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立醫院

公立醫院

公立醫院是指政府舉辦的納入財政預算管理的醫院,也就是國營醫院、國家出錢辦的醫院,也可以理解成國立。公立醫院分3個等級,一級是社區醫院,二級是縣級醫院,三級是市級醫院。

  • 中文名稱
    公立醫院
  • 定義
    政府舉辦的納入財政預算管理的醫院,也就是國營醫院、國家出錢辦的醫院,也可以理解成國立
  • 別稱
    國立醫院
  • 等級
    一級是社區醫院,二級是縣級醫院,三級是市級醫院。

服務主體

(圖)公立醫院(圖)公立醫院

公立醫院是中國醫療服務體系的主體,是體現公益性、解決基本醫療、緩解人民民眾看病就醫困難的主體,矛盾問題比較集中。要加強其公益性,就要扭轉過于強調醫院創收的傾向,讓其成為民眾醫治大病、重病和難病的基本醫療服務平台。

主要分類

公立醫院分成三類:

一類是基層醫療機構,這部分是政府投入的重點,確保公益性,確保老百姓能看得起病;

一類是縣級、地級綜合性公立醫院,政府根據各地情況有選擇地進行投入;

一類是大型三甲醫院、專科醫院,這部分高端醫療機構則完全不需要政府投入,並形成多元辦醫的格局。

管理模式

(圖)公立醫院(圖)公立醫院

醫改推進中,各地在管理體製改革方面的探索大致出現了幾種模式:

1、管委會模式,如濰坊、蕪湖、鄂州;集團化模式,如馬鞍山、珠江、株洲;

2、成立醫管機構,如廈門、洛陽、成都;

3、醫院發展中心,如上海、無錫;

4、行政管辦一體,如寶雞;

5、醫院自主管理,如西寧。

主體角色

(圖)公立醫院(圖)公立醫院

公立醫院更應該突出其市場主體的角色,公立醫院、公立衛生院等營利性醫療機構可以實現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開,管辦分離,使公立醫院享有獨立的法人地位和經營自主權,充分享有人權、財權、物權和決策權。政府機構也可借此轉變職能,由“辦”醫院轉為“管”醫院。

而那些非營利性的公共醫療服務機構或公共性質的服務項目由國家投資建立,履行公共服務職能,可以是國家投資建立的公共醫療服務機構具體實施,也可以是通過委托其他醫療法人機構實施,比如公立醫院。

生存方式

醫改之路

(圖)公立醫院(圖)公立醫院

公立醫院改革是新醫改的“重頭戲”,也是迄今為止(2011年)最為糾結的部分。新醫改方案問世一年後,2010年2月,《關于公立醫院改革試點的指導意見》方出台。至今(2011年),公立醫院改革推進將近一年半的時間,北京亦成為第十七個試點城市。

其改革目標包括醫療設備、醫院基建、醫保覆蓋、衛生投入等在內的“增量”部分,已經取得了明顯成長;但關系到醫改成敗的機製建設卻並不樂觀。即公立醫院管理、運行機製改革未有實質性突破,基本葯物招標、補貼、效果問題愈發復雜,醫保支付方式改革還未起步,縣醫院和基層醫療機構依舊人才匱乏。

2012年6月,中國衛生部部長陳竺表示,公立醫療機構不能再負債搞建設、盲目擴張,要為民間資本、社會資本進入衛生行業留出空間。陳竺表示,在建立和完善基本醫保的基礎上,應當搭建補充醫保和商業醫保;醫療服務體系應在滿足民眾基本醫葯衛生需求的基礎上滿足不同層次的需求。

收入來源

公立醫療機構收入的現有來源有三,即醫療服務收費、葯品出售利潤和政府財政補助。新醫改方案明確指出,未來的改革將把三元轉變為二元收入結構,即大幅度降低並且最終取消來自葯品出售的利潤,具體措施就是逐步取消公立醫院(以及其他醫療機構)的葯品加成。

機製改革

公立醫院要遵循公益性質和社會效益原則,堅持以病人為中心,最佳化服務流程,規範用葯檢查和醫療行為,深化運行機製改革。建立和完善醫院法人治理結構,明確所有者和管理者的責權,形成決策、執行、監督相互製衡,有責任、有激勵、有約束、有競爭、有活力的機製。實行醫葯收支分開管理,探索有效方式逐步改革以葯補醫機製。通過實行葯品購銷差別加價、設立葯事服務費等多種方式逐步改革或取消葯品加成政策,同時採取適當調整醫療服務價格、增加政府投入、改革支付方式等措施完善公立醫院補償機製。

醫院改革

公立醫院改革關乎醫改成敗,但逡巡三載,進展無多。中央高層欽點北京加入試點,在改革的“深水區”增添懸念:北京將帶來怎樣的前景?

北京公立醫院改革起于三甲醫院,醫葯分開、法人治理等逐一展開。特別是北京的系列改革措施為深化政府職能轉變奠定了基礎,並充分發揮市場作用實現了機製變革。這正與未來中國改革的大趨勢不謀而合。

“實施零差率後,有些醫院增加了床位密度,陳院長的醫院是否也是這樣做的?”

“醫保總額預付製中總額的測算很難,醫院如何與醫保進行總額成長量的談判?”

在每年醫療界最為盛大的中國醫院院長年會上,北京朝陽醫院執行院長陳勇發言7分鍾後,台下坐著的逾百位各地區院長們急切地拋出了如上問題。陳勇對各種追問的回答時間長達20分鍾,甚至到論壇結束後,仍有院長追著陳勇熱烈討論著。

激起各地院長們興趣的不僅是他作為北京市三甲綜合醫院院長的身份,更重要的是,陳勇所在的朝陽醫院是北京公立醫院改革的試點。

2012年5月18日,北京市召開公立醫院改革試點啓動暨醫改工作會議,同日發布了《北京市公立醫院改革試點方案》。此後北京天橋醫院、友誼醫院、朝陽醫院、同仁醫院、天壇醫院、積水潭醫院等市屬公立醫院分批開展了改革試點。

公立醫院改革是醫改的艱巨一環。在新醫改五項重點改革任務中,隻有公立醫院改革僅以“試點”形式探路。但即便如此,到了新醫改啓動後的第四年,2013年,“醫改四年無樣本”、“醫改根本沒有改”等觀點獲得了廣泛傳播。

北京是中央高層欽點的第十七個試點城市,聚集著全國頂尖的醫療資源,也面臨著來自全國各地的就診患者,公立醫院改革格外具有難度。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更是保持了對北京醫改的持續關註,先後多次作出重要批示。

北京醫改的決策者也頗具勇氣地直接從“最難啃的硬骨頭”即存量改革入手,對市屬三甲醫院實施改革:包括實施管辦分開和醫葯分開,建立財政價格補償調控機製、醫療保險調節機製和醫院法人治理運行機製。

針對公立醫院“以葯補醫”這一頑疾,北京市的醫葯分開採取了與其他省市不同的方法:用醫事服務費巧妙地“平移”了醫院原有的葯品加成收入。“平移式醫葯分開”既不依賴財政補貼的增加,也不增加患者費用,卻改變了醫院的激勵機製。

此外,北京市在現代醫院管理體製、醫保支付方式、財政補償方式、人事分配製度、績效管理以及服務模式創新等領域開展綜合改革,改革涉及領域之廣、程度之深在全國並不多見,公立醫院改革“北京模式”漸已形成。

考慮到這條頗為難得的探索經驗,以及北京超過其他試點城市的示範性意義,盤點評估北京公立醫院改革探索實踐,顯得尤為重要。

歷時半年的北京市公立醫院改革試點評估工作目前已完成。不久前,北京市醫改辦以及第三方評估機構共同向北京市政府就評估工作以及公立醫院改革實施效果進行了匯報。

北京市醫改辦在評估結果的基礎上,提出進一步推進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的九項建議。全面深化公立醫院改革的“北京模式”第二季,正在醞釀之中。

自評與他評“雙管齊下”

城市綜合公立醫院的改革,是過去兩年當中北京醫改的“重頭戲”。作為一項公共領域的改革試點政策,適時進行階段性盤點評估,獲知試點效果與問題,才能對政策是否具有推廣性得出科學地判斷。

北京市醫改辦從2013年年初開始籌備公立醫院改革試點的評估工作。市長王安順在醫改專題研究會上指出,“要對醫葯衛生體製改革相關政策措施進行深入系統研究。”

“我們進行公立醫院改革評估不僅僅是為了總結效果,更是要全面、徹底的發現改革中的問題,完善政策,為下一步工作做好準備。”北京市醫改辦主任韓曉芳表示。

在地方政府的決策中,對一項改革政策進行部門內部評估已很常見。但北京市公立醫院改革試點評估的組織形式卻頗具特色。

2013年5月14日,北京市醫改辦主任辦公會議通過了《北京市公立醫院改革試點調查評估實施方案》(以下稱“實施方案”),由醫改辦牽頭聯合相關委辦局,成立了7個聯合調查評估組,並聘請首都醫科大學作為專家支持單位。

按照實施方案的要求,市醫改辦牽頭,相關單位(即跟醫改有關的行政部門,包括編辦、財政、發改、衛生、醫管、人社等)確定一名主管處室負責人和一名了解情況、熟悉政策的人員,各試點醫院確定一名了解醫院改革情況的人員,各方共同組成聯合調查評估組。

“這樣安排,主要是希望確保評估工作能夠全面、客觀。”北京市公立醫院改革試點評估工作牽頭人、市醫改辦隆學文處長說到,“同時,我們請首都醫科大學為每個評估小組配備2-3名教授或者博士,保證評估工作的科學性。”

尤其值得註意的是,在政府自身開展評估的同時,北京市醫改辦還專門委托一家社會咨詢機構——北大縱橫管理咨詢集團作為第三方,對試點方案政策設計、試點實施進度和實施成效和政策設計開展獨立評估。

當下,第三方參與政府工作評估已並不鮮見,不過評估團隊大多數來自大學、研究院或行政部門下屬行業協會,聘請體製外咨詢機構作為第三方則並不多見。

“機構性質不是我們選擇的依據,經過嚴格的篩選、能夠符合標準,就可以作為第三方。”隆學文說,“政府購買公共服務是一個發展趨勢,我們要做的就是要買到優質的服務。”

據悉,第三方評估主要包括專項評估和綜合評估兩個階段,採用訪談、座談、患者滿意度調查、醫務人員滿意度調查、綜合問卷調查以及資料和資料分析調研方法。

“我們先後對北京市有關委辦局相關負責人、醫院主要管理者和不同職系等職級的員工代表90多人進行了‘一對一’訪談,通過不同方式對2000名患者、367位一線醫務人員和150名中層以上管理人員開展了問卷調查,並對財政、社保等有關資料進行了定量分析。”北大縱橫管理咨詢集團合伙人、第三方評估項目組負責人王宏志稱,其中試點效果從患者維度、醫生維度、醫院維度、機製維度和資源維度進行評估。

歷經半年的調研與資料分析,北京市醫改辦和第三方分別完成了“61”報告,包括一個綜合評估報告,以及管辦分開、醫葯分開等6個專項評估報告,形成了對北京公立醫院改革試點完整的系統性評價。

六大改革效果

第三方綜合評估報告首先關註了公立醫院改革試點的進度。

北京市公立醫院改革試點方案,明確了“兩個分開”、“三個機製”和服務模式創新等6項綜合改革任務,又具體分解為16個專項任務和44個具體任務。

第三方評估機構首先依照任務清單對改革進度進行了評估,採用未啓動、部分啓動、全部啓動和完成四個標準。從評估結果看,改革任務推進上整體順利,6項綜合任務均已部分啓動,而由于種種原因試點方案中醫保參與葯品耗材集中採購、價格談判機製和探索實行院長年薪製等6項具體改革任務尚未啓動。

評估報告的重點是改革試點成效的評估,第三方評估的結論是改革試點在6方面取得了成效:患者負擔減輕、醫務人員收入提高、醫院治理更完善、現代醫療管理體製建立、聯動補償機製建立和改善服務的積極性提升。

在試點醫院的改革中,患者首先得到了益處。評估報告對此給出了資料結論,即改革後,試點醫院患者次均葯費下降明顯,同比下降幅度達到了26.3%。即使剔除15%的取消葯品加成因素,仍有13%以上的費用降幅。更為重要的是,患者用葯的合理性得到了提高。

第三方評估機構採用了處方不合格率、葯佔比和人均葯品費用三個直接和間接指標來衡量用葯合理性。結果顯示,試點醫院的三個指標均明顯下降。以最為直觀的處方不合格率為例,將2012年12月為改革分界點,試點醫院月均處方不合格率由4.87%下降到了2.62%。

第三方評估報告認為,在患者滿意度提高的同時,醫務人員的滿意度也有提高。尤其是由于改革的重要思路是要體現醫務人員的勞動價值,試點期間各醫院醫務人員收入都有明顯提高。

比如北京市友誼醫院醫務人員績效收入比去年平均成長了30%,朝陽醫院外科系統臨床科室績效獎金較改革前增加了40%-50%。而其它試點醫院醫務人員的收入改革後大多增加了30%,最小增幅也在20%以上。

更為重要的是,第三方評估報告認為,北京公立醫院改革在體製機製改革和建設方面亦取得了突破。

2011年成立醫管局探索管辦分開,2013年友誼和朝陽醫院建立決策、執行、監督三權分離的法人治理結構。“有利于多元辦醫的醫療管理體製已經建立。”王宏志說,“北京的現代醫院管理製度已經有了‘形’,盡管離‘神形俱備’還有距離,但畢竟邁出了改革的一步。”

與此同時,北京從2011年起在試點醫保總額預付、按病種付費等支付方式改革。第三方評估報告認為,支付方式和醫葯分開改革在試點醫院建立起了新的補償機製,使原有的鼓勵過度醫療和過度用葯的激勵機製發生了改變,醫院主動控製成本的動機增強。

同仁醫院院長伍冀湘曾在採訪時指出,“總額預付的目標是控製醫葯費用不合理過快成長,而醫院為實現這個目標就必須在管理方面做出巨大改進。”據悉,改革後試點醫院對醫生處方的管理確實加強了,對不合理處方的懲戒也更嚴厲。

第三方評估機構還對改革前後醫院和醫生的利益關系進行了分析。

“長期以來,葯品生產企業、流通企業、醫院和醫生形成了利益共同體,多用葯對各方都有利。北京的改革試點改變了原有的利益格局,醫院已經轉變成無序用葯、過度用葯和濫用葯等行為的製衡力量。”王宏志說。

“北京模式”漸顯

北京公立醫院改革最重要的意義在于,它在行政、市場兩派僵持不下、地方改革思路不明朗的大背景下,探索出了一條政府主導與市場機製相結合的“北京模式”。

“北京模式的主要特征體現在改革路徑和補償機製上。”王宏志說。

在有關公立醫院改革的討論中,行政和市場兩派各執一詞。

行政派強調公立醫院的公益性,認為當前的弊端是公立醫院太過追求利益,而失去了公益性。行政派主張的改革核心是政府財政加大對公立醫院的投入力度,改變醫院的趨利性。

與此不同,市場派認為行政部門的不當管製,醫療市場競爭不充分是問題症結所在。市場派認為,應該對公立醫院進行私有化改革,同時取消對葯品和醫療服務的價格管製。

在改革思路始終無法達成共識的情況下,公立醫院改革進展遲緩,各地方大多圍繞縣級醫院和葯品採購做文章。

北京公立醫院改革選擇了另一條路徑。“北京市公立醫院改革試點方案可以概括為在改革醫保支付方式、實現醫葯分開的同時,對公立醫院實施去行政化改革、促進社會辦醫,使各類醫院平等參與競爭。”王宏志說。

北京探索醫療保險付費方式改革,按照“總額預算、定額管理、基金預付、結餘獎勵、超額分擔”的原則,實施醫保總額預付,醫院節約的醫保基金可以留用,大大提高醫院加強管理、控製醫療費用的積極性。目前醫保總額預付已在全市196家二級以上醫院全面實施;按病種付費(DRGs)也已經在6家醫院進行了試點。

王宏志表示,北京去行政化改革主要體現在法人治理和編製管理上,通過簡政放權、管辦分開,醫院的獨立法人地位初步建立,通過實施編製總額管理,編製管理開始松動,醫院的用人自主權有所增加。

尤其是在醫葯分開領域,北京模式突破了此前多地在取消葯品加成後遭遇的困境。在不少地方推進葯品零加成過程中,如果嚴格實行零差率醫院就沒有議價動力,如果接受返利則使零差率名存實亡。諸如有些地方採取的零加成加紅十字會接受企業返利的做法,甚至被學者斥為偽改革。

北京的突破則在于改變了公立醫院的補償機製,通過取消葯品加成與總額預付捆綁實施,葯品由醫院的利潤來源變為成本來源。第三方調查發現,改革後醫院要求自主採購、降低葯品採購價格的呼聲很高,醫院議價動力更強了。醫院降低採購價格就直接能獲益,不需通過返利方式。

“盡管北京的葯品採購方式改革還沒有實施,但醫葯分開與總額預付這一政策組合使價值規律和價格機製依然發揮作用,這是北京在理論創新上的一大貢獻。”王宏志說。

此外,總額預付與醫葯分開政策聯合使用還產生了“取長補短”的效果,第三評估機構採用分組對照研究的方式證實,在降低患者負擔方面兩個政策何用產生了疊加效果,醫葯分考政策還抵消了總額預付減少服務的激勵。

“北京公立醫院改革模式中,價值規律、價格機製得以發揮作用,改革遵從了經濟規律。”王宏志給出結論。

北京模式的可持續性

目前,北京的公立醫院改革試點,主要還集中在5家醫院。下一步能否向更多醫療機構推廣,是各方關註的焦點。更為重要的是,受多方關註的“北京模式”能否向其它地方推廣?

按照北京市公立醫院改革方案,政府應當履行辦醫責任,增加對公立醫院的財政投入。“我們一家一家醫院進行核實,政府財政需要承擔的6項投入均得到了落實。”王宏志說。

然而隨著財政投入增加,社會對北京模式的可持續性、可復製性的擔心也隨之增加。社會資本進入醫療市場的壁壘是否也隨之增加,人們還心存疑慮。

第三方在評估北京模式的可持續性時,主要考察了財政可負擔情況和醫保基金的壓力。

2012年北京市財政向市屬21家公立醫院投入資金比2011年有所增加,但並未到達歷史的最高值,財政投入仍在可承受的範圍之內。5家試點醫院財政投入佔醫院收入的比例在15%左右,在全國屬于中等偏上水準。

改革前後,醫保收入在各醫院收入所佔比例的變化並不大,整體變化水準不足0.1%。也就意味著,改革沒有使醫院更加依賴醫保補償。“這實際也意味著,改革在財政可承受的範圍內,也沒有增加醫保負擔。”王宏志說。

除六項投入外,北京市財政還創新財政投入方式,對五家試點醫院的投入也有所增加,據稱這是對改革先行者的激勵,與醫葯分開不依賴財政投入、與“平移”並不矛盾。

“醫改的方向是鼓勵社會資本辦醫,如果在醫葯分開上由財政補償公立醫院,那民營醫院要不要補?如果不補,豈不是加劇了不公平問題。”一位醫改專家分析。

事實上,北京市對財政投入的方式也開展了改革,已經改變了單純按人頭補償的方式,嘗試開展了按服務量補償、績效補償。“未來財政投入的改革方向要逐步向政府購買服務轉變,這樣才有利多元辦醫局面的形成。”韓曉芳說。

評估報告認為,北京模式在擴大試點之前還需要進一步完善。例如,“切斷葯品銷售與醫院之間的經濟聯系”的目標已經實現,但葯品銷售與醫生之間的經濟聯系隻被削弱,尚沒有被切斷。

探索符合公立醫院改革需要的葯品採購方式,成為北京公立醫院改革的當務之急。據了解,這項改革措施早已納入2012年5月18日出台的《北京市公立醫院改革試點方案》。

在管理體製上,由于醫管局仍隸屬于衛生局,“管辦分開不分家”的問題還依然存在,公立醫院獨立法人地位還有待落實。

“這隻是處在起步階段,它是為管辦分開的深入推進奠定了製度基礎和組織基礎。”一位長期觀察北京醫改進展的專家分析,北京醫管局的設立過程非常復雜與曲折,能成立醫管局已屬不易。“推進管理體製的改革是一個漸進的過程,難以一步到位,第一步邁出去就非常難,隨著醫管局工作機製的逐步成熟,北京的醫院管理體製還應邁出第二步,實現醫管局與衛生局真正分開。”

此外,盡管醫葯分開採用了增設醫事服務費的方式,醫務人員的勞動價值有所體現,但醫療服務價格整體偏低的問題依然突出;大醫院人滿為患、基層醫療機構服務能力仍然不是足夠強,這些問題還沒有得到根本轉變。

“這些是階段性問題,需要進一步推進改革,完善相關製度與機製,在深化改革中解決。”上述醫改專家稱。

最新訊息

今年再增加700個試點縣
  縣級公立醫院改革明年全國推開
  國家衛計委組建以來的第一次全國衛生計生工作會議2月10日在北京召開。國家衛計委新聞司副司長姚宏文介紹,2014年工作重點仍是公立醫院改革。訊息人士向記者透露,今年公立醫院改革的重中之重是縣級公立醫院改革,衛計委正盡快協調出台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指導意見,再增加700個試點縣,2015年在全國推開縣級公立醫院改革。

擴容 今年再增700個試點縣  

記者了解到,第一批縣級醫院改革試點縣已有311個,今年再增加700個試點縣,至2014年末全國共有1011個試點地區。
  據姚宏文介紹,第一批311個縣級醫院改革試點評估工作發現,公立醫院改革使縣域醫療服務水準得到了提升,人民民眾得到了實惠。
  “縣級公立醫院改革是這次公立醫院改革的重中之重,主要任務是要破除以葯補醫機製,以此作為關鍵環節,理順醫療服務價格,增加政府投入,推動建立科學補償機製和適應行業特點的人事薪酬、績效評價等製度,控製醫葯費用不合理過快的成長。”他表示。  按照“十二五”醫改規劃,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的整體要求是統籌縣域醫療衛生體系發展,力爭使縣域內就診率提高到90%左右,基本實現大病不出縣。其中,破除“以葯補醫”是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的關鍵環節。
  “鼓勵探索醫葯分開的多種形式,取消葯品加成政策,將試點縣級醫院的補償由服務收費、葯品加成收入和政府補助三個渠道改為服務收費和政府補助兩個渠道。醫院由此減少的合理收入,通過調整醫療技術服務價格和增加政府投入等途徑予以補償。”業內人士指出,這是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的具體措施。
  不過,權威人士指出,第一批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運行後發現,目前縣級醫院改革還有三大難題需要解決。
  “從近期看,中央財政繼續對開展改革試點的縣級醫院給予補助,非常有必要。”但該訊息人士同時指出,如何使這種補償科學、合理、可持續,還需要深入思考,具體方案要會同財政部等部門認真測算。
  其次,如何落實政府辦醫職責。中央和各級地方政府尤其是縣級政府,需要劃分和確定對公立醫院的投入責任。
  最後,要強化費用監管。“把控製醫療費用不合理過快成長,作為衡量縣級公立醫院改革成效的重要指標。”上述人士指出,特別註意取消葯品加成政策後,有醫生可能利用醫療服務信息不對稱的特點,通過大處方、提高檢查費、多開檢查單等辦法來增加自身收入,加重患者負擔,抵消了取消以葯補醫政策的實施效果,“對這種行為要採取措施嚴加防範”。

公立醫院公立醫院

風險 改製應嚴防國有資產流失

該訊息人士透露,在本次會議上達成的共識是——我國是擁有13億多人的開發中國家,還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要滿足人民的基本醫療需求,沒有一定規模的公立醫院是不行的。“這一定調對指引公立醫院改製至關重要。”他指出。
  記者了解到,自公立醫院改革開始啓動以來,一些地區嘗試在合作共建、委托管理方面進行改製。公開資料顯示,金陵葯業參股了江蘇宿遷醫院,康美葯業整體收購梅河口市、通化市等公立醫院。
  尤其在國務院去年10月頒布《關于促進健康服務業發展的若幹意見》指出,2020年健康服務業總規模將達到8萬億元後,多路社會資本開始介入公立醫院改革。在業內人士和機構投資者看來,國內醫療衛生行業有望迎來巨大的變革和全新的投資機會。
  一位私募經理告訴記者,自己非常關註公立醫院的情況,但如果這些醫院沒有進行改製,自己是不會輕易投資的。“涉及職工等很多問題,我們不願意花費精力處理這些事務。”他說。
  “公立醫院改革過程中,要防止一哄而起、避免一賣了之,要嚴防醫院國有資產、無形資產的流失。”訊息人士透露,衛計委希望公立醫院改製堅持試點先行、取得經驗後逐步實施的原則。
  一位業內人士指出,審計機關應該在公立醫院改製中發揮作用,審計應重點關註公立醫院資產家底、政府投資情況、醫院運營成本和效率等方面內容。
  據他介紹,隨著醫療市場的發展,醫院對固定資產投入總額不斷加大,固定資產在醫院全部資產結構中所佔比重逐漸提高。“近年來醫院的固定資產購置資金大部分屬于非財政性資金。審計需要審查醫院的固定資產招標採購是嚴格執行了政府招標採購目錄,還是遊離于政府招標採購的邊緣。審計要重點關註資產保值增值,防止國有資產流失。”

遏製 公立醫院盲目擴張

“會議上,衛計委相關領導表示,2014年要推進公立醫院規劃布局調整,合理確定公立醫院的布局、結構和數量,嚴格控製公立醫院床位規模和建設標準,堅決遏製公立醫院相互攀比盲目擴張的現象。”訊息人士透露。
  姚宏文表示,2014年,衛計委要落實國務院等相關部門的檔案,繼續加大對公立醫院改革的支持力度,優先支持舉辦非營利性醫療機構,出台規範醫生多點執業的檔案。
  按照“十二五”規劃,到2015年,非公立醫療機構床位數和服務量均達到醫療機構總數的20%左右,促進公立醫院合理布局,形成多元化辦醫格局。姚宏文透露,這次全國衛生計生工作會議特別強調要積極鼓勵社會辦醫。
  截至2013年底,全國民營醫院達到1.13萬多家,比上一年增加了1500多家,同時服務量也同比增加了13.6%。
  但是,記者在調研中發現,目前社會資本辦醫工作仍然存在規劃定位不清、政策支持力度不夠、政府職能轉變不到位和人才缺乏、公信力不強等方面的問題。
  北京德爾康尼骨科醫院常務副院長賈斌指出,公立、非公立醫院有一個明晰定位的問題,營利性和非營利性醫院也有一個明晰定位的問題,不能相互越界,否則就會喪失行業公信力。
  二是人才隊伍建設不足一直困擾民營醫院。北京北亞骨科醫院院長王景明說,多種因素使得社會辦醫人才隊伍依然呈現兩頭大、中間小的“啞鈴型”不合理結構,即以新畢業的學生和退休人員為主,缺乏年富力強且有一定經驗的中青年骨幹隊伍。
  三是一些地方政府和有關部門仍然存在重審批輕監管,職能轉變不夠、支持力度不夠等方面的問題。北京明德醫院院長陳沛說,醫院想成為二級醫院,但必須將床位增加到100張,同時要證明病床使用率達到80%。他認為這樣的規定不太合理,醫院級別和這些硬性指標沒有直接的關系,應該和醫療服務質量有關。
  業內分析人士指出,造成這些現象的原因,一是我國對引導企業、組織和個人等社會資本舉辦非營利性機構在稅收、人才等方面支持力度不夠,區域衛生規劃和醫療機構設定規劃剛性約束不夠,沒有為社會資本辦醫預留或留足規劃空間且缺乏製度性安排。二是一些地區出現公立醫院整體和單體規模盲目擴張、舉債建設和設定特需、高端醫療服務的現象,人為地擠壓了規模較大的社會資本辦醫的發展空間。

每省至少設一個公立醫院改革試點城市

2014年2月10日,國家衛生和計畫生育委員會召開了組建以來的首次全國衛生計生工作會議。會議確定的2014年工作重點中,集中了公立醫院改革和“單獨兩孩”政策兩項焦點。
  衛計委新聞發言人姚宏文說,工作會議強調,公立醫院改革是2014年醫改八個方面的重點和首要任務,並提出將在原有17個公立醫院改革試點城市的基礎上,確保每個省份至少有1個綜合改革試點城市。
  這意味著,公立醫院改革試點將在全國鋪開。
  上述工作會議還提出了製定“單獨兩孩”政策的實施細則,做好調查摸底和科學預測,做好國家層面的方案備案工作。姚宏文說,目前已有上海、江蘇等9個省通過備案,浙江、江西、安徽3個省正式啓動了“單獨兩孩”政策。

公立醫院改革試點全國鋪開

進入2014年,醫改“十二五”規劃實施的後半程,公立醫院改革的重要性和緊迫性凸顯。衛生計生委工作會議將公立醫院改革,確定為2014年醫改的首要任務。
  公立醫院改革是新醫改確定的五項重點任務之一,先後確定了17個試點城市探索改革路徑。但醫保、基本葯物等製度先後實現全國覆蓋,更加映襯出公立醫院改革進展的遲緩以及對整個醫改的掣肘。
  進入“十二五”以後,取消“以葯補醫”被確定為改革的關鍵環節,並將在全國推行311個縣級公立醫院改革的試點。
  2014年,第二批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即將啓動。衛計委工作會議進一步透露,近期將出台《關于推進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的意見》及其配套檔案,推動醫療服務價格、補償機製、人事薪酬、績效評價等方面的進一步改革。
  而在集中更多優質資源、改革難度更大的城市公立醫院,試點範圍將在2014年進一步擴大。2014年將確保每個省份至少有1個綜合改革試點城市。衛計委體改司副司長姚建紅表示,與之前17個試點城市一樣,新的試點城市也將是國家聯系試點。
  此外,衛計委計畫在年內編製完成《全國醫療衛生服務體系規劃綱要(2015-2020年)》,製定區域衛生規劃,並再次強調了遏製公立醫院盲目擴張的現象。
  遏製公立醫院擴張、推動社會資本辦醫達到20%的比例,是“十二五”醫改確定的目標。尤其是在2013年末國務院關于健康服務業意見出台後,資本投資醫療產業、醫療機構掀起了一股熱潮。
  衛計委曾在2013年末出台加快發展社會辦醫的意見。而針對近期備受關註的社會資本參與公立醫院改製的問題,姚宏文表示,一些地方合作共建、委托管理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要堅持試點先行,防治一哄而起、一賣了之,嚴防國有資產流失。
  製定“單獨兩孩”實施細則
  十八屆三中全會正式提出了啓動實施一方為獨生子女的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的政策,通稱“單獨兩孩”政策。衛計委副主任王培安此前曾表示,啓動實施單獨兩孩政策,全國不設統一的時間表,各地依據《人口與計畫生育法》,通過省級人民代表大會或其常委會修訂地方條例或作出規定,依法組織實施。
  姚宏文表示,單獨兩孩政策是2014年計畫生育工作的重點,將製定政策實施細則,完善配套的政策措施和工作機製,做好調查摸底和科學預測,做好國家層面的方案備案工作;同時將進一步規範審批流程、簡化手續,解決“辦證難”的問題。
  對于實施單獨兩孩政策,一直存在的有可能導致出生人口大幅成長的擔憂,王培安此前曾表示,由于各地啓動實施政策的時間差,短期內不會出現出生人口大幅成長的問題,但要註意防止這個問題。
  衛計委工作會議確定,2014年將完善出生人口統計,建立人口動態監測和預警機製,組織做好全國和分區域人口與計畫生育情勢分析工作。
  此外,與計生政策密切相關的社會撫養費征收管理一直備受關註。此前,國家審計署曾公布9省45個縣的社會撫養費審計狀況,提出了挪用、漏報等問題。
  衛計委工作會議提出,2014年將加強和規範社會撫養費征收管理,並將《社會撫養費征收管理辦法》的修訂列入了衛計委2014年的立法工作計畫當中,維護法律法規的嚴肅性。

盡快啓動第二批縣級公立醫院改革試點

昨日(2月10日),全國衛生計生工作會議召開。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國家衛計委獲悉,將盡快啓動實施第二批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2014年內,編製完成《全國醫療衛生服務體系規劃綱要(2015~2020年)》,深入推進公立醫院規劃布局調整,嚴格控製床位規模和建設標準,堅決製止公立醫院相互攀比、盲目擴張等現象。
  同時,由國家衛計委監管的新農合,亦迎來新的進展。“將兒童的苯丙酮尿症、尿道下裂納入到大病的保障範圍。”國家衛計委宣傳司副司長、新聞發言人姚宏文當天透露,接下來將推進新農合基金購買城鄉居民大病保險試點,完善疾病的應急救助製度,做好與基本醫保大病保險製度的銜接。
  啓動第二批縣級公立醫院改革
  大型公立醫院一直在新醫改過程中發揮著關鍵性作用。
  國家衛計委敲定的2014年醫改工作重點中,首要任務即是“加快推進公立醫院改革”。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衛生經濟學教授李玲曾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公立醫院很難“啃”,八成以上的醫療資源集中在公立醫院,改革的重點、難點也集中于此。
  近期,國家衛計委將出台《關于推進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的意見》及其配套檔案,以破除“以葯補醫”機製為關鍵環節,理順醫療服務價格,增加政府投入,推動建立科學補償機製和適應行業特點的人事薪酬,績效評價等製度,控製醫葯費用不合理過快成長。
  在縣級公立醫院改革的既有成效基礎上,將盡快啓動實施第二批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拓展深化城市公立醫院改革,確保每個省份至少有1個綜合改革試點城市。並摸索出城市公立醫院改革的基本路子,建立和完善現代醫院管理製度,完善公立醫院法人治理結構。
  在診療體系的推進上,國家衛計委將抓緊製定分級診療辦法,綜合運用醫療、醫保、價格等手段,建立上下聯動、對口支援、增強能力、簽約服務、利益引導的機製,在部分城市開展分級診療試點,發揮醫療聯合體、醫療集團體製機製優勢,引導優質醫療衛生資源進一步向基層下沉,深入推進城鄉醫院對口支援工作。“建立城市醫生下基層長效機製、提升縣醫院和社區醫療機構的服務能力,積極推進全科醫生與居民簽約服務製度,發揮醫保差別化支付的撬動作用,用利益杠桿把病人引向基層。”
  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早在兩年前,全國就已經有18個省份311個縣(市)的公立醫院改革試點全面啓動,中央財政則按每縣(市)300萬元的標準安排補助資金。

新農合大病保障擴容

此外,新農合重大疾病醫療保障範圍迎來擴容。
  根據國家衛計委安排,2014年在繼續鞏固原有20個大病保障工作的基礎上,將兒童苯丙酮尿症和尿道下裂納入新農合大病保障範圍。
  接下來的目標是,在提高基本醫保製度保障能力的基礎上,新農合參合率要繼續保持在95%以上,同時完善籌資機製。
  政府補助標準則將按“十二五”規劃的要求繼續提高,政策範圍內住院費用報銷比例保持在75%左右,在總結評估基礎上,全面推開支付方式改革,完善新農合省內異地就醫即時結報,開展跨省就醫結報試點。
  同時將“進一步加強新農合管理,有效防範和嚴肅查處騙保等違法違規行為。”姚宏文當天透露,接下來將推進新農合基金購買城鄉居民大病保險試點,完善疾病的應急救助製度,做好與基本醫保大病保險製度的銜接。國家衛生計生委還要求各地須通過財政投入和社會捐助等多渠道建立疾病應急救助基金。
  根據相關統計顯示,目前,納入新農合保障範圍的重大疾病已達22種。具體包括兒童先天性心髒病、急性白血病、終末期腎病、乳腺癌、宮頸癌、重性精神疾病、艾滋病機會性感染、耐多葯肺結核、肺癌、食道癌、胃癌、結腸癌、直腸癌、慢性粒細胞白血病、急性心肌梗死、腦梗塞、血友病、1型糖尿病、甲亢、唇齶裂、苯丙酮尿症、尿道下裂。各地新農合對重大疾病醫療保障範圍內相關病種的實際補償比例原則上應當達到本省(區、市)限定費用的70%左右。
  對于城鄉居民大病保險和新農合大病保障之間的關系,國家衛計委體製改革司副司長姚建紅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大病保險政策是以參合(保)民眾個人負擔的醫療費用作為報銷標準,而新農合的重大疾病醫療保障機製是以病種作為切入點,在操作方式上有所不同。
  除了新農合大病保障範圍的擴容,《衛生法》立法進程亦將提速。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獲悉,2014年,國家衛計委將配合做好《執業醫師法》、《社會撫養費征收管理辦法》、《控製吸煙條例》等製定或修訂,加強部門規章的立、改、廢工作,建立人口健康政策法規評估系統,完善法律法規體系。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