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國際

第三國際

第三國際(俄語:Третий интернационал)又名共產國際(俄語: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ий интернационал;簡稱"Коминтерн"),是一個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組織的國際組織。1919年3月4日在列寧領導下成立,總部設于蘇聯莫斯科。1943年5月15日,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主席團作出《關于提議解散共產國際的決定》,並于5月25日公開宣布《解散共產國際的決議》,聲言這是為了適應反法西斯戰爭的發展,便于各國共產黨獨立處理問題。5月26日,中共中央發表決定,完全同意解散共產國際。

  • 中文名稱
    第三國際
  • 外文名稱
    Третий интернационал
  • 性質
    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組織的國際組織
  • 第二任主席
    季米特洛夫(1935-1943)
  • 解散時間
    1943.5.25
  • 別名
    共產國際
  • 成立時間
    1919.3
  • 第一任主席
    季諾維也夫(1919-1935)
  • 總部
    莫斯科

成立過程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第二國際陷于分裂。1918年11月,由布爾什維克發起在彼得格勒召開歐美各國左派社會黨人代表會議,作出籌建第三國際的決議。1919年1月,在莫斯科召開8個共產黨和共產主義小組及左派社會黨的代表會議,並以8個黨的名義發出召開第三國際成立大會的邀請書。1919年2月3~10日,原第二國際一些社會黨右翼領導人在伯爾尼開會,恢復第二國際(伯爾尼國際)。同年 3月2~6日,在莫斯科召開國際共產主義者代表會議,即第三國際第1次代表大會,有來自21個國家的35個政黨和團體的52名代表參加。中國朝鮮以及其他東方國家無產階級的代表作為觀察員列席大會。В.И.列寧作了《關于資產階級民主和無產階級專政的提綱和報告》。會議通過列寧的報告作為共產國際的政治綱領,還通過列寧起草的《共產國際宣言》、《共產國際行動綱領》等檔案。第三國際宣告成立,總部設在莫斯科。大會選出由K.Г .拉科夫斯基、列寧、Г.E.季諾維也夫、Л.Д.托洛茨基和F.普拉廷組成 5人執行局,由俄、德、奧、瑞士、瑞典及巴爾幹聯盟黨的代表組成執行委員會,季諾維也夫任主席。

第三國際第三國際

第三國際是統一的世界共產黨,各國共產黨都作為它的支部,直接受它領導。它是高度集中的領導中心,統一領導各國革命運動,各國黨必須執行它的決定。它有權決定各國黨的路線、策略和各國黨的領導人,可以否定或修改各國黨的決定,開除和解散任何一個支部,向各國黨派出常駐代表。唯獨聯共(布)在國際中佔有與眾不同的地位,號稱是“共產國際最強有力的領導支部”。1919年3月匈牙利成立蘇維埃共和國,4月德國成立巴伐利亞蘇維埃共和國,第三國際發揮了積極作用。1919年11月建立的青年共產國際(少年國際),也成為第三國際的支部。

加入條件

1.日常的宣傳和鼓動必須具有真正的共產主義性質。黨掌握的各種機關報刊,都必須由確實忠于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可靠的共產黨人來主持。不應該把無產階級專政隻當作背得爛熟的流行公式來談論,而應該很好地宣傳無產階級專政,使每一個普通的男工、女工、士兵、農民都能通過我們報刊上每天系統登載的活生生的事實,認識到實行無產階級專政的必要性。在報紙上,在人民會議上,在工會、合作社中,在第三國際擁護者所能利用的一切場合,不僅要不斷地、無情地斥責資產階級及其幫凶,還要斥責各色各樣的改良主義者。

2.凡是願意加入共產國際的組織,都必須有計畫有步驟地復原改良主義者和“中派”分子在工人運動中所擔負的比較重要的職務(在黨組織、編輯部、工會、議會黨團、合作社、市政機關等等中的職務),提拔可靠的共產黨人來代替他們,最初甚至不必害怕讓普通工人來代替“有經驗的”活動家。

3.在所有由于實行戒嚴或者特別法令而使共產黨人不能公開進行工作的國家裏,絕對必須把公開工作和秘密工作結合起來。在歐美各國,階級鬥爭幾乎都已進入國內戰爭階段。在這種情況下,共產黨人不能信賴資產階級法製。他們必須在各個地方建立平行的秘密機構,以便在決定關頭能夠幫助黨執行自己的革命職責。

4.必須始終不懈地在軍隊中進行宣傳鼓動工作,必須在每個部隊中成立共產黨支部。共產黨人多半要秘密地進行這項工作,如果放棄這項工作,就等于背叛革命職責,這同第三國際的成員的稱號是不相容的。

5.必須有步驟有計畫地在農村中進行鼓動工作。如果工人階級不能得到哪怕是一部分僱農和貧農的擁護,不能用自己的政策去中立一部分其他農村居民,那就不能鞏固自己的勝利。在目前這個時期,共產黨在農村中的工作具有頭等意義。這項工作主要應當通過同農村有聯系的革命的工人共產黨員去進行。放棄這項工作,或者把它交給不可靠的半改良主義者,就等于放棄無產階級革命。

6.凡是願意加入第三國際的黨,不僅要揭露公開的社會愛國主義,而且要揭露假仁假義的社會和平主義,要不斷地向工人證明:除了用革命手段推翻資本主義之外,任何國際仲裁法庭、任何關于裁減軍備的談判、任何對于國際聯盟的“民主”改組,都不能使人類擺脫新的帝國主義戰爭

7.凡是願意加入共產國際的黨,都要承認必須同改良主義和“中派”的政策完全決裂,並在最廣大的黨員民眾中宣傳這一點。否則,就不可能執行徹底的共產主義政策。

共產國際無條件地、堅決地要求在最短期內實行這種決裂。共產國際決不能容許象屠拉梯、莫迪利揚尼之流的著名改良主義者有權自稱為第三國際的成員。這樣會使第三國際在很大程度上重蹈第二國際的覆轍。

8.在資產階級佔有殖民地並壓迫其他民族的國家裏,黨在殖民地和被壓迫民族的問題上必須採取特別明確的路線。凡是願意加入第三國際的黨,都必須無情地揭露“本國的”帝國主義者在殖民地所幹的勾當,不是在口頭上而是在行動上支持殖民地的一切解放運動,要求把本國的帝國主義者從這些殖民地趕出去,教育本國工人真心實意地以兄弟般的態度來對待殖民地和被壓迫民族的勞動人民,不斷地鼓動本國軍隊反對對殖民地人民的任何壓迫。

9.凡是願意加入共產國際的黨,都必須在工會、合作社以及其他民眾性的工人組織中堅持不懈地進行共產主義的工作。必須在這些組織內部成立共產黨支部,這些支部應該進行長期的頑強的工作,爭取工會為共產主義事業服務。這些支部必須時時刻刻揭露社會愛國主義者的背叛行為和“中派”的動搖表現。這些共產黨支部應該完全服從整個黨的領導。

10.加入共產國際的黨,必須同阿姆斯特丹黃色工會“國際”進行堅決鬥爭。它應當在參加工會組織的工人中間反復地宣傳同黃色阿姆斯特丹國際實行決裂的必要性。它應該竭力支持正在產生的屬于共產國際的紅色工會國際聯合會。

11.願意加入第三國際的黨,必須重新審查其議會黨團的人員成分,清除不可靠的分子,使議會黨團不是在口頭上而是在實際上服從黨中央委員會,並要求每個共產黨員議會代表都使自己的全部工作服從于真正革命的宣傳鼓動工作的利益。

12.同樣,不管整個黨目前是合法的或是非法的,一切定期和不定期的報刊、一切出版機構都應該完全服從黨中央委員會的領導;出版機構不得濫用職權,執行不徹底的黨的政策。

13.加入共產國際的黨,應該是按照民主集中製的原則建立起來的。在目前激烈的國內戰爭時代,共產黨必須按照高度集中的方式組織起來,在黨內實行象軍事紀律那樣的鐵的紀律,黨的中央機關必須擁有廣泛的權力,得到全體黨員的普遍信任,成為一個有權威的機構。隻有這樣,黨才能履行自己的義務。

14.在共產黨員可以公開進行工作的國家裏,共產黨應該定期清洗黨組織的成員(舉行黨員登記),以便不斷清除那些難免混入黨內的小資產階級分子。

15.凡是願意加入共產國際的黨,都必須全力支持每一個蘇維埃共和國同反革命勢力進行的鬥爭。共產黨應該反復進行宣傳,使工人拒絕給蘇維埃共和國的敵人運送軍用物資。應該在敵人派去扼殺工人共和國的軍隊中公開地或者秘密地進行宣傳工作,等等。

16.凡是到目前為止還保留著舊的社會民主主義綱領的黨,必須在最短期內修改這些綱領,並根據本國的特殊情況製定出新的合乎共產國際決議精神的共產主義綱領。按照規定,每個加入共產國際的黨的綱領,都應該由共產國際代表大會或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批準。如果某黨的綱領沒有得到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的批準,該黨有權向共產國際代表大會提出申訴。

17.共產國際代表大會及其執行委員會的一切決議,所有加入共產國際的黨都必須執行。共產國際是在非常激烈的國內戰爭的情況下進行活動的,因此,它應當比第二國際組織得更加集中。當然,共產國際及其執行委員會在一切工作中,同時必須考慮到各黨鬥爭和活動的種種條件,隻是在可能的情況下,才對某些問題作出全體成員都應當執行的決議。

18.鑒于上述種種,一切願意加入共產國際的黨,都應當變更自己的名稱。凡是願意加入共產國際的黨都應該稱為:某某國家的共產黨(第三共產國際支部)。名稱問題不隻是一個形式問題,而且是具有重大意義的政治問題。共產國際已經宣布要同整個資產階級世界和一切黃色社會民主黨進行堅決鬥爭。必須使每一個普通的勞動者都清楚地知道共產黨同那些背叛了工人階級旗幟的舊的正式的“社會民主”黨或“社會”黨之間的區別。

19.共產國際第二次代表大會閉幕後,凡是想加入共產國際的黨,都應該在最短期內召集一次緊急代表大會,以便以全黨的名義正式確認上述各項義務。

20.凡是現在願意加入第三國際但至今還沒有根本改變自己的以往策略的黨,在沒有加入以前必須設法做到,在黨的中央委員會和其他一切最重要的中央機構內,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同志是在共產國際第二次代表大會以前就公開而明確地主張加入第三國際的。隻有經第三國際執行委員會批準,才允許有例外。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也有權允許第7條中提到的“中派”代表可以例外。

21.黨員如果原則上否認共產國際所提出的義務和提綱,應該開除出黨。​

主要活動

前期活動

從1919年 3月~1924年1月列寧逝世,是第三國際活動前期,也是在列寧領導下成就顯著時期。1920年7月19日~8月7日,第三國際舉行第 2次代表大會。大會在彼得格勒開幕,後移至莫斯科舉行。有37個國家69個共產黨和工人組織的 218名代表出席。會前列寧發表了《共產主義運動中的“左派”幼稚病》。會上,列寧作了《關于國際情勢和共產國際基本任務的報告》以及《民族和殖民地問題委員會的報告》。大會通過《加入共產國際的21個條件》,堵塞了當時各國工人政黨中的右翼和中派參加共產國際的道路。大會對鞏固共產國際和指導各國共產黨的發展成長起了重要作用。但對世界革命情勢的估計過于樂觀,不切實際地提出建立世界蘇維埃共和國的目標。

第三國際第三國際

第三國際第2次代表大會後,許多國家的工人政黨對《加入共產國際的21個條件》進行了討論。左派紛紛從社會黨中分裂出來。中派組織于1921年 2月22~27日在維也納成立社會黨國際工人聯合會,即第二半國際。1920年 9月1~8日第三國際在巴庫召開東方各民族代表大會,1922年 1月21日至2月2日在莫斯科和彼得格勒召開遠東各國共產黨及民族革命團體第1次代表大會,推動了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的革命鬥爭和建立共產黨的進程。在此期間,歐洲一些國家的革命先後遭到失敗。

1921年6月22日至7月12日,第三國際在莫斯科舉行第 3次代表大會。出席的有58個國家和地區的共產黨及其他進步政黨和組織的代表 605人。列寧作了《捍衛共產國際的策略的演說》和《關于俄共的策略報告》。大會認為,在國際階級力量對比暫時處于均勢的情況下,共產黨應從直接進攻轉而採取迂回的策略,向各國共產黨提出爭取工人階級大多數的任務和“到民眾中去”的口號。

情勢的發展迫切需要加強工人階級的團結。1921年12月第三國際執委會會議通過關于建立工人統一戰線的提綱,1922年2月執委會第1次擴大全會進一步研究統一戰線問題。1922年4月,第三國際派出代表同第二國際、第二半國際的代表舉行柏林會議,發表聯合宣言,同意建立由 9人組成的委員會籌備有關會議。因難于達成進一步協定,第三國際代表于5月底退出該委員會。

1922年11月5日至12月5日,第三國際第4次代表大會在彼得格勒開幕,11月9日起改在莫斯科舉行。參加大會的有58個國家的66個政黨和組織的 408名代表。大會著重討論工人統一戰線的方針,批評“左”、右兩種傾向,通過關于策略問題的提綱,肯定了“到民眾中去”的口號。還討論東方民族殖民地問題,要求東方各國共產黨積極參加並領導民族民主革命。列寧作了對共產國際的最後一次演說《俄國革命五周年與世界革命前途》。由于1922年10月B.A.A.墨索裏尼在義大利執政,大會討論了法西斯主義問題,但對法西斯威脅的嚴重性估計不足。

第三國際第三國際

第三國際中期的主要活動從1924年6月第5次代表大會到1934年為第三國際活動中期,也是領導人多次變動,工作中失誤較多時期。1924年6月17日~7月8日,在莫斯科舉行第5次代表大會,來自49個國家60個政黨和組織的504名代表參加會議。大會指出,資本主義已進入局部的、相對的、暫時的穩定時期,各國共產黨面臨新的任務。大會認為,各國黨都應按照列寧的建黨原則來建黨,提出使各國黨真正布爾什維克化以及進一步發展和整飭統一戰線的號召。在這次大會上第一次使用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提法。1925年8月,執委會第5次擴大全會具體研究和規定了實現布爾什維克化的要求。布爾什維克化的口號對各國黨學習聯共(布)的經驗、加強思想和組織建設起了一定作用,但滋長了把一國黨的經驗絕對化的傾向,以致認為布爾什維克黨的一切經驗都具有普遍意義,甚至把聯共(布)黨內鬥爭國際化,要求各國黨照搬,產生不良後果。

在第三國際執委會第4次(1924年7月)到第9次(1928年2月)全會上,討論了各國黨內反對托洛茨基主義和托洛茨基反對派的問題,並作出相應的決議。1926年夏,季諾維也夫與托洛茨基結成聯共(布)黨內反對派聯盟。同年10月聯共(布)中央委員會和中央監察委員會聯席會議通過決議,認為季諾維也夫不能繼續在第三國際中工作。11月2日第三國際執行委員會第7次擴大全會通過決議解除季諾維也夫第三國際執委會主席職務。12月,第三國際執委會第 7次全會決定取消第三國際執委會主席這一職務。

1928年 7月17日至9月1日,第三國際在莫斯科舉行第6次代表大會,有57個國家的65個政黨和組織的532位代表參加。大會著重討論國際情勢、戰爭危險以及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的革命運動等問題,批準<共產國際綱領>和《共產國際章程》。大會在一些重大問題上進一步發展了“五大”以來“左”的傾向,錯誤地將社會民主黨同法西斯主義相提並論,並作為主要打擊目標,影響了30年代的反法西斯鬥爭。大會選舉Н.И.布哈林負責主持政治書記處的全部工作。1929年4月,他被解除在第三國際的全部領導工作。後由В.М.莫洛托夫、O.B.庫西寧和И.А.皮亞特尼茨基組成的三人委員會負責第三國際的領導工作。

1929~1933年,資本主義世界爆發空前嚴重的經濟危機。為了擺脫困境,美國實行F.D.羅斯福的新政;德國和日本則先後建立法西斯專政,在歐洲和遠東形成兩個戰爭策源地。第三國際對新的國際情勢作出反應,各國工人階級展開反對法西斯的激烈鬥爭。1933年 2月27日,德國法西斯策劃國會縱火案,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活動家Г.季米特洛夫在萊比錫法庭上英勇揭露了法西斯的陰謀。1934年 2月,法國工人總罷工粉碎法西斯分子奪權的暴亂。10月,西班牙工農民眾舉行總罷工和武裝起義。法、意等國共產黨開始與社會黨接觸,建立人民陣線。第三國際的政策開始轉變。

後期活動

1935年第 7次代表大會到1943年解散是第三國際活動後期,也是在季米特洛夫領導下糾正某些失誤、較有成就而又有若幹嚴重錯誤的時期。1935年7月25日至8月20日,第三國際在莫斯科舉行第7次代表大會。出席的有65國共產黨和國際組織的510名代表。大會的中心任務是製定第三國際和各國黨在反法西斯鬥爭中的策略方針。第三國際總書記季米特洛夫作了《法西斯主義的進攻和共產國際為工人階級反法西斯統一戰線而鬥爭中的任務》的報告,深刻揭露法西斯主義的反動本質,分析法西斯上台的原因,指出共產黨應當吸取的教訓和面臨的任務。報告對“左”傾關門主義作了尖銳批評,同時提出防止右傾機會主義的侵蝕。報告指出反對法西斯主義和戰爭的關鍵是建立在工人階級統一戰線基礎上的廣泛的人民陣線,而共產黨在統一戰線中必須保持無產階級政黨的特色。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的共產黨首要任務是建立廣泛的反帝民族統一戰線,為爭取國家的獨立而鬥爭。報告對中國共產黨提出的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策略方針給予熱烈贊揚。大會還通過《關于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工作的決議》,指出執委會應把工作重心“轉移到製定國際工人運動的根本政治和策略方針上來”,在解決各種問題時“應從每個國家的具體條件和特點出發,一般應避免在各黨的內部組織問題上進行幹預”。這一決議有利于各國共產黨的獨立發展,有利于確定各黨之間的平等關系,但未得到全面貫徹執行。“七大”是第三國際最後一次代表大會,對于世界人民反法西斯鬥爭的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第三國際第三國際

面對法西斯主義日益猖獗的侵略活動,各國共產黨積極推動建立人民陣線,在歐洲、拉丁美洲一些國家中阻止了法西斯上台執政的企圖。西班牙人民在1936~1939年英勇抗擊德意法西斯支持下的 F. 佛朗哥的武裝叛亂。各國共產黨人和進步人士組成著名的國際縱隊,第三國際派出許多優秀幹部,與西班牙人民並肩作戰。

1935年1月中國共產黨遵義會議批判了王明的"左"傾錯誤路線,確立毛澤東的領導地位,在完成二萬五千裏長征以後正確解決1936年12月的西安事變,促進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形成。1937年7月7日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後,在統一戰線中堅持獨立自主原則,領導人民開展廣泛的遊擊戰爭,沉重打擊日本侵略者。

1938年,第三國際執委會指控波蘭共產黨領導機構內潛入大批間諜,解散波蘭共產黨。這給波蘭人民的反法西斯鬥爭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造成嚴重損害。1956年2月 19日當時參加第三國際執委會主席團並作出解散波共決議的蘇聯、保加利亞芬蘭義大利黨的領導人同波蘭統一工人黨領導人在莫斯科發表聲明:在研究了所有有關問題的材料後得出結論,解散波蘭共產黨是沒有根據的。

1939年9月1日第二次世界大戰全面爆發。1941年6月22日法西斯德國入侵蘇聯。第三國際號召各國共產黨動員一切力量反對法西斯侵略,支援蘇聯人民的衛國戰爭。這次世界大戰中遭受侵略各國的共產黨,是抗擊德日意法西斯侵略勢力的重要領導力量。

正式解散

隨著國際反法西斯統一戰線的形成,各國內部情況和國際情勢變得更加復雜,應不能用同一種方法解決各個國家的問題,由一個國際中心來領導和解決每個國家共產黨遇到的問題已不可能,而且往往有害。各國黨已經成長壯大,完全能夠根據本國實際情況決定自己的行動路線。為了有效地組織一切國家的反法西斯鬥爭,第三國際執委會主席團于1943年5月15日擬定關于解散第三國際的提議書,提交各國支部討論。在得到各國共產黨的同意後,1943年6月10日,第三國際正式宣告解散。

歷史功績

第三國際存在的24年間,作為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組織者和領導者,對許多國家建立共產黨,對傳播馬克思列寧主義和培養革命幹部,對各國無產階級和被壓迫人民的解放事業,對世界人民反對法西斯主義的鬥爭,起了重大的歷史作用。相當一段時間內,第三國際過分強調集中統一領導,不同程度地抑製各國黨獨立自主地解決本國實際問題的創造精神;忽視各國革命鬥爭的民族特點,將一國經驗和國際領導機構的決議教條化、神聖化,作出一些不符合各國國情的決定;有時要求各國黨的工作以某一國黨的活動為轉移;在反傾向鬥爭若幹問題上混淆甚至顛倒敵我界限和是非界限;政治上和組織上嚴重的“左”的指導思想,等等,是它比較突出的缺點和錯誤。盡管如此,第三國際還是對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發展壯大起了巨大的推動作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