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瓦米·恩克魯瑪

克瓦米·恩克魯瑪

弗朗西斯·恩威亞·克瓦米·恩克魯瑪(Francis Nwia Kwame Nkrumah)(1909年9月21日,恩克羅富爾,--1972年4月27日,布加勒斯特。)迦納國父,黑非洲傑出的政治家、思想家、哲學家、教育家、外交家、國務活動家,非洲民族解放運動的先驅和非洲社會主義嘗試的主要代表人物,是泛非主義泛非運動和非洲統一主要倡導者,非洲統一組織和不結盟運動的發起人之一,深受非洲人民尊敬。1957年領導迦納成為黑非洲第一個獲得獨立的國家。1952年3月21日--1957年3月6日任黃金海岸總理;1957年3月6日--1960年7月1日任迦納總理;1960年7月1日--1966年2月24日任第一任迦納總統。 執政期間,恩克魯瑪大力發展民族經濟,力圖改善民眾生活。他推行泛非主義,支持非洲民族獨立運動,倡導非洲統一。這種種舉措最終招致了西方帝國主義國家和國內反動勢力的不滿和敵視。1966年2月24日應邀訪問越南時被軍警發動軍事政變推翻,長期流亡海外,1972年4月病逝于羅馬尼亞。

  • 中文名稱
    弗朗西斯·恩威亞·克瓦米·恩克魯瑪
  • 外文名稱
    Francis Nwia Kwame Nkrumah
  • 別名
    奧薩格耶福
  • 國籍
    迦納
  • 民族
    特威族
  • 出生地
    英屬黃金海岸恩克羅富爾
  • 出生日期
    1909年9月21日
  • 逝世日期
    1972年4月27日
  • 職業
    政治家、教師
  • 畢業院校
    林肯大學、賓夕法尼亞大學
  • 信仰
    泛非主義、民族主義、非洲社會主義
  • 主要成就
    迦納獨立之父非洲社會主義理論的締造者和踐行者非洲統一組織發起人之一不結盟運動發起人之一非洲民解放運動的先驅
  • 代表作品
    《殖民地走向自由之路》、《恩克魯瑪自傳》、《非洲必須統一》
  • 配偶
    法緹婭·恩克魯瑪
  • 子女
    4人
  • 政黨
    迦納人民大會黨
  • 學位
    碩士
  • 宗教
    羅馬天主教

早年

  恩克魯瑪于1909年9月21日出生出生在英屬西非的一個偏僻地區,當時名叫弗朗西斯·恩維亞-科菲·恩貢洛瑪(Francis Nwia-Kofi Ngonloma)。他的父親是村裏的金匠。早年,他在阿克拉的教會學校中接受教育。由于他非常聰穎,他的叔父——一個金剛石的勘探者——決定把他送到美國去學習。于1939年在賓夕法尼亞的林肯大學獲得學士學位。1942年,他在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獲得教育學碩士學位。1942年,他又獲得了哲學碩士學位。這期間,他當選為美國和加拿大非洲學生大會主席。 1945年,他赴倫敦入倫敦經濟學院學習。但是在與喬治·帕德莫會面之後,他放棄了學業,轉而參加第六屆泛非大會的組織,決心致力使非洲非殖民化。後被選為泛非大會工作委員會秘書長。同時,他在倫敦建立西非國民大會秘書處,任秘書長,主持出版《新非洲月刊》。1946年提出爭取非洲統一和完全獨立的口號。

回到非洲

  1947年,恩克魯瑪懷著對社會主義和泛非主義的強烈興趣,回到了時稱“黃金海岸”的迦納,出任黃金海岸統一大會黨總書記。不久,統一大會黨分裂,他組建了自己的政黨人民大會黨,主張“立即自治”。 1949年,他提出“積極行動”,號召採取非暴力不合作方式與英國政府進行鬥爭。1950年1月,被捕入獄。雖然如此,他還是成功地在1951年當選為立法會議議員,人民大會黨也贏得了全部三十八個普選席位中的三十四個。于是,他于2月被釋放,並被任命為首席部長,著手逐步邁向獨立。

獨立

克瓦米·恩克魯瑪   1957年3月6日,迦納在英聯邦內獨立,恩克魯瑪出任總理,自稱“救世主”。自青年時代起,恩克魯瑪就顯露出公開演講的才華,他那洪亮的聲音和深思的漂亮外表對民眾很有吸引力。 盡管他在私下談話時語調溫和,但當他來到人民中間並向他們講話時,就判若兩人了。他隻要說上幾句話,就能使他們激動得發狂。很明顯,他的人民是忠于他的。他看起來也是忠于他的人民的。1960年,迦納廢除君主製,7月1日,宣布成立共和國,恩克魯瑪出任總統。1963年,在他與海爾·塞拉西一世等人的共同努力下,非洲統一組織得以成立。他不僅把自己看作迦納的國父,而且看作非洲獨立之父。他為非洲統一組織總部耗費了大量資金,該組織的總部最後卻設在衣索比亞。他還把迦納的錢財源源不斷地傾註在非洲其他地方的獨立運動上。

總統歲月

克瓦米·恩克魯瑪   在出任總統期間,恩克魯瑪顯示出了對社會主義的好感,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了親密的關系。他致力于使迦納工業化,以擺脫在國際貿易體系的弱勢地位。他決心使迦納在經濟上獨立,企圖通過在本國生產迦納所需的一切的辦法來取消進口。他對工業企業、種植園和商店實行了國有化,得到的卻是災難性的後果。就是意味著由政府來進行生產——不管政府是否能勝任,也不管當地生產的物品比進口的還要昂貴。但是,他的努力並未成功,迦納的農業由于缺少資金和扶持很快衰落,同時,他也未能在迦納建成真正意義上的工業體系。恩克魯瑪恣意揮霍,把大量錢財花費在落後國家視為現代化象征的那些工程上,如,搞一座大壩,開闢一條航線,建一個機場。 迦納本可以從與西方工業化國家進行緊密的聯系中大受其益。但在這一時期中,恩克魯瑪的反西方的偏執狂和咄咄逼人的泛非主義卻逐步升級了。他大搞個人迷信,肆意揮霍政府正在迅速減少的資金,為自己建造了精致的紀念碑。 六十年代中期,仍然是迦納主要出口物品的可可的價格暴跌。迦納再也沒有任何儲備可以依靠了。 當經濟情況惡化時,恩克魯瑪不僅沒有集中全力採取必要的強硬措施來扭轉局面,反而把自己的痛苦轉嫁給別人。恩克魯瑪像印度尼西亞的蘇加諾和埃及的納賽爾一樣,雖然無法應付國內的問題,卻滋生了在國外進行冒險的欲望。他嘗試把迦納和幾內亞合並起來,但未獲成功。

政變

  隨著經濟的不斷惡化,迦納國內局勢開始動蕩,恩克魯瑪也逐漸走向獨裁。1964年,他宣布實行一黨製,自己出任“終身總統”。所有的反對黨都被宣布為非法,許多抨擊思克魯瑪的人被投入監獄。兩年後,迦納的經濟情勢由于可可價格的波動和耗資巨大的發展項目所帶來的後果而變得更加動蕩了。1966年2月24日,當恩克魯瑪出訪中國和越南的時候,約瑟夫·亞瑟·安克拉將軍發動政變,將其推翻。

流亡和逝世

克瓦米·恩克魯瑪   恩克魯瑪再未回到迦納。他在幾內亞度過了餘生。著有《殖民地走向自由之路》、《非洲必須統一》等書。幾內亞總統艾哈邁德·塞古·杜爾授予他幾內亞共和國兩總統之一的頭銜。1972年,他病逝于羅馬尼亞布加勒斯特。他的遺體被安葬于家鄉,但是不久以後,迦納政府在阿克拉建立了恩克魯瑪紀念館,將其遷葬于此。時至今日,仍有許多迦納人前往紀念館緬懷他。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