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廣總督

兩廣總督

兩廣總督,清朝正式官銜為總督兩廣等處地方提督軍務、糧餉兼巡撫事,始設于中國明朝時期,總管廣東(包括今海南省)和廣西兩省的軍民政務,至清朝成為九位最高級的封疆大臣之一。

  • 中文名稱
    兩廣總督
  • 先前職位
    廣東總督、廣西總督
  • 首任總督
    韓雍
  • 末任總督
    陸榮廷
  • 職位開始
    1465年
  • 職位結束
    1917年

簡要介紹

設定由來

兩廣社區(廣東、廣西)設定總督,始于明代景泰三年(1452年),當時兩廣“潯、梧瑤亂,……特遣一大臣督軍務,乃以命(王)翱。兩廣有總督自翱始。”。然這一建製在當時尚不穩定,到成化元年(1465年), 為平“瑤亂”再派韓雍出任兩廣總督,才成定製。嘉靖後,全國普遍設有節製承宣布政使司、都指揮使司、提刑按察使司三司的總督和巡撫。總督主理軍務,比較固定的有薊遼保定、宣大山西、陝西三邊、兩廣四總督,而巡撫主民政、兼理軍務,每省都有,甚至一省有幾個。故而總督、巡撫的轄區、駐地與三司並不一致。在明代督撫始終是中央派出的欽差大臣,與三司之間名義上仍是中央官與地方官的關系。地方上日常事務仍由三司管理。

清代發展

到了清代,這種地方政治體製變革終告完成,總督作為封疆大吏的地位已經確立,他們的基本職責是“釐治軍民,綜製文武,察舉官吏,修飭封疆”。其轄區範圍、官品秩位以及歸屬地方編製都十分明確, 在整個國家的政治生活中發揮著日益重要的作用,成為鞏固國家統治、穩定社會的有力支柱。中央的一切施政方針政策,均需首達總督而推行于下,同時中央通過分權于總督而收到集權的實效。

兩廣總督

正如雍正上諭所說:“自古帝王疆理天下,必有岳牧之臣,以分猷佐治,而後四方寧謚,共臻上理,此封疆大臣,以總督為最重。”正由于總督關乎一個地區的吏治民生及治亂興衰,因而作為最高統治者的皇帝,對于總督人選歷來都十分重視,雖說總督選任的途徑有三:即皇帝親擢、廷臣會推及吏部簡選,但實際上是以皇帝親擢為主,後兩者亦得皇帝最後拍板,所以對總督的選任權便牢牢地操縱在皇帝手上,這也反映出清代皇權高度強化的歷史特點。

清朝兩廣總督,正式官銜為總督兩廣等處地方提督軍務、糧餉兼巡撫事,是清朝九位最高級的封疆大臣之一,總管廣東和廣西兩省的軍民政務。

歷史發展

明代

明景泰三年,兩廣始設總督

明代景泰三年(1452年)始設梧州。

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遷肇慶。

清代

清代兩廣總督的前身為順治元年所置的廣東總督,當時總督駐廣州,兼轄廣西。

順治十二年,總督府遷往梧州。

康熙二年,別置廣西總督,廣東總督移駐廉州。

次年,復原廣西總督,廣西政務復歸廣東總督管轄,廣東總督遷駐肇慶。

雍正元年,重設廣西總督,次年再次裁撤。

雍正七年,為統一西南軍事指揮權,鎮壓苗族起事,廣西政務暫歸雲貴總督兼轄。

雍正十二年,廣西政務仍隸廣東總督管轄,更號兩廣總督。

乾隆十一年,兩廣總督遷駐廣州。

光緒三十一年至宣統三年,兩廣總督兼任廣東巡撫。

歷任總督

明朝

(待補)

許弘綱

韓雍

張瀚

譚綸(嘉靖年)

熊文燦

朱治澗

丁魁楚

朱英

杜永

沈猶龍

劉大夏

王泮

清朝

廣東總督(兼轄廣西,順治元年至18年)

總督空位(1644年 - 1647年6月15日)

佟養甲(1647年6月15日 - 1651年)

總督空位(1651年 - 1653年7月12日)

李率泰(1653年7月12日 - 1656年3月16日)

王國光(1656年3月16日 - 1658年7月10日)

李棲鳳(1658年7月10日 - 1661年11月2日)

廣東總督(專轄廣東,順治18年至康熙4年)

李棲鳳 (1661年11月2日 - 1665年4月2日)

盧興祖(1665年4月2日 - 1665年7月4日)

廣東廣西總督(康熙4年至雍正元年)

盧興祖(1665年7月4日 - 1667年12月30日)

周有德(1668年1月30日 - 1670年2月6日)

金光祖(1670年3月6日 - 1682年2月1日

吳興祚(1682年2月1日 - 1689年8月8日)

石琳(1689年8月19日 - 1702年12月17日)

郭世隆(1702年12月17日 - 1707年1月23日)

趙弘燦(1707年1月30日 - 1716年11月19日)

楊琳(1716年11月25日 - 1723年9月9日)

廣東總督(雍正元年至2年)

楊琳 (1723年9月9日 - 1724年4月26日)

廣東廣西總督(雍正2年至6年)

孔毓珣(1724年4月26日- 1728年11月11日)

廣東總督(雍正6年至12年)

孔毓珣 (1728年11月11日 - 1729年3月29日)

郝玉麟(1729年3月29日 - 1732年3月21日

張溥(署任,1731年10月14日 - 1732年2月25日)

鄂彌達(1732年3月21日 - 1735年1月5日

代理: 1732年3月21日 - 10月17日

兩廣總督(雍正12年至光緒31年)

鄂彌達 (1735年1月5日 - 1738年8月30日)

馬爾泰(1738年8月30日 - 1744年8月10日)

慶服(署任,1741年5月28日 - 1743年1月28日)

策楞(署任,1743年1月28日 - 7月17日)

那蘇圖(1744年8月10日 - 1745年5月14日)

策楞 (二次,1745年5月14日 - 1748年10月28日)

尹繼善(1748年10月28日 - 11月24日)

碩色(1748年11月24日 - 1750年2月9日)

陳大受(1750年2月9日 - 1751年11月14日)

阿裏袞(1751年11月14日 - 1753年2月24日)

班第(代理,1753年2月24日 - 10月16日)

策楞 (三次,1753年10月16日 - 1754年5月3日)

楊應琚(1754年5月3日 - 1757年8月31日)

鶴年(1757年8月31日 - 1758年1月14日)

李侍堯署任

陳宏謀(1758年1月14日 - 1758年5月27日)

李侍堯 (一次,1758年5月27日 - 1761年5月27日)

蘇昌(1761年5月27日 - 1764年7月22日)

李侍堯(二次,1764年7月22日 - 1777年2月25日)

楊廷璋(署任,1765年7月22日 - 1767年4月24日)

楊景素(1777年2月25日 - 1778年3月19日)

桂林(1778年3月19日 - 1780年1月11日)

巴延三(1780年1月11日 - 1784年2月20日)

舒常(1784年2月20日 - 1785年2月26日)

孫士毅(代理,1785年2月26日 - 9月1日)

富勒渾(1785年9月1日 - 1786年5月23日)

孫士毅 (二次,1786年5月23日 - 1789年2月19日)

福康安(1789年2月19日 - 1793年9月14日)

長麟(一次,1793年9月14日 - 1796年7月5日)

朱珪(1796年7月5日 - 9月29日)

吉慶(1796年9月29日 - 1802年12月17日)

長麟 (二次,1802年12月17日 - 1803年1月26日)

瑚圖禮署任

倭什布(1803年1月26日 - 1805年1月30日)

那彥(1805年1月30日-12月12日)

吳熊光(1805年12月12日 - 1809年1月6日)

永保(1809年1月6日 - 2月20日)

百齡(1809年2月20日 - 1811年2月16日)

松筠(1811年2月16日 - 11月5日)

蔣攸銛(1811年11月5日 - 1817年10月22日

阮元(1817年10月22日 - 1826年6月22日)

李鴻賓(1826年6月22日 - 1832年9月14日

盧坤(1832年9月14日 - 1835年10月15日

鄧廷楨(1835年10月15日 - 1840年1月21日)

林則徐(1840年1月21日 - 10月3日)

琦善(署任,1840年9月28日 - 12月4日)

琦善 (1840年12月4日 - 1841年2月26日)

祁 (1841年2月26日 - 1844年3月19日)

耆英(1844年3月19日 - 1848年7月4日)

徐廣縉(署任,1848年2月3日 - 1848年7月4日)

徐廣縉(正式,1848年7月4日 - 1852年9月7日)

葉名琛(1852年9月7日 - 1858年1月26日)

黃宗漢(1858年1月26日 - 1859年5月4日)

王慶雲(1859年5月4日 - 10月7日)

柏貴(署任,1859年5月4日 - 21日

勞崇光(署任,1859年5月21日 - 10月7日)

勞崇光 (正式,1859年10月7日 - 1862年10月17日)

劉長佑(從沒到任,1862年10月17日 - 1863年2月14日)

晏端書(署任,1863年2月14日 - 7月6日)

毛鴻賓(1863年7月6日 - 1865年3月7日)

吳棠(代理,1865年3月7日 - 13日)

瑞麟(代理,1865年3月13日 - 1874年10月17日)

英翰(1874年10月17日 - 1875年9月2日)

張兆棟(署任,1874年10月17日 - 1875年3月31日)

劉坤一(1875年9月2日 - 1879年12月27日)

裕寬(一次署任,1878年12月18日 - 1879年12月27日)

張樹聲(一次,1879年12月27日 - 1882年4月19日)

裕寬 (二次署任,1879年12月27日 - 1880年5月20日)

裕寬 (三次代理,1882年4月19日 - 5月6日)

曾國荃(1882年5月6日 - 1883年7月13日)

張樹聲(二次,1883年7月13日 - 1884年5月22日)

張之洞(1884年5月22日 - 1889年8月8日)

李瀚章(1889年8月8日 - 1895年4月13日)

譚鍾麟(1895年4月16日 - 1899年12月19日) 1898年8月30日至11月1日正式官銜為兩廣總督兼廣東巡撫

德壽(代李鴻章,1899年12月19日 - 1900年5月24日)

李鴻章 (1900年5月24日 - 7月9日)

德壽(二次代理,1900年7月9日 - 9月16日)

鹿傳霖(1900年9月16日 - 26日)

陶模(1900年9月26日 - 1902年7月2日)

德壽 (三次代理,1902年7月3日 - 1903年4月18日)

岑春煊(1903年4月18日 - 1905年7月23日) 兩廣總督兼廣東巡撫(光緒31年至宣統3年)

岑春煊 (一次,1905年7月23日 - 1906年9月11日)

周馥(1906年9月11日 - 1907年5月28日)

岑春煊 (二次,1907年5月28日 - 8月12日)

張人駿(1907年8月12日 - 1909年6月28日)

袁樹勛(代理,1909年6月28日 - 1910年10月29日)

增祺(廣州將軍代張鳴岐兼署,1910年10月29日 - 1911年4月14日)

張鳴岐(1911年4月14日 - 11月8日)

總督府邸

明代

1469年至1566年,兩廣總督府設在梧州,1566年至1644年,兩廣總督府設在肇慶。

清代

1735年,兩廣總督府設在肇慶。1746年以後,兩廣總督駐扎廣州。總督府設在新城。1857年英法聯軍佔領廣州,後總督府被改建為石室聖心大教堂(石室聖心教堂)。

相關注解

關于藩台

“藩”是封建王朝分封的地面舊時稱屬地或屬國為藩,而當時把一個省認為是一個藩(電視劇裏經常有藩王這麽個角兒,也就是當地的主管了)。

“台”就是古代的官署名,封建時期士紳們對高級官員的諛稱。

明朝時候的藩台比較厲害,他是一省最高的行政長官。但是到了清朝就改革了一下,稱掌管一省財政民政的官員叫藩台,也叫布政使,相當于二品的官了吧,嗯,算是大官的已經(應該是)。其實就是現在的財政局+民政局局長。

關于治軍

好象是個榮譽職位沒有固定的職守。

至于督位嘛還真不太清楚,督位門到是在日本動畫片裏似乎聽到過。莫非說的是都尉?那就好說了,戰國時候僅次于將軍的一個武官,例如吳廣。清朝的都尉好象有很多種,和紳因為他阿公和爹的關系,開始就是個輕車都尉。

關于地保

最早最早是時候地方的規劃管理裏有個“裏甲製”,它裏面就有規定說,鄰近的110戶為一裏,人們可以推舉其中丁糧多的10戶為裏長戶,然後輪流擔任裏長。這個裏長就是地保或這叫地甲“保”,它是充當溝通地方政府與百姓的一個算是媒介吧。再往後的電視裏常把這類人當作是政府的爪牙來演,其實他管的事還真是挺多挺繁雜的,鄉裏八村的事人們都會先通報他。也是官,是村官。

關于錢幣兌換問題:

1兩金=10兩銀=10貫銅錢=10000文銅錢

1兩金=2000RMB

1兩銀=200RMB

1文錢=0.2RMB

所以,現在的一塊錢,相當于那個時候的5文錢,那個時候的一兩銀子都相當不了,是0.005兩。

當然了,不同時候的錢幣兌換也是不一樣的,有些許甚至很大的差異。

相關人物

林則徐

1785年8月30日(乾隆五十年)~1850年11月22日(道光三十年),漢族,福建侯官人(今福建省福州),字元撫,又字少穆、石麟,晚號俟村老人、俟村退叟、七十二峰退叟、瓶泉居士、櫟社散人等。是清朝後期政治家、思想家和詩人,是中華民族抵御外辱過程中偉大的民族英雄,其主要功績是虎門銷煙。官至一品,曾任江蘇巡撫、兩廣總督、湖廣總督、陝甘總督和雲貴總督,兩次受命為欽差大臣;因其主張嚴禁鴉片、抵抗西方的侵略、堅持維護中國主權和民族利益深受全世界中國人的敬仰。

林則徐林則徐

李鴻章

本名章桐,字漸甫(一字子黻),號少荃(泉),晚年自號儀叟,別號省心,謚文忠,安徽合肥人。中國清朝末期重臣,洋務運動的主要倡導者之一,淮軍創始人和統帥。官至直隸總督兼北洋通商大臣,授文華殿大學士,在日本首相伊藤博文的眼中,被視為大清帝國中唯一有能耐可和世界列強一爭長短之人。著有《李文忠公全集》。

李鴻章李鴻章

曾國荃

曾國荃(1824-1890)字沅浦,號叔純,又名子植,湖南雙峰縣荷葉鎮人,湘軍主要將領之一。鹹豐二年(1852)取優貢生。鹹豐六年,攻打太平軍“有功”賞“偉勇巴圖魯”名號和一品頂戴。同治三年(1864),曾以破城“功”加太子少保,封一等伯爵。同治間,與郭嵩燾等修篡《湖南通志》。1875年後歷任陝西、山西巡撫,署兩廣總督。光緒十年( 1884)署禮部尚書、兩江總督兼通商事務大臣。光緒十五年(1889)加太子太保銜。翌年卒于位,謚“忠襄”。因善于圍城有曾鐵桶之稱。清朝著名大臣曾國藩的九弟。

曾國荃曾國荃

張之洞

張之洞(1837~1909)字孝達,號香濤、香岩,又號壹公、無競居士,晚年自號抱冰。漢族,清代直隸南皮(今河北南皮)人,洋務派代表人物之一,其提出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是對洋務派和早期改良派基本綱領的一個總結和概括;毛澤東對其在推動中國民族工業發展方面所作的貢獻評價甚高,曾說過“提起中國民族工業,重工業不能忘記張之洞”。張之洞與曾國藩、李鴻章、左宗棠並稱晚清“四大名臣”。

張之洞張之洞

周馥

(1837-1921.9.22),字務山,號蘭溪,安徽建德(今東至縣)人。諸生出身。鹹豐末年,避戰亂輾轉到省城安慶。同治元年(1862年)春,李鴻章組建淮軍。周馥應募,深得李鴻章賞識,即“招往辦文案”。從此,他跟隨李鴻章辦洋務達三十餘年,諸多贊畫,深受倚重。遂由候補縣累遷至封疆大吏,成為淮系集團中頗有建樹和影響的人物。

周馥周馥

張樹聲

字振軒,1824年(清道光四年)生,安徽合肥人,漢族,廩生出身,清末淮軍將領。歷任道台、按察使、布政使、巡撫、總督、通商事務大臣等職。是地主階級開明派代表人物,提倡“採西人之體,以行其用”。兩次兩廣總督

張樹聲張樹聲

譚鍾麟

曾因“泄沓因循”而遭人嚴旨苛責,並為後世學者認為是維新變法的“觀望者”。譚鍾麟是當時公認的守舊派,曾不遺餘力地反對洋務運動。可知在當時洋務最為活躍的廣東,時任兩廣總督的譚鍾麟無疑在洋務方面無甚作為,更別提贊成“離經叛道”的維新變法了。梁啓超在1896年底回粵探親,致函汪康年論及廣東新政時說:“近日報務日興,吾道不孤,真強人意。惟廣東督撫于‘洋務’二字,深惡痛絕,不能暢行于粵耳。” 一年後,劉學海從廣東致函汪康年對譚鍾麟之固守表示不滿:“所最恨者,我粵通商最早,本習聞西學,奈此邦人士皆持守舊之說,深閉固拒,不少變通。居上者又與西學為仇,莫為提倡,殊可痛也。”而皮錫瑞也在1898年5月從廣東友人來信中得知:“文帥雙目瞽,兩人扶掖,惟痛罵洋務,而洋人要如何便如何”,對此,皮感慨道:“可笑可恨!何苦用此殘廢人斷送兩粵也”。可見,譚鍾麟之守舊,眾所周知。由于譚鍾麟有濃厚的忠君保國意識,對洋務維新運動持反對態度,戊戌時多次上疏反對變法,受到慈禧太後寵遇,次年因對慈禧太後租借香港九龍于英國事件不滿,不久便以年邁為由告老辭官。    

譚鍾麟譚鍾麟

岑春煊

清史裏有兩位兩廣總督一直為粵人所稱道,一是阮元,再是張之洞,前者在越秀山上建學海堂,後者辦了個廣雅書院、廣雅書局,其對近代廣東乃至嶺南教育文化功勞不少。其實還有一位兩廣總督,也為廣東、廣西做了不少事,後人談論不多,事跡也鮮為人知,他就是岑春煊。

兩廣總督

岑春煊(1861年-1933年),原名春澤,字雲階,廣西西林縣人,是雲貴總督岑毓英之子,晚清朝廷重臣之一,嘗與袁世凱抗衡,人有“南岑北袁”之稱。

【辦實業興教育】

父親是雲貴總督,岑春煊算是“官二代”,他從小放蕩不羈,與瑞  (兩廣總督琦善之孫)、勞子喬(大學士勞乃宣子)並稱“京城三惡少”。調皮搗蛋之餘,岑春煊並無荒廢學業,讀書勤奮,靈氣十足,1885年他考中舉人。1889年,岑毓英去世,受父蔭岑春煊當了個五品京官,3年後補授光祿寺少卿,再升太僕寺少卿、署大理寺正卿。戊戌變法,岑春煊在康有為的影響之下,屢屢上書,為光緒所賞識。1898年岑春煊擢升廣東布政使,旋調甘肅按察使。1900年,八國聯軍攻佔北京,慈禧倉皇出逃,岑春煊率部護駕並獲得慈禧好感,即擢陝西巡撫。從此之後岑便成了清廷的得力幹將,歷任山西巡撫、四川總督,1903年調任兩廣總督,在位4年,岑春煊確實為廣東辦了不少實事。1905年岑春煊在廣州籌建增埗自來水廠,同年又引進德國克虜伯機器,籌辦廣東士敏土(水泥)廠。1906年,岑春煊出面奏準將粵漢鐵路交歸商辦,商界人士一片歡聲,外省外埠爭先電匯路股,集股4400多萬元,岑春煊借此在工商界博得名望。

岑春煊的父親岑毓英曾在廣西西林縣辦過一所“南陽書院”,受其影響,岑春煊也十分重視年輕一代。岑春煊說:“教育者,政治之首務也。觀瞻所系,尤當切意振興。人民知識,國家興替系之。欲為國家立不拔之基,必求人民有相當知識。教育者,所以啓牖人民知識也。”岑春煊多次呼吁要重視教育和培育人才。早在山西當巡撫時,岑春煊創辦山西大學堂,後調任四川總督,又辦四川高等學堂、成都警察學校、武備學堂。在廣西,岑春煊一直惦念家鄉的南陽書院,既送圖書文具,又出資擴建。西林遠離省城,岑春煊捐出2000兩銀子作為學子赴廣州考試費用的基金。此外,岑春煊還撥款建起了“泗色中學堂”(今百色中學)。在廣州,岑春煊創設的兩廣學務處,先後開辦了兩廣實業學堂、廣東法政學堂、兩廣方言學堂、兩廣高等工業學堂。岑春煊重視師範教育,在今天的文明路貢院舊址創立兩廣速成師範館。翌年改為兩廣優級師範學堂,新增鍾樓及東、西二堂,分設文學、史輿、數理化、博物四科,4年畢業。1912年2月,改名廣東高等師範學校。1924年,孫中山利用在這裏創辦廣東大學(今中山大學)。

【捉拿貪官裴景福】

岑春煊是性情中人,不容有人損害國家利益、魚肉百姓。他主政各省,即在當地反腐肅貪。清末官場,有稱岑春煊為“猛虎”者。《國聞備乘》:“春煊每主一省,必大肆糾彈,上下皆股傈失色,股傈失色者如皆貪官,岑春煊所屠者皆污吏,則是人民之德,亦屠官者之德。”1898年,維新運動如火如荼,岑春煊屢屢上書,倡言變法,光緒提拔他為廣東布政使(正二品)。初至廣州,有檢舉釐金局總辦王存善積資數百萬,廣置房產,時稱“王半城”。王欺壓百姓,商民多受其害,還有人因其索詐被逼而死,官員畏其氣焰不敢說話。岑春煊請兩廣總督譚鍾麟將其撤職查辦,卻遭拒絕。布政使為一省的行政長官,負責人事賦稅,岑春煊毅然撤去王的職務。次日又與各官約見譚鍾麟,請撤去王存善所兼的督署文案。譚鍾麟拍案大罵,氣得連眼鏡都摔碎了。岑春煊也極為憤怒,拍著桌子說:“本司為朝廷大員,所論乃是公事,即使有不妥之處,總督豈能無禮至此!既然不能相容,你就奏參我好了!”說罷拂袖而去。後來岑春煊入京覲見光緒,當面彈劾譚鍾麟、王存善,王、譚二人因此被罷官。

1903年岑春煊再次來到廣州,其職務是署理兩廣總督、督辦廣西軍務。甫上任,岑即治吏肅貪,先後處理南澳鎮總兵潘瀛、柳慶鎮記名總兵唐玉生、千總潘繼周等人,或充軍或正法,嚴懲不貸。其中又以南海知縣裴景福貪污案轟動一時。

裴景福(1854年—1924年),字伯謙,安徽人。1886年進士,歷知廣東陸豐、番禺、潮陽、南海縣。據揭發裴在南海縣任上貪污受賄達24萬兩銀元。1904年4月,當岑春煊打算扣查裴的時候,不料裴景福及李世貴等人乘小艇潛逃澳門匿藏。這一下就麻煩了。澳門是葡萄牙管轄地,要捉拿引渡必須與葡方交涉。4月15日,岑春煊親自電報給澳門當局,並先後派番禺知縣、廣州知府前往澳門。4月16日,裴氏家丁李源在澳門落網,供出了當日與裴偷渡赴澳情形。5月初,雖然澳門當局已將裴景福抓獲,但卻遲遲不肯移交。期間岑春煊多次致函葡萄牙駐廣州總領館,甚至派多艘兵船在澳門附近水域遊弋,省港各報連日新聞稱“粵督派出兵輪索犯”。此舉引起葡方不安,派出特使到上海要求清政府給予解釋。

經幾個月的爭議協商,直到8月4日,葡萄牙澳門當局終于願意將裴景福引渡回粵。當天下午,裴景福被押到專程派往澳門的雷虎號魚雷艇上,隻見裴氏身帶一包袱、一食籃,邊抽煙邊大聲說:“大帥(指岑春煊)對我不住。”早在船上等候多時的管帶曹汝垣將裴解押回廣州。次日早上8點左右,雷虎號抵岸,裴景福被兵弁用轎抬往總督府,沿途戒備森嚴,除水勇之外還布置了巡警軍、續備軍各一隊。由于老百姓對裴案早有所聞,時間又拖得很長,市民延頸企望,議論紛紛,沿街站了不少人,當乘載裴景福的轎子經過時,民眾大呼“老裴、老裴”叫個不停。到了督府,在廣州知府沈傳義等人監視下,差役替裴景福戴上手鐐腳銬,裴仍面無驚色,口中念念有詞:“算什麽事,算什麽事。”後即被押到南海縣監獄。裴景福最終因此而被流放新疆。據說岑春煊在兩廣總督任上,共彈劾貪官庸官1千多人,其“屠”官力度之大,導致官吏談“岑”色變,有人願出百萬港元,隻求將岑調出兩廣。

【首辦全省運動會】

清末中國社會動亂,吸毒成風,人民體弱,肩聳骨立,做事不振,遂有“東亞病夫”之劣號。1905年,岑春煊突發奇想,要讓民眾有好的體質,就要加強體育運動。他決定舉辦一次“廣東全省運動會”(此“省運會”比第一屆奧運會僅遲9年,比首屆“全運會”還早4年,廣東成了中國最早舉辦運動會的省份)。事無先例,如何辦出點名堂,個個心中無數。岑春煊不管三七二十一,他要求在東較場舉行的開幕式要隆重熱烈,包括自己有內的全體官員士兵都要披掛上陣,也就是要穿上刀槍不入的盔甲。別小看那些盔甲,它們用厚實棉布製成,在棉布裏面夾有四方形鐵片,以銅釘固定。但關鍵還不在它們的沉重,而是清末廣州各營清兵早已人心渙散、裝備殘闕不齊,哪裏可以配備那麽多盔甲呢?若士兵無盔甲可穿,僅岑春煊及少數官員穿的話,豈不是鶴立雞群,讓人笑話。百官皆知此舉無法實施,卻無人敢出面阻止,最後將此任交付廣西布政使張鳴歧。張與岑結交很早,加上張能言善辯,機智多謀。兩人見面,岑開始仍堅持說運動大會,等于檢閱,身為主帥,披甲以臨,以壯聲威,敢有笑訕者,即按軍法從事。後經張反復勸解,岑才同意放棄。

開幕當天,平日用于軍隊訓練的東較場旗幟招展,儀仗鹹備,盛況依然。按照規定,督撫親臨,所屬文武官員例須提早到場,站班恭候。其他如兩廣官辦學堂的學生均要求參加儀式,列在文武官員之後。不少學生是官僚子弟,嬌生慣養,天未亮就要在東較場迎接岑春煊,眾人埋怨不少。岑春煊到場,他未披盔甲,穿的卻是皇帝所賜的黃馬褂。隻見岑用尖銳的目光掃了一下站班良久的文武官員,仿佛若無所睹,昂首而過。在經過學生隊伍時,岑春煊看到隊中校旗軍樂齊備,學生們肩負木槍、背囊,大呼口號,整齊可觀。岑不住點頭,十分高興,他向學生還禮,一時間莘莘學子覺得自己地位比官員還高,于是疲態全無,精神百倍。岑春煊對在場各學堂負責人說:“日後兩廣學生見到我隻需立正敬禮,無須回避,要知道本人是兩廣總督,也是兩省諸生之師,禮製固不容稍廢,諸生尤異于平民。”後來在廣州大街上有學生道遇岑督,都會在他的轎前立正舉手,岑春煊亦頷首答禮。乃至有學生故意在路上守候,希望能有機會與兩廣總督打個招呼。

再談談那首屆“省運會”,由于參加者都是學生,充其量隻能算是學生運動會罷了。當時規製未備,比賽漫無標準,弄得爭議迭起。在跑步比賽的時候,西關進取國小學生鄒某一路領先,且先到達,繼之者為高官子弟張某,評判員竟強指張獲勝,進取國小教員黎起卓力爭不到,憤然帶隊退場。許多立學校也跟著率整隊而去。有關官員見狀認為掃興,立行查究,又為左右所蔽,遂派衛弁往阻止,弁喝傳令,以官威凌學界,益動公憤,競賽項目全停,情勢惡化。主辦者舉著禁止離開的牌子把守大門,黎起卓怒攫其牌擲于地,不顧而去。官員狼狽伸手攔截,進取國小另一教員梁文從後起腳踢到官員,各校師生接踵出門,留者僅少數官立學堂,首屆“省運會”就這樣不歡而散了。

上面講的都是清末發生的事情。1912年,民國成立,岑春煊致電清廷放棄帝製、贊成民主共和。後來岑春煊反對袁世凱稱帝、張勛復闢,並支持孫中山護法運動。1919年,孫、岑曾決裂,但1924年孫中山在滬會見岑春煊,一釋前嫌。晚年岑春煊居住滬上,少管政事。1932年,中日淞滬開戰,岑春煊慷慨解囊,捐出3萬元支持19路軍抗日。翌年4月27日,岑氏病逝于上海。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