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電影 -2002年韓國Kim In-Sik導演電影

公路電影

公路電影(roadmovie),主要是以路途反映人生的一類電影。1969年由丹尼斯·霍普執導,他和彼得·方達主演的《逍遙騎士》在美國瘋狂賣座,並由此產生了一種叫做公路電影的"準類型電影"。一般認為《逍遙騎士》為第一部公路電影。

公路電影(英語:Road Movie)或稱為公路片,是一種將故事主題或背景設定在公路上的電影類型,劇中的主角往往是為了某些原因而展開一段旅程,劇情會隨著旅程進展而深入描述主角的內心世界。

第一部華語公路電影是台灣導演虞戡平執導電影作品《台北神話》,後來又有何平的《國道封閉》,以及李志薔的《腳踏車上路》。另外台灣有一部類公路電影《十七號出入口》,大陸有張楊導演的《落葉歸根》。

  • 中文名稱
    公路電影
  • 外文名稱
    Road Movie
  • 出品公司
    Sidus
  • 發行公司
    大藍電影公司 Big Blue Film
  • 製片地區
    南韓 South Korea
  • 導    演
    Kim In-Sik
  • 主    演
    Seo Lin(a),鄭贊 Hwang Jeong-Min,徐然 Jeong Chan(a)
  • 主要獎項
    第3屆釜山影評人獎最佳導演新人獎最佳新人男演員獎
  • 上映時間
    2002年10月18日
  • 類    型
    劇情/情感

基本概要

公路電影最初出現在美國,按照美國的電影類型細分法中,有種roadmovie,即公路電影,雖不能說出它的確切含義,但大體也明白那是怎樣的內容,主要是以路途反映人生。

公路電影身為類型片的一種,與西部片頗有相似之處:兩者都是美國文化特有的產物,兩者描繪的也都是對美國邊疆的探索。不同之處在于,西部片的時代背景是19世紀到20世紀初,片中的英雄們騎馬越過遼闊的草原沙漠,公路電影的時代背景則設定在20世紀,車輛成為冒險探索的工具;西部片影片強調人與自然搏鬥而勝利的過程,以及沿途所出現的種種困難險阻,如紅番、狼群、暴風、冰雪等,多半是主人翁需要奮鬥克服的,自然或野蠻的目標。公路電影》則受到現代主義的影響,主人翁在沿途所遇到的事件與景觀,多半是在為本身的孤獨疏離作註腳;西部電影裏的旅程,是為了主角要完成某一特殊目的而存在.公路電影裏的旅程,則多半是主角為了尋找自我所作的逃離,旅程本身即是目的,而通常發生的結果是這條路把他們帶到空無一物之處,他們的自我也在尋找的過程中逐漸消失了。簡而言之,西部片突出個人的冒險刺激,而公路片則反應人的內心情感。

經典作品

​邦妮和克萊德

阿瑟·潘導演的《邦妮和克萊德》,是亡命者公路電影的經典之作。這部電影根據真人真事改編而成。BonnieParker和ClydeBarrow是一對雌雄大盜,在30年代橫行德州,持槍搶劫銀行,最後為警方擊斃,是聳動一時的社會新聞。而阿瑟·潘在1967年所拍的這部電影,用的手法亦頗受爭議。他們搶銀行在電影中被正當化為向當時社會秩序挑戰的行為。30年代美國籠罩在一片不景氣的低潮下,失業率急劇攀升,銀行關門,股市崩盤,許多人生計發生問題。當國家機器不能夠保障個人生存時,社會大眾開始對現有的秩序懷疑。Clyde在一間空屋前面看見一家人駐足觀望,依依不舍,詢問之下才知道這原是他們的房子,後來因為付不起貸款被銀行沒收了。激于義憤,Clyde對屋門前銀行的封條開了一槍,而決定開始搶銀行。影片的背景雖是30年代,但其中所表達對現存體製和國家機器不滿的情緒,正好與60年代末美國社會反戰反政府的氣氛相吻合。車子在全片中佔有重要的地位。男女主角相遇是因為Bonnie看到Clyde正要偷她媽媽的車,而兩人的結局也是以在車中被亂槍打死而告終。他們每搶劫一次就換一次車,當然一輛比一輛更好更新。車子在本片中不僅是作案逃亡的工具,也正是對物質欲望的投射和通往自由的機器。

公路電影

最後一幕是暴力美學的經典之作:一群鴿子飛上樹梢,兩人正欣賞一剎那的美感。告密者忽然鑽到車底下。男女主角往樹叢看一眼,心知大勢已去。兩人對望,男主角急速跑向車中,但此時亂槍已起。慢動作,兩人被打成蜂窩。這裏面有許多元素被往後的電影一再借用。《邦妮和克萊德》雖以兩人伏法結束,但這部電影非宣揚“惡有惡報”的陳腔濫調。相反的,它的影像語言的運用是希望我們同情認同死者的。事實上本片推出以後造成極大的爭議。當初被Bonnie和Clyde所殺害的人其家人紛紛指責電影美化了凶手;而另一方面青少年卻奉二人為偶像。飾演Bonnie的菲·唐納薇在片中的穿著甚至成為當年最流行的款式。在那個以抗爭、罷課、反戰為風潮的年代,這部電影的確亦有推波助瀾的效果。

我心狂野

這部電影由大衛·林奇導演,根據BarryGifford的短篇小說改編。這部片在表現形式上詭異,本質上則不折不扣是個愛情童話。Sailor和Lula是一對戀人,但是Lula的母親極力反對二人交往,還派了一個混混去對付Sailor。Sailor一下子就把混混幹掉,他也因而坐了兩年牢。出獄後他攜女友遠走高飛,Lula的媽媽間接找上一群變態殺手去追回女兒並解決那小子。于是情節就在漫長的汽車旅程中詭異的經歷,殺手的追殺,和由回憶中抖露出Sailor的媽媽與人勾結害死丈夫的陰謀中展開。如果說邦妮和克萊德的旅程向觀眾展示資本主義社會的不公平與黑暗,進而正當化他們的行為的話,Lula和Sailor的旅程則幾乎全都是反映其內在的經驗。

《我心狂野》《我心狂野》

火焰是本片最常出現的主題。除了代表Lula的父親被火燒死的記憶片段以外,也暗喻狂暴難安的心靈。Lula許多段不愉快的回憶,如被父親的朋友強暴、墮胎等,也是為了強調擾動難平的心理狀態。即使連他們在一路上碰到的詭異事物——例如騎掃帚的巫婆,因車禍而死的男女孩,小鎮上裸著上身跳舞的肥女人,和滿嘴黑牙長相猥褻的家伙——都似乎像是存在他們的幻想和夢中。能撫平他們狂野的心的,是兩人肉體的結合和由肉欲升華而成的愛情。就如大多數的愛情故事一樣,兩人最後以圓滿結合結束。

末路狂花

雷德利·斯科特導演的《末路狂花》為公路電影開啓了新的方向——成功地引介女性主義到這個一向為男性陽剛意識型態所主宰的文類。Thelma和Louise是一對閨中密友,Thelma是一個小女人,平凡的家庭主婦,Louise則是個長相普通,有些男子氣概的餐廳女侍,兩人相偕開車出遊。在逃亡的過程中父權在社會對他們的壓迫一一展現開來:Thelma的丈夫除了在電話中大聲吼叫要她回來以外,什麽忙也幫不上。警察不斷尾隨追逐她們,進一步把她們逼上梁山而不考慮自衛殺人的可能性。唯一相信她們清白的檢察官,卻因為好幾次陰錯陽差而始終連絡不上她們。連途中碰到和Thelma發生一夜風流的情人,到頭來也不過是偷人錢的騙子壞蛋。換言之,她們唯一能靠的就是自己。然而她們卻發現自己作為一個與男性社會對抗的女戰士,要比當一個小女人要適合得多。她們搶劫,把性騷擾她們的司機的卡車打爛,並且搶奪警察配槍。這些舉動也把她們逼向無路可走的地步。最後她們在新墨西哥州被警察重重包圍之下,寧死不屈地開車沖入萬丈峽谷之中。

公路電影

《末路狂花》所描繪的旅途,是兩個女人對抗整個父權社會的過程。沿途所發生的事物或遇到的人,對她們來說大多是危險的,充滿敵意的。這程環境下隻有自己的伙伴是能倚靠的對象。Thelma與Louise兩人間的情感,是同志間相依為命的革命情感,但亦不能否認其中包含了同性戀的成分。這在以往的公路電影是看不到的。傳統的公路電影,結伴而行的多半是一男一女的情侶,要不然就是氣味相投的哥兒倆,因為隻有男女之間的愛情和男人之間的友情被允許出現在這種陽剛味重的,以冒險為主題,以男性觀眾為主要對向的影片中。然而本片的出現,肯定了電影中“另類”旅行拍檔的可能性。

天生殺人狂

奧利弗·斯通攝于1994年的《天生殺人狂》是公路電影最晚近的一部。《天生殺人狂》並非改編自某一社會事件,卻似乎“預演”了社會事件:該片放映之後有一個棉花工人在密西西比州被謀殺,凶手被逮捕後宣稱自己的舉動是受到該片的啓發。斯通在《天生殺人狂》也以譴責美國主流社會的文化為主。這一次的對象是媒體。電影描寫一對殺人不眨眼的雌雄大盜Mickey和Mallory的故事,兩人絕非正義的化身,而是如片名所說的“Naturalbornkiller”,所到之處腥風血雨,隻留下一個活口宣揚他們的事跡。但是他們的事跡被新聞媒體渲染以後,竟成為全世界崇拜模仿的對象。兩人在一次槍戰中被捕,分別被關入監獄。但是一家電視台的新聞主播希望在“Americanmaniacs”的節目中訪問Mickey,于是說服典獄長讓他在獄中訪問。不料當訪談節目傳到獄中時,其他囚犯群起暴動。Mickey趁機劫持記者一行,救出Mallory並闖出監獄。記者為了要搶新聞,也想到他們為了出風頭不會殺他,于是和他們一起劫獄沖出重圍。但最後仍免不了一死。兩個殺人累累的黑天使從此逍遙法外,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公路電影

《天生殺人狂》中公路旅程本身己完全淪至邊緣次要的地位。中途碰到的人物,隻是提供男女主角血祭的犧牲品,而旅行的主要目的,也隻是讓新聞媒體在後苦苦追趕,好產生更多報導而已。它的風格也正好反映了當前美國的文化氛圍。在這個“虛擬真實”當道的時代,真真假假的分界越來越混淆不清。同樣的,激進與保守反動的區隔也變得越來越沒有意義。激進的作品其內容與形式很快地被資本主義體系所吸納,再生產為可在市場銷售的商品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