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山輪戰

兩山輪戰

"兩山輪戰"是指在對越自衛反擊戰的第二階段從84年開始的,我軍對越軍控製的老山和者陰山眾多據點進行的集中拔點作戰。因為在84到89年間抽調各軍區部隊輪番上陣,由此得名。

  • 事件簡介
    前期是自衛反擊戰
  • 名    稱
    兩山輪戰
  • 開戰時間
    1984年4月28日
  • 事件概括
    1979年對越自衛反擊作戰後

事件介紹

中國對越自衛反擊戰分為兩個階段:前期是自衛反擊戰,也就是79年的戰鬥,形成了威逼河內的態勢。後期是越南反撲,我方與越方在老山者陰山和法卡山等地區進行的對峙。後期的時間比較長,基本上一直到89年都沒有間斷過,而從84年開始的,是我軍對越軍控製的老山和者陰山眾多據點進行集中拔點作戰,並且在84到89年間抽調各軍區部隊輪番上陣,這也就是著名的“兩山輪戰”。

兩山輪戰

事件概括

1979年對越自衛反擊作戰後,中國邊防部隊又于1981在扣林山和法卡山與越軍交手。1984年4月28日收復老山的戰鬥打響,30日收復者陰山。此後,我軍前後約有10個集團軍輪番上陣,又作戰10個春秋。1979年對越還擊作戰,中國民解放軍(包括參戰民兵、民工、翻譯)因為作戰、以及誤傷、訓練、車禍等非戰鬥原因總計死亡9800多人,中方統計的越方死亡數位為:總數大約4.7萬(其中雲南方向大約1.2萬或1.3萬)。廣西方向,突入敵縱深,攻佔了高平和諒山2個省會城市,以及河廣和茶靈等11座縣城,基本殲滅敵2個師、3個團和9個營,大部殲滅敵2個團和6個獨立營,部分殲滅敵14個團和1個裝甲旅,總計40671人,繳獲了大批的武器裝備,摧毀了敵人一批軍事設施。雲南方向,突入敵縱深40千米,攻佔老街和柑糖2個市,以及孟康、沙巴、壩灑、封土和保勝5個縣城,前出郭參、鋪樓、外波河、黃連山口和封土地區,共殲敵16480餘人。我軍傷亡情況,雲南方向是7886人,其中亡2812人,失蹤15人;廣西方向殲敵35000多人。兩線合計我軍傷亡近30000人,陣亡近10000人。"

戰鬥經過

開戰

1984年4月28日,昆明軍區(後並入成都軍區)第14軍40師,49師分別對老山,者陰山一線越軍展開大規模拔點戰鬥。經一日激戰,40師一部7分鍾佔領662.6高地,5小時20分攻上老山主峰。下午,兩個主力營向船頭,八河裏東山方向推進,佔領敵10餘個高地。49師在師長廖錫龍帶領下,以陣亡不到百人的輝煌戰績,佔領者陰山全線,前推松毛嶺一線,全殲敵兩個連,毀滅性打擊敵兩個營,擊潰敵三個團,敵傷亡數位不詳,這是因為我縱深重炮部隊對敵縱深增援團隊炮擊.如者陰山之戰中,越增援一個團被我兩個重炮團密集炮擊時,敵尚未下車。

激戰

兩山血戰,以老山戰場最激烈,最殘酷,以者陰山之戰打得最有魅力。廖錫龍在大戰之前,親自偵察敵情,勘察道路,為迂回部隊選擇最佳迂回道路。總攻之前,他兩度延後總攻時間,在老山之戰開戰後40分鍾才發起攻擊,使得迂回掉隊部隊得以及時到位,匆忙趕到的部隊指戰員得以利用寶貴時間調整部署,休整部隊。事實證明,兩次調整總攻時間十分必要。部隊戰前準備了200口棺材,戰後,100口都多。此戰之戰果,不僅14軍軍長,軍區首長沒想到,許多參戰官兵都沒想到。須知,當時越軍炮兵還是有對等還擊的氣概的,雙方炮彈空中相撞的事情並不罕見。戰後,廖錫龍升任14集團軍軍長,當選84年十大風雲人物,數年後,晉升成都軍區副司令員,司令員。

拉鋸戰

老山之戰則打得十分艱苦,你來我往,拉鋸戰頻繁,比較有名的戰事有84年“4.28”之戰、“6.12”之戰和“7.12”之戰。其中“7.12”之戰規模最大,越軍313師兩個團,316師一個團,312師一個團,345師一個團,一個特工團,總計六個團的部隊對我14軍40師一個團的陣地展開了瘋狂的進攻,松毛嶺大戰打得驚心動魄。

兩山輪戰

敵人反撲

7.12敵反撲情況戰前我已掌握。凌晨前,我以兩個炮連在陣地前300米處進行火力偵察,兩輪炮擊,擊斃敵兩名營長。敵傷亡重大,但敵軍輕傷員無一呻吟,重傷員致死不動,失去指揮的部隊蟄伏如前,不慌亂,不暴露,無線電靜默,紀律和貭素令人敬佩,頗有志願軍邱少雲之精神傳統。前指見沒有情況,下令除一線保持警惕外,其餘睡覺。

凌晨越軍撲上我軍一線陣地,來勢十分凶猛。我軍集中老山地區所有炮群,甚至師屬坦克營也一字排開,展開火力封鎖,打敵後續梯隊,封鎖我陣地前沿300米一線,打成3道火牆。整整一個上午,敵軍主力沒有接近我主陣地。下午,2.5個基數的炮彈全部打光,越軍一個營趁機搶佔我一個高地。我軍一個榴彈炮營配合進攻,一個排45人15分鍾奪回。當我軍攻上高地時,敵軍一個營幾百人,隻剩下6個活人。越軍十分頑強,六個團輪番沖鋒,少有的發動了營團級集團沖鋒。事後證明,這是本次戰鬥中最愚蠢的舉動,白白遭受滅頂之炮火覆蓋。一整天,敵被阻于松毛嶺一線寸步難進,陣地前留下了3000餘屍體,佔整個兩山之戰越軍傷亡總數的43%。

​意義影響

84年至89年,七大軍區輪番派部隊參戰,蘭州軍區47軍,沈陽軍區16軍23軍,北京軍區27軍,38軍(偵察部隊),南京軍區12軍,1軍,廣州軍區42軍,41軍,濟南軍區67軍,26軍,20軍,成都軍區13軍均分別參戰。其中27軍,38軍,67軍偵察部隊表現出色。67軍199師擔任老山防御作戰,取得重大戰果,是輪戰部隊中表現十分出色的部隊,14軍是參戰最久的部隊,戰鬥中先後涌現了“李海欣高地”,孤膽英雄陳洪遠,史光柱,英勇無畏九戰士等光榮集體和個人,老山對越輪戰,對我軍建設影響深遠,眾多新星從中涌現,大批部隊得到鍛煉,更重要的是,越南長期被我牽製,無法休養生息,30年的戰爭經歷,並不是值得誇耀的歷史,越南的國力日見空虛,更重要的是浪費了10年的大好時機,錯過了起飛的大好機遇,同時越南也拖住了蘇聯的後腿,每年的大量援助和阿富汗極大的削弱了蘇聯,這也是蘇聯解體的一個重要原因。

兩山輪戰各個時期部隊番號及戰果統計:

昆明軍區輪戰:1984年4月-7月13日

解放軍序列

昆明軍區,司令員張銍秀少將

第11軍,軍長馬秉臣、政委曲明耀、副軍長何其宗、副參謀長蒙進喜

第11軍第31步兵師,師長廖錫龍

第11軍第32步兵師,師長劉玉貞、參謀長楊子謙、後勤部長蹇光臻、副師長黎德富、政治部主任田興明

第94團

第95團

第96團

第14軍,軍長劉子波、政委荀友明、副軍長王祖訓

第14軍第40步兵師,師長劉昌友、副師長朱啓、政委陳培忠

第118團,團長劉永新

第119團,團長張又俠

第14軍第41步兵師

第112團

第113團

昆明軍區炮兵第4師

邊防15團(守備2團)

越南人民軍序列

第313步兵師

第316步兵師

第356步兵師

過程

1984年4月2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4軍第40師開始對兩山地區進行長達26天的炮火攻擊。4月28日,中國陸軍第40師、41師開始正面進攻,第40師一部7分鍾佔領662.6高地,5小時20分攻上老山主峰,第41師122團協同作戰。下午,兩個主力營向船頭,八裏河東山方向推進,佔領越軍控製的10餘個高地。4月30日凌晨,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1軍第31師向佔據者陰山的越軍發起進攻,經5個小時的激戰,佔領者陰山。5月15日,中國軍隊佔領八裏河東山。6月12日,越南陸軍反撲,偷襲老山側面那拉方向的陣地,守衛該陣地的二連幾乎全部陣亡。中方再次將陣地奪回。1984年7月12日凌晨,越軍進攻松毛嶺,但戰前無線電聯絡被中方破譯,在猛烈的炮火封鎖下,越方陣亡三千餘人。葉劍英元帥在看完錄像後感嘆:“自淮海戰役以來還沒有見過這麽多敵人屍體。”同年7月13日,中央軍委命令南京軍區、福州軍區部隊接防。

雙方傷亡

中方資料:中方參戰27229人,死亡766人

越方資料:參戰人數不詳,死傷6633人

南京軍區輪戰:1984年7月13日-1985年5月30日

解放軍序列

南京軍區

第1軍,政委史玉孝、軍長傅全有、參謀長吳銓敘、副軍長李乾元

第1軍第1步兵師

第1團,團長陳傳發

第12軍第36步兵師

南京軍區炮兵第9師

福州軍區

直屬第3炮兵師、第1工兵團

北京軍區第15工兵團

南京軍區直屬工兵團

沈陽軍區高炮第18團

武漢軍區直屬第8、12汽車團

昆明軍區第7工兵團

總參謀部直屬第115工程團

第一偵察大隊(第20軍)

第二偵察大隊(第54軍)

第三偵察大隊(第13軍)

第四偵察大隊(第50軍)

第五偵察大隊(第43軍)

成都軍區汽車第17團

過程

1984年7月13日,中央軍委命令南京軍區陸軍第1軍1師、第12軍36師、炮兵第9師、福州軍區炮兵第3師進入文山州赴中越邊境輪戰,集結于文山、硯山兩縣駐訓,並于1984年12月9日接替陸軍第11軍、第14軍和炮兵第4師在老山、八裏東山方向的防御任務。其餘部隊駐扎文山州,參加防御作戰。中方總參謀部調令武漢軍區第20、54軍、成都軍區第13、50軍、廣州軍區第43軍調遣部隊組成五個偵察大隊,駐訓參戰。成都軍區汽車第17團接替武漢軍區汽車第8、12團。1985年5月25日,第1軍和第1、2、3、4、5偵察大隊,武漢軍區汽車第12團全部撤離出戰區。

雙方傷亡

中方資料:中方參戰26624人,第1軍死亡63人,負傷123人;越方死亡5527人、傷140人、被俘17人。

越方資料:不詳

濟南軍區輪戰:1985年5月30日-1986年4月30日

解放軍序列

濟南軍區

第67軍,軍長張志堅,政委姜福堂,參謀長粟戎生

第199步兵師,師長鄭廣臣、政委杜鐵環、副師長張鳳龍、副政委張紀根、政治部主任王洪堯

第200步兵師,師長粟戎生

第46軍

第138步兵師,師長金仁燮

濟南軍區炮兵第12師

第六偵察大隊(第26軍、第46軍)

第七偵察大隊(第15空降軍)

第八偵察大隊(新疆軍區部隊)

第九偵察大隊(第19軍)

第十偵察大隊(第21軍)

成都軍區第17汽車團

北京軍區第16工兵團

過程

1985年3月,濟南軍區陸軍第67軍199師、第46軍138師、濟南軍區炮兵第12師總計31146人進入文山、硯山兩縣集結駐訓,並于5月30日進入戰區接替第1軍所屬部隊防務。此外第26、46軍組建第六偵察大隊、空降第15軍組成第七偵察大隊,進入老山戰區。同年9月,新疆軍區、第19軍、第21軍分別組成第八、第九、第十偵察大隊相繼進入戰區,至1986年六七月間,先後撤離戰區歸建。1986年6月,第67軍、第六偵察大隊、第七偵察大隊、成都軍區汽車第17團撤出輪防。

雙方傷亡

中方資料:中方參戰31146人,中方第67軍死亡413人,負傷1721人;越方死亡4000餘人、傷4390人、被俘10人。

越方資料:不詳

蘭州軍區輪戰:1986年4月30日-1987年4月30日

解放軍序列

蘭州軍區

第47集團軍,軍長錢樹根、政委宮永豐

第47集團軍第139步兵師,師長黃俊傑、政委劉冬冬、副師長常萬全

第47集團軍第141步兵師

第21集團軍第61步兵師,師長劉登雲、政委張海陽

蘭州軍區炮兵第一旅

直屬汽車團

蘭州軍區電子對抗營

第十一偵察大隊(第27軍、北京衛戍區、天津警備區)

第十二偵察大隊(第38軍)

過程

1986年4月30日,第47軍所屬部隊進入老山戰區接替第67軍防務。1987年5、6月間,第47軍所屬部隊先後撤離戰區。中央軍委于1986年9月1日命令,北京軍區第27軍接替第47軍在老山戰區的防務。北京軍區陸軍第27軍、北京衛戍區、天津警備區組成的第十一偵察大隊進入戰區;陸軍第38軍組成第十二偵察大隊進入戰區。1987年2月,先後撤離戰區。1986年12月,北京軍區部隊集結完成。1987年4月30日,第27軍接替第47軍的防務。

雙方傷亡

中方資料:越方死亡2440人、受傷4151人、被俘6人;中方:死亡149人,受傷892人。

越方資料:不詳

北京軍區輪戰:1987年4月30日-1988年4月30日

解放軍序列

北京軍區

第27集團軍,政委徐永清、軍長錢國梁、政治部主任朱增泉、副軍長黃信生

第79步兵師,副參謀長王小京

第80步兵師

第81步兵師

北京軍區炮兵第14師

第十三偵察大隊(第16軍)

第十四偵察大隊(第40軍)

第十五偵察大隊(第64軍)

成都軍區

汽車第13團

過程

1987年12月,沈陽軍區第16軍組成第13偵察大隊;第40軍組成第14偵察大隊;第64軍組成第15偵察大隊,進入戰區。1988年1月,成都軍區陸軍第13軍37師、38師1、2團,炮兵旅、工兵團、電子對抗營進入文山、硯山兩縣集結。1988年3月27日至6月3日,第27軍所屬部隊撤離戰區。1989年1月,第13、14、15偵察大隊先後撤離戰區。

雙方傷亡

中方資料:中方參戰33700人。越方死亡1580人、受傷1800人、被俘1人;中方:死亡172人,受傷63人。

越方資料:不詳

成都軍區輪戰:1988年4月30日-1990年2月13日

解放軍序列

成都軍區

第13集團軍,軍長陳世俊、政委艾維仁、副軍長朱成友、副政委陳培忠

第13軍第37步兵師,師長陳知建

第13軍第38步兵師

第13軍炮兵旅、工兵團、電子對抗營

第14軍第40步兵師

過程

1988年4月30日,成都軍區第13軍進入戰區,接替第27軍所屬部隊防務。1989年5月和10月分兩批撤離。1989年10月31日,成都軍區守備第1師部分部隊配屬第40師部分兵力,接替第13軍所屬部隊老山戰區對越防御作戰任務。1990年2月13日凌晨,越軍以一個排的兵力對中方B64,66號陣地實施偷襲。結果又被中方擊退。中方傷一人,越軍兩死一重傷。這是中越十年輪戰的最後一戰。

雙方傷亡

中方資料:越方死亡725人、受傷1062人;中方:死亡26人,受傷215人。

越方資料:不詳

總傷亡人數及戰果統計:

中國人民解放軍傷亡約4603人(其中犧牲1589人,受傷3014人),越南人民軍傷亡及被俘約30695人。

輪戰結束

1990年2月15日成都軍區雲南前指正式將老山戰場對越防御作戰指揮全部移交雲南省軍區前指後復原。

1993年2月10日中央軍委批復,解除老山地區防御作戰任務,復原雲南前指,邊防部隊轉入正常守衛,停止空軍航空兵和地空飛彈部隊在中越邊境輪戰。成都軍區決定:1993年3月31日前雲南前指復原和各支援保障分隊撤離;邊防2團1993年4月1日零時由防御作戰轉為正常守備。

戰爭結果

中國奪回老山地區,並在5年時間內輪換駐防各大軍區所屬部隊,提高戰鬥力。而負責主攻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1軍第31師師長廖錫龍、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4軍副軍長王祖訓、第40師副師長朱啓;以及輪換部隊將領第1軍政委史玉孝、軍長傅全有、參謀長吳銓敘,第47軍軍長錢樹根,第67軍軍長張志堅,第27軍政委徐永清、軍長錢國梁等將領都陸續獲得中國人民解放軍上將軍銜。

兩山戰役以下單位獲得英雄稱號:

老山英雄連:第40師第118團第8連

老山穿插英雄連:第40師第119團第4連

老山防御英雄連:第40師第119團第7連

者陰山英雄連:第31師第93團第9連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