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腳踏車

共享腳踏車

共享腳踏車是指企業與政府合作,在校園、捷運站點、公交站點、居民區、商業區、公共服務區等提供腳踏車腳踏車共享服務,是共享經濟的一種新形態。 

用戶打開共享腳踏車APP,就可以查看附近可租用腳踏車的分布圖、可以進行預約等。找到腳踏車後 , 用手機掃二維碼即可開鎖騎車。騎行結束後將車輛停放在道路兩側可以停放腳踏車的區域 , 鎖車即可完成使用。

  • 中文名稱
    共享腳踏車
  • 外文名稱
    sharing bicycle
  • 特點
    共享經濟、網際網路+、智慧型解鎖、低碳、環保
  • 方式
    出租腳踏車
  • 地點
    校園、捷運站點、公交站點、腳踏車停放點、道路兩旁規定白線以內、廣場、生態公園、小區門口等

發展歷史

第三方數據研究機構比達諮詢日前發布的《2016中國共享腳踏車市場研究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底,中國共享腳踏車市場整體用戶數量已達到1886萬,預計2017年,共享腳踏車市場用戶規模將繼續保持大幅增長,年底將達5000萬用戶規模。

報告指出,中國共享腳踏車市場已經歷了三個發展階段。2007年—2010年為第一階段,由國外興起的公共腳踏車模式開始引進國內,由政府主導分城市管理,多為有樁腳踏車。2010年—2014年為第二階段,專門經營腳踏車市場的企業開始出現,但公共腳踏車仍以有樁腳踏車為主。2014年至今為第三階段,隨著移動網際網路的快速發展,以OFO為首的網際網路共享腳踏車應運而生,更加便捷的無樁腳踏車開始取代有樁腳踏車。

報告顯示,目前,中國共享腳踏車市場中OFO和摩拜(mobike)兩家企業優勢比較明顯,其中,OFO腳踏車投放量最多,達到80萬台,市場占有率51.2%;摩拜腳踏車60萬台,市場占有率40.1%。

報告還顯示,共享腳踏車更受年輕男性歡迎。中國共享腳踏車用戶中男性占比54.2%,女性占比45.8%。用戶年齡分布中,25歲—35歲人群使用最多,其次是25歲以下人群。使用頻率中,每周使用3次—4次的用戶最多。

相關事件

2014年,北大畢業生戴威與4名合伙人共同創立OFO,致力於解決大學校園的出行問題。2015年5月,超過2000輛共享腳踏車出現在北大校園。

截至到2016年11月,已經有多家共享腳踏車誕生並且都獲得了大量的風險投資。

2016年12月8日,ofo在廣州召開城市戰略發布會,宣布正式登入廣州,將與海珠區政府建立戰略合作,2016年內連線6萬輛腳踏車。

2017年1月16日,廣東深圳南山區,深圳蛇口灣廈山公園出入口,出現大面積人為破壞的共享腳踏車。幾種品牌的數百輛共享腳踏車堆積成兩座“小山”,或因外力破壞等原因,不少腳踏車的車把、車籃等零件散落在周圍地上,一片狼藉。

2017年3月初,上海相關部門集體收集了近5000輛打車,因為嚴重影響了城市的交通、形象等問題。

2017年3月9日,上海市消保委約談10家共享腳踏車企業;上海市腳踏車行業協會總工程師徐道行表示,上海市共享腳踏車標準正在制定,預計6、7月份可以實行。徐道行透露,相關標準對共享腳踏車的使用做出了一些規定,如上路三年強制報廢、車輛完好率95%以上、租賃費用3元以內、退款7天內必須解決、一定要買保險等。​

腳踏車品牌

2016年底以來,國內共享腳踏車突然就火爆了起來,最近一張手機截屏躥紅網路。

除了較早入局的摩拜、ofo外,整個2016年至少有25個新的共享腳踏車品牌洶湧入局,其中甚至還包括電動腳踏車共享品牌。

這25個品牌包括:小鳴腳踏車小藍腳踏車、智享腳踏車、永安行、一步腳踏車、北京公共腳踏車、騎點、奇奇出行、CCbike、7號機車、黑鳥腳踏車、hellobike、酷騎腳踏車、1步腳踏車、由你腳踏車、踏踏、Funbike腳踏車、悠悠腳踏車、騎唄、熊貓腳踏車、雲腳踏車、優拜腳踏車、電電Go腳踏車、小鹿腳踏車、小白腳踏車、快兔出行。

經營模式

租金是共享腳踏車企業的主要收入源。目前業內也僅有腳踏車成本為300元左右的ofo宣布,已經找到了非常健康的現金管理方式,ofo聯合創始人楊品傑表示,有希望在明年實現全公司盈利。

摩拜腳踏車(mobike)與招商銀行、聯合宣布雙方達成戰略合作,未來雙方將在押金監管、支付結算、金融、服務和市場行銷等方面展開全方位合作。招商銀行看好摩拜腳踏車的發展前景,本次戰略合作簽約,除了繼續提供押金監管服務外,還將在資金結算、綠色金融、信用卡積分、零售客戶資源共享以及物理網點停車服務等方面開展深入合作。

藉助招商銀行移動金融的領先優勢和強大資本力量,摩拜將進一步提升自身在移動網際網路出行領域的優勢,同時也可以為招商銀行數千萬級持卡用戶提供更加便捷、舒適、環保的出行方式,充分發揮移動網際網路 金融的最大價值。

特點缺點

網約車不同,腳踏車的運營受季節變化、天氣狀況等影響也比較大。至於遇上颱風暴雨,則無論地處何方,共享腳踏車出行的訂單量,都會直線下降甚至歸零,而平台還得面對更加高昂的車損折舊成本。

與“有樁”的公共腳踏車相比,這種隨時取用和停車的“無樁”理念給市民帶來了極大便利的同時,也導致“小紅車”和“小黃車”的“亂占道”現象更加普遍,對城市空間管理和城市美化的影響,而變得更加困難,這也就需要相應的管理規定出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