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宣言

共產黨宣言

《共產黨宣言》(德語:Manifest der Kommunistischen Partei),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經典政治文獻之一,最早由卡爾·馬克思和弗裏德裏希·恩格斯寫于1847年12月至1848年1月,1848年2月21日在倫敦發表。同年2月24日《共產黨宣言》在倫敦第一次出版。這個宣言是共產主義者同盟第二次代表大會委托馬克思、恩格斯起草的同盟綱領。這份檔案最初是共產主義者同盟的黨綱,為該組織的目的和程式。該宣言鼓勵無產者聯合起來發動革命,以推翻資本主義並最終建立一個無階級的社會。《共產黨宣言》是無產階級政黨最基本、最重要的政治綱領之一。1922年8月22日,《共產黨宣言》中譯本問世,譯者為陳望道。

  • 書名
    共產黨宣言
  • 作者
    卡爾·馬克思和弗裏得裏希·恩格斯
  • 中文名
    共產黨宣言
  • 外文名
    英文:TheCommunistManifesto(ManifestooftheCommunistParty);德文:ManifestderKommunistischenPartei
  • 發表日期
    1848年2月21日
  • 語言
    德文
  • 出版地

基本簡介

共產黨宣言”一名來自日語,最初是“共產主義者宣言”的意思,後來在1904年11月13日日本《周刊·平民報》上,這部著作首次被譯成「共產黨宣言」。

共產黨宣言

1847 年11月共產主義者同盟第二次代表大會委托馬克思和恩格斯起草一個周詳的理論和實踐的黨綱。馬克思、恩格斯取得一致認識,並研究了宣言的整個內容和結構,由馬克思執筆寫成。

《共產黨宣言》(下文每段再次提及時簡稱《宣言》)第一次闡述了科學社會主義理論,指出共產主義運動已成為不可抗拒的歷史潮流。構成《宣言》核心的基本原理是:每一歷史時代主要的生產方式與交換方式以及必然由此產生的社會結構,是該時代政治的和精神的歷史所賴以確立的基礎,並且隻有從這一基礎出發,歷史才能得到說明。從原始社會解體以來人類社會的全部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這個歷史包括一系列發展階段,現在已經達到這樣一個階段,即無產階級如果不同時使整個社會擺脫任何剝削、壓迫以及階級劃分和階級鬥爭,就不能使自己從資產階級的剝削統治下解放出來。

在《共產黨宣言》中,馬克思和恩格斯系統、集中地闡述了他們的觀點:“消滅私有製”,“推翻資產階級的統治,由無產階級奪取政權”,然後“一步一步地奪取資產階級的全部資本,把一切生產工具集中在國家即組織成為統治階級的無產階級手裏,並且盡可能快地增加生產力的總量”;而且,“共產黨人不屑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隻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資本主義製度才能達到。”

上述就是共產主義(後來人們又叫作科學社會主義)的基本思想。

《共產黨宣言》運用辯證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分析生產力生產關系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築的矛盾,分析階級和階級鬥爭,特別是資本主義社會階級鬥爭的產生、發展過程,論證資本主義必然滅亡和社會主義必然勝利的客觀規律,作為資本主義掘墓人的無產階級肩負的世界歷史使命。《共產黨宣言》公開宣布必須用革命的暴力推翻資產階級的統治,建立無產階級的“政治統治”,表述了以無產階級專政代替資產階級專政的思想。《共產黨宣言》還指出無產階級在奪取政權後,必須在大力發展生產力的基礎上,逐步地進行巨大的社會改造,進而達到消滅階級對立和階級本身的存在條件。《共產黨宣言》批判當時各種反動的社會主義思潮,對空想社會主義作了科學的分析和評價。《共產黨宣言》闡述作為無產階級先進隊伍的共產黨的性質、特點和鬥爭策略,指出為黨的最近目的而奮鬥與爭取實現共產主義終極目的之間的聯系。《共產黨宣言》最後庄嚴宣告:“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隻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並發出國際主義的戰鬥號召:“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誕生背景

共產黨宣言的誕生標志著馬克思主義的誕生,對全世界的無產階級革命運動起了巨大的推動作用。並在百年之後直接影響了中國幾代領導人的政治方針,推動了中國的發展。

共產黨宣言

《共產黨宣言》是第一部較為完整而系統地闡述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理的偉大著作。它標志著馬克思主義的誕生,開闢了國際工人運動和社會主義運動的新局面,成為世界無產階級的銳利思想武器。

1848年2月24日,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的《共產黨宣言》在倫敦第一次出版。這個宣言是共產主義者同盟第二次代表大會委托馬克思、恩格斯起草的同盟綱領。1848年至1850年間,《宣言》曾多次翻印、再版,並被譯成很多種西歐國家的文字。《宣言》的英譯文在1850年發表在憲章派領導人喬·哈尼出版的《紅色共產黨人》雜志上。在這一版上才首次標明馬克思和恩格斯是《宣言》的作者。到1920年,在《宣言》問世後的72年,由陳望道從日文譯成中文出版。

結構組成

《共產黨宣言》包括引言和正文四章。1872年—1893年,馬克思和恩格斯先後為《宣言》的德文、俄文、英文、波蘭文、義大利文版撰寫了七篇序言。七篇序言簡要說明了《宣言》的基本思想及其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的歷史地位,指明《宣言》的理論原理是歷史唯物主義,並根據無產階級革命的經驗和教訓,對《宣言》作了補充和修改。

共產黨宣言

《宣言》引文說明了《宣言》產生的歷史背景和目的任務。

《宣言》第一章《資產者和無產者》論述了馬克思主義的階級鬥爭學說。

《宣言》第二章《無產者和共產黨人》,說明了無產階級政黨的性質、特點、目的和任務,以及共產黨的理論和綱領。

《宣言》第三章《社會主義的和共產主義的文獻》,批判了當時流行的各種假社會主義,分析了各種假社會主義流派產生的社會歷史條件,並揭露了它們的階級實質。

​分為:1、反動的社會主義。2、保守的或資產階級的社會主義。3、批判的空想的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

《宣言》第四章《共產黨人對各種反對黨派的態度》論述了共產黨人革命鬥爭的思想策略。

《宣言》是科學共產主義的第一個綱領性文獻,它標志著馬克思主義的誕生。

共產黨宣言

《宣言》首次簡述了馬克思主義的主要思想;闡述了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特別是它的階級鬥爭學說;揭示了資本主義社會的內在矛盾和發展規律,論證了資本主義滅亡和社會主義勝利的必然性。《宣言》論述了無產階級作為資本主義掘墓人的偉大歷史使命;闡述了馬克思主義關于無產階級專政的思想;闡明了共產主義革命不僅要同傳統的所有製關系實行最徹底的決裂,而且要同傳統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闡明了共產黨的性質和任務。這部著作從誕生起就鼓舞和推動著全世界無產階級爭取解放鬥爭,成為無產階級最銳利的戰鬥武器。恩格斯指出:它是全部社會主義文獻中傳播最廣和最具國際性的著作,是世界各國千百萬工人共同的綱領。

宣言全文

引言

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陸徘徊。為了對這個幽靈進行神聖的圍剿,舊歐洲的一切勢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國的激進派和德國的警察,都聯合起來了。

有哪一個反對黨不被它的當政的敵人罵為共產黨呢?又有哪一個反對黨不拿共產主義這個罪名去回敬更進步的反對黨人和自己的反動敵人呢?

從這一事實中可以得出兩個結論:

共產主義已經被歐洲的一切勢力公認為一種勢力;

現在是共產黨人向全世界公開說明自己的觀點、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圖並且拿黨自己的宣言來反駁關于共產主義幽靈的神話的時候了。

為了這個目的,各國共產黨人集會于倫敦,擬定了如下的宣言,用英文、法文、德文、義大利文、弗拉芒文和丹麥文公布于世。

一、資產者和無產者

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

自由民和奴隸、貴族和平民、領主和農奴、行會師傅和幫工,一句話,壓迫者和被壓迫者,始終處于相互對立的地位,進行不斷的、有時隱蔽有時公開的鬥爭,而每一次鬥爭的結局是整個社會受到革命改造或者鬥爭的各階級同歸于盡。

在過去的各個歷史時代,我們幾乎到處都可以看到社會完全劃分為各個不同的等級,看到社會地位分成的多種多樣的層次。在古羅馬,有貴族、騎士、平民、奴隸,在中世紀,有封建主、臣僕、行會師傅、幫工、農奴,而且幾乎在每一個階級內部又有一些特殊的階層。

從封建社會的滅亡中產生出來的現代資產階級社會並沒有消滅階級對立。它隻是用新的階級、新的壓迫條件、新的鬥爭形式代替了舊的。

但是,我們的時代,資產階級時代,卻有一個特點:它使階級對立簡單化了。整個社會日益分裂為兩大敵對的陣營,分裂為兩大相互直接對立的階級: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

從中世紀的農奴中產生了初期城市的城關市民;從這個市民等級中發展出最初的資產階級分子。

美洲的發現、繞過非洲的航行,給新興的資產階級開闢了新天地。東印度和中國的市場、美洲的殖民化、對殖民地的貿易、交換手段和一般的商品的增加,使商業、航海業和工業空前高漲,因而使正在崩潰的封建社會內部的革命因素迅速發展。

以前那種封建的或行會的工業經營方式已經不能滿足隨著新市場的出現而增加的需求了。工場手工業代替了這種經營方式。行會師傅被工業的中間等級排擠掉了;各種行業組織之間的分工隨著各個作坊內部的分工的出現而消失了。

但是,市場總是在擴大,需求總是在增加。甚至工場手工業也不再能滿足需要了。于是,蒸汽和機器引起了工業生產的革命。現代大工業代替了工場手工業;工業中的百萬富翁,一支一支產業大軍的首領,現代資產者,代替了工業的中間等級。

大工業建立了由美洲的發現所準備好的世界市場。世界市場使商業、航海業和陸路交通得到了巨大的發展。這種發展又反過來促進了工業的擴展,同時,隨著工業、商業、航海業和鐵路的擴展,資產階級也在同一程度上得到發展,增加自己的資本,把中世紀遺留下來的一切階級都排擠到後面去。

由此可見,現代資產階級本身是一個長期發展過程的產物,是生產方式和交換方式的一系列變革的產物。

資產階級的這種發展的每一個階段,都伴隨著相應的政治上進展。它在封建主統治下是被壓迫的等級,在公社裏是武裝的和自治的團體,在一些地方組成獨立的城市共和國,在另一些地方組成君主國中的納稅的第三等級;後來,在工場手工業時期,它是等級製君主國或專製君主國中同貴族抗衡的勢力,而且是大君主國的主要基礎;最後,從大工業和世界市場建立的時候起,它在現代的代議製國家裏奪得了獨佔的政治統治。現代的國家政權不過是管理整個資產階級的共同事務的委員會罷了。

資產階級在歷史上曾經起過非常革命的作用。

資產階級在它已經取得了統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園詩般的關系都破壞了。它無情地斬斷了把人們束縛于天然尊長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羈絆,它使人和人之間除了赤裸裸的利害關系,除了冷酷無情的“現金交易”,就再也沒有任何別的聯系了。它把宗教虔誠、騎士熱忱、小市民傷感這些情感的神聖發作,淹沒在利己主義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嚴變成了交換價值,用一種沒有良心的貿易自由代替了無數特許的和自力掙得的自由。總而言之,它用公開的、無恥的、直接的、露骨的剝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蓋著的剝削。

資產階級抹去了一切向來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職業的神聖光環。它把醫生、律師、教士、詩人和學者變成了它出錢招僱的僱傭勞動者。

資產階級撕下了罩在家庭關系上的溫情脈脈的面紗,把這種關系變成了純粹的金錢關系。

資產階級揭示了,在中世紀深受反動派稱許的那種人力的野蠻使用,是以極端怠惰作為相應補充的。它第一個證明了,人的活動能夠取得什麽樣的成就。它創造了完全不同于埃及金字塔、羅馬水道和哥特式教堂的奇跡;它完成了完全不同于民族大遷徙和十字軍東征的遠征。

資產階級除非對生產工具,從而對生產關系,從而對全部社會關系不斷地進行革命,否則就不能生存下去。反之,原封不動地保持舊的生產方式,卻是過去的一切工業階級生存的首要條件。生產的不斷變革,一切社會狀況不停的動蕩,永遠的不安定和變動,這就是資產階級時代不同于過去一切時代的地方。一切固定的僵化的關系以及與之相適應的素被尊崇的觀念和見解都被消除了,一切新形成的關系等不到固定下來就陳舊了。一切等級的和固定的東西都煙消雲散了,一切神聖的東西都被褻瀆了。人們終于不得不用冷靜的眼光來看他們的生活地位、他們的相互關系。

不斷擴大產品銷路的需要,驅使資產階級奔走于全球各地。它必須到處落戶,到處創業,到處建立聯系。

資產階級,由于開拓了世界市場,使一切國家的生產和消費都成為世界性的了。使反動派大為惋惜的是,資產階級挖掉了工業腳下的民族基礎。古老的民族工業被消滅了,並且每天都還在被消滅。它們被新的工業排擠掉了,新的工業的建立已經成為一切文明民族的生命攸關的問題;這些工業所加工的,已經不是在地的原料,而是來自極其遙遠的地區的原料;它們的產品不僅供本國消費,而且同時供世界各地消費。舊的、靠本國產品來滿足的需要,被新的、要靠極其遙遠的國家和地帶的產品來滿足的需要所代替了。過去那種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給自足和閉關自守狀態,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來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賴所代替了。物質的生產是如此,精神的生產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產品成了公共的財產。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為不可能,于是由許多種民族的和地方的文學形成了一種世界的文學。

資產階級,由于一切生產工具的迅速改進,由于交通的極其便利,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蠻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來了。它的商品的低廉價格,是它用來摧毀一切萬裏長城、征服野蠻人最頑強的仇外心理的重炮。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們不想滅亡的話----採用資產階級的生產方式;它迫使它們在自己那裏推行所謂文明,即變成資產者。一句話,它按照自己的面貌為自己創造出一個世界。

資產階級使農村屈服于城市的統治。它創立了巨大的城市,使城市人口比農村人口大大增加起來,因而使很大一部分居民脫離了農村生活的愚昧狀態。正象它使農村從屬于城市一樣,它使未開化和半開化的國家從屬于文明的國家,使農民的民族從屬于資產階級的民族,使東方從屬于西方。

資產階級日甚一日地消滅生產資料、財產和人口的分散狀態。它使人口密集起來,使生產資料集中起來,使財產聚集在少數人的手裏。由此必然產生的結果就是政治的集中。各自獨立的、幾乎隻有同盟關系的、各有不同利益、不同法律、不同政府、不同關稅的各個地區,現在已經結合為一個擁有統一的政府、統一的法律、統一的民族階級利益和統一的關稅的統一的民族。

資產階級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階級統治中所創造的生產力,比過去一切世代創造的全部生產力還要多,還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機器的採用,化學在工業和農業中的套用,輪船的行駛,鐵路的通行,電報的使用,整個大陸的開墾,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術從地下呼喚出來的大量人口,----過去哪一個世紀料想到在社會勞動裏蘊藏有這樣的生產力呢?

由此可見,資產階級賴以形成的生產資料和交換手段,是在封建社會裏造成的。在這些生產資料和交換手段發展的一定階段上,封建社會的生產和交換在其中進行的關系,封建的農業和工場手工業組織,一句話,封建的所有製關系,就不再適應已經發展的生產力了。這種關系已經在阻礙生產而不是促進生產了。它變成了束縛生產的桎梏。它必須被炸毀,而且已經被炸毀了。

取而代之的是自由競爭以及與自由競爭相適應的社會製度和政治製度、資產階級的經濟統治和政治統治。

現在,我們眼前又進行著類似的運動。資產階級的生產關系和交換關系,資產階級的所有製關系,這個曾經仿佛用法術創造了如此龐大的生產資料和交換手段的現代資產階級社會,現在像一個魔法師一樣不能再支配自己用法術呼喚出來的魔鬼了。幾十年來的工業和商業的歷史,隻不過是現代生產力反抗現代生產關系、反抗作為資產階級及其統治的存在條件的所有製關系的歷史。隻要指出在周期性的重復中越來越危及整個資產階級社會生存的商業危機就夠了。在商業危機期間,總是不僅有很大一部分製成的產品被毀滅掉,而且有很大一部分已經造成的生產力被毀滅掉。在危機期間,發生一種在過去一切時代看來都好像是荒唐現象的社會瘟疫,即生產過剩的瘟疫。社會突然發現自己回到了一時的野蠻狀態;仿佛是一次飢荒、一場普遍的毀滅性戰爭,使社會失去了全部生活資料;仿佛是工業和商業全被毀滅了,----這是什麽緣故呢?因為社會上文明過度,生活資料太多,工業和商業太發達。社會所擁有的生產力已經不能再促進資產階級文明和資產階級所有製關系的發展;相反,生產力已經強大到這種關系所不能適應的地步,它已經受到這種關系的阻礙;而它一著手克服這種障礙,就使整個資產階級社會陷入混亂,就使資產階級所有製的存在受到威脅。資產階級的關系已經太狹窄了,再容納不了它本身所造成的財富了。——資產階級用什麽辦法來克服這種危機呢?一方面不得不消滅大量生產力,另一方面奪取新的市場,更加徹底地利用舊的市場。這究竟是怎樣的一種辦法呢?這不過是資產階級準備更全面更猛烈的危機的辦法,不過是使防止危機的手段越來越少的辦法。

資產階級用來推翻封建製度的武器,現在卻對準資產階級自己了。

但是,資產階級不僅鍛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它還產生了將要運用這種武器的人----現代的工人,即無產者。

當廠主對工人的剝削告一段落,工人領到了用現錢支付的工資的時候,馬上就有資產階級中的另一部分人----房東、小店主、當鋪老板等等向他們撲來。

以前的中間等級的下層,即小工業家、小商人和小食利者,手工業者和農民----所有這些階級都降落到無產階級的隊伍裏來了,有的是因為他們的小資本不足以經營大工業,經不起較大資本家的競爭;有的是因為他們的手藝已經被新的生產方法弄得不值錢了。無產階級的隊伍就是這樣從居民的所有階級中得到補充的。

無產階級經歷了各個不同的發展階段。它反對資產階級的鬥爭是和它的存在同時開始的。

最初是單個的工人,然後是某一工廠的工人,然後是某一地方的某一勞動部門的工人,同直接剝削他們的單個資產者作鬥爭。他們不僅僅攻擊資產階級的生產關系,而且攻擊生產工具本身;他們毀壞那些來競爭的外國商品,搗毀機器,燒毀工廠,力圖恢復已經失去的中世紀工人的地位。

在這個階段上,工人們還是分散在全國各地並為競爭所分裂的民眾。工人的大規模集結,還不是他們自己聯合的結果,而是資產階級聯合的結果,當時資產階級為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必須而且暫時還能夠把整個無產階級發動起來。因此,在這個階段上,無產者不是同自己的敵人作鬥爭,而是同自己的敵人的敵人作鬥爭,即同專製君主製的殘餘、地主、非工業資產階級和小資產者作鬥爭。因此,整個歷史運動都集中在資產階級手裏;在這種條件下取得的每一個勝利都是資產階級的勝利。

但是,隨著工業的發展,無產階級不僅人數增加了,而且它結合成更大的集體,它的力量日益成長,它越來越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機器使勞動的差別越來越小,使工資幾乎到處都降到同樣低的水準,因而無產階級內部的利益和生活狀況也越來越趨于一致。資產者彼此間日益加劇的競爭以及由此引起的商業危機,使工人的工資越來越不穩定;機器的日益迅速的和繼續不斷的改良,使工人的整個生活地位越來越沒有保障;單個工人和單個資產者之間的沖突越來越具有兩個階級的沖突的性質。工人開始成立反對資產者的同盟;他們聯合起來保衛自己的工資。他們甚至建立了經常性的團體,以便為可能發生的反抗準備食品。有些地方,鬥爭爆發為起義。

工人有時也得到勝利,但這種勝利隻是暫時的。他們鬥爭的真正成果並不是直接取得的成功,而是工人的越來越擴大的聯合。這種聯合由于大工業所造成的日益發達的交通工具而得到發展,這種交通工具把各地的工人彼此聯系起來。隻要有了這種聯系,就能把許多性質相同的地方性的鬥爭匯合成全國性的鬥爭,匯合成階級鬥爭。而一切階級鬥爭都是政治鬥爭。中世紀的市民靠鄉間小道需要幾百年才能達到的聯合,現代的無產者利用鐵路隻要幾年就可以達到了。

無產者組織成為階級,從而組織成為政黨這件事,不斷地由于工人的自相競爭而受到破壞。但是,這種組織總是重新產生,並且一次比一次更強大,更堅固,更有力。它利用資產階級內部的分裂,迫使他們用法律形式承認工人的個別利益。英國的十小時工作日法案就是一個例子。

舊社會內部的所有沖突在許多方面都促進了無產階級的發展。資產階級處于不斷的鬥爭中:最初反對貴族:後來反對同工業進步有利害沖突的那部分資產階級;經常反對一切外國的資產階級。在這一切鬥爭中,資產階級都不得不向無產階級呼吁,要求無產階級援助,這樣就把無產階級卷進了政治運動。于是,資產階級自己就把自己的教育因素即反對自身的武器給予了無產階級。

其次,我們已經看到,工業的進步把統治階級的整批成員拋到無產階級隊伍裏去,或者至少也使他們的生活條件受到威脅。他們也給無產階級帶來了大量的教育因素。

中間等級,即小工業家、小商人、手工業者、農民,他們同資產階級作鬥爭,都是為了維護他們這種中間等級的生存,以免于滅亡。所以,他們不是革命的,而是保守的。不僅如此,他們甚至是反動的,因為他們力圖使歷史的車輪倒轉。如果說他們是革命的,那是鑒于他們行將轉入無產階級的隊伍,這樣,他們就不是維護他們目前的利益,而是維護他們將來的利益,他們就離開自己原來的立場,而站到無產階級的立場上來。

流氓無產階級是舊社會最下層中消極的腐化的部分,他們在一些地方也被無產階級革命卷到運動裏來,但是,由于他們的整個生活狀況,他們更甘心于被人收買,去幹反動的勾當。

在無產階級的生活條件中,舊社會的生活條件已經被消滅了。無產者是沒有財產的;他們和妻子兒女的關系同資產階級的家庭關系再沒有任何共同之處了;現代的工業勞動,現代的資本壓迫,無論在英國或法國,無論在美國或德國,都是一樣的,都使無產者失去了任何民族性。法律、道德、宗教,在他們看來全都是資產階級偏見,隱藏在這些偏見後面的全都是資產階級利益。

過去一切階級在爭得統治之後,總是使整個社會服從于它們發財致富的條件,企圖以此來鞏固它們已經獲得的生活地位。無產者隻有廢除自己的現存的佔有方式,從而廢除全部現存的佔有方式,才能取得社會生產力。無產者沒有什麽自己的東西必須加以保護,他們必須摧毀至今保護和保障私有財產的一切。

過去的一切運動都是少數人的或者為少數人謀利益的運動。無產階級的運動是絕大多數人的、為絕大多數人謀利益的獨立的運動。無產階級,現今社會的最下層,如果不炸毀構成官方社會的整個上層,就不能抬起頭來,挺起胸來。

如果不就內容而就形式來說,無產階級反對資產階級的鬥爭首先是一國範圍內的鬥爭。每一個國家的無產階級當然首先應該打倒本國的資產階級。

在敘述無產階級發展的最一般的階段的時候,我們循序探討了現存社會內部或多或少隱蔽著的國內戰爭,直到這個戰爭爆發為公開的革命,無產階級用暴力推翻資產階級而建立自己的統治。

我們已經看到,至今的一切社會都是建立在壓迫階級和被壓迫階級的對立之上的。但是,為了有可能壓迫一個階級,就必須保證這個階級至少有能夠勉強維持它的奴隸般的生存的條件。農奴曾經在農奴製度下掙扎到公社社員的地位,小資產者曾經在封建專製製度的束縛下掙扎到資產者的地位。現代的工人卻相反,他們並不是隨著工業的進步而上升,而是越來越降到本階級的生存條件以下。工人變成赤貧者,貧困比人口和財富成長得還要快。由此可以明顯地看出,資產階級再不能做社會的統治階級了,再不能把自己階級的生存條件當做支配一切的規律強加于社會了。資產階級不能統治下去了,因為它甚至不能保證自己的奴隸維持奴隸的生活,因為它不得不讓自己的奴隸落到不能養活它反而要它來養活的地步。社會再不能在它統治下生活下去了,就是說,它的存在不再同社會相容了。

資產階級生存和統治的根本條件,是財富在私人手裏的積累,是資本的形成和增殖;資本的條件是僱傭勞動。僱傭勞動完全是建立在工人的自相競爭之上的。資產階級無意中造成而又無力抵抗的工業進步,使工人通過結社而達到的革命聯合代替了他們由于競爭而造成的分散狀態。于是,隨著大工業的發展,資產階級賴以生產和佔有產品的基礎本身也就從它的腳下被挖掉了。它首先生產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資產階級的滅亡和無產階級的勝利是同樣不可避免的。

二、無產者和共產黨人

共產黨人同全體無產者的關系是怎樣的呢?

共產黨人不是同其他工人政黨相對立的特殊政黨。

他們沒有任何同整個無產階級的利益不同的利益。

他們不提出任何特殊的原則,用以塑造無產階級的運動。

共產黨人同其他無產階級政黨不同的地方隻是:一方面,在各國無產者的鬥爭中,共產黨人強調和堅持整個無產階級共同的不分民族的利益;另一方面,在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鬥爭所經歷的各個發展階段上,共產黨人始終代表整個運動的利益。

因此,在實踐方面,共產黨人是各國工人政黨中最堅決的、始終起推動作用的部分;在理論方面,他們勝過其餘的無產階級民眾的地方在于他們了解無產階級運動的條件、進程和一般結果。

共產黨人的最近目的是和其他一切無產階級政黨的最近目的一樣的:使無產階級形成為階級,推翻資產階級的統治,由無產階級奪取政權。

共產黨人的理論原理,決不是以這個或那個世界改革家所發明或發現的思想、原則為根據的。

這些原理不過是現在的階級鬥爭、我們眼前的歷史運動的真實關系的一般表述。廢除先前存在的所有製關系,並不是共產主義所獨具的特征。

一切所有製關系都經歷了經常的歷史更替、經常的歷史變更。

例如,法國革命廢除了封建的所有製,代之以資產階級的所有製。

共產主義的特征並不是要廢除一般的所有製,而是要廢除資產階級的所有製。

但是,現代的資產階級私有製是建立在階級對立上面、建立在一些人對另一些人的剝削上面的產品生產和佔有的最後而又最完備的表現。

從這個意義上說,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製。

有人責備我們共產黨人,說我們要消滅個人掙得的、自己勞動得來的財產,要消滅構成個人的一切自由、活動和獨立的基礎的財產。

好一個勞動得來的、自己掙得的、自己賺來的財產!你們說的是資產階級所有製以前的那種小資產階級的、小農的財產嗎?那種財產用不著我們去消滅,工業的發展已經把它消滅了,而且每天都在消滅它。

或者,你們說的是現代的資產階級的私有財產吧?

但是,難道僱傭勞動,無產者的勞動,會給無產者創造出財產來嗎?沒有的事。這種勞動所創造的是資本,即剝削僱傭勞動的財產,隻有在不斷產生出新的僱傭勞動來重新加以剝削的條件下才能增加起來的財產。現今的這種財產是在資本和僱傭勞動的對立中運動的。讓我們來看看這種對立的兩個方面吧。

做一個資本家,這就是說,他在生產中不僅佔有一種純粹個人的地位,而且佔有一種社會的地位。資本是集體的產物,它隻有通過社會許多成員的共同活動,而且歸根到底隻有通過社會全體成員的共同活動,才能運動起來。

因此,資本不是一種個人力量,而是一種社會力量。

因此,把資本變為公共的、屬于社會全體成員的財產,這並不是把個人財產變為社會財產。這時所改變的隻是財產的社會性質。它將失掉它的階級性質。

現在,我們來看看僱傭勞動。

僱傭勞動的平均價格是最低限度的工資,即工人為維持其工人的生活所必需的生活資料的數額。因此,僱傭工人靠自己的勞動所佔有的東西,隻夠勉強維持他的生命的再生產。我們決不打算消滅這種供直接生命再生產用的勞動產品的個人佔有,這種佔有並不會留下任何剩餘的東西使人們有可能支配別人的勞動。我們要消滅的隻是這種佔有的可憐的性質,在這種佔有下,工人僅僅為增殖資本而活著,隻有在統治階級的利益需要他活著的時候才能活著。

在資產階級社會裏,活的勞動隻是增殖已經積累起來的勞動的一種手段。在共產主義社會裏,已經積累起來的勞動隻是擴大、豐富和提高工人的生活的一種手段。

因此,在資產階級社會裏是過去支配現在,在共產主義社會裏是現在支配過去。在資產階級社會裏,資本具有獨立性和個性,而活動著的個人卻沒有獨立性和個性。

而資產階級卻把消滅這種關系說成是消滅個性和自由!說對了。的確,正是要消滅資產者的個性、獨立性和自由。

在現今的資產階級生產關系的範圍內,所謂自由就是自由貿易,自由買賣。

但是,買賣一消失,自由買賣也就會消失。關于自由買賣的言論,也象我們的資產階級的其他一切關于自由的大話一樣,僅僅對于不自由的買賣來說,對于中世紀被奴役的市民來說,才是有意義的,而對于共產主義要消滅買賣、消滅資產階級生產關系和資產階級本身這一點來說,卻是毫無意義的。

我們要消滅私有製,你們就驚慌起來。但是,在你們的現存社會裏,私有財產對十分之九的成員來說已經被消滅了;這種私有製之所以存在,正是因為私有財產對十分之九的成員來說已經不存在。可見,你們責備我們,是說我們要消滅那種以社會上的絕大多數人沒有財產為必要條件的所有製。

總而言之,你們責備我們,是說我們要消滅你們的那種所有製。的確,我們是要這樣做的。

從勞動不再能變為資本、貨幣、地租,一句話,不再能變為可以壟斷的社會力量的時候起,就是說,從個人財產不再能變為資產階級財產的時候起,你們說,個性就被消滅了。

由此可見,你們是承認,你們所理解的個性,不外是資產者、資產階級私有者。這樣的個性確實應當被消滅。

共產主義並不剝奪任何人佔有社會產品的權力,它隻剝奪利用這種佔有去奴役他人勞動的權力。

有人反駁說,私有製一消滅,一切活動就會停止,懶惰之風就會興起。

這樣說來,資產階級社會早就應該因懶惰而滅亡了,因為在這個社會裏是勞者不獲,獲者不勞的。所有這些顧慮,都可以歸結為這樣一個同義反復:一旦沒有資本,也就不再有僱傭勞動了。

所有這些對共產主義的物質產品的佔有方式和生產方式的責備, 也被擴及到精神產品的佔有和生產方面。正如階級的所有製的終止在資產者看來是生產本身的終止一樣,階級的教育的終止在他們看來就等于一切教育的終止。

資產者唯恐失去的那種教育,對絕大多數人來說是把人訓練成機器。

但是,你們既然用你們資產階級關于自由、教育、法等等的觀念來衡量廢除資產階級所有製的主張,那就請你們不要同我們爭論了。你們的觀念本身是資產階級的生產關系和所有製關系的產物,正象你們的法不過是被奉為法律的你們這個階級的意志一樣,而這種意志的內容是由你們這個階級的物質生活條件來決定的。

你們的利己觀念使你們把自己的生產關系和所有製關系從歷史的、在生產過程中是暫時的關系變成永恆的自然規律和理性規律,這種利己觀念是你們和一切滅亡了的統治階級所共有的。談到古代所有製的時候你們所能理解的,談到封建所有製的時候你們所能理解的,一談到資產階級所有製你們就再也不能理解了。

消滅家庭!連極端的激進派也對共產黨人的這種可恥的意圖表示憤慨。

現代的、資產階級的家庭是建立在什麽基礎上的呢?是建立在資本上面,建立在私人發財上面的。這種家庭隻是在資產階級那裏才以充分發展的形式存在著,而無產者的被迫獨居和公開的賣淫則是它的補充。

資產者的家庭自然會隨著它的這種補充的消失而消失,兩者都要隨著資本的消失而消失。

你們是責備我們要消滅父母對子女的剝削嗎?我們承認這種罪狀。

但是,你們說,我們用社會教育代替親職教育,就是要消滅人們最親密的關系。

而你們的教育不也是由社會決定的嗎?不也是由你們進行教育的那種社會關系決定的嗎?不也是由社會通過學校等等進行的直接的或間接的幹涉決定的嗎?共產黨人並沒有發明社會對教育的影響;他們僅僅是要改變這種影響的性質,要使教育擺脫統治階級的影響。

無產者的一切家庭聯系越是由于大工業的發展而被破壞,他們的子女越是由于這種發展而被變成單純的商品和勞動工具,資產階級關于家庭和教育、關于父母和子女的親密關系的空話就越是令人作嘔。

但是,你們共產黨人是要實行“公妻製”的啊,----整個資產階級異口同聲地向我們這樣叫喊。

資產者是把自己的妻子看作單純的生產工具的。他們聽說生產工具將要公共使用,自然就不能不想到婦女也會遭到同樣的命運。

他們想也沒有想到,問題正在于使婦女不再處于單純生產工具的地位。

其實,我們的資產者裝得道貌岸然,對所謂的共產黨人的正式公妻製表示驚訝,那是再可笑不過了。公妻製無需共產黨人來實行,它差不多是一向就有的。

我們的資產者不以他們的無產者的妻子和女兒受他們支配為滿足,正式的賣淫更不必說了,他們還以互相誘奸妻子為最大的享樂。

資產階級的婚姻實際上是公妻製。人們至多隻能責備共產黨人,說他們想用正式的、公開的公妻製來代替偽善地掩蔽著的公妻製。其實,不言而喻,隨著現在的生產關系的消滅,從這種關系中產生的公妻製,即正式的和非正式的賣淫,也就消失了。

還有人責備共產黨人,說他們要取消祖國,取消民族。

工人沒有祖國。決不能剝奪他們所沒有的東西。因為無產階級首先必須取得政治統治,上升為民族的階級,把自身組織成為民族,所以它本身還是民族的,雖然完全不是資產階級所理解的那種意思。

隨著資產階級的發展,隨著貿易自由的實現和世界市場的建立,隨著工業生產以及與之相適應的生活條件的趨于一致,各國人民之間的民族隔絕和對立日益消失。

無產階級的統治將使它們更快地消失。聯合的行動,至少是各文明國家的聯合的行動,是無產階級獲得解放的首要條件之一。

人對人的剝削一消滅,民族對民族的剝削就會隨之消滅。

民族內部的階級對立一消失,民族之間的敵對關系就會隨之消失。

從宗教的、哲學的和一般意識形態的觀點對共產主義提出的種種責難,都不值得詳細討論了。

人們的觀念、觀點和概念,一句話,人們的意識,隨著人們的生活條件、人們的社會關系、人們的社會存在的改變而改變,這難道需要經過深思才能了解嗎?

思想的歷史除了證明精神生產隨著物質生產的改造而改造,還證明了什麽呢?任何一個時代的統治思想始終都不過是統治階級的思想。

當人們談到使整個社會革命化的思想時,他們隻是表明了一個事實:在舊社會內部已經形成了新社會的因素,舊思想的瓦解是同舊生活條件的瓦解步調一致的。

當古代世界走向滅亡的時候,古代的各種宗教就被基督教戰勝了。當基督教思想在18世紀被啓蒙思想擊敗的時候,封建社會正在同當時革命的資產階級進行殊死的鬥爭。信仰自由和宗教自由的思想,不過表明自由競爭在信仰的領域裏佔統治地位罷了。

“但是”,有人會說,“宗教的、道德的、哲學的、政治的、法的觀念等等在歷史發展的進程中固然是不斷改變的,而宗教、道德、哲學、政治和法在這種變化中卻始終儲存著。

此外,還存在著一切社會狀態所共有的永恆的真理,如自由、正義等等。但是共產主義要廢除永恆真理,它要廢除宗教、道德,而不是加以革新,所以共產主義是同至今的全部歷史發展進程相矛盾的。”

這種責難歸結為什麽呢?至今的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在階級對立中運動的,而這種對立在各個不同的時代具有不同的形式。

但是,不管階級對立具有什麽樣的形式,社會上一部分人對另一部分人的剝削卻是過去各個世紀所共有的事實。因此,毫不奇怪,各個世紀的社會意識,盡管形形色色、千差萬別,總是在某些共同的形式中運動的,這些形式,這些意識形式,隻有當階級對立完全消失的時候才會完全消失。

共產主義革命就是同傳統的所有製關系實行最徹底的決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發展進程中要同傳統的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

不過,我們還是把資產階級對共產主義的種種責難撇開吧。

前面我們已經看到,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無產階級上升為統治階級,爭得民主。

無產階級將利用自己的政治統治,一步一步地奪取資產階級的全部資本,把一切生產工具集中在國家即組織成為統治階級的無產階級手裏,並且盡可能快地增加生產力的總量。

要做到這一點,當然首先必須對所有權和資產階級生產關系實行強製性的幹涉,也就是採取這樣一些措施,這些措施在經濟上似乎是不夠充分的和沒有力量的,但是在運動進程中它們會越出本身,而且作為變革全部生產方式的手段是必不可少的。

這些措施在不同的國家裏當然會是不同的。

但是,最先進的國家幾乎都可以採取下面的措施:

1.剝奪地產,把地租用于國家支出。

2.征收高額累進稅。

3.廢除繼承權

4.沒收一切流亡分子和叛亂分子的財產。

5.通過擁有國家資本和獨享壟斷權的國家銀行,把信貸集中在國家手裏。

6.把全部運輸業集中在國家手裏。

7.按照總的計畫增加國營工廠和生產工具,開墾荒地和改良土壤。

8.實行普遍勞動義務製,成立產業軍,特別是在農業方面。

9.把農業和工業結合起來,促使城鄉對立逐步消滅。

10.對所有兒童實行公共的和免費的教育。取消現在這種形式的兒童的工廠勞動。把教育同物質生產結合起來等等。

當階級差別在發展進程中已經消失而全部生產集中在聯合起來的個人的手裏的時候,公共權力就失去政治性質。原來意義上的政治權力,是一個階級用以壓迫另一個階級的有組織的暴力。如果說無產階級在反對資產階級的鬥爭中一定要聯合為階級,如果說它通過革命使自己成為統治階級,並以統治階級的資格用暴力消滅舊的生產關系,那麽它在消滅這種生產關系的同時,也就消滅了階級對立和階級本身的存在條件,從而消滅了它自己這個階級的統治。 

代替那存在著階級和階級對立的資產階級舊社會的,將是這樣一個聯合體,在那裏,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

三、社會主義的和共產主義的文獻

1.反動的社會主義 

(甲)封建的社會主義 

法國和英國的貴族,按照他們的歷史地位所負的使命,就是寫一些抨擊現代資產階級社會的作品。在法國的1830年七月革命和英國的改革運動中,他們再一次被可恨的暴發戶打敗了。從此就再談不上嚴重的政治鬥爭了。他們還能進行的隻是文字鬥爭。但是,即使在文字方面也不可能重彈復闢時期的老調了。為了激起同情,貴族們不得不裝模做樣,似乎他們已經不關心自身的利益,隻是為了被剝削的工人階級的利益才去寫對資產階級的控訴書。他們用來泄憤的手段是:唱唱詛咒他們的新統治者的歌,並向他嘰嘰咕咕地說一些或多或少凶險的預言。

這樣就產生了封建的社會主義,半是挽歌,半是謗文;半是過去的回音,半是未來的恫嚇;它有時也能用辛辣、俏皮而尖刻的評論刺中資產階級的心,但是它由于完全不能理解現代歷史的進程而總是令人感到可笑。

為了拉攏人民,貴族們把無產階級的乞食袋當做旗幟來揮舞。但是,每當人民跟著他們走的時候,都發現他們的臀部帶有舊的封建紋章,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

一部分法國正統派和“青年英國”,都演過這出戲。

封建主說,他們的剝削方式和資產階級的剝削不同,那他們隻是忘記了,他們是在完全不同的、目前已經過時的情況和條件下進行剝削的。他們說,在他們的統治下並沒有出現過現代的無產階級,那他們隻是忘記了,現代的資產階級正是他們的社會製度的必然產物。

不過,他們毫不掩飾自己的批評的反動性質,他們控告資產階級的主要罪狀正是在于:在資產階級的統治下有一個將把整個舊社會製度炸毀的階級發展起來。

他們責備資產階級,與其說是因為它產生了無產階級,不如說是因為它產生了革命的無產階級。

因此,在政治實踐中,他們參與對工人階級採取的一切暴力措施,在日常生活中,他們違背自己的那一套冠冕堂皇的言詞,屈尊拾取金蘋果,不顧信義、仁愛和名譽去做羊毛、甜菜和燒酒的買賣。

正如僧侶總是同封建主攜手同行一樣,僧侶的社會主義也總是同封建的社會主義攜手同行的。

要給基督教禁欲主義塗上一層社會主義的色彩,是再容易不過了。基督教不是也激烈反對私有製,反對婚姻,反對國家嗎?它不是提倡用行善和求乞、獨身和禁欲、修道和禮拜來代替這一切嗎?基督教的社會主義,隻不過是僧侶用來使貴族的怨憤神聖化的聖水罷了。

(乙)小資產階級的社會主義

封建貴族並不是被資產階級所推翻的、其生活條件在現代資產階級社會裏日益惡化和消失的唯一階級。中世紀的城關市民和小農等級是現代資產階級的前身。在工商業不很發達的國家裏,這個階級還在新興的資產階級身旁勉強生存著。

四、共產黨人對各種反對黨派的態度

看過第二章之後,就可以了解共產黨人同已經形成的工人政黨的關系,因而也就可以了解他們同英國憲章派和北美土地改革派的關系。

共產黨人為工人階級的最近的目的和利益而鬥爭,但是他們在當前的運動中同時代表運動的未來。在法國,共產黨人同社會主義民主黨聯合起來反對保守的和激進的資產階級,但是並不因此放棄對那些從革命的傳統中承襲下來的空談和幻想採取批判態度的權利。

在瑞士,共產黨人支持激進派,但是並不忽略這個政黨是由互相矛盾的分子組成的,其中一部分是法國式的民主社會主義者,一部分是激進的資產者。

在波蘭人中間,共產黨人支持那個把土地革命當做民族解放的條件的政黨,即發動過1846年克拉科夫起義的政黨。

在德國,隻要資產階級採取革命的行動,共產黨就同它一起去反對專製君主製、封建土地所有製和小市民的反動性。

但是,共產黨一分鍾也不忽略教育工人盡可能明確地意識到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的敵對的對立,以便德國工人能夠立刻利用資產階級統治所必然帶來的社會的和政治的條件作為反對資產階級的武器,以便在推翻德國的反動階級之後立即開始反對資產階級本身的鬥爭。

共產黨人把自己的主要註意力集中在德國,因為德國正處在資產階級革命的前夜,因為同17世紀的英國和18世紀的法國相比,德國將在整個歐洲文明更進步的條件下,擁有發展得多的無產階級去實現這個變革,因而德國的資產階級革命隻能是無產階級革命的直接序幕。

總之,共產黨人到處都支持一切反對現存的社會製度和政治製度的革命運動。

在所有這些運動中,他們都特別強調所有製問題,把它作為運動的基本問題,不管這個問題當時的發展程度怎樣。

最後,共產黨人到處都努力爭取全世界的民主政黨之間的團結和協調。

共產黨人不屑于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隻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製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無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隻是枷鎖,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

全世界的無產者,聯合起來!  

宣言序言

1872年德文版序言

共產主義者同盟這個在當時條件下自然隻能是秘密團體的國際工人組織,1847年11 月在倫敦代表大會上委托我們兩人起草一個準備公布的周祥的理論和實踐的黨綱。結果就產生了這個《宣言》,《宣言》原稿在二月革命前幾星期寄到倫敦影印。《宣言》最初用德文出版,後來又用德文在德國、英國和美國至少翻印過十二次。第一個英譯本是由艾琳·麥克法林女士翻譯的,于1850年在倫敦《紅色共和黨人》雜志上發表,後來在1871年至少又有三種不同的英譯本在美國出版。法譯本于1848年六月起義前不久第一次在巴黎印行,最近又在紐約《社會主義者報》上登載;現在又有人在準備新譯本。波蘭文譯本在德國本初版問世後不久就在倫敦出現。俄譯本是于六十年代在日內瓦出版的。丹麥文譯本也是在原書問世後不久就出版了。

不管最近二十五年來的情況發生了多大變化,這個《宣言》中所發揮的一般基本原理整個說來直到現在還是完全正確的。個別地方本來可已作某些修改。這些原理的實際運用,正如《宣言》中所說的,隨時隨地都要以當時的歷史條件為轉移,所以第二章末尾提出的那些革命措施並沒有什麽特殊的意義。現在這一段在許多方面都應該有不同的寫法了。由于最近二十五年來大工業已有很大發展而工人階級的政黨組織也跟著發展起來,由于首先有了二月革命的實際經驗而後來尤其是有了無產階級第一次掌握政權達兩月之久的巴黎公社的實際經驗,所以這個綱領現在有些地方已經過時了。特別是公社已經證明:“工人階級不能簡單地掌握現成的國家機器,並運用它來達到自己的目的。”(見《法蘭西內戰。國際工人協會總委員會宣言》德文版第十九頁,那裏把這個思想發揮得更加完備。)其次,很明顯,對于社會主義文獻所做的批判在今天看來是不完全的,因為這一批判隻包括到1847年為止;同樣也很明顯,關于共產黨人對各種反對黨派的態度問題所提出的意見(第四章)雖然大體上至今還是正確的,但是由于政治形式已經完全改變,而當時所列舉的那些黨派大部分已被歷史的發展進程所徹底掃除,所以這些意見在實踐方面畢竟是過時了。

但是《宣言》是一個歷史檔案,我們已沒有權力來加以修改。下次再版時也許能加上一篇包括從1847年到現在這段時期的導言。這次再版太倉卒了,以致我們竟來不及做這件工作。

卡爾·馬克思 弗裏德裏希·恩格斯 1872年6月24日于倫敦

1883年德文版序言

本版序言不幸隻能由我一個人署名了。馬克思這位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應受到歐美整個工人階級感謝的人物,已經長眠于海格特公墓,他的墓上已經初次長出了青草。在他逝世以後,就更談不上對《宣言》作什麽修改或補充了。因此,我認為更有必要在這裏再一次明確地申述下面這一點。

貫穿《宣言》的基本思想:每一歷史時代的經濟生產以及必然由此產生的社會結構,是該時代政治的和精神的歷史的基礎;因此(從原始土地公有製解體以來)全部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即社會發展各個階段上被剝削階級剝削階級之間、被統治階級和統治階級之間鬥爭的歷史;而這個鬥爭現在已經達到這樣一個階段,即被剝削被壓迫的階級(無產階級),如果不同時使整個社會永遠擺脫剝削、壓迫和階級鬥爭,就不再能使自己從剝削它壓迫它的那個階級(資產階級)下解放出來,----這個基本思想完全是屬于馬克思一個人的。

這一點我已經屢次說過,但正是現在必須在《宣言》本身的前面也寫明這一點。

弗裏德裏希·恩格斯

1883年6月28日于倫敦

《共產黨宣言》在中國

共產黨宣言

《共產黨宣言》(以下簡稱《宣言》)是馬克思和恩格斯為共產主義者同盟起草的黨綱,是科學社會主義的綱領性文獻。《宣言》揭示了人類社會發展的客觀規律,對中國社會的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一個多世紀以來,中國產生了三位站在時代前列的代表人物:孫中山、毛澤東、鄧小平,他們都受到《宣言》的直接影響和教育。

1896年,中國革命的先行者孫中山留居英國期間,就在大英博物館讀到《宣言》等馬克思主義論著。他曾敦促留學生研究馬克思的《資本論》和《共產黨宣言》。1899年3月上海《萬國公報》刊載節譯的英國社會學家頡德的《大同學》一文就涉及到《宣言》的有關內容。1905年底,資產階級革命派朱執信在同盟會機關報《民報》第二號上發表的《德意志社會革命家小傳》一文,記述了馬克思和恩格斯的生平和學說,並第一次簡要介紹了《宣言》的寫作背景、基本思想和歷史意義,還依據《宣言》的日文本並參照英文本摘譯了該書的幾段文字和第二章的十大綱領全文,並作了解釋。作者將該書的書名譯為《共產主義宣言》。1908年3月15日,劉師培(署名申叔)在《天義報》發表了《〈共產黨宣言〉序》。這是中國人第一次為《宣言》作序。此後,有關《宣言》的文章不斷見諸報端。

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的勝利,進一步喚醒了中國的先進分子。“五四運動”前後,中國出現了許多介紹和討論《宣言》的文章,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得到廣泛的傳播。1920年3月,李大釗倡導成立的“北京大學馬克斯(即馬克思 ——編輯註)學研究會”集體翻譯了德文版《宣言》的全文,印發了少量油印本在當時的先進分子中傳閱。1920年8月,由陳望道根據日文和英文版本翻譯的《宣言》的第一個中文譯本在共產國際的資助下由上海社會主義研究社正式出版。東營市歷史博物館儲存了一本陳望道翻譯的第一版《共產黨宣言》,由于排版的失誤,其中產和黨兩個字印反了,這樣封面的書名就印成了《共黨產宣言》,現為國家一級文物。陳望道譯本在以後的20年中,多次重印,廣為流傳。毛澤東在1920年第一次閱讀了考茨基著的《階級鬥爭》、陳望道翻譯的《共產黨宣言》和一個英國人作的《社會主義史》。周恩來對陳望道就說過:“我們都是你教育出來的。”

隨著中國革命情勢的發展,對《宣言》的需求與日俱增。《宣言》的第一個中文譯本出版後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又有5個中文譯本陸續問世,譯文質量不斷提高,所收序言不斷增加,發行數量日益擴大。

共產黨宣言

新中國成立後,1949年11月在北京印了蘇聯外交出版局出版的收有馬克思恩格斯寫的全部7篇序言的《宣言》百周年紀念本。1958年中共中央編譯局校訂了《宣言》的中譯本,收入《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四卷。1964年根據德文並參考英法俄等文本再次作了校訂,出版了單行本,是中國流傳最廣的版本。1972年5月,新編的四卷本《馬克思恩格斯選集》正式出版,其中收入了《宣言》的正文和馬克思恩格斯寫的7篇序言。1995年6月,又編輯出版了第二版。這版《馬克思恩格斯選集》對收載的文獻作了較大調整,並按原著文字對譯文重新作了校訂。1997年8月人民出版社又根據《馬克思恩格斯選集》中文第二版第一卷中的 《宣言》的新譯文出版了單行本。1998年,為紀念《共產黨宣言》發表150周年,中央編譯出版社出版了《共產黨宣言》紀念版。    

中國發展

1896年,中國革命的先行者孫中山留居英國期間,就在大英博物館讀到《宣言》等馬克思主義論著。他曾敦促留學生研究馬克思的《資本論》和《共產黨宣言》。

共產黨宣言中文版封面1899年3月上海《萬國公報》刊載節譯的英國社會學家頡德的《大同學》一文就涉及到《宣言》的有關內容。1905年底,資產階級革命派朱執信在同盟會機關報《民報》第二號上發表的《德意志社會革命家小傳》一文,記述了馬克思和恩格斯的生平和學說,並第一次簡要介紹了《宣言》的寫作背景、基本思想和歷史意義,還依據《宣言》的日文本並參照英文本摘譯了該書的幾段文字和第二章的十大綱領全文,並作了解釋。作者將該書的書名譯為《共產主義宣言》。1908年3月15日,劉師培(署名申叔)在《天義報》發表了《〈共產黨宣言〉序》。這是中國人第一次為《宣言》作序。此後,有關《宣言》的文章不斷見諸報端。

隨著中國革命情勢的發展,對《宣言》的需求與日俱增。《宣言》的第一個中文譯本[9]出版後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又有5個中文譯本陸續問世,譯文質量不斷提高,所收序言不斷增加,發行數量日益擴大。

新中國成立後,1949年11月在北京印了蘇聯外共產黨宣言中文版交出版局出版的收有馬克思恩格斯寫的全部7篇序言的《宣言》百周年紀念本。1958年中共中央編譯局校訂了《宣言》的中譯本,收入《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四卷。1964年根據德文並參考英法俄等文本再次作了校訂,出版了單行本,是中國流傳最廣的版本。1972年5月,新編的四卷本《馬克思恩格斯選集》正式出版,其中收入了《宣言》的正文和馬克思恩格斯寫的7篇序言。1995年6月,又編輯出版了第二版。這版《馬克思恩格斯選集》對收載的文獻作了較大調整,並按原著文字對譯文重新作了校訂。1997年8月人民出版社又根據《馬克思恩格斯選集》中文第二版第一卷中的 《宣言》的新譯文出版了單行本。1998年,為紀念《共產黨宣言》發表150周年,中央編譯出版社出版了《共產黨宣言》紀念版。

人物簡介

卡爾·亨利希·馬克思(Karl Heinrich Marx,1818年5月5日—1883年3月14日),馬克思主義的創始人。德國猶太人,政治家、哲學家、經濟學家、革命理論家。主要著作有《資本論》 、 《共產黨宣言》等。他是無產階級的精神領袖,是近代共產主義運動的弄潮兒,對中國影響頗深。

馬克思和恩格斯馬克思和恩格斯

恩格斯,全名弗裏德裏希·馮·恩格斯(Friedrich Von Engels,1820年11月28日-1895年8月5日),德國思想家哲學家革命家,馬克思主義的創始人之一。恩格斯是卡爾·馬克思的摯友,被譽為“第二提琴手”,他為馬克思創立馬克思主義提供了大量經濟上的支持,在馬克思逝世後,幫助馬克思完成了其未完成的《資本論》等著作,並且領導國際工人運動。除同馬克思合撰著作外,他還著有《自然辯證法》、《家庭、私有製、國家的起源》。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