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派

公安派

公安派是明代後期出現的一個文學流派。"公安三袁"是公安派的領袖,其中袁宏道聲譽最高,成績最大,其次是袁中道袁宗道又次之。公安派反對前七子和後七子的擬古風氣,主張"獨抒性靈,不拘格套",發前人之所未發。其創作成就主要在散文方面,清新活潑,自然率真,但多局限于抒寫閒情逸致。

  • 中文名稱
    公安派
  • 出現時間
    1573
  • 組成人員
    袁宏道及其兄袁宗道、弟袁中道
  • 流派
    文學流派
  • 貢獻
    提出世道既變,文亦因之
  • 作品
    《公安縣志·袁中郎傳》

基本介紹

公安派是明代後期出現的一個文學流派。“公安三袁”是公安派的領袖,其中袁宏道聲譽最高,成績最大,其次是袁中道,袁宗道又次之。公安派反對前七子和後七子的擬古風氣,主張“獨抒性靈,不拘格套”,發前人之所未發。其創作成就主要在散文方面,清新活潑,自然率真,但多局限于抒寫閒情逸致。

公安派公安派


中文名:公安派
出現時間:1573
組成人員:袁宏道及其兄袁宗道、弟袁中道

流派:文學流派
貢獻:提出世道既變,文亦因之
作品:《公安縣志·袁中郎傳》

基本簡介

公安派是明神宗萬歷(1573-1620)年間以袁宏道及其兄袁宗道、弟袁中道三人為代表的文學流派,因三人是湖北公安人而得名。這一派作者還有江盈科、陶望齡、黃輝等。他們所持的文學主張與前後七子擬古主義針鋒相對,他們提出“世道既變,文亦因之”的文學發展觀,又提出“性靈說”,要求作品“獨抒性靈,不拘格套”,能直抒胸臆,不事雕琢。他們的散文以清新活潑之筆,開拓了我國小品文的新領域。在晚明的詩歌、散文領域,以“公安派”的聲勢最為浩大。

公安派

公安派成員主要生活在萬歷時期。明代自弘治以來,文壇即為李夢陽、何景明為首的“前七子”及王世貞、李攀龍為首的“後七子”所把持。他們倡言“文必秦漢,詩必盛唐”“大歷以後書勿讀”的復古論調,影響極大,以致“天下推李、何、王、李為四大家,無不爭效其體”(《明史·李夢陽傳》)。其間雖有歸有光等“唐宋派”作家起而抗爭,但不足以矯正其流弊。萬歷間李贄針鋒相對提出“詩何必古選?文何必先秦”和“文章不可得而時勢先後論也”的觀點,振聾發聵,他和焦紘、徐渭等實際上成為公安派的先導。

作為公安派理論核心的口號是“獨抒性靈”。公安派的“性靈說”融合了鮮明的時代內容,它和李贄的“童心說”一脈相通,和“理”尖銳對立。性靈說不僅明確肯定人的生活欲望,還特別強調表現個性,表現了晚明人的個性解放思想。

文學主張

公安派的文學主張主要是:
①反對剿襲,主張通變。公安派諸人猛烈抨擊前後七子的句擬字摹、食古不化傾向,他們對文壇“剽竊成風,眾口一響”的現象提出尖銳的批評,袁宗道還一針見血地指出復古派的病源“不在模擬,而在無識”(《論文》)。他們主張文學應隨時代而發展變化,“代有升降,而法不相沿,各極其變,各窮其趣”(袁宏道《敘小修詩》),“世道改變,文亦因之;今之不必摹古者,亦勢也”(袁宏道《與江進之》)。不但文學內容,而且形式語言亦會有所變化而趨于通俗,這是因為“性情之發,無所不吐,其勢必互異而趨俚,趨于俚又變矣”(袁中道《花雪賦引》)。因此,“古何必高?今何必卑?”他們進而主張:“信腔信口,皆成律度”,“古人之法顧安可概哉!”(袁宏道《雪濤閣集序》)沖破一切束縛創作的藩籬。
②獨抒性靈,不拘格套。所謂“性靈”就是作家的個性表現和真情發露,接近于李贄的“童心說”。他們認為“出自性靈者為真詩”,而“性之所安,殆不可強,率性所行,是謂真人”(袁宏道《識張幼于箴銘後》),進而強調非從自己胸臆中流出,則不下筆。因此他們主張“真者精誠之至。不精不誠,不能動人”,應當“言人之所欲言,言人之所不能言,言人之所不敢言”(雷思霈《瀟碧堂集序》),這就包含著對儒家傳統溫柔敦厚詩教的反抗。他們把創作過程解釋為“靈竅于心,寓于境。境有所觸,心能攝之;心欲所吐,腕能運之”,“以心攝境,以腕運心,則性靈無不畢達”(江盈科《敝篋集序》)。隻要“天下之慧人才士,始知心靈無涯,搜之愈出,相與各呈其奇,而互窮其變,然後人人有一段真面目溢露于楮墨之間”(袁中道《中郎先生全集序》),就能實現文學的革新。
③推重民歌小說,提倡通俗文學。公安派重視從民間文學中汲取營養,袁宏道曾自敘以《打棗竿》等民歌時調為詩,使他“詩眼大開,詩腸大闊,詩集大饒”,認為當時閭裏婦孺所唱的《擘破玉》、《打棗竿》之類,是“無聞無識真人所作,故多真聲”,又贊揚《水滸傳》比《史記》更為奇變,相形之下便覺得“六經非至文,馬遷失組練”(《聽朱生說水滸傳》)。這是和他們的文學發展觀與創新論相聯系的,對提高那一時期民間文學和通俗文學的社會地位有一定作用。

歷史功績

公安派在解放文體上頗有功績。“一掃王、李雲霧”(《公安縣志·袁中郎傳》),遊記、尺牘、小品也很有特色,或秀逸清新,或活潑詼諧,自成一家。但他們在現實生活中消極避世,多描寫身邊瑣事或自然景物,缺乏深厚的社會內容,因而創作題材愈來愈狹窄。其仿效者則“沖口而出,不復檢點”,“為俚語,為纖巧,為莽蕩”,以至“狂瞽交扇,鄙俚大行”(錢謙益《列朝詩集小傳》)。後人評論公安派文學主張的理論意義超過他們的創作實踐,是為公允之論。

代表人物

公安派的文學主張發端于袁宗道,袁宏道實為中堅,是實際上的領導人物,袁中道則進一步擴大了它的影響。
袁宗道
(1560~1600)明代文學家。字伯修,號石浦。湖廣公安(今屬湖北)人。27歲時會試第一,官翰林院庶吉士、編修,曾向焦□及李贄弟子僧深有問學。公元1589年(萬歷十七年)歸裏,鑽研學術,以禪宗思想研究儒學,著《海蠡篇》(今佚)。九年後復入京,官右庶子,任東宮講席。他欽慕白居易、蘇軾,書齋取名為“白蘇齋”。認為文章要旨在于辭達。古文遺達,學古應學其達,“學其意,不必泥其字句”。而文章欲辭達,須先有“理”,“從學生理,從理生文”,如先秦及漢唐宋諸名家,“皆理充于腹而文隨之”。其次要有真情實感,“心中本無可喜事而欲強笑,亦無可哀事而欲強哭,其勢不得不假借模擬耳。從這種觀點出發,他的詩文創作不事模擬,率真自然。遊記散文如《戒壇山一》、《上方山一》、《小西天一》等;簡牘散文如《答同社二》、《寄三弟之二》、《答友人》等,都情運筆端,真切感人。論說文如《讀大學》、《讀論語》中某些章節,淺顯通達,警闢有味。但他的多數散文以士大夫的閒情逸興、說理談禪為主要內容,社會意義不大。詩歌創作又遜于散文,少有佳作。著有《白蘇齋類集》22卷。
袁宏道
(1568~1610)明代文學家,“公安派”主帥,袁宗道二弟。字中郎,又字無學,號石公,又號六休。荊州公安(今屬湖北)人。生性直爽,喜遊山水。公元1588年(萬歷十六年)中舉人。次年入京赴考,未中。返鄉後曾問學李贄,引以為師,自此頗受李贄思想影響。公元1592年(萬歷二十年)進士。不仕,與兄袁宗道、弟袁中道遍遊楚中。公元1595年(萬歷二十三年),選為吳縣令,饒有政績。不久解官去,遊覽江南名勝。後又授順天教授,補禮部儀製司主事。兩年後又辭官返裏,卜居柳浪湖畔,潛學著文,並作廬山、桃源之遊。公元1606年(萬歷三十四年),入京補儀曹主事,不久又辭去。兩年後再入京,擢吏部主事,轉考功員外郎,奏立“歲終考察群吏法”,其後成為定製。公元1609年(萬歷三十七年),遷稽勛郎中,赴秦中典試。次年春事畢請假歸裏,定居沙市。同年九月初六因病去世。傳世的有詩歌1700多首,遊記、書札、序跋、碑記、傳狀、日記、雜文等近600篇。成就最大的是山水遊記,清新秀俊,自成一家。後人將其全部詩文編為《袁中郎全集》行世,近有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袁宏道集箋校》本。  
袁中道
(1570~1626)明代文學家,“公安派”領袖之一,袁宗道、宏道胞弟。字小修。荊州公安人。16歲中秀才,以豪傑自命,性格豪爽,喜交遊,好讀老庄及佛家之書。成年後科場考試,幾經落第,至34歲時才考中舉人。考進士又多次名落孫山,從此更加縱情山水,學禪悟道,以詩酒自娛。宏道病逝,他悲慟過度而隱居玉泉山讀書學佛、修身養性,但未移昔日處世之志。公元1616年(萬歷四十四年)考中進士,次年朝廷授徽州府教授,後升國子監博士。此間他系統地整理、校對、出版了兩胞兄及自己的著作,使“三袁”的作品及其文風發揚光大。公元1620年(萬歷四十八年)升南京吏部主事。公元1624年(天啓四年)升南京吏部郎中。兩年後病逝于南京,終年57歲。他的文學主張基本與兩胞兄相同,反對模擬剽竊,崇尚個性。著作有《珂雪齋集》、《遊居柿錄》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