設定和張無忌如出一轍。不僅如此,江海天還是梁書主角中的異類。梁書主角之中,名士型的固然喜歡吟詩作對,彈琴吹簫,連草莽型的也少不了談詩論文,江海天卻沒有什麽風雅之舉。梁書主角的武功進展多循序漸進,江海天卻是一步登天。最明顯的是他那莫名其妙的桃花運。梁書中多少比他條件優越的男主角都無此艷福呢。四個女子中雲璧純屬湊數,梁老為何一定要加上她?

江海天認識了四個女子,這四個女子都對他或多或少的有一份情誼,他也從未曾好好想過自己究竟愛的是誰?直到如今,他才發現自己心底的秘密,他對谷中蓮的情意似乎與對待別的女子有所不同!

熟悉《倚天》的讀者看到這段話不會覺得陌生吧?還有些細微處,比如小時候同樣被壞人綁架,那邊是蒙古郡主,這裏就來個西域小國公主等等……聯系一下《倚天》和《冰河》在報紙上連載的時間,有理由相信江海天這個人物的創作靈感來源于張無忌。

但是江海天並非張無忌的簡單翻版,某些方面是要反張無忌的。金庸本人在後記中欽定張無忌雖然說了最愛趙敏,但實際上自己都不知道真正愛誰。江海天則在懵懂間就早已認定了谷中蓮。

原來江海天雖然隻是一個剛踏進十七歲的大孩子,還未曾懂得什麽叫做愛情,但由于谷中蓮是他青梅竹馬之交,給他的印象也最深刻,所以谷中蓮在他的心中實在已是佔了一個重要的地位,也許連他自己也還未覺察:他對谷中蓮實在已是發生了一種“朦朧”的戀慕。那是一個初成長的少年,對第一個“闖入”他心頭的少女所特有的一種情感。

不過,他雖然自己沒有覺察到這種情感,而在“潛意識”上,卻會為了自己心中所“戀慕”的少女,而有意無意的避免和第二個女孩子親近,除非第二個女孩子給予他更深刻的印象,或者更強烈的刺激,才會沖淡他對第一個女孩子那種“朦朧”的、未成熟的“愛情”。江海天現在說要先去見唐經天,實在即是他這種“潛意識”的表現:不想和華天風父女同行,亦即是避免和華雲碧日益親近。

讀至此處,不禁笑出聲來,江海天實在太可愛了。潛意識就知道為八歲時相處不久的小女孩守心,真該給他立個牌坊,上書“貞節可風”。不過八歲時尚不懂人事,男女之分尚不清楚,怎會有這般心思?(雖然也有日本人那些動輒幼稚園初戀的)我看這其中少不了金世遺和江南的推波助瀾,有意無意的在江海天面前提谷中蓮,于是在他幼小的心靈裏早就認定谷中蓮和自己的牽絆。可惜的是二人成年後的再會寫的過于平淡,谷中蓮的形象又很模糊,本該是某種意義上的一段奇緣,卻淹沒在金谷復合的光影中。

張無忌是金書中我最喜歡的男主角,最佩服他經歷了那麽多黑暗的事情,卻依然能善意的看待整個世界,一般人有他那樣的經歷不變的陰暗扭曲,至少也會憤世嫉俗吧。但是仔細想來,他這種性格是如何養成的並沒有合理的解釋,我權且當作修煉九陽神功時頓悟了吧。江海天呢,童年比張無忌幸福多了。他初出道時有過這樣一段描寫:

江海天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到底還是外婆的說話對了,外婆說人心險惡,果然不錯!”

但他隨即又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爹爹的話也不錯。他說人之初,性本善,人人本來都是好的。隻要你拿出良心對人,別人也會拿出良心對你。那歐陽姑娘起初不是想害我的嗎?到頭來卻還是她拿出解葯,救了我的性命。”

江海天初出江湖,第一次就碰上了這種怪事,幾乎糊裏糊塗的送了性命,究竟爹爹的話對?還是外婆的話對?或者是他們二人的話都有點對也有點不對?江海天越想越是迷茫,隻覺得世間上最難測的就是人心了。

按這個思路寫下去,會是很好的成長故事。少年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通過親身經歷去驗證長輩的話,去建立自己的世界觀人生觀。令人遺憾的是後文並沒有在這方面繼續深入,江海天更像是RPG遊戲的主角,作用是引導讀者流覽劇情,而不是讓讀者去欣賞這個角色本身。

因此江海天是純情陽光版的張無忌,卻沒能成為真實深刻版的張無忌。

道具角色谷中蓮

谷中蓮的身世之謎引出了故事的主線——江海天的探秘之旅卻成了和另外三個女孩子的瓜葛史。全書五十六回,直到第三十回成年谷中蓮才千呼萬喚始出來。登場晚也不要緊,好戲壓軸麽,可惜她登場後戲份依然有限而且並不耀眼。和江海天重逢是全書中兩人難得的相聚——結果感情戲我沒啥印象,隻記得天心石神奇無比。他們重逢主要是為了給江海天提供天心石,增加三十年功力武功突飛猛進吧?短暫的相聚後,這兩個人居然又分道揚鑣了……鄰國之行和天魔教總部探秘都是谷中蓮單獨行動,卻沒能成為她的獨舞。前者是把一大堆人引去鄰國的原因。後者是讓讀者通過她的眼睛去見證天魔教主和厲復生的戀情。谷中蓮這個角色是用來推動情節發展的,這些情節卻不是為塑造她的形象服務的,所以她理論上是本書的第一女主角,形象卻不甚鮮明。梁老對她實在有些不夠用心啊。

豁達超脫歐陽婉

歐陽婉其人,原書中的點評如下: 歐陽婉是個任性而為,愛與恨都很強烈的女子,但卻又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女子。這性格不但與華雲碧大不相同,與厲勝男也並不完全一樣,厲勝男想要的東西就一定要得到手,歐陽婉卻比她多幾分豁達,幾分超脫。和歐陽婉比較起來,華雲碧則更是“執著”得多了。 這個角色的看點也正在這裏。小說中愛恨都很強烈的女子,往往是非常執著的——執著于男主角。如果有幸是女主角,就能最終征服男主角的心;如果不幸是女配角,就難逃炮灰的命運。歐陽婉卻是少見的灑脫,能夠退一步海闊天空。大約是因為她的愛恨雖然強烈,卻也平衡的緣故吧?小說裏有一類典型角色,除了心上人之外不把其他人當人看。在男性作者筆下就表現為隻對男主角一人柔情似水,對其他人邪惡殘忍的妖女;在女性作者筆下就是言情小說中的沙豬男主角——自以為是世界中心,花心濫情,一旦遇到女主角立刻變成二十四孝男友,並對前情人們冷酷無比。這類角色開始看著還挺酷,看多了著實反感。歐陽婉卻不是這類人,她對江海天一片深情,對旁人也並非視如草芥。她冒著風險搭救葉沖宵甚至算得上俠義之舉,當然最後也驗證了一句老話:與人方便自己方便。歐陽婉雖帶著邪氣卻不惡,愛恨強烈卻不偏執,能進能退,實在是個聰明的女孩子。

鄰家少女華雲碧

華雲碧身為世外高人的女兒,常年隱居深山,心態卻是十足的鄰家少女,讓人感覺十分親切。她聰明伶俐、宜喜宜嗔。她比歐陽婉執著,但好在她雖然“放不下”,卻不至于“想不開”,所以不會在那棵名叫江海天的樹上吊死。對待感情,她的種種反應,也許不夠濃烈不夠豁達不夠果斷,卻更加真實自然。書中這段寫的相當傳神:原來華雲碧倒並非心胸狹窄,但她卻也的確有過這樣的念頭,為了避免挑起創傷,打算從今之後,不再見江海天和谷中蓮二人。但如今是雲瓊求她同去,情形便又不同,雖然她還未曾將對江海天的感情,完全移到雲瓊身上,但已覺得和雲瓊在一起,也就不怕面對江海天和谷中蓮了。這是一種微妙的少女心理,隻有在她找到了男友之後,才敢坦然面對從前的戀人。梁老真不愧是個知心哥哥。華雲碧、歐陽婉、雲璧各有歸宿,反感者或許會稱為拉郎配,我第一次讀到這裏,倒是頗有好感——覺得這個作者真是善良啊。後來才發現梁老也有心狠手辣之時。認真說來,歐陽婉與葉沖宵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本就是合適的一對。華雲璧和雲瓊有玉玲瓏的精心安排,勉強了點但也說得過去,現實裏原也不乏這類勉強。雲璧和唐努珠穆就是純正的速配了。其實雲氏兄妹在書中本就有湊數之嫌,兄妹之間不能互配,于是分別配了華雲璧和唐努珠穆,若是去掉這兩個人,華雲碧和唐努珠穆也很登對——梁老自己也在《俠骨丹心》中把他們當成一對了。

峰回路轉葉沖霄

還記得當初看這個人物時糾結的心情:他到底是不是好人?是不是谷中蓮的哥哥呢?情節一波三折,我的心情也跟著跌宕起伏。按說谷中蓮出場後,描寫已經對他很不利了,但我大約是受了主角江海天看法的影響,總覺得他不是簡單的壞人。結果證明我的直覺是正確的——或者說接受了梁老的暗示。其實不同于歐陽婉的邪而不惡,葉沖宵開始看起來就是個惡少啊,貪戀權勢又輕薄無行,充其量是還有點骨氣罷了。得知身世之謎後立刻洗心革面感覺有些微妙,因為是女主角的哥哥,所以被輕易放過有些不符合梁書中的原則。幸好後續有重量級的情節。“欲贖前愆來舍命,認清首惡解仇冤”,不但體現了葉沖宵的擔當,更澄清了他之前的行為。搶劫治療瘟疫的葯材堪稱十惡不赦,沒有參與這事並在事後設法補救,證明葉沖宵得知自己身世之前本就有相當的善念。有了這一筆,他的轉變就不顯得突兀了。而寧願一死也不願替自己辯白既證明了贖罪的誠意,也顯示了相當的傲氣。這就是我初次看《冰河》最喜歡的男性角色:葉沖宵——既有邪氣又有傲氣,雖有小惡卻無大非的貴公子。

魔女的誘惑天魔教主

書中天魔教主的名字前後不一,我比較喜歡稱她卡蘭妮。她是我初次看《冰河》最喜歡的女性角色。美艷動人,風情萬種,心機深沉,手段圓滑,善于利用美貌作武器讓人聽命。看著她長袖善舞把主角們戲弄于股掌之上,看著她讓兩個副教主俯首聽命,都是很有趣的事情,當然最有趣的還屬她和厲復生的姐弟戀。厲復生雖然已有二十多歲,但行事還似天真未鑿的小孩;天魔教主不但年紀比他大,而且精明、老練。狠辣、樣樣都與厲復生截然不同,任誰都不能想象這兩個人可以配成一對,但厲復生卻居然會愛上了她,愛情這個東西也真是難以思議的了。真·姐弟戀,萌點滿滿。梁書的愛情其實也是多種多樣的,卻常常寫的很理所應當,少了狗血波折的橋段,讓讀者也不覺其異了。不過這兩個人配成一對乍看詭異,細想合理。天真的孩子會被成熟邪惡的姐姐吸引,比如我小時候就覺得老電影裏的女特務很美很有魅力……而精明世故的人內心深處未必不向往那份童真。兩人正好互補。當然這是梁書,所以天魔教主和葉沖宵相似,有邪氣有小惡,卻不是大奸大惡之徒。而且一旦認定了厲復生,痴情程度不下于他,寧可走火入魔也不要厲復生向金世遺低頭。所以二人才能從相互吸引發展成真正的攜手人生。

痴情種子厲復生

主角江海天是少年老成,厲復生卻是青年童心。行事天真,貌若女子還容易害羞……真是讓人看到就想善意欺負的弟弟型。他對天魔教主死心塌地的付出,終于贏得佳人芳心。他對待金世遺的態度也是孩子氣十足,認定金是敵人就一心和他作對,一旦覺得金是大好人,就立刻替他著想,做起媒來了…… 人真能一直活得這麽簡單,也是件愉快的事情啊。從這個角度看,厲復生是個很幸運的人。

痴情炮灰于少鯤

喜席未開紅燭滅,不辭一死為殉情。暗戀歐陽婉不敢表白最後在他婚禮上殉情的情痴。《冰河》是本很厚道的書,梁老在書中大發善心,成全了許多人,這次重溫之前我都忘記還有這麽個悲情的炮灰了。他愛歐陽婉寧願成全她和江海天,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殺掉文道庄……最可悲的是他的心意歐陽婉完全不知道。從書中看梁老對他的行為也不甚同情的樣子。大概是這種暗戀單戀失戀的模式,梁老並不認同吧。

天驕客串玉玲瓏

冰峰頂上,身披白狐裘手持溫玉簫的少年翩然登場,玉玲瓏在《冰河》裏的亮相風頭十足。記得第一次看到這裏,就想這是哪位世外高人啊?結果看下去武功也不過如此,在整個故事裏隻能算個小配角,為什麽會有這麽奢侈的設定呢?最近重溫突然發現,這不是天驕的裝備嗎?白狐裘可以撞衫,溫玉簫和暖玉簫這樣藝術性、實用性、特殊性兼備的奇門兵器,總不會是巧合吧?《冰河》連載到後半部的時候《狂俠》開始連載,推算一下天驕在報紙上亮相比玉玲瓏早一些。莫非是梁老自己很滿意天驕的造型,于是讓他到《冰河》裏客串一下?莫非是讀者反響良好,于是埋個小彩蛋服務一下?又或者是《冰河》裏盡是些不喜歡文藝的角色,梁老的名士癮發作了,所以寫出這麽個吹簫吟詩的風雅角色來?

堅強帥氣谷之華

這次重溫《冰河》,意外發現谷之華不但是堅強的,而且是帥氣的。《冰河》中拿得起放得下的不隻是歐陽婉,還有谷之華。這個“放下”不一定要另覓良人,而是能積極的面對生活。谷之華道:“以前我對個人的事情想得較多,在遇到命運磨折的時候,就難免消沉。現在我以我的師父作為典範,一心一意是想光大本門,培植後輩,好與胡虜周旋,功成不必在我,總有一天,可以恢復漢家舊業。我的心情有了寄托,也即是找到安身立命之所了。”這幾句話隱隱的道出了她的心事,那即是她願作邙山派的掌門以終老,過往的情孽,那已是視如過眼雲煙,東流逝水了。金世遺在她面前,本來感到有點兒內疚,聽了這幾句話,心情豁然開朗,不知不覺的緊緊抓住了她的手。情場失意,沒有自怨自艾,沒有遁跡空門,而是寄情于事業,並非男人的專利。“功成不必在我,總有一天,可以恢復漢家舊業。”這句話說的豪氣逼人,良家婦女谷之華不愧是呂四娘的衣缽傳人。當年情變,谷之華的痛苦更在金世遺之上,卻還要諒解他,安慰他,化解他的內疚。金世遺實在是好運,如果谷之華沒這麽堅強,而是受此打擊後一蹶不振,鬱鬱寡歡,金世遺該如何自處?他背負得起雙份的內疚嗎?當然谷之華的堅強並非是為了金世遺,那是她本性如此,正如她不做尼姑隻是因為自己不喜歡,而不是為了等待金世遺一樣。谷之華忽道:“世遺,你現在想些什麽?”金世遺怔了一怔,說道:“想的當然是怎樣救江南的孩子。” 谷之華一笑說道:“很好,我但願你少想過去的事,多想未來的計畫!”金世遺面上一紅,這才知道了谷之華話中的真意。溫柔內斂的淑女偶爾毒舌一次倒是非常有趣。再堅強帥氣也不是沒感情的泥塑木雕,有些事情始終是會在意的啊。

怯懦被動金世遺

第一次看《冰河》對金世遺的印象是武功超強,能秒殺對手,是凌駕于眾人之上的絕頂高人。如今再看,發現他強的也隻有武功而已。 前面說到谷之華的堅強是金世遺的幸運,可金世遺的怯懦被動別扭就是谷之華的不幸了。金世遺原本也不過是“有點”內疚,被谷之華一開解就徹底不內疚了……冰川天女頗想撮合他與谷之華的姻緣,但她遠行在即,時間無多,而且這種男女之間的事情,說話也隻能“點到為止”,總不成當眾做媒。當下她聽得金世遺如此回答,也隻得微喟說道:“世遺,你總是喜歡自己折磨自己,但不知你懂不懂,你折磨了自己也就會折磨別人的。可惜我就要走了,還是請你仔細想想我這句說話吧,我不多說了。”金世遺心頭一顫,暗自想道:“之華姐姐是最懂得我的事的人,她什麽都會諒解我的。唉,難道我折磨了自己,當真也就折磨了她嗎?” 看到這裏真是替谷之華不值啊。谷之華懂你諒解包容你,于是她就不痛了嗎?看來人是要堅強,但外表最好偽裝得脆弱些,否則旁人就看不到你的傷你的痛。反正你堅強麽,那多受點打擊你也能支持的住……金世遺是真的想不到這點嗎?我看他是根本逃避去想,面對谷之華,他始終是怯懦任性的孩子,精神上依賴著她,不去想被依賴者也是有血有肉,而不是鋼筋鐵骨啊。天女點破之後,金世遺無法繼續自欺欺人了,可是他想出了什麽結果?沒有,到最後也不是靠他自己想通解決問題的。不是厲復生給了他一個台階,他隻怕要繼續猶豫別扭下去……江山好改,本性難移,武功蓋世又如何?武功的強大不會帶來精神上的強大,他依然是那個怯懦被動的金世遺。

梁羽生的祝福

天山遊龍兄說《冰河》的主題的永恆的和平,我以為是幸福的生活。冰河洗劍,馬放南山,天下太平是個人幸福生活的背景和保障。生活不是童話,不是傳奇,卻也是多姿多彩的。 《冰河》裏成全了一對對各式各樣的情侶,金世遺和谷之華驗證了時間能治愈一切傷痕;江海天和谷中蓮證明了娃娃親也很美好;葉沖宵和歐陽婉是氣味相投的第二選擇;華雲碧和雲瓊是同病相憐的慰藉;唐努珠穆和雲璧是地道是速配,厲復生和天魔教主是相反相成;玉玲瓏和唐加源是如同父輩一般的順風順水…… 正如歐陽婉所說:“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緣分,隻要不自尋煩惱,便會得到快樂!”,這是梁老對善良人們的美好祝福。正因為這一點,雖然《冰河洗劍錄》在梁書中風評一般,我卻是相當喜歡的。

——出自春水煎茶的《梁羽生人物——冰河洗劍錄眾生相》

作品目錄

第一回 八女同來生異事 七年流落剩沉哀

第二回 神偷妙手知何處 寶氣珠光動盜心

第三回 秘笈奉還求曲諒 佛珠空擲憤難平

第四回 毒酒甜言求秘笈 神偷妙技戲天魔

第五回 居然意外摧強敵 又見人問現俠蹤

第六回 情天抱恨幽蘭怨 妖氣彌空貴婦來

第七回 孤雛身世謎難解 魔女恩仇恨未平

第八回 索女登門較身手 飛杯裂案炫神功

第九回 雲開月現分真假 匕露圖窮辨友仇

第十回 深宵詫聽金猴吼 初會驚逢玉尺寒

第十一回 無多掩幔留香住 依舊窺人有燕來

第十二回 人海茫茫何處覓 鴻飛杳杳有誰知

第十三回 舊地重來增悵惘 故人何往惹相思

第十四回 驚心怪客傳書柬 孰料嬌娃是賊徒

第十五回 十分險惡羅奇禍 一片真誠感玉人

第十六回 古堡劫人來異獸 窮途引路有神鷹

第十七回 各逞奇能寒敵膽 欲憑絕學鬥強仇

第十八回 陷身不禁疑雲起 脫險還驚禍未消

第十九回 幽谷寒鴉添客恨 雪泥鴻爪惹人思

第二十回 望門投止驚奇變 月現雲開識詭謀

第二十一回 忽聞情海生波浪 又見伊人送葯來

第二十二回 燭影搖紅騰殺氣 刀光如雪鬧華堂

第二十三回 痴情未吐身先死 孽債難償燭已灰

第二十四回 痛失愛兒拼老命 驚看情侶鬥親娘

第二十五回 玉女有心隨俠士 少年仗義斥奸邪

第二十六回 聖寺竟容宵小輩 高僧無語對良朋

第二十七回 迷途大漠遭奇險 識路神偷遇故人

第二十八回 又見窮邊騰劍氣 忽聞域外起風雷

第二十九回 法王復位奸謀破 小俠遭殃魔女來

第三十回 不意桃源逢玉女 誰知王子是奸徒

第三十一回 神功憑借天心石 秘密深藏一紙書

第三十二回 善惡易分須抉擇 友仇難辨最彷徨

第三十三回 練得神功除大敵 喜聞義士護孤兒

第三十四回 惆悵冷宮窺隱秘 凄涼禁苑話前因

第三十五回 弟兄相見不相識 恩怨糾纏尚未明

第三十六回 骨肉團圓悲化喜 愛情交集夢如煙

第三十七回 神鷹展翅驚強敵 玉女施針表素心

第三十八回 異丐玄功傷毒婦 神偷妙手懾同行

第三十九回 冰彈玉劍誅群醜 鐵掌罡風鬥法王

第四十回 柔情蜜意難消受 虎鬥龍爭各逞能

第四十一回 斬斷無明求正果 重翻舊夢惹相思

第四十二回 中年心事濃如酒 少女情懷總是詩

第四十三回 竟有使臣甘作賊 何來妙策解兵戎

第四十四回 一意懲凶難罷手 息爭無計苦思量

第四十五回 群雄執意追凶手 少俠何堪見血償

第四十六回 欲贖前愆來舍命 認清首惡解仇冤

第四十七回 心事難言揮玉笛 風雲不測陷冰河

第四十八回 同命相憐疑幻夢 幽情互慰結知交

第四十九回 接木移花施妙計 變容易貌出奇謀

第五十回 異國闖宮遇妖婦 冰河比劍結新交

第五十一回 殘箋破鏡藏幽秘 同氣連枝是一家

第五十二回 願覓桃源同比翼 何堪毒手拆鴛鴦

第五十三回 冷焰搜魂施辣手 金杯敬酒逞機謀

第五十四回 同室操戈何慘酷 臨岐分手暗傷心

第五十五回 約會邙山懷敵意 相逢魔窟訴前因

第五十六回 玉匣還書消宿怨 冰河洗劍慶升平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