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裏斯丁·貝爾

克裏斯丁·貝爾

克裏斯蒂安·貝爾(Christian Bale),1974年出生于威爾士,英國演員。

13歲時主演斯蒂芬·斯皮爾伯格執導的電影《太陽帝國》而成名,被英國影評人協會評為當年最優秀的青少年演員。2005年,貝爾主演了《蝙蝠俠:俠影之謎》,之後又在續集《蝙蝠俠:黑暗騎士》和《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中出演蝙蝠俠。2011年,貝爾憑借《鬥士》榮獲奧斯卡及金球獎最佳男配角。2013年,貝爾憑借《美國騙局》獲得奧斯卡及金球獎最佳男主角提名。

  • 中文名稱
    克裏斯蒂安·貝爾
  • 外文名稱
    Christian Bale
  • 出生地
    威爾士彭布羅克
  • 國    籍
    英國
  • 星    座
    水瓶座
  • 血    型
    O型
  • 身    高
    183cm
  • 代表作品
    美國精神病人、機械師、蝙蝠俠、致命魔術、鬥士
  • 主要成就
    第83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第68屆美國電影金球獎最佳男配角
    第86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主角提名
    第71屆金球獎最佳男主角提名
  • 職    業
    演員
  • 出生日期
    1974年1月30日
  • 別    名
    Christian Charles Philip Bale

人物經歷

童星生涯

1974年1月30日,威爾士彭布羅克郡的一個普通家庭增添了一個新成員。貝爾是這個家庭的幺子,他有一個理想家式的父親、一個在馬戲團工作的母親和三個姐姐。在他成為童星之前,家裏沒有固定的經濟來源。因為經常入不敷出,貝爾從小跟著父母過著四海為家的生活,曾經搬家15次以上,在英國、葡萄牙、美國等地度過了漂泊的童年。在這樣顛沛流離的生活中,年幼的貝爾甚至記不住他待過的任何城市的街道名,更不用提交朋友這回事了。從8歲起,年幼的貝爾就開始接拍廣告,以片酬養家了。

貝爾在1986年第一次參加了電視電影《安娜斯塔西婭:安娜疑案》(Anastasia: The Mystery of Anna)的演出,飾演女主角的弟弟,俄羅斯帝國的末代皇儲阿列克謝·尼古拉耶維奇·羅曼諾夫。隨後又主演了迷你劇城市之心(Heart of the Country)和奇幻冒險劇王子歷險記(Mio min Mio),拍攝《王子歷險記》時,劇組遠赴烏克蘭卻遇上了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爆炸,對貝爾來說,這是一次難忘的經歷。

克裏斯蒂安·貝爾無疑是他那一代最好也是最幸運的童星。1986年,當大導演史蒂文·斯皮爾伯格著手籌備太陽帝國(Empire of the Sun)時,他的妻子、《安娜斯塔西婭:安娜疑案》的女主角艾米·歐文將貝爾推薦給了斯皮爾伯格。而貝爾本人也沒有辜負這個機會,通過試鏡成功的從4000名候選者中脫穎而出,贏得了這個角色。

影片中,貝爾扮演了一個出生在上海的英國商人家庭的孩子,從小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二戰爆發後被關進了日軍設在中國的集中營裏。從此顛沛流離,經過一系列戰爭洗禮,成為了戰俘營中遊刃有餘的滑頭小鬼。貝爾將Jamie的逐步變化演繹得層次分明,絲絲入扣,當他終于與失散的父母團聚,眼神中流露出的疲憊與空茫,令觀影者為之心頭一顫,唏噓不已。貝爾評論說:“那不是一個傳統的兒童角色……在《太陽帝國》裏我演出的角色經歷了復雜的歷程,還帶著點大人的成熟,所以並不是傳統童星會去演繹的角色,甚至那其實是個適合給個性演員演出的角色。”貝爾的表現博得了眾多專業影評人的一致好評,他被英國影評人協會評為當年最優秀的青少年演員,美國國家評論協會甚至為他設立了一個最佳青少年表演獎(Best Juvenile Performance)。

如果貝爾願意,他可以走上平坦無比的從影生涯。但事實上,蜂擁而至的各路媒體和來自同學的過分褒獎令貝爾感受到到巨大的壓力。他難免被關註、被指點、被控製,需要被迫配合一切,跳脫出兒童的年紀去思考周遭的一切,少年時代的貝爾有時候分不清什麽是他經歷的,什麽是角色經歷的。接受記者採訪時,他甚至表示自己還沒決定長大後是不是要繼續當一個演員。

最終他決定暫時停止表演。直到1989年英國莎劇演員肯尼思·布拉納格找到他,並說服他出演了自己導演的電影亨利五世(Henry V)。貝爾在其中飾演一個小兵。這部歷史劇雲集了朱迪·丹奇艾瑪·湯普森等優秀演員,在當時獲得了大量好評。一年後,貝爾與吉姆·霍金斯一同出現在羅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的經典名著改編的冒險故事金銀島(Treasure Island)中。1991年,貝爾與喬斯·阿克蘭、格倫達·傑克遜等合作出演了改編自戴維·康威爾原著小說的校園謀殺劇《高質量謀殺》(A Murder of Quality)。

1992年,貝爾開始在好萊塢發展。他的第一部好萊塢作品是迪斯尼的歌舞片報童傳奇(Newsies),故事發生在1899年,貝爾飾演的傑克·凱利是紐約街頭的小報童,在資本家壓榨下奮起反抗,成為領導報童的代表人物,開始了紐約報童大罷工。這部影片為貝爾在影迷中贏得了偶像般的地位,錄像帶的發行也大獲成功。

回過頭看貝爾的童年,顯然是與眾不同的。他一直在世界各地輾轉,要麽是跟著父親搬家,要麽則是在各地片場跑來跑去。過早暴露在鎂光燈下,令年少的貝爾手足無措,壓力巨大,他曾經一度真的想要遠離銀幕,幸好他沒能抗拒表演的誘惑,最終重返熒屏。也許貝爾正是在那段時間裏,認清了表演對于自己的意義,才誕生了那個被無數人津津樂道的無比敬業的戲瘋子。

這是一個不凡的童星,他配得上那個時代的鎂光燈和掌聲,也撐過了這個充滿了混亂、苦惱、戲劇性卻無比夢幻的童年。

“說實話,我的童年很難說是快樂,我度過了一個不太普通的童年生活,是一段和平凡生活嚴重脫節的過去。”

從業經歷

1993-1999

1993年上映的電影搖擺狂潮(Swing Kids)是貝爾成年後的第一部作品,電影講述三個迷戀美國搖滾樂的德國少年,組織自己的樂隊演出搖滾樂,卻受到德國納粹組織的迫害,追究其原因竟是因為樂隊中聘用了太多的黑人。為了自己的夢想,為了表示對種族迫害的抗議,他們決定將自己的搖滾音樂進行到底。隨著“愛國活動”的愈演愈烈,他們的人生軌跡也出現了偏差。貝爾在電影中除了貢獻他電影史上少有的舞蹈片段,更將十八九歲那種心智並未完全成熟卻隨時可能長大成人的尷尬境地體現得淋漓盡致。他飾演的Thomas已經初露凌厲冷酷的一面,肅起臉來,他是青春殘酷的納粹青年,但一笑開來,又恢復成沒心沒肺柔軟少年。

1994年上映的影片小婦人(Little Women)講述的是南北戰爭時期,馬薩諸塞州的馬奇一家四姐妹的故事。貝爾在片中飾演四姐妹的青梅竹馬Laurie,起初他與二姐Joe情投意合,但求婚遭拒,憂憤之下遠赴歐洲,偶遇同樣前往歐洲學畫的四妹Amy,終于墜入愛河。雖然這個角色對貝爾的演技並無太大挑戰,但幫助他重新回到了大眾的視線之中。不得不提的是,貝爾得以出演本片,還得謝謝薇諾娜·瑞德的推薦,據說正是她當時點名要找貝爾來演勞瑞,因為她覺得貝爾很可愛。而貝爾後來的妻子Sibi當時正是薇諾娜的私人助理。

同年上映的聖戰豪情(Prince of Jutland)是一部冒險傳奇電影。在這部電影中,年輕青澀的貝爾和同樣年輕的凱特·貝金賽爾第一次合作演對手戲。這兩位是當時英國俊男靚女的代表。這部電影被喜歡的影迷稱為不同一般的冒險電影,最好的傳奇電影之一。

1996年上映的淑女本色是一部大牌雲集的作品。貝爾在其中打了20分鍾的醬油,他飾演的痴情青年愛上約翰·馬爾科維奇的女兒,卻慘遭阻攔,隻能尋求妮可·基德曼的幫忙。這部電影在上映後獲得了不錯的口碑。同年貝爾還出現在克裏斯托弗·漢普頓執導、鮑勃·霍斯金斯主演的政治陰謀間諜電影秘密間諜(The Secret Agent)中。

1997年的作品地下鐵(Metroland)是一部絕對的限製級電影。克裏斯的朋友東尼在消失了十年後突然又出現了,克裏斯受到東尼的影響和誘惑,接觸性、毒品及搖滾樂,開始存疑自身的價值、生活方式以及與妻子瑪莉安之間的關系。貝爾飾演的克裏斯掙扎在不負責任的情欲與家庭之中。對貝爾來說,挑戰最大的無疑是片中還有正面全裸的鏡頭,這也是他在銀幕上第一次全裸出鏡。貝爾演出了角色的迷惘與糾結,他的表演頗受好評。

1998年上映的驚悚倫理片《兩情世界》(All the Little Animals)中貝爾飾演一個由于幼年車禍而腦損傷,又受繼父心理摧殘,極度熱愛小動物的古怪少年,他不堪繼父的虐待而逃了出來,在逃亡的路上,他遇見一個奇怪的老人在高速公路上徘徊並把被車輛撞死的動物一隻隻掩埋。電影本身怪異怪誕到了極點,裏面充斥著貝爾無意殺死卡車司機、阿公曾經殺死妻子的超挑戰情節,影片最大的看點是20出頭的貝爾一臉青澀的演著弱智,更有各式各樣哭得死去活來的鏡頭,他和英國演技派阿公約翰·赫特的合作堪稱經典。

同年上映的天鵝絨金礦(Velvet Goldmine)是關于上世紀70年代華麗搖滾的偽傳記片。人物原型出自大衛·鮑威與伊基·波普,分別由喬納森·萊斯·梅耶斯和伊萬·麥克格雷格飾演。影片是從貝爾飾演的歌迷長大後成為記者探索他當年的偶像是如何策劃了一場被暗殺的戲而從此失去蹤跡開始講起的。故事就穿插貝爾的記者探訪中,一點點將整個拼圖拼完整。貝爾的表演十分出色——活脫脫一個為自己的偶像痴狂的追星族,既被名人的真實一面所震驚,又被其神秘所迷惑。此外,他在片中貢獻出了畫眼線、重眼影、濃腮紅、戴耳墜,穿著妖艷到可怕的顛覆形象。

關于這部電影,最讓大家津津樂道的恐怕就是貝爾和另外一位英倫帥哥伊萬·麥克格雷格的床戲了,甚至在過了十幾年後,伊萬在節目中提起這段床戲依舊說得繪聲繪色。當時他和貝爾拍的一場在露台的床戲,兩人賣力地演出著,過了很久,導演都沒有喊“cut”,他們隻能繼續硬著頭皮演下去,直到後來才發現原來導演隻需拍遠景,並且拍完就悄悄喊大家停了工,一同樂不可支地看他倆的好戲。後來貝爾成為了蝙蝠俠,伊萬則成了《星球大戰》中的歐比旺,好萊塢的兩大文化偶像甚少再有交集,伊萬更在多次採訪中悻悻的表示,貝爾再沒有聯系過他了。無論兩位還是不是朋友,他們在90年代末尚未出名時候的一場“肉搏”將永記英倫影史和二位黑歷史中。

1999年的仲夏夜之夢(A Midsummer Night's Dream)改編自莎翁著名喜劇,演員陣容強大,凱文·克萊恩、米歇爾·菲佛和蘇菲·瑪索等大牌都有出鏡。貝爾飾演的貴族青年Demetrius陷入到陰錯陽差的愛情困局中,幸而得到精靈的幫助,獲得了美滿的結局。在片中,貝爾又一次貢獻出了自己已經練得不錯的身材,近乎全裸出鏡。同年,貝爾在電影《瑪利亞:耶穌之母》(Mary, Mother of Jesus)中扮演耶穌

2000-2004

2000年的美國精神病人(American Psycho)毫無疑問是貝爾演藝生涯的一部關鍵性的轉折,一部癲狂而完美的演技舞台。影片改編自布萊特·伊斯頓·艾利斯的同名小說,是一部描述20世紀80年代末期美國都市生活的黑色社會諷刺片。原著本身就是引起巨大爭議的作品,當拍攝計畫被列出後,卡司的選擇也一波三折。貝爾並不是導演的首選,但他一直在不停的預演、做訓練和準備,不工作、不公關、完全抹去自我,真正做到了人戲不分。幾個月後,選角的人再次找上了他。這是一場被稱之為“自殺式表演”的嘆為觀止,從此電影銀幕對克裏斯蒂安·貝爾心生敬畏與敬意。

帕特裏克·貝特曼是華爾街的驕子,炙手可熱的股票經紀人。這個年輕的小伙子受過良好的教育,英俊迷人,談吐風趣幽默。不過,這一切僅在白天有效。當夜幕降臨時,黑暗的無邊恐怖喚醒了貝特曼雙重性格中“evil”的一面。他是一個魔鬼。一個穿著雨衣在大街上踟躕的魔鬼。貝特曼內心孤寂無靠,他需要一點東西來刺激自己冷漠的感情。寂寂黑夜。貝特曼將一個個獵物綁架到他的豪華公寓,一點一點折磨,看著鮮血慢慢涌出,獵物痛苦地死去,一種莫名的快感襲擊著貝特曼。坐在那兒,悠閒地抽著雪茄,看著在房間裏懸掛搖擺的軀體,貝特曼從未體會過如此的心悸與平靜。雙重性格讓貝特曼終日忙碌。然而罪惡終是無法掩蓋,一個冷血的連環殺人案凶手的結局會是怎樣呢?貝特曼找到了心中的天堂嗎?

紐約時報》評價說:“帕特裏克·貝特曼生活在一個道德貧乏的世界裏,在這個世界裏,衣服比皮膚更重要,財富比血液更重要,靈魂的探究隻能靠刀子、斧子和鑽頭。”所以在片中貝爾有不少拿著斧頭、電鋸等凶器殺人的經典鏡頭。為了扮演好這個角色,貝爾拼命地鍛煉身體,每天跑六英裏,還練習拳擊和舉重,為了保持劇中人“令人討厭的上層社會的口音”,他整日不與別人說話,也不和劇組同事交流,在九個月內拒絕了一切活動,戲內戲外都完全沉浸到角色之中。作為好萊塢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貝爾以出色的令人信服的演技向世人證明他的才華值得擁有那樣的榮譽,甚至值得擁有更多。

同年上映的《殺戮戰警》(Shaft)中貝爾飾演的是一起種族謀殺案的嫌疑犯韋德,這個角色是一個紈絝子弟,也是個大反派,但由于劇情剖析了這角色的內心世界,所以顯得不怎麽討人厭。貝爾這一段時間略微延續了下因為《美國精神病人》而造就的反派邪角效應。貝爾也在之後採訪裏表示:他並沒有很好的塑造好這個人,因為這個角色和《美國精神病人》中的貝特曼太像了,而他自己絕對不允許這種重復。

2001年上映的柯萊利上尉的曼陀林(Captain Corelli's Mandolin)是一部講述發生在戰爭中的愛情故事的電影。二戰背景下的希臘被義大利佔領,佩內洛普·克魯茲飾演的當地醫生的女兒佩雷吉亞與尼古拉斯·凱奇飾眼的柯萊利上尉發生了一段兩難的愛情。而貝爾飾演的是佩雷吉婭的未婚夫曼德拉斯,他是當地小島上的普通漁民,因此有許多在漁船上以及下海遊泳的戲份。該角色起初性格非常活潑,喜愛惡作劇,而後來則為了國家入伍。貝爾演來十分生動,加上他進入了巔峰的美貌狀態,導致很多影迷表示佩內洛普放棄貝爾太不科學。為了演好角色,貝爾拜訪了洛杉磯每一家希臘餐館,還原了一個原生態的漁人。在片中,這個角色臀部受傷,于是他又勇敢的犧牲了一把。

貝爾與馬修·麥康納合作的末世災難火龍帝國(Reign of Fire)于2002年上映,講述在2084年的英國,火龍蘇醒後吞噬了整個礦洞,當地居民幾乎全部慘死在火焰中,隻有小男孩奎恩幸存了下來。20年後,作為幸存者首領的奎恩去斬殺火龍之王,阻止火龍帝國繁衍擴張,拯救人類。這是一部比較純粹的商業電影。

同年上映的月桂谷(Laurel Canyon)中,貝爾飾演的薩姆剛剛從醫學院畢業與未婚妻愛麗克斯一起前往月桂谷大街的住所暫住。不料薩姆的母親正帶著男友在此錄專輯。自由主義的母親與完全相反的薩姆不得不住在一起。貝爾的表演非常真實有力,展現了影片的主題——每個人都在不斷迷失和自我懷疑中尋找自己的生活方式。

2002年上映的科幻影片撕裂的末日(Equilibrium)中貝爾的表現可謂驚艷。故事講述世界在一場核戰爭後統一,統治者認為導致戰爭的原因正是感情,于是強製所有人註射麻痹情感神經的葯物,銷毀一切可能導致產生感情的事物,派遣身懷絕技的“教士”前去剿滅“感情犯”。貝爾飾演的主角約翰·普雷斯頓正是一位高級教士,在種種因素的堆積之下,他開始斷絕葯物,嘗試體會有感情的生活究竟是一種什麽樣的滋味。他看到陽光照耀下的美麗世界,聆聽了貝多芬的美妙樂章,被那些第一次出現在他生命裏的奇妙動人景象陶醉了,深深為自己每天履行的破壞藝術的行為感到愧疚。當一隻可愛的小狗即將在普雷斯頓面前被槍殺時,他再也無法保持冷靜,人類的感情開始復活。本片第一次提到了槍鬥術的存在,並合理的展現了這種方法,動作場面非常優美而冷酷,令觀影過程十分賞心悅目。此外,貝爾在片中各種製服、白西裝和耍帥動作迷倒了一群冬粉,而電影幾乎就像一部MV一樣每個鏡頭都充斥著貝爾的各種角度的俊美扮相,因而遭到冬粉熱捧,甚至還為這個角色建立了一個冬粉網站。

2004年的機械師(The Machinist)讓人們感受到了克裏斯蒂安·貝爾對于電影的那種近乎瘋狂的敬業精神。在片中貝爾飾演機械師特雷弗·萊茲尼克,因受良心譴責一年無法入睡,消瘦得不成人形。電影在最後才揭曉結局,故事基調陰冷又黑暗。為了扮演好這個深受失眠折磨的角色,體重本來是170多斤的貝爾在2周內迅速減到110斤,完全突破了他以往身材完美的形象。起初他每天隻吃一聽鮪魚罐頭和一個蘋果,到後來他幾乎什麽也不吃了。他說:“在現實生活中,我可沒興趣這樣減肥,也沒理由這麽做。但是當你給我一個截止日期,一個具體的目標,和一個能讓我在腦海中勾畫出來的形象的時候,我就能做到。當這一切都做成之後,我會很高興地看到我是怎樣約束自己的。”為了融入角色,貝爾嘗試熬夜去感受失眠的感覺,而電影開拍時候,他就真的沒法睡太多了。在這部電影中,演員的表演受到了廣泛的好評。貝爾的表演非常到位,他把主人公在受到失眠困擾後的無助,疲憊、恐懼以及瘋狂表現得淋漓盡致。任何一個失眠症患者都會認為貝爾的表演是非常精確的,並且是難于完成的。這部電影在暗灰的色調中開始、發展並結束,這就使得觀眾感覺自己仿佛和主角一樣,置身于被催眠的噩夢中。

2005-2012

2005年,貝爾遇到了他電影生涯中最閃耀的一個角色——蝙蝠俠,也許這個角色並不是最能夠體現貝爾的表演真諦的,但必須要說蝙蝠俠:開戰時刻(Batman Begins)讓貝爾這樣的好演員走進了大眾視野,他和克裏斯托弗·諾蘭一起讓爆米花電影、讓美漫英雄、讓文化符號變得真實獨特、不同凡響和意味深長。

成為蝙蝠俠之前,貝爾從未看過蝙蝠俠的漫畫原著,對出演蝙蝠俠這種暑期大片也並不感冒。選角過程中,導演諾蘭的一位朋友讓貝爾借閱了蝙蝠俠系列漫畫中的《阿克漢姆瘋人院》,布魯斯·韋恩身上那股光明和黑暗同時具備的氣質,以及悲傷曲折的人生道路吸引了貝爾,再加上諾蘭承諾會把《蝙蝠俠》拍得黑暗深沉,這一切都迎合了貝爾一貫的“重口味”,新蝙蝠俠就這樣誕生了。

克裏斯托弗·諾蘭說他第一次見到貝爾時候,就被他的眼睛吸引,“我意識到,他可以帶來強烈的感覺,貝爾的出現無疑是令人難忘的。”但是諾蘭也表示了疑慮,因為他說他透過寬大飄蕩的襯衣看到了貝爾身上醒目的脊椎骨,于是他告訴貝爾自己需要的是一個超級英雄而不是一個吸毒者,而貝爾也以自己實際行動告訴諾蘭:改變體重?這可不是難事。在短短的兩個月,他練就了蝙蝠俠必不可少的二頭肌和三頭肌。飾演韋恩大少爺毒舌老管家的老牌演員邁克爾·凱恩說貝爾在這段期間每天都未曾間斷俯臥撐和引體向上,艱難卻執著的完成了肌肉型轉換。導演諾蘭通過這次合作十分欣賞貝爾,認為貝爾最大的特點是“自我總是靠邊站”,這對講一個故事顯得尤為重要:“貝爾是一個慷慨的演員,總是用全部的自己去表演著故事的一部分。”諾蘭說。“我從未見過如此專註和執著的演員。自私點講,我意識到貝爾是個能讓我毫不費心的演員。當我接手這輩子最大的電影製作時,知道我的主角能做好本職工作,感覺很棒。”

毫無疑問,諾蘭重啓蝙蝠俠系列的這部《蝙蝠俠:開戰時刻》是一部奇妙精彩的作品,而其獨特徵很多體現在了貝爾所飾演的布魯斯·韋恩身上,對韋恩少爺成長和選擇的詳細描述讓這部作品不再是簡單而傳統的超級英雄作品,他對于情感的梳理、正義的看法、自我的錘煉和充滿懷疑和忍耐的英雄主義讓《蝙蝠俠》氣質卓然,諾蘭讓文藝而悲傷的心路歷程包裹在大視野和大場面中,從而令蝙蝠俠系列電影正式起死回生。

2005年的作品新世界(The New World)是迪斯尼動畫《風中奇緣》的真人版,克裏斯蒂安·貝爾亦曾為1995年的動畫版配音。不過本片的男主角並不是貝爾。雖然那時候的貝爾已經鞏固了他在電影界熱門男一號的地位,他卻依然殷切地希望能夠接下這個配角。在談到貝爾時,製作人格林說:“多年以來,泰倫斯·馬力克和我一直非常看好克裏斯蒂安·貝爾。他不但機智並善于表演,而且還有一種敏銳的洞察力。他願意消失在約翰·羅爾夫的角色裏,並在必要時刻意輕描淡寫的表演。”

同年的非常時期(Harsh Times)劇本來自于導演大衛·阿耶一個瞬間的瘋狂念頭:如果一個男人殺了自己的好朋友,那會是什麽感覺?而這樣一個瘋狂的劇本也在第一時間吸引住了貝爾,他對吉姆這個角色勢在必得。貝爾在《非常時期》中說了一口標準的美式英語,其實,轉換口音是每一個英國演員的必修課,而貝爾堪稱其中的佼佼者。他說自己從小就有一副好用的耳朵,可以惟妙惟肖的模仿別人說話。其他人都以為這隻是一個孩子的遊戲,但貝爾認為,他是在註意每個人特別的口音和舉止之後再重現出來,而這也許就是他最初的表演課。

雖然因蝙蝠俠而吸引眾多關註,但這並沒有改變貝爾對劇本和角色一貫的偏愛:黑暗、偏執、危險的一步步走向瘋狂的男人,對人性精神層面的殘忍探索。貝爾的“好玩”比他的角色更難以理解,也許是增肥減肥把自己折騰得像個氣球,也許是在血漿四濺中深情可愛地微笑。他熱衷于一邊塑造形象一邊毀滅形象,他會把自己演藝事業的黃金年華獻給迪斯尼的無腦音樂劇,然後又轉投cult的小眾天堂。感謝《蝙蝠俠》,2005年之後貝爾的電影質素上了一個新檔次,他在2005-2008年之間連續出演了《致命魔術》、《決鬥猶馬鎮》等氣質佳作。帶著“蝙蝠俠”的身份,他沒有放棄表演原則,為了自己心愛的角色可以接受一切安排和挑戰一切極限:包括出演配角、繼續減重、爬進深山野林、吃蛆抓蛇。

2006年致命魔術(The Prestige)公映之後《亞特蘭大日報》評論:“獨特環境下的獨特傳奇,如果你喜歡維多利亞時期專有的政治和文化氛圍,這部影片無疑是你最佳的選擇。”足以看出當時這部電影的口碑。這是一部內容錯綜復雜的驚悚片,不過,卻是建立在充滿神秘與未知基礎上,這裏“魔術”無所不在,幾乎滲入到每一個鏡頭之中。魔術表演的奇妙之處就在于表相與事實的強烈反差,除了必要的情感驅使,影片大部分時候講述的都是兩個控製欲極強的男人,因為地位上的對立所引發的激烈爭執。休·傑克曼眼神偏執而古怪,貝爾眼神迷離而閃爍,電影中二人互相爭鬥漸漸迷失自我時,影迷也陷入了他們製造出來的“致命魔術”中。

2007年的作品重見天日(Rescue Dawn)是一部超級瘋魔的電影,充斥著極端的原生態、真實的沖擊力和極限的藝術。貝爾的角色迪特不但要以滑膩膩的蛆充飢,還要徒手抓蛇,就更別提光著腳、穿著快碎成布條的衣服在叢林中最危險的深處穿行了,同時,貝爾還用一根繩子把自己掛在直升飛機上飛過雨林。這種表演全好萊塢恐怕隻有貝爾這樣的演員才能不顧一切的瘋狂完成。而且這部電影還要求貝爾隨著情節,從一個壯碩飛行員變成一個瘦弱戰俘,這種瘋魔的演法真讓人替他決不妥協的投入捏一把汗。貝爾說: “在拍攝那段時間,有一半的工作人員都辭職離開了,有次在叢林裏一大堆機關槍對著我們,還有人把我們拉進法庭說要監禁我們,在這些困難重重面前,我們試著拍好這部偉大的電影。”

2007年的作品決鬥猶馬鎮(3:10 to Yuma)是一部真正的西部片,有著風沙、暴力、槍支、決鬥等西部片經典的元素,講述意志、人生觀以及道德的戰爭。貝爾用一個在混亂中悲壯地從現實的拮據困境走向英雄主義的落魄牛仔,展示了一場自己和自己的搏鬥,以及自己對自己的道德觀的挑戰。他在片中與羅素·克勞的搭檔頗具火花。他還自掏錢包買了一套特製橡膠緊身衣送給克勞,因為克勞總是嘲笑“蝙蝠俠的黑鬥篷”。

2007年的我不在那兒(I'm Not There)也是《天鵝絨金礦》導演托德·海因斯的作品,貝爾再次涉足搖滾樂+傳記題材的電影,但劇情更加復雜:第一,故事的主角鮑勃·迪倫此時還活得健健康康;第二,全片總共用了六個演員來扮演鮑勃·迪倫,其中還包括一名女星。貝爾在其中擔任了兩個截然不同時期的演出——迪倫主張音樂時期以及歌手皈依宗教階段探索福音音樂,那時他剛好出了車禍,或許是身體的創傷引導其向精神世界的探詢與思索。

2008年蝙蝠俠: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上映,雖然這已經是克裏斯蒂安·貝爾第二次穿起“蝙蝠俠”的緊身衣,但是他仍然要為這個角色進行一些相應的特訓,因為這一集故事中蝙蝠俠擁有了許多全新的特徵,某些能力也得到了成比例的提升。這是貝爾與諾蘭的第三度合作,用貝爾自己的話說,他和諾蘭之間已經免除了所有客套和語言溝通,達到了神交的工作狀態。這部影片毫無疑問是要比第一部還要好的續集,無論是商業上還是票房上均贏了個滿堂彩,各大頒獎禮上也是風光無限。

在2005年貝爾由不情不願到回心轉意披上蝙蝠俠的鬥篷時,曾經說過自己隻演這一次蝙蝠俠,正是由于諾蘭的存在,貝爾才最終食言完成了三部曲的拍攝。 貝爾說:“你知道,‘重復’同一件事情,實在不是我這種人會有的行為,這一次我之所以願意用同樣的面貌在大銀幕上出現,全都是因為諾蘭。這已經是我們的第三次合作了……我非常了解他,所以我知道他和我一樣,如果沒有想到一些新鮮且與眾不同的故事元素,是不會再接拍續集的。”

2009年的終結者2018(Terminator Salvation)是 阿諾·施瓦辛格主演的經典影片《終結者》三部曲的重啓,這個系列有著非常大的影響力,所以一開始貝爾不願意接下這部電影,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掉導演MCG的邀約。MCG很怕坐飛機,但他特意飛到英國去和貝爾會面,被拒絕後再次來到香港請貝爾喝茶,對方堅持的誠意打動了貝爾,加之本片的劇本由克裏斯托弗·諾蘭的弟弟喬納森·諾蘭撰寫,因此最終他接下了這部電影。故事講述“天網”利用核浩劫摧毀了大部分人類,一群幸存者們在貝爾扮演的反抗軍首領約翰·康納的帶領下,與機器人展開抗衡,阻止他們完成摧毀任務。

2009年的作品公眾之敵(Public Enemies)由邁克爾·曼執導,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講述上世紀30年代,美國聯邦儲備局成員竭力追捕臭名昭著的超級銀行大盜約翰·迪林格及其同伙。在片中,貝爾飾演逮捕了“公眾之敵”的FBI英雄茂文·普維斯,他在準備角色期間長時間與普維斯的親人相處,甚至與普維斯的遺孤一起去探望了這位已過世的FBI的墓地。如此努力獲得了普維斯兒子的肯定,對方表示貝爾身上散發著其父親獨特的格調,感覺也一向十分精準,“他真的是最一流的演員。”

2010年上映的鬥士(The Fighter)講述的是拳擊手米奇·沃德成為世界輕中量級拳王的經歷。米奇同母異父的兄弟迪克·愛克蘭德曾經也是一個頗具天賦的拳擊手,卻因為毒品而一蹶不振。然而後來他重新振作,監督米奇進行各種訓練,最終幫助他奪得了拳王桂冠。對于自己飾演的迪克,貝爾一如既往的為真實奉獻。此時距離他上一部電影《公眾之敵》僅僅數個月,貝爾再次為了癮君子拳擊手這個角色狂減30磅,在片場一邊啃著蘋果一邊進行拳擊訓練,不僅形銷骨立眼窩深陷,還禿了一大塊後腦勺。貝爾所扮演的角色是一個歷盡滄桑,卻仍然深愛著家人的男人。在片場裏貝爾花許多時間一個人靜靜坐在角落裏,尋找那種被周圍世界拋棄的隔離與孤獨的感覺。他在此片中的表現簡直無可爭議,在奧斯卡正式頒出之前,《鬥士》的呼聲就一直很高,得到了影評人的一致好評和得獎預測。他幾乎包攬了那一年所有獎項的男配角。

克裏斯蒂安·貝爾舉起小金人的一刻完全不像一部勵志片的結尾,因為對他來講,摯愛的事業與終身夢想的終點並不是這座奧斯卡,他為表演毫無保留的付出也已經不能用學院獎來衡量,如果,這個時代的演員中,有人可以定義表演的意義,那貝爾一定榜上有名。

然而在此期間貝爾卻拍拍屁股跑去休假,甚少出現在公眾視線中——因為過多的贊譽讓他覺得不舒服。不過當貝爾興奮的捧起小金人,估計有人比他更開心:那就是剛跟他簽下契約的張藝謀。老謀子一生捧星無數,剛簽下就拿了奧斯卡的這還是頭一個。

2011年,貝爾為金陵十三釵飛赴中國。這是一個對內對外都爆炸性的合作之舉。在電影開拍前,貝爾研究了兩個月南京大屠殺的資料,中途張藝謀與其見面時,他還提了很多關于這個人物的問題,連張藝謀都很意外。貝爾說:“我飾演的約翰·米勒是個虛擬人物,他不存在于歷史中,但是整個電影的背景卻是歷史中真實存在的。所以,我蒐集了很多資料讓自己飾演的角色在戰爭背景中順理成章地存在。這是我作為演員必須要去做的功課。”功課做得如此扎實,貝爾進組經兩天簡單的磨合,就迅速進入最佳狀態。貝爾的敬業堅持和飽滿演技得到了張藝謀的強烈認可,更為《金陵十三釵》撐住了場面,對于中國許多大眾影迷來講,“蝙蝠俠”貝爾的名號以極具沖擊力的方式走入了視聽視野。仿佛一個輪回,《太陽帝國》後的25年裏,貝爾證明了自己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釋放他的演技。《衛報》資深影評人彼得·布拉德肖如此評價貝爾在《金陵十三釵》中的表演:“他飾演的角色直率,感情飽滿,又帶著一絲男孩般的脆弱,讓我們回想起他在斯皮爾伯格《太陽帝國》中那個13歲男孩的模樣。”

2012年,蝙蝠俠三部曲完結篇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The Dark Knight Rises)上映。作為史詩的終章,影片的故事設定在距離上部結束8年之後,在這8年裏,布魯斯一直走不出陰影,他也曾離開高譚市,但貝恩對高譚市的破壞和威脅讓他又回到了這裏,他內心沉重、悲傷又充滿傷害,整個人生都不斷承受著失去、悲痛和痛苦。這種描寫著蝙蝠俠面具背後的人性真我、內心歷程和英雄使命的系列作品,在規模和深度上遠遠超越了美漫電影的範疇。

對于諾蘭“蝙蝠俠黑暗騎士三部曲”的終結,貝爾表示:“我演了那麽長時間的布魯斯·韋恩蝙蝠俠,我和這個角色之間的關系非常特殊,在演繹和詮釋他的過程裏,我感覺到他是真實存在的、自有生命的。不過說起來,我想起我以後不用穿那些蝙蝠俠面具了,我又有點高興了。”(註:貝爾對蝙蝠俠戰衣有幽閉恐懼症)“這就像和一個老朋友說再見。當你有機會這麽多次去飾演一個角色時,你會和角色發展出一種更為深遠的關系。”“我們非常幸運可以拍出‘蝙蝠俠’,當初克裏斯(指導演諾蘭)總是強調他隻拍一部蝙蝠俠電影,但最後我倆望著彼此,說:好吧,我們拍了3部出來了。所以不要太貪婪了,現在是真的終結了。我知道要拍《正義聯盟》這個項目了,但細節我一無所知,我想蝙蝠俠這種角色就像代代相傳的火炬,而我很期待看到下一任蝙蝠俠。”

2013-

即將于2013年年底上映的逃出熔爐(Out of the Furnace)是一部關于家庭、命運、生存環境以及正邪對抗的劇情片。貝爾飾演的主人公Russell Baze是一位有犯罪前科的鋼鐵廠藍領工人,其弟弟卷入當地一場犯罪事件中下落不明,疑似被人殺害,走投無路的Russell隻能靠一己之力展開調查,而他將踏上萬劫不復的復仇之旅。貝爾將自己完全沉浸在這個角色的設定裏,穿著自己的衣服直接上鏡,那些他覺得Russell會穿的衣服,並且也經歷了在鋼鐵廠高爐邊的工作過程。為了這個角色,他還在當地找了個人錄了很長時間的日常對話,然後無休止地去聽那些錄音,甚至是在影片的拍攝間歇,以抓住布拉多克當地口音的精髓。這些都令導演斯考特·庫伯印象深刻。

同樣于2013年年底上映的美國騙局(American Hustle)由《鬥士》的導演大衛·O·拉塞爾執導,根據美國真實政治事件改編。貝爾飾演的騙術達人歐文·羅森菲爾德被FBI探員逮捕,作為交換條件,他必須為FBI做臥底,潛入國會議員中參與一名參議員的受賄案調查。該片卡司眾星雲集,包括艾米·亞當斯布萊德利·庫珀、詹妮弗·勞倫斯、傑瑞米·雷納羅伯特·德尼羅等都有參與。貝爾為此片貢獻出地中海、凸肚腩的超顛覆造型。並且,從預告片來看,他與兩位女主角的對手戲份相當之香艷。

此外,貝爾的作品還包括已套拍完成、尚未確定上映日期的泰倫斯·馬力克的兩部新作聖杯騎士(Knight of Cups)和一部未命名影片。影片講述的是關于性愛沉迷與背叛的故事。在片場,貝爾化身萬人迷,為娜塔莉·波特曼梳頭,與男演員韋斯·本特利上演基情戲,與朋克打扮的伊莫珍·波茨舉止親昵,與“女王”凱特·布蘭切特相談甚歡,與印度美人芙蕾達·平托柔情漫步,與澳洲美女伊莎貝爾·盧卡斯親密有加。因此外媒調侃道,“還不如把片名改成《人人都愛克裏斯蒂安·貝爾》更為貼切。”

他的最新作品則是雷德利·斯科特執導的史詩大片出埃及記(Exodus),影片講述《聖經》中先知摩西傳奇曲折的一生,並再現他率領猶太人民出埃及、過紅海的經典橋段,預計于2013年年底開機拍攝,已定檔于2014年12月12日上映。

個人生活

敬業精神

貝爾從十多歲出道以來,一貫保持著低調和謙虛的態度,而且在圈中是出了名的敬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他為了塑造角色而不斷改變身形的專業精神了。可以這麽說,為了角色減肥、拔牙、甚至敲斷幾根肋骨都不算什麽新鮮事,但能像苦行僧一樣蹂躪自己的身體、不斷折磨觀眾的視覺神經的,大概隻有貝爾一人。他甚至被人戲稱為“能夠自由控製體重的怪物”。

2003年,貝爾接拍了《機械師》,在戲中,角色要求“看上去好像一年都沒睡了的樣子”,這是他最富戲劇性的一次重塑經歷。依靠飢餓和大量的體力消耗運動(非肌肉訓練),貝爾在2周之內暴減63磅(57斤),他原計畫減重100磅,然而醫生警告他,如果再瘦下去,他可能英年早逝,貝爾這才停止了可怕的塑身訓練。在彼時,他說自己被一種天生的邪惡的好奇驅使著,想要知道這件事的極限在哪裏。因為這一事件,他被評為好萊塢最敬業和最富有犧牲精神的男演員。

剛剛結束了自己的極限挑戰,貝爾就接到了蝙蝠俠的角色。作為一個沒有超能力的超級英雄,蝙蝠俠需要讓體能時刻保持在巔峰的狀態。這也就意味著在最短的時間內,貝爾要從一個羸弱的病夫變身成滿身肌肉的超級英雄。通過艱苦的特訓,貝爾讓自己的體重迅速成長了60多斤,看得導演諾蘭直咋舌:要有多瘋魔,才能為角色如此癲狂?

演完《蝙蝠俠》,接拍《重見天日》,影片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講述了德國人迪特在越戰時加入美國海軍,後來執行任務失敗被俘虜的事情。在史實中,獲救後的迪特體重不到80斤,所以貝爾又不得不努力減肥,達到瘦骨嶙峋的狀態來符合人物形象。這一次他又減掉了50斤,在拍攝過程中他還把活蛆放到嘴裏,讓直升飛機吊著自己飛越屋頂和樹林。

之後,隨著《蝙蝠俠:黑暗騎士》以及《終結者2018》的開拍,貝爾又面臨著迅速增肥的考驗,畢竟英雄人物總是與身形高大,肌肉健碩,力大無窮這些詞掛鉤。他不得不把瘦下去的重量長回來,並鍛煉出一身肌肉。

2010年出演《鬥士》,為詮釋一個頗具天賦卻因為毒品一蹶不振的拳擊手,貝爾再次猛減40斤,瘦得皮包骨頭。而接下來出演的又是蝙蝠俠三部曲的終結篇,死迴圈再次重復……

好萊塢的記者們瞠目結舌,問他:“為了電影,你還有什麽是不會做的呢?”貝爾回答得很嚴肅:“我不會穿過火堆,也不會從三層樓往下跳,我還是有個度的。”

性格愛好

克裏斯蒂安·貝爾面容英俊,最突出的是他的一字型嘴巴。他的右眼下面有一個傷疤,那是他在高中時代玩車摔的。不過他最吸引人的地方並不在于他的英俊,而是他的性感的肌肉和完美的體格,以及他所表現出來的溫柔和“黑暗”並存的性格。

據好萊塢一項研究表明,克裏斯蒂安·貝爾擁有男性最佳腰胸比(0.6)、身高(188cm)、BMI(26.5)、上下肢比(1.0),是好萊塢身材最完美的男人。貝爾在多部電影當中都展示過他發達的胸肌,甚至還有一絲不掛、光著屁股的鏡頭。

和克裏斯蒂安·貝爾一同工作過的許多人都對他的和藹有著很深的印象。《決鬥猶馬鎮》劇組的工作人員事後回憶說:“他記得每一個人的名字,還主動跟大家打招呼”。在拍攝《新世界》時,他還邀請兩位正在等車的演很小角色的女士坐他的專車回劇組基地。但在克裏斯蒂安演出的許多電影當中,他都以某種“黑暗”的不陽光的面目出現。他演的蝙蝠俠受人贊美的地方恰恰是他給這個角色賦予了黑暗面。《決鬥猶馬鎮》,陰暗,內心有沉重的負擔;《致命魔術》,對事業著迷,很難說有自己的生活;《非常時期》,空虛自戀;《機械師》,精神異常;《美國精神病人》,連環殺手,精神異常。當然這年頭人們都愛壞人——就連克裏斯蒂安·貝爾自己都說,他的小女兒問“爸爸,你為什麽不演小醜”,他都不知道說什麽好。

貝爾8歲開始拍廣告,10歲和羅溫·艾金森豆豆先生)一起演戲,12歲拍電視劇,13歲出演大導演斯皮爾伯格的《太陽帝國》……但他並不怎麽珍惜走紅的機會,不喜歡接商業製作,轉而接拍一些小成本獨立電影。這多少和貝爾的性格有關:“我喜歡演戲,但不喜歡無休無止的重復式採訪。”當年在《太陽帝國》的宣傳發布會上,他對反復回答記者同樣的問題感到沮喪,不斷用鋼筆插一個桔子,最後以上洗手間為由一去不復返。他還對記者抱怨:“那些女孩子從四面八方涌過來圍住我,男孩子想打我,投資方要求我出席各種慶典……而我所想做的事情就是騎著腳踏車在樹林裏亂晃。”

年幼時貝爾曾經迷戀吉他。小時候他曾經學習過吉他和芭蕾,那時候他在廣告中還扮過搖滾歌星。後來在《我不在這兒》一片中拿起過吉他飾演鮑勃·迪倫。如今克裏斯蒂安·貝爾喜歡沖浪、滑雪、 遊泳和橄欖球。

社會活動

貝爾的父親是一名動物保護者,在他小的時候就會往家裏帶各種各樣的流浪動物,這無疑也培養了貝爾的愛心。貝爾是個真正的愛護動物的人。他收養了從街上撿來兩條流浪狗(Mojo和Ramone),三隻流浪貓(Miariam,Molly和Lilly)。讀了《夏洛特的網》以後,他更成為了拒絕食用哺乳動物的小動物保護主義者。此外還是Ark Trust(全球綠色資助基金會的一支,致力于保護全球林木資源),綠色和平組織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Dian Fossey保護大猩猩基金會、Redwings、the Happy Child Mission(一個關註單親家庭或孤兒的組織)的積極支持者、南加州流浪動物保護協會贊助人,還在巴西裏約熱內盧投資了一所為流浪兒童建設的學校。

2013年7月24日,在科羅拉多槍擊案發生4天後,奧羅拉醫療中心內第一次不再那麽肅穆悲傷。克裏斯蒂安·貝爾攜妻子希比·布拉奇克,前去看望在槍擊案中受傷的受害者。他們在醫院待了兩個半小時,依次慰問了五個正在接受治療的病人。當飾演蝙蝠俠的貝爾突然出現在病房時,那些幾天前遭受了巨大精神創傷的影迷們,終于露出久違的笑容,其中兩個甚至特地從西雅圖的瑞典醫療中心趕來,隻為看“蝙蝠俠”一眼。

“這對病人是件好事,我們希望這在一定程度上治愈他們受傷的心。醫護人員也對此表示感激。”奧羅拉醫療中心臨時主任比爾·沃洛奇說。盡管貝爾讓醫院高層不要驚動媒體,但訊息仍然不脛而走。當傷者凱利·羅特曼的朋友為他和貝爾拍下合影後,立即把照片上載Twitter,引起一陣波瀾。

貝爾是唯一前去探望受害者的主創人員。華納企業傳媒部執行副主席蘇珊·弗雷斯曼表示,貝爾的舉動不代表華納,完全出于自願。有人稱贊道:“貝爾的行動證明了他不僅是銀幕上的超級英雄,更是現實生活中真正的英雄。他讓我們相信在自稱‘小醜’的罪犯威脅城市的同時,‘英雄’也同樣存在。”

家庭生活

貝爾從8歲開始成為童星,以片酬養家。據媒體稱,年幼的貝爾因為目睹父母爭奪他的演戲酬勞而感到困惑迷茫,不知該去信任誰。他的父母在他17歲時離婚。20歲時貝爾一口氣報考了三所全球聞名的藝術名校:皇家藝術學院、倫敦音樂與戲劇藝術學院、中央演講和戲劇學院,並且收到了這三所學校的錄取通知書,但他的父母認為他應該繼續工作,就此讓他與“學院派”絕緣。沒有上過大學這一點,在很多年後他依舊表示如果有機會重來,他會重新選擇。

貝爾身邊的親人幾乎沒有婚姻幸福的,他的母親和姐姐甚至將他當成提款機,無休止的索要錢財,因而貝爾原本是不婚主義者,直到遇到比他大4歲的希比·布拉奇克(Sibi Blazic)。他討厭在媒體前曝光私生活,所以外界對他的婚姻了解不多。關于他和妻子的愛情故事,所知道的也僅僅是媒人是薇諾娜·瑞德。1994年,《小婦人》開拍,薇諾娜向製片方推薦了貝爾,並在拍戲的過程中把自己的私人助理希比介紹給了他。

在物欲橫流的好萊塢,貝爾和妻子的婚姻簡直可以稱作是“愛情神話”。當貝爾拍攝了《美國精神病人》,希比看到他那張滿頭滿臉的鮮血,赤裸而瘋狂地舉著電鋸的劇照,不但沒有被嚇跑,反而下定決心“這個就是我要嫁的人!”。于是兩人在2000年1月29日在拉斯維加斯閃電結婚了。盡管貝爾提起這場婚姻的開始笑稱是場沖動的私奔,但在之後他們非但沒有像那些其他沖動結婚又很快分手的好萊塢情侶,反而感情日益深厚,十餘年來始終不離不棄。

婚後的最初幾年,由于對劇本和角色的嚴格挑剔,貝爾什麽工作都沒有接,整天在家思考著未來出路的問題,銀行強製收回了他的房子,他隻能帶著寵物和行李,搬去妻子名下的公寓裏住。而希比毫無怨言地陪伴他撐過了那段低潮期,並且運用自身製作人的關系去為他尋找機會。如今,貝爾已然功成名就,但他和希比又一次證實了他們不但能共苦,也能同甘。當貝爾被問到在《致命魔術》中和兩位大美女斯嘉麗·約翰遜麗貝卡·豪爾合作的感受時,他結巴的說:“但是,但是,但是,但是,你得聽我說,這世界上沒有女人能比我妻子漂亮。我一定要說這句話,我捫心自問,這是真心話。”在貝爾幾乎遍布全球的片場和宣傳活動,都能看到希比低調地相伴相隨。貝爾獲得小金人後,在全世界目光註視下,感謝了他的妻子,稱她為“mast through the storms of life”。

他們的第一個孩子艾瑪琳·布拉奇克·貝爾(Emmaline Blazic Bale)于2005年3月27日出生于加利福尼亞州聖莫尼卡。在貝爾的奧斯卡獲獎感言中,他深情又滿是幸福地提到了他的小女兒。都說爸爸總是比較疼女兒,貝爾也一點不例外,他對女兒的保護可謂滴水不漏,甚至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大家都不知道他女兒的名字。而當狗仔們終于拍攝到他們全家的街拍照片,也總是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

“和女兒相處的每一刻都是美妙的,她是個小搗蛋,我不打算錯過她的成長,就算是蝙蝠俠也不能讓我錯過她長大的每時每刻,我絕對不會像某些父親一樣,多年後看著女兒的照片後悔未能參與她的過往時光……”

作品

配音作品

時間
作品
角色
2013《冰雪奇緣》安娜(Anna)
2005年哈爾的移動城堡》英文版哈爾(Howl)
1995年風中奇緣Thomas

參演紀錄片

時間作品
2011年張藝謀和他的金陵十三釵
2006年影片未分級 This Film Is Not Yet Rated
2005年機械師:打破規則 The Machinist: Breaking the Rules
2004年101 Biggest Celebrity Oops
1995年The American Film Institute Salute to Steven Spielberg

獲獎記錄

獲獎

2011年

第83屆奧斯卡金像獎 最佳男配角《鬥士

第68屆美國電影金球獎 劇情類最佳男配角《鬥士

第17屆美國演員工會獎 最佳男配角《鬥士

美國電影回顧獎 最佳男配角 《鬥士

2010年

美國國家評論協會獎 最佳男配角 《鬥士

第9屆華盛頓影評人協會獎 最佳男配角《鬥士

美國波士頓影評人協會獎 最佳男配角《鬥士

第4屆底特律影評人協會獎 最佳男配角《鬥士

第15屆金衛星獎 最佳男配角《鬥士

第21屆美國芝加哥影評人協會獎 最佳男配角《鬥士

indieWIRE影評人獎 最佳男配角《鬥士

2009年

美國人民選擇獎 Favorite Cast、Favorite On-Screen Match-Up、Favorite Superhero 《蝙蝠俠:黑暗騎士

Empire Awards UK最佳男演員 《蝙蝠俠:黑暗騎士

2008年

第23屆獨立精神獎 Robert Altman Award 《我不在那兒

San Diego Film Critics Society Awards Special Award

2006年

第32屆土星獎 最佳男主角 《蝙蝠俠:俠影之謎》

第15屆MTV電影獎 最佳銀幕英雄 《蝙蝠俠:俠影之謎》

2004年

Sitges - Catalonia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最佳男演員 《機械師

2001年

線上影評人協會獎最佳男演員 《美國精神病人

Chlotrudis Awards 最佳男演員 《美國精神病人

London Critics Circle Film Awards British Actor of the Year 《美國精神病人

Empire Awards UK Best British Actor 《美國精神病人

1994年

青年藝術家獎 Outstanding Youth Ensemble in a Motion Picture 《搖擺狂潮

1993年

青年藝術家獎 Outstanding Young Ensemble Cast in a Motion Picture 《報童傳奇

1989年

青年藝術家獎 Best Young Actor in a Motion Picture - Drama 《太陽帝國

1987年

美國國家評論協會獎 最佳青少年表演獎 《太陽帝國

提名

2013年

第39屆土星獎 最佳男主角 《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

第22屆MTV電影獎 最佳英雄角色、最佳打鬥場面、最佳無上裝表演 《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

2011年

第37屆土星獎 最佳男配角 《鬥士

第64屆英國電影和電視藝術學院獎 電影類最佳男配角 《鬥士

2010年

美國青少年觀眾票選大獎 Choice Movie Actor: Action Adventure 終結者2018

2009年

第35屆土星獎 最佳男主角 《蝙蝠俠:黑暗騎士

第18屆MTV電影獎 最佳男演員、最佳打鬥場面 《蝙蝠俠:黑暗騎士

美國人民選擇獎 People's Choice Award 《蝙蝠俠:黑暗騎士

廣播影評人協會獎 Best Acting Ensemble 《蝙蝠俠:黑暗騎士

2008年

英國國家電影獎 最佳男演員 《蝙蝠俠:黑暗騎士

演員工會獎(Actor)Outstanding Performance by a Cast in a Motion Picture 《決戰猶馬鎮》

London Critics Circle Film Awards British Actor of the Year 《決戰猶馬鎮》

2007年

金衛星獎 最佳男主角(劇情類) 《重見天日

London Critics Circle Film Awards British Actor of the Year 《致命魔術

Empire Awards 英國最佳男演員 《致命魔術

2006年

Empire Awards 英國最佳男演員 《蝙蝠俠:俠影之謎》

London Critics Circle Film Awards British Actor of the Year 《機械師

2005年

愛爾蘭電視電影獎 Best International Actor 《蝙蝠俠:俠影之謎》

歐洲電影獎 最佳男主角 《機械師

土星獎 最佳男演員 《機械師

2005年

第31屆土星獎 最佳男主角 《機械師

第18屆歐洲電影獎觀眾獎 最佳男演員 《機械師

人物評價

其實我們有些摸不清“克裏斯蒂安·貝爾”這個名字的影響力,的確,他是來自好萊塢最憂鬱的一代蝙蝠俠,他是邪典影迷心中“美國精神病人+cult star”,他是13歲便被斯皮爾伯格選中從影的80年代大童星、他還是手捧2011年奧斯卡小金人的公認演技派,不誇張的說,克裏斯蒂安·貝爾的履歷和成就已經完全可以從表演領域定義電影的意義。

作為大銀幕下的旁觀者,人們能看到一個在《太陽帝國》的泥濘中爬行的孩子,而看不到他本人顛沛流離的童年,看不到其在鎂光燈下與父母失和的成長煩惱。人們看到那個在《小婦人》裏身著舊時代服飾的青年倚門而立,看得到《淑女本色》中,還未問鼎奧斯卡影後的妮可·基德曼在他的身後翩然起舞,而看不見一個“童星”如何身陷于成名的尷尬和演藝事業的“第二次發育”。

人們震驚于《美國精神病人》中他自殺式的瘋狂和瘋魔,熟知其《機械師》那副121磅重的骷髏骨架,不解其在《致命魔術》片場為了進入角色而堅決不和其他人對話的嚴苛,爭議于《終結者2018》拍攝時那近乎崩潰和爆炸的37個Fuck,卻不知道那驚人驚悚的怪誕和神經質背後,到底是怎樣的專註和執著催生了他傾情的投入和演出。

是的,許多影迷都熟知克裏斯蒂安·貝爾的許多角色,卻始終無法揣摩最真實的貝爾,這就恰如將這個演員推至好萊塢英雄榜單巔峰的電影《蝙蝠俠:開戰時刻》中的台詞所說:“他還在世界的某個角落,從未回來”。

他還在電影的某個角落裏,從未回來,所以,人們所接觸的、記憶的、評價並且分析的,都是克裏斯蒂安·貝爾的面具,是扮演著這個威爾士男人的種種“角色”,而這樣的神秘錯位正是克裏斯蒂安·貝爾區別于大眾明星的真正魅力。

也許每個時代都有自己的巨星,他們的影響力涵蓋了整個年代的光彩和與電影的時空,但其實,不一定每部電影都能有幸擁有一位真正的演員。真正的演員會讓自己消失在表演中,把自己融合在角色裏,而其真我卻難以捉摸不可預料,于是,熱愛電影的影迷們,請和我們一起翻開這個專題,在膠片定格的間歇和瞬間,去欣賞克裏斯蒂安·貝爾變化莫測的表演和從不妥協的痴狂,他將向你表現真正的演員區別于明星的價值所在,展示對于表演的執著投入和甘于孤寂。如果說,電影這項藝術載體是真正可以擁有夢想與驕傲的所在,那麽,克裏斯蒂安·貝爾的名字一定是最強有力的證據之一。

貝爾語錄

“做人必須要明白如何清楚的去嘲笑自己,卻不要輕視自己的所作所為,這樣才能保持住堅定的信念與幽默感。”

“我很熱愛電影,因為我覺得演員是一個觀察者。而我就喜歡觀察,我熱愛放縱自己的瞬間,讓生活顯得奢侈無比。比如說,我坐在舒服的椅子上讀一本讓自己很高興時候買的書。而這本書絕對是為自己和體驗去買的,而絕非擺在家居上的裝飾品。或者聽聽音樂,音樂對我影響深遠,更甚于電影,我小時候就希望成為一名吉他手。”

“我不是被所謂的苦難吸引的。我不是故意偏向陰暗面。我唯一能表達清楚的是,我從來沒有考慮過演浪漫喜劇——我隻是演不出來。這種題材會嚇死我。而且我覺得我這話有點兒自相矛盾。無論如何,我從不覺得拍喜劇有啥好玩的。”

“人們問我為什麽選擇那麽多陰暗的角色,我沒有選擇,是它們選擇了我。”

“我對快餐電影的厭惡程度幾乎可以與我對歷史研究的熱衷劃上等號了,我喜歡去分析那些毫無傳奇色彩的史實,我們現在是活在一個充滿了金錢和浮誇的時代,但我關心的是人性。”

“(關于《機械師》中的減重)為了能做到這一點,就需要將註意力集中在其他方面而不是在食物上,比如我就是集中在了精神上。完全是靠意志力來控製,這時會讓自己的內心變得異常平靜。通常人們吸收能量到體內的時候會更具活力。由于我那時不再吸收任何東西,就處在了低能量的狀態中。我甚至沒有太多讓自己睡著的能量。隻不過這種能量的缺席被高度註意的能力取而代之,以一種非常緩慢和穩定的方式持續不斷地表現出來。從身體上來說我很放松,完全不用去做任何決定,但在精神上反而變得極其敏銳。當這種狀態持續的時候感覺非常好。就連我的家人在改掉用恐怖的眼光來看我之後,也能欣然接受了。”

“我不是巨星,隻是一個幸運的演員,演繹了眾多優秀的角色,我很享受表演的過程。另外,我還希望享受生活,保持低調的作風就可以讓我更好地享受生活。”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