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述

公孫述

公孫述(?―36年),字子陽,扶風茂陵(今陝西興平)人,新莽末年、東漢初年割據勢力。初以父官蔭為郎,補任清水縣長。公孫述熟練吏事,治下奸盜絕跡,由是聞名。王莽篡漢,公孫述受任為導江卒正(蜀郡太守)。王莽末年,天下紛擾,群雄競起,公孫述遂自稱輔漢將軍兼領益州牧。建武元年(25年),公孫述稱帝于蜀,國號成家(一作大成或成),年號龍興。建武十一年(35年),漢廷乃派兵征討,被公孫述所拒。次年,復命大司馬吳漢舉兵來伐,攻破成都,縱兵大掠,盡誅公孫氏,"成家"為東漢所亡。計公孫述割據益州稱帝,共在位十二年。

  • 中文名稱
    公孫述
  • 別名
    公孫子陽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扶風茂陵
  • 逝世日期
    公元36年
  • 職業
    皇帝
  • 主要成就
    割據益州稱帝
  • 國號
    成家
  • 建元
    龍興
  • 稱號
    白帝、躍馬

人物生平

早期生涯

漢哀帝時期,公孫述以父公孫仁保任為郎。後來公孫仁為河南都尉,公孫述就補為清水(在今甘肅省清水縣)縣長。公孫仁以公孫述年少,派遣門下掾隨他到任。月餘,掾辭歸,向公孫仁說:"公孫述不是等待教導的人。"後來太守因其很有能力,使他兼攝五縣,結果五縣政事維護的很好,奸盜不再發生,郡中的人卻說是有了鬼神的緣故。王莽天鳳年間(公元14年―公元19年),公孫述擔任導江(即原蜀郡)卒正(太守),治所在臨邛(今四川邛崍)。也享有能力之名。

蜀中起兵

更始元年(公元23年),更始帝劉玄即位,建立更始政權,豪傑們各在所在的縣起兵回響,南陽人宗成自稱"虎牙將軍",侵入漢中;又有商人王岑也起兵于雒縣,自稱"定漢將軍",殺了王莽的庸部牧以回響宗成,眾合數萬人。公孫述聽說,就派遣使者迎接宗成等。宗成等到成都,虜掠暴虐。公孫述很厭惡,于是召集縣中豪傑對他們說:"天下同苦于王莽新室,思念劉氏很久了,所以一聽到漢將軍到,我就派人馳去迎接。現在百姓無辜而婦女兒童都成了俘虜,百姓的家室房屋都遭焚燒,這是寇賊,不是義兵。我想保郡自守,以等侍真主。你們願意同我一起幹的請留下,不願意的可以走。"豪傑們都叩頭說願意效死。公孫述于是使人詐稱漢使者從東方來了,命公孫述暫時代理輔漢將軍、蜀郡太守兼益州牧印綬。就選精兵千餘人,向西攻擊宗成等人。等到達成都,發展到數千人,于是對宗成發起攻擊,大敗宗成。宗成將領垣副殺了宗成,率眾向公孫述投降。

更始二年(公元26年)秋天,更始帝派柱功侯李寶、益州刺史張忠,率領兵眾萬餘人侵掠蜀、漢。公孫述依靠蜀地地勢險要,民眾歸附,有自立為王的意志,就派他弟弟公孫恢,在綿竹大敗李寶、張忠,並將他們趕走。由此以後公孫述威震益部。功曹李熊對公孫述說:"現在四海洶涌不安,平民百姓肆意議論。將軍割據千裏,地方十倍于過去的商湯、周武王,如能奮威德以投合天時,就可以成就霸王之業。應改名號,以鎮撫百姓。"公孫述說:"我也考慮過,你的話啓發了我。"于是自立為蜀王,定都在成都

建元稱帝

蜀地肥沃富饒,兵力精強,遠方的士民多去歸附,西南的邛、笮等部族的酋長都來貢獻。李熊再向公孫述說道:"現在山東飢饉,人庶相食;遭到兵災的屠滅,城邑都成了丘墟。蜀地沃野千裏,土壤肥腴,果實所生,雖不耕種也可飽腹。女工紡織之業,衣服可以覆蓋天下。名貴木材竹幹,器械之富饒,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又有魚鹽銅銀之利,浮水轉漕運輸之便。北面據有漢中,阻塞褒、斜的險要;東面扼守巴郡,拒扞關之口;地方數千裏,戰士不下百萬。見到有利時機則出兵而擴大地盤,無利則堅守而從事于農業。東面可下漢水以窺秦地,南面順著江流以震荊、揚。所謂擁有天時地利等一切成功的條件。現在你蜀王的聲名,已聞于天下,而名號未定,有志之士在狐疑觀望,應當即大位,使遠方之人有所依歸。"公孫述說:"帝王是天命所歸,我怎麽能承當得起呢?"李熊說:"天命沒有一定的,老百姓歸附能者,能者承當起使命,你還懷疑什麽呢!"

東漢光武帝建武元年(公元25年)四月,公孫述自立為帝,國號成家(一作大成或成),崇尚白色,建元龍興。以李熊為大司徒,以其弟公孫光為大司馬,公孫恢為大司空。改益州司隸校尉蜀郡為成都尹。

當時,越巂土著任貴也殺死王莽時所任命的大尹枚根而佔據其郡,隨後降公孫述。公孫述就使將軍侯丹白水關,北守南鄭;將軍任滿從閬中下江州,東據扞關。于是所有益州之地盡歸公孫述所有。

岑戎歸降

自從更始三年(公元25年),更始帝劉玄失敗以後,光武帝劉秀正忙于山東事務,沒有來得及西伐。關中豪傑呂鮪等往往擁有兵眾達萬,不知歸屬,多往歸公孫述,公孫述都拜他們為將軍。于是大作營壘,陳車騎,肆習戰射,會聚兵甲數十萬人,在漢中積聚糧食,在南鄭修築宮殿。又造十層赤樓帛蘭船。多刻天下牧守的印章,備置公卿百官。使將軍李育、程烏率領數萬軍眾出陳倉,與呂鮪侵犯三輔。建武三年(公元27年),征西大將軍馮異攻擊呂鮪、李育于陳倉,大敗呂鮪與李育,呂鮪與李育逃奔漢中。建武五年(公元29年),延岑田戎被漢兵打敗,延岑、田戎軍等都逃亡入蜀。

延岑,字叔牙,南陽人。開始起兵時據有漢中,又擁兵關西,關西破散,又走到南陽,佔有數縣。田戎,汝南人,初起兵于夷陵,轉而侵掠郡縣,發展到數萬人。延岑、田戎都與秦豐會合,秦豐都以女兒嫁給延岑、田戎為妻。後來秦豐失敗,延岑、田戎都向公孫述投降。公孫述以延岑為大司馬,封汝寧王,封田戎為翼江王。

建武六年(公元30年),公孫述派遣田戎與將軍任滿出江關,下臨沮、夷陵間,招其故眾,因而想攻取荊州諸郡,但沒能攻克。

謬引讖書

當時,公孫述廢除銅錢,置鐵官以鑄錢,百姓手中的貨幣不能流通。蜀中童謠說:"黃牛白腹,五銖當復。"好事的人們竊竊私語說王莽稱"黃",公孫述自號"白",五銖錢,是漢貨,說天下當並還劉氏。公孫述也喜好為符命鬼神瑞應的事,荒謬地引用讖書。以為孔子作《春秋》,為赤製而斷十二公,說明漢高帝至漢平帝已經過十二代,歷數已完,一姓不得再受命為帝。又引《錄運法》說:"廢昌帝,立公孫。"《括地象》說:"帝軒轅受命,公孫氏握。"《援神契》說:"西太守,乙卯金。"說西方太守而軋絕卯金劉氏。五德之運,黃承赤而白繼黃,金據西方為白德,而代王氏,得到正序。又說自己手紋有奇,得以建元龍興之瑞。幾次將這些東西移書中原,希望以此惑動眾心。

光武帝憂慮,就寫信給公孫述說:"圖讖上講的'公孫',就是漢宣帝。代漢的是當塗高,你難道是當塗高嗎?你以掌紋為瑞,王莽有什麽可以效法的呢!你不是我的亂臣賊子,倉卒時人人都想當上皇帝,不足責備。你日月已逝,妻子兒女弱小,應當早為定計,可以無憂。天子的帝位,是不可力爭的,應當三思。"署名"公孫皇帝"。公孫述不作答復。

論爭天下

第二年(公元31年),隗囂向公孫述稱臣。公孫述的騎都尉平陵人荊邯看到東方將平,漢兵將向西征討,就對公孫述說:"兵,這是帝王的重要武器,古今都不能廢除的。以前秦失其守,豪傑並起。漢高帝起于布衣,沒有前人的業跡,沒有立錐之地,起兵于行伍之中,親自奮擊,隊伍被打敗自身遭到圍困多次。然而軍敗後又復合,遭創傷愈合後又投入戰鬥。這樣看來,在死境中奮鬥倒能成功,在空隙中爬行倒靠近滅亡。隗囂遇到絕好的機會,割據了雍州,兵強士附,威加山東。遇更始政亂,失去天下,百姓引頸而望,四方趨于瓦解。隗囂不在這時趁著危機乘勝奮起,以爭天命,而是退身想為西伯的事業,尊鄭興等為章句之師,與方望等處士結為賓友,偃武事息幹戈,以自卑之辭事漢,喟然自以為是文王再世。這樣就使漢帝消除關隴之憂,得以專門精心策劃東伐事宜,四分天下而有其三;使西州的豪傑們都存心于山東,派來歙馬援等為使者,說服王遵、鄭興、杜林、牛邯等相次歸順了光武帝,那麽天下五分而漢有其四;如果在天水舉兵反漢,必遭潰敗,天水既定,則天下九分而漢有其八了。陛下以梁州之地,內部要奉萬乘之尊,外部要給三軍以給養,擔子壓在百姓身上,百姓愁困,不堪承受上面的命令,將有像王莽一樣從內部崩潰的危險。我的愚計,以為應當趁天下還沒有完全絕望,豪傑還可以招誘的時機,發國內精兵,命令田戎據江陵,臨江南人、物會集之地,倚仗巫山的牢固,築壘堅守,傳檄文到吳、楚,長沙以南必隨風而披靡。命令延岑出漢中,定三輔,天水、隴西拱手自服。這樣,海內震搖,對我們大為有利。"

公孫述問群臣。博士吳柱說:"以前周武王伐殷,先在孟津檢閱部隊,八百諸侯異口同聲擁護,而武王認為時機還不成熟,還是還師以等待天命。沒有聽到過無左右之助,而要出師千裏之外,以擴大地盤的。"荊邯說":現在的漢帝原來並無尺土的權柄,驅烏合之眾,跨馬殺敵,所向披靡。不趕快趁現時與他爭奪天下,而坐談什麽武王的說教,這是仿效隗囂想為西伯罷了。"

公孫述同意荊邯意見,準備將北軍屯士及山東客兵都發動起來,使延岑、田戎分兵兩道,與漢中各將領把兵馬勢力合並起來。蜀人和他弟弟公孫況以為不應當空國千裏之外,決成敗于一舉,堅決爭持,公孫述于是停止。延岑、田戎也多次請兵出戰立功,公孫述終于疑惑不聽。

身死族滅

建武八年(公元32年),光武帝使諸將進攻隗囂,公孫述派遣李育率領萬餘人援救隗囂。隗囂失敗,李育也全軍覆沒。蜀地聽到訊息驚恐震動。公孫述害怕,想安定眾心。成都郭外有秦時舊倉,公孫述改名為白帝倉,自王莽以來常常空著。公孫述便使人詐稱白帝倉出谷如山陵一般,百姓傾城空市前往觀看。公孫述于是大會群臣,問道:"白帝倉竟然出了谷嗎?"群臣都說沒有。公孫述道:"訛言不可信,傳言隗囂已破滅也是一樣。"不久隗囂將王元降蜀,公孫述以王元為將軍。建武九年(公元33年),使王元與領軍環安拒守河池,又遣田戎及大司徒任滿、南郡太守程汛率軍下江關,攻破漢威虜將軍馮駿等,攻佔巫及夷陵、夷道,因而據守荊門

建武十一年(公元35年),漢征南大將軍岑彭發起進攻,任滿等大敗,公孫述將王政斬任滿首級向岑彭投降。田戎走保江州。各城邑都開門向岑彭投降,岑彭就長驅到達武陽。光武帝就寫信給公孫述,陳述禍福,以表明君無戲言。公孫述看信省悟嘆息,給親信太常常少、光祿勛張隆看。張隆、常少都勸公孫述投降。公孫述說:"興與廢都是命運。哪裏有投降的天子呢!"左右的人就不敢再講話。漢中郎將來歙急攻王元、環安,環安派刺客殺了來歙;公孫述又命令刺殺岑彭。

建武十二年(公元36年),公孫述的弟弟公孫恢和女婿史興都被大司馬吳漢、輔威將軍臧宮所攻破,戰死。從此將帥恐懼,日夜離叛,公孫述雖然殺其全家,還是不能禁止。光武帝必欲公孫述投降,就下詔書曉喻公孫述道:"往年詔書頻下,開導並示以恩信,不要以來歙、岑彭受害而自疑。現在隻要如期歸降,就可保證家族完全;假使迷惑不悟,那等于把肉送進虎口,可痛又有什麽辦法呢!你的將帥疲倦,吏士們都想回家,不願意繼續屯守下去,詔書手記,不可數得,我是不食言的。"公孫述終無降意。

九月,吳漢又破斬其大司徒謝豐、執金吾袁吉,漢兵進駐成都。公孫述對延岑說:"現在怎麽辦呢?"延岑說:"男兒應當在死中求生,怎能坐著等死呢!財物是容易聚斂的,不應當吝惜。"公孫述就將金帛全數拿出來,募得敢死隊五千多人,在市橋以配合延岑,假裝建立旗幟,鳴鼓挑戰,暗地裏卻派遣奇兵繞到吳漢軍後面,襲擊攻破吳漢軍。吳漢墜落水中,抓著馬尾巴得以出水。

十一月,臧宮軍到鹹門。公孫述看到佔卦上說"虜死城下"。大喜,認為吳漢等當死城下。于是親自率領數萬人攻吳漢,使延岑拒臧宮。大戰,延岑三合三勝。從清晨到日中,軍士吃不到糧食,都很疲乏,吳漢命令壯士突擊,公孫述兵士大亂,公孫述胸部中槍墜落馬下。左右以車將公孫述救入城內。公孫述把兵交延岑,晚上就死了。次日晨,延岑向吳漢投降。吳漢就殺了公孫述的妻子,把公孫氏全都殺盡,並把延岑全族都殺了。又縱兵大掠,焚燒公孫述宮室。光武帝聽到大怒,譴責吳漢。

趣聞軼事

以為符瑞

李熊勸公孫述稱帝之時,公孫述曾夢見有人對他說:"八厶子系,十二為期。"醒來後對妻子說:"雖然貴極但祚短,如何?"妻說:"早晨聽到了道,晚上死了還可以,何況十二呢!"恰巧有龍出于府殿中,夜間有光芒耀眼,公孫述以為這是符瑞,因而在掌心寫著:"公孫帝。"後來公孫述稱帝十二年而敗亡,果然應驗夢中讖語。

大臣埋怨

公孫述喜苛求細枝末節,斤斤計較小事。敢誅殺而不識大體,喜歡變更郡縣的官名。然而年青時做過郎,學著漢家製度,出入仿效漢天子法駕,鑾旗旄騎,陳置陛戟,然後車駕才出房闥。又立他的二子為王,食犍為、廣漢各數縣。群臣多規諫,以為成敗還不可知,軍隊暴露在外,又急于封兒子為王,表現出沒有大志,挫傷戰士的心。公孫述不聽。隻有他公孫一家一姓的能夠當官掌權,由此大臣們都埋怨不迭。

歷史評價

馬援:①"子陽井底蛙耳,而妄自尊大";②"天下雌雄未定,公孫不吐哺走迎國士,與圖成敗,反修飾邊幅,如偶人形。此子何足久稽天下士乎!"

常璩華陽國志》:"公孫述藉導江之資,值王莽之虐,民莫援者,得跨巴、蜀;而欺天罔物,自取滅亡者也。然妖夢告終,期數有極,奉身歸順,猶可以免;而矜愚遂非,何其頑哉!"

範曄《後漢書》:①"昔趙佗自王番禺,公孫亦竊帝蜀漢,推其無他功能,而至于後亡者,將以地邊處遠,非王化之所先乎?述雖為漢吏,無所馮資,徒以文俗自憙,逐能集其志計.道未足而意有餘,不能因隙立功,以會時變,方乃坐飾邊幅,以高深自安,昔吳起所以慚魏侯也.及其謝臣屬,審廢興之命,與夫泥首銜玉者異日談也。";②"公孫習吏,隗王得士。漢命已還,二隅方跱。天數有違,江山難恃。"

杜甫:"臥龍躍馬終黃土,人事音書漫寂寥。"

周曇:"劍蜀金湯孰敢爭,子陽才業匪雄英。方知在德不在險,危堆何曾阻漢兵。"

王夫之《讀通鑒論》:①"公孫述之廷不可仕也;雖然,述非王莽比矣,不得已而姑與周旋以待時,不亦可乎?李業、王皓、王嘉遽以死殉之,過矣。述之初據蜀也,猶未稱帝,威亦未淫也;察其割據之雄心,慮相污陷,夫豈無自全之術哉?乃因循于田裏家室之中,事至而無餘地,居危亂之邦,無道以遠害,畏溺而先自投于淵,介于石而見幾者若此乎?譙,薦賄以免,則尤可醜矣。處亂世而多財,辱人賤行以祈生,殆所謂'負且乘致寇至'者與!哀、平之季,廉恥道喪,一變而激為吊詭,蜀人尤甚焉。匹夫匹婦之諒,惡足與龔勝絜其孤芳哉!";②"王莽之亂,法物凋喪,公孫述賓賓然亟修之。其平也,益州傳送其瞽師、樂器、葆車、輿輦,漢廷始復西京之盛。于此言之,述未可盡貶也。述之起也非亂賊,其于漢也,抑非若隗囂之已北面而又叛也。于一隅之地,存禮樂于殘缺,備法物以昭等威,李業、費貽、王皓、王嘉,何為視若戎狄亂賊而拒以死邪?自述而言,無定天下之略,無安天下之功,飾其器,惘其道,徇其末,忘其本,坐以待亡,則誠愚矣。自天下而言,群競于智名勇功,幾與負爪戴角者同其競奰,則述存什一于千百,俾後王有所考而資以成一代之治理,不可謂無功焉。馬援,倜儻之士也,斥述為井蛙,後世因援之鄙述,而幾令與孟知祥、王建齒,不亦誣乎?"

史籍記載

《後漢書·卷十三·隗囂公孫述列傳第三》

《華陽國志·卷五》

歷史遺跡

白帝城

白帝城中的白帝廟大門白帝城中的白帝廟大門

白帝城,又稱子陽城,位于重慶市奉節縣瞿塘峽西口北岸,為公孫述所建。因城內白鶴古井白霧升騰,宛如白龍,公孫述以為是"白龍獻瑞",要出新天子,故自號"白帝",城名由此而來。

家庭成員

父親:公孫仁

弟弟:公孫光、公孫恢、公孫況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