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山書店

內山書店

內山書店是魯迅晚年在上海的重要活動場所。現四川北路2050號,日本友人內山完造開設,1929年選現址。魯迅常來內山書店購書、會客,並一度在此避難。書店成為中日文化交流的橋梁。1998年9月25日,中國工商銀行虹口支行、虹口區文化局、魯迅紀念館在此隆重舉"內山書店紀念式揭幕儀式"。

  • 中文名稱
    內山書店
  • 相關
    魯迅晚年在上海的重要活動場所
  • 地址
    現四川北路2050號
  • 開設人
    內山完造
  • 選現址
    1929年
  • 發行銷售
    《經濟學全集》

簡介

內山書店內山書店

內山書店位于四川北路2050號,為坐北朝南西式結構、假三層樓房。書店出售進步書籍,魯迅及進步文化人常來此購書、漫談、會客,成為中日文化交流的橋梁。內山書店利用日籍條件,出售國民黨禁止出售的進步書籍,一度成了魯迅及左翼作家進步作品的代理發行店。在滬期間,內山完造先生中國人民做了不少有益的事情。1945年10月,內山書店被國民黨中央圖書館接收。1980年,內山書店舊址被上海市政府列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歷史

(圖)內山書店(圖)內山書店

1913年3月,一位叫內山完造的日本人被大阪眼葯會社參天堂派到上海推銷葯品,從此在上海居住達三十五年之久,並在此創辦了中國現代作家筆下書香四溢的內山書店。

內山完造生于1885年,日本崗山人,12歲起即在大阪和京都的商店當學徒。來到上海後,內山完造最初推銷葯品。1916年,內山完造在日本結婚後,攜夫人內山美喜子同赴上海,並于1917年以美喜子的名義創設了內山書店。

內山書店初址在上海虹口的北四川路餘慶坊弄口旁的魏盛裏(現四川北路1881弄),書店最初通過牧師從日本購進一些覺醒社出版的《逆境之恩寵》等基督教福音書出售。後在顧客的建議下,增加了岩波書店的哲學叢書等一般性讀物,營業額上升到500-600元。1922年,內山書店僱了中國少年王寶良等做幫手,王寶良在內山書店一直幹了24年。

1924年,內山完造買下了魏盛裏臨街的一所房子作為獨立的書店經營場所。1928年,又將與其相鄰的房子買下合並,內部用白灰粉刷一遍後,設了兩個出入口,書店裏邊全部改造為可放書架的格局。1929年,內山書店遷至施高塔路11號(現在四川北路2048號)營業,書店的規模也逐漸增大了。

經營方式

內山書店原貌內山書店原貌

內山書店的銷售借鏡了推銷醫葯的功夫,以實現創業之初的資本積累,概括起來有以下幾種形式:

廣告開路。書店油印了"誘惑狀",即圖書廣告。誘惑狀有些像今日的"中郵專送廣告",橫式32開,寫有十餘種書名、作者,分別裝入信封寫上顧客姓名,近處的由王寶良送達,遠處的則郵寄。誘惑狀最初印100份,後來增加到500多份,有力地促進了書店的銷售。

誠信為本。內山完造信仰上帝,對中國人、日本人一視同仁,他把這種信仰帶到書店經營中,就體現出一種大胸襟,任何人在書店都可以賒賬,店方從來不催賬。很多年後,郭沫若、葉靈鳳等在回憶與內山書店的關系時都坦承自己還有一筆無法還清的債。

服務至上。內山書店的書籍全部敞開陳列,讀者可隨手翻閱;店堂裏擺著可供讀者休息和看書的長椅和桌子;在書店外的人行道上設有茶缸,免費為過往行人供應茶水。

行銷策略。1927年,日本國內出現了"一元書"熱。內山書店把握住了這次機會,迅速把"一元書"向在上海的日本人推銷,這些人包括教會中的友人,銀行、商社、公司中的讀書人,上海東亞同文學院的學生。

進步文化

內山書店牌匾內山書店牌匾

1929年1月10日,國民黨中央常務會議通過宣傳品審查條例,計十五條。其中第五條規定,凡"宣傳共產主義及階級鬥爭"為"反動宣傳品",上海有幾家進步書店因經售華興出版局(曾出版過列寧的<國家與革命>等十幾種馬列主義著作)的出版物曾被國民黨一度封閉。1930年12月,在國民黨政府頒布"出版法"四十四條對刊物及出版物嚴加限製前,"左聯"刊物《拓荒者》、《萌芽月刊》、《巴爾底山》等已全部被禁,或轉入秘密出版。此後,白色恐怖與文化迫害愈演愈烈,至1931年9月,國民黨政府共查禁228種書刊,而魯迅自費出版的<鐵流>等六種進步文學讀物也在國民黨的禁售範圍內。

內山書店以其日本老板的特殊身份,成為一處進步文化的避難所,書店不僅大量銷售馬列著作等進步書籍,而且出售當局查禁的進步書籍,代售《鐵流》等進步文學讀物,並從1932年起,成為魯迅著作代理發行店。上世紀30年代的上海就出現了這樣一種似怪非怪的情況:中國書店買不到的書,可以在內山書店買到;中國書店不敢經售的書,內山書店也能經售。

內山書店不僅是一處圖書銷售的場所,更是一個文化交流的場所。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上海,四川北路是文化界人士居住最集中的地方,他們的聚會常常在內山書店。內山完造在這裏創立了"文藝漫談會"。漫談會在中日文化界人士之間進行,中國方面的參加者有鬱達夫田漢歐陽予倩等留日回國的"海歸派"青年文學藝術家,日本方面的參加者則大多是生活在上海或來滬訪問的著名文化人士。其時,參加漫談會的中日文化界人士就政治、文藝等問題自由交流,形成一種良性的文化互動,在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的上海顯得極其可貴。

魯迅與店主的友誼

內山書店內山書店

1927年10月3日,魯迅從廣州抵達上海。魯迅到上海的第三天,就往位于四川北路魏盛裏的內山書店買書,從此成了書店的常客。內山完造在一篇回憶魯迅的文章中說,當他聽說魯迅已到上海後不久,"就有一個常常和二三個朋友同道著,穿藍長衫的,身材小而走著一種非常有特長的腳步,鼻下蓄著濃黑的口髭,有清澄得水晶似的眼睛的,有威嚴的,那怕個子小卻有一種浩大之氣的人,映上了我們的眼簾。"當內山完造知道他就是魯迅時,十分敬仰和熱情。從此,二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誼,經常相與過往。從1927年10月魯迅首次去內山書店購書到1936年10月逝世為止的十年間,他去內山書店在500次以上,購書達千冊之多。內山書店不僅是魯迅的購書場所和著作代理發行店,還是魯迅躲避國民黨當局通緝的秘密住所,更是魯迅和進步人士秘密聯絡的地方,甚至成了地下組織的聯絡站--方志敏在南昌獄中的文稿書信、北平與東北地下黨等轉給魯迅的信等都由內山書店轉交。

抗戰結束後,國民黨當局以敵國僑民強令內山完造歸國,內山書店作為敵產被沒收,至此書店停業。1959年,內山完造以日中友好協會副會長的身份來華訪問,因腦溢血病逝于北京。依照其生前意願,葬于上海萬國公墓。1980年,內山書店舊址被上海市政府列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評價

內山書店紀念室內景內山書店紀念室內景

1985年9月7日,在內山完造百年誕辰慶祝大會上,時任中日友好協會會長的夏衍對內山書店給予了高度評價,稱其是追求光明的中國知識分子和青年學生了解世界的重要視窗,是聯系中日友好和中日文化交流的橋梁。時至今日,這一評價仍不失公允。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