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413年

公元413年

公元413年,是中國歷史上的農曆癸丑年,在中國包括東晉義熙九年、夏鳳翔元年、北燕太平七年、北涼玄始二年、西涼建初九年、南涼嘉平六年、西秦永康二年等諸侯國年號。這一年,晉安帝封長壽王為高句麗王樂浪郡公。這一年,慧遠法師在東林寺刻石立佛影,特地派弟子從廬山趕到京城,請謝靈運作佛影銘。在歐洲是羅馬帝國滅亡時期。

  • 中文名稱
    公元413年
  • 紀年4
    北魏永興五年
  • 紀年1
  • 紀年3
    後秦弘始十五年
  • 紀年2
    東晉義熙九年

紀年

北涼玄始二年

西涼建初九年

北燕太平五年

夏國龍升七年,鳳翔元年

南涼嘉平六年

西秦永康二年

大事

(1)春,二月,庚戌,魏主嗣如高柳川;甲寅,還宮。

(1)春季,二月,庚戌(十五日),北魏國主拓跋嗣前往高柳川;甲寅(十九日),回宮。

(2)太尉裕自江陵東還,駱驛遣輜重兼行而下,前刻至日,每淹留不進。諸葛長民與公卿頻日奉候於新亭,輒差其期。乙丑晦,裕輕舟徑進,潛入東府。三月,丙寅朔旦,長民聞之,驚趨至門。裕伏壯士丁於幔中,引長民卻入間語,凡平生所不盡者皆及之。長民甚悅,丁自幔後出,於座拉殺之,輿屍付延尉。收其弟黎民,黎民素驍勇,格鬥而死。並殺其季弟大司馬參軍幼民、從弟寧朔將軍秀之。

(2)東晉太尉劉裕從江陵東下,返回建康,陸續把軍用物資儘快地運送回去,在預定的日期以前,常常滯留,不能按期進發。諸葛長民與公卿們每天都到新亭去等候,每每錯過日期。乙丑(三十日)夜,劉裕乘快速小艇迅速前進,暗中回到了東府。三月,丙寅朔(初一)凌晨,諸葛長民才得到訊息,大吃一驚,急往晉見。劉裕命武士丁埋伏在幔中,然後迎接諸葛長民入內,把別人屏退,單獨談話,把凡是一生以來談不透的話全部談到了。諸葛長民非常高興,卻不料丁從帷幔後跳出來,在座位上弄死他。劉裕命令用車子把他的屍體拉到延尉去判罪。又去抓他的弟弟諸葛黎民,諸葛黎民一向非常驍勇,拒捕格鬥,被殺死。又殺了他的小弟弟大司馬參軍諸葛幼民、他的堂弟寧朔將軍諸葛秀之。

(3)庚午,秦王興遣使至魏修好。

(3)庚午(初五),後秦王姚興派遣使節前往北魏建立友好關係。

(4)太尉裕上表曰:"大司馬溫以'民無定本,傷治為深',《庚戌》土斷以一其業,於時財阜國豐,實由於此。自茲迄今,漸用頹弛,請申前制。"於是依界土斷,唯徐、兗、青三州居晉陵者,不在斷例;諸流寓郡縣多所並省。

(4)東晉國太尉劉裕呈上奏表說:"從前,大司馬桓溫因為'民眾沒有固定的根基,對國家的治理危害極大',所以,頒布'庚戌'詔書,規定按照現在的住所,確定流亡居民的籍貫,讓他們安居樂業。當時財富的逐漸積累、國家的充實強盛,實在是由於這個緣故。從那個時候到現在,對這種規定的執行逐漸放鬆,因此,請求重新強調以前的這項政策。"於是按照現在居民的住所重新確定籍貫,只有徐、兗、青這三個州居住在晉陵的 人,不在這個限制之內,那些寄居在別郡之上的郡縣,有很多不是被合併,就是被撤銷。

戊寅,加裕豫州刺史。裕固讓太傅、州牧。

戊寅(十三日),東晉加任劉裕為豫州刺史。劉裕堅定辭讓太傅、州牧等職。

(5)林邑范胡達寇九真,杜慧度擊斬之。

(5)林邑國范胡達進犯東晉九真郡杜慧度回擊並把他殺了。

(6)河南王熾磐遣鎮東將軍曇達、平東將軍王松壽將兵東擊休官權小郎、呂破胡於白石川,大破之,虜其男女萬餘口,進據白石城。顯親休官權小成、呂奴迦等二萬餘戶據白不服,曇達攻斬之,隴右休官悉降。秦太尉索棱以隴西降熾磐,熾磐以棱為太傅。

(6)河南王乞伏熾磐派遣鎮東將軍乞伏曇達、平東將軍王松壽帶領部隊進攻東部休官部落首領權小郎、呂破胡所據守的白石川,並把他們打得大敗,把當地的男女百姓一萬多口俘虜,進占白石城。顯親休官部落首領權小成、呂奴迦等共二萬多戶人占據白,不服。乞伏曇達攻克了那裡,把他們殺了。隴右的休官部落全部投降。後秦太尉索棱,獻出他所據守的隴西,向乞伏熾磐投降。乞伏熾磐任命索棱為太傅。

(7)夏王勃勃大赦,改元鳳翔;以叱乾阿利領將作大匠,發嶺北夷、夏十萬人築都城於朔方水北、黑水之南。勃勃曰:"朕方統一天下,君臨萬邦,宜名新城曰統萬。"阿利性巧而殘忍,蒸土築城,錐入一寸,即殺作者而並築之。勃勃以為忠,委任之。凡造兵器成,呈之,工人必有死者:射甲不入則斬弓人,入則斬甲匠。又鑄銅為一大鼓,飛廉、翁仲、銅駝、龍虎之屬,飾以黃金,列於宮殿之前。凡殺工匠數千,由是器物皆精利。

(7)夏王劉勃勃下令實行大赦,改年號為鳳翔。任命叱乾阿利兼任將作大匠,徵發嶺北胡人、漢人共十萬,在朔方水以北、黑水以南的地方建築都城。劉勃勃說:"我正要統一天下,以君王的地位統轄所有地區,因此,新城的名字應該叫'統萬'。"叱乾阿利性情乖巧伶利,但卻凶暴殘忍。他用蒸過的土修築城牆,驗收時鐵錐如果能插入一寸深,他就要把泥工殺掉並把他的屍首築進城中。劉勃勃認為他非常忠誠,便把築城的事全部交給了他。凡是把兵器造成,呈送給他過目的時候,做工的人當中就一定會有人被殺死:弓箭射不透鎧甲,那么就殺掉作弓的人;如果射透了,就要殺死作鎧甲的工匠。他又用銅鑄成一面大鼓,把"飛廉"、"翁仲"、"銅駝"、"龍"、"虎"等塑像,面上裝飾黃金,排列在宮殿之前。前後大約殺掉了幾千名工匠,因此,武器什物等都打磨得非常鋒利和精良。

勃勃自謂其祖從母姓為劉,非禮也。古人氏族無常,乃改姓赫連氏,言帝王系天為子,其徽赫與天連也,其非正統者,皆以鐵伐為氏,言其剛銳如鐵,皆堪伐人也。

劉勃勃自認為他的祖先沿用母姓,姓劉,不合禮法。鑒於古人用姓氏也沒有常規,於是自己改姓"赫連",意思是說帝王是天的兒子,他的偉大光耀與天相連。那些不是直系親屬的旁支後裔,都用"鐵伐"為姓,意思是說他們鋼強銳利如鐵,都可以攻伐別人。

(8)夏,四月,乙卯,魏主嗣西巡,命鄭兵將軍奚斤、鴻飛將軍尉古真、都將閭大肥等擊越勤部於跋那山。大翁,柔然人也。

(8)夏季,四月,乙卯(二十一日),北魏國主拓跋嗣向西巡視,下令鄭兵將軍奚斤、鴻飛將軍尉古真、都將閭大肥等進軍跋那山,襲擊越勤部落。閭大肥是柔然人。

(9)河南王熾磐遣安北將軍烏地延、冠軍將軍翟紹擊吐谷渾別統句旁於 泣勤川,大破之。

(9)河南王乞伏熾磐派遣安北將軍烏地延、冠軍將軍翟紹進攻吐谷渾所 屬的遠方部落首領句旁所據守的泣勤川,並把他們打得大敗。

(10)河西蒙遜立子政德為世子,加鎮衛大將軍、錄尚書事。

(10)北涼河西王沮渠蒙遜冊立兒子沮渠政德為世子,加封為鎮衛大將軍、錄尚書事。

(11)南涼王檀伐河西王蒙遜,蒙遜敗之於若厚塢,又敗之於若涼;因進圍樂都,二旬不克。南涼湟河太守文支以郡降於蒙遜,蒙遜以文支為廣武太守。蒙遜復伐南涼,檀以太尉俱延為質,乃還。

(11)南涼王禿髮檀討伐河西王沮渠蒙遜,沮渠蒙遜在若厚塢把他打敗,又在若涼再一次擊敗他。於是,沮渠蒙遜進軍圍困禿髮檀的都城樂都,過了二十天也沒有攻破。南涼湟河太守禿髮文支獻出湟河郡,向沮渠蒙遜投降。沮渠蒙遜任命禿髮文支為廣武太守。沮渠蒙遜再一次討伐南涼,禿髮檀把太尉禿髮俱延交給他作為人質,他才撤軍。

蒙遜西如苕,遣冠軍將軍伏恩將騎一萬襲卑和、烏啼二部,大破之,俘二千餘落而還。

沮渠蒙遜向西巡視,前往苕,派遣冠軍將軍伏恩帶領一萬騎兵進攻卑和、烏啼兩個部落,並把他們擊敗,俘虜了兩千多帳落的百姓回來。

蒙遜寢於新台,閹人王懷祖擊蒙遜傷足,其妻孟氏禽斬之。

沮渠蒙遜在新台皇宮就寢,宦官王懷祖突然向他襲擊,但卻只傷到了他的腳,沮渠蒙遜的妻子孟氏把王懷祖活捉然後殺了。

蒙遜母車氏卒。

沮渠蒙遜的母親車氏去世。

(12)五月,乙亥,魏主嗣如雲中舊宮。丙子,大赦,西河胡張外等聚眾為盜;乙卯,嗣遣會稽公長樂劉等屯西河招討之。六月,嗣如五原。

(12)五月,乙亥(十一日),北魏國主拓跋嗣前往雲中的舊日宮殿。丙子(十二日),實行大赦。西河的胡人張外等人招集部眾,成了強盜。乙卯(疑誤),拓跋嗣派遣會稽公、長樂人劉等帶兵集結在西河,招降或者討伐他們。六日,拓跋嗣前往五原。

(13)朱齡石等至白帝發函書,曰:"眾軍悉從外水取成都,臧熹從中水取廣漢,老弱乘高艦十餘,從內水向黃虎。"於是諸軍倍道兼行。譙縱果命譙道福將重兵鎮涪城,以備內水。

(13)東晉朱齡石等人帶兵抵達白帝,打開盒中劉裕寫的書信,上面說:"大部隊全部從外水進攻成都,臧熹從水中進攻廣漢,老弱殘兵乘坐高大的戰艦十幾條,從內水向黃虎進發。"於是,幾路大軍火速向目標進發。譙縱果然命令譙道福帶領主力部隊鎮守涪城,用來防備從內水進攻的敵人。

齡石至平模,去成都二百里;縱遣秦州刺史侯暉、尚書僕射譙詵帥眾萬餘屯平模,夾岸築城以拒之。齡石謂曰:"今天時盛熱,而賊嚴兵固險,攻之未必可拔,只增疲睏;且欲養銳息兵以伺其隙,何如?"曰:"不然。前揚聲言大眾向內水,譙道福不敢舍涪城。今重軍猝至,出其不意,侯暉之徒已破膽矣。賊阻兵守險者,是其懼不敢戰也。因其凶懼,盡銳攻之,其勢必克。克平模之後,自可鼓行而進,成都必不能守矣。若緩兵相守,彼將知人虛實。涪軍忽來,並力拒我,人情既安,良將又集,此求戰不獲,軍食無資,二萬餘人悉蜀子虜矣。"齡石從之。

朱齡石抵達平模,距離成都還有二百里。譙縱派遣秦州刺史侯暉、尚書僕射譙詵率領一萬多部眾屯紮在平模,在江水兩岸築起城牆,抗拒敵兵。朱齡石對劉鍾說:"現在正趕上天氣太熱,但是敵兵又防守嚴密、地熱險固,進攻他們也不一定能夠攻克,只是白白地增加士兵的疲勞困頓。我想暫時停止進攻,養精蓄銳,等待機會,怎么樣?"劉鍾說:"不行。開始的時候我們揚言大部隊從內水進攻,譙道福所以才不敢放棄涪城。現在大軍到了這裡,出乎敵人的意料之外,侯暉這幫傢伙已經嚇破了膽。賊兵之所以擋住去路、堅守險要,是因為他們害怕,不敢迎戰。正應趁他們非常害怕,調動全部的精銳部隊進攻他們,結果我們一定會勝利。攻克平模之後,自然可以擂動戰鼓,勇往直前,成都也便一定不能堅守了。如果把進攻援解下來,相持不下,他們就會了解到我們的虛實。涪城的守軍再忽然到來,把兵力合在一起,抵抗我們,他們的人心也已經安定,良將也集結過來。這樣,我們希望對戰又沒有辦法把敵人引出來,軍中糧食又無法供應,那么,我們的二萬多人就要全部被蜀中小子俘虜了。"朱齡石聽從了他的勸告。

諸將以水北城地險兵多,欲先攻其南城,齡石曰:"今屠南城,不足以破北,若盡銳以拔北城,則南城不麾自散矣。"秋,七月,齡石帥諸軍急攻北城,克之,斬侯暉、譙詵;引兵回趣南城,南城自潰。齡石舍船步進;譙縱大將譙撫之屯牛脾,譙小苟塞打鼻。臧熹擊撫之,斬之,小苟聞之,亦潰。於是縱諸營屯望風相次奔潰。

諸將領認為江北的城垣地勢險要,守兵眾多,所以打算先進攻江南的城池。朱齡石說:"現在,我們即使屠滅了南城,也沒有辦法攻克北城,如果集中精銳攻克北城,那么南城便不用揮旗進攻也會自動星散的。"秋季,七月,朱齡石率領幾支部隊向北城發動猛烈進攻,終於攻克。斬殺了侯暉、譙詵,又帶兵回師進攻南城,南城自動潰敗。朱齡石把船遺留在江中,上岸步行向成都進發。譙縱的大將譙撫之在牛脾屯聚兵力,譙小苟駐防打鼻。臧熹進攻譙撫之,把他殺了;譙小苟聽說這個訊息,也全軍崩潰。於是譙縱手下的那些軍營衛所,一聽見東晉部隊到來的訊息,便都一個接一個地崩潰瓦解。

戊辰,縱棄成都出走,尚書令馬耽封府庫以待晉師。壬申,齡石入成都,誅縱同祖之親,餘皆按堵,使復其業。縱出成都,先辭墓,其女曰:"走必不免,只取辱焉,等死,死於先人之墓可也。"縱不從。譙道福聞平模不守,自涪引兵入赴,縱往投之。道福見縱,怒曰:"大丈夫有如此功業而棄之,將安歸乎!人誰不死,何怯之甚也!"因投縱以劍,中其馬鞍。縱乃去,自縊死,巴西人王志斬其首以送齡石。道福謂其眾曰:"蜀之存亡,實繫於我,不在譙王,今我在,猶足一戰。"眾皆許諾;道福盡散金帛以賜眾,眾受之而走。道福逃於獠中,巴民杜瑾執送之,斬於軍門。齡石徙馬耽于越,耽謂其徒曰:"朱侯不送我京師,欲滅口也,吾必不免。"乃洗而臥,引繩而死。須臾,齡石使至,戮其屍。詔以齡石進監梁、秦州六郡諸軍事,賜爵豐城縣侯。

戊辰(初五),譙縱放棄成都出逃,尚書令馬耽把府庫封存起來,等待東晉軍隊。壬申(初九),朱齡石進入成都,誅殺了譙縱同祖父的親屬,其餘的人都安居如常,讓他們恢復正常的生產經營。譙縱逃出成都,先去辭別祖先陵墓,他女兒說:"逃跑也一定不能逃脫,只是取得更多的侮辱,同樣是死,可以死在祖先的墓旁。"譙縱不聽。譙道福聽說平模失守,從涪城帶兵趕來救援,譙縱前去投奔他。譙道福看見譙縱,大怒說:"大丈夫有這樣偉大的功名事業,卻把它丟棄了,你要回到哪裡去!一個人誰能不死,怎么怕成這個樣子!"於是把佩劍狠狠地向譙縱擲去,只砍中了他的馬鞍。譙縱只好離去,自己上吊而死。巴西人王志把他的腦袋砍下來,送給朱齡石。譙道福對他的部眾們說:"蜀國的生存和滅亡,其實是維繫在我的身上,不在譙王的身上。現在我還活著,因此,還足以進行一次決戰。"部下都表示同意。譙道福把金銀財寶全部分發給手下的人,眾人接過東西,卻都逃走了。譙道福無奈,逃到獠人部落之中,巴地居民杜瑾把他抓住,送交東晉軍,就在軍營門前斬首。朱齡石把馬耽放逐到越,馬耽對他的部下說:"朱齡石不把我送往京師,是打算殺我滅口。我必定難逃一死。"於是,沐浴之後,躺在床上,自縊而死。不一會兒,朱齡石的使者便到了,砍下了他屍體上的人頭。東晉下詔朱齡石升任監梁、秦州六郡諸軍事,賜爵位為豐城縣侯

(14)魏奚斤等破越勤於跋那山西,徙二萬餘家於大寧。

(14)北魏奚斤等人在跋那山以西的地區打敗越勤部落,把當地居民二萬多家強行遷移到大寧。

(15)河西胡曹龍等擁部眾二萬人來入蒲子,張外降之,推龍為大單於。

(15)河西的胡人曹龍等人帶領部眾二萬多人前來進犯蒲子,西河胡人張外向他投降,推舉曹龍為大單於。

(16)丙戌,魏主嗣如定襄大洛城。

(16)丙戌(二十三日),北魏國主拓跋嗣前往定襄郡大洛城。

(17)河南王熾磐擊吐谷渾支旁於長柳川,虜旁及其民五千餘戶而還。

(17)河南王乞伏熾磐在長柳川進攻吐谷渾的支帝部落,把支旁和他的部眾五千多戶俘虜,然後回師。

(18)八月,癸卯,魏主嗣還平城。

(18)八月,癸卯(十一日),北魏國主拓跋嗣回到平城。

(19)曹龍請降於魏,執送張外,斬之。

(19)曹龍向北魏請求投降,把張外抓住,送往北魏。北魏殺掉張外。

(20)丁丑,魏主嗣如豺山宮;癸未,還。

(20)丁丑(疑誤),北魏國主拓跋嗣前往豺山宮。癸未(疑誤),回平城。

(21)九月,再命太尉裕為太傅、楊州牧;固辭。

(21)九月,東晉再次任命太尉劉裕為太傅、揚州牧。劉裕堅決推辭。

(22)河南王熾磐擊吐谷渾別統掘逵於渴渾川,大破之,虜男女二萬三千。冬,十月,掘逵帥其餘眾降於熾磐。

(22)河南王乞伏熾磐進軍渴渾川襲擊吐谷渾的屬下掘逵部落,並把那裡攻破,俘虜了當地男女百姓二萬三千人。冬季,十月,掘逵率領他的剩下的部眾向乞伏熾磐投降。

(23)吐京胡與離石胡出以眷叛魏,魏主嗣命元城侯屈督會稽公劉、永安侯魏勤以討之。丁巳,出以眷引夏兵邀擊,禽之以獻於夏;勤戰死。嗣以屈亡二將。欲誅之;既而赦之,使攝并州刺史。屈到州,縱酒廢事,嗣積其前後罪惡,檻車征還,斬之。

(23)吐京胡人與離石胡人的首領出以眷背叛北魏,北魏國主拓跋嗣命令元城侯拓跋屈督率會稽公劉、記安侯魏勤等帶兵前去討伐。丁巳(二十六日),出以眷帶領夏國軍隊攔腰阻擊劉,並把劉活捉獻給夏國。魏勤戰死。拓跋嗣因為拓跋屈損失了兩員大將,打算殺了他,但不久又把他赦免了,讓他暫時代理并州刺史。拓跋屈來到并州治所,天天酗酒,荒廢政事,拓跋嗣把他前前後後的罪惡積累到一起,用囚車將他押解回京,斬首。

(24)十一月,魏主嗣遣使請昏於秦,秦王興行之。

(24)十一月,北魏國主拓跋嗣派遣使節到後秦去求親。後秦王姚興答應了。

(25)是歲,以敦煌索邈為梁州刺史,苻宣乃還仇池。初,邈寓居漢川,與別駕姜顯有隙,凡十五年而邈鎮漢川;顯乃肉袒迎候,邈無溫色,待之彌厚。退而謂人曰:"我昔寓此,失志多年,若讎姜顯,懼者不少。但服之自佳,何必逞志!"於是闔境聞之皆悅。

(25)這一年,東晉任命敦煌人索邈為梁州刺史,於是苻宣仍回仇池。當初,索邈居住在漢川,與梁州別駕姜顯有矛盾,過了十五年,索邈反過來鎮守漢川。姜顯於是脫去衣服,光著上身出來等候迎接他。索邈見了姜顯,臉沒有絲毫不高興的樣子,而且對他還更加優厚。索邈退入內宅之後,對別人說:"我過去在這裡居住,有許多年都不如意,如果記恨姜顯,那么害怕的人一定還有很多。只要他能服從就很好了,為什么一定要報仇解恨,逞自己一時的快意呢!"全州境內的百姓官員,聽說了他這話之後,都非常高興。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