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工廠 -貯藏武器軍械的倉庫

兵工廠

貯藏武器軍械的倉庫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兵工廠指能製造武器、彈葯、裝備,同時可進行修理的工廠。是國防的基礎。

  • 中文名稱
    兵工廠
  • 意思
    貯藏武器軍械的倉庫
  • 出現
    1775年
  • 拼音
    binggongchang

簡介

兵工廠 (英語: Arsenal)

漢陽兵工廠漢陽兵工廠

兵工廠乃是貯藏各種武器與戰爭軍械的倉庫,現代也指能製造武器、彈葯、裝備,同時可進行修理的工廠。有些兵工廠則是貯藏磚塊與迫擊炮的倉庫,而且有人負責看守與保護。在美國獨立戰爭期間,兵工廠內有各種武器儲備,而且通常隱藏在閣樓或牆壁內,以防止被英國士兵發現。炮兵的武器則是被分解後,再掩埋在田野間,使整個城鎮成為大型的「兵工廠」。

歷史背景

在美國獨立戰爭期間,兵工廠內有各種武器儲備,而且通常隱藏在閣樓或牆壁內,以防止被英國士兵發現。炮兵的武器則是被分解後,再掩埋在田野間,使整個城鎮成為大型的「兵工廠」。在1775年4月19日,英國前進至萊剋星頓(Lexington),想要逮捕叛軍領袖,並且佔領叛軍的兵工廠。英國常備軍的人數不但是革命份子的十倍,而且還命令那些聚集的國民兵必須解散,如此一來,他們才能夠長驅直入,佔領或摧毀任何貯藏在兵工廠裏的武器。

中國除了歷史上著名的漢陽鐵廠外,在抗日戰爭時期有名的兵工廠有:上海兵工廠、金陵兵工廠、鞏縣兵工廠、濟南兵工廠、華陰兵工廠、重慶兵工廠、圈楊家村兵工廠、梁溝兵工廠、水窯兵工廠、太原兵工廠、柳樹店兵工廠等。

霄嶺"兵工廠"

霄嶺"兵工廠"建立于一九三八年六月,當時正是中華民族處于危難時刻,但由于反動派的不斷破壞,隻運作一年多時間就流產。在革命歷史的長河中,它猶如一顆燦爛的流星,在大芹山革命根據地上空忽閃而過,卻給人們留下一個美好的記憶,同時它也為平和縣革命鬥爭史留下光輝的一頁。

一九三八年五月的一天,烏雲密布,籠罩整個廈門上空,就在這一天,日寇佔領了這個美麗的城市。日本侵略者一踏上這塊土地,就加緊推行"以華製華"政策,網羅漢奸走狗組織"第五縱隊"。時平和縣政府被革職的職員朱慶瑞,由入侵廈門的日寇提供經費和武器裝備,組織了一支三四百人的流氓地痞、土匪散兵的烏軍,自任司令。在這支反動隊伍中,有反動會首張建成,慣匪頭目周倆吉、曾其生等。漳浦、雲霄幾縣也有一支兩三百人的烏軍,他們互相配合,極其猖狂。

烏軍虎視眈眈窺視大芹山革命根據地。他們以為紅軍北上,根據地沒有主力武裝,不時進行騷擾,妄想撲滅熊熊燃燒的革命烈火。

時為平和縣高坑鄉(今國強鄉)社訓隊少尉分隊長的陳天才(國共合作時打入敵人內部),面對烏軍的蠢蠢欲動,就想用自己掌握的壯丁班對付烏軍。他這一想法得到縣委書記何浚、組織部長朱曼平認可,同時也得到國民黨縣黨部同意。

人員雖然沒有問題,但卻沒有武器,于是他同鄉長黃文英協商(黃文英,國強鄉白葉玉明樓人,思想進步,其弟是共產黨員,國共合作時平和縣委推薦陳天才為高坑鄉鄉長,陳天才認為自己打入社訓隊當少尉分隊長發揮作用會更大,于是就推薦黃文英當鄉長)。兩人經過商量後,由黃文英以鄉長的身份出面向區長報告,要求造槍防匪。區長聽到這事,二話不說就批準了。

這時高坑鄉霄嶺保保長黃乾鍾(共產黨員)得知要造槍,就自告奮勇擔當此重任。

黃乾鍾是一位血性漢子,他于一九三六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組織,是一位對黨無限忠誠對人民無限熱愛的革命志士。他接受任務後,就在自己家鄉--霄嶺蔡田自然村籌建廠房。這個自然村是一個四角形的土樓,距離高坑鄉鄉公所五公裏,坐南朝北,背靠大青山,前面是一條川流不息的小溪流,廠址就設在這風光秀麗的村子裏。

相關事宜備妥,但這時黃乾鍾卻緊鎖眉頭,原因是他曾經造過火銃,卻不曾造過槍彈。他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四處探聽會造槍的師傅。

一天中午,黃乾鍾得知安厚圩有兩個打鐵匠會造槍,十分高興,就頂著烈日翻山越嶺親自去請,傍晚才回到家。盡管被毒辣辣的太陽曬了四個多小時,累得氣喘吁吁,但一想到順利地請來了兩位師傅,他抖擻精神,忘記了疲勞,第二天他又從附近村庄請來三位。不幾天,由黃乾鍾任廠長的霄嶺"兵工廠"就正式運作。閩南的六七月間,正是酷暑高溫階段,驕陽似火,天氣特別悶熱,但黃乾鍾同師傅一起,卻在兩個火爐連續不斷燃燒的"兵工廠"裏揮汗大幹。當時整個廠房裏溫度都在40度以上,但師傅們知道造槍是為了打土匪,也就毫無怨言。"丁丁當當"的敲打聲,就像一曲優美動聽的樂曲,在霄嶺蔡田日夜奏響。功夫不負有心人,幾天後,"兵工廠"就造出十多支火銃,但他們不滿足現狀,黃乾鍾同師傅們又一起研究造槍技術。這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需要不斷探索。後經過黃乾鍾和師傅們不懈努力,不久也就造出"五排"、"單響"步槍及曲卜短槍。但正當人們懷著喜悅的心情,準備慶祝一番的時候,卻遭到反動家伙的搗亂。

一九三九年十一月的一天,坂仔區聯防大隊長帶五十個聯防兵進駐高坑鄉,一位探子向他報告說,霄嶺(今國強鄉乾嶺村)黃保長開設兵工廠造槍,他一聽火冒三丈, 帶著聯防隊氣勢洶洶來到霄嶺。隻見他板著面孔,惡狠狠地把手一揮,命令聯防兵砸爛爐灶,收繳鐵錘、鋼管,同時把工匠也抓走。

面對窮凶極惡的反動派,黃乾鍾心不驚、膽不顫,不到一小時就組織五百多人,在盧炎(時接任陳天才任平和縣河中區區委書記)指揮下追到高坑鄉禾倉聯防大隊部,團團圍住禾倉樓。國民黨反動派看著怒火沖天的民眾,怕事態進一步擴大,就提出談判。

盧炎、黃乾鍾看著荷槍實彈的幾十個聯防兵,怕民眾吃虧,就同意談判。黃乾鍾隻身進到禾倉樓據理力爭,他說我們是經過區長批準的,我們造槍就是為了打土匪,並要求馬上放人和歸還器材。大隊長瞪著三角眼想再說什麽,但看著幾百人圍著大隊部不散,一時也慌了手腳,後在陳天才暗中周旋下,他無可奈何說:"行,行,馬上放人。"

人群裏爆發出一陣動人的歡呼聲,工匠挑著器材出來了,在幾百人簇擁下興高採烈回到霄嶺。鬥爭勝利的當天晚上,霄嶺"兵工廠"又恢復原貌。這時由于經費緊張,造槍陷入困境,黃乾鍾就變賣家中值錢的東西,派人從外地採購造槍原材料,抓緊製造槍彈。這些槍彈及時武裝了陳天才掌握的壯丁班和根據地民兵遊擊隊。

是時,烏軍匪首張建成、周倆吉帶著三十多人又進犯大芹山根據地的烏龍坑,陳天才得知後成竹在胸,因為現在他掌握的不但有人而且有武器了。一天晚上,他帶領壯丁班和民兵四十多人到達烏龍坑村口守株待兔。第二天拂曉,一位婦女開門示意陳天才,告知烏軍所居住房間。大家早就對烏軍這個漢奸組織十分痛恨,根據該婦女所指的房間,如猛虎下山沖進房裏就"砰、砰"一陣炸,接著步槍聲、短槍聲、銃聲和夾雜喊殺聲,猶如天兵神將。烏軍以為碰到紅軍主力,僥幸沒死的也不敢反抗便舉手投降。整個戰鬥不到五分鍾的時間,就一舉殲滅了進犯的烏軍,全村沸騰起來了,民眾爭先恐後拉著英雄們的手,問長問短。這時一輪紅日從東邊升起,陳天才和民兵們在民眾贊賞的目光中回到鄉公所。此舉受到上級的表揚。

一九四0年春,反動派得知霄嶺"兵工廠"名義上是造槍防匪,實際上是武裝根據地民兵和遊擊隊,是共產黨的地下"兵工廠",就派出保全隊圍剿霄嶺,妄圖圍捕黃乾鍾等人。但此時黃乾鍾的"兵工廠"已經轉移至山內片仔(今國強鄉三五村)。反動派雖然撲了空,但不甘心失敗,就四處搜查,欲想一網打盡盧炎黃乾鍾等人。為了儲存革命實力,"兵工廠"隻好暫停,黃乾鍾與盧炎等十三位同志就轉移到南靖小山城,以燒炭為生,開始投入到新的戰鬥。

一九四0年農歷七月十六,黃乾鍾接受組織委派前往烏山匯報工作,途經霄嶺家中,被反動派拘捕。在被關押二年中,受盡各種折磨,但他面對刑具林立、氣氛肅殺陰森的牢房,從不向反動派屈服,任敵人嚴刑拷打,始終緘口不言,誓死堅守黨的機密。反動派始終沒能敲開這個硬漢子的口,惱羞成怒,于一九四二年七月十三日,就決定把他殺害。這天,天空陰雲籠罩,幾位凶神惡煞般的士兵押著黃乾鍾到九峰鎮倒地旗將他殺害,那時黃乾鍾年僅四十五歲。

黃乾鍾的霄嶺"兵工廠"在特定的年代作出了特殊的貢獻,製造的槍彈不但武裝了壯丁班,為陳天才帶領壯丁班消滅進犯的烏軍立下汗馬功勞;同時也進一步武裝了根據地民兵和遊擊隊,為隱蔽精幹、積蓄力量做出不朽的貢獻。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