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神探

八卦神探

《八卦神探》是2014年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的出品一部時裝愛情喜劇,由張乾文監製,萬綺雯李思捷梁烈唯朱晨麗領銜主演。此劇為第18屆香港國際影視展中無線電視所推介的19部劇集之一。

該劇講述的是警員薛丹仁和車季菲利用玄學和科學共同破案的故事。該劇將于2014年12月16日起在翡翠台及高清翡翠台首播。

  • 中文名稱
    八卦神探
  • 外文名稱
    Officer Geomancer
  • 出品時間
    2013年11月-2014年2月 
  •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
  • 集    數
    20集
  • 線上播放平台
    優酷,myTV
  • 類    型
    時裝/喜劇/警匪
  • 發行公司
    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 監    製
  • 編    導
  • 製作統籌
    李婉嫻
  • 主    演
  • 上映時間
    2014年12月16日-2015年1月9日
  • 每集長度
    44分鍾
  • 編    審
  • 其它譯名
    牛頭愛搭馬嘴
  • 編    劇
    曾保華
  • 出品公司
    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基本介紹

《八卦神探》(英語:Officer Geomancer)(前名:牛頭愛搭馬嘴),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拍攝製作的時裝喜劇電視劇,由萬綺雯李思捷領銜主演,由梁烈唯朱晨麗鄭俊弘等主演,監製為張乾文。此劇為第18屆香港國際影視展中無線電視所推介的19部劇集之一、2014中國國際影視展中無線電視所推介的25部劇集之一及AOD劇集為大馬觀眾推介6部新港劇之一。該劇將于2014年12月16日起在翡翠台及高清翡翠台首播。

八卦神探

基本信息

類型:時裝、喜劇、警匪

演出:李思捷、萬綺雯、梁烈維、朱晨麗、

楊詩敏、鄭俊弘、蔡思貝、麥玲玲

主唱:鄭俊弘

集數:20

年份:2013年11月-2014年2月

監製:張乾文

編審:盧美雲

外景:香港

製作公司: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內容介紹

劇情講述了一個玄學高人薛丹仁與聰明心理學的女督察車季菲攜手合作,大破奇玄怪案。長期相處的他們,擦出了日久生情的火花。

分集劇情

第1集

丹仁加入 與菲共事

犯罪心理學專家車季菲督察擅于觀察別人的細微動作,故一直深得上司器重。季菲收到情報指,有匪徒打算搶劫銀行,故安排一眾探員到銀行喬裝埋伏。

巧合地,薛丹仁沙展與同窗警員夏文值一起到銀行辦事,剛好卷入劫案之中,二人更成為人質,被匪徒帶上車逃走。季菲因匪徒有人質在手,不敢輕舉妄動,隻能駕車窮追。

擅于相學的丹仁察覺到匪徒將遇車禍,即聯同文值一起行動,終在季菲趕到前擊倒匪徒。事件解決後,丹仁與文值為保持低調,丟下匪徒便自行離去。案件圓滿結束,季菲的上司方圓圓更宣布將有兩位新成員加入屬下的調查小組,眾人聞言後,對他們的身分感好奇。

八卦神探劇照

丹仁原是 玄學奇才

丹仁與文值到茶餐廳找侍應梁醒裘傾談。醒裘雖然外表是一名普通的侍應,但是卻一直利用自己與黑社會成員的關系來收集情報,再向丹仁提供調查線索。醒裘得知丹仁調職後,亦為他感到高興。

八卦神探

丹仁的相學造詣極高被指料事如神,就算連外國人都對丹仁的能力感到信服。原來丹仁的外公是一名非常出名的算命師,丹仁亦是向其外公遺留下來的筆記資料學習,而他亦因天資聰慧而能青出于藍。

但丹仁曾被外公批為「石中隱玉」命,並不適合從事高調工作,故選擇加入警隊而沒有繼承外公衣缽。丹仁與文值一起到季菲的隊伍上班,原來圓圓一直提及的人才就是丹仁,圓圓決定將丹仁編入季菲的小組之內,希望二人能通力合作增加破案率。

季菲不信 丹仁分析

丹仁加入圓圓的團隊工作後,即負責富商張天豪的女兒張艾琳失蹤案。但丹仁與文值並沒有按照季菲的指示行動,反而自行離開到別處蒐證,惹來季菲不滿,並向圓圓申請調走丹仁。

季菲向丹仁宣戰,指若她可先找回艾琳,丹仁需要馬上于她的隊伍消失。相反,季菲會收回過去對丹仁的不滿。丹仁毫不考慮,接受季菲挑戰。

季菲下班後,即趕到高級餐廳參加相親活動,因季菲的外表美麗動人,故令相親對象怦然心動,但季菲卻對他不感興趣。

八卦神探

季菲為妹 參加相親

原來季菲參加活動隻為妹妹車季美找個好歸宿,但季美出現卻嚇走了這名前來相親的男士。季美是一名雜志記者,經常要喬裝混入不同地方進行調查,甚至扮成孕婦去找尋政客偷情的證據。

季美因工作過份繁忙,始終未有時間結識對象,所以感情生活一片空白的她總想辭去工作來談戀愛。但季美的上司董綽卻十分了解季美的脾性,故經常都能成功挽留常提出要辭職的季美繼續在出版社工作。

季菲除了妹妹季美外,還有一名弟弟季君,三人一起共同生活。季菲全力照顧兩位弟妹,希望是讓家人能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第2集

醒裘協助 拘捕綁匪

陳兆娥是天豪的妻子,亦是報稱失蹤少女愛琳的母親。季菲為了蒐集線索便與兆娥作詳談,希望藉此了解兩人的母女關係尋得相關蛛絲馬跡。

二人在言談間,兆娥透露很擔心愛琳的安危,但卻對女兒的想法並不了解,令季菲感到兆娥與愛琳之間的母女關係似乎並不融洽。

正當季菲對愛琳的下落毫無線索感到煩惱之際,天豪竟在此時收到一封恐嚇信。信中指愛琳已被凶徒綁架,並要求天豪提交一千萬贖款,否則愛琳性命不保,令天豪及兆娥更感憂心。

丹仁發現 重要線索

丹仁一直在愛琳住所附近進行調查,雖然找不到決定性證據,但卻在愛琳住處找出大量貓毛及貓糧,故認為愛琳是一名愛貓之人。

丹仁以愛琳是愛貓者的方向作出調查,而同隊的鐵良芷亦協助丹仁蒐證,終成功在愛琳住所附近發現一隻裝有行動記錄器的野貓。丹仁憑著記錄器的片段,證實愛琳失蹤當晚有一男一女經過案發現場,發現愛琳並非失蹤,而是與男友私奔。

丹仁與季菲為了查出疑犯的身份,便到茶餐廳找醒裘提供資料。想不到,醒裘隻看到疑犯的一雙鞋,便得悉對方的身份。醒裘協助丹仁,假裝與愛琳的男友進行買賣,最終被捕,並發現他身上藏有大量嬰兒物品。

兆娥強迫 女兒墮胎

兆娥得知綁匪被捕後,即趕到警署了解情況,兆娥與綁匪見面後即情緒失控。季菲見狀主動向兆娥了解真相,才知道愛琳原來懷有身孕,因兆娥壞疑愛琳與繼父有染,懷有孽種,故曾強迫愛琳墮胎。愛琳堅決不從母意,故乘兆娥不察覺的情況下離家出走,更因而在貓兒身上留下相關線索。

當警方準備到醫院接愛琳到警署時,發現愛琳早已自行出院。季菲要求丹仁出發往找愛琳時,丹仁卻向兆娥詢問愛琳的時辰八字,欲算出愛琳的位置。

丹仁與季菲兵分兩路,終在醫院尋回愛琳,經丹仁苦勸後,愛琳終決定回家與家人團聚,但兆娥卻未能原諒自己誤會丈夫與女兒的關係,欲離家出走。

季菲重遇 學友潤輝

季菲一直十分緊張季美的終身幸福,故再次幫季美參加相親活動,過度擔心的季菲更暗中調查季美的私生活,以防季美誤交損友。

在一次相親聚會中,季菲重遇大學同學朱潤輝,並得知他正在大學任教心理學,兩人傾談時,開始回想大學時代的往事,原來兩人相遇是由一張大學活動海報開始……

第3集

季菲查案 丹仁介入

當年大學在未知會季菲及潤輝的情況下,使用了兩人的頭像做宣傳海報,兩人就此結緣,二人的相識過程亦成為了季菲的重要回憶。

潤輝在任教的大學收到恐嚇信,無論他如何出盡辦法,仍無法查出發恐嚇信者的真正身份,故希望任職警察的季菲能介入調查。季菲聞言後,即同意出手協助舊友。

丹仁介入 潤輝案件

季菲接受潤輝的請求,並進入大學開始進行調查,季菲因而發現潤輝在大學深受女性歡迎。另外,她亦留意到其中一名女學生蘇倩敏的神情緊張,更對季菲存有敵意,因此,季菲懷疑倩敏就是恐嚇潤輝的真凶。

丹仁察覺到季菲身上將有劫數,特意贈送護身符給季菲消災解難,因季菲不相信鬼神之說,故沒有認真在意丹仁的話,把護身符隨手棄置。

丹仁在一次偶然機會下遇見潤輝,丹仁即從潤輝身上看到不祥之兆,故主動介入恐嚇案中,協助季菲調查。

突然受襲 潤輝受驚

潤輝帶季菲及丹仁一起到大學的辦公室研究案情,細看潤輝電腦中的恐嚇郵件。及後,丹仁發現辦公室門外有人鬼鬼祟祟地放下郵包,即沖上前追捕。想不到,當潤輝開啟那個郵包的時候竟突然爆炸。

當丹仁捉住疑犯後,季菲突然出現撞倒丹仁,終被疑犯逃去。丹仁最後隻取得一個驅邪娃娃作為證物。而潤輝受襲後亦令大學的保全大為緊張,令事件更添幾分混亂。

醒裘出手 接近倩敏

丹仁憑手上的驅邪娃娃在大學內蒐集證據,發現季菲早前發現的可疑女學生倩敏嫌疑最大。經過季菲與丹仁的研究後,便決定由自告奮勇幫忙的醒裘負責接近疑犯倩敏。

醒裘不負所望,成功接近倩敏更向她發動追求攻勢。倩敏決定與丹仁及季菲見面,並向他們交代自己與潤輝的關係。原來倩敏一直單戀潤輝,更曾經向潤輝示愛,可惜倩敏最後被他拒絕,傷心的倩敏便將手造的驅邪娃娃丟棄在校巴上。

丹仁與季菲按照倩敏的口供,到大學校巴上進行調查,丹仁即在車上發現製造炸彈的工具,因此確定恐嚇潤輝的犯人就在附近。

潤輝季菲 接連遇險

校巴司機楊劍洪發現丹仁後即轉身逃走,最後被丹仁成功擒獲。劍洪被捕後,便坦承自己就是恐嚇潤輝的真兇,原因是兩人早前曾因交通問題有所爭執引致,最後潤輝不再追究才釋放劍洪離開。

潤輝成功找出恐嚇者後,即親自向丹仁道謝,而丹仁卻發現潤輝身上的凶兆仍未消去,更有愈來愈嚴重的情況。

丹仁擔心季菲會被捲入災難之中,便出言提醒季菲小心。季菲如常與潤輝見面約會,殊不知卻如丹仁所言,災禍接二連三地在潤輝和季菲身邊發生

第4集

潤輝被恐嚇案雖已水落石出,但是潤輝身上的凶兆卻仍然未除。丹仁早已提醒季菲小心,而季菲與潤輝外出用膳時,亦如同丹仁所言怪事頻生,故令季菲亦有感事情仍未結束。潤輝突然下落不明,季菲及丹仁為了解決疑團,亦開始回想潤輝失蹤前所發生的事情。丹仁回憶 童年往事丹仁下班回家後回房間休息,當他望向安放在房間的獎杯,即回想起昔日往事。丹仁年幼喪父,卻得義父餘民威照顧,而丹仁亦與民威的兒子餘嘉勇相處融洽,兩人更曾經勝出球賽。但丹仁的美好時光卻難以持久,某日,丹仁被一戀童癖怪客誘拐,民威為拯救他而喪生,嘉勇更因此被送往外地居住,直至現在丹仁仍然在掛念這位沒法再遇的家人。校巴司機 原是警察丹仁為調查潤輝失蹤案,便著手調查劍洪的身分,才知道劍洪曾是警隊成員,丹仁認為劍洪有事情隱瞞,故親自到大學了解。原來,當年劍洪與一位名叫危澄的女編劇相戀,劍洪為了幫助危澄蒐集資料,因被控偷取機密檔案而革職。事後,劍洪將身為心理學家的潤輝介紹給危澄,兩人因此成為情侶,劍洪為此心裏不快。季美撞破 潤輝秘密季美及季君收到雜志總編的命令,要潛入酒店蒐集名人偷情的證據。殊不知,二人竟發現潤輝與一名神秘女人進入酒店房間幽會。季君深知季菲對潤輝有意,為此而感到憤憤不平,更在季菲面前對潤輝抱有敵意。季菲看見季君的態度感到不妥,禁不住迫問季君因由,季君雖欲把真相告知季菲,卻遭季美阻止。行動失手 丹仁相救季菲在一次拘捕行動中,赫然發現潤輝與一名女子行為親暱,一時神不守舍而被疑犯襲擊,令她身陷險境,幸好丹仁及時出現,舍身保護季菲才沒有發生悲劇。季菲收到潤輝邀請到大學禮堂見面,原來潤輝為了追求季菲,特地將禮堂布置成兩人初相識時的模樣。季菲雖然受到感動,但最終卻決絕地拒絕了潤輝,故此令季菲以為潤輝失蹤自己亦有責任。運用玄學 尋找潤輝季菲及丹仁為了調查潤輝失蹤案,故親自到大學向保全主任進行調查,可惜卻找不到任何有用的資料。季菲以危澄為目標進行調查,卻收到經常與危澄合作的導演被謀殺的訊息。面對愈來愈復雜的案件,季菲決定親自與危澄見面,以了解危澄背後千絲萬縷的關系。丹仁則利用玄學調查潤輝的藏身位置,因而成功找到潤輝受襲的證據。另外,凶徒亦開始打算對潤輝下殺手,危機一觸即發。

八卦神探 八卦神探

第5集

合作查輝 藏身地點

眾人發現潤輝失蹤案的案情愈見複雜,故丹仁決定與眾同事一起分析案情,希望從了解各死者與嫌疑犯的關係,因而發現危澄是事件中的關鍵人物。季菲亦同意分析,開始集中調查危澄。

看見丹仁不斷展示其能力,令季菲亦開始逐漸相信他的玄學理論,終主動要求丹仁提供意見。丹仁以相學角度來分析危澄,認為她的家庭關係複雜,更是一名性格剛烈的女子,季菲聽後亦表同意。

劍洪被殺 苦無頭緒

危澄突然向季菲報案,向她展示劍洪傳送給她的短訊。丹仁與季菲馬上趕到大學往找劍洪,但可惜隻能在校巴上找到劍洪的屍體。經調查後,發現劍洪是死于吸入廢氣窒息。

由于在大學中找不到人證目擊凶手行凶,亦沒有發現可疑人物,因此初步懷疑劍雄是死于自殺。但丹仁堅持劍雄為他殺,勢要把凶手緝拿歸案。

季菲與丹仁一起到危澄小時候居住過的孤兒院進行調查,欲了解她的家庭背景和性格,結果亦與丹仁的相學分析不謀而合。

危澄倩敏 原是舊識

季菲與丹仁一起到潤輝的辦公室研究案情,無意中發現潤輝收藏著一張與危澄所屬劇組的合照,合照中倩敏亦有出現,因此懷疑她與危澄早已相識。

季菲與丹仁為了解危澄與倩敏的關係,便到茶餐廳找醒裘向倩敏問話。倩敏知道丹仁發現自己與危澄相識,坦然承認自己仍有事情未有向丹仁提及,但倩敏卻要求與醒裘到酒店幽會,才會提供情報。

醒裘為了幫助丹仁,便決定到酒店滿足倩敏,結果醒裘的醜態被倩敏拍成短片,丹仁及文值亦忍不住嘲笑醒裘。

剪報資料 發現線索

從倩敏的情報中得知,大學保全主任石翹曾向倩敏勸告,指潤輝的男女關係複雜,不應對他產生感情,丹仁因而發現石翹早對潤輝有所認識,因此季菲懷疑潤輝失蹤案與石翹有關,即向石翹展開調查。季菲回家後,從季美的剪報資料中發現重要線索,證實石翹與危澄相識。

醒裘與倩敏為了賺取尋人費,竟故意向正追捕石翹的良芷提供錯誤線索。二人緊隨石翹的座駕進行調查,發現她偷偷進入一間廢屋中。

調查石翹 醒裘遇襲

醒裘與倩敏待石翹離開廢屋後,即入內查探,卻被石翹發現。倩敏雖成功逃走,但醒裘卻被石翹擊暈倒地。為了消滅證據,石翹竟欲放火燒毀廢屋。

倩敏趕往找前來調查案件的文值與良芷,良芷知道情況後即冒險衝入火場營救醒裘。而季菲為拘捕石翹,聯同丹仁駕車追捕石翹,而丹仁早算出會遇上車禍,故早預備頭盔保護季菲。

第6集

丹仁執意 尋找潤輝

醒裘因擅自調查石翹而身陷火場,幸得良芷出手相救才大難不死。良芷甚至為了醒裘的任性而再度進入火場,令醒裘因而感到傾心,視良芷為夢中情人。

季菲在追捕石翹的時候撞車,令丹仁在醫院昏迷未醒,石翹借機逃脫不知所終,結果所有關於潤輝的失蹤案線索全部中斷。

陷入昏迷的丹仁在睡夢中重遇早已仙遊的外公,外公在夢中告誡丹仁不要使用家傳錢幣來佔卦,否則陽壽會一步一步地被削減。

佔卜成功 覓得潤輝

丹仁甦醒過來,為協助季菲查出潤輝的下落,故丹仁未有理會外公勸告,決定使用家傳銅幣佔卦,成功找出潤輝的藏身位置,即獨自到大學進行搜查,成功發現飽受兇徒折磨的潤輝。

突然,石翹現身襲擊丹仁,丹仁雖然出手反擊,卻未能成功打敗石翹。正當石翹欲先行殺死潤輝時,文值等人及時趕到現場,救出丹仁及潤輝,拘捕石翹。

另外,季菲收到線報,指石翹在危澄家中出現,即與部下趕到現場調查,發現危澄身受重傷,倒臥浴室血泊之中,於是趕快送危澄到醫院治理。

石翹坦白 犯案原委

石翹被捕後,丹仁即對石翹進行盤問,石翹見大勢已去,便將潤輝失蹤案的實情告知丹仁。

原來潤輝與危澄本是情侶關係,但潤輝為了控製危澄,竟以危澄的裸照作要脅。石翹與危澄感情深厚,便聯同劍洪一起綁架潤輝。

劍洪起初隻打算給與潤輝教訓,當得知石翹打算殺死潤輝時即想抽身離場,無奈石翹卻威脅他繼續合作,劍洪擔心自己的所為被警方發現,隻好屈服在石翹的控製之下。

季菲特意 探望危澄

石翹說出在危澄入院期間,見導演國精到院探望,得知兩人之間的關係,故令石翹頓起殺機。而石翹與劍洪內訌,先口角後動武,劍洪亦被石翹所殺。 

季菲前往探望危澄,得知當日石翹成功擺脫季菲的追捕後,到危澄家中求救,做對亡命鴛鴦。但危澄擔心受牽連,暗中聯絡警方告密。

石翹發現後怒不可遏,即出手刺傷危澄,危澄因此失血過多暈倒。季菲將石翹殺人的原委告知危澄,但危澄卻未有反省,季菲亦感無奈。

丹仁轉交 潤輝錄影

潤輝失蹤案告一段落,丹仁亦相約季菲見面,二人經歷這件案件後開始互相了解,而丹仁亦把潤輝留給季菲的錄影片段交出。

原來在潤輝入院時,季菲曾經到醫院探望潤輝,而錄影片段就是潤輝對季菲的回應。季菲看過潤輝的回應後,心中不禁有所感觸,而丹仁早前為了調查潤輝而使用家傳銅幣,其後遺症亦開始在其身上浮現。

第7集

醒裘借芷 與敏分手

醒裘從小就與丹仁及文值同住,這天醒裘與丹仁因小事各不相讓,醒裘更因此離家出走,搬到茶餐廳寄住。

餐廳老闆一直對醒裘照顧有加,因此並不忍心見到醒裘因一時之氣與丹仁交惡,故決定與文值合作化解兩人恩怨,可惜最後因醒裘的固執而事敗收場。

文值事後與女同事談及感情問題,碰巧圓圓經過,聽到文值的對話。圓圓加入警隊多年,一直單身的她原來亦對文值有意,故此主動上前向文值搭話。

文值雖然知道圓圓的心意,但卻未有打算接受圓圓的追求,因而令圓圓感到失望。

衣服被盜 求助良芷

醒裘因為寄宿在茶餐廳,故需要到公眾浴室解決洗澡問題,洗澡後的醒裘發現衣服竟被露宿者偷走,窮途末路的他隻有到警署向良芷求助。

看見醒裘不甘自己能力不足,隻能退居幕後協助警方蒐證,良芷便介紹醒裘加入自己家族經營的拳館。醒裘為了接近良芷,立即決定跟隨她到拳館鍛鍊,但醒裘的體能不濟,故面對拳館的嚴格訓練時亦叫苦連天。

借助良芷 擺脫倩敏

醒裘之前為了調查潤輝恐嚇案而接近倩敏,因而被倩敏看上並日夜糾纏,醒裘不勝其煩,決定借故帶倩敏一起到拳館練習,並在倩敏面前與良芷表現親暱。

妒火中燒的倩敏因而向良芷提出挑戰,最後亦理所當然地被良芷打敗,醒裘終成功擺脫倩敏的糾纏。

季菲得知 醒裘過去

季菲為了幫助圓圓追求文值,便向丹仁打聽有關文值的事情,亦問起丹仁與醒裘之間的往事。原來丹仁當年剛從警校畢業,第一個拘捕的犯人就是醒裘。

當年因醒裘父親生意失敗自殺,令醒裘流離失所誤入歧途。因醒裘當年跟隨的黑幫大哥早死,重情義的醒裘便決定留在茶餐廳照顧大哥的母親花拉。

丹仁陪同季菲往見季美的相親對象,拆穿對方醉翁之意不在酒,令相親對象盛怒離去。季美趕到相親餐廳,誤會以為丹仁是相親對象,對他一見傾心,季菲知道後大為緊張。

文值退賊 董綽傾心

季美到酒吧與上司董綽見面,季美見董綽一面愁容便出言了解。

原來董綽的母校舉辦舊生活動,但是董綽不想讓舊同學知道自己仍然獨身,故想趁活動開始前找到男朋友,可惜董綽的如意算盤落空一直未有收穫。

董綽飲醉獨自歸家,卻在路上被賊人襲擊。正當董綽正要被賊人傷害之際,剛好路過的文值及時出手製止賊人。

文值把賊人擊退後,未有留下自己的姓名後獨自離去,董綽對文值的男子氣概心動不已。董綽認為這是上天安排的一段姻緣,故一直希望自己能夠重遇文值與單身生活說再見。

第8集

圓圓暈倒 遺失佩槍

圓圓收到舊校寄來的請柬,得知舊校舉行舊生聚會,她害怕被舊同學知道自己仍然單身,故使計瞞騙文值一起出席聚會,並訛稱文值是自己的男朋友。

文值與圓圓一起來到活動會場,即遇見同樣收到請柬的董綽,原來圓圓和董綽是舊同學,直到現在兩人亦互相存有敵意。

董綽在聚會中遇到文值,即上前與文值相認,當得知文值是圓圓的男朋友後即感失落。董綽感覺不妥,便暗中細問文值原委,文值得知自己被圓圓欺騙,大感氣憤拂袖而去。

圓圓失憶 更失佩槍

文值離開後,圓圓即被揭穿真相的董綽嘲諷,心感氣結的圓圓隻好獨自離開。圓圓歸家途中,見一名男子神色可疑地在暗角徘徊。身為警察的圓圓即上前加以查問,但她卻失足摔倒在地,更因而昏迷在垃圾雜物之中。

翌日,文值回到警署上班卻未見圓圓,眾人開始擔心她的安危而四出找尋,季菲甚至派人破門進圓圓家中搜查仍未有發現。最後,清潔工人發現在垃圾堆中暈倒的圓圓,才將她移送醫院救治。

圓圓甦醒後,除了因頭部受創而失去部份記憶,更發現身上的佩槍不翼而飛,眾手下知道事態嚴重,便加派人手找尋失槍,可惜一直未有好訊息回來。

發現聰伯 喜愛槍械

丹仁與文值一起調查圓圓失槍案,並與董綽見面以收集情報。董綽因對文值傾心,故樂意幫助文值進行調查。同時,季菲亦接手一宗氣槍襲擊案,事緣一神秘人在街上以氣槍射擊途人,但警方卻一直未能破案。

季菲認為氣槍襲擊案可能與失槍案有關,故與丹仁一起研究案情。丹仁利用玄學進行調查,發現失槍案與老人有關係。

及後,醒裘送外賣到老人院時,留意到老人院中有可疑人物,發現聰伯對槍械有特殊喜好,便開始加以鎖定進行調查。

文值董綽 照顧圓圓

圓圓的失憶症非常嚴重,因而需要有人在旁加以照顧,文值認為圓圓的遭遇自己亦有責任,故主動照顧圓圓起居。董綽不希望增加文值與圓圓的見面機會,決定插手照顧圓圓起居。

當良芷知道醒裘找到目標人物後,便潛入老人院蒐集證據,但聰伯對主動接近自己的良芷抱有敵意,故良芷未能順利完成任務。

為阻拘捕 槍指眾警

醒裘為幫助良芷,努力收集有關聰伯的資料,得知他有一名廿多歲的孫兒魯邦。醒裘與良芷一起到遊戲機中心與魯邦見面,從對話當中發現他與聰伯的關係並不融洽,故醒裘未能成功說服魯邦。

醒裘得知聰伯將參加老人院的表演,便與魯邦打賭希望魯邦能到場參加節目。醒裘為讓聰伯信任良芷,隻有盡力令魯邦就範。

到活動當天,魯邦應約到老人院出席活動,而季菲同時亦蒐集足夠證據,證明失槍案與魯邦有關。聰伯見眾警員欲出手拘捕魯邦,為了救人竟搶去地上失槍,並持槍指與眾人……

第9集

醒裘飽受 季美折磨

聰伯與警員在老人活動中互相對峙,醒裘情急之下奮勇上前製止聰伯開槍,結果令聰伯受驚,向圓圓及董綽開槍。文值見圓圓及董綽遇險,即奮不顧身沖上前擋下子彈。

聰伯被拘捕後,即承認自己早知道魯邦與氣槍傷人案有關,但無奈愛孫心切才加以包庇。圓圓的佩槍亦成功尋回,兩宗案件告一段落。圓圓的失憶症康復後,即與董綽為了爭奪文值而互相對抗,令文值不勝其煩。

得悉心意 收起偏見

季菲懷疑季美開始與丹仁約會,季菲擔心季美做錯決定,故主動接送丹仁下班,借機了解丹仁的身世背景。

丹仁帶季菲到墓場拜祭其死去的義父民威,季菲才知道丹仁對警察身份認真的一面,對他改觀。

季菲與丹仁一起到茶餐廳用膳,竟發現季美在茶餐廳出現,季菲擔心季美誤會自己與丹仁的關係,故帶丹仁到洗手間暫避。最後季美竟在洗手間發現二人在一起,令誤會加深。

丹仁算出 明亮遇劫

季菲擔心季美會誤會自己,即追上前與季美解釋。但原來季美早知道丹仁與季菲的真正關係,在洗手間相遇一事也是眾人安排以戲弄季菲。

季美與季君一起到影樓採訪戰地記者杜明亮,季美見明亮外表俊俏,便主動加深認識。當季美離開影樓時,卻遇上搶匪搶走手袋,季美與明亮因而到警署報案。丹仁回來時剛好與明亮碰頭,從他的面相中,丹仁察覺明亮將遇劫數。

為了自衛 加入拳館

季美自從遭遇劫案後,擔心自己再遇匪徒,良芷見狀便介紹季美加入拳館練武,季美聞言後即表示同意。

季美加入拳館後,即被安排與醒裘一起練習,醒裘因而被季美折磨得死去活來。醒裘與良芷亦因拳館活動,關係亦愈來愈融洽。醒裘亦決定發奮圖強,以完成父親的遺願,重振家業。

醒裘重遇 好友Derek

醒裘在一次偶然機會下到影樓參觀,重遇童年好友Derek。兩人互訴近況,醒裘更發現Derek是影樓的合伙人之一,不禁因好友出人頭地而高興。

醒裘離開後,Derek便與明亮及其他合伙人見面。言談之間,明亮看來早與影樓的經營者相識多年,之間更似有私怨,但合伙人卻未有介意過去,反而有生意想與明亮合作。

季菲接手一宗少女失蹤案,少女因誤交損友而流連夜店,故季菲便帶隊到夜店進行調查。看見少女神色慌張地從廂房逃出來,季菲即入房查看,卻見一具又一具被人咬死的屍體。

第10集

Derek發現一起經營影樓的合伙人Benson失蹤,不禁擔心起來。Derek坐立不安終往拜託擔任警方線人的醒裘協助尋人。醒裘不忍拒絕好友要求,便設計借丹仁的玄學才能尋找Benson下落。

丹仁經佔算後,相信Benson已經死亡。想不到同時間垃圾堆填區傳來發現屍體的報告,丹仁與醒裘便即動身到堆填區進行調查。醒裘到場後確定屍首就是Benson本人,隻見屍首充滿被人撕咬過的痕跡,猶如被喪屍襲擊一樣,令案件添上懸疑色彩。

喪屍襲擊 涉及毒品

眾人得知案件與喪屍有關後即表示驚恐,卻無阻丹仁與季菲調查真相。Benson的死狀與早前少女失蹤案的受害者相同,而在受害者身上亦驗出服食過毒品的反應,故眾人判斷喪屍襲擊應是與毒品有關。

丹仁開始調查影樓內的閉路電視紀錄,竟然在紀錄中察覺到,有關影樓其實應暗中經營販毒生意的證據,令案件的真相開始變得明朗。

無法還款 更遇喪屍

醒裘得知影樓與毒品買賣有關連,便親自到影樓質問Derek,Derek因害怕而拒絕向醒裘透露真相,但醒裘卻發現案件與一名叫貓叔的幫派人物有關。

另一方面,影樓合伙人Cyrus因拖欠巨款而被貓叔毆打恐嚇, Cyrus坦言因為合伙人失蹤而未能還清款項。貓叔率眾離開留下Cyrus獨自一人,想不到因而令Cyrus成為喪屍的襲擊對象。

醒裘為友 接觸黑幫

醒裘為了查出喪屍案真相,以還好友清白,便以其人脈安排與貓叔見面。經過一場驚險的會面後,醒裘才知道Cyrus和Benson的失蹤與貓叔無關。

醒裘與丹仁討論案情,丹仁便以測字法推測Cyrus下落,終在一座廢棄工廠發現Cyrus,可惜Cyrus卻已經死亡。調查後發現Cyrus死因同樣是被人活生生咬死,而警方亦決定努力找尋其他失蹤合伙人的下落,以免喪屍再下殺手。

季美借公事為名與明亮約會,相處下知明亮以前曾有一段凄美的戀愛故事,並察覺到明亮對這段往事充滿後悔之情。

遭遇喪屍 丹仁受傷

季菲與丹仁到影樓進行調查,卻在影樓中遇到喪屍襲擊,想不到這喪屍的身手異常敏捷,成功擺脫警方圍捕,丹仁亦在追捕過程中受傷送院。夢蝶在醫院見到季菲,更指丹仁受傷其實與季菲的命格有關,令季菲感到無奈。

影樓的最後一名失蹤者Aaron被喪屍襲擊,而屍體亦在一個唐樓單位中被警方發現。Derek見與事件有關的人隻剩下自己一個,即對未來感到絕望及害怕;醒裘見狀即出言鼓勵,要他信任警方能解開喪屍襲擊之謎。

第11集

影樓的合夥人一個接一個被喪屍襲擊身亡,終令Derek決定到警署自首尋求協助。在Derek的供詞中,證實喪屍殺人案與明亮有莫大關聯。警方確認Derek是重要證人後即派人保護他,並將Derek安置在丹仁家中暫住。想不到凶手竟乘丹仁及醒裘不在的時候襲擊Derek,而奉命保護Derek的警察亦被咬死。女友自殺 大受打擊醒裘回家後發現Derek不在家中,即外出追尋Derek,因而成功阻止明亮再下殺手。這時有貨車出現接應凶手,醒裘為了阻止凶手逃走即跳上車上與他糾纏,可惜醒裘未能打敗力大無窮的凶手,更被推下山崖生死未卜。丹仁及季菲知道醒裘失蹤後十分擔心,不斷進行問卜以查找醒裘所在,可惜未能順利找到任何線索。丹仁與季菲為了查出明亮的犯案動機,便向明亮的朋友見面蒐證。原來明亮過去曾有一位談婚論嫁的女友溫文詩,但最後踏上自殺的不歸路。得知明亮因為女友自殺身亡而受到極大打擊,丹仁憑這線索,決定與文詩的父親溫易見面。想不到見面時丹仁發現溫易態度極不友善,最後大發雷霆將丹仁及季菲趕走。丹仁離開後,判斷溫易有重大秘密隱瞞。找覓好友 四出搜尋丹仁一直未能找到醒裘的下落,故決定再一次使用家傳銅錢以找出失蹤多日的醒裘。在銅錢的法力幫助下,丹仁終找到被困深山的醒裘。醒裘獲救後便到醫院探望Derek,Derek因為被明亮咬中要害,一直在深切治療部休養。醒裘探望不久後Derek亦終告不治,好友被害離世令醒裘大感心痛,誓言要將凶手拘捕歸案為友報仇。明亮被捕 供出真相董綽收到季美報告,指警方打算隱瞞Derek在醫院去世的訊息,故在報章報道Derek未死。溫易不知就裏,便將報章的報道告知明亮。明亮得知Derek藏身醫院後決定潛入對付他,但原來一切也是警方安排的計畫。明亮最終在眾人的圍攻下被捉拿。明亮被捕後,便將自己成為喪屍的真相告知丹仁。為愛報仇 成為喪屍原來明亮在大學時早與影樓的一眾合夥人相識。明亮打算與認識已久的女朋友文詩結婚,但眾合夥人竟垂涎文詩的美色,下葯將文詩迷奸;明亮看在眼內卻未能阻止事件發生,因自責不已終情緒崩潰。明亮的女友被強奸後情緒低落,最後更選擇跳樓自殺,令明亮再次受到打擊。溫易痛失女兒後將責任怪罪於明亮,明亮便提出自己可以不惜一切為女友報仇。明亮接受了溫易的意見,答應使用由他調製的毒品成為喪屍替文詩報仇。

演職員表

主要演員

演員角色昵稱/關系
李思捷薛丹仁

Sit Down

警察

車季菲男友

萬綺雯車季菲

貴妃娘娘

車季軍、車季美之姐

薛丹仁女友

梁烈唯

吹水波

鐵娘芷之男友,後分手

朱晨麗鐵娘芷

娘子

吹水波之女友,後分手

查淦萊之老婆

其他演員

演員角色昵稱/關系
楊詩敏車季美

May May    麻薯波波

記者

車季菲之妹

車季軍之姐

鄭俊弘車季軍

車仔

攝影師

車季菲、車季恩之弟

蘇倩敏之男友

蔡思貝蘇倩敏車季軍之女友
麥玲玲董綽

《喜報》老總

車季美之上司

與羅樂林有感情線

羅樂林夏文值

啊值

與方圓圓、董焯有感情線

朱咪咪方圓圓

madol fong

與夏文值有感情線

江榮暉管保羅
羅蘭莊夢蝶莊居士
夏萍花 拉

花拉姐

茶裏冰室老板娘

翟威廉查淦萊鐵娘芷之老公
陳志健韓星警察
林秀怡曾可宜警察
江富強馬蛟龍
麥嘉倫陸思興冰室伙計
陳榮峻麥乃生

牛奶嘜

嘜哥

過氣黑社會大佬

吳沚默香  俏

啊蕉

記者

張明偉田  聰記者
姚浩政

陸永權


呂珊陳兆娥

張太

範振鋒朱潤輝
李君妍

郭柏榮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