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婁巴特拉七世

克婁巴特拉七世

克麗奧佩特拉七世,Cleopatra VII,(公元前69-前30),埃及托勒密王朝最後一位女王。她才貌出眾,聰穎機智,擅長手腕,心懷叵測,一生富有戲劇性。特別是卷入羅馬共和末期的政治漩渦,同愷撒、安東尼關系密切,並伴以種種傳聞逸事,使她成為文學和藝術作品中的著名人物。克麗奧佩特拉是亞歷山大大帝征服埃及後托勒密王朝冊封的君主之一。

  • 中文名稱
    克麗奧佩特拉七世
  • 外文名稱
    Cleopatra VII
  • 出生地
    埃及
  • 國籍
    埃及托勒密王朝
  • 出生日期
    公元前69
  • 逝世日期
    公元前30

人物簡介

在古老的埃及,有位傳奇色彩的女王,她名叫克婁巴特拉。她與朱利葉斯·愷撒和馬克·安東尼這兩位古代聲名顯赫的人物齊名,因為她為他們生過孩子。

有人說,克莉奧佩特拉是“尼羅河畔的妖婦”,是“尼羅河的花蛇”;有人說,克莉奧佩特拉是世界上所有詩人的情婦,是世界上所有狂歡者的女主人;羅馬人對她痛恨不已,因為她差一點讓羅馬變成埃及的一個行省;埃及人稱頌她是勇士,因為她為弱小的埃及贏得了22年的和平。公元前30年,屋大維進攻埃及,克麗奧佩特拉自殺身亡(隻是猜測,並未證明,她的死亡方式存在多種版本,有說並非毒蛇噬身,而是被屋大維殺死),埃及並入羅馬,古埃及的文明從此走向終結。

人物生平

她的父親托勒密十二世奧萊特,指定他的長子托勒密十三世和她共同執政(依照當時的法律,克麗奧佩特拉必須嫁給自己的弟弟,即托勒密十三世),統治埃及。公元前51年,克麗奧佩特拉登上王位。克麗奧佩特拉在古埃及無疑是一位焦點人物,在後人的記述裏,這位埃及絕世佳人憑借其傾國傾城的姿色,不但暫時保全了一個王朝,而且使強大的羅馬帝國的君王紛紛拜倒在其石榴裙下,心甘情願地為其效勞賣命。但丁、莎士比亞等都將這位傳奇女人描述為“曠世的性感妖婦”;而蕭伯納也稱她為“一個任性而不專情的女性”。克麗奧佩特拉七世是埃及國王托勒密十二世和克麗奧佩特拉五世的女兒,生于公元前69年,從小在驕奢淫靡的宮廷中長大。公元前51年其父去世,留下遺囑指定克麗奧佩特拉七世和她的異母兄弟托勒密十三世(公元前63~前47年)為繼承人,共同執政。但他們兩人因派系鬥爭和爭奪權力而失和。克麗奧佩特拉七世于公元前48年被逐出亞歷山大裏亞後,在埃及與敘利亞邊界一帶聚集軍隊,準備攻入埃及。

此時,適逢愷撒追擊龐培來到埃及,對埃及的王位之爭進行調停。克麗奧佩特拉七世得此訊息,乘船于夜間潛入亞歷山大裏亞,以毛毯裹身,由人抬到愷撒房門前。克麗奧佩特拉七世突然出現于愷撒面前,克麗奧佩特拉七世的勇氣和美貌深深打動了愷撒。她很快就成了他的情婦。而托勒密十三世卻在對愷撒的亞歷山大裏亞戰爭中失敗,溺死于尼羅河。克麗奧佩特拉七世依恃愷撒,鞏固了自己的地位,成了埃及實際的統治者。而在名義上則按照埃及的傳統,與另一異母兄弟托勒密十四世(約公元前59~前44年)結婚,共同統治埃及。為了取悅于愷撒,克麗奧佩特拉七世百般逢迎,盛宴款待,陪伴他乘坐遊船溯尼羅河而上,觀賞風光。不久,愷撒因戰事去小亞細亞,後轉回羅馬。其時,克麗奧佩特拉七世為愷撒生下一子,取名托勒密·愷撒或愷撒裏昂。

公元前45年,克麗奧佩特拉七世和托勒密十四世一起應邀前往羅馬,備受殊榮,住在第伯樹對岸的愷撒私人宅邸。愷撒實踐誓言,在羅馬建造了一座祭祀其尤利烏斯族系祖先的維納斯的神廟,還把克麗奧佩特拉七世的黃金塑像豎立在女神之旁。眼看她就要成為羅馬世界的第一夫人,不料愷撒于公元前44年3月15日被刺身亡。克麗奧佩特拉七世的美夢頃刻化為泡影,黯然離開了羅馬。

克麗奧佩特拉七世返回埃及後,毒死托勒密十四世,立她和愷撒所生之子為托勒密十五世,共同統治埃及。其子被宣布為阿蒙神之子。

愷撒死後,安東尼稱雄于羅馬。他在腓力比戰役中最後擊敗共和派領袖布魯圖斯和喀西約的軍隊後,按照與屋大維的協定巡視東方行省,籌措資金。公元前41年他到達西利西亞的塔爾蘇斯,遣使埃及,召見克麗奧佩特拉七世。克麗奧佩特拉七世對羅馬政局和頭面人物頗為了解,認為這又是一個絕好的機會,于是巧作安排加以利用。據說,克麗奧佩特拉七世乘坐一艘紫帆銀槳的鍍金大船,從埃及出發,先到西利西亞,再經後德諾斯河抵達塔爾索斯。這艘船上掛著用名貴的推羅染料染成的紫帆,船尾樓用金片包鑲,在航行中與碧波輝映,閃發光彩。女王打扮成愛神阿佛洛狄忒的模樣,安臥在串著金線,薄如蟬翼的紗帳之內。美麗的童子宛如朱必特一般侍立兩旁,各執香扇輕輕搖動。裝扮成海中仙子的女僕,手持銀槳,在鼓樂聲中有節奏地劃動。居民們見此情景,疑是愛神阿佛洛狄忒乘著金龍來此與酒神(安東尼)尋歡作樂。人們奔走相告,觀者如潮。安東尼被邀至船上赴宴,看到克麗奧佩特拉七世迷人的風姿,優雅的談吐,神魂顛倒,不知所措。他非但把責問克麗奧佩特拉七世在共和派反對“三頭”戰爭中的暖昧態度的問題拋到九霄雲外,而且當即一一答允她所提出的要求,甚至答允她殺害埃及王位的繼承人和競爭者、當時避難于以弗所的異母妹妹雅西斯。不出數日,這個武夫完全成了她的俘虜,跟隨她一起到埃及去了。他們在埃及一起度過了公元前41~前40年的冬天。

公元前40年夏,安東尼回到義大利。此時,安東尼和屋大維之間的矛盾有所緩和,他娶了屋大維的姐姐奧克塔維婭為妻,以羅馬傳統的聯姻方式鞏固政治上的聯盟。到公元前37年安東尼和屋大維的矛盾加深,安東尼回到東方,準備遠征帕提亞。他以征途艱辛,不宜安置于軍營為理由,把奧克塔維婭遣送回羅馬。而當安東尼到達安條克,即邀請克麗奧佩特拉七世會面,並且,違反羅馬的傳統習慣同克麗奧佩特拉七世結婚。

安東尼和克麗奧佩特拉七世的結合,並非全由情欲所驅使,而是具有政治目的。安東尼企圖穩定羅馬的東方行備,準備遠征帕提亞,以及同屋大維進行鬥爭,亟需得到埃及在財政上的支援。而克麗奧佩特拉七世正當埃及托勒密王國發生深刻的社會危機之時,她施展種種手腕,包括運用迷惑安東尼的方式,以圖在羅馬的強權之下,維護和發展托勒密王國,加強和擴大自己的統治權力。為了滿足克麗奧佩特拉七世的野心,安東尼把埃及、科埃雷-敘利亞和塞普勒斯,贈給克麗奧佩特拉七世。克麗奧佩特拉七世支持安東尼遠征帕提亞,結果未能獲勝。公元前34年,安東尼出征亞美尼亞得勝後,不是在羅馬而是在埃及的亞歷山大裏亞,按照埃及的禮儀來舉行凱旋式,兩人同登黃金做成的王座,克麗奧佩特拉稱為“諸王之女王”,其子托勒密十五世稱為“諸王之王”。安東尼在東方的所作所為,特別是他與克麗奧佩特拉七世的關系,始而受到羅馬人的非議,繼之激起了他們的惱怒。他們斥責安東尼將羅馬的征服地贈與克麗奧佩特拉七世及其子女,準備遷都亞歷山大裏亞另建新王朝。在羅馬,人們對克麗奧佩特拉七世恨之入骨,認為她是除了漢尼拔​以外構成對羅馬最大威脅的女王。這就使安東尼威信掃地,喪失了國內的有力支持。這一點被屋大維利用,也是造成安東尼在與屋大維鬥爭中失敗的原因之一。

公元前32年安東尼和屋大維的矛盾趨于尖銳,徹底決裂了。安東尼應克麗奧佩特拉七世之求,正式修書遺棄其妻奧克塔維婭。屋大維也發誓為其姐所受的侮辱報仇。他不顧冒犯羅馬的傳統習俗從維斯塔貞女手中取得安東尼放置于神廟中的遺囑,公布于眾。安東尼的遺囑記述了他對克麗奧佩特拉七世及其子女的領土分配,還指令克麗奧佩特拉七世將其遺體安葬在亞歷山大裏亞。遺囑一公布,輿論嘩然,群情激憤。據此,元老院和公民大會“特裏布斯大會”以侵佔羅馬人民財產為由,對克麗奧佩特拉七世宣戰,並剝奪了安東尼的執政官職務以及其他一切權力。

公元前31年,安東尼和屋大維大軍會戰于阿克提烏姆海角(亞克興海戰)。正值戰鬥方酣,安東尼艦隊受挫之時,克麗奧佩特拉七世乘坐之船突然撤離戰場,駛回埃及,原因至今眾說紛紜。安東尼隨即追趕而去,拋下戰鬥部隊任其遭受殲滅。公元前30年,屋大維進攻埃及,包圍亞歷山大裏亞。安東尼看到大勢已去,伏劍自刎。克麗奧佩特拉七世知道自己的死期將近,早就研究各種自殺的方法。她躲進了墓堡,但為屋大維所智擒。當屋大維去看望自己的俘虜時,她還施展手腕,千方百計哄騙和迷惑屋大維,然而未能奏效。屋大維生擒克麗奧佩特拉七世的目的,是要把她帶回羅馬,在舉行凱旋式時示眾。克麗奧佩特拉七世得知後,陷于絕望,萬念俱灰,忠誠的侍女們把一條叫做“阿普斯” 的毒蛇裝在無花果的籃子裏送到她面前,她抓起小蛇放到自己的豐乳上,結束了神奇、浪漫的一生。據傳說,盡管她被嚴加看管,她還是設法得到一個農民送來的一籃無花果,內藏有一種名叫“阿斯普”的小毒蛇,她讓毒蛇咬傷手臂昏迷而死。屋大維滿足了她臨死之前的要求,把她和安東尼埋葬在一起。克麗奧佩特拉七世和愷撒所生的兒子愷撒裏昂以及她和安東尼所生的長子亞歷山大,均被屋大維下令處死。

隨著克麗奧佩特拉七世之死,長達300年的埃及托勒密王朝也告結束,埃及並入羅馬,成為元首的私產。

[1] 據《青年參考》報道:在歷史上諸多赫赫有名的女性當中,“埃及艷後”克麗奧佩特拉無疑是一位焦點

人物。這位埃及絕世佳人憑借其美麗,不但暫時保全了一個王朝,而且使強大的羅馬帝國的帝王紛紛拜倒在其石榴裙下,心甘情願地為其效勞賣命。雖說野史、傳說和文學作品總能見到這位“埃及艷後”神秘的影子,但有關她本人的文物資料卻是少之又少。

然而,考古學家近日卻有了驚人的發現,他們找到了“埃及艷後”當年親筆簽署的政令和她曾經居住的古城這些文物足以證明,這位古埃及女王遠非隻靠美貌和情欲,而是靠智慧治國安邦的。

(一) 發現“埃及艷後”親筆簽名的政令純屬偶然。如果不是荷蘭歷史學家彼得·萬·明尼心細如發的話,也許誰也不會發現,德國柏林博物館一具古埃及木乃伊身上居然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 這是柏林博物館內一具普通不過的埃及木乃伊,所以在被收藏入館的100多年間。從來沒有引起考古學家或者研究人員的註意。

當比利時草紙考西學家簡·比根獲得特別的批準對柏林館藏木乃伊進行全面研究的時候,有一天他突然發現木乃伊的布片裏夾著一張古老發黃的草紙。明尼的心狂跳了起來,憑他的第一感覺,這絕對是古埃及某個時代的檔案。當他小心翼翼地從木乃伊身上一點點剔出那片16開大小的草紙的時候,他的心跳再次加快———草紙上寫滿了密密麻麻的文字,古埃及文字。

如獲至寶的比根把這張寶貝紙片“請”進了特別鑒定室。隻需借助普通放大鏡,比根就識別出這是一份古埃及某個王朝的正式公文,上面還有收件日期。非常遺憾的是,比根研究到此就急不可待地把其成果發表在10月的考古權威月刊上,武斷地認定其為埃及某個農民與“×先生”之間的普通契約。

(二) 當荷蘭歷史學家萬·明尼看到這篇研究論文後,立即察覺到可疑之處:光從發表的圖片來看,這份檔案絕非私人間的契約,而是地地道道的古埃及政府檔案。明尼當即向出版社要來了放大的檔案照片,當他把這張照片輸入電腦時,明尼“在30秒鍾內”就斷定這是埃及王宮的檔案。 古埃及歷史學家立即將檔案抬頭的年份換算了出來———公元前33年2月23日。公元前33年,這不正是“埃及艷後”克麗奧佩特拉七世統治下的托勒密王朝嗎考古學家們失聲驚叫了起來。 更讓人吃驚的發現還在後頭。檔案的內容顯然是手寫的,而且從筆力來看,似乎出于一名男性官員之手。檔案的具體內容,是埃及國王答應給羅馬帝國大將軍卡尼迪斯以優惠的商品進出口關稅———允許他每年免稅向埃及出口1萬袋小麥,進口5000安普耳的上好埃及美酒。

這份檔案的末尾有一個娟秀的單詞,顯然跟檔案內容的字型完全不一樣,而且明顯是女性的筆跡。 當那個單詞在40倍的專業放大鏡下纖毫畢現的時候,明尼失聲驚叫了起來:genestho不就是古埃及國王簽署法令時的希臘用語同意的意思嗎?埃及國王、公元前33年、羅馬帝國大將軍,加上女性簽定———這不就是“埃及艷後”的親筆簽名嗎?

(三) 有關“埃及艷後”克麗奧佩特拉的任何遺跡和新說法,總是能引起世人關註的。這也難怪,這位古埃及托勒密王朝的末代女皇,她那傳奇般的絕世美貌,她與愷撒、安東尼等英雄人物的情緣,曾經激發過歷代詩人、作家、畫家和藝術家們的豐富想象力,如但丁的《地獄》、莎士比亞的《愷撒大帝》等,都曾將其描述為一個“曠世的肉感妖婦”;而蕭伯納也稱她為“一個任性而不專情的女性”。不過,卻也有史書記載說,她的美“並不出眾,也不驚人”。也有考古學家打趣道:“如果她的鼻子不那麽高的話,恐怕世界史便會因此改寫了。”

在好萊塢巨片《埃及艷後》中,克麗奧佩特拉更是被描繪成憑著色相誘使愷撒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助其擊潰親生胞弟而出掌王位;愷撒遇刺後,她又吸引安東尼為其效力。可是天不從人願,安東尼的作為激起了羅馬市民的憤怒,在與羅馬人交戰中徹底敗北之後,克麗奧佩特拉眼見大勢已去,不得已以毒蛇噬胸自殺,時年僅38歲。

(四) 正因為“埃及艷後”有如此傳奇的色彩,所以任何有關她的歷史文物的發現都引起了世界性的轟動,特別是在考古學界。發現“埃及艷後”親筆簽署的政令的訊息傳出後,世界考古學界為之振奮。對荷蘭歷史學家明尼的學術水準深感佩服的大英博物館的考古專家們深信,明尼發現的手稿絕對是克麗奧佩特拉親筆簽署的,因為明尼的研究從來沒有錯過。大英博物館希臘與羅馬古董館副館長蘇珊·沃爾克十分肯定地說:“這肯定是克麗奧佩特拉親筆簽名,因為檔案的內容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3年,正是克麗奧佩特拉七世統治時期這是埃及艷後留下的唯一筆跡。”沃爾克進一步分析認為,這份手寫檔案不僅僅是一份政府公文,更是“埃及艷後”政治手腕的具體體現。

(五) 根據古希臘著名的傳記作家兼散文家普盧塔克在其名著《希臘羅馬名人比較列傳》中記錄的史實,“埃及艷後克麗奧佩特拉在愷撒死後,急欲求得安東尼的庇護,但卻碰了一個軟釘子。于是,克麗奧佩特拉馬上把主攻方向轉向安東尼手下最得力的大將卡尼迪斯,以賄賂的手段最後買通了這位影響力非凡的羅馬大將。卡尼迪斯後來說服了安東尼,讓他同意庇護克麗奧佩特拉,而安東尼也從此陷入埃及艷後的溫柔陷阱中不可自拔”。

雖說普盧塔克把一切說得有聲有色,但歷史學家和考古學家從來沒有發現可能證明這些史實的確鑿證據。而這次發現的克麗奧佩特拉的親筆簽名檔案,卻是“埃及艷後”收買羅馬帝國大將的鐵證。 不過,兩年之後,也就是在公元前31年,卡尼迪斯加入了討伐“埃及艷後”和安東尼的行列,這位羅馬帝國陸上兵團的總司令與奧古斯都指揮的海上力量聯手,打敗了“埃及艷後”和她的情人安東尼。

另一位埃及遠古史學家阿蘭鮑曼表示:“這份文獻的發現,說明‘埃及艷後’決非隻憑美色來保家衛國,捍衛自己王位的。她運用的技巧跟我們現在處理國際關系時的做法並沒有什麽兩樣。這才是‘埃及艷後’美麗與智慧的真正體現。”

實際上,在克麗奧佩特拉統治時代,古埃及仍保持著極度繁榮。今年初當美國考古學家戈迪奧和他的埃及同事潛入亞歷山大港外海海底的時候,他們看到了一條又一條的街區、一座又一座的雕像,那就是“埃及艷後”克麗奧佩特拉和她的最後一個情人邁克·安東尼共築的愛巢———亞歷山大城。使這座極富有傳奇色彩的皇家古城獲得重生的,是海洋探險家弗蘭克·戈迪奧和他的考古探險隊,他們的驚人發現,都證明了古埃及歷史上那段仍然繁榮的歷史,當然也證明了“埃及艷後”不僅是位美麗的女王,而且還是有著出眾才幹的女王。

專家質疑木乃伊是埃及艷後還是男人

美國東部時間8月31日(台北時間9月1日)訊息,埃及古文物學會秘書長扎哈-哈瓦斯(Zahi Hawass)8月30日表示,一名英國籍埃及古文物學家此前稱,她發現了古代埃及艷後奈弗爾提蒂的木乃伊,但實際上,這個木乃伊更像是一個男人。

奈弗爾提蒂是古代埃及法老王阿肯那頓的妻子。長期以來,她一直被認為是古代埃及最美麗最有權力的女人。今年六月,來自英格蘭約克大學的一位木乃伊專家傑恩-弗萊徹(Jo ann Fletcher)表示,她的研究小組很有可能在盧克斯特的古代埃及法老王墳墓裏出土了奈弗爾提蒂的木乃伊。《探索》頻道在六月份的電視節目中也公布了這一發現。但是,埃及古文物學會最高會議秘書長哈瓦斯對這一發現表示了懷疑,並表示這個木乃伊的性別分辨方面還存在很多問題。哈瓦斯在開羅稱:“我確信,這個木乃伊不是一個女人。”約克大學探險隊負責人丹-布拉斯威爾(Don Brothwell)在提交給埃及古文物學會最高會議的一份報告中也談到:“在這個木乃伊的性別方面的確有一些模糊不清的情況。”但是,這份報告的結論稱,這個木乃伊是一個女性,原因是她沒有男性生殖器。

哈瓦斯稱,在耳朵上打孔的現象在男女木乃伊中都存在,但是在埃及艷後奈弗爾提蒂所生活的年代,在耳朵上打孔的木乃伊更多的是男性。他表示:“所有的王後都是在她們的假發上佩戴耳環,並不是扎在耳朵上。”哈瓦斯已經在這個領域工作了35年。他補充說,在這個所謂的奈弗爾提蒂的木乃伊旁邊發現的一個男性木乃伊的耳朵也被扎了孔。並且,奈弗爾提蒂生過六個孩子,所以她的臀部應該很寬大,但是這個木乃伊的臀部卻非常窄小。

美洲大學的的埃及古物學教授薩利馬-伊卡姆(Salima Ikram)在開羅表示,對約克大學探險隊帶回的木乃伊進行X射線透視,就可以確認這個木乃伊是否生育過。伊卡姆在一次電話採訪中說:“根本沒有證據顯示,這個木乃伊就是奈弗爾提蒂。通過對這個木乃伊進行X射線透視,就可以很明顯地分辨出,她是否生育過,這是說明她是否就是奈弗爾提蒂的一個最明確的標記。”哈瓦斯稱,奈弗爾提蒂至少活到35歲,但是布拉斯威爾的探險隊報告稱,這個木乃伊的年齡在18歲到30歲之間。

政治聯姻

公元前40年夏,安東尼回到義大利。此時,安東尼和屋大維之間的矛盾有所緩和,他娶了屋大維的姐姐奧克塔維婭為妻,以羅馬傳統的聯姻方式鞏固政治上的聯盟。到公元前37年安東尼和屋大維的矛盾加深,安東尼回到東方,準備遠征帕提亞。他以征途艱辛,不宜安置于軍營為理由,把奧克塔維婭遣送回羅馬。而當安東尼到達安條克,即邀請克列奧帕特拉七世會面,並且,違反羅馬的傳統習慣同克列奧帕特拉七世結婚。

安東尼和克列奧帕特拉七世的結合,並非全由情欲所驅使,而是具有政治目的。安東尼企圖穩定羅馬的東方行備,準備遠征帕提亞,以及同屋大維進行鬥爭,亟需得到埃及在財政上的支援。而克列奧帕特拉七世正當埃及托勒密王國發生深刻的社會危機之時,她施展種種手腕,包括運用迷惑安東尼的方式,以圖在羅馬的強權之下,維護和發展托勒密王國,加強和擴大自己的統治權力。為了滿足克列奧帕特拉七世的野心,安東尼把敘利亞中部地區、腓尼基沿岸一些城市、塞普勒斯島,以及納巴特王國部分地區等,贈給克列奧帕特拉七世。克列奧帕特拉七世支持安東尼遠征帕提亞,結果未能獲勝。公元前34年,安東尼出征亞美尼亞得勝後,不是在羅馬而是在埃及的亞歷山大裏亞,按照埃及的禮儀來舉行凱旋式,兩人同登黃金做成的王座,克列奧帕特拉稱力“諸王之女王”,其子托勒密十五世稱為“諸王之王”。安東尼在東方的所作所為,特別是他與克列奧帕特拉七世的關系,始而受到羅馬人的非議,繼之激起了他們的惱怒。他們斥責安東尼將羅馬的征服地贈與克列奧帕特拉七世及其子女,準備遷都亞歷山大裏亞另建新王朝。在羅馬,人們對克列奧帕特拉七世恨之入骨,認為她是除了漢尼拔以外構成對羅馬最大威脅的女王。這就使安東尼威信掃地,喪失了國內的有力支持。這一點被屋大維利用,也是造成安東尼在與屋大維鬥爭中失敗的原因之一。

公元前32年安東尼和屋大維的矛盾趨于尖銳.完全決裂了。安東尼應克列奧帕特拉七世之求,正式修書遺棄其妻奧克塔維婭。屋大維也發誓為其姐所受的侮辱報仇。他不顧冒犯羅馬的傳統習俗從維斯塔貞女手中取得安東尼放置于神廟中的遺囑,公布于眾。安東尼的遺囑記述了他對克列奧帕特拉七世及其子女的領土分配,還指令克列奧帕特拉七世將其遺體安葬在亞歷山大裏亞。遺囑一公布,輿論嘩然,群情激憤。據此,元老院和公民大會[特裏布斯大會]以侵佔羅馬人民財產為由,對克列奧帕特拉七世宣戰,並剝奪了安東尼的執政官職務以及其他一切權力。

權利欲望

克婁巴特拉于公元前69年出生,兼具馬其頓人、希臘人和伊朗人的血統,是托勒密的後裔。托勒密曾是亞歷山大大帝手下的馬其頓將軍,亞歷山大將埃及賜給馬其頓管轄,他建立起托勒密王朝。托勒密家族承襲了埃及人近親婚配的製度,隻在皇族內的兄弟姐妹之間聯姻。克婁巴特拉是托勒密·奧雷特國王最大的女兒。奧雷特安排克婁巴特拉和他最大的兒子托勒密十二世聯合執政,並讓他們結婚.當克婁巴特拉僅18歲時成為弟弟的同治者。但她需要更多的權力,然而兩位朝廷重臣波希紐斯和奧克奇維安結盟與她為敵,使政權置于托勒密十二世一人名下。公元前49年,克婁巴特拉被趕到了敘利亞。她組建起一支軍隊,開始反攻埃及以求復闢。第二年,克婁巴特拉與托勒密在珀魯修擺開了戰場,準備為定奪埃及王位而戰。

權利頂峰

此時愷撒追擊他從前的密友和義子龐培來到了埃及。波希紐斯根據托勒密十二世的旨意,先對龐培熱情歡迎,然後,在他棄船登岸之際,將他處死,然後向愷撒獻上了龐培的頭顱。顯然,波希紐斯的目的是想借助愷撒打敗克婁巴特拉。克婁巴特拉也想借助愷撒擊敗國內的政敵,她乘船離開了她的指揮部,在亞歷山大登入,然後藏身在一卷巨大的地毯裏來到了愷撒的軍營。當時克婁巴特拉才21歲,她是一個美色絕倫、艷麗無比的女人。她以自己超人的智慧、才幹以及非征服愷撒不可的不屈不撓的意志,俘虜了已經54歲的愷撒。愷轉而站到克婁巴特拉一邊,下令恢復她父親在遺囑中的安排,由姐弟倆共掌政權。後來波希紐斯發動了反對愷撒的叛亂,失敗後被殺,托勒密十二世也在逃亡途中喪命。愷撒征服了埃及,但是他沒有令埃及從屬羅馬。克婁巴特拉同他公開地生活在一起,並為愷撒生了一個兒子愷撒利恩。他恢復了克婁巴特拉的王位,命名她最小的隻有10歲的弟弟為托勒密十三世,與她共同執政。在愷撒遇刺事後不久,克婁巴特拉從羅馬逃到了埃及。在羅馬,馬克·安東尼和他的養子屋大維合力平定內亂後劃分勢力範圍,共同控製羅馬。安東尼統治東方。安東尼傳訊克婁巴特拉前來塔爾蘇斯,追究她援助共和黨陰謀家的責任,想剝奪她的王位,宣布埃及為羅馬的一個行省。克婁巴特拉此時已經毒死了弟弟托勒密十三世,宣布她同她與愷撒生的兒子聯合執政。她穿戴著愛神維納斯一樣的服飾,乘著一隻裝飾得金碧輝煌的大船。她沿著塞當斯河上溯至塔爾蘇斯。人們丟下安東尼奔向河邊,去觀賞這位埃及女王創造的奇觀勝景。她盛情迎接安東尼,全無一絲乞憐或取悅之意,她征服了安東尼,保住了她女王的寶座,兩人在塔爾蘇斯同居12年之久,並為他生了3個孩子。最讓羅馬人不堪忍受的是安東尼把羅馬的領土奉送給其情婦和他們的孩子。

死亡經過

公元前31年,埃及托勒密王朝女王克婁巴特拉在同屋大維進行亞克興海戰,在戰鬥最激烈、雙方勝負未分之時,克婁巴特拉忽然帶領埃及艦船退出了戰鬥,向埃及方向退去。安東尼見了,立刻丟下他的艦隊和官兵,登上一隻輕便快船隨後緊追。結果安東尼艦隊陷入混亂,被屋大維的艦隊徹底擊潰。克婁巴特拉回到亞歷山大城以後,明白自己死期將近,開始琢磨各種自殺的方法,看看哪種痛苦最少。最後她認為沒有什麽比遭毒蛇咬更理想的了,因為除了昏昏欲睡外,既沒有痛苦也沒有呻吟。同時,她派人去亞洲求見屋大維,為她的孩子們爭取埃及王位的繼承權,並懇求屋大維給安東尼留一條命。屋大維答復說,她隻有親手處死安東尼或將他從埃及趕出去,才能得到寬恕。此後克婁巴特拉開始為自己建築一座工藝非凡、奇妙絕頂的墓堡。並往那裏搬運大量金銀財寶。屋大維擔心女王在絕望中毀壞這些財富,認為需要給她以新的希望。他把軍隊駐扎在赫波德魯姆,並故意讓安東尼取得了小小的勝利。屋大維因為擔心喪失巨大的財富,派遣他的親信普洛丘裏厄斯,盡力安慰克婁巴特拉,免得她自尋短見。克婁巴特拉要求由她的孩子們繼承王國的王位。屋大維派人去同克婁巴特拉舉行談判。一個抬安東尼屍體的婦女說克婁巴特拉已經成為俘虜了。她拔出她的短劍,用力向自己刺去。但是普洛丘裏厄斯抓住她,說屋大維為她的美麗所震驚,並顯示出他的仁慈。他奪下她手中的匕首後又檢查她的衣服,看是否有什麽毒葯藏在裏邊。此後,屋大維命令要嚴防她自殺。屋大維進佔亞歷山大城。她極其悲哀,並發起了高燒,希望在這種借口下絕食,在完全沒有幹擾的情況下死去。幾天以後,屋大維親自去拜訪她並安慰她。她驀地伏在他的腳下,把她的珍寶清單交給屋大維,希望能得到他的仁慈。屋大維高興地離去,相信他已取勝于她。此後,屋大維的部將道拉培拉同情地對克婁巴特拉說,屋大維經過敘利亞返回羅馬時,她和她的孩子將被一道帶走。她聽到這個訊息以後,向屋大維懇求允許她為去世的安東尼做祭奠,並命令為她準備沐浴,還吃了一頓豪華的晚餐。此時,一個鄉下人給她送來一個裝滿無花果的小籃子,衛兵沒有一點懷疑就讓把東西帶進去了。就餐以後克婁巴特拉派人給屋大維送去一封信。克婁巴特拉拿走無花果並且看見毒蛇時,說:“就在這兒!”伸出她的手臂讓毒蛇咬了一口,又把另一條放在她的胸前。屋大維開啟她的信,看到哀婉動人的祈求,懇求讓她與安東尼埋在同一墳墓裏。他馬上意識到事情不妙,急速派出傳令官。到墓堡一看,門開著,她已經斷了氣,平躺在一張金床上。屋大維對此感到很失望。但也很欽佩她,下令將她的屍體葬在安東尼旁 。

死亡奧秘

在亞克興海戰中臨陣脫逃,回到埃及後的克婁巴特拉預感到自己末日的即將來臨,便開始蒐集各種有毒的葯物,企圖找到一種沒有痛苦的自殺方法。看看哪種痛苦最少。她把毒葯施用在死囚身上,仔細地進行觀察和分析,發現他們在臨死之前, 總是伴隨著劇烈的疼痛與抽搐。隻有被毒蛇咬傷的人,沒有驚厥與呻吟,隻表現出死亡前的昏昏欲睡。最後她認為沒有什麽比遭毒蛇咬更理想的了,因為除了昏昏欲睡外,既沒有痛苦也沒有呻吟。

同時,她派人去亞洲求見屋大維,為她的孩子們爭取埃及王位的繼承權,並懇求屋大維給安東尼留一條命。然而,她未能得到滿意的答復。屋大維說,她隻有親手處死安東尼或將他從埃及趕出去,才能得到寬恕。屋大維把保全她的利益同親手殺死安東尼聯系在一起。女王失望了。此後克婁巴特拉開始為自己建築一座工藝非凡、奇妙絕頂的墓堡。並往那裏搬運大量金銀財寶。 屋大維擔心女王在絕望中毀壞這些財富,認為需要給她以新的希望。當屋大維進駐亞歷山大城後,克婁巴特拉早已躲進了自己的墓堡。在這裏,屋大維的特使和她舉行了兩次會談,都沒有達成任何協定。他把軍隊駐扎在赫波德魯姆,並故意讓安東尼取得了小小的勝利。屋大維因為擔心喪失巨大的財富,派遣他的親信普洛丘裏厄斯,盡力安慰克婁巴特拉,免得她自尋短見。

為她的美麗和巨額財富傾心的屋大維費盡心機,採取了嚴密的防範措施,妄圖保住克婁巴特拉的生命,然而,安東尼的死已經讓此時的她失去了生的欲望。她用最隆重的儀式,為安東尼舉行了國葬。在極端悲哀的刺激下,她發起了高燒。她希望以此為借口停止進食,在完全沒有外力幹擾的情況下死去。幾天後,屋大維親自到墓堡中探望了這位絕望中的女王,她驀地伏在他的腳下,把自己財寶的清單交給了屋大維,希望能得到他的仁慈。當屋大維高興地離去時,以為自己已經佔有了她,相信他已取勝于她了。

一天,屋大維的部將道拉培拉同情地對克婁巴特拉說,屋大維經過敘利亞返回羅馬時,她和她的孩子將被一道帶走。當克婁巴特拉女王得知她將作為戰利品被帶到羅馬遊街示眾的訊息後,她便懇求屋大維允許她為去世的安東尼作祭奠,並命令為她準備沐浴,沐浴後,她用了一頓豐盛的晚餐,並寫下了自己的遺書。就餐以後克婁巴特拉派人給屋大維送去一封信。此後,她便悵然地進入自己的臥室。

屋大維開啟了她的信,女王懇求讓她與安東尼埋葬在同一墓穴裏。辭情懇切,哀婉動人。他馬上意識到事情不妙,急速派出傳令官。到墓堡一看,門開著,她已經斷了氣,平躺在一張金床上,侍女伊拉絲則倒在她的腳下。屋大維對她的自殺雖然感到失望,但也很欽佩她,還是下令將她的遺體安葬在安東尼身邊。

​死亡之謎

克婁巴特拉女王自殺了,這位絕代佳人的死,不僅給後人留下了許多膾炙人口的佳話,而且為古今中外的歷史學家留下了一個至今不解之“謎”。她究竟是用什麽方法自殺的?人們懷著極大的興趣進行了深入的研究。有人認為女王事先安排一位農民帶進墓堡一隻盛滿無花果的籃子,裏面藏有一條名叫“阿斯普”的小毒蛇,讓它咬傷了自己的手臂,導致中毒昏迷而死。

也有人認為她早就把毒蛇喂養在花瓶裏,用一枚金簪子刺傷它的身體,引它發怒,直到纏住她的手臂。另外,還有一種相反的意見,認為女王不是死于毒蛇,而是用一枚空心錐子,刺入自己的頭部所致。然而,也有不少人反對上述意見,因為死者的屍體上沒有發現刺傷或咬傷的痕跡,在墓堡中也未找到任何有毒的小蛇。反對這一論據的人則根據考證材料,提出墓堡朝向大海的一側開有一個窗戶,受驚的毒蛇是可以從這裏溜走的。另據女王的醫生認定: “在她的手臂上確實有兩個不太明顯的疤痕。”看來,她死于毒蛇的論斷屋大維也是深信不疑的,因為在他的凱旋儀式上,克婁巴特拉的塑像上被安排了一條毒蛇纏繞在她的手臂上。盡管如此,這個“謎”並沒有徹底解開。

毒蛇自殺事件

專家提出的第一個疑點是:埃及艷後克麗奧佩特拉用毒蛇自殺的敘述,最早見于公元一世紀希臘哲學家普魯塔克的名人傳記中。可問題是,普魯塔克是在埃及艷後死去75年後才誕生到人世,他敘述的內容中充滿了太多矛盾、錯誤和不可能的巧合。

自殺有悖常理

埃及艷後之死的第二大疑點是:克麗奧佩特拉在自殺前,曾向屋大維送出了一封自殺信。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犯罪研究專家帕特·布朗說:“這顯然不符合自殺者的性格。一個決心自殺的人絕不會事先向某人先送出一份示警性的遺書,好讓他跑來拯救自己。”

中毒死得太快

第三大疑點是:如果克麗奧佩特拉是中蛇毒身亡,那麽她死得實在太快了。 史料記載,克麗奧佩特拉用于自殺的是一條埃及眼鏡蛇,在實驗資料中,被眼鏡蛇咬中最快的死亡也要兩小時;盡管醫學史也記載著一些中了眼鏡蛇毒後20分鍾內就死亡的事件,可屋大維的衛兵接獲命令沖到埃及艷後住處時,距她遣人送信僅相隔幾分鍾時間,但當衛兵抵達現場時,埃及艷後已經香消玉殞了。

女僕之死存疑

法理學家提出的第四大疑點是,克麗奧佩特拉的兩個女僕之死不合情理。英國牛津大學熱帶醫學和傳染病學教授戴維·沃熱爾說:“這兒有一個誤解,並不是毒蛇每次咬人都能釋放出毒液。如果三個人一起被毒蛇咬中,那這個概率將更低。”

屋大維有嫌疑

帕特·布朗稱,眾多證據都顯示埃及艷後之死十分可疑,她很可能是死于一場精心策劃的政治謀殺。歷史事實顯示,最有嫌疑的正是後來成為奧古斯都大帝的屋大維。一個歷史事實佐證了法理學家對屋大維的懷疑,他後來又殺死了克麗奧佩特拉和凱撒的私生子凱撒利昂。屋大維具有謀殺動機

關于埃及艷後神秘的死亡,以上均是很早以前的說法。據有關考古科學家的考證,克裏奧帕特拉並不是死于自殺,而是被謀殺的!據考證,若是自殺的,則很多條件均不符合,當時她雖在密室之中,但她這樣一個要強堅韌的女性,怎麽會輕易的自殺呢!至于真正到底死于誰之謀殺,現在還沒有定論。但事實是,卡裏奧帕特拉可能是被謀殺的!

​艷後真容

有人說:“若克婁巴特拉的鼻子長一吋,或短一吋,或許世界就會改變”,而羅馬的古錢幣也正好映證了這個事實,錢幣中的克婁巴特拉不但不美麗,且還長的有些醜;而克婁巴特拉之所以能誘惑凱撒大帝及安東尼,是因為他們受克婁巴特拉的聰慧所吸引(書上記載,是用金錢籠絡他們部下為其美言幾番的)。

雖然大部分人都認為婁巴特拉是一位極美的女子,但是,根據一些當時的雕塑和畫像來看,她的身材矮小、肥胖,相貌也並不出眾。所以,關于婁巴特拉的美麗容貌,可能更多的是因為後人對她的崇敬和臆想,而婁巴特拉對凱撒和安東尼的影響力,可能主要還是因她的智慧。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