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國論

兩國論

李登輝于1999年7月9日在接受"德國之聲"記者採訪時,公然向世人宣稱台灣當局已將海峽兩岸關系定位為"國家與國家的關系,至少是特殊的國家與國家的關系"。這種謬論即是"兩國論"。7月27日,李登輝又解釋說,由于"多年來兩岸關系的定位過于模糊",所以他要把兩岸關系的"實質內涵"定為"特殊的國家與國家的關系"。以此來徹底否定一個中國原則

  • 中文名稱
    兩國論
  • 時間
    1999年7月9日
  • 提出人
    李登輝
  • 別稱
    特殊兩國論

產生背景

​從1949年開始,台灣與中國處于敵對隔絕狀態。1987年,當時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因人道考慮,開放台灣民眾赴中國探親,兩岸重開接觸。

1990年,李登輝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後,連續成立國家統一委員會(國統會)、行政院大陸委員會(陸委會)與海峽交流基金會(海基會),兩岸互動益形密切,但關系的定位一直未有明確定位。1993年4月,海基會與海峽兩岸關系協會(海協會)舉行第一次辜汪會談。但1995年李登輝訪問美國後,大陸方面對“一個中國”的定義不斷緊縮,兩岸關系陷入低潮,且引發台灣海峽飛彈危機。

兩國論兩國論

1997年7月1日,中國收回香港,一國兩製對台灣的壓力益增,美國又不斷有人主張兩岸應簽訂中程協定,故李登輝指示成立“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專案小組”研究對策。1999年5月,該小組研議以“特殊的國與國關系”為兩岸關系定位。

台灣時間1999年7月9日下午,德國之聲總裁Dieter Weirich、德國之聲亞洲部主任Gunter Knabe與德國之聲記者Simone de Manso由行政院新聞局局長程建人陪同,到總統府錄影專訪李登輝。他們問道在並非實際可行的“宣布台灣獨立”與不被大多數台灣人民接受的“一國兩製”之間,是否有折衷的方案?李登輝答:“中華民國從1912年建立以來,一直都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又在1991年的修憲後,兩岸關系定位在特殊的國與國關系,所以並沒有再宣布台灣獨立的必要。”德國時間1999年7月25日21時整,德國之聲的英語衛星頻道向全世界播放專訪內容,而文字內容則刊登在德國的《周日世界報》。

2011年9月,已卸任多年的前總統李登輝,在回憶兩國論產生背景時,明確指出是為了阻止當時的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想要片面對國際宣告兩岸將展開政治談判的企圖。由于時值辜振甫訪中,後續並安排汪道涵訪台的兩岸交流熱絡階段,期間李登輝發現江澤民打算在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五十周年國慶當日,當著多位外國領袖的面宣布汪道涵訪台時,兩岸將展開政治談判。李登輝為阻止江澤民的計畫,因而于當年七月在接受德國電視台訪問時,提出“兩國論”[1]中止兩岸談判。

兩國論起草人包含了各界學者名家,包括後來出任行政院大陸委員會主任委員、行政院副院長、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

各方反應

台灣政界和民間的一般反應

在台灣方面,兩國論一出,民進黨與國民黨部分人士基于各自的立場對此政策作了肯定性的詮釋。1民進黨強烈支持“兩國論”,部分獨派更贊揚李登輝不隻為“民主之父”,更是“台灣國父”。中國國民黨內部意見則分歧嚴重,但多半支持“兩國論”,例如後來成為中國國民黨主席的連戰,即曾表示:“我們提出‘特殊國與國關系論’的主張是基于維護國家尊嚴、保障人民權益的考量。也是表達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的心聲。這是攸關國家發展大是大非的課題。…因此李總統提出‘特殊國與國關系論’的明確主張,就是要突破兩岸間現存不合理的架構。”2。而在新黨方面,雖然他們在7月23日舉行一場反對“兩國論”的大遊行,但其主題卻是“和平反戰”,也就是“向中共武力說不”。也就是說,如果北京因為兩國論而對台灣採取武力恫嚇或動武的話,台灣所有政黨都會齊聲反對(童振源 1999)。

兩國論兩國論

但在2012年3月,連戰夫人連方瑀投書媒體,講述在“兩國論”後提出後連戰與李登輝的分歧。連方瑀說,“李登輝拋出‘兩國論’,屬下連戰無法反駁,連戰原本決定出版的‘連戰風雲’,內容講兩岸要‘雙贏’,李登輝竟要求‘停止出版’”;“2人會分道揚鑣,完全無關‘個人恩怨’,是‘李先生’公開揚棄過去理念,連戰始終堅守立場”。

2000年中華民國總統大選,國民黨候選人連戰落選,舉行抗爭。李登輝被迫辭去黨主席職務,連戰當選國民黨主席後,國民黨徹底拋棄了李登輝的兩國論,重新回到一個中國立場。

至于坊間的反應,在李登輝的該段訪問見報以後,新黨立法院黨團召集人鄭龍水委托民意調查基金會所作的民意調查顯示,55.2%的受訪者贊成李登輝提出兩岸關系是“特殊國與國關系”,反對的人則有23.4%(韓德強 2002,2)。此外,環球電視台與《新新聞》也公布了一份有關“特殊國與國關系”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有43%的受訪民眾支持兩國論,隻有10%的民眾不贊成(施鈺文 1999)。向來頗強調其菁英品味的《商業周刊》,也對台灣587位企業經理人做了一份問卷調查,結果同意兩國論者為78.4%,不同意為15.3%,無意見為6.3%(楊開煌 1999)。3就此而論,台灣民意基本上覺得李登輝隻是點出了兩岸關系長久以來存在的一個“事實”,並不認為這是一個政策上重大的轉折。

李登輝在事後,也做過相當類似的澄清。7月14日,李登輝接見前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長張戴佑(Darryl Norman Johnson),在談到各方對兩國論之解讀的時候,李登輝表示:“我們的大陸政策沒變,兩岸交流、對話的立場與態度也仍然不變”(引自何振忠 1999)。7月23日,李登輝接見從美國來訪的美國在台協會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也發表了類似的看法,說明中華民國推動建設性對話與良性交流的大陸政策並沒有任何改變,先前談話是以國家元首身分表達並反映台灣大多數人民的心聲,此為民主社會尊重民意的展現(何振忠 1999)。

2008年6月12日,馬英九再次提起兩德概念。範凌嘉認為兩德模式,恐是一日話題,因為李登輝德國之音的特殊國與國關系,就是以兩德模式處理核心問題[3]。台大政治系教授張亞中認為兩德議題“一個德國,兩個國家”是以“整個德國”來涵括兩國,東西德都是整個德國的內部憲政主體。西德總理布朗德稱其為“特殊關系”,差別在李登輝未承認一個中國。

中國官方的反應

李登輝將兩岸關系定位為“特殊國與國關系”的說法,引起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強烈反應。在該談話結束後兩天,中國共產黨中央台辦、國務院台辦發言人發表談話,直接點名批評李登輝“公然把兩岸關系歪曲為國與國關系,暴露其一貫蓄意分裂中國領土和主權的政治本質”,措詞嚴厲地批評李登輝與台獨分裂勢力主張沆瀣一氣(大陸新聞中心 1999),認為李登輝的路線以從“獨台”轉向“台獨”。之後,經過十多天對“兩國論”的觀察及開會研判,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決定取消海協會會長汪道涵的訪台計畫,同時到2000年3月台灣總統大選前,不但停止海協、海基兩會交流對話機製,也決定台辦官員暫停赴台(王玉燕 1999)。也就是說,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而言,在兩國論甫推出之際,官方的立場是希望台灣能將兩國論定位在李登輝個人的言論範圍內。但是,面對接下來台灣方面有關兩國論的說法以及李登輝的解釋,中共高層認為台灣兩國論的基調沒有改變,其他說法都是托辭,認定台灣就是要“放棄一個中國”,以兩國論走向台灣獨立,並嘗試形成政策(王玉燕 1999)。簡單來講,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認為台灣當局的自主意識已經從過去的“暗獨”走向“明獨”(引自虞義輝 2001,337)的獨立意識道路。

美國反應

在兩國論成為一個議題以後,世界主要國家都已表態支持一個中國政策;但也都同時強調,兩岸的爭議必須透過持續對話,以和平的方式解決(童振源 1999)。以美國為例,在李登輝向張戴佑表明台灣的中國政策不變以後,柯林頓政府開始嘗試為兩國論激起的台海緊張情勢降溫。7月14日,白宮發言人洛克哈特(Joseph Lockhart)主持例行簡報時,不但拒絕評論北京是否可能對台動武及美國可能的反應,並對詢問北京是否可能採取武嚇的記者說,別把北京的嚴厲措辭看得太重了(劉其筠 1999)。9月11日,美國總統柯林頓在與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會談時,首度對“兩國論”明確表達較負面的意見。他表示,“兩國論”已經帶給中國和美國雙方“更多困難”;但柯林頓也明告江澤民,如果中國要(對台灣)訴諸武力的話,將在美國“造成嚴重後果”。柯林頓並在高峰會中重申,“我們將繼續維持尼克森總統以來採行的政策,這個政策有三大支柱,即一個中國、和平解決台灣問題和兩岸對話。”(本報系採訪團 1999)。也就是說,美國既不支持“兩國論”,但也反對北京對台動武或中斷對話(童振源 1999)。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