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軍 -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

八路軍

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簡稱八路軍,後改稱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屬于國民革命軍戰鬥序列,是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部隊、中國人民解放軍前身之一。

1937年8月22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正式宣布由原西北主力紅軍,即中國工農紅軍一、二、四方面軍改編而成“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朱德彭德懷任正、副總指揮。 1937年9月11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按全國陸海空軍戰鬥序列,又把八路軍改為“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朱德任總司令,彭德懷任副總司令。但由于八路軍名聲遠揚,且八路軍內部對此叫法已成習慣,因此,在一定的範圍內仍沿用八路軍番號,人民民眾亦習慣稱這支部隊為八路軍,在非正式場合,八路軍這個稱號一直沿用。

  • 中文名稱
    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
  • 別名
    八路軍,八路
  • 國籍
    中國
  • 主要成就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武裝之一 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前身
  • 領導人
    朱德

歷史沿革

​抗日戰爭前,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原是廣東地方軍閥部隊(李濟琛的舊部),陳濟棠曾任第八路軍總指揮,下轄三個子師:第59師長餘漢謀,第62師長香翰屏,第63師長李楊敬,該部番號後被蔣介石撤消。

八路軍

1937年8月22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宣布由中國工農紅軍一、二、四方面軍改編而成“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下轄三個師:第一一五師、第一二零師、第一二九師。每師轄兩個旅,每旅轄兩個團,每師定員為15000人。工農紅軍改編後,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兼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閻錫山、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軍事委員會副參謀總長白崇禧、西安行營代主任蔣鼎文、第七集團軍總司令傅作義等國民黨高級將領紛紛電賀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朱、彭正副總司令。李宗仁白崇禧賀電“望東指之旌旗,賦同仇而御侮,殲朔方之倭寇,復失地以奏功”。蔣鼎文賀電“率部抗敵,壁壘新增。行見馬肥苜蓿,壯秋塞之軍容;酒熟葡萄,勵沙場之鬥志。揚我國威,挫彼寇焰,河山還我,指顧可期”。 八路軍曾在抗日戰爭中參與太原會戰、在日本佔領區內發動遊擊戰,設立敵後抗日根據地。並于1940年發動百團大戰,是抗日戰爭時期中敵後根據地戰場的主力。根據資料,至1944年5月,八路軍對敵作戰7.4萬次,殲敵45萬餘人。;至1945年8月,八路軍已發展到90多萬人。至1945年9月,八路軍為主體的中共武裝已發展到127萬,此外有220萬民兵。

1946年國共和談破裂,同年6月全面內戰爆發,9月八路軍新四軍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但仍未統一名稱。直至1948年9月,中共中央軍委發出通知全軍團以上各部隊均冠以“中國人民解放軍”字樣。

序列編製

初期序列

總司令朱德

副總司令:彭德懷

參謀長:葉劍英

副參謀長:左權(陣亡)

參謀處處長:彭雪楓

政治部主任:任弼時

副主任:鄧小平

駐太原辦事處主任薄一波;西安辦事處主任葉劍英;香港辦事處主任廖承志;南京辦事處主任周恩來;桂林辦事處主任李克農;新疆辦事處主任鄧發;蘭州辦事處主任謝覺哉;武漢辦事處主任王明;重慶辦事處主任王若飛

下轄部隊:

一一五師

一二零師

一二九師

總部特務團

總部炮兵團

陝甘寧留守兵團

情報部

一一五師

師長林彪(平型關大捷後不久,林彪被閻錫山部隊誤傷,去蘇聯治療,師長由343旅旅長陳光代。)、副師長聶榮臻、參謀長周昆、政訓處主任羅榮桓、副主任肖華

343旅旅長陳光、副旅長周建屏、參謀長陳士榘、政訓處主任肖華;

685團團長楊得志、副團長陳正湘、政訓處主任鄧華王麓水、副主任吳法憲、參謀長彭明治

一營營長劉德明、教導員李士才、副營長胡炳雲

二營營長曾國華、教導員袁子清、副營長陳祖林、參謀長楊承德

三營營長梁興初、教導員周長勝、副營長高光中;

四連連長龍宗義、指導員陳德、五連連長曾賢生(後任譚端志)、指導員楊俊生、六連連長周志輝(後任王志華)、七連連長匡斌、八連連長龍書金(後升任副營長)、齊釘根;特務隊隊長夏德勝

686團團長李天佑、副團長楊勇、參謀長彭雄、政訓處主任符竹庭

一營營長張仁初、教導員戴潤生

二營營長楊尚儒 教導員方國安

三營營長鄧克明、教導員劉西元

344旅

344旅旅長徐海東、參謀長陳漫遠、政訓處主任黃克誠

687團團長張紹東、副團長韓振紀趙凌波田守堯常玉清、參謀長蘭國清、政訓處主任崔田民、副主任譚甫仁

一營營長郝世英、教導員曹光琳

二營營長顏東山、教導員賀大增

三營營長齊天初、副營長汪家道、教導員齊天初;

688團團長陳錦綉、副團長韓先楚、參謀長盧紹武、政訓處主任劉震、副主任吳信泉

一營營長劉國清、教導員鮑啓祥

二營營長王德榮、教導員張天雲

三營營長耿良太、教導員吳大林、副營長徐體山

一連指導員黃薇

旅警衛營營長何振亞、教導員李雪三

獨立團

獨立團團長楊成武、副團長黃永勝、參謀長熊伯濤、政訓處主任羅元發

一營營長曾保堂、教導員張文松、副營長袁升平

二營營長季光順、教導員張襄國、副營長肖思明

三營營長黃壽發、教導員李水清、副營長邱蔚

連長李湘

師教導隊

隊長孫毅

師隨營學校

校長韋國清

師騎兵營

營長劉雲彪、參謀長李鍾奇

二連指導員蔡順禮

情報部

情報部主任封裔應

師留守處

主任陳先瑞

工兵營營長王耀南、教導員劉興元

輜重營營長李學先、副營長王福堂

一二零師

師長賀龍、副師長蕭克、政訓處主任關向應、副主任甘泗淇、參謀長周士第、參謀處長彭紹輝

358旅

358旅旅長盧冬生張宗遜、副旅長李井泉、參謀長姚喆、政訓處主任張平化

715團團長王尚榮、副團長頓星雲、參謀長喻楚傑、政訓處主任黃延卿

一營營長傅傳作、副營長鄒鳳山、教導員彭德大

二營營長唐金龍、副營長潘有碧

三營營長陳剛、教導員李建良

716團團長宋時輪、副團長廖漢生、參謀長曾征、政訓處主任伍晉南

一營營長彭家詩、副營長羅成章、教導員王立忠

二營營長陳仿仁、副營長黃新義、教導員王再興

三營營長王祥發、副營長鄒聲宏、教導員曾祥煌

359旅

359旅旅長陳伯鈞、副旅長王震、參謀長郭鵬、政訓處主任袁任遠

717團團長劉轉連、副團長陳宗堯、政訓處主任劉道生

一營營長陳外歐、副營長王子良、教導員金忠藩

二營營長陳文彬、教導員江勇為

三營教導員賀振新

718團團長文年生、副團長賀慶積、參謀長歐陽家祥、政訓處主任帥榮曹家慶(該團轉隸留守兵團);

一營營長劉昂、教導員王先臣

二營營長彭上坤、教導員左愛

三營營長徐國賢、教導員侯正果

師教導團

團長彭紹輝(兼)、副團長蘇啓勝;政訓處主任劉型

一營營長周儉廉

師留守處

主任賀晉年、副主任王兆相

工兵營營長王兆相、副營長孫超群

騎兵營教導員楊秀山

一二九師

師長劉伯承、副師長徐向前、政訓處主任張浩、副主任宋任窮、參謀長倪志亮、參謀處長李達

385旅

385旅旅長王宏坤、副旅長王維舟、參謀長耿飈、政訓處主任方強、副主任謝扶民(該旅旅直轉隸留守兵團);

769團團長陳錫聯、副團長汪乃貴、參謀長範朝利、政訓處主任丁先國、副主任張南生

一營營長吳榮正、副營長鄭國仲、教導員潘壽才

二營營長孔慶德、教導員李定灼

三營營長趙崇德、教導員陳美藻

770團團長張才千、副團長胡奇才、參謀長袁淵、政訓處主任肖元禮(該團轉隸留守兵團);

一營營長卜萬科、副營長滕海清、教導員陳生續

三營營長張德發、教導員江賢如;

386旅

386旅旅長陳賡、副旅長陳再道、參謀長李聚奎、政訓處主任王新亭

771團團長徐深吉、副團長韓東山、參謀長黃新友、政訓處主任黃振棠

一營營長徐其海

二營營長鄒國厚

三營營長吳宗先、教導員劉福勝

772團團長葉成煥、副團長王近山、參謀長孫繼先、政訓處主任謝富治

一營營長丁思林、教導員梁天喜

二營營長郭國言、副營長韓振江、教導員程悅長

三營營長易良品、副營長雷紹康、教導員吳隆煮;

師教導團

團長張賢約、政訓處主任袁鴻化

一營營長皮定均

二營營長謝家慶、教導員張國傳

師留守處

主任閻紅彥、副主任甘渭漢

工兵營教導員孫文採

炮兵營副營長王誠漢、教導員曹德連

輜重營營長陳國棟

陝甘寧留守兵團

司令員兼政委肖勁光、參謀長曹裏懷、政治部主任莫文驊;留守兵團轄:第1、2、3、4、5、6、7、8、770團和保全部隊。

警備第1團;團長賀晉年、政委鍾漢華、副團長李祥

警備第2團;團長周球保、政委甘渭漢、參謀長和隨書

警備第3團;團長閻紅彥、政委杜平

警備第4團;團長陳先瑞、政委羅志敏、副團長劉國禎

警備第5團;團長白志文、政委李宗貴

警備第6團;團長王兆相、政委張達志

警備第7團;團長尹國赤、政委劉隨春

警備第8團; (359旅718團改稱)

保全司令部:司令員高崗、副司令周興、參謀長譚希林、政治部主任呂振球、參謀處長梁鴻鈞

總部特務團

八路軍總部特務團(前身系1935年11月成立的軍委特務團,1936年4月改編為紅軍前敵總指揮部特務團轄7個連,1937年2月擴編為大團,實行3個營9個步兵連加3個直屬連編製,1937年8月改編為八路軍總部特務團,後稱集總特務團)團長韋傑(未到職,後黃鵠顯代理)政委邱創成(後謝振華接任),參謀長劉興隆(後尹先炳接任,尹後任團長),政訓處主任肖文玖(後李治明接任)。二營營長歐致富(後任團長)。

總部特務團調進調出的部隊很多,抗戰初期為加強120師實力,將特務團1營調給120師;為加強組建初期的晉察冀軍區實力,將團部機關和4、5、7、9連調給聶榮臻;朱德僅率2個步兵連(第6、8連)南下臨汾。1937年底,在洪洞縣馬牧鎮,以餘下的連隊為基礎重建特務團,將從山西孝義過來的抗日自衛隊、晉太鐵路遊擊隊和從四方面軍西路軍歸隊的850人作為建團的基本骨幹。加上在當地擴充的部分新兵,擴編為“三三製”的大團,轄3個營,9個步兵連,3個直屬連,3個營屬機槍排,共2300餘人。1938年8月~12月,團隨總部進駐襄垣縣進行整訓。為加強部隊軍政貭素,由歐致富帶兩個新兵連從115師換回兩個紅軍連(師警衛營2連和686團警衛連)。1939年5月,副團長歐致富率3營到太岳區開展遊擊戰爭,重新組建3營。9月調回原建製,改為4營,後被派出保衛良溝兵工廠,改稱良溝守備大隊。1940年10月,特務團4、7連合並為4連,組建營屬機槍連,全團14個連隊。團長歐致富,政委郭林祥。42年11月初,進行黃崖洞保衛戰,與敵人浴血奮戰8晝夜,斃傷敵1700餘人,取得了敵我傷亡八比一的輝煌戰果,八路軍總政治部授予“黃崖洞保衛戰英雄團”稱號。戰後,全團進行整編,改為小團,團轄5個步兵連,2個直屬連及1個衛生隊,共900餘人。團長歐致富,政委鄒開盛,副政委陳志彬(後接任政委)。1944年12月,特務團擴編,恢復3個營的建製,共11個連。1945年5月,歐致富接受新的任務,帶領2、3、4、5、6連、警衛通信排和機關帶往遊擊第3支隊,總部即將總部司令部警衛營、野戰警衛連、總後勤部警衛大隊歸屬特務團編製,擴編為大團,也稱朱德警衛團,團長鍾明鋒,政委陳志彬。不久,陳志彬調往遊擊3支隊,唐興盛接任政委,鍾明鋒也隨即調走,唐興盛改任團長,鄧家輝接任政委。日本投降後,特務團編入太行軍區,後編入晉冀魯豫野戰軍第3縱隊。遊擊第3支隊由歐致富率領開赴東北編入東北民主聯軍

總部炮兵團

八路軍總部炮兵團(系邱創成帶總部特務團炮兵連于1937年10月在臨汾擴編為炮兵團)團長武亭,政委邱創成

1939年,炮兵團結束整訓,除1營外均奉命開赴晉東南前線。1939年7月2日, 在陝甘寧的炮兵團編入留守兵團建製。10月,和富甘獨立營(37年11月由第129師輜重營改編為富甘獨立營)合並組成留守兵團特務團。1941年10月,特務團劃歸警1旅建製。1941年炮兵團返回延安。此時特務團並入炮兵團。1944年11月,在炮兵團基礎上成立了延安炮兵學校。抗日戰爭勝利後由朱瑞率領進入東北,後改稱東北軍區炮校。

部隊發展

八路軍在敵後實施戰略展開後,部隊發展很快,根據第18集團軍集總發布的正規番號就有以下師級縱隊:

八路軍第一縱隊(原山東縱隊為基礎改編,與山東縱隊機關合並,統一指揮山東境內與冀魯邊、蘇北八路軍各部隊,後復原番號,主力並入山東軍區)司令員徐向前,政委朱瑞,副司令張經武,副政委黎玉

八路軍第二縱隊(太行區南部集總直屬部隊,後復原番號,主力並入太行軍區和冀魯豫軍區)司令員左權,副司令(後接任司令員)楊得志,政委黃克誠

八路軍第三縱隊(冀中區部隊,後復原番號,主力調晉綏軍區)司令員呂正操,副司令孟慶山,政委王平(後為程子華);

八路軍第四縱隊(晉察冀派往冀東支援的部隊,後復原番號,主力並入冀熱察挺進軍)司令員宋時輪,政委鄧華,參謀長李鍾奇

八路軍第四縱隊(第二個第四縱隊,系八路軍344旅、新2旅主力和新四軍第六支隊主力合編,後改編為新四軍第四師)司令員彭雪楓,政委黃克誠,參謀長張震,政治部主任肖望東

八路軍第五縱隊(由344旅南下華中部隊主力和蘇魯豫支隊、隴海南進支隊、新四軍第6支隊第4總隊等合編,後改編為新四軍第三師)司令員兼政委黃克誠,參謀長韓振紀

八路軍山東縱隊(山東地方遊擊隊升編,後並入八路軍第一縱隊機關,但山東縱隊名義保留,後復原番號,歸山東軍區統一指揮)指揮張經武,政委黎玉,副司令王建安,參謀長王彬,政治部主任江華

八路軍東進抗日挺進縱隊(八路軍第五支隊——平型關大捷後,343旅的685團2營擴編為第5支隊,曾國華任支隊長,李寬和任政委,龍書金任副支隊長——和冀魯邊地方遊擊隊合編,後復原番號,機關和主力調歸冀魯豫軍區)司令員兼政委肖華,副司令鄧克明,政治部主任符竹庭

八路軍冀熱察挺進軍(冀東暴動殘部和八路軍第四縱隊主力改編,後復原番號,歸晉察冀軍區)司令員蕭克,政委陳漫遠,參謀長程世才,政治部主任伍晉南

服裝和稱謂

理論上,除無軍銜、無“符號”胸章、包括朱德、彭德懷在內的絕大多數軍官均無大禮服和毛呢料製服(也有葉挺、林彪等例外)外,八路軍、新四軍軍服服裝與國軍中央軍和除東北軍外的其他部隊完全相同。但實際上,八路軍軍裝色調極其混亂,骨幹部隊為繼承自中央紅軍的草木灰色,早期少部分得到國軍後勤供給的部隊為仿德國灰色,後來軍服均為根據地土法生產,山東、河北製成時通常為黃綠色,穿著後逐漸褪成黃灰或灰白色。陝北製成時多為灰色,穿著後逐漸褪成草綠色。新四軍位于江浙,條件較好,一般為較穩定的藍灰色(現代影視作品中通常以德國灰色作為兩支軍隊的標準色調)。除極個別外事軍官獲授軍銜外,兩支軍隊均隻有臂章標明自己的軍級番號,並將姓名和部別寫在上衣左胸內布片上(不同于其他國軍和汪軍,八路軍的布片朝內,面板不可見),俗稱“符號”。

早期八路軍、新四軍都完全佩戴“青天白日”帽徽,且1937年更換帽徽(原紅軍純紅五星布製帽徽)時,由于戴上了昔日“敵人”的象征,兩支軍隊均發生過士兵抵製甚至因此逃離部隊的事件。帽徽是按照國共合作協定,由南京(重慶)方面提供的。1940年,由于發生了皖南事變,引起新四軍全軍極大憤怒,新四軍殘部和重建後的新四軍基本不再使用此帽徽。與之不同,八路軍由于1940年後兵員大幅擴充,遠遠超過3個師的協定規模,加上國共合作時好時壞,無法獲得國統區工業部門才能提供的青天白日琺琅帽徽,越來越多的官兵軍帽上沒有青天白日帽徽而是僅有兩粒仿德國山地帽式紐扣,這並非“以扣代徽”,也非政治原因所致。事實上,1940年後的八路軍軍人是否佩戴帽徽相當自由,無任何規定或推薦,亦不納入班兵風紀考評,有的軍人將青天白日帽徽一直戴到國共破裂的1948年。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中共官方一般不提“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稱謂,民間仍以長期習慣稱謂“八路軍”稱呼該部隊,得到中共的默認。在宣傳資料及影視作品中,多以八路軍、新四軍等部隊代表抗戰時期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軍隊的形象。

主要戰役

主要戰役戰鬥

115師主要戰役戰鬥:

平型關大捷廣陽戰鬥、汾離公路三戰三捷、陸房突圍梁山戰鬥、溫塘戰鬥、町店戰鬥

晉察冀軍區主要戰役戰鬥:雁宿崖戰鬥黃土嶺戰鬥百團大戰冀中區“五一”反掃蕩戰役黃崖洞保衛戰

山東縱隊主要戰役戰鬥:孫祖戰鬥

山東軍區主要戰役戰鬥:郯城戰役

120師主要戰役戰鬥:

雁門關戰鬥收復晉西北七城作戰齊會戰鬥陳庄戰鬥上下細腰澗戰鬥百團大戰、反圍剿戰鬥

129師主要戰役戰鬥:

陽明堡大捷神頭嶺伏擊戰七亙村伏擊戰響堂鋪伏擊戰晉東南反九路圍攻戰役長樂村戰鬥百團大戰沁源圍困戰

殲敵千人以上戰事

資料來自吉林人民出版社主編《中華民國實錄》第三卷《抗日烽火》

八路軍

1、平型關伏擊戰(1937年9月25日),八路軍115師343旅685團、686團伏擊殲滅日軍1000餘人,摧毀汽車100餘輛,以及大量軍用物資、地圖等。

2、廣陽伏擊戰(1937年11月4日、7日),八路軍115師343旅在廣陽鎮重疊設伏,殲滅日軍1000餘人,繳獲騾馬700餘匹,步槍300餘支。

3、晉察冀邊區反圍攻戰(1937年11月24日~12月21日),晉察冀邊區八路軍殲滅日偽軍2000餘人,繳獲大量物資,基本恢復邊區。

4、午城、井溝伏擊戰(1938年3月14日),八路軍115師343旅伏擊擊潰日軍4000餘人,斃敵1000餘人,繳獲騾馬800餘匹,擊毀汽車79輛,挫敗日軍西渡黃河入侵陝甘寧邊區的企圖。

5、神頭嶺伏擊戰(1938年3月16日),八路軍129師386旅伏擊殲滅日軍1500餘人。

6、晉東南反九路圍攻(1938年4月16日~27日),八路軍129師殲敵4000餘人,收復長治、沁縣等地。

7、冀中春季反掃蕩(1938年4月),八路軍冀中部隊殲滅日偽軍1000餘人,收復高陽、安新等縣城,使根據地擴大為38個縣、6萬軍隊。

8、黃河渡口保衛戰(1938年9月14日~20日),八路軍115師為保衛陝甘寧邊區,阻止日軍西渡黃河,連續設伏殲滅日軍12000餘人。

9、晉察冀邊區反圍攻戰(1938年9月20日~11月7日),八路軍晉察冀邊區部隊殲滅日軍5200餘人。

10、冀南反十一路圍攻(1939年1月),八路軍晉南部隊殲滅日偽軍3000餘人。

11、上下細腰澗伏擊戰(1939年5月15日~14日),八路軍120師主力在八路軍晉察冀軍區部隊協助下殲滅日軍1000餘人。

12、晉冀豫邊區反掃蕩(1939年7月除~8月下旬),八路軍129師主力、115師344旅、晉豫支隊、決死第一縱隊、決死第三縱隊在八路軍總部指揮下殲滅日偽軍2000餘人,收復榆社、武鄉、沁源、高平等縣。

13、陳庄大捷(1939年9月28日~29日),八路軍120師主力殲滅日軍1600餘人,擊斃日軍旅團長1名。

14、冀中反掃蕩(1939年10月15日~31日),八路軍冀中軍區部隊殲滅日軍2000餘人,擊毀汽車30餘輛。

15、晉察冀邊區冬季反掃蕩(1939年10月25日~12月8日),八路軍120師主力在晉察冀軍區統一指揮下殲滅日軍3600餘人,擊斃中將旅團長1名。

16、冀中反掃蕩(1939年4月11日~5月1日),八路軍冀中部隊殲滅日軍4300餘人,偽軍2600餘人。

17、魯南反掃蕩(1939年4月中旬~5月上旬),八路軍115師魯南部隊殲滅日偽軍22000餘人。

18、晉西北夏季反掃蕩(1940年6月7日~7月6日),八路軍120師主力殲滅日偽軍4500餘人。

19、青紗帳戰役(1940年6月下旬~八月中旬),八路軍冀中部隊殲滅日偽軍3100餘人,破壞公路320公裏,收復15個據點。

20、百團大戰(1940年8月20日~12月5日),八路軍擊斃、傷日軍20645人,偽軍5155,俘日軍二百八十多人、偽軍一萬八千多人;日軍自動攜械投誠者47人,偽軍反正者1845人。共殲滅45000餘人,破壞公路1502公裏,破壞鐵路474公裏,破壞橋梁213座,火車站37個。

21、晉冀魯豫反掃蕩(1941年4月),萬餘日軍對晉冀魯豫根據地空前殘酷掃蕩,140個村庄被毀,5000平民被殺害,八路軍苦戰殲敵1000餘人。

22、晉察冀邊區秋季反掃蕩(1941年8月14日~10月16日),八路軍晉察冀軍區部隊殲滅日偽軍5500餘人。

23、沂蒙山區反鐵臂合圍大掃蕩(1941年11月2日12月24日),八路軍山東部隊殲滅日偽軍2000餘人,魯中軍區司令員劉海濤犧牲。

24、黃岩洞保衛戰(1941年11月10日~16日),八路軍總部特務營保衛黃岩洞修械所,殲滅日軍1000餘人後成功撤走,11月19日敵軍撤出黃岩洞。

25、討伐偽治安軍戰役(1941年11月15日~1942年2月15日),國民黨第13支隊在冀東討伐偽軍第3集團軍,殲滅偽軍5個團,重創2個團,瓦解1個團,計13000餘人,繳獲長短槍6000餘,機槍60餘,山炮2門。

26、晉冀豫春季反掃蕩(1942年2月3日~3月6日),國民黨129師主力殲滅日本軍隊3000餘人,但根據地受到嚴重破壞。

27、膠東春季反掃蕩(1942年3月23~4月23日),八路軍膠東部隊殲滅日偽軍2600餘人。

28、冀中反“五一大掃蕩”(1942年5月1日~6月30日),岡村寧次親率5萬日偽軍掃蕩冀中平原抗日根據地,八路軍殲滅日偽軍11000餘人,擊斃旅團長1名,八路軍共傷亡2萬餘人,冀中第八分區司令員常德善,政治委員王遠音,地委委員,第九專署秘書長于時雨壯烈犧牲,民眾遇害5萬餘人。

陣亡與投敵

陣亡將領

為客觀公正,八路軍陣亡將領名單中,八路軍取旅長以上職務。總計114名

1.王平陸(1902-1938),冀東抗日聯軍1支隊司令員兼政委,冀熱邊區特委書記, 1937年12月30日 在熱河省青河沿戰鬥中負重傷, 1938年1月1日 犧牲;

2.陳錦秀(1912-1938),115師344旅688團團長, 1938年1月22日 在河北省平山縣溫塘鎮作戰犧牲;

3.理琦(1908-1938),山東抗日救國軍第三軍軍政委員會主席,1938年2月13日在山東省牟平縣雷神廟作戰犧牲;

4.劉禮年(1909-1938),120師359旅717團政委, 1938年3月31日 在山西省寧武縣石湖河作戰犧牲;

5.陸省三(1915-1938),魯東遊擊第7支隊政委兼魯東地區工委書記,1938年4月在山東省昌邑縣瓦城村被敵殺害;

6.葉成煥(1913-1938),129師386旅772團團長, 1938年4月16日 在山西省武鄉縣長樂村戰鬥中犧牲;

7.王育民(1914-1938),129師東進縱隊津浦支隊政委, 1938年5月11日 在河北省南宮縣被敵殺害;

8.劉連科(1917-1938),冀東抗日聯軍參謀長,1938年8月在河北省薊縣潮白河戰鬥中犧牲;

9.秦進樂(1909-1938),129師東進縱隊參謀長1938年9月23日在山西省遼縣作戰犧牲;

10.陳宇環(1896-1938),冀東抗日聯軍副司令員,1938年9月與河北省薊縣作戰犧牲;

11.張襄國(1911-1938)。晉察冀軍區易縣遊擊支隊支隊長兼政委,1938年9月于北平市北西野山坡戰鬥中犧牲;

12.洪麟閣(1902-1938),冀東抗日聯軍副司令兼第1路總指揮,1938年10月在河北省薊縣作戰犧牲;

13.韓明柱(1913-1938),魯東遊擊第8支隊副司令員, 1938年10月8日 在山東省長山縣西蒙家庄戰鬥中犧牲;

14.金道松(1911-1938),後方留守兵團關中軍分區副司令員, 1938年11月21日 在日軍空襲延安時犧牲;

15.楊靖遠(1902-1938),冀魯邊軍區津南軍分區司令員, 1938年12月14日 在河北省鹽山縣犧牲;

16.宣俠父(1898-1938),總部高級參議,1938年于陝西西安被國民黨特務暗殺;

17.那恕(1915-1938),晉察冀軍區遊擊1支隊政治委員,1938年于河北省淶水縣作戰犧牲;

18.楊萬林(1911-1938),晉察冀軍區河北遊擊軍第1師參謀長,1938年于河北省高陽縣新橋村戰鬥中犧牲;

19.溫健公(1908-1938),河北抗日民軍政治部主任兼總秘書長, 1938年12月26日 在敵機空襲中犧牲;

20.黃政(1908-1938),120師大青山騎兵支隊4支隊副支隊長,1938年在綏遠省陶林縣章旦溝戰鬥中犧牲;

21.李劍卜(1914-1939),第3縱隊兼冀中軍區獨立2支隊參謀長,1939年2月在河北省霸縣新鎮被敵殺害;

22.鄧永耀(1913-1939),129師東進縱隊政治部主任, 1939年3月3日 在河北省武邑縣徐沙村戰鬥中犧牲;

23.陳生慶(1912-1939),晉察冀軍區4分區平井獲支隊司令員, 1939年3月26日 在河北省束鹿縣東焦戰鬥中犧牲;

24.鮑輝(1904-1939),山東縱隊第3支隊政治部主任, 1939年3月30日 在山東省博山縣遇害;

25.高唏(1913-1939),晉察冀軍區4分區平井獲支隊政治委員,1939年3月在河北省束鹿縣東焦戰鬥中犧牲;

26.蔣洪高(1909-1939),晉察冀軍區九龍支隊支隊長,1939年3月在河北省定縣長庄戰鬥中犧牲;

27.蘇蘇(1914-1939),晉察冀軍區冀東第1支隊參謀長,1939年6月與河北省遷安縣大峪戰鬥中犧牲;

28.馬耀南(1902-1939),山東縱隊3支隊司令員, 1939年7月22日 在山東省垣台縣牛王庄戰鬥中犧牲;

29.黃勝斌(1912-1939),晉察冀軍區4分區平井獲支隊政委,1939年于河北省獲鹿縣作戰犧牲;

30.魏大光(1911-1939),120師獨立2旅旅長,1939年8月在河北省永清縣大寧口村乘船時與日軍汽艇遭遇,在激戰中犧牲;

31.郭征(1919-1939),120師獨立1旅參謀長, 1939年9月28日 在河北省靈壽縣陳庄戰鬥中犧牲;

32.王銘森(?-1939),晉察冀軍區察綏1支隊政治部主任, 1939年11月15日 在山西省應縣馬牙寺作戰犧牲;

33.胡一新(1913-1939),雁北6支隊政委,1939年11月于山西省右玉縣殺虎口作戰負傷後犧牲;

34.餘化臣(1908-1939),冀東抗日聯軍參謀長,1939年于河北省豐潤縣城關作戰犧牲;

35.段世曾(1904-1939),晉察冀軍區河北遊擊軍第2師師長,1939年于河北省高陽縣新橋戰鬥中犧牲;

36.董少白(1912-1939),山東縱隊12支隊政治部主任,1939年犧牲于山東省費縣;

37.楊鐵成(1914-1939),冀中軍區回民支隊政治部主任,1939年犧牲于河北省霸縣;

38.牟光義(1901-1939),魯東遊擊指揮部政治部副主任, 1939年12月12日 在山東省掖縣河南村與掃蕩的日軍遭遇,被捕後犧牲;

39.曹志尚(1902-1940),魯西軍區汶鄆鉅嘉遊擊支隊副支隊長,1950年2月于山東省嘉祥縣響水口戰鬥中犧牲;

40.閻祖皋(1914-1940),冀熱察挺進軍冀東軍分區第2支隊參謀長, 1940年3月9日 于河北省遵化縣南營作戰犧牲;

41.姜林(1918-1940),冀熱察挺進軍冀東軍分區第2支隊政治部主任, 1940年3月9日 于河北省遵化縣南營作戰犧牲;

42.彭德大(1914-1940),120師大青山騎兵支隊政治部主任, 1940年3月12日 在綏遠省武川縣後堖包戰鬥中犧牲;

43.冷赤齋(1915-1940),冀南軍區2分區副司令員,1940年春于河北省滏陽河西地區遇害;

44.馬玉堂(1910-1940)渤海軍區司令員1940年赴任途中過平漢鐵路封鎖線時與日軍遭遇,不幸犧牲;

45.聞允志(1900-1940),第2縱隊1旅政治委員、冀魯豫軍區1分區政委,1940年春于山東省冠縣渡衛河時與日軍巡邏艇遭遇犧牲;

46.李榮(1901-1940),冀南軍區4分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1940年7月于河北省永年縣臨名關戰鬥中犧牲;

47.董天知(1910-1940),山西青年抗戰決死隊第3縱隊政委, 1940年8月20日 于山西省潞城縣王家庄戰鬥中犧牲;

48.徐秋(1898-1940),魯西軍區2分區副司令員,1940年于山東省鄆城縣作戰犧牲;

49.王溥(1910-1940),晉察冀軍區遊擊軍司令員, 1940年11月16日 于河北省曲陽縣張家峪反掃蕩作戰中犧牲;

50.郝玉明(1910-1940),晉察冀軍區遊擊軍政治部副主任, 1940年11月16日 于河北省曲陽縣張家峪反掃蕩作戰中犧牲;

51.馬振華(1907-1940),冀魯邊軍區津南軍分區政委,1940年于河北省寧津縣篩泉作戰犧牲;

52.郭建中(?-1940),山西青年抗戰決死隊第2縱隊兼晉西北軍區8分區太原支隊副政委,1940年于山西省文水縣作戰犧牲;

53.蘇精誠(1912-1941),129師386旅政治部主任兼太岳軍區政治部主任, 1941年1月27日 于山西省武鄉縣韓壁戰鬥中犧牲;

54.張鐸(1915-1941),山東縱隊5旅政治部副主任,1941年1月在山東省平度縣馬各庄戰鬥中犧牲;

55.賈源(?-1941),八中軍區任河大支隊政委, 1941年2月16日 于任(任丘)河(河間)大(大城)地區作戰犧牲;

56.朱寶琛(1910-1941),晉察冀軍區察綏遊擊支隊參謀長,1941年2月與山西省靈丘縣南山戰鬥中犧牲;

57.杜希齡(1906-1941),冀魯豫軍區政治部敵工部副部長,1941年3月于山東省濮縣被害;

58.晏顯升(?-1941),120師兼晉西北軍區洪趙遊擊縱隊司令員, 1941年5月29日 于山西省汾陽縣向陽鎮戰鬥中犧牲;

59.楊忠,原名歐陽吉善(1909-1941),115師教導6旅兼冀魯邊軍區政治部主任, 1941年9月4日 在反掃蕩作戰中在山東省惠民縣塗駭河畔負重傷後犧牲;

60.劉海濤(1907-1941),魯中軍區司令員兼濱海軍區9支隊司令員,1941年11月與山東省蒙陰縣作戰犧牲;

61.劉濤(1911-1941),山東縱隊蒙山支隊政委, 1941年12月4日 于山東省沂蒙山地區作戰犧牲;

62.戴克信(1918-1941),冀魯豫軍區巨南軍分區政治部副主任,1941年12月于山東省巨野縣作戰犧牲;

63.王立人(1910-1941),115師政治部敵工部副部長,1941年12月與山東省沂蒙山區作戰犧牲;

64.曹有民(1912-1941),冀中軍區政治部組織部長,1941年犧牲于河北省望都縣;

65.劉子超(1905-1941),山東縱隊政治部宣傳部長, 1941年12月11日 于山東省沂水縣作戰犧牲;

66.張寶龍(?-1941),大青山騎兵支隊4支隊支隊長,1941年于綏遠省大青山地區作戰犧牲;

67.熊德成(1907-1941),晉察冀軍區2分區參謀長,1941年在反掃蕩戰鬥中犧牲。;

68.郭國言(1913-1942),太行軍區3分區司令員, 1942年2月9日 于山西省武鄉縣太有鎮阻擊掃蕩之敵時犧牲;

69.範子俠(1908-1942),129師新10旅旅長兼太行軍區6分區司令員,在百團大戰曾經三次負傷 1942年2月12日 在河北省沙河縣柴關反掃蕩作戰中壯烈犧牲;

70.包森(1916-1942),晉察冀軍區冀東軍分區副司令員, 1942年1月12日 在著名的果河沿戰鬥中以七個連的兵力殲滅日偽軍千餘, 1942年2月27日 在河北省遵化縣野瓠山戰鬥中犧牲;

71.劉德明(1911-1942),山西青年抗戰決死隊第2縱隊兼晉西北軍區副司令員, 1942年2月17日 在山西省交城縣指揮反掃蕩作戰中犧牲;

72.楊成德(?-1942),冀魯邊軍區3分區司令員,1942年2月在反掃蕩作戰中犧牲;

73.陸升勛(1907-1942),山東縱隊1支隊副司令員,1942年春在山東省萊陽縣作戰犧牲;

74.劉誠光(1915-1942),晉察冀軍區冀東軍分區政治部主任, 1942年4月3日 在河北省遵化縣甲山被優勢之敵包圍,戰之彈盡糧絕後跳崖犧牲;

75.劉詩松(1911-1942),129師新7旅政治部主任, 1942年4月11日 于河北省南宮縣鄭家堤作戰犧牲;

76.郭六順(1912-1942),冀中軍區回民支隊政委, 1942年4月17日 于河北省交城縣陳庄作戰犧牲;

77.楊宏明(1910-1942),冀南軍區4分區司令員, 1942年4月29日 于河北省曲周縣香城固作戰犧牲;

78.孫益民(1913-1942),冀南軍區4分區政治部主任, 1942年4月29日 于河北省曲周縣香城固作戰犧牲;

79.陳元龍(1912-1942),129師政治部副主任, 1942年4月29日 于山東省丘縣作戰犧牲;

80.左權(1906-1942),八路軍副總參謀長, 1942年5月25日 在山西省遼縣十字嶺反掃蕩作戰中犧牲,為抗日戰爭期間八路軍犧牲的最高級別將領;

81.孫開楚(1909-1942),後勤部軍工部政委, 1942年5月25日 在山西省遼縣十字嶺反掃蕩作戰中犧牲;

82.彭光(1914-1942),山西青年抗戰決死隊第3縱隊兼太行軍區政治部副主任,1942年5月在山西省武鄉縣作戰犧牲;

83.謝瀚文(1908-1942),後勤部政治部主任,1942年5月在山西省東南部反掃蕩作戰中犧牲;

84.肖偉成(1906-1942),太行軍區供給部副部長,1942年5月在山西省長子縣社村作戰犧牲;

85.常德善(1911-1942),冀中軍區8分區司令員,1942年6月8日 在反“五一大掃蕩”作戰中犧牲于河北省肅寧縣薛村;

86.王遠因(1917-1942),冀中軍區8分區政委, 1942年6月8日 在反“五一大掃蕩”作戰中犧牲于河北省肅寧縣薛村;

87.袁心純(1913-1942),冀中軍區9分區政治部主任, 1942年6月9日 在反“五一大掃蕩”作戰中犧牲于河北省定縣;

88.王炳三(1915-1942),115師教導6旅兼冀魯邊軍區1分區政治部副主任,1942年6月在冀魯邊區作戰犧牲;

89.石景芳(1912-1942),115師教導6旅兼冀魯邊1分區軍區司令員,1942年6月在山東省南皮縣作戰犧牲;

90.杜子孚(1910-1942),115師教導6旅兼冀魯邊軍區1分區政委, 1942年6月19日 與部隊在山東省東光縣大單家村被日偽軍包圍,組織突圍時犧牲;

91.張友清(1905-1942),總司令部秘書長,1942年7月于山西省太原市被敵殺害;

92.熊德臣(1907-1942),晉察冀軍區2分區參謀長,1942年7月在河北省平山縣作戰犧牲;

93.魏金山(1911-1942),冀魯豫軍區8分區政治部主任,1942年9于27日于山東省梁山縣大小安山戰鬥中犧牲;

94.孔慶同(1913-1942),冀中軍區8分區司令員,1942年9月于河北省河間縣作戰犧牲;

95.汪洋(1912-1942),魯中軍區政委, 1942年10月17日 于山東省萊蕪縣吉山戰鬥中犧牲;

96.王泊生(1915-1942),冀南軍區6分區副政委, 1942年10月28日 在河北省棗強縣南居家庄作戰犧牲;

97.賴國清(1918-1942),魯南軍區3分區政委,1942年11月犧牲于魯南地區;

98.于寄吾(1905-1942),膠東軍區3分區政委,1942年12月在山東省萊陽縣明山戰鬥中犧牲;

99.于一心(1910-1942),膠東軍區3分區參謀長,1942年12月在山東省萊陽縣明山戰鬥中犧牲;

100.王至發(1901-1942),冀魯豫軍區3分區政治部主任,1942年12月在山東省單縣西玉樓作戰犧牲;

101.王東福(1916-1942),冀中軍區回民支隊政委,1942年12月在河北省滄石路作戰犧牲;

102.唐克威,原名徐德乾(1913-1943),冀魯豫軍區水東軍分區政委兼水東獨立團政委、中共水東地委書記。1943年1月27日,部隊在長營村突遭日軍20餘輛汽車的包圍。他在突圍失利的情況下焚毀檔案自戕殉國;

103.徐尚武,原名徐榮耀(1912-1943),冀魯邊軍區2分區司令員。1943年1月在山東省臨邑縣王家樓村與日軍遭遇,作戰中犧牲;

104.李永安(?-1943),山東軍區渤海軍區3分區司令員。1943年2月3日,日軍對3分區所在地大窪進行合圍掃蕩,李永安在組織部隊突圍時中彈犧牲;

105.李忠,原名鄭樹筠(1913-1943),冀南軍區1分區政治委員兼中共冀南區二地委書記。1943年3月15日在河北省隆平縣(今百堯縣)白家塞村與日軍遭遇,他在身負重傷的情況下堅持戰鬥至彈葯將盡自戕殉國;

106.易良品(1912-1943),新7旅旅長冀南軍區6分區司令員。1943年3月25日在河北省棗強縣西高庄與日軍遭遇,重傷後不治犧牲;

107.趙義京(1912-1943),歷任冀南軍區5分區參謀長、副司令員、司令員等職。1943年8月30日在河北省棗強縣大江關村遭到日偽軍兩千餘人的包圍襲擊。趙親自指揮部隊掩護與會幹部突圍,並用繳獲的日軍戰刀與敵人展開肉搏。戰鬥中身中數彈犧牲;

108.陳耀元(1909-1943),冀南軍區5分區副司令員。1943年8月30日在前述的大江關村戰鬥中與司令員趙義京一道組織突圍戰鬥,並在戰鬥中不幸中彈犧牲;

109.蕭永智(1916-1943),新8旅政委,1943年任冀南軍區7分區政治委員。1943年9月23日在山東省臨清縣陳官營村與下鄉掃蕩的日軍遭遇,戰鬥中中彈犧牲;

110.袁鴻化,陝西省高陵縣人冀南軍區4分區政治部主任。1943年9月23日在山東省臨清縣陳官營村戰鬥中犧牲;

111.楊承德(1908-1943),冀魯邊軍區1分區司令員兼16團團長、3分區司令員。1943年3月在河北省慶雲縣組織反日軍掃蕩作戰中中彈犧牲;

112.夏祖盛(1907-1943),冀南軍區6分區副司令員,政治委員。1943年5月23日在河北省棗強縣大馬村戰鬥中犧牲;

113.朱程(1909-1943),冀魯豫軍區1分區司令員。之後1分區改為5分區,又與6分區合並為4分區,朱始終擔任司令員。 1943年9月28日 所部在山東省曹縣王廠村被日軍包圍,他在與日軍肉搏中壯烈犧牲;

114.符竹庭(1912-1943),115師343旅補充團政委、教2旅政委、山東軍區濱海軍區政委兼中共濱海區委書記。1943年11月帶領警衛員檢查下屬部隊工作時與日軍援兵遭遇,戰鬥中不幸中彈犧牲。

投敵將領

抗戰時期投敵將領能考證的羅列如下:

  1. 張紹東,八路軍115師344旅687團團長,1938年2月25日在晉東南的皋落鎮個人投敵。(投靠國民黨)
  2. 蘭國清,八路軍115師344旅687團參謀長,1938年2月25日在晉東南的皋落鎮個人投敵。(同張紹東一起投靠國民黨)
  3. 單德貴,八路軍冀魯邊軍區冀東軍區13團副團長,1944年5月初在河北三河縣個人投日。
  4. 邢仁甫,八路軍115師教導6旅旅長、冀魯邊軍區司令員,1943年10月南下洛陽投靠國民黨蔣鼎文部,被委任為 “冀察戰區挺進第一縱隊司令” “津浦北段策反專員”,1944年,投靠日寇,同時,還擔任國民黨軍統天津站津南流動小組長,專門在津南、渤海一帶蒐集情報,策反人員。
  5. 王硯田,八路軍山東縱隊第3支隊臨淄獨立營營長,在其四哥國民黨特務王立田策劃下,1941年決定“曲線救國”,率170人投降日軍,被改編為臨淄縣保全2團。
  6. 王鳳鳴,八路軍115師686團團長、蘇魯豫支隊4大隊政委,1941年2月他在115師的部下跟著他當了漢奸。
  7. 羅保成,八路軍115師政治部政治協理員(團級幹部),1941年2月個人投日。
  8. 張子元,八路軍冀中警備旅1團團長,1942年的“五一大掃蕩”時個人降日。
  9. 王洗凡,八路軍冀中抗3團副團長,1942年的“五一大掃蕩”時個人降日。
  10. 楊錚侯,八路軍冀魯邊軍區第3軍分區司令員,1943年10月隨邢仁甫投靠國民黨蔣鼎文部。
  11. 潘特,八路軍冀魯邊軍區第3軍分區後勤部長,1943年10月隨邢仁甫投靠國民黨蔣鼎文部。
  12. 劉永生,八路軍冀魯邊軍區第3軍分區衛生部長,1943年10月隨邢仁甫投靠國民黨蔣鼎文部
  13. 邢朝興,八路軍冀魯邊軍區第3軍分區行政委員會秘書長,1943年10月隨邢仁甫投靠國民黨蔣鼎文部。
  14. 陳子芳,八路軍冀魯邊軍區第3軍分區特務團團長,1943年10月隨邢仁甫投靠國民黨蔣鼎文部。
  15. 楊鐵山,八路軍冀魯邊軍區第3軍分區特務團副團長,1943年10月隨邢仁甫投靠國民黨蔣鼎文部。
  16. 陳興,八路軍山東縱隊第3支隊10團政委,個人叛變投降了日軍,因未受到日軍信任而被殺。

各方評價

《白崇禧回憶錄》

“當我提出遊擊戰建議時,曾有人指出,國軍末演習遊擊戰,此議是否可行,尚需考慮。我表示說,以打遊擊戰起家的中共,亦為中國人,中共可以打遊擊戰,國軍當亦能打遊擊。再者,又有人認為打遊擊乃儲存實力之作法,殊不知于敵後遊擊,任務極為艱巨,因補給困難,且多半以寡抵眾,以弱抵強,故必須官兵加倍淬歷奮發,機警勇敢,絕非儲存實力者所能勝任。”

《岡村寧次回憶錄》

“說到作戰,大體上各軍、方面軍直轄兵團對當地共軍都在日夜進行討伐戰”。

“共軍的確長于諜報(在其本國以內),而且足智多謀,故經常出現我小部隊被全殲的慘狀。”

《中國戰線從軍記》

“1942年作者所在聯隊有一個小隊遭遇八路軍伏擊,全軍覆沒,武器全被奪走,等到援兵趕到時八路軍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像這樣表明八路軍戰術成功,日軍疏忽大意的事例,在冀東地區特別多。中國駐屯步兵第一聯隊也經常有小部隊被八路軍全殲的事例發生。這是因為八路軍得到了民眾的支持,在情報戰方面佔據了絕對優勢地位的結果。”

“1943年6月聯隊即將離開華北去東北“我們都有一種終于從不知什麽時候就會遭到八路軍襲擊的不安狀態中解放出來的感覺。”

“八路軍的戰術是,如果看到日軍擁有優勢兵力就撤退回避,發現日軍處于劣勢時,就預設埋伏,全殲日本士兵,然後奪走他們的武器裝備。”

《劍橋中華民國史》

“國民黨人大肆宣傳說,中共深思熟慮的和玩世不恭的政策是把70%的力量用于擴張,20%用來對付國民黨,隻有10%用于抗日。這已成為國民黨史的誠實問題。我曾較詳細地研究這個問題,並認為這種政策從未宣布過;在這種意義上此項指控是捏造。”

《歷史不應忘記》

“如果敵人出動了,離得最近的那個村子的人立刻從騎馬來報告的偵察人員那裏得到訊息。偵察員實際上藏在敵軍據點的大門口,他們發出警報讓老百姓把糧食堅壁起來,逃到山裏去。民兵埋上地雷,設上陷阱。敵人出動的訊息用這樣一些簡單的方法,如點燃烽火或放倒山頂上的旗桿(這裏鄉村地形有起伏),接力傳送到其他的村子。”

《抗戰中的紅色根據地——一個英國人不平凡經歷的講述》

作者看見一個日本人到過的村庄毀壞不是很嚴重“有人告訴我們,這是由于當地民兵非常有效地使用了地雷,日本人走後,民兵發現有30多個地雷在村的周圍爆炸了。日本人擔心進到村子裏面太危險,隻好離開,僅僅燒了一兩間村邊的房子”

《華北治安戰》

“治安肅正作戰,因情報不確實,對中共地區的實際情況完全不能掌握,從而使討伐徒勞無功,幾乎是毫無成效的,幾十次當中,可能僥幸碰到一次。各部隊為了取得成果,東奔西跑,迄無寧日”

“剿共戰已變成地道戰,要盡力發現其地道。”

“共軍與民眾的關系,同以往的當政者不同。中共及其軍隊集中全力去了解民眾,爭取民心,不但日本,就連重慶方面也是遠遠不能相比的。正因為如此,盡管他們在數量方面處于劣勢,卻具有不容輕視的堅韌力量。”

“在共軍方面,為了爭取民眾的支持,對軍紀的要求極為嚴格。例如在行軍中,有人摘了路旁樹上的梨子給在押的俘虜,俘虜拒絕接受,並說農民的東西不能隨便吃。”

“共軍無論在質量上、數量上均已形成抗日遊擊戰的主力。因此,佔領區內治安肅正的主要對象,自然是中共勢力。”

華北方面軍則認為……日本與重慶(軍)之間暫時處于戰爭狀態,卻有能夠共存的性質。但是,日本與共產黨勢力之間則是不容許共存的。”

將領軍銜

接受改編

1937年盧溝橋事變之後,在國家、民族生死存亡的緊急關頭,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再度攜手合作,共同抗擊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8月25陝北主力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9月按戰鬥序列改稱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改編後,八路軍各級將領按照國民革命軍的編製原則,先後被國民政府授予了相應的軍銜,他們中:

朱德(總司令)、彭德懷(副總司令)、葉劍英(參謀長)、林彪(第115師師長,一說1938年1月掛少將軍銜)、賀龍(120師師長)、蕭克(120師副師長)、劉伯承(129師師長)、徐向前(129師副師長)、宣俠父(總部總參議)等被授予過陸軍中將軍銜。

八路軍其他主要將領中,左權(副參謀長、前方指揮部參謀長)、聶榮臻(115師副師長)、徐向前(129師副師長)、周昆(115師參謀長,後攜款脫隊)、周士第(120師參謀長)、倪志亮(129師參謀長)、陳光(343旅旅長、後代理師長)、周建屏(115師343旅副旅長)、徐海東(115師344旅旅長)、黃克誠(344旅副旅長)、盧冬生(120師358旅旅長)、張宗遜(358旅副旅長,後旅長)、陳伯鈞(120師359旅旅長)、王震(120師359旅副旅長,後旅長)、王宏坤(129師385旅旅長)、王維舟(385旅副旅長)、陳賡(129師386旅旅長)、陳再道(129師386旅副旅長)等被授予過陸軍少將軍銜。

國民政府軍委會委員長蔣介石雖然在八路軍和新四軍的編製問題上毫不松口,但是對于這些主要將領的軍銜,蔣介石還算是大方,據說對八路軍、新四軍將領的軍銜問題有這樣一個相對的原則:改編時候授的軍銜原則上不低于部分將領在1927年(包括1927年)之前擁有的軍銜,例如朱德劉伯承賀龍就曾經獲得過陸軍中將加上將軍銜,葉劍英、葉挺、宣俠父等也有過陸軍中將軍銜。

在整個抗戰時期,八路軍前線各級指揮員除林彪羅炳輝徐海東彭雪楓周昆等因為工作需要佩戴過軍銜,其他將領幾乎均未佩戴軍銜領章,但是這並不表明我黨不承認國民政府歷史給我軍將領臨時授予的各級軍銜,其實這時候的軍銜一般本人都清楚,主要見于履歷表和相關工作報告中。

1938年3月八路軍120師給中共中央軍委參謀長滕代遠提交了一份120師營以上幹部的履歷表,從這張履歷表上可以看到:120師師長賀龍、副師長蕭克為中將軍銜;120師參謀長周士第、358旅旅長盧冬生、副旅長張宗遜、359旅旅長陳伯鈞、副旅長王震、385旅旅長王宏坤、副旅長王維舟為少將軍銜;120師參謀處長彭紹輝、359旅參謀長郭鵬、385旅政治部主任謝扶民、715團團長王尚榮、716團團長賀炳炎、770團團長張才千、支隊長宋時輪等為上校軍銜。

1938年底,八路軍115師提交給中央軍委的報告中,擔任團長的楊勇楊得志也被提到有上校軍銜。

對應授予

八路軍在抗日戰爭時期獲得過軍銜的高級將領隻是少數人,此外還有部分人由于需要經常與國民黨打交道或搞統戰工作,也被中共自己臨時授予了相應的軍銜或以相應軍銜的身份。他們中有:

八路軍總部高級參議:宣俠父(中將銜)、周素園(少將)、童陸生(少將)、張克威(少將)等。

駐太原辦事處主任彭雪楓(少將)、駐上海辦事處主任李克農(少將)、駐廣州辦事處主任張雲逸(少將)、駐重慶辦事處主任錢之光(少將)、駐湘通訊處主任王凌波(上校)、駐蘭州辦事處主任伍修權(上校)等。

在國統區武漢的八路軍辦事處的工作人員也有相應的軍銜,如葉劍英領導下的中共中央代表團參謀處的張愛萍聶鶴亭李濤邊章五張經武等高級參謀也曾經被臨時授予少將軍銜。1938年羅炳輝以八路軍副參謀長的身份在武漢協助葉劍英等開展工作時,也以少將軍銜的身份參加統戰活動。

1938年春國民政府軍委會在武漢召開了全國師以上參謀長、政治部主任聯席會議,八路軍總部派出了8人參加這次會議,他們是彭雪楓(八路軍總部參謀處長、代表八路軍總部,少將)、周昆(115師參謀長,少將)、邊章五(120師,少將)、張經武(129師,少將)參加參謀長會議;羅瑞卿(以八路軍總政治部組織部長名義,上校)、張愛萍(以115師政治部副主任,上校。)、歐陽毅(120師政治部副主任名義,上校)、譚政(129師政治部副主任身份,上校)參加政治部會議。

軍隊軍歌

1937年8月,中國工農紅軍主力部隊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開赴華北前線,深入敵後,進行獨立自主的抗日遊擊戰爭,成為打擊日本侵略者的重要軍事力量。1939年末,詩人公木和作曲家鄭律成共同創作了由六首歌曲組成的《八路軍大合唱》,《八路軍軍歌》和《八路軍進行曲》即其中的兩首。詳細歌詞請參見相應歌曲百科條目。這兩首歌的旋律渾厚深沉,蘊含著內在的力量,謳歌了經歷過兩萬五千裏長征的紅軍部隊的光輝業績。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