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平

冉平

冉平,男,作家、編劇。1953年生于北京,供職于內蒙古電視台,國家一級編劇。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現居北京。

主要作品:

長篇小說《蒙古往事》。

電影編劇《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剃頭匠》《畫皮2》《止殺令》。

電視連續劇編劇《東方商人》《武則天》《水滸傳》。

  • 中文名稱
    冉平
  • 代表作品
    長篇小說《蒙古往事》
  • 職業
    作家、編劇
  • 出生地
    北京

簡介

冉平冉平

大專學歷。歷任內蒙古國營9149廠技工,內蒙古鑄鍛廠行政幹部,內蒙古電視台編劇。

主要經歷

冉平出生在河北省蠡縣。1990至1991年北京電影學院文學系學習,專業論文《盲人騎馬--電影的敘事與表意》在《電影藝術》1993年4期發表,獲第四屆“薩日納”優秀論文獎。1991年創作大型連續劇《成吉思汗》二十六集。1993年創作電視連續劇《東方商人》二十二集,獲全國電視“飛天獎”二等獎、“五個一工程獎”和全國電視“金鷹獎”最佳長篇連續劇獎。1995年創作電視連續劇《武則天》三十集,在中央台黃金時間播出,據此改編的同名長篇小說由山東文藝出版社出版發行。

1996年為中央電視台創作電視連續劇《水遊傳》四十三集(獨立完成其中二十一集),獲全國電視劇“飛天獎”特別獎,劇本由山東文藝出版社出版發行。同年創作電視劇《溝裏人》,獲全國電視劇“飛天獎”一等獎。電視劇《煙事》獲華北電視一等獎。同時擔任總策劃,完成長篇電視劇《燕子李三》、《昨夜無風》共五十餘部集。

1997年創作電影劇本《成吉思汗和他的母親》(現名《一代天驕成吉思汗》),獲“華表獎”優秀故事片獎、長春國際電影節“金鹿獎”和美國費城國際電影節金獎。1998年創作電影劇本《尋找英雄》,已由山西電影製片廠籌備拍攝。此外,還在國內先後發表影視評論、散文、小說和電影劇本若幹。先後被評為內蒙古“十佳”電視藝術家,全國“百佳”電視藝術家,享受國務院特殊貢獻專家津貼,榮獲內蒙古自治區藝術創作“薩日納”傑出貢獻獎。他的作品還有《蒙古往事》。

職業生涯

冉平冉平

冉平,北京出生,幼年隨父母定居內蒙古,當過工人、企業幹部,曾涉足詩歌、小說創作若幹年,在內蒙古電視台當編劇,寫過電視劇《東方商人》《武則天》《水滸傳》,電影《一代天驕成吉思汗》等。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用十年時間尋找合適的寫作狀態,寫得警惕,遠離約定俗成的價值判斷和思維方式,有幾次幾乎從頭來過,直至“蒙古”的氣味日漸濃鬱、活泛,才覺得這次自我的清洗得以完成。冉平的《蒙古往事》寫得很辛苦但也很自由。作品問世,他最關心的是它是否去掉了漢語黏糊糊、濕漉漉的表達方式,它是否足夠開闊、幹燥和本真。按照他自己的話來說:“我嘗試去做這樣一個東西,現在看看還成。”但按照小說結尾的話來說,幾乎是要“感謝長生天”了。

冉平筆下的這段故事不是蒙古史詩,而是鐵木真如何成為了成吉思汗。他開啟了一個空間,喜歡文學的,可以從中尋找文學的興趣,同時不至于誤讀歷史,倘若你因此喜歡上歷史,再去看史詩也不算太遲。

“我要回到最原始最笨的寫作狀態”

冉平有兩門獨到的功夫。一是他能在呼和浩特的大街上輕易分辨出漢人和蒙古人,還有一門是他有一本最地道的《蒙古秘史》:“是蒙族人寫給自己看的歷史,用漢語註了音。”一位評論者曾經這樣評價《蒙古秘史》:“當時是一個蒙古人硬著翻譯過來的,經常叫人不知所雲,但你同時也感受到什麽叫語言。這裏沒有陳詞濫調,沒有廢話。就像我現在有話要說,我要找一個語言,那種要克服困難,抓住事物的過程,在那本書中可以清晰地看到。這種語言非常珍貴。”

冉平的語言有點《蒙古秘史》的味道。他就想把自己的語言還原成這個樣子:“首先是不滿自己漢語敘述的現狀,也包括好多別人寫的小說,太過精致,啰嗦,黏黏糊糊的。後來我讀到了《蒙古秘史》,簡單、大氣,從蒙古語直譯過來的,很有力量。它的簡單打動了我,讓我慚愧;同時又激發了我的想象。作為在內蒙古生活多年的人,我似乎聞到了它的氣味,也看到了漢語表達的某種可能。于是卸掉多餘的東西往後退,把自己關于文學的概念和經驗丟掉,就像丟掉用慣了的裝備,退到出發的原點。”所以能用三個字表述,就絕對不用四個字,拒絕比喻等等修辭,甚至拒絕成語,那些東西太“聰明”。于是《蒙古往事》裏就有這樣的句子:“風真硬,咬都咬不動。”

“文化裏放多了糖,太甜,沒詩意”

為什麽要挑選書寫蒙古來為漢語做一個清洗?這也許是一個雙向的選擇。在冉平看來,時下許多取材自蒙古族題材的敘事作品,不是被我們的漢語表述道德化了,就是被歐式語言抒情化了,偽浪漫、矯情,沒力量,沒味道。文化裏放多了糖,太甜,沒了原本的詩意,像化了濃妝的旅遊風向標。“那種作者努力表達出來的美,我倒覺得土,太柔媚了,簡直沒法忍受。其實,從根源上講,蒙古文化是由草原人的孤獨、寒冷、飢餓、殺戮這樣的極限生存逐漸形成的:千百年前,他們的生活就是不停地行走,追或者被追,掠奪和征戰;他們不受道德教化的約束,情感更加直接而深沉。”

《蒙古往事》裏的男人尚武勇猛甚至野蠻得有點不講道理但也很天真,女人則豐潤有著滿不在乎的自信和寬容。男人間的戰爭布陣簡單得很,隻玩“陽”的,不玩“陰”的,男女間的愛情如果非要用“忠貞”來形容,那麽它也僅僅建立在對力量的崇拜上。一切都很簡單,簡單到你不相信它就是這麽簡單。所以有力量,同時也是高貴而詩意的。“成吉思汗就是這種文化哺育出來的英雄。”冉平選擇成吉思汗的故事,就是想用漢語表現蒙古文化的這種魅力,“我知道我不可能做得十分純粹,隻是盡量接近。我認為我獲得了某種自由,確實,有些東西是在寫的過程中呈現出來的,寫出來才知道。”

漢語語境中少有的浪漫

鐵木真稱成吉思汗的歷程,伴隨了八次戰鬥。令人動心的故事、戰爭、沖突和人都不計其數,如何擇取,頗為掙扎。冉平幹脆故意模糊了歷史的印記,把客觀的敘述交給了《蒙古秘史》的某些段落補充在小說中間。他做了減法,反倒凸現了更多。其中,成吉思汗與札木合逐鹿草原的故事貫穿始終,兩個男人三次結為“安答”(兄弟之意),互相敬重,又敵對到死。他們畢生的敵人隻有一個——就是對方。他們熱愛自己的敵人,無時不在思念著對方,情意深厚。他們的愛、他們的嫉妒、他們的尊重全都用互相征服來表達。這樣的一對關系是傳統敘事中沒有的。他們的爭鬥,不同于項羽、劉邦的楚漢之爭,他們的情感不同于桃園結義。一樣的英雄氣概,但彼此不論座次,不講忠奸仁義,沒有善惡對錯,不耍陰謀,一切都來得明朗,天真、又充滿智慧。

冉平說:“當我讀到《蒙古秘史》中札木合臨死的一番話時,心裏真是感慨,幾乎原封不動地把它搬到小說裏,那一刻我感到事情就發生在身邊,我聽到了他說話的口氣,看到了他們臉上的表情,不覺得它是八百年以前的事。那種男人之間的關系放在今天仍然是新鮮的,是理想主義的,絕對的浪漫,是漢語語境中少有的,也是今人所欠缺的。我覺得,隻要它能打動我,歷史不歷史都所在其次,況且這是文學。”

作品

著有電視劇劇本《東方商人》(22集)、 <武則天>(30集)、《水滸傳》(43集,合作),中短篇電視劇《溝裏人》、《煙事》、《狗不吃回村》等,電影《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尋找英雄》,長篇小說《武則天》,小說《家園》、《毒葯》、《大娘和我》等,論文《盲人騎馬——電影的敘事與表意》、《男性神話的呼喚與失落》。

榮譽

專業論文《盲人騎馬--電影的敘事與表意》在《電影藝術》1993年4期發表,獲第四屆“薩日納”優秀論文獎。

1993年創作電視連續劇《東方商人》二十二集,獲全國電視“飛天獎”二等獎、“五個一工程獎”和全國電視“金鷹獎”最佳長篇連續劇獎。

1996年為中央電視台創作電視連續劇《水遊傳》四十三集(獨立完成其中二十一集),獲全國電視劇“飛天獎”特別獎,劇本由山東文藝出版社出版發行。同年創作電視劇《溝裏人》,獲全國電視劇“飛天獎”一等獎。電視劇《煙事》獲華北電視一等獎。

1997年創作電影劇本《成吉思汗和他的母親》(現名《一代天驕成吉思汗》),獲“華表獎”優秀故事片獎、長春國際電影節“金鹿獎”和美國費城國際電影節金獎。

先後被評為內蒙古“十佳”電視藝術家,全國“百佳”電視藝術家,享受國務院特殊貢獻專家津貼,榮獲內蒙古自治區藝術創作“薩日納”傑出貢獻獎。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