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

八旗

八旗是清代滿族的社會生活軍事組織形式。八旗製度是努爾哈赤于明萬歷二十九年(1615年)正式創立。1601年初建時僅三旗:黑旗、白旗、紅旗。1615年因"歸服益廣"將三旗析設為八:原紅旗分為正黃、鑲黃二旗;原白旗分為正白、鑲白、正藍三旗;原黑旗分為正紅、鑲紅、鑲藍三旗。合稱八旗,統率滿洲、蒙古、漢軍。

  • 中文名稱
    八旗
  • 創立時間
    1601年
  • 創立人
    清太祖努爾哈赤
  • 最小單位
    牛錄
  • 分類
    正黃、正白、正紅、正藍等
  • 解散時間
    清朝滅亡
  • 民族
    滿

製度簡介

八旗是中國清代滿族的社會組織形式,于清太祖努爾哈赤于明萬歷二十九年(1601年)正式創立,初建時僅三旗:黑旗、白旗、紅旗。1614年因“歸服益廣”將四旗改為正黃、正白、正紅、正藍,並增設鑲黃、鑲白、鑲紅、鑲藍四旗,合稱八旗,統率滿、蒙、漢族軍隊。

組織形式

滿族的先世女真人以射獵為業,每年到採捕季節,以氏族或村寨為單位,由有名望的人當首領,這種以血緣和地緣為單位進行集體狩獵的組織形式,稱為牛錄製。總領稱為牛錄額真(牛錄意為大箭;額真,又稱厄真,意為主)。規定每300人為一牛錄,設牛錄額真一人,五牛錄為一甲喇(隊),設甲喇額真(參領)一人,五甲喇為一固山,設固山額真(都統、旗主)一人,副職一人,稱為左右梅勒額真(副都統)。

滿族八旗

正黃旗:愛新覺羅氏(滿清皇姓),明安氏,組佳氏,萬琉哈氏(康熙定妃即此姓),佟啓氏,圖佳氏,古爾吉氏,傅錫理氏,墨佳氏,伊拉齊氏,倭赫氏,都克達氏,赫爾濟氏,白佳氏,宏義氏,富色勒氏,玉墨克氏,甘佳氏,公儀理氏。 

鑲黃旗:赫宜氏,董佳氏,托爾佳氏,哲理氏,蔡佳氏,布達喇氏,殷佳氏,慶格理氏,阿爾拉氏,穆雅氏,鄂羅氏。 

正白旗:赫舍裏氏,圖門氏,穆察氏,墨爾齊氏,博爾袞氏,阿魯氏,敖佳氏,齊克騰氏,文達氏,珠雅拉氏,伊穆氏,圖爾塔拉氏,羅察氏,瑪爾丹氏,賈佳氏。

鑲白旗:烏爾漢氏,吳靈阿氏,克爾德氏,武聶氏,郭爾本氏,唐達氏,尼格勒氏,翁尼理氏,朱爾克氏,通阿拉氏,穆爾德氏,博和羅氏,姜佳氏,唐尼氏。

正藍旗:安達拉氏,海拉蘇氏,費佳氏,阿塔穆氏,舒克都理氏,倭徹勒氏,多興氏,博都理氏,何齊拉氏,雅佳氏,喀爾庫氏,莽果氏,瓢佳氏,瓦爾喀氏。 

鑲藍旗:圖克敦氏,卓克佳氏,崇果魯氏,穆燕氏,索徹理氏,錫強氏,申穆理氏,杭佳氏,阿賚氏,伊爾穆氏,錫瑪拉氏,瑚爾泰氏,良佳氏,申佳氏,範佳氏。 

正紅旗:烏蘇佔氏,格格氏,多羅氏,葉庫理氏,札哈瑪氏,謨爾齊理氏,伊勒爾濟氏,舒爾都氏,徐察氏,福塔氏,宗佳氏,瓦爾佳氏,訥迪氏。 

鑲紅旗:扎蘇理氏,拜格氏,賽音薩爾圖氏,塞楞吉氏,尼瑪哈氏,安佳氏,羅岳氏,鄂濟理氏,翁果特氏,蘇克察氏,札穆秦氏,都瓦爾佳氏,普佳氏

二十四旗

皇太極繼位後為擴大兵源在滿八旗的基礎上又建立了蒙古八旗和漢軍八旗,其編製與滿八旗相同。滿、蒙、漢八旗共二十四旗構成了清代八旗製度的整體。滿清入關後八旗軍又分成了禁旅八旗和駐防八旗。

八旗分類

正黃旗

清代八旗之一,建于明萬歷二十九年(1601年),以旗色純黃而得名。正黃,鑲黃和正白旗列為上三旗,上三旗

內無王,都歸皇帝所親統.兵是皇帝親兵,侍衛皇室的成員也從上三旗中選。至清末,是八旗滿洲中人口最多的一個,下轄92個整佐領又2個半分佐領,約3萬兵丁,男女老少總人口約15萬人。

鑲黃旗

清代八旗之一,建于明萬歷四十三年(1615年),因旗色為黃色鑲紅邊而得名,鑲黃旗是上三旗之一,旗內無王,由皇帝所親統,兵為皇帝親兵,侍衛皇室的成員也從上三旗中選。清末時的規模是轄84個整佐領又2個半分佐領,約2.6萬兵丁,男女老少總人口13萬人。很多清皇室成員都是鑲黃旗。如乾隆帝的孝賢皇後、哲憫皇貴妃,嘉慶帝的孝和睿皇後,朝廷的高級官員中 也有不少是來自鑲黃旗的。歷史上的“垂簾聽政”的慈禧太後是鑲藍旗,後抬旗入鑲黃旗。

正白旗

清代八旗之一,建于明萬歷二十九年(1601年),努爾哈赤初定,以旗色純白而得名。正白旗是八旗中的上三旗之一。順治前,上三旗中並無正白旗而有正藍旗,因在順治初,多爾袞將自己所領正白旗納入上三旗而將正藍旗降入下五旗。多爾袞病逝後,順治就將正白旗納入上三旗,此後清代就成了定製。正白旗是皇帝親統旗之一,旗內無王,兵為皇帝親兵,並從中挑選侍衛皇室的成員。清末規模為轄86個整佐領(基本戶口和軍事編製單位,100—300人 為一單位)約2.6萬兵丁,男女老少總人口約13萬人。《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和清末代皇後婉容(達斡爾族)都是正白旗人。

鑲白旗

清代八旗之一,建于明萬歷四十三年(1615年),因旗色為白色鑲紅而得名,鑲白旗屬于下五旗之一,不是由皇帝所親統,而由諸王、貝勒和貝子分統,清末時的規模是84個整佐領,約2.6萬兵丁,男女老少總人口約13萬人。

正紅旗

清代八旗之一,建于明萬歷二十九年(1601年),因旗色為純紅而得名,正紅旗是下五旗,由諸王、貝勒和貝子分統。至清末,是八旗中人口最少的一個旗,規模為下轄74個整佐領,兵丁2.3萬,男女老少總人口約11.5萬人。著名作家老舍先生原隸正紅旗;清乾隆年間的大貪官和珅也是正紅旗人。

鑲紅旗

清代八旗之一,建于明萬歷四十三年(1615年),因旗色為紅色鑲白而得名,鑲紅旗是下五旗之一,由諸王、貝勒和貝子分統。清末時規模達到下轄86個整佐領。兵丁2.6萬,男女老少總人口約13萬人。清光緒帝的寵妃珍妃就是鑲紅旗人。

正藍旗

清代八旗之一,建于明萬歷二十九年 (1601年),因旗色純藍而得名。正藍旗在順治前與正黃旗和鑲黃旗列為上三旗,順治初,被多爾袞降入下五旗,不再由皇帝所親統,而是由諸王、貝勒和貝子分統。清末時規模達到下轄83個整佐領又11個半分佐領,兵丁2.6萬,男女老少總人口約13萬人。

鑲藍旗

清代八旗之一,建于明萬歷四十三年(1615年),因旗色為藍色鑲紅而得名,鑲藍旗是下五旗,由諸王、貝勒和貝子分統。 清末時規模達到下轄87個整佐領又一個半分佐領,兵丁2.7萬,男女老少總人口約13.5萬人。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侯寶林先生便是鑲藍旗人,正直善良的慈安皇太後(也稱東太後)也是,歷史上臭名遠揚的“垂簾聽政”的慈禧太後是鑲藍旗,後抬旗入鑲黃旗。

建立

初四旗

努爾哈赤在統一女真各部的戰爭中,取得節節勝利。隨著勢力擴大,人口增多,他于明萬歷二十九年(1601)建立黃、白、紅、藍四旗,稱為正黃、正白、正紅、正藍,旗皆純色。

擴建八旗

四十三年,努爾哈赤為適應滿族社會發展的需要,在原有牛錄製的基礎上,建立了八旗製度,即在原有的四旗之外,增編鑲黃、鑲白、鑲紅、鑲藍四旗(鑲,俗寫亦作廂)。

上三下五

旗幟除四正色旗外,黃、白、藍均鑲以紅,紅鑲以白。把後金管轄下的所有人都編在旗內。正黃、鑲黃、正藍(後由多爾袞將正白旗代替正藍旗成為上三旗)三旗,由皇帝自將,稱為上三旗,餘下五旗稱為下五旗。

八旗本無高下之分。清朝入關以前,宗室亦分八旗。惟鑲黃旗隻屬于皇帝一人。鑲黃旗內除了皇帝之外.沒有其他宗室。稍後,皇權進一步加強,正黃旗與正白旗又歸皇帝統屬。入關以後,宗室王公皆分隸鑲白、正紅、鑲紅、正藍、鑲藍等五旗,皇子分府全部撥入這五旗。再無入正黃與正白旗的人。如此始有上三旗,下五旗之分。實際上,上三旗與下五旗隻是相對于包衣佐領而言的,而與皇族和普通旗人無關。皇室管家內務府三旗的包衣佐領,主要服務于宮廷。下五旗亦設包衣佐領,皆為王府所屬,各隨其主之旗。

順治七年(1650)底多爾袞死後,清世祖福臨為了加強對八旗的控製,對八旗的順序進行了調整。由皇帝控製的鑲黃、正黃、正白三旗,稱為上三旗;由諸王、貝勒統轄的正紅、鑲紅、正藍、鑲藍、鑲白五旗,稱為下五旗,此後終清未改。上三旗較下五旗為崇,是皇帝的親兵,擔任禁衛皇宮等任務,下五旗駐守京師及各地。雍正為進一步加強中央集權,削弱諸王、貝勒對各旗的控製,嚴格區分下五旗中的旗分佐領(俗稱外佐領)和府屬佐領(俗稱內佐領)的隸屬關系。下五旗中的主要部分旗分佐領,實際上也由皇帝直接控製。諸王及貝勒僅能控製其府屬佐領。又以鑲黃、正白、鑲白、正藍四旗居左,稱為左翼;正黃、正紅、鑲紅、鑲藍四旗居右,稱為右翼。

蒙古八旗

八旗組織中蒙古旗與漢軍旗的建立比滿洲旗稍晚。清太宗皇太極天聰三年(1629)時,已有蒙古二旗的記載,稱為左右二營。八年,改稱左翼兵和右翼兵。九年,後金在征服察哈爾蒙古後,對眾多的蒙古壯丁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編審,正式編為蒙古八旗,旗製與滿洲八旗同。

漢軍八旗

漢軍單獨編為一旗,據考證是在天聰五年正月(一說天聰七年)。皇太極崇德二年(1637)分漢軍為二旗,旗色玄青,四年分二旗官兵為四旗,七年正式編為漢軍八旗,旗色與滿洲八旗同。從明萬歷四十三年八旗製度建立,直到清崇德七年才完成八旗組織三個部分二十四旗的組織建設,八旗每一旗下都包括滿洲、蒙古、漢軍三個部分。

八旗軍階

滿洲八旗,蒙古八旗的主體是騎兵,他們的普通士兵分為三個等級,馬兵,戰兵和守兵,軍餉依次降低。普通滿洲八旗和蒙古八旗的男子十歲開始每三年可以參加考試,達標為守兵,享有軍餉,以後每三年可以參加晉級考試,考試合格升入高一級,增加軍餉。馬兵,戰兵和守兵是等級而不管你是否騎馬。漢軍八旗也叫烏真超哈(重裝部隊)其主要是炮兵。

都統

清代滿洲、蒙古、漢軍八旗的最高長官。清入關前,滿語稱固山額真,設1人;設左右梅勒額真(後改為梅勒章京)各1人。順治十七年(1660年),從漢語,改固山額真為都統,梅勒章京為副都統。執掌一旗之戶口、教養、官爵承襲、軍事訓練等。京師滿蒙漢八旗各有都統1人,從一品,共設都統衙門24處。在各省置駐防八旗,轄兵2000名以上者,以將軍領之。全國設將軍衙門13處均從一品,以滿洲王公或親信大臣兼任。各防以將軍或都統為長官。一般將軍與都統不並設,凡設將軍處,下置副都統。在某些地區,副都統即為一地駐防旗長官。

協領

清代駐防八旗各旗所設職務,正三品。位在副都統之下,佐領之上。負責駐防旗之一旗軍政諸務。在東北地區,協領有獨處一城領駐防者,如吉林琿春、三姓、拉林等處。

參領

清代八旗甲喇額真(甲喇章京)職官的漢譯名。正三品。副參領為正四品。又為組織名。京旗每旗下分5參領。每參領下轄佐領若幹。

城守尉

清代八旗駐防將領官名,正三品,負責重要府州防衛,其與副都統等。全國共設城守尉衙門16個。城守尉所領兵一般為數百人,少者百餘人,個別地方也有超過千人的。

佐領

早期滿旗社會,出兵或狩錯時,按家族村寨行動,每10人選1人為首領,稱牛彔額真(箭主之意)。明萬歷二十九年(1601年),努爾哈赤定300人為1牛彔額真,作為基本的戶口軍事編製單位,牛彔額真1人管理,始正式成為官名。天職八年(1634年),改稱牛彔章京,入關後,改為漢稱佐領,正四品。駐京師者置於參領之下;駐防,則置於協領之下。戰時領兵官,平時為行政官,掌管所屬戶口、田宅、兵籍、訴訟諸事。其職多為世襲。也是社會與軍事組職名。牛彔是八旗的基本單位。早期滿族社會,它兼有行政、生產、軍事三種職能。入關後軍事職能增強,生產職能逐漸消失。清代各所轄壯丁數在各個時期不同。皇太極時每佐領壯丁約略200人;康熙時百三四十人;嘉慶時,則以150人為率。

領催

清代滿語撥什庫("催促人"之意)的漢譯名。低總軍職。滿洲、蒙古、漢軍八旗各佐領下皆有設定,由馬甲、閒散內優秀者禮之,每佐領下5人,專司登記檔案及支領俸餉諸務。滿洲之領催兼於本佐領下識字擴軍內挑禮。

驍騎校

清代八旗低級軍官名。滿族社會早期稱代子,滿語稱"分得撥什庫",代行者之意。設於佐領之下,正六品。

馬甲

即馬兵、騎兵。又稱驍騎。滿洲等旗人成丁後,其出路主要是桃禮馬甲,由本佐領下步甲,養育兵,匠役和閒散餘丁中桃禮,由馬甲再選為前鋒,擴軍等。京旗馬甲隸驍騎營,滿洲每佐領下20人,專轄於八旗都統。

軍營

驍騎營

清代禁衛軍之一,起皇太極天聰年間所設的阿禮哈超哈營。順治時詳定製度,滿洲、蒙古、漢軍八旗均設驍騎營,為八旗都統的直屬部隊。滿洲驍騎營所轄有馬甲、領催、匠役,其人員從滿洲八旗每佐領下抽調。

擴軍營

清代禁衛軍之一。始建於皇太極天總年間的巴牙喇營,上三旗守皇宮禁門,即午門,東西華門和神武門等,下五旗守王公府門。雍正時,改為均司禁衛。從滿蒙 八旗中抽調,每旗設擴軍統領一人;雍正三年,增設了圓明園八旗擴軍營,駐於該園周圍,以司禁衛。

前鋒營

清代禁衛軍之一。始建於皇太極天聰年間葛布希賢超哈營。挑選滿蒙八旗各佐領下的擴軍馬甲,養育兵等技藝優秀和身強力壯者銳部隊,獨立為營。清代大規模的巡活動很多,前鋒營負責皇帝巡幸時的前哨警衛。

健銳營

清代禁衛軍之一。也稱雲梯兵。乾隆十四年(1749年)設立。駐扎在北京香山實勝寺旁,習攻堅之戰。營兵從八鋒中壯健者挑選,兵額2000,滿人居多。設總統大臣管理,下有翼長,參領等官。

火器營

清代京軍之一。康熙因平定三藩戰爭之需,非常重視火炮技術,於1691 年定全營均練習火炮,並掌皇帝的守衛擴從。營兵從滿蒙漢八旗中抽調,共轄官兵近八千人。火器營在平定三蕃,收復台灣和抵御沙俄侵略等戰役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步軍營

清代禁衛軍之一。守衛京師,滿蒙漢八旗分駐京城,人數較多,康熙十三年,定製兵額21158人。

神機營

清代禁衛軍之一,始建於鹹豐十一年(1861年),主要職責是守衛紫禁城禾海(中南海、北海、什剎海)並滬從皇帝巡行,神機營由滿蒙漢八旗及八旗前鋒、擴軍、步軍器、健銳等營伍中挑選的武藝高強和善騎射的營餘構成。

虎槍營

清代禁衛軍之一。康熙二十三年設立,負責滬從圍獵,如在塞外皇家圍場的守獵,稱木蘭圍場(木蘭滿語。原為哨鹿,後為地名)各個善騎射,都是從八旗、前鋒、擴軍和火器等營伍挑選的,兵額約六百。

相撲營

清代禁衛軍之一。康熙年間設立,營兵被稱為"少年大力士",他們協助康熙帝鏟除了叛臣鰲拜,立下了汗馬功勞。

編製

八旗的最小單位是牛錄,每300人為一牛錄,設牛錄額真1人;牛錄既是一種社會組織,也是作戰時的一個單位編成,每牛錄300戶,每戶出一個壯丁,父死子繼,兄亡弟代,在全軍出動時才有每牛錄300人。一般作戰,每牛錄隻有幾十人。

5牛錄為1甲喇,設甲喇額真1人;

5甲喇為1固山,設固山額真1人。

八旗的組成是滿洲八旗300牛錄,其中包括約100個已經滿族化的蒙古牛錄,純粹滿洲牛錄僅210個。蒙古八旗129牛錄和漢軍八旗167牛錄。終清一代牛錄的數位增加不多。

據史籍記載,當時編有滿洲牛錄308個,蒙古牛錄76個,漢軍牛錄16個,共400個。此時所編設的八旗,即後來的滿洲八旗。清太宗時,又建立蒙古八旗和漢軍八旗,旗製與滿洲八旗同。八旗由皇帝、諸王、貝勒控製,旗製終清未改。

方位

清代的八旗軍,包括八旗滿洲、蒙古、漢軍,在行軍、駐營時所居的位置是固定的。據說是依“五行相克”說製訂的。在《八旗通志》中有如下的記載:“兩黃旗位正北,取土勝水。兩白旗位正東,取金勝 清 北京 八旗分布木。兩紅旗位正西,取火勝金。兩藍旗位正南,取水勝火,水色本黑,而旗以指麾六師,或夜行黑色難辯,故以藍代之。”

根據陰陽五行學說:東方屬木,顏色為青,木能克土;南方屬火,顏色為赤,火能生土克金;西方屬金,顏色為白,金能生水克木;北方屬水,顏色為黑,水能生木克火;中央屬土,顏色為黃,土能生金克水。

從五行所屬的顏色和五行相克的角度講,八旗所處的方位恰恰與五行相克的方位是一致的:兩黃旗屬土,土能克水,所以在北方;兩紅旗屬火,火能克金,所以兩紅旗位于西方;兩白旗屬金,金能克木,所以兩白旗位于東方;兩藍旗屬水,水能克火,所以兩藍旗位于南方。

八旗製度

階級製度

滿洲人建立的清帝國通常被認為是一個奇跡。一個隻有幾十萬人口民族,竟然征服並牢牢統治了人口將近一億的漢族地區和蒙藏回疆廣袤的面積。不過從另一個角度看,這個數位也並不奇怪。實際上如果將任何年代的中華帝國官僚和貴族人口合計,差不多也是這個比例。換句話說,滿洲人基本上構成了帝國的新上層金字塔結構,而一個小小的民族能夠實現這一點,其中的奧妙,就在被稱為“八旗製度”的滿洲人組織方式上。

八旗製度是清太祖努爾哈赤建立的一種耕戰合一的社會組織形態。是軍政合一的最高一級單位,因為出征時用正黃、鑲黃、正白、正紅、正藍、鑲白、鑲紅、鑲藍八種顏色的軍旗以示區別,所以也稱為“八旗”。後來又將被滿洲人征服的蒙古、漢人編為蒙古八旗、漢八旗,連同滿洲八旗一共二十四旗,但其核心還是滿洲八旗。

八旗的上層結構則可以概括為“用血緣粘合地緣,用族權支持政權。”與西周十分相似。而固山統帶甲喇、甲喇統帶牛錄這樣的組織法則,則是標準的金字塔結構。其實類似的結構在本沸沸整個法製史中出現過不止一次,鮮卑民族的府兵組織,女真民族的猛安謀克,成吉思汗的十戶、百戶、千戶、萬戶,簡直是幾乎任何一個新興民族都靠這樣的模式將自身組織起來,然後才能在戰爭中征服中國大地。因此十七世紀的滿洲人,社會發育程度已經達到西周時期的水準。

滿洲社會的奴隸現象也比較明顯。努爾哈赤征服女真各部,全體滿洲人也都可以當作是他的家奴,在滿洲人看來,“奴才”有“親近”、“自己人”的含義,因此滿洲貴族在皇帝面前自稱“奴才”,以區別于漢人官員稱“臣”,這甚至是一種特權。不過滿漢平民一般被稱為“諸申”、“伊爾根”,分別是滿語“國人”、“民”的意思,對國家除了編戶義務之外,人身依附尚弱。而完全屬于主人的奴隸則被稱為“包衣”,滿語“家裏人”的意思。

經濟製度

早期滿洲人將土地理解為河流、森林乃至空氣、陽光一樣是公共物品,建立後金之後,“土地公有”觀念的影響仍然存在,努爾哈赤結合八旗製度,將土地也按人頭平分給八旗民眾。天命六年(1621年),他發布“計口授田諭”,將征服的遼東土地除保留一部分“給我駐扎此地之兵馬“的公田之外,”平均分給,每一男丁五日種糧之田,一日種棉之田。”任何君主進行的均田措施都是有潛台詞的,就是授田的農民負擔支持君主的義務,人頭稅體製總是與均田令如影隨形的出現,北魏、隋唐如此,一千餘年之後的滿洲的大金國也如此,均田之後,“三男丁耕種公田一日,二十男丁內,一人當兵,此二十丁內,一人應役。”

大金國擴張太快,征服獲得大量人口、財富,自身農業生產反而顯得並不重要。加上出關後又迅速融化到土地私有化到了相當程度的漢族社會,因此滿洲早期“均田令”往往不為人註意。其實“計口授田”才是八旗精兵征服關內的物質基礎。入關後的“圈地令”,某種意義上講也是“國有均分”土地製的延續。[1]

婚姻製度

八旗宗室王公及官兵的婚喪等均有規定。清初定滿漢不通婚,直到光緒二十七年(1901)才取消禁令,實際上民間早已通婚。

法律製度

出關以前的滿洲人的法律也向遼夏金元一樣原始簡單。法律基本上是軍法和刑法,財產法和契約法則簡單的可以忽略不計。有人願意將“八旗製度”稱為行政法,我更傾向于理解成社會組織方式,雖然八旗製度的上層規則勉強可以稱為“官製”,但那隻是八旗製度的一個側面。入關前的刑法基本上是部落民狩獵習慣和軍紀的發展總結。滿洲社會自身文化水準非常落後,連成吉思汗《大札撒》這樣水準的民族法典都沒能孕育出來,其罪名散亂無章,主要包括侵犯八旗貴族和汗(皇帝)、逃亡叛逆、殺人盜竊、通奸乃至迷信殺人等。

懲罰犯罪的方法也是典型的野蠻落後。死刑有斬首、燒殺、炮烙、碎屍、淹死等。關外時期滿人始終處于擴張戰爭中,勞力十分缺少,因此沒有流徙等自由刑和勞役刑,個別貴族有“拘禁于空屋子內”的處罰,大多數社會成員則廣泛採用便捷的肉刑和痛苦刑,如鞭責、“打腮”、“貫耳鼻”、“射鳴鏑箭”等,還有餓飯等特色方式。另外輕罪過失也採用納金贖刑的做法,一切都似乎都回到了漢族先民的商周時代。

軍製製度

八旗初建時兵民合一,全民皆兵, 凡滿洲成員皆隸于滿洲八旗之下。旗的組織具有軍事、行政和生產等多方面職能。入關前,八旗兵丁平時從事生產勞動,戰時荷戈從征,軍械糧草自備。入關以後,建立了八旗常備兵製和兵餉製度,八旗兵從而成了職業兵。清定都北京以後,絕大部分八旗兵丁屯駐在北京附近,戍衛京師的八旗則按其方位駐守,稱駐京八旗,俗稱京旗,實即禁軍。另抽出一部分旗兵派駐全國各重要城市和軍事要地,稱駐防八旗。八旗有一套完整的製度。如封爵,崇德元年(1636)始定親王、郡王、貝勒、貝子、鎮國公、輔國公、鎮國將軍、輔國將軍、奉國將軍9等。八旗按引軍旗色定戶籍。 八旗興辦宗室覺羅學、官學等,課其子弟。

刑律製度    

清代雖然沒有公開搞類似元代“四等人”的民族歧視法,但隻是為了表面上的公平,以免激起漢人的反抗,實際上旗人在法律上享有一定的特權。《大清律》固然幾乎完全沿襲前代,但是實施中,必須加上“八旗製度下“五個字的定語,凡是遇到旗人犯罪,定罪量刑與漢人並不相同。

首先是旗人處刑方面的區別。《大清律·名例》規定,“凡旗人犯罪,笞仗各照數鞭責。充軍留遷,免發遣,分別枷號。”具體枷號折抵法則是相當輕的,比如僅次于死刑的充軍,折抵枷號70~90日,甚至雜犯死罪者也可以枷號,(真犯死罪者不可)。清沿明製無官當,但類似原理的“消除旗籍”即將旗人降為漢民則是旗人特有的處罰方式。其次是司法方面,旗人案件由特定機關審理。京師平民旗人由步軍統領衙門審理,貴族由宗人府審理,民事案件由戶部現審處審理。地方官員可以審理地方涉及旗人的案件,但無權判決,隻能提出審理意見,交由相應的滿人審判機關——理事廳處理,理事廳是類似“軍地聯絡辦公室”之類的機構,專門負責協調八旗駐軍和地方關系,官員也都由旗人擔任。旗人的刑罰執行也不同于漢人,斬立決者可以減為斬候監,刺字不刺面而刺臂,徒刑則有專門的監獄。

特權法實施的結果自然是旗人“自恃地方官不能辦理,固而驕縱,地方官難于約束,是亦滋事常見。”雖然和蒙元時期比較起來,滿洲人的民族特權還是比較克製的。尤其是後期,征服者與被政府者的角色已經大大淡化,滿漢兩族無可避免的融合,這些特權法也逐漸消亡,但是整個清代,民族特權法一直是存在的。

對于皇上來說,旗人是維持皇權的支柱,他們也就永遠被固定在皇權支柱的位置上。雖然有各種法律上的優待,但條件是滿洲人必須保持粗樸剽悍的騎射風俗。法律對旗人另有些專門的限製,比如滿漢不通婚,旗人不得從事農工商業,隻能“讀書習武”,讀書當然也隻能讀皇帝指定的書籍。為了保持旗人騎馬的習慣,特別規定旗人不得坐轎,甚至還專門致書朝鮮國王不得像迎接明朝使臣一樣預備轎子迎接滿人。每年在承德避暑山庄進行的“木蘭圍場”,滿蒙文武官員都要比賽射箭,不及格的要罰俸、革職。皇帝還專門立法鼓勵旗人去學習滿文、滿語。但這些措施的實行並未改變滿人漢化、八旗軍隊腐化的趨勢。

歷史作用

八旗製度從正式建立到1911年辛亥革命後清王朝覆滅,共存在 296 年。它是清王朝統治全國的重要軍事支柱,曾為發展和鞏固中國多民族統一的國家、為保衛邊疆防止外來侵略等都作出了重要貢獻,對滿族社會的發展,更起到不可磨滅的作用。隨著歷史的嬗變,八旗製度中落後的一面也日益明顯,嚴重地束縛了滿族人民的發展,在征戰中的作用也愈來愈小。八旗製度與清王朝的命運緊密地聯系在一起,經歷了由盛而衰,由衰而亡的整個歷史過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