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 -中國現代著名作家

冰心

中國現代著名作家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謝婉瑩(1900年10月5日—1999年2月28日),筆名冰心,取“一片冰心在玉壺”之意,近現代偉大的詩人作家翻譯家、兒童文學家。福建長樂人,出生于福州一個海軍軍官家庭,被稱為“世紀老人”。曾任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央名譽主席,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名譽主席、顧問,中國翻譯工作者協會名譽理事等職。著有小說集《超人》,詩集《春水 》、《繁星》,散文集《寄小讀者》、《再寄小讀者》、《三寄小讀者》、《小桔燈》等,主張愛的哲學,“當代散文八大家”之一。

  • 中文名
    謝婉瑩
  • 別名
    冰心(筆名)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福建福州長樂橫嶺村
  • 出生日期
    1900年10月5日(庚子年)
  • 逝世日期
    1999年2月28日
  • 職業
    詩人、作家、翻譯家、兒童文學家
  • 畢業院校
    美國威爾斯利女子大學
  • 主要成就
    散文
  • 生肖
  • 祖籍
    福建長樂
  • 代表作
    繁星》《春水》《寄小讀者》《小桔燈》等
  • 丈夫
  • 星座
    天秤座

人物簡介

冰心,原名謝婉瑩,取“一片冰心在玉壺”之意。原籍福建福州長樂橫嶺村人。出生于一個具有愛國,創新思維的海軍軍官家庭。著名詩人作家翻譯家、兒童文學家。曾任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央名譽主席,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名譽主席、顧問,中國翻譯工作者協會名譽理事等職。她的散文和詩歌一度產生很大的影響,分別被茅盾稱為“繁星體”和“春水體”。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第一位著名女作家,她以宣揚“愛的哲學”著稱。1999年2月28日晚九點于北京醫院病逝,享年99歲。 因一生剛好跨過一個世紀,被稱為世紀老人,生前最喜歡的花是玫瑰。

著名作家冰心   劉文韜編輯著名作家冰心 劉文韜編輯

冰心同時是位著名的社會活動家。建國以來,她歷任中國作家協會第二、三屆理事會理事和書記處書記、顧問,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二至四屆全國委員會委員和副主席,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央委員會副主席,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至五屆代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五至七屆全國委員會常委和第八、九屆全國委員會委員,全國少年兒童福利基金會副會長,中國婦女聯合會常委等職。她總是以愛祖國、愛人民、愛孩子的博大愛心,關註和投入各項活動。她為我國的文學事業、婦女兒童事業的發展、為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製度,都作出了傑出的貢獻

冰心   劉文韜編輯冰心 劉文韜編輯

筆名來歷

《紙船——寄母親》——冰心 詩歌朗誦-視

筆名是因為一片冰心在玉壺自己的第一篇創作小說《兩個家庭》時,第一次使用了“冰心”這一筆名。當時有人問她為什麽用“冰心”時,她回憶說:“當時我不願同學們知道文章是我寫的,而‘冰心’筆劃既簡單好寫,又與我的本名謝婉瑩的‘瑩’字含義‘光潔、透明’相符。冰心這個筆名與謝婉瑩沒有聯系,我出生後,祖父曾找算命先生為我算命,算命先生說我應該是男命,命中有文曲星,還說我的八字裏缺火。所以二伯父給我取名‘婉瑩’,‘瑩’字頭上有兩個‘火’字。”從而以克火,而心字給人以美的感覺,所以就把筆名寫為冰心。冰心這個筆名據說還有“一片冰心在玉壺”之意。

就讀學校

1912年,冰心入福州女子師範學校預科學習。

1913年(民國二年),隨父遷居北京,住在鐵獅子胡同中剪子巷,其父謝葆璋前來北京出任民國政府海軍部軍學司長。

1914年(民國三年),就讀于北京教會學校貝滿女中(美國公理會創辦)。

1915年(民國四年),參加了貝滿女中學生的愛國活動。

1918年(民國七年)入讀協和女子大學理科,開始向往成為醫生,後受“五四”影響,轉文學系學習,曾被選為學生會文書,投身學生運動,此期間著有小說《斯人獨憔悴》、詩集《繁星·春水》,短篇小說《超人》。

1919年(民國八年),參加“五四”愛國運動,被選為學生會的文書,並參加北京女學界聯合會的宣傳股,開展罷課、罷市等宣傳活動。

1918年,8月25日,北京《晨報》發表了女學生謝婉瑩投稿的《二十一日聽審的感想》,這是她公開發表的第一篇文章。

1918年,9月18日——22日,北京《晨報》連載了她的第一篇小說《兩個家庭》。第一次以“冰心”為筆名。

1918年,10月7日——12日《晨報》連載第二個短篇小說《斯人獨憔悴》。後被改編為三幕話劇公演。

1920年(民國九年),發表了她最早的詩作:《影響》、《天籟》、《秋》,署名婉瑩。

1921年(民國十年)參加茅盾、鄭振鐸等人發起的文學研究會,努力實踐“為人生”的藝術宗旨,出版了小說集《超人》等。

1922年(民國十一年)她出版了第一部詩集《繁星》。由164首小詩組成,出版于北京的《晨報》。冰心一生信奉“愛的哲學”,她認為“有了愛,便有了一切”。在《繁星》裏,她不斷唱出了愛的贊歌。她最熱衷于贊頌的,是母愛。除了摯愛自己的雙親外,冰心也很珍重手足之情。她愛自己的三個弟弟。她在後來寫作的一篇散文《寄小讀者》,《通訊十三》裏,還把三個弟弟比喻成三顆明亮的星星。冰心贊頌母愛,贊頌人類之愛,贊頌童心,同時她也贊頌大自然,尤其是贊頌她在童年時代就很熟悉的大海。歌頌大自然,歌頌童心,歌頌母愛,成為冰心終生創作永恆的主題。

1923年(民國十二年)在燕京大學(由協和女子大學等教會學校合並而成)期間,冰心在一個牧師家裏受洗歸主。畢業後,到美國波士頓的威爾斯利學,攻讀英國文學,專事文學研究。曾把旅途和異邦的見聞寫成散文寄回國內發表,結集為《寄小讀者》,是中國早期的兒童文學作品。

1926年(民國十五年)獲碩士學位後回國後,冰心相繼在燕京大學、清華大學女子文理學院任教。

1929年(民國十八年)6月與吳文藻結婚。1929年至1933年寫有《》、《南歸》、《冬兒姑娘》等。還翻譯了黎巴嫩詩人凱羅·紀伯倫的《先知》。1933年(民國二十二年)末寫就《我們太太的客廳》,內容被疑影射林徽因,成為文壇公案。

抗戰期間,在重吳文藻冰心 婚禮慶用“男士”筆名寫了《關于女人》。

抗戰勝利後到日本,1949年—1951年曾在東京大學新中國文學系執教,講授中國新文學史。

1951年回國,先後任《人民文學》編委、中國作家協會理事、中國文聯副主席等職。作品有散文集《歸來以 後》、《再寄小讀者》、《我們把春天吵醒了》、《櫻花贊》、《拾穗小札》、《晚晴集》、《三寄小讀者》等,展示出多彩的生活。藝術上仍保持著她的獨特風格。

文化大革命後冰心受沖擊,被抄家並進了“牛棚”,烈日下接受造反派批鬥。1970年初,年屆70的冰心下放到湖北鹹寧的五七幹校接受勞動改造,至1971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前,冰心與吳文藻才回到北京,接受黨和政府交給的有關翻譯任務。這時她與吳文藻、費孝通等合作翻譯《世界史綱》《世界史》等著作。

人物軼事

獲朱鎔基親自來醫院探望

1994年9月,冰心因心功能衰弱需入住北京醫院;雖住院卻仍一直關心社會:1998年水災時她聞訊後捐出二千元,及後知道災情嚴重,一萬元稿酬到災區再捐出;冰心至1999年2月13日忽然惡化,心跳加速血壓偏低並有發燒,翌日下午女兒吳冰帶同總理朱鎔基親來醫院探望,至同年2月28日晚上九點于北京醫院病逝,享年99歲。

人物生平

1900年10月5日冰心出生于福州三坊七巷謝家大宅(今鼓樓區楊橋東路17號),該宅院也是林覺民故居,是冰心祖父謝鑾恩林覺民家屬購得。[1]次年5月,全家遷至上海

著名作家冰心   劉文韜編輯著名作家冰心 劉文韜編輯

1903年,因為父親謝葆璋受命海軍訓練營營長,同時負責籌辦海軍學校,隨父遷至煙台,在此居住的8年裏度過了她幸福而多彩的童年生活。在煙台,她開始讀書,家塾啓蒙學習期間,已接觸中國古典文學名著,7歲即讀過《三國演義》、《水滸》等。與此同時,還讀了商務印書館出版的“說部叢書”,包括英國著名作家迭更斯的《塊肉餘生述》等十九世紀批判現實主義的作品。[2-3]

1911年(一說為1912[2]),進入福州女子師範學校開始了預科學習。[1]

1913年隨父遷居北京,住在鐵獅子胡同中剪子巷,其父謝葆璋前來北京出任民國政府海軍部軍學司長。[1]

1914年就讀于北京教會學校貝滿女中。[1]

1918年入讀協和女子大學理科,開始向往成為醫生,後受“五四”運動和新文化運動的影響,轉文學系學習,曾被選為學生會文書,投身學生運動,並因此參加北京女學界聯合會宣傳股的工作。此期間著有小說《斯人獨憔悴》、詩集《繁星·春水》,短篇小說《超人》。[1]

1919年8月的《晨報》上,冰心發表第一篇散文《二十一日聽審的感想》和第一篇小說《兩個家庭》。[2]後者第一次使用了“冰心”這個筆名。由于作品直接涉及到重大的社會問題,很快發生影響。之後所寫的《斯人獨憔悴》《去國》《秋風秋雨愁煞人》等“問題小說”,突出反映了封建家庭對人性的摧殘、面對新世界兩代人的激烈沖突以及軍閥混戰給人民帶來的苦痛。[2]

1923年8月乘船前往美國留學1921年參加茅盾、鄭振鐸等人發起的文學研究會,努力實踐“為人生”的藝術宗旨,出版了小說集《超人》,詩集《繁星》等。[1]

1923年進入燕京大學,燕大期間,冰心在一個牧師家裏受洗歸主。畢業後,到美國波士頓威爾斯利學院攻讀英國文學,專事文學研究。出國留學前後,曾把旅途和異邦的見聞寫成散文寄回國內發表,結集為《寄小讀者》,是中國早期的兒童文學作品。[1]同年,以優異的成績取得美國威爾斯利女子大學的獎學金。

1926年,獲得文學碩士學位回國,先後在燕京大學、北平女子文理學院和清華大學國文系任教。[2]

1929年與吳文藻結婚,婚後隨丈夫到歐美遊學,先後在日本、美國、法國、英國、義大利、德國、蘇聯等地進行了廣泛的訪問。例如,在英國,冰心就與意識流小說創作的先鋒作家伍爾就文學和中國的問題進行了長談。

1929年至1933年寫有《分》、《南歸》、《冬兒姑娘》等。還翻譯了敘利亞作冰心夫婦和他們的三個兒女[1]家凱羅·紀伯倫的《先知》。1933年末寫就《我們太太的客廳》,內容被疑影射林徽因,成為文壇公案。[1]

抗戰期間,在重慶用“男士”筆名寫了《關于女人》,[1]又曾在昆明、重慶等地積極從事創作和文化救亡活動。

抗戰勝利後,1949年至1951年間曾在東京大學新中國文學系執教,講授中國新文學史,[1]並曾在當地的報刊上發表一些短文。[4]

1951年從日本回到中國,[1]在文化大革命時期被抄家,並進了“牛棚”,烈日下接受批鬥。1970年初冰心被下放到湖北鹹寧五七幹校接受勞動改造,直到1971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前,冰心與丈夫吳文藻才回到北京,接受有關翻譯任務。這時她與吳文藻、費孝通等合作翻譯《世界史綱》《世界史》等著作。[1]

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後,祖國進入新的歷史時期,冰心迎來了生平第二次創作高潮。1980年6月,冰心先患腦血栓,後骨折,但她仍堅持創作,在此期間發表的短篇小說《空巢》,獲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接著又創作了《萬般皆上品……》《遠來的和尚》等佳作。散文方面,除《三寄小讀者》外,連續創作了四組系列文章,即《想到就寫》《我的自傳》《關于男人》《伏櫪雜記》。作品數量多、內容之豐富、創作風格獨特,使得她的文學成就達到了一個新的境界,出現了一個壯麗的晚年景觀。年近九旬時發表了《我請求》、《我感謝》、《給一個讀者的信》等作品。

1994年9月冰心因心功能衰弱入住北京醫院;1999年2月13日病情惡化,于同年2月28日晚上九點于北京醫院逝世,享年100歲。[1]在冰心報病危之後,朱鎔基李瑞環胡錦濤等中央領導人及中國作家協會領導和作家代表曾親自到醫院看望她。

文壇祖母

筆耕不輟

冰心晚年被尊稱為“文壇祖母”,她是世紀同齡人,一生都伴隨著世紀風雲變幻,一直跟上時代的腳步,堅持寫作了七十五年。她是新文學運動的元老。她的寫作歷程,顯示了從“五四”文學革命到新時期文學的中國現、當代文學發展的偉大軌跡。她開創了多種“冰心體”的文學樣式,進行了文學現代化的扎扎實實的實踐。她是我國第一代兒童文學作家,是著名的中國現代小說家、散文家、詩人、翻譯家。她的譯作如的《先知》《沙與沫》,印度泰戈爾的《吉檀迦利》《園丁集》及戲劇集多種,都是公認的文學翻譯精品, 1995年曾因此經黎巴嫩共和國總統簽署授予國家級雪松勛章。她的文學影響超越國界,作品被翻譯成各國文字,得到海內外讀者的贊賞。

冰心冰心

個人經歷

青年時期

新文化運動的興起和五四運動的爆發,使冰心把自己的命運和民族的振興緊密地聯系在一起。她全身心地投入時代潮流,被推選為大學學生會文書,並因此參加北京女學界聯合會宣傳股的工作。在愛國學生運動的激蕩之下,她于1919年8月的《晨報》上,發表第一篇散文《二十一日聽審的感想》和第一篇小說《兩個家庭》。後者第一次使用了“冰心”這個筆名。由于作品直接涉及到重大的社會問題,很快發生影響。冰心說,是五四運動的一聲驚雷,將她“震”上了寫作的道路。之後所寫的《斯人獨憔悴》《去國》《秋風秋雨愁煞人》等“問題小說”,突出反映了封建家庭對人性的摧殘、面對新世界兩代人的激烈沖突以及軍閥混戰給人民帶來的痛苦。其間,協和女子大學並入燕京大學,冰心以一個青年學生的身份加入了當時著名的文學研究會。她的創作在“為人生”的旗幟下源源流出,發表了引起評論界重視的小說《超人》,引起社會文壇反響的小詩《繁星》《春水》,並由此推動了新詩初期“小詩”寫作的潮流。也頗受國外人的喜愛

1921年加入文學研究會,這時作品多圍繞著母愛、童心、對人生的感悟和自然四大主題,構築了冰心思想核心“愛的哲學”。代表作有《超人》《煩悶》《繁星》《春水》等。

美國留學

1923年,冰心以優異的成績取得美國威爾斯利女子大學的獎學金。出國留學前後,開始陸續發表總名為《寄小讀者》的通訊散文,舉世為之矚目並且成為中國兒童文學的奠基之作,20歲出頭的冰心,已經名滿中國文壇。

冰心冰心

在去美國的傑克遜總統號郵輪上,冰心與吳文藻相識。冰心在波士頓的威爾斯利女子大學研究院攻讀文學學位,吳文藻在達特默思學院攻讀社會學,他們從相互的通信中,逐漸加深了解,1925年夏天,冰心和吳文藻不約而同到康奈爾大學補習法語,美麗的校園,幽靜的環境,他們相愛了。

任教清華

1926年冰心獲得文學碩士學位回國,吳文藻則繼續留在美國的哥倫比亞大學攻讀社會學的博士學位。冰心回國後,先後在燕京大學、北平女子文理學院和清華大學國文系任教。

結婚成家

1929年6月15日,冰心與學成歸國的吳文藻在燕京大學臨湖軒舉行婚禮,司徒雷登主持了他們的婚禮。 成家後的冰心,仍然創作不輟, 作品盡情地贊美母愛、童心、大自然,同時還反映了對社會不平等現象和不同階層生活的細致觀察,純情、雋永的筆致也透露著微諷。小說的代表性作品有1931年的《》和1933年的《冬兒姑娘》,散文優秀作品是1933年的《南歸――獻給母親的在天之靈》等。

冰心冰心

1932年,《冰心全集》分三卷本(小說、散文、詩歌各一卷),由北新書局出版,這是中國現代文學中的第一部作家的全集。

1936年,冰心隨丈夫吳文藻到歐美遊學一年,他們先後在日本、美國法國英國義大利德國、蘇聯等地進行了廣泛的訪問,在英國,冰心與意識流小說創作的先鋒作家伍爾夫進行了交談,她們一邊喝著下午茶,一邊談論著文學與中國的話題。

1938年吳文藻、冰心夫婦攜吳平吳冰三子女于抗戰烽火中離開北平,經上海、香港輾轉至大後方雲南昆明。冰心曾到呈貢簡易師範學校義務授課,與全民族共同經歷了戰爭帶來的困苦和艱難。

1940年移居重慶,出任國民參政會參政員。不久參加中華文藝界抗敵協會,熱心從事文化救亡活動,還寫了《關于女人》《再寄小讀者》等有影響的散文篇章。被稱為福州三大才女之一。

抗日戰爭勝利後,1946年11月她隨丈夫、社會學家吳文藻赴日本,曾在日本東方學會和東京大學文學部講演,後被東京大學聘為第一位外籍女教授,講授“中國新文學”課程。在日本期間,冰心和吳文藻在復雜的條件下團結和影響海外的知識分子,積極從事愛國和平進步活動。冰心作為一位忠誠的愛國知識分子,繼承了中國知識分子的優良傳統,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追求光明,永不止息。在抗日戰爭時期,她與周恩來就有過接觸,相約在進步刊物上發表文章,周恩來曾邀請她訪問延安,雖然未能成行,但他們的心是相通的。解放戰爭時期,冰心拒絕參加“國大”代表競選,支持親屬投奔解放區

新中國成立之初,她身居日本,心向祖國,堅決支持吳文藻毅然擺脫國民黨集團的正義之舉。

在新中國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新情勢鼓舞下,吳文藻、冰心夫婦冒著生命危險,沖破重重阻難,于1951年回到日思夜想的祖國。從此定居北京。周恩來總理親切接見了吳文藻、冰心夫婦,並對他們的愛國行動表示肯定和慰勉。冰心感受到新中國欣欣向上的民心,以百倍的精力投入到祖國的各項文化事業和國際交流活動中去。期間,她先後出訪過印度、緬甸、瑞士、日本、埃及、羅馬尼亞、英國、蘇聯等國家,在世界各國人民中間傳播友誼。同時她發表大量作品,歌頌祖國,歌頌人民的新生活。她說:“我們這裏沒有冬天”,“我們把春天吵醒了”。她勤于翻譯,出版了多種譯作。她所創作的大量散文和小說,結集為《小桔燈》《櫻花贊》《拾穗小扎》等,皆膾炙人口,廣為流傳。

文化大革命開始後,冰心受到沖擊,家被抄了,進了“牛棚”,在烈日之下,接受造反派的批鬥。1970年初,年屆70的冰心,下放到湖北鹹寧的五七幹校,接受勞動改造,直到1971年美國總統尼克松即將訪華,冰心與吳文藻才回到北京,接受黨和政府交給的有關翻譯任務。這時,她與吳文藻、費孝通等人,通力合作完成了《世界史綱》《世界史》等著作的翻譯。在這段國家經濟建設和政治生活極不正常的情況下,冰心也和她的人民一樣,陷入困頓和思索之中。在十年“文革”的動亂中,盡管受到不公正對待,她坦然鎮靜地面對一切,堅信真理一定勝利。她時時密切關註社會主義祖國的進步和人民生活的提高。她曾在《世紀印象》一文中寫到:“九十年來……我的一顆愛祖國,愛人民的心,永遠是堅如金石的”。實踐證明,冰心是長期與黨患難與共的親密朋友。

二次創作高潮

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後,祖國進入新的歷史時期,冰心迎來了奇跡般的生平第二次創作高潮。她不知老之將至,始終保持不斷思索,永遠進取,無私奉獻的高尚品質。

冰心冰心

1980年6月,冰心先患腦血栓,後骨折。病痛不能令她放下手中的筆。她說“生命從八十歲開始”。她當年發表的短篇小說《空巢》,獲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接著又創作了《萬般皆上品……》《遠來的和尚》等佳作。散文方面,除《三寄小讀者》外,連續創作了四組系列文章,即《想到就寫》《我的自傳》《關于男人》《伏櫪雜記》。其數量之多,內容之豐富,創作風格之獨特,都使得她的文學成就達到了一個新的境界,出現了一個壯麗的晚年景觀。年近九旬時發表的《我請求》《我感謝》《給一個讀者的信》,都是用正直、坦誠、熱切的拳拳之心,說出真實的話語,顯示了她對祖國、對人民深沉的愛。她身體力行,先後為家鄉的國小、全國的希望工程、中國農村婦女教育與發展基金和安徽等災區人民捐出稿費十餘萬元。她熱烈回響巴金建立中國現代文學館的倡議,捐出自己珍藏的大量書籍、手稿、字畫,帶頭成立了“冰心文庫”。冰心作為民間的外交使者,經常出訪,足跡遍布全球,把中國的文學、文化和中國人民的友好情誼帶到世界各個角落。她為國家的統一和增進與世界各國人民的友好往來,做出了卓越貢獻。她是我國愛國知識分子的光輝典範。

1992年12月24日,全國性的社會學術團體冰心研究會在福州成立,著名作家巴金出任會長,此後開展了一系列的研究和活動。

為了宣傳冰心的文學成就和文學精神,由冰心研究會常務理事會提議,經中國共產黨福建省委和省政府批準,在福建省文聯的直接領導下,在冰心的故鄉長樂建立冰心文學館。內設大型的《冰心生平與創作展覽》,冰心研究中心,會議廳,會客廳等,佔地面積13畝,建設面積4500平方米,1997年8月25日正式落成開館。

鶴年仙逝

1999年2月28日21時冰心在北京醫院逝世,享年99歲。因一生正好度過一個世紀,後被人稱為“世紀老人”。

1999年3月19日,在八寶山第一告別儀式,人們以獨特的方式送別冰心。這裏沒有肅穆的黑色,沒有低回的哀樂,沒有白花,充溢著靈堂四周的,是以大海藍色和玫瑰的紅色為主色調。在告別室的門前,大紅橫幅上寫著“送別冰心”四個醒目的大字,靈堂內擺滿了鮮花和花籃、詩詞悼文和白色的挽聯,冰心老人安臥在鮮花叢中,花叢前是冰心生前共同為中國文學事業奮鬥的好朋友、中國作協主席巴金的花籃和家屬們精心編織的大花籃。冰心生前最喜愛紅玫瑰。她在一個世紀的生涯裏,始終如一地將玫瑰一般的愛獻給祖國、獻給人民,獻給這個美好的世界。于是,熱愛冰心的人們從昆明、從廣州空運來了二千餘枝最鮮的紅玫瑰,以玫瑰的方式向冰心做最後的告別。

黨和國家領導人江澤民李鵬朱鎔基李瑞環胡錦濤、尉健行、李嵐清、丁關根李鐵映賈慶林溫家寶、喬石等送來了花圈。李瑞環、李嵐清、丁關根、王光英、程思遠、吳階平、何魯麗、許嘉璐、王兆國趙樸初、錢偉長、陳俊生孫孚凌經叔平羅豪才張克輝王文元雷潔瓊等領導同志前來向冰心老人告別。

冰心去世之後,唁電如雪片一般飛來,表示哀悼的,既有文學界和學術界的老前輩、也有充滿童心的小讀者,有中國的也有外國的朋友,此時,靈堂外排著長長的隊伍前來向冰心作最後的送別,他們中有的是專程從外地趕來送別冰心的,前來送別的多達數千人。正在參加中國作協第五屆第四次全國委員會議和中國文聯第六屆第四次全國委員會議的作家藝術家們也來向冰心老人告別。福建省副省長潘心城等,代表家鄉人民向冰心送別。向冰心送別的每一個人手裏拿著一枝紅玫瑰,向冰心老人三鞠躬,然後輕輕地將紅玫瑰擱在冰心老人的身邊,漸漸地冰心在一片紅玫瑰的海洋中升騰、升華、飛向美好的天堂。被人們稱為“世紀老人”。

冰心的遺囑說:我悄悄地來到這個世上,也願意悄悄地離去。冰心在悄悄中吟唱,在悄悄中永遠。

逝世15周年

2014年2月28日,是冰心逝世15周年紀念日。

家庭成員

       冰心的父親:謝葆璋,福建長樂人。 冰心的母親:楊福慈,福州人,出生在書香門第

冰心家人冰心家人

冰心的大弟:謝為涵(1906-1944)(又名冰仲)回國後,一直在交通部門工作。

冰心的二弟:謝為傑(1908-1986)(又名冰叔)著名化工專家。

冰心的三弟:謝為楫(1910-1984)(又名冰季)作家,海事專業教授。

冰心的丈夫:吳文藻(1901年12月20日—1985年9月24日),1929年與冰心結婚,育有一子兩女。

長子吳平(原名宗生,1931年生)

長女吳冰(原名宗遠,1935年生)

次女吳青(原名宗黎,1937年生,任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系教授)。

家族背景

       1900年10月5日,冰心出生于福州一個具有愛國、維新思想的海軍軍官家庭,她父親謝葆璋參加了甲午戰爭,參加過抗擊日侵略軍的戰爭,後在煙台創辦海軍學校並出任校長。在海浪、艦甲、軍營中冰心度過了著男裝、騎馬、射擊的少年生活。中華民族飽受列強欺凌的屈辱歷史,更激發了她的愛國之情。

冰心冰心

冰心出生後7個月時,就隨全家搬遷到上海。4歲時遷往山東煙台,此後很長時間便生活在煙台的大海邊。大海陶冶了她的性情,開闊了她的心胸,而父親的愛國之心和強國之志也深深影響著她幼小的心靈。曾經在一個夏天的黃昏,冰心隨父親在海邊散步,在沙灘,面對海面夕陽下的漫天紅霞,冰心要父親談談煙台的海,這時,父親告訴小女兒:中國北方海岸好看的港灣多的是,比如威海衛、大連、青島,都是很美的,但都被外國人佔領了,“其它是北方港岸都不是我們中國人的”,“隻有煙台是我們的!”父親的話,深深地印在幼小冰心的心靈。 在煙台,冰心開始讀書,家塾啓蒙學習期間,已接觸中國古典文學名著,7歲就讀過《三國演義》、《水滸傳》等。與此同時,還讀了商務印書館出版的“說部叢書”,其中就有英國著名作家狄更斯的《大衛·科波菲爾》等十九世紀批判現實主義的作品,在讀《大衛·科波菲爾》時,當讀到可憐的大衛,從虐待他的店主家出走,去投奔他姨婆的旅途中飢餓交迫的時候,冰心一邊流淚,一邊掰著手裏母親給她當點心的小面包,一塊一塊地往嘴裏塞,以證明並體會自己是幸福的!

辛亥革命後,冰心隨父親回到福州,住在南後街楊橋巷口萬興桶石店後一座大院裏。這裏住著祖父的一個大家庭,屋裏的柱子上有許多的楹聯,都是冰心的伯叔父們寫下的。這幢房子原是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一的林覺民家的住宅,林氏出事後,林家怕受株連,賣去房屋,避居鄉下,買下這幢房屋的人,便是冰心的祖父謝鑾恩老先生。在這裏,冰心1912年考入福州女子師範學校預科,成為謝家第一個正式進學堂讀書的女孩。

1913年父親謝葆璋去北京國民政府出任海軍部軍學司長,冰心隨父遷居北京,住在鐵獅子胡同中剪子巷,次年入貝滿女中(即今北京市第166中學),1918年升入協和女子大學理預科,向往成為一名救死扶傷的醫生。

作品風格

       在外旅遊期間,不忘把有趣的事情及時告訴讀者,為孩子們寫下了著名的《寄小讀者》。受到孩子們的熱烈歡迎。作品有散文集《歸來以後》、《我們把春天吵醒了》、《櫻花贊》、《拾穗小札》和《晚晴集》等,展示出多彩的生活,藝術上仍保持著她的獨特風格。其中《寄小讀者》、《再寄小讀者》、《三寄小讀者》,表現了她對兒童的愛,她希望兒童們能有一個美好的心。她的作品還有詩集《繁星》、《春水》其中《紙船》被評為現代詩終生榮譽獎,為無標題的自由體小詩,以“自然”、“童真”與“母愛”為主題,以對母愛與童真的歌頌、對自然的贊頌以及對人生的思考和感悟為主要內容,美有的學表達了她對母親的情感、對孩子的喜愛、對自然的贊嘆及對人生的理解,被著名作家茅盾稱為繁星格與春水體。她的短篇小說《空巢》獲1980年度優秀短篇小說獎。兒童文學作品選集《小桔燈》于同年在全國少年兒童文藝創作評獎中獲榮譽獎。冰心的作品除上面提到的外,還出版有小說集《超人》、《去國》、《冬兒姑娘》,小說散文集《往事》、《南歸》,散文集《關于女人》,以及《冰心全集》、《冰心文集》、《冰心著譯選集》等。她的作品被譯成多種外文出版。

冰心

冰心崇尚“愛的哲學”。“母愛、童真、自然”是其作品的主旋律,構成了其思想核心----‘愛的哲學’。她非常愛孩子,把孩子看做“最神聖的人”,認為他們是祖國的花朵,應該好好呵護,深受人民的敬仰。她的作品中充滿了對大自然的熱愛、對母愛與童真的歌頌與贊美,以及對生命的贊頌。

主要著作

著作作品

       一共41本,從1923年至1994年。

冰心作品冰心作品

1. 《繁星》《春水》 (詩集) 1923, 商務。

2 《超人》(小說、散文集) 1920, 商務。

3. 《寄小讀者》(通信集) 1978, 北新。

4. 《往事》(小說、散文集) 1931, 開明。

5 《南歸》(散文集) 1945, 北新。

6《姑姑》(小說集) 1987, 北新。

7. 《冰心全集之一——冰心小說集》1932, 北新。

8《冰心全集之二——冰心詩集》 1932, 北新。

9.《冰心全集之三——冰心散文集》1932, 北新。

10.《閒情》(詩、散文集) 1922, 北新。

11.《去國》(小說集) 1933, 北新。

12.《平綏沿線旅行記》(散文集) 1935, 平綏鐵路管理局。

13.《冬兒姑娘》(小說集) 1935, 北新。

14.《冰心著作集之一——冰心小說集》(小說集)1943,開明。

15.《冰心著作集之二——冰心散文集》(散文集)1943,開明。

16.《冰心著作集之三——冰心詩集》(詩集)1943, 開明。

17.《關于女人》(散文集) 1943, 天地。

18.《冰心小說散文選集》1954, 人文。

19.《陶奇的暑期日記》(小說) 1956, 上海少兒。

20.《還鄉雜記》(散文集) 1957, 上海少兒。

21.《歸來以後》(散文集) 1958, 作家。

22.《再寄小讀者》(通信集)1958年3月11日,到1960年,共寫21篇 先後在《人民日報》、《兒童時代》上發表。

23.《我們把春天吵醒了》(散文集)1960,百花。

24.《小桔燈》(小說、散文、詩歌合集)1960,作家。

25.《櫻花贊》(散文集)1962,百花。

26.《拾穗小札》(散文集)1964,作家。

27.《晚晴集》(散文、小說合集)1980,百花。

28.《三寄小讀者》(通信集)1981,少兒。

29.《記事珠》(創作談)1982,人文。

30.《冰心論創作》 1982,上海文藝。

31.《冰心作品選》 1982,少兒。

32.《冰心散文選》 1983,人文。

33.《冰心選集》(1—2)1983,四川人民(未出齊)。

34.《冰心文集》(1一3)1983,上海文藝(未出齊)。

35.《冰心全集》(1-8)1994年,海峽文藝。

36.《隻揀兒童多處行》1981,少兒 ,編至國小語文課本中。

37《我的秘密》1957

38《憶讀書》預備年級第25課。

39《冰心全集》(第三版,10卷本),海峽文藝出版社,2012年5月。

散文方面,連續創作了四組系列文章,即《想到就寫》《我的自傳》《關于男人》《伏櫪雜記》,2000。

《山中雜記》在美國留學期間,患病在山中修養所創。

40《冰心》 古詩詞

41《觀舞記》1994,編至國中語文課本中。

翻譯書目

先知》(散文詩集)敘利亞凱羅·紀伯倫著,1931,新月。

《印度童話集》 印度安納德著,1955,中青。

吉檀迦利》(詩集)印度泰戈爾著,1955,人文。

《印度民間故事》 印度安納德著,1955,上海少兒。

《泰戈爾選集·詩集》 與石真合譯,1958,人文。

《泰戈爾劇作集》(4)1959,戲劇。

《馬亨德拉詩抄》(尼泊爾)與孫用合譯,1965,作家。

《燃燈者》(詩集)馬爾他安東·布蒂吉格著,1981,人文。

《泰戈爾飛鳥集》,自譯,1929。

社會影響

社會評價

冰心逝世後,黨和人民給她以高度的評價,稱她為“二十世紀中國傑出的文學大師,忠誠的愛國主義者,著名的社會活動家,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也就是說,冰心的成就和貢獻是多方面的,她把她的一生都獻給了孩子、祖國和人民,獻給全社會和全人類。   

冰心深受共產主義思潮影響,被認為是以愛的哲學特別是對下層人民的愛的思想貫穿寫作的作家。巴金就將“愛”列為冰心作品的主題,表示“希望年輕人都讀一點冰心的書,都有一顆真誠的愛心”。

梁實秋評價冰心工于散文、小說而短于詩,認為《繁星》、《春水》的體裁不值得仿效而流為時尚。

民國時期的冰心從同時代女作家(如張愛玲、蘇青等)處得到的評價相對較低。張愛玲在《我看蘇青》中寫道:“如果必需把女作者特別分作一欄來評論的話,那麽,把我同冰心、白薇她們來比較,我實在不能引以為榮……”

與家喻戶曉的聲名相比,冰心膾炙人口的名作並不算多,現今最為人熟悉的是《小桔燈》、《三寄小讀者》等被收入不同時期教材的短篇作品。

冰心的名言是“有了愛就有了一切”。她的一生言行,她的全部幾百萬的文字,都在說明她對祖國、對人民無比的愛心和對人類未來的充沛信心。她喜愛中華民族和全人類經過歷史積淀下來的一切優秀文化成果。她熱愛生活,熱愛美好的事物,喜愛玫瑰花的神採和風骨。她的純真、善良、剛毅、勇敢和正直,使她在海內外讀者中享有崇高的威望。中國人民為有冰心這樣的文學大師而自豪。

冰心是一個散文作家。小說作家,不適于詩;《繁星》《春水》不值得仿效而流為時尚。 一一梁實秋

在這裏,我們覺得冰心女士所謂“人世間隻有同情和愛憐,人世間隻有互助和匡扶,”——這樣的“理想的人世間”,就指的文藝元素之一的“微笑”;所謂的“人生的虛無”就指“苦難的現實”,就意味著所謂的“淚珠”。而且她明白的說:我要謳歌“理想的”,我不願描畫“現實”賺取人們的“淚珠”。——茅盾

有你在,燈亮著。

一代代的青年讀到冰心的書,懂得了愛:愛星星、愛大海、愛祖國,愛一切美好的事物。我希望年輕人都讀一點冰心的書,都有一顆真誠的愛心。——巴金

一顆善良美麗的星辰隕落了,而她的光芒,將永遠留在幾代人的心裏……——魏巍

作品評價

我讀冰心詩,最大的失望便是襲受了女流作家之短,而幾無女流作家之長。我從《繁星》與《春水》裏認識的冰心女士,是一位冰冷到零度以下的詩人。

《繁星》《春水》這種體裁,在詩園裏面,終歸不能登大雅之堂的。這樣也許是最容易做的,把捉到一個似是而非的詩意,選幾個美麗的字句調度一番,便成一首,旬積月聚便成一集。這是一種最易偷懶的詩體,一種最不該流為風尚的詩體。

《繁星》《春水》又有一個缺點,便是句法太近于散文的。

在作品風格上,冰心以文字柔和、清麗見長。

“冰心體”

冰心體也被茅盾稱為“繁星格”“春水體”。冰心散文的語言“清麗”、“典雅”。她善于提煉口語,使之成為文學語言,她能把古典文學中的辭章、語匯吸收融化,註入到現代語言中去。遠在“五四”初期,冰心就以語體白話文從事創作。在行雲流水般的行文裏,在引詩援典或遣詞造句中時而出現某些文言詞語。然而,並非文白相加,而是經過精心提煉、加工,使之相互融合,渾然一體,形成獨特的語言藝術:即凝練明快 清新婉麗。或色彩鮮明,或素縞淡雅,都帶有濃重的抒情性,給人以如詩似畫的美感。其錯落有致的長短相間的句式以及排比、對句等的切當穿插,更增強了語言的音樂性。廣大讀者對這種語言交口稱贊,以致把後來的既表現出白話文的流暢、明晰,又有文言文的洗煉、華美的語言,統稱之為“冰心體”語言。

“冰心文學獎”

獎項名稱:冰心文學獎

創辦時間: 1990

主辦單位: 冰心獎組委會

冰心文學獎獎杯:獎杯上有兩隻銅鳥棲落在黑色的大理石底座上,小鳥仰著脖,張著嘴,急切地望著大鳥,大鳥伸長脖子,頭低垂下來,嘴叼著食物喂進小鳥口中。這個形象取材于冰心的一件紀念品,體現了母愛的主題。黑色大理石底座下面的金色橫牌上刻著“冰心文學獎”幾個字,是著名畫家吳作人的手筆。

獎項介紹

蜚聲中外的一年一屆的冰心獎創立于1990年,是由著名作家韓素音女士倡導,並得到國內外文學、出版……各界人士大力支持。十幾年來,它由最初的單一兒童圖書獎,發展為包括圖書、新作、藝術……獎項的綜合性大獎,目的在于鼓勵兒童文學作品的創作出版,發現、培養新作者,支持和鼓勵兒童藝術普及教育的發展……。連續頒發13屆的冰心獎,在社會各界和海內外都產生了巨大影響,為促進我國當代先進文化的建設發揮積極作用。

以嚴格、公正和權威著稱的冰心文學獎,是我國惟一的國際華人兒童文學藝術大獎,分為冰心兒童圖書獎、冰心兒童文學新作獎、冰心藝術獎、冰心攝影文學獎4個獎項,全世界華文文章都參與評比,獲獎者遍布全世界。冰心獎在每年冰心生日前後頒發一次,歷屆獲獎者不僅有港、澳、台地區的作家,還包括外國作家。

感情世界

無限之中的偶遇

       1923年8月17日,隨著一聲汽笛的長鳴, 從上海啓程開往美國西岸西雅圖的“約克遜號”郵輪,徐徐駛出了黃浦江。郵輪上的頭等艙位都被中國留學生佔滿了,這其中就有23歲的冰心。

冰心冰心

1923年8月18日,第一天上郵輪的新鮮勁已經過了,冰心突然想起一件同學吳摟梅所托之事來。“她寫信讓我在這次船上找她的弟弟、清華學生——吳卓。我到船上的第二天,就請我的同學許地山去找吳卓,結果他把吳文藻帶來了。問起名字才知道找錯了人!那時我們幾個燕大的同學正在玩丟沙袋的遊戲,就也請他加入。以後就倚在船欄上看海閒談,我問他到美國想學什麽?他說想學社會學。他也問我,我說我自然想學文學,想選修一些英國十九世紀詩人的功課。他就列舉幾本著名的英美評論家評論拜倫和雪萊的書,問我看過沒有?我卻都沒有看過。一直以來,品貌雙全的冰心身邊從不缺追求者,在燕京大學讀書時,冰心就以“靜如止水,穆若秋風”而惹人駐足。兩個星期的遊輪生活也不例外,在波士頓的威爾斯利大學,冰心一下子收到很多的來信,信的內容像經過集體商議似的,除了表示好感希望多交往,就是說在船上認識你非常榮幸。但這個時候,惟獨有一個人沒給她寫信,這個人就是吳文藻。他隻禮貌性地寫了張明信片給冰心,冰心面對著一大堆熱情的信件和一張簡短的明信片,當即覺得吳文藻這個人真特別。而冰心也是個喜歡反其道而行的人,所以,當時給她寫信的人她都用了明信片回復,偏偏隻有這個寫明信片的人,她寫了一封信給他。

愛情在左,同情在右

波士頓與新罕布希爾州相隔很遠, 大概要乘七八個小時的火車,兩人少有見面的機會,隻是常有書信往來。在這個時候,冰心肺氣枝擴大病復發,住進了沙穰療養院。異國他鄉,病有多痛冰心的情緒就有多低落。雖然期間威爾斯利大學的老師和中美同學以及在波士頓的男同學們都常來看她,冰心覺得無以安慰。

或許真的該相信冥冥中有心靈感應,那年的聖誕節,吳文藻想趁放年假的機會好好遊覽一下紐約,當他路過波士頓時停留了下來,本想和冰心有個喜悅的重逢,可是卻意外地聽到了她生病住院的訊息, 不容多想,他與顧一樵等幾位朋友專程趕到了療養院。病床上的冰心看上去花容黯淡,和郵輪上那個俏麗的女子截然不同。病從心生,吳文藻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他跟她專門講了要跟醫生配合,要按時吃葯什麽的話,這樣的話換了別人說,冰心大概會覺得平常,但是吳文藻不是在波士頓,而是路過波士頓專程來看她說的這番話,這就有了意味深長的味道。從某種角度說,冰心是從心底開始一點點喜歡並接受這個男人了。

3月28日,《琵琶記》在波士頓美術劇院公演了,盡管吳文藻已經明確表示不能前來觀看,但冰心還是希望有奇跡發生,希望吳文藻能像自己生病的時候那樣,突然意外地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舞台之上,她數次向台下張望尋找,當絕望要逼出眼淚之時,冰心在看台裏發現了那個熟悉的身影。說不來還是來了,說到底是不忍傷她的心,冰心的驚喜無言以喻。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

       “愛情,這不是一顆心去敲打另一顆心,而是兩顆心共同撞擊的火花。” 冰心與吳文藻有相遇相知的緣,卻不懂得怎樣去把握,延續這段緣,他們缺少的是相守。機會是為有情人而準備的,這一年的暑假,一次意外的相遇,讓他們的愛之繁花瞬間如火如荼。

冰心冰心

當時,美國大學的研究生院規定,學生除了掌握本國的語言外,還必須掌握兩門外語才能畢業,于是冰心選修了法語。1925年的夏天,在綺色佳的康奈爾大學暑假學校法語補習班上,冰心看見了同樣在選修法語的吳文藻。四目相對,會心微笑,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是你的總也躲不過”吧。

夏天的綺色佳是一個桃紅柳綠的世界,最適合生長蓬蓬勃勃的愛情。這一次,吳文藻和冰心再也不想錯過了。在風景如畫的刻尤佳湖上,一天,他們又像往常一樣蕩開了雙槳,靜靜地漂在水中,但吳文藻再也無心流連這湖光山色,他欲言又止,反覆數次,最終鼓起勇氣,鄭重地對冰心說:"我們可不可以最親密生活在一起。做你的終身伴侶,是我最大的心願,當然,你不一定立即回答,請你考慮一下"。

這就是想象中的求愛嗎?冰心隻覺得自己的心從未有過的快,臉成了一朵紅燒雲。但是這個男人真的是好,人品好,才學好,放棄了,還到哪裏去托付終生?這樣思來想去一整晚,第二天,冰心坦誠跟吳文藻說:"我自己沒有意見,但我不能最後決定,要得到父母的同意,才能最後定下來"。面對冰心認真謹慎的態度,吳文藻表示理解。

1929年6月15日,冰心與吳文藻在燕京大學的臨湖軒舉行了西式婚禮,主婚人是身著黑色長袍的校長司徒雷登。那一天,柔情蕩漾的未名湖畔,新郎吳文藻身著深色西裝,戴同色系玳瑁圓眼鏡,溫文爾雅又不失英挺帥氣,被花童和伴娘擁在中間的新娘冰心則是一襲白色的曵地婚紗,頭戴花冠,手執嬌艷的玫瑰花束,臉上帶著掩飾不住的幸福笑意偎依在吳文藻身邊。到場嘉賓無不贊他們是天生一對地設一雙。這一年,冰心29歲,吳文藻28歲。

今生今世在一起

婚後燕園柴米油鹽的生活平淡卻幸福,吳文藻執著于學術研究,冰心則全力打理他們的小家養育子女。隻是“人生的道路上,不但有家難!而且有國憂”, 1958年4月,吳文藻被錯劃為右派。這件意外的災難,對他和冰心都是嚴重打擊!後來冰心在文章中寫:因為在他的罪名中,有“反黨反社會主義”一條,在讓他寫檢查材料時,他十分認真地苦苦地挖他的這種思想,寫了許多張紙!他一面痛苦地挖著,一面用迷茫和疑惑的眼光看著我說,“我若是反黨反社會主義,我到國外去反好了,何必千辛萬苦地借赴美的名義回到祖國來反呢?”我當時也和他一樣“感到委屈和沉悶”,但我沒有說出我的想法,我隻鼓勵他好好地“挖!”,因為他這個絕頂認真的人,你要是在他心裏引起疑雲,他心思就更亂了。也正是冰心的善解人意和臨危不懼,1959年12月,吳文藻被摘掉了右派分子的帽子。 

1983年,他們搬進民族學院新增的高知樓新居,那是一段散漫的好時光,“終日隔桌相望,他寫他的,我寫我的,熟人和學生來了,也就坐在我們中間,說說笑笑,享盡了人間‘偕老’的樂趣。

天有不測風雲,1985年6月27日,吳文藻在最後一次因腦血栓住進北京醫院之後,一直處于昏迷狀態。他不知道他的瑩有多麽的心痛和無助,或許他也感應到了隻是回天無力,9月24日,吳文藻帶著他對冰心的眷與戀在北京逝世,享年84歲,牽了手的手從此再也不能一起走。

比翼鳥最怕孤獨,1999年2月28日, 獨自孤獨地多活了15年的冰心逝世,享年99歲,死後兩人骨灰合葬,應了冰心“死同穴”的遺願。骨灰盒上並行寫著:江陰吳文藻,長樂謝婉瑩。這大抵就是世間美麗卻無可復製的愛情傳奇了,就算變成了風中的骨殖,也要今生今世在一起。

大事年表

       1900年10月5日謝婉瑩出生于福州三坊七巷謝家大宅(今鼓樓區楊橋東路17號),該宅院也是林覺民故居,是冰心祖父謝鑾恩從林覺民家屬那購得。

冰心冰心

1911年冰心入福州女子師範學校預科學習。

1913年隨父遷居北京,住在鐵獅子胡同中剪子巷,其父謝葆璋前來北京出任民國政府海軍部軍學司長。

1914年就讀于北京教會學校貝滿女中(美國公理會創辦)。

1918年入讀協和女子大學理科,開始向往成為醫生,後受“五四”影響,轉文學系學習,曾被選為學生會文書,投身學生運動,此期間著有小說《斯人獨憔悴》、詩集《繁星·春水》,短篇小說《超人》。

1921年參加茅盾、鄭振鐸等人發起的文學研究會,努力實踐“為人生”的藝術宗旨,出版了小說集《超人》,詩集《繁星》等。

1922年出版了詩集《繁星》。

1923年由燕京大學(由協和女子大學等教會學校合並而成),燕大期間,冰心在一個牧師家裏受洗歸主。畢業後,到美國波士頓的威爾斯利學院(宋美齡也畢業于該校)攻讀英國文學,專事文學研究。曾把旅途和異邦的見聞寫成散文寄回國內發表,結集為《寄小讀者》,是中國早期的兒童文學作品。

1926年獲碩士學位後回國後,冰心相繼在燕京大學、清華大學女子文理學院任教。

1929年至1933年寫有《分》、《南歸》、《冬兒姑娘》等。還翻譯了敘利亞作家凱羅·紀伯倫的《先知》。1933年末寫就《我們太太的客廳》,內容被疑影射林徽因,成為文壇公案。

抗戰期間,在重慶用“男士”筆名寫了《關于女人》。

抗戰勝利後到日本,1949年—1951年曾在東京大學新中國文學系執教,講授中國新文學史。

1951年回國後,除繼續致力于創作外,還積極參加各種社會活動,曾任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央名譽主席、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名譽主席、顧問、中國翻譯工作者協會名譽理事等職,更有《冰心小說散文選》、《我們把春天吵醒了》、《櫻花贊》等作品出版。

文化大革命後冰心受沖擊,被抄家並進了“牛棚”,烈日下接受造反派批鬥。1970年初,年屆70的冰心下放到湖北鹹寧的五七幹校接受勞動改造,至1971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前,冰心與吳文藻才回到北京,接受黨和政府交給的有關翻譯任務。這時她與吳文藻、費孝通等合作翻譯《世界史綱》《世界史》等著作,她曾在《世紀印象》一文中寫到:“九十年來……我的一顆愛祖國,愛人民的心,永遠是堅如金石的”。

1994年9月因心髒功能衰弱需入住北京醫院;雖住院卻仍一直關心社會:1998年水災時她知道後捐出二千元,及後知道災情嚴重,再捐出一萬元稿酬到災區;冰心至1999年2月13日病情突然惡化,心跳加速血壓偏低並有發燒,翌日下午女兒吳冰帶同總理朱鎔基親來醫院探望,至同年2月28日晚上九點于北京醫院逝世,享年99歲。

個人語錄

      1、一個人隻要熱愛自己的祖國,有一顆愛國之心,就什麽事情都能解決了。什     麽苦楚,什麽怨屈都受得了。

冰心冰心

2、生命從八十歲開始。

3、遊人不解春何在,隻揀兒童多處行。

4、有了愛就有了一切。

5、愛在左,情在右,走在生命的兩旁,隨時撒種,隨時開花,將這一徑長途點綴得香花彌漫,使穿枝拂葉的行人踏著荊棘,不覺得痛苦;有淚可落,卻不是悲涼。

6、世界上若沒有女人,這世界至少要減少十分之五的真、十分之六的善、十分之七的美。

7、假如生命是無趣的,我怕有來生,假如生命是有趣的,今生已是滿足的了。

8、人生的道路,到底是平坦的少,崎嶇的多。在平坦的路上,攜手同行的時候,周圍有溫暖的春風,頭上有明凈的秋月。兩顆心充分的享樂著寧靜柔暢的“琴瑟和鳴”的音樂。在坎坷的路上,扶掖而行的時候,要堅忍地咽下各自的冤抑和痛苦,在荊棘遍地的路上,互慰互勉,相濡以沫。

9、宇宙是一個大的生命,江流入海,落葉歸根,我們是宇宙中的一息,我們是大生命中的一分子。不是每一道江流都能流入大海,不是每一粒種子都能成熟發芽,生命中不是永遠快樂,也不是永遠痛苦,快樂與痛苦總是相輔相成的,在快樂中,我們要感謝生命,在痛苦中,我們也要感謝生命,因為快樂、興奮、痛苦又何嘗不是美麗呢?

10、讀書好,多讀書,讀好書。

11、世界上充滿了光和愛,等著青年自己去找,不要走那條悲慘的道路!

12、自古皆有死,隻在乎遲早罷了。在廣漠的宇宙裏,生一個人,死一個人,隻是在靈魂的海裏起了一朵浪花,又沒了一朵浪花,這也是無限的自然。

冰心冰心

13、願你的生命中有夠多的雲翳,來造成一個美麗的黃昏。

14、成功的花,人們往往驚慕它現時的明艷,然而當初,它的芽兒卻浸透了奮鬥的淚泉,灑滿了犧牲的血雨。

15、宇宙是一個大的生命,江流入海,落葉歸根,我們是宇宙中的一息,我們是大生命中的一分子。不是每一道江流都能流入大海,不是每一粒種子都能成熟發芽,生命中不是永遠快樂,也不是永遠痛苦,快樂與痛苦總是相輔相成的,在快樂中,我們要感謝生命,在痛苦中,我們也要感謝生命,因為快樂、興奮、痛苦又何嘗不是美麗呢?

16、修養的花兒在寂靜中開過去了,成功的果子便要在光明裏結實。

17、青年人呵!為著後來的回憶,小心著意的指你現在的圖畫。

18、青年人!信你自己罷!隻有你自己是真實的,也隻有你能夠創造你自己。

19、無精打彩的娛樂,絕不能使人生潤澤,事業進步。娛樂至少與工作有同等的價值,或者說娛樂是工作之一部分!

20、成功的花,人們隻驚慕她現時的明艷!然而當初她的芽兒,浸透了奮鬥的淚泉,灑遍了犧牲的血雨。

21、人生的道路,到底是平坦的少,崎嶇的多。在平坦的路上,攜手同行的時候,周圍有溫暖的春風,頭上有明凈的秋月。

22、兩顆心充分地享樂著寧靜柔暢的“琴瑟和鳴”的音樂。在坎坷的路上,扶掖而行的時候,要堅忍地咽下各自的冤抑和痛苦,在荊棘遍地的路上,互慰互勉,相濡以沫。

23、為快樂、興奮、痛苦又何嘗不是美麗呢?

24、修養的花兒在寂靜中開過去了,成功的果子便要在光明裏結實。

26、成功之花,人們往往驚羨它現時的明艷,然而當初,它的芽兒卻浸透了奮鬥的淚泉,灑滿了犧牲的血雨。

27、無精打彩的娛樂,絕不能使人生潤澤,事業進步。娛樂至少與工作有同等的價值,或者說娛樂是工作之一部分!

28、成功的花,人們隻驚慕她現時的明艷!然而當初她的芽兒,浸透了奮鬥的淚泉,灑遍了犧牲的血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