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王之亂

八王之亂

八王之亂是發生于中國西晉時期的一場皇族為爭奪中央政權而引發的動亂,為中國歷史上最為嚴重的皇族內亂之一,從元康元年(291年)起至光熙元年(306年),共持續16年。

西晉中後期司馬氏同姓王之間為爭奪中央政權而爆發的混戰。以楊駿被殺後衛瓘、汝南王司馬亮輔政,並與賈後對抗為起始,以東海王司馬越奪取大權宣告結束。前後歷時16年,為中國歷史上空前的大內訌。導致了西晉亡國以及近300年的動亂,使之後的中國進入五胡十六國時期。

這場動亂從宮廷內權力鬥爭開始,而後引發戰爭,禍及社會,造成了較大的破壞,也加劇了西晉的統治危機,成為西晉迅速滅亡的重要因素。于八王之亂期間,北方各外族乘機趁西晉內部空虛而起兵並入侵中原地區,最終于建興四年(316年)滅亡西晉。之後晉室遺族于南方成立東晉,而北方的中原地區則由外族割據,進入了五胡十六國時期。東晉與十六國南北分裂局面發展至南北朝時期,直到589年隋滅陳之戰後,中國南北才由隋朝再度統一。

西晉皇族中參與這場動亂的王不隻八個,但八王為主要參與者,且《晉書》將八王匯為一列傳,故史稱"八王之亂"。

  • 參戰方
    司馬宗室藩王成員
  • 名    稱
    八王之亂
  • 後果一
    大批開國名將、股肱被殺
  • 後果三
    造成了較大的經濟破壞,百姓逃跑
  • 後果二
    西晉滅亡的內部原因
  • 地    點
    中原(司豫冀兗雍地區)
  • 時    間
    291年-306年
  • 結    果
    東海王司馬越攫取朝綱
  • 傷亡情況
    50萬以上
  • 主要指揮官
    司馬越、司馬倫等八王

基本信息

​八王之亂是西晉時統治階層歷時16年(291年~306年)之久的戰亂。戰亂參與者主要有汝南王司馬亮、楚王司馬瑋趙王司馬倫、齊王司馬冏、長沙王司馬乂成都王司馬穎河間王司馬顒、東海王司馬越等八王。太熙元年(290年)晉武帝臨終時命弘農大姓出身的車騎將軍、楊皇後(楊芷)的父親楊駿太傅、大都督,掌管朝政。繼立的晉惠帝痴呆低能,即位後,皇後賈南風(即賈後)為了讓自己的家族掌握政權,于永平元年(291年)與楚王司馬瑋合謀,發動禁衛軍政變,殺死楊駿,而政權卻落在汝南王司馬亮和元老衛瓘手中。賈後政治野心未能實現,當年六月,又使楚王司馬瑋殺汝南王司馬亮,然後反誣楚王司馬瑋矯詔擅殺大臣,將司馬瑋處死。賈後遂執政,于元康九年廢太子司馬遹,次年殺之。諸王為爭奪中央政權,不斷進行內戰,史稱八王之亂:

八王之亂

先是,統領禁軍的趙王司馬倫聯合齊王司馬冏起兵殺賈後。

永寧元年(301年),趙王司馬倫廢惠帝自立。司馬倫篡位後,駐守許昌的齊王司馬冏起兵討倫,鎮 鄴的成都王司馬穎與鎮守關中的河間王司馬顒舉兵回響。洛陽城中的禁軍將領王輿也起兵反倫,迎惠帝復位,殺死趙王司馬倫。齊王司馬冏以大司馬入京輔政。太安元年(302年)底,河間王又從關中起兵討司馬冏,洛陽城中的長沙王司馬乂也舉兵入宮殺齊王司馬冏,政權落入司馬乂手。太安二年,河間王司馬顒、成都王司馬穎合兵討長沙王司馬乂。司馬顒命都督張方率精兵7萬,自函谷關向洛陽推進;司馬穎調動大軍20餘萬,也渡河南向洛陽。二王的聯軍屢次為長沙王司馬乂所敗。次年正月,洛陽城裏的東海王司馬越與部分禁軍合謀,擒長沙王司馬乂,將其交給河間王司馬顒的部將張方,被張方燒死。成都王司馬穎入洛陽為丞相,但仍回根據地鄴城,以皇太弟身份專政,政治中心一時移到鄴城。東海王司馬越對成都王司馬穎的專政不滿,率領禁軍挾惠帝北上進攻鄴城。蕩陰(今河南湯陰)一戰,被成都王司馬穎擊敗,惠帝被俘入鄴,東海王司馬越逃往自己的封國(今山東郯城北)。與此同時,河間王司馬顒派張方率軍佔領洛陽,接著並州刺史司馬騰(司馬越弟)與幽州刺史王浚聯兵攻破鄴城,成都王司馬穎與惠帝投奔洛陽,轉赴長安。永興二年(305年),東海王司馬越又從山東起兵進攻關中,擊敗河間王司馬顒。光熙元年(306年),東海王司馬越迎惠帝回洛陽,成都王司馬穎、河間王司馬顒相繼為其所殺,大權落入越手中,八王之亂到此終結。16年中,參戰諸王多相繼敗亡,人民被殺害者眾多,社會經濟嚴重破壞,西晉的力量消耗殆盡,隱伏著的階級矛盾、民族矛盾爆發,西晉進入人們常說的“五胡亂華”時期。八王之亂是導致西晉滅亡的重要原因。

諸王介紹

三國魏國的時候,曹爽當政,有人指出若不分封宗室諸王,政權可能轉入異姓之手,曹爽不聽。之後,司馬氏家族果然奪取了曹氏皇族魏國的政權,這事在司馬氏家族中很有影響。因此,西晉建國初期,公元265年,晉武帝恢復了古代的分封製,封二十七個同姓王,以郡建國。之後不斷擴大宗室諸王的權力。諸王可自行選用國中文武官員,收取封國的租稅。

277年(泰始元年),又製定了王國置軍的製度,將封國分為大、次、小三等,不同級別可置不同數目的軍,但各王無地方行政權。分類情況如下:

轄下民戶數封國等級置軍人數
2萬戶大國上、中、下三軍5000人
1萬戶次國上、下二軍3000人
5000戶以下小國1500人

晉武帝在分封同姓王的同時,又大封異姓士族為公、侯、伯、子、男等爵位,他們也有封地。公侯邑亦分三等。  

轄下民戶數封國等級
1萬戶大國
5千戶次國
5000戶以下小國

後來又讓諸王出任地方都督,諸王多少有了行政權力,又有了數量可觀的軍隊,如此一來,多位王掌握了封國的軍政大權。晉武帝完成了分封宗室諸王的政治計畫,自以為得計,認為司馬氏的統治由此穩固。其實反而種下了禍根。

中國古代專製主義中央集權統治運轉,主要靠兩個因素:第一,中央集權製度,特別是皇帝與宰相、地方長官、統兵大臣的關系。第二,擁有一個能夠認真實行這一製度的統治集團,尤其重要的是,擁有一個有威望、有才幹的皇帝。二者缺一不可。

八王之亂 八王之亂

西晉初年,上述兩個因素基本具備。西晉剛剛統一全國,晉武帝本人有統治才幹,威望也比較高,所以能把至高無上的權力牢牢握在自己的手中,保持住政局的穩定。同時,當時土廣人稀,土地問題不嚴重;晉王朝頒布了佔田法、戶調式,罷免了州郡兵,賦稅徭役也不十分沉重,所以整個社會生產是向前發展的。八王之亂是西晉時期,皇族內部為爭奪中央政權而引發的動亂。

西晉皇族中參與這場動亂的王不隻八個,但八王為主要參與者,且《晉書》將八王匯為一列傳,故史稱“八王之亂”。

八王為:

王號姓名
汝南王司馬亮
楚王司馬瑋
趙王司馬倫
齊王司馬冏
河間王司馬顒
成都王司馬穎
長沙王司馬乂
東海王司馬越

詳細簡介

司馬瑋

(271—291年)西晉宗室。字彥度,晉武帝第五子。初封始平王,後徙封于楚。楊駿被殺,汝南王司馬亮輔政,賈皇後惡亮又忌瑋,乃使惠帝為詔,密令瑋殺亮。賈皇後又使惠帝為詔,言楚王矯詔害亮,且欲誅朝臣,圖謀不軌,被下廷尉,遂斬之。

司馬越

(?~311年)西晉宗室。字元超,高密王泰次子。因討楊駿有功,封于東海郡。永康國中書令。及宗室諸王混戰,越率諸侯及鮮卑等步騎迎惠帝返洛陽,詔為太傅錄尚書事。懷帝即位初,委政于越,後帝親理萬機,越不悅,求出藩,鎮許昌。繼還洛陽,誣帝舅王延為亂,殺之,由此大失眾望。後又請討石勒,屯于項。越不臣之跡,四海所知,加之當時經濟破壞嚴重,動亂迭起,上下分崩離析,禍結彌深,遂憂懼成疾,卒于項。其部下欲還葬東海,石勒追及,焚其柩。

司馬穎

(279—306年)西晉宗室。字章度,晉武帝第十六子。太康末被封為成都王。齊王同討越王倫,穎發兵應之。倫被殺,伺輔政,驕侈無禮,故詔穎輔政,而穎猶讓不就。同敗,穎在鄴懸執朝政,事無巨細,皆就鄴諮之。其恃功驕奢,百度廢弛,甚于同時。穎恐長沙王乂在京勢大,乃與河間王頤謀,發兵伐長安。乂被執後,頤廢太子覃,穎被立為皇太弟,作為儲副。但穎驕侈日甚,討者四起,不得已,被廢歸藩。後惠帝遣人捕穎,範陽司馬虓幽穎于鄴,遇械暴死?長史劉輿見穎在鄴地勢大,慮為後患,偽令人為皇上之使者,稱詔夜賜穎死。

司馬乂

(276—303年)晉武帝第6子。初封為長沙王。楚王司馬瑋被殺,乂因與瑋為同母弟、而被貶為常山王,頃之,復歸本國。乂見齊王司馬冏專權,曾言于成都王司馬穎,希望穎能維護先帝之業。及河間王司馬顒將誅冏,傳檄以乂為主帥,乂率左右,連戰3日,終于斬同。顒本以乂弱冏強,希乂為同所擒,然後以乂為借口宣布四方共討之。趁此廢掉惠帝,立成都王穎,己為宰相,專製天下。但事與願違,其計不果,乃暗使人襲乂,乂並誅之。顒、穎同伐京都,連戰數月不休,乂斬獲穎軍六七萬,久戰糧乏,東海王司馬越收乂送金墉城被殺。

司馬冏

(?一302年)西晉宗室。父攸死,襲爵為齊王。初,趙王倫密與相結,廢賈皇後,以功轉遊擊將軍。同以位低不滿,起兵誅倫,且遣使告成都、河間、常山、新野四王,傳檄天下。及倫被廢,惠帝復即位,拜同大司馬加九錫之命,如司馬懿輔魏故事。同輔政,沉于酒色,不入朝見,選舉不均,惟寵親信,海內失望,被長沙王乂所殺。

司馬倫

(?一301年)字子彝,司馬懿第九子。初封為安樂亭侯。司馬炎稱帝,封琅邪郡王,後改封于趙。為賈皇後所親信,曾參與謀害愍懷太子,不久又矯詔廢賈皇後為庶人,控製惠帝,獨攬大權,一如司馬懿輔魏故事。倫素庸下,不知書,無智策,所共立事者皆邪佞之徒,惟競榮利,無深謀遠略。淮南王允起兵討之,被倫所滅。既而矯作禪讓之詔,廢掉惠帝,改元建始,濫肆封侯,以苟且之惠取悅人情,以至于府庫之儲不充于賜,金銀冶鑄不給于印,故有白版之侯。時齊王冏、河間王顒及成都王穎傳檄討倫,大戰助餘日,死者10萬,倫敗,被賜死。

八王之亂

司馬亮

(?一291年)字子翼,司馬懿第四子。仕魏為東中郎將,討諸葛誕失利,免官。不久,出監豫州諸軍事。司馬炎稱帝,封扶風郡王,邑萬戶,都督關中雍涼諸軍事。時宗室殷盛,無相統攝,以亮為宗師,使其管理宗族事務。鹹寧三年(277年)徙封汝南。未幾,遷太尉錄尚書事。晉武帝卒,為楊駿所排斥,亮赴許昌避禍。及駿被誅,復錄尚書事。賈皇後嫉亮,密令楚王瑋誣其有廢立之謀,詔捕之,亮被亂兵所殺。

司馬顒

(?-306)字文載,河內溫縣人。司馬懿弟司馬孚的孫子,太原王瑰子。鹹寧三年(277年)受封河間王。遷北中郎將,監鄴城。元康九年(299年)為平西將軍,鎮長安。趙王倫篡位,乃舉兵回響齊王冏討倫,進位侍中,太尉。永寧二年(302年)底受密詔起兵討冏,次年又與成都王穎合兵敗長沙王乂,隨後其部將張方劫惠帝及穎至長安。永興二年(305年)七月,東海王越被王浚推為盟主,欲率師迎惠帝還復舊都洛陽。三年正月,顒因劉喬兵敗欲與東海王越講和,但恐張方不從,遂使人殺之,送首級于東海王越請和,越不許,命宋胄等率鮮卑兵西迎惠帝。五月,越前鋒祁弘連敗顒軍,入關。顒單騎逃入太白山。越以詔書征顒為司徒。但越弟南陽王模暗遣其將梁臣于新安(今河南澠池東)途中殺顒,並其三子。

八王之亂從291年(元康元年)開始到306年(光熙元年),共持續16年。這場動亂從宮廷內權力鬥爭開始,引發戰爭,禍及社會。給社會造成了極大的破壞,也加劇了西晉的統治危機,成為西晉迅速滅亡的重要因素。之後的中國進入五胡十六國時期。

相關經過

八王之亂前的權爭

皇後賈南風與外戚楊駿之爭  

過程簡述

晉武帝死後,楊駿排擠汝南王司馬亮單獨輔助晉惠帝。皇後賈南風也欲奪權,讓楚王司馬瑋帶兵進京,殺了楊駿。

各派系領導人

(負)外戚楊駿、皇太後楊芷楊珧楊濟

(勝)皇後賈南風、汝南王司馬亮、楚王司馬瑋

290年(太熙元年),晉武帝崩,太子司馬衷繼位,是為晉惠帝。史書記載晉惠帝智商近似白目,無能治理朝政,以至後來引起皇親國戚爭權奪利。

八王之亂

晉武帝重病之時下了詔書,存放在中書省,詔書中依托汝南王司馬亮及外戚楊駿共同輔政晉惠帝(註:楊駿乃太後之父,太後姓名為楊芷,非司馬衷生母,而為其生母武元皇後楊艷之妹,為武帝繼立皇後)。

楊駿懼怕失勢,曾經從中書省借出詔書,看後不歸還。當時的中書監華廙恐懼,還親自向楊駿索取詔書,但楊駿始終不還。

帝病情加重時,楊駿要求讓他單獨輔政,帝點頭默許。楊駿招來中書監華暠、中書令何劭,口宣帝旨作遺詔,讓楊駿單獨輔政。詔成後華廙、何劭二人拿給晉武帝看,帝視而無言,兩日後就駕崩了。

晉武帝死後,亮恐怕楊駿要害他,逃亡許昌。楊駿一時位極人臣。

而司馬衷的皇後賈南風是開國元老賈充之女,年齡大司馬衷2歲,又矮又黑,凶狠多詐,也企圖操縱晉惠帝以把持朝政。

楊駿輔政時期,凡有詔令,晉惠帝過目後交于楊太後;然後直接下發執行。楊駿知賈南風難以控製,為防賈南風礙其擅權,則任命其親信掌管禁軍,此舉引起皇親國戚及某些大臣的不滿。楊駿的二位弟弟楊珧、楊濟常對他的做法不以為然,勸其小心禍患,楊駿不納。

賈南風不讓楊駿獨攬政權,秘密派人與汝南王司馬亮和楚王司馬瑋聯絡,要他們帶兵進京,討伐楊駿。楚王司馬瑋從荊州帶兵進了洛陽。楊駿向來恐懼楚王司馬瑋,對此事不加阻止。

賈皇後有了楚王司馬瑋的支持,在291年3月,賈皇後設計讓晉惠帝下詔書,宣稱楊駿謀反,洛陽全城戒嚴,要楚王司馬瑋領軍保衛皇宮,圍攻楊駿府第。

楊駿為人膽小懦弱,事件發生時謀而不決,司馬瑋軍火燒其府第,楊駿逃到府中馬廄被殺。賈後又以晉惠帝名義下詔書,廢除楊芷的皇太後位置,貶為平民,囚禁在洛陽郊外的金墉城(292年,楊太後因沒有食物8天後餓死)。又誅滅楊駿三族,株連而死的共有數千人,至此楊駿政治勢力被消滅。

八王之亂始末

賈後與司馬亮之爭

過程簡述

楊駿被殺後,朝政大權由司馬亮與衛瓘共同執掌,但賈南風對未能獨攬政權不滿意,串通司馬瑋殺了司馬亮及衛瓘。

八王之亂

各派系領導人物

(負)汝南王司馬亮、元老大臣衛瓘

(勝)皇後賈南風、楚王司馬瑋

291年,楊駿被殺後,朝政大權由汝南王司馬亮與元老大臣衛瓘共同執掌,楚王司馬瑋因殺楊駿有功被委衛將軍兼領北軍中侯(註:守衛京城北部的禁兵),賈皇後的親戚也擔任了要職。但各人之間還是勾心鬥角。賈皇後對未能獨攬大權也極為不滿。

賈南風滅司馬瑋獨攬大權

過程簡述

司馬瑋殺了司馬亮及衛瓘後,賈南風對司馬瑋也很忌憚,以司馬瑋偽造手詔的罪名處死他。然後獨攬大權。

各派系領導人物

(負)楚王司馬瑋 岐盛

(勝)皇後賈南風 張華裴頠裴楷

司馬瑋殺了司馬亮及衛瓘後,司馬瑋友人岐盛勸其乘機擴大權力,司馬瑋猶豫不決。

另一方面,賈南風認為司馬瑋的權力太大,亦想滅之。在殺了司馬亮的第二天,她與晉惠帝用了張華的計謀,派中將軍王宮到司馬瑋處宣布司馬瑋偽造手詔。司馬瑋的部下聞詔後多放下武器散去,司馬瑋束手就擒。

過後,以司馬瑋偽造手詔害死司馬亮,衛瓘的罪名,將其處死。其友人岐盛也被夷三族

由此朝政大權被賈皇後掌控,她的親戚黨羽多被委以重任。例如其族兄賈模、內侄賈謐,母舅郭彰這些親黨。賈皇後還起用當時名士張華為司空,世族裴頠為尚書僕射,裴楷為中書令,王戎為司徒。

賈南風計除司馬遹;司馬倫奪權稱帝

過程簡述

太子司馬遹非賈南風親生,且二人一向不和。結果賈南風設計誣賴太子謀反,殺害太子。趙王司馬倫借殺太子的罪名,先廢後殺賈南風。司馬倫掌握大權,廢司馬衷稱皇帝。

各派系領導人物

(負)皇後賈南風 張華、裴頠

八王之亂

(勝)趙王司馬倫 孫秀

太子司馬遹乃謝才人謝玫所生,太子與賈南風一向不和。299年,賈南風設計廢除太子司馬遹,她找人用酒把太子灌醉,然後讓太子照抄一篇事先寫好,要惠帝退位的文章,太子由于太醉,有一大半未抄完。賈皇後又親自模擬其筆跡補完,呈送給惠帝。

晉惠帝看了太子手書,要處死太子。皇後要惠帝馬上執行,張華勸阻。一直議論到傍晚仍未決定。賈皇後怕拖延下去對自己不利,于是先讓晉惠帝下詔廢除司馬遹的太子地位,囚禁于洛陽郊外金墉城。

趙王司馬倫當時是太子太傅,常討好賈南風,一向為賈南風所信任。掌握了守衛皇宮的禁軍。

太子被廢時司馬倫與孫秀等人密謀要推翻賈皇後黨羽。但孫秀認為廢太子司馬遹聰明過人,若復位,將親近聖賢,孫秀等人必不受重用。孫秀更指出司馬倫向來被認為是賈皇後一黨,即使救了太子,太子也不會嘉賞他們,救太子是自取其禍。于是司馬倫,孫秀等人決定先等一等,讓賈南風先殺了太子再動手為太子報仇,這樣才能獲得最大利益。

司馬倫,孫秀勸賈南風一黨盡早殺了太子,以斷絕大家要復位太子的希望。

不久,太子在金墉城被殺。司馬倫,孫秀等人偽造晉惠帝的詔書,以殺太子的罪名,發兵收捕賈皇後及其黨羽,廢賈皇後為庶人,囚禁在建始殿。張華、裴頠等人當時被殺,很多官員都被罷免(賈南風後來被送到金墉城,司馬倫又以偽詔書讓賈南風喝下金屑酒而死)。

事後司馬倫假詔書自封相國,孫秀等人都被封大郡,握有兵權。司馬倫一黨掌握了朝政大權。

司馬倫一黨道德低下,治國能力缺乏。黨羽之間勾心鬥角。在政治上並無建樹。

301年,趙王司馬倫自立為皇帝,晉惠帝被廢,軟禁于金墉城。

冏顒穎三王兵伐司馬倫;冏迎衷復位獨攬政權

過程簡述

司馬倫稱帝之後人心不穩。齊王司馬冏、河間王司馬顒、成都王司馬穎三王起兵討伐司馬倫。司馬倫兵敗被殺。司馬冏迎接晉惠帝司馬衷復位,獨攬政權。

趙王司馬倫稱帝,人心不穩。在許昌的齊王司馬冏,聯合關中長安的河間王司馬顒,鄴城的成都王司馬穎乘機起兵討伐司馬倫。

司馬倫與孫秀興兵反擊,戰敗,死者近10萬人。司馬倫後來被囚禁于金墉城,也被賜金屑酒而死。司馬倫一黨的許超、士猗、孫弼、謝惔等人也被殺。司馬倫一黨被消滅。

司馬冏在殺了司馬倫後,迎接司馬衷復位,自己擔任大司馬一職,輔政晉惠帝。司馬顒、司馬穎二王被封高爵,擁兵自重

司馬冏沒有好好利用其興復皇位之功的大名,獨攬政權後不可一世,沒有臣下之禮,儼然自己就是個皇帝。而且沉迷女色,政事荒廢,結果又給其他有野心爭權的王有了討伐的借口。

顒乂二王伐司馬冏,司馬乂獨攬政權

過程簡述

李含做假詔書給司馬顒,要其興兵討伐司馬冏。司馬顒興兵,假稱在洛陽的長沙王司馬乂為內應,司馬冏得知後,討伐司馬乂,結果司馬乂戰勝,司馬冏一黨滅亡。

翊軍校尉李含到長安,詐稱受到皇帝密詔,要河間王司馬顒攻打司馬冏。公元302年(太安元年)底,司馬顒經一番利害考量後答應,上表陳述司馬冏的罪狀。興兵討伐首都洛陽,聲稱當時駐軍在洛陽的長沙王,為司馬乂為內應,司馬冏得知訊息,派遣其將董艾攻襲乂,乂連同其黨羽百多人,乘車飛奔皇宮,以奉天子的名義攻打冏。火燒司馬冏府第,冏戰敗被殺,其子被囚禁于金墉城,冏黨羽被滅。

顒穎二王伐司馬乂;司馬穎奪大權

過程簡述

司馬顒不甘司馬乂獨攬政權,與司馬穎共同興兵討伐司馬乂,司馬乂獲勝。朝廷任職的東海王司馬越乘司馬乂軍疲憊,夜捕獲司馬乂,司馬乂被活活燒死。司馬穎獨攬政權,廢太子成為皇太弟,但其作風又令其他野心家有了借口。

各派系領導人物  

(負)長沙王司馬乂

(勝)河間王司馬顒、成都王司馬穎、東海王司馬越 張方

司馬顒眼見計謀未果,反被司馬乂獨攬政權,司馬顒多次派人刺殺司馬乂,不成。

太安二年,司馬顒令部將張方領兵7萬與司馬穎20多萬大軍起兵討伐洛陽。晉惠帝下詔令司馬乂為大都督,興兵迎擊。連續戰了幾個月,司馬乂勝司馬顒,司馬穎軍,斬殺俘虜了6.5萬人。因戰事太久,司馬乂軍糧食缺乏,但將士們願意效死,固守洛陽。

司馬顒的部將張方認為難以取勝,建議要班師回長安。公元304年初(永安元年),在朝廷內任職司空的東海王司馬越乘司馬乂軍疲憊,勾結一些禁軍將領,夜裏捕獲司馬乂,送到金墉城。要晉惠帝重用司馬越,去除司馬乂的職位。

司馬穎在朝野向來有威望,而且軍事實力強,入洛陽後被增封二十郡,拜丞相。河間王司馬顒也官升太宰,東海王司馬越為尚書令。司馬顒上表認為司馬穎應該成為皇位繼承人,過後廢除皇太子司馬覃,以司馬穎為皇太弟,丞相位置不變。

越與惠帝討司馬穎挫敗;司馬顒乘機進洛陽

過程簡述

晉惠帝以東海王司馬越為大都督,雲集10多萬士兵討伐司馬穎。司馬越大敗,晉惠帝被捕後送到鄴城,司馬越逃回東海。另外司馬顒大將張方進駐洛陽。

各派系領導人物

(負)東海王司馬越 劉琨、苟睎、成輔、上官巳

(勝)河間王司馬顒 張方

(勝)成都王司馬穎 東安王、崔曠、石超、

晉惠帝任命東海王司馬越為大都督,與左衛將軍陳眕,劉琨、苟睎、成輔及長沙王故將上官巳召集四方共討司馬穎,雲集了10多萬人。

司馬穎大為驚震,想要逃跑,其部下勸其不要,司馬穎就召集各人商量對策。東安王司馬繇認為皇帝親自來討伐,應該投降請罪,司馬穎不肯。參軍崔曠勸司馬穎迎戰,司馬穎贊同,派遣奮武將軍石超率五萬兵馬到湯。

司馬穎的兩位弟弟司馬匡與司馬規親自到司馬越軍中,聲稱鄴城中司馬穎部下聽到皇師到來已經離散。

司馬越信以為真,軍隊于是防備松懈。石超趕到蕩陰,大敗司馬越軍,晉惠帝被捕獲。石超把晉惠帝送到鄴城,司馬穎改年號為建武,殺死之前勸司馬穎投降的東安王司馬繇。

司馬越在兵敗時先逃到下邳,當時的徐州都督、東平王司馬茂不接納他,司馬越就逃回其封地東海(山東郯城北)。司馬穎以同是宗室兄弟的名義,下令寬恕司馬越,要招他回朝,司馬越不應命。

司馬穎兵敗逃到洛陽,司馬顒乘機獨攬政權

過程簡述

司馬越戰敗後,其親弟司馬騰結合異民族烏丸、羯朱等勢力大敗司馬穎。司馬穎放棄鄴城與晉惠帝逃到洛陽,洛陽守將張方又把二人挾持到屬于司馬顒的長安。司馬顒廢司馬穎的皇太弟地位,遣其回封地,獨佔大權。

各派系領導人物  

(負)司馬穎、王斌公師籓、汲桑方

(勝)司馬顒

司馬越的親弟弟並州刺史東瀛公司馬騰及王浚,殺死司馬穎所置的幽州刺史和演。于是司馬穎出兵討伐司馬騰。司馬騰與王浚結合異族烏丸、羯朱等勢力共同攻擊司馬穎。司馬穎派遣新選的幽州刺史王斌及石超、李毅等人抵抗司馬騰等人,被羯朱打敗。

失敗的訊息傳到鄴城後,人心惶惶,官僚士兵相續逃跑。司馬穎甚是恐慌,與幾十個將軍連同晉惠帝連夜逃到洛陽。羯朱的軍隊一路追趕司馬穎等人到朝歌,追不上才放棄。

洛陽由顒的部將張方控製,張方又挾持惠帝,穎到長安,顒廢除穎的皇太弟,要穎離開回封地。顒自行選置百官,改秦州為定州。

司馬顒又讓晉惠帝下詔,要立遠在東海的司馬越為太傅,要越回朝與太宰顒共同輔政。越不受。

司馬越興兵討伐司馬顒,司馬顒失勢

過程簡述

司馬越再次集結大軍,討伐司馬顒,司馬顒應戰,大敗。司馬越接晉惠帝回洛陽。

305年(永興二年)司馬越出兵後,先前司馬越逃命時不接納他的東平王司馬茂很是恐慌,把徐州讓給司馬越。司馬越讓自己部下當徐州都督,把司馬茂調去當兗州刺史。司馬越的三個親弟弟也興兵各據一方。于是司馬越聲勢大振,很多官員都投奔司馬越。

司馬顒挾持晉惠帝,發詔要罷免司馬越等人。司馬越就打出“張方劫遷車駕,天下怨憤,欲奉迎大駕,還復舊都洛陽”的名義,繼續進兵。

司馬越又派人遊說司馬顒,隻要司馬顒送帝還都,就與顒分陝而居。司馬顒欲從之,但張方不同意。

張方作出建議:“稱張方本身還擁有士兵十餘萬眾,可以親自送晉惠皇回洛陽宮中,以堵司馬越之口。然後讓司馬穎回鄴城掌權,司馬顒可留守關中。而後張方出兵北伐博陵。這樣一來,局勢就比較穩定,天下再也沒有幫助司馬越者。”

司馬顒不贊同張方的建議,命豫州刺史劉喬為鎮東大將軍。派遣司馬穎率領樓褒、王闡等,據河橋以抗拒司馬越。

司馬越親自率領3萬士兵,西進到了蕭縣。劉喬派遣其兒子劉佑抗拒司馬越,司馬越軍戰敗。這時範陽王司馬虓(註:非八王之一)派遣督護田徽以八百騎兵幫助司馬越,在譙與劉佑相遇,一戰之下劉佑眾潰,司馬越進屯陽武

訊息傳到長安,人心惶惶,司馬顒非常恐慌,于是命令張方的親信將領郅輔夜裏暗殺張方,然後派人把張方的頭顱送到司馬越軍中,認為這可以平息禍亂。而後司馬顒又後悔,怪罪郅輔殺張方,又殺了郅輔。然後派遣刁默守潼關。張方的死對司馬顒更是不利,例如範陽王司馬虓的司馬劉琨把張方頭顱給滎陽守將呂朗看,呂朗馬上獻出城池投降。

司馬越軍中的鮮卑將領壬辰,祁弘等後來破了刁默守的潼關進入關中,司馬顒大為恐懼。又派遣馬瞻、郭傳等在霸水抗拒司馬越軍,馬瞻軍又戰敗,司馬顒單騎出長安,逃到太白山。司馬越軍進入長安。壬辰,祁弘的鮮卑部隊大掠長安,殺二萬餘人。

而在河橋的司馬穎軍方面,支持司馬越的安北將軍王浚派遣督護劉根,率領三百騎兵至河上。王闡出戰,被劉根所殺。司馬穎要固守,範陽王司馬虓就派出鮮卑的騎兵與平昌、博陵等襲河橋,樓褒軍西逃,追兵一直追到新安,沿途死亡慘重。

司馬越軍進入長安後,封梁柳為鎮西將軍,守關中。公元306年(光熙元年),司馬越率領諸侯及鮮卑將領許扶歷、駒次宿等軍隊護送晉惠帝回到洛陽。晉惠帝下詔升司馬越為太傅錄尚書,增封下邳、濟陽二郡。範陽王司馬虓也被封為司空。

司馬越操縱下的晉惠帝又下令追捕司馬穎。

司馬穎被捕縊死;司馬顒欲東山再起失敗

過程簡述

司馬穎兵敗後被捕殺。司馬顒的部下殺了留守關中的梁柳,扶持司馬顒意圖東山再起,結果戰敗,隻保有長安一城。

各派系領導人物

(負)河間王司馬顒 司馬普、司馬廓、公師籓、馬瞻、梁邁、蘇眾、牽秀

(勝)東海王司馬越 梁柳、範陽王司馬虓、劉弘劉陶、馮嵩、劉輿、田微、裴暠、賈龕、賈疋、麋晃

晉惠帝又下令鎮南將軍劉弘、南中郎將劉陶收捕司馬穎,于是司馬穎拋棄母親及妻子,單獨與二位兒子廬江王司馬普及中都王司馬廓逃到朝歌,途中集合了故將及士兵數百人,欲逃到鄴城故將公師籓那裏。

懷帝繼立;司馬越攬大權,八王之亂告終

過程簡述

惠帝突然死亡,晉懷帝繼位,下令司馬顒回朝廷,司馬顒在途中被殺,東海王司馬越最終在八王之亂中得勝,掌握中央政權。

各派系領導人物

(負)河間王司馬顒

(勝)東海王司馬越 司馬模、梁臣

306年,晉惠帝司馬衷突然死亡。司馬熾繼位。

晉懷帝剛登基,就下詔書要以司馬顒為司徒。讓其回朝廷。司馬顒不疑有他,就乘車上路。到新安雍谷時,被南陽王司馬模所派遣的將領梁臣掐殺死在車內。他的三個兒子也被殺死。司馬顒就此絕後。

晉懷帝不久大赦囚犯,改元永嘉,廢除誅三族刑。讓太傅、東海王越輔政,殺死了御史中丞諸葛玫。東海王司馬越最終在八王之亂中得勝,掌握了朝廷大權。

參考資料 西晉初建,晉武帝司馬炎以曹魏亡國之鑒而大封同姓諸侯王。太熙元年(290年),武帝死,晉惠帝司馬衷繼位。此時同姓諸王的勢力已發展到出則總督一方軍政、入則控製中央朝權的程度。元康元年,武帝後族楊氏與惠帝後族賈氏為爭權沖突激烈,皇後賈南風聯合司馬瑋、司馬亮發禁軍圍殺太尉楊駿,廢楊太後,以司馬亮輔政。旋即,賈後矯詔先使司馬瑋率京城洛陽各軍攻殺司馬亮,又借擅殺大臣之罪處死司馬瑋,進而獨攬大權。永康元年(300年),禁軍將領司馬倫舉兵殺賈後,廢惠帝自立。至此,宮廷政變轉為皇族爭奪朝權,演成“八王之亂”。次年,司馬冏、司馬穎和司馬顒等共同起兵討伐司馬倫,聯軍數十萬向洛陽進攻,司馬倫戰敗被殺,惠帝復位,由司馬同專權輔政。永寧二年(302年)驃騎將軍司馬乂與司馬顒等裏應外合攻殺司馬冏,司馬乂掌握朝權。太安二年(303年),司馬顒與司馬穎不滿司馬乂專權,借口其“論功不平”,聯軍進攻洛陽。司馬顒任張方為都督,率精兵7萬東進;司馬穎也發兵20餘萬南下;司馬乂麾下也不下數萬人。交戰各方兵力約在30萬人以上,號稱百萬,為“八王之亂”以來軍隊集結最多的一次。雙方大戰數月相持不下。永安元年(304年)初,司馬越發動兵變殺司馬乂,迎司馬穎進佔洛陽,控製朝政。是年七月,司馬越等挾惠帝進攻司馬穎,兵敗東逃。司馬顒乘機出兵攻佔洛陽,迫惠帝與司馬穎遷都長安,獨專朝政。永興二年(305年),司馬越再度起兵,西攻長安,司馬顒戰敗。次年六月,司馬越迎晉惠帝還洛陽,不久,司馬顒司馬穎相繼被殺。十一月,司馬越毒死惠帝,立晉懷帝司馬熾,至此,這場持續16年的西晉“八王之亂”結束。

另外一種說法

晉朝的第二任皇帝就是有名的晉惠帝司馬衷,據傳他是一個痴障。這個說法是否正確已經不容易證實,但是很明顯司馬衷無法行使皇帝的職能。這個荒謬的現實誘發了那些覦覬權力者的野心,他們相互爭奪嘶咬,醜陋血腥的一幕幕組合而成“八王之亂”。這場血腥的鬧劇將持續十六年,貫穿晉惠帝一朝的始終。

一開始,這隻是歷朝歷代都不鮮見的宮廷政變。受命輔政的外戚楊駿因為貪權獨攬,引起了宗室的不滿,嘗試參政的皇後賈氏因為受到楊駿的阻撓,也對楊駿充滿怨恨。于是賈皇後就與宗室成員楚王司馬瑋等人聯手發動政變,消滅楊氏,改立宗室元老汝南王司馬亮為執政。但是沒過多久,汝南王與楚王之間的矛盾激化,賈皇後在幕後推波助瀾,先利用楚王殺死汝南王,隨後又以“矯詔擅殺大臣”的罪名治楚王以死罪。

二王殞命之後,政權落入賈皇後手中,她重用名臣張華、裴頠來主持朝政,在賈、張、裴等人的努力之下,晉朝天下勉力維持了九年的和平。

可惜這和平是脆弱不堪的,九年之後賈皇後冒天下之大不韙,害死了被武帝寄以厚望的太子。宗室趁機發難,趙王司馬倫與齊王司馬冏發動兵變廢黜並誅殺了賈皇後,趙王司馬倫成為新的執政者。

“八王之亂”發展至此,依然沒有離開宮廷政變的範疇,它發生在最高權力層,對于普通的晉朝百姓並沒有造成多大影響。但是不久之後,權欲熏心的趙王司馬倫逼迫惠帝禪讓,自已坐上了皇帝的寶座。這一愚蠢的舉動招來全天下的反對,趙王成為人人得而誅之的篡臣賊子,一時間風起雲涌,手握重兵的各地方都督紛紛起兵勤王,整個中原變成了戰場。“八王之亂”從此由宮廷政變升級成為大規模的戰爭。

勤王討伐趙王的主力是齊王司馬冏、成都王司馬穎,在交戰兩個月犧牲了近十萬士兵之後,他們攻入洛陽,處死了趙王,齊王成為新的執政。這是西晉歷史上第一次地方勢力戰勝中樞,並且入主京城,齊王的成功開啟了潘多拉的魔盒,“八王之亂”徹底淪為弱肉強食的叢林遊戲。

齊王的執政時間並不長久,僅僅一年之後,鎮守關中的河間王司馬顒領著關中大軍揮師東向,進攻洛陽討伐齊王,洛陽的長沙王司馬乂在腑肘之間發難,生擒齊王並將其殺死;長沙王成為新的執政,與鎮守鄴城的成都王司馬穎共同主持朝政;

這種共同理政的局面隻維持了十個月,成都王嫌長沙王礙手礙腳,想除去而後快,同時河間王上次發兵討伐齊王,卻替長沙王做了嫁衣,心中也憤憤不平。于是成都王、河間王二王聯手,從東西兩個方向夾攻洛陽,成都王的軍隊被長沙王擊退,河間王的軍隊則攻進了洛陽,長沙王被左右出賣,成為河間王的俘虜,最後長沙王被河間王手下的將領張方活活燒死。

長沙王死後,成都王在鄴城遙控朝政。長沙王雖死,但是他在洛陽的勢力並沒有被肅清,長沙王的故將上官巳等聯合對成都王不滿的東海王司馬越等人,挾持惠帝親征鄴城,討伐成都王。東海王等人與成都王的軍隊在蕩陰展開決戰,成都王大勝,連皇帝都成為他的俘虜,失敗了的東海王逃回自已的封地,謀圖卷土重來。

擒獲了皇帝的成都王並沒有能夠得意很久,東海王的兄長、鎮守並州的東嬴公司馬騰,聯合鎮守幽州的安北將軍王浚進攻鄴城。為了增加勝算,王浚向北方鮮卑借來凶殘強悍的鮮卑騎兵,成都王抵抗不住二人的強勁攻勢,隻好放棄鄴城,帶著惠帝逃到洛陽。當時駐守洛陽的是張方,張方于是挾迫惠帝退入關內,成都王兵敗被廢黜,河間王成為執政。

張方強迫惠帝入關,給蟄伏的東海王提供了借口。東海王宣稱“張方劫遷車駕”,與豫州範陽王司馬虓、幽州的安北將軍王浚、荊州的鎮南大將軍劉弘等人結盟,被推舉為盟主,再次集結大軍,進攻關中。

關東諸軍來勢凶猛連戰皆捷,河間王大為恐慌,他殺張方向東海王謝罪,請求與東海王分陝而治,但是被東海王拒絕。最後,關東諸軍攻破關中,佔領長安,河間王單騎逃入太白山中,成都王則向南方逃竄,嘗試逃回封地成都國。成都王在途中被擒,被縊死在鄴城;河間王在山中躲了幾天,他的故將重新佔領了長安,迎回河間王,但此時的河間王已是強弩之末,朝政大權盡數落入東海王的手中。

東海王讓皇帝下詔,任命河間王為司徒,河間王日暮途窮,明知這可能是個陷阱,也隻有起程去洛陽赴任。東海王的兄弟南陽王司馬保派人半路截獲河間王,將河間王及其三個兒子扼死在車中。

隨著河間王的死亡,“八王之亂”落下了帷幕,東海王笑到了最後。但是東海王贏得的是一個滿目瘡痍的天下,持續的殺戮嚴重削弱了中樞的力量,激化了原本潛伏在社會表皮之下的各種矛盾。匈奴人劉淵在並州建立政權,羯人石勒往來縱橫于兗、冀、豫、青、徐諸州,巴氐李氏割據了蜀中,流民充斥荊州、司州,叛臣陳敏在揚州發動叛亂......

天下無處不起硝煙,國家瀕臨土崩瓦解,緊隨“八王之亂”而來的是永嘉亂世,這是中國歷史上最慘烈的亂世之一,它開啓了五胡亂華三百餘年的分裂戰亂之門。

其他資料

綜觀古今,統治階級為了爭奪最高權力進行的階級鬥爭,用殘酷、血腥來形容一點也不過份,父子相殘,夫妻反目,手足相爭,聯系到曇花一現的西晉帝國,很多人會立即想到八王之亂。

說起“窩裏鬥”,在中國歷史上,大概還沒有能比得上西晉初年的“八王之亂”那麽正宗且波瀾壯闊的了。“八王”按出場順序排列為:汝南王司馬亮、楚王司馬瑋、趙王司馬倫、齊王司馬冏、長沙王司馬乂、成都王司馬穎、河間王司馬顒、東海王司馬越。其中,汝南王和趙王分別是司馬懿的第四子、第九子;河間王和東海王分別是司馬懿的弟弟司馬孚和司馬馗的孫子;楚王、長沙王和成都王分別是司馬懿的孫子晉武帝的第五子、第六子和第十六子。由此看來,這“八王”之間的親戚關系還真不算遠。既然都是自家人,有什麽大不了的事不能協商解決呢?說起來,他們也算是“協商”過了,隻不過用的工具不是語言,而是刀槍。

這場“窩裏鬥”的禍首,是傻皇帝的正宮娘娘賈南風。晉武帝死,傻太子司馬衷即位,朝廷大權把持在太後之父楊駿手中。賈娘娘不甘心,經內外串聯、上下點火,終于誣陷楊駿“為亂”,將楊氏親黨一網打盡。

不過,賈後空忙了一場,毛也沒得著--取代楊駿執政的是汝南王和太保衛瓘。她忍了幾個月,竟誣陷二執政有“廢立之謀”,讓楚王在夜裏帶兵圍了二人的府第,殺之,然後又以“矯詔”的罪名殺了楚王。

黑短粗胖其貌不揚的賈後一石三鳥,終于攬大權于一身。如果她稍知收斂,也許結局就不會是後來那個樣子了,但她正相反:剛愎專權,淫虐日甚。這還不算,先是廢了太子司馬遹,繼而斬草除根。這就等于向窺伺在旁的趙王揚起了使之亢奮的“紅布”。結果,賈氏親黨被一網打盡。後來,賈娘娘被賜了一杯金屑酒,也嗚呼哀哉了。

趙王執政八個月,似乎不大過癮,幹脆一把搶過御璽篡了位。趙王眼睛不好,人稱“瞎兒”。“瞎兒”奪了“傻兒”的皇位,激起眾怒。過了兩個月,鎮守許昌的齊王起兵,成都王、河間王也一前一後地回響。三個晚輩和長輩打了兩個多月,雙方戰死近十萬人,最後以“瞎兒”失敗被賜死告終。代之而起的齊王命運不濟,執政僅半年,又被長沙王攻殺;受齊王株連被處死的近二千餘人。

司馬氏個個不含糊,殺人似砍瓜切菜般順手,好象腦袋剁下來還能長出一個來。這些“王”們無一例外搶的是中央政府。但是把人都殺光了,還統治誰呢?在這方面,“八王”們實在不如匈奴首領劉淵有遠見。劉淵手下大將劉景攻克晉國的城池,把男女三萬多口淹死于黃河之中。劉淵得報怒道:“吾所欲除者,司馬氏耳,細民何罪!”于是降了劉景的職。(《資治通鑒》卷八十七)“八王”視“細民”如草芥,怎麽能有好結果?

太安二年(303年)八月,河間王、成都王聯兵進攻執政的長沙王。第二年五月,東海王發動政變囚長沙王,向對方講和。長沙王落在河間王的部下、殺人魔王張方的手中,被“炙而殺之”。按現在的話說就是被“燒烤”了。

就在司馬諸王大打出手如火如荼之際,別人也沒有閒著。匈奴左賢王劉宣等私議:“今司馬氏骨肉相殘,四海鼎沸,興邦復業,此其時矣。”(《晉書·載記第一》)很不幸的是,存有這種心思的並非劉宣一人:元康六年(296年)八月,秦(今甘肅天水、秦安一帶)、雍(今陝西關中及甘肅東部)的氐、羌推氐帥齊萬年為“皇帝”;永康二年(301年),散騎常侍張軌求為涼州刺史,“陰有保據河西之志”,而自316年晉愍帝降漢國、西晉亡後,當時的前涼勢力統治者張寔保劇涼州河西之地,雖向晉王司馬保、東晉稱臣(正式冊封要遲至東晉鹹和八年),但其半獨立的態勢、實際割據涼州的野心立場不容否定;太安二年(303年)正月,蠻人張昌據江夏(今湖北安陸)擁立丘沈(後改名劉尼)為天子,建國號“漢”;永興元年(304年),氐人李雄在成都稱王,建國號為“成”,並于兩年後稱帝;也是在這一年,匈奴族劉淵在左國城(今山西離石東北)稱王,建國號為“漢”,並于308年稱帝;永興二年(305年),右將軍陳敏據江東叛,自稱楚王。此外,後來建立“前趙”的匈奴人劉曜、建立“後趙”的羯人石勒、開“前燕”之基的鮮卑人慕容皝等,都經過這場戰亂的鍛煉,不斷成長壯大起來。    

歷史評價

就在司馬諸王大打出手如火如荼之際,別人也沒有閒著。匈奴左賢王劉宣等私議:“今司馬氏骨肉相殘,四海鼎沸,興邦復業,此其時矣。”(《晉書·載記第一》)很不幸的是,存有這種心思的並非劉宣一人:元康六年(296年)八月,秦(今甘肅天水、秦安一帶)、雍(今陝西關中及甘肅東部)的氐、羌推氐帥齊萬年為“皇帝”;永康二年(301年),散騎常侍張軌求為涼州刺史,“陰有保據河西之志”,而自316年晉愍帝降漢國、西晉亡後,當時的前涼勢力統治者張寔保劇涼州河西之地,雖向晉王司馬保、東晉稱臣(正式冊封要遲至東晉鹹和八年),但其半獨立的態勢、實際割據涼州的野心立場不容否定;太安二年(303年)正月,蠻人張昌據江夏(今湖北安陸)擁立丘沈(後改名劉尼)為天子,建國號“漢”;永興元年(304年),氐人李雄在成都稱王,建國號為“成”,並于兩年後稱帝;也是在這一年,匈奴劉淵在左國城(今山西離石東北)稱漢王,國號為“漢”,並于308年稱帝;永興二年(305年),右將軍陳敏據江東叛,自稱楚王。此外,後來建立“前趙”的匈奴人劉曜、建立“後趙”的羯人石勒、開“前燕”之基的鮮卑人慕容皝等,都經過這場戰亂的鍛煉,不斷成長壯大起來。

晉人孫惠曾評價道:“自永熙以來,十有一載,人不見德,惟戮是聞。公族構篡奪之禍,骨肉遭梟夷之刑,群王被囚檻之困,妃主有離絕之哀。歷觀前代,國家之禍,至親之亂,未有今日之甚者也。” 

田餘慶在《東晉門閥政治》中評價說:“西晉統治者進行的八王之亂以及隨後出現的永嘉之亂,既摧殘了在北方的西晉政權,也毀滅了幾乎全部西晉皇室和很大一部分追隨他們的士族人物。”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