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

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

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公報指出,中央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負責改革整體設計、統籌協調、整體推進、督促落實。各級黨委要切實履行對改革的領導責任。

中共中央政治局2013年12月30日召開會議,決定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由習近平任組長。小組主要職責是研究確定經濟體製、政治體製、文化體製、社會體製、生態文明體製和黨的建設製度等方面改革的重大原則、方針政策、整體方案;統一部署全國性重大改革等。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的辦事機構設在中央政策研究室。

  • 中文名稱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
  • 關    鍵
    是否能超越現有利益格局
  • 定    位
    推進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牽頭人
  • 副組長
    李克強、劉雲山、張高麗
  • 重    點
    經濟體製改革
  • 成    果
    到2020年各方面製度更成熟定型
  • 目    標
    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能力現代化
  • 核    心
    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
  • 組    長
    習近平
  • 成立時間
    2013年12月30日
  • 亮    點
    專設機構統籌改革

基本介紹

2013年11月12日,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閉幕,在之後發布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報》中提到“中央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負責改革整體設計、統籌協調、整體推進、督促落實“。

成立背景

中國改革經過35年,容易改的都改了,剩下的都是硬骨頭。目前改革進入了深水區,改革的難度、系統性和整體性都很強,在這種情況下,需要中央成立一個領導小組為全面深化改革提供組織保障。

政府的改革決心可見一斑政府的改革決心可見一斑

改革開放初期,中國曾成立了高層次的經濟體製改革協調機構。1982年5月,在原國務院體製改革辦公室基礎上,成立了國家經濟體製改革委員會。體改委的主任除個別時期外,均由時任總理兼任。

1998年的機構改革中,體改委被復原,改設為“國務院經濟體製改革辦公室”。2003年3月,國務院機構改革將體改辦與國家發展計畫委員會合並,成立了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其業務由新組建的經濟體製綜合改革司承擔。

曾經擔任體改委副主任的高尚全表示,新一輪的改革不同于以往的單項改革,是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生態文明“五位一體”的改革,因此需要全面深化改革小組具有強有力的協調功能。

高尚全建議,考慮到要精簡機構,為了不增加新機構,全面深化改革小組可以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基礎上,採取兩塊牌子、一套人馬的方式。

2013年11月13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沒有比腳更長的路》,採用了“殺出一條血路”這樣的激烈措辭——改革開放到了一個新的重要關頭,除了橫下一條心、殺出一條血路,沒有選擇。改革進入深水區,無論簡政放權還是調節收入,仍有部門、地方的利益掣肘,仍有保守、畏難的觀念藩籬。不能進一步解放思想,就難以看清各種利益固化症結,難以找準突破的方向和著力點。

小組成員

習近平任組長

2013年1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30日召開會議,決定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由習近平任組長。

成員

據央視新聞聯播報道,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小組于2014年1月22日舉行首次會議,除了在上月政治局會議上已經確定組長為習近平外,李克強劉雲山以及張高麗出任小組副組長。

參照“深改組”地方版看,上述人事配備並不出意外。在地方版中,地方政研室起到深改組辦公室的作用。就現有披露信息來看,湖北將深改辦與省委政研室合二為一,實行“一個機構、兩塊牌子”,省委政研室主任兼任省委改革辦主任。北京則稱“辦事機構設在市委研究室”。由此看,若未來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起到中央深改組辦公室的作用也不算意外。值得註意的是此次不僅政研室主任王滬寧出席會議,副主任潘盛洲亦出席會議。

在會議中就坐于內圈的均為副國級領導(除組長、副組長外)。這一圈官員囊括了國務院、人大、政協、軍委、政法系統等部門負責人。

其中,國務院層面有馬凱劉延東以及汪洋三名副總理出席會議。人大則由第一副委員長李建國及秘書長王晨參加會議。與此類似,政協方面由第一副主席杜青林和秘書長張慶黎出席會議。政法系統方面,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公安部長郭聲琨、最高法院長周強以及最高檢檢察長曹建明出席。

中宣部部長劉奇葆、中組部部長趙樂際以及中辦主任傈戰書(中辦副主任丁薛祥在第三圈就坐)亦出席會議。中紀委方面,在內圈就坐的是副書記趙洪祝。軍方出席人員是許其亮(中央軍委排名第二的副主席)。此外還有兩名副國級的部委領導王正偉(政協副主席、國家民委主任)和周小川(政協副主席、央行行長)出席會議。

第二圈就坐的官員同樣值得關註。此次會議共有三名發改委官員參加,他們分別是發改委主任徐紹史、中央財辦主任、發改委副主任劉鶴以及發改委副主任穆紅。由此看,具有“小國務院”之稱的發改委也將在“深改組”中扮演重要角色。

除了發改委之外,與會的國務院部委負責人還有袁貴仁(教育部部長)、王志剛(科技部黨組書記)、苗圩(工信部部長)、樓繼偉(財政部部長)、尹蔚民(人社部部長)、韓長賦(農業部部長)、周生賢(環保部部長)、高虎城(商業部部長)、李斌(衛計委主任)以及國資委主任張毅。上述部委的與會實際上也體現出了未來改革的方向。

是此與會人員中,中紀委也有五位副書記參加。通過央視新聞畫面看,除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和履新不久的楊曉渡沒有出席外,黃樹賢李玉賦、張軍、陳文清都出席了會議(還有上文提及的趙洪祝)。而紀律檢查體製改革也在是此次會議上被列為六個專項改革之一。

部分與會人員:

在裏圈就坐的有(註:按央視攝像機拍攝順序排列):馬凱劉延東許其亮汪洋趙樂際杜青林王晨、周強、張慶黎、王正偉、王滬寧、劉奇葆、李建國、孟建柱、傈戰書、趙洪祝、郭聲琨、曹建明、 周小川。

部委層面與會人員:徐紹史(發改委主任) 袁貴仁(教育部部長) 王志剛(科技部黨組書記) 苗圩(工信部部長) 樓繼偉(財政部部長) 尹蔚民(人社部部長) 韓長賦(農業部部長) 周生賢(環保部部長) 高虎城(商務部部長) 李斌(衛計委主任)。

參會人員還有:黃樹賢(中紀委副書記) 李玉賦(中紀委副書記) 張軍(中紀委副書記) 陳文清(中紀委副書記) 雒樹剛(中宣部常務副部長) 劉鶴(中央財辦主任、發改委副主任) 陳錫文(中央財辦副主任、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 張毅(國資委主任) 穆虹(發改委副主任) 潘盛洲(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等。

主要職責

小組主要職責是研究確定經濟體製、政治體製、文化體製、社會體製、生態文明體製和黨的建設製度等方面改革的重大原則、方針政策、整體方案;統一部署全國性重大改革等。

關于小組

2008年之後,在中央檔案中將“小組”這類機構統一稱為“議事協調機構”。而由黨和軍隊最高領導人親自擔任組長的小組或許不隻是“議事協調”那麽簡單,如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中央國家安全領導小組),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皆列入中共中央直屬機構序列,規格高于中央各部委,直接向政治局及其常委會負責,是協調決策相關領域問題的最高領導機構。“小組”的規格有明確區分。一般“領導小組”的規格要高于“工作小組”。

小組權力

原國務院副總理曾培炎在中國,“小組”是黨政系統中常規治理方式之外的補充,並在特定時期,擁有跨部門的協調權力。2010年,原國務院副總理曾培炎對這種“小組機製”給予了很高的評價。“通過成立跨部門領導小組來組織實施重大戰略任務,是我們黨和政府在長期實踐中形成的一種有效工作方法”,曾培炎稱,“在重大決策具體落實和實施過程中,建立跨部門的協調合作機製,有利于減少層級、提高效率。”

組長

一般來說,國家級“領導小組”的領導成員都由國家領導人“兼職”。如中央財經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一般由國務院總理擔任,常務副總理任副組長,日常工作由單設的辦公室負責。現任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曾是兼任各類領導小組組長、副組長最多的國務院領導。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2年年底,李克強共兼任6個國務院級別“領導協調小組組長”,並兼任兩個“領導協調小組”副組長之職。這些小組幾乎涵蓋中國最重要的各個經濟與公共政策領域。

級別

負責人級別越高,“小組”協調和執行能力也更強。2006年,國家成立“深化醫葯衛生體製改革部級協調工作小組”。由于涉及部門繁多,醫改方案久拖不決。2008年,國務院提升了小組的規格,批準醫改協調小組升格為醫改領導小組,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親自掛帥。訊息一出,新華網用“新醫改駛入快車道”來形容此後醫改工作的進展。

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親自掛帥醫改領導小組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親自掛帥醫改領導小組

發展歷程

早期,領導小組不但是中共展開各項工作的重要方式,也是內部整合的重要手段。延安整風運動時期,是臨時性領導機構出現的一個巔峰期。1941年7月,成立中共中央調查研究局,存在了一年半。此後,陸續成立了清算過去歷史委員會、幹部審查委員會,以及為加強整風領導而設立的中共中央總學習委員會。

1958年,中共中央為“小組”正名

中共八屆四中全會在中南海懷仁堂召開1958年6月10日,中共八屆四中全會結束後,中共中央發出《關于成立財經、政法、外事、科學、文教各小組的通知》,並任命陳雲、彭真、陳毅、聶榮臻、陸定一分別擔任各組組長。當天發布的通知明確指出,“這些小組是黨中央的,直隸中央政治局和書記處,向它們直接做報告……具體執行和細節決策屬政府機構及其黨組。對大政方針和具體部署,政府機構及其黨組有建議之權,但決定權在黨中央。”這是首次較為正式和全面地提出在中共中央層面設立這樣性質的“小組”,並確定了其在黨的組織體系中的大致定位。此後,“小組機製”正式出現在中國的政治生態中。

常設性小組與國家命運走向息息相關

陳雲同志常設性小組,一般是將其作為解決全局性、戰略性工作任務而存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算是曝光率較高的一個。早在1957年,中央就成立了經濟工作五人小組,陳雲為組長。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在經濟建設中的作用不可小視,改革開放後,它和國家體改委一直起著改革推手的作用,凡是重大經濟決定,都有它的身影。現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每年最重要的任務就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每年中央總書記在會議上的講話,就是由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組織起草。而有關三農問題的“一號檔案”,也都是由依托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的“中農辦”承擔調研和起草工作。

階段性小組負責在有限時段解決重要問題

在中央層面,更多的是一些發揮階段作用的臨時小組,如中央治理“小金庫”工作領導小組、中央文化體製改革領導小組,完成任務後機構就要復原。有的存在甚至不到一年,如每年各地都成立的換屆工作領導小組,任務結束之後就復原了。

小組運作

充滿神秘沒有牌子、沒有場地、沒有編製

小組的機構設定在官方資料中一直鮮有詳細記載,公開報道更少之又少。這些神秘的小組既不掛牌子,在黨的組織機構名錄也找不到它們。它們沒有固定的辦公場所,也不單獨確定人員編製。

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

尋常無蹤跡 大事現真身

很多領導小組雖為常設,但並不需要日常辦公,多數隻在出現了需要應對的重大問題時,以組長牽頭組織聯席會議、多部門聯動的方式完成決策。以中央司法體製改革領導小組為例,自2003年成立以來,這個小組平日難見蹤影,但卻悄悄地推動過不少司法改革。包括力促最高法院收回死刑復核權,部署鐵路司法體製改革等。隻有出現日漸嚴重的社會問題,相應領導機構才會由臨時和聯席會議性質向日常化發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