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敬聲

公孫敬聲

公孫敬聲,漢武帝時人,為丞相公孫賀之子,母為皇後衛子夫之姊衛君孺。先任侍中,後升任九卿之一的太僕。死于征和二年巫蠱冤案。

  • 本名
    公孫敬聲
  • 所處時代
    漢朝
  • 民族族群
    漢人
  • 公孫賀

人物生平

​公孫賀的兒子公孫敬聲,在太初二年由侍中直升為九卿的太僕,父子同居公卿之位。公孫敬聲仗恃自己是衛皇後姐姐的兒子,驕縱奢侈不守法令,武帝征和年間,擅自挪用北軍的錢一千九百萬,事情發現後,被逮入監獄。

這時皇上下詔搜捕陽陵縣人朱安世還沒捕獲,皇上急于將其逮捕歸案,公孫賀自己請求追捕朱安世來贖公孫敬聲的罪。皇上允許了公孫賀的請求。後來,公孫賀果然抓獲朱安世。

朱安世是京城的大俠客,聽說公孫賀想用他為兒子贖罪,笑著說:"丞相的災禍牽連到他的宗族了。我正要告發丞相違法的事,訴訟的話很多,砍伐南山的竹子也寫不完,用斜谷的木頭做桎梏也不能束縛我,不讓我告發。"朱安世于是從獄中上書,告發公孫敬聲和陽石公主私通,以及指使巫師在祭祀時詛咒皇上,並且上甘泉宮在馳道上埋偶人,用很惡毒的語言詛咒。武帝下令有關的主管部門審訊查驗公孫賀,徹底追查他所犯的罪行,竟致父子二人死在獄中,全家被族滅。

衛皇後母子自殺後,漢武帝失妻喪子十分苦痛,車千秋上書勸武帝欣賞音樂,怡養精神,為了天下人民而自尋娛樂歡快,武帝答說:"我不施恩德,開始于左丞相劉屈氂和貳師將軍李廣利暗中謀逆作亂,巫蠱之禍殃及士大夫,我一天隻吃一頓飯已經好幾個月了,還聽什麽音樂?經常在心裹哀痛和太子戰死的士大夫,已經過去的事情,也不便再追究了。雖然如此,巫蠱之禍剛發生時,詔令丞相、御史督責郡守尋找收捕,廷尉審理,但也沒聽到九卿、廷尉查問出來什麽。從前,江充審訊甘泉宮的人,又轉到未央宮皇後住的椒房殿,以及後來公孫敬聲之輩、李禹之流陰謀勾引匈奴,有關官員也沒有發現什麽罪證。"

可見公孫敬聲的確"驕奢不奉法"挪用了軍費,但朱安世告發的與陽石公主私通、巫祭祠詛上、甘泉馳道埋偶人三條皆為冤案

侍中是"出入禁中、顧問應對"的皇帝近臣,無定員,多由名儒或貴戚子弟擔任。《漢官六種》載【皇帝見諸侯王、列侯起,侍中稱曰:"皇帝為諸侯王、列侯起!"起立,乃坐。】

公孫敬聲擔任侍中,是因他父親公孫賀為太僕、母親衛君孺為皇後長姊。但太初二年由侍中直升太僕,說明那時的公孫敬聲,一定非常為漢武帝喜愛,武帝對于幼時好友和妻姊的兒子傾註了很大希望。所以當公孫敬聲被發現挪用軍費,武帝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公孫賀父子的冤死獄中,是太子劉據巫蠱之禍的前奏。第一次的巫蠱或許意在砍掉支持太子的力量,以衛伉為代表的衛家自然是支持太子的外戚,衛伉被殺;公孫家作為太子劉據的姨母家,也可算太子外家。故如果能從公孫父子的巫蠱之案再扯出劉據,那就是更大的收獲了。第一次巫蠱牽連了公孫賀,或許本意就在太子,但是卻沒有誣攀成功,才有了第二次巫蠱之禍,矛頭直指劉據。

公孫賀父子身死獄中,想必是受盡了折磨。但即便如此,父子二人也未攀扯太子。身死獄中,也沒吐露出半點對劉據不利的口供。

史籍記載

漢書·百官公卿表

(太初二年)侍中公孫敬聲為太僕,十二年下獄死。


漢書·公孫劉田王楊蔡陳鄭傳

賀子敬聲,代賀為太僕,父子並居公卿位。敬聲以皇後姊子,驕奢不奉法,征和中擅用北軍錢千九百萬,發覺,下獄。是時,詔捕陽陵朱安世不能得,上求之急,賀自請逐捕安世以贖敬聲罪。上許之。後果得安世。安世者,京師大俠也,聞賀欲以贖子,笑曰:"丞相禍及宗矣。南山之行不足受我辭,斜谷之木不足為我械。"安世遂從獄中上書,告敬聲與陽石公主私通,及使人巫祭祠詛上,且上甘泉當馳道埋偶人,祝詛有惡言。下有司案驗賀,窮治所犯,遂父子死獄中,家族。


史記·卷一百一十一·衛將軍驃騎列傳

(公孫賀)坐子敬聲與陽石公主奸。


漢書·武五子傳

"武帝末,衛後寵衰,江充用事,充與太子及衛氏有隙,恐上晏駕後為太子所誅,會巫蠱事起,充因此為奸。是時,上春秋高,意多所惡,以為左右皆為蠱道祝詛,窮治其事。丞相公孫賀父子,陽石、諸邑公主,及皇後弟子長平侯衛伉皆坐誅。"


漢書·公孫劉田王楊蔡陳鄭傳

乃與御史、中二千石共上壽頌德美,勸上施恩惠,緩刑罰,玩聽音樂,養志和神,為天下自虞樂。上報曰:"朕之不德,自左丞相與貳師陰謀逆亂,巫蠱之禍流及士大夫。朕日一食者累月,乃何樂之聽?痛士大夫常在心,既事不咎。雖然,巫蠱始發,詔丞相、御史督二千石求捕,廷尉治,未聞九卿、廷尉有所鞫也。曩者,江充先治甘泉宮人,轉至未央椒房,以及敬聲之疇、李禹之屬謀人匈奴,有司無所發。令丞相親掘蘭台蠱驗,所明知也。至今餘巫頗脫不止,陰賊侵身,遠近為蠱,朕愧之甚,何壽之有?敬不舉君之觴!謹謝丞相、二千石各就館。書曰:'毋偏毋黨,王道蕩蕩。'毋有復言。"

軼事典故

太始四年,江都侯靳石因整治道路舟橋不利而下獄,他向太僕公孫敬聲托言求情想脫罪,最後被赦免了罪行,但丟了侯位。

征和三年,靳石做太常的第四年,因太始四年向公孫敬聲"謁問"一事,亂了上下級官吏之間的尊卑被免職。

《漢書·高惠高後文功臣表》

江鄒侯:元鼎五年,侯石封嗣,九年,太始四年,坐為太常行幸離宮道橋苦惡,大僕敬聲系以謁聞,赦免

《漢書·百官公表下》

太始四年,江都侯靳石為太常,四年坐為謁問囚故太僕敬聲亂尊卑免。

家族成員

祖父

公孫渾邪

父母

父親:公孫賀

母親:衛孺

舅父

衛青

衛步

衛廣

姨母

衛少兒

衛子夫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