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勞狄烏斯

克勞狄烏斯

他是第一個出生在義大利以外的羅馬皇帝。在他任內,征服不列顛,猶太行省曾發生飢荒達五年之久。

  • 中文名稱
    克勞狄烏斯
  • 英文名
    noinclude
  • 別名
    克勞狄烏斯一世
  • 出生地
    法國裏昂
  • 性別
  • 國籍
    羅馬
  • 職業
    政治 羅馬皇帝

簡介

克勞狄一世(<noinclude>,又譯克勞狄烏斯一世,----

羅馬皇帝。他在呂格督弩(即今日的法國裏昂)出生。他是第一個出生在義大利以外的羅馬皇帝。在他任內,猶太行省曾發生飢荒達五年之長。

克勞狄烏斯由于身體殘疾(不可靠的古代史稱他患有齟塿病,但他的外型確實擁有明顯缺陷),雖出身于名門克勞狄家族但不見容于羅馬上流社會,若非侄子卡力古拉死于非命之後,親衛隊急欲找出一位能為元老院接受的皇帝人選,沒有人會認為他有機會成為羅馬皇帝。

克勞狄烏斯在成為皇帝前從事史學著述,稱贊者贊美稱他是「史學家皇帝」,但克勞狄烏斯皇帝的生涯中還是飽受誇張的惡評:羅馬市民取笑他的醜陋與家庭關系上的懦弱(他飽受第一任妻子的欺凌與欺騙,最後更是被第二任妻子小阿格裏皮娜暗殺而死的),元老院也對他任用親信奴隸擔任機要秘書產生的貪污腐敗與(對員老院議員身份產生的)污辱大表不滿,塔西圖斯更在他的著作中嘲笑克勞狄烏斯是個「懦弱」的皇帝。

雖然因塔西圖斯的刀筆而徒留惡名,但克勞狄烏斯對帝國的整體施政還是頗有建樹─在首都人緣欠佳但在帝國全境得到愛戴是公元一世紀的羅馬皇帝普遍的特征─他任期內的主要政跡包括了對不列顛的征服(但也造成了不列顛女王玻笛卡的大叛亂),同時也完成了西澤所規劃的羅馬外港的興建。

對于克勞狄烏斯皇帝政績最公允的評價可能是日後佛拉維王朝的維斯帕先、堤圖斯、圖密善等帝的繼位誓詞:「吾將尊循神君奧古斯都、提庇留、克勞狄烏斯之施政...」,從這點來看,他的表現最終還是得到了羅馬人的正面評價。

概述

提比略·克勞狄烏斯·尼祿·日耳曼尼庫斯(生于10BC,卒于54AD;于41-54AD在位)是儒略-克勞狄王朝的第三個皇帝。他的統治在幾個方面顯示了元首製度正在發生悄悄的轉變——不光是他的即位方式和他運作 ZF機構的方式。在他的統治期間,他提高了不屬于貴族和騎士的那些社會階層在統治中的地位,並為此在後來遭到那些貴族作者們的批評。他追隨著愷撒的足跡,把羅馬的軍團送過英吉利海峽在大不列顛島成功登入,但是不象他的先人那樣開疆闢土,而是依然把原來那麽大的英格蘭繼續作為一個行省留在帝國最遙遠的角落裏。他同自己的妻子們和孩子 們的關系則可以讓人進一步地看清所有羅馬皇帝在即位問題上所長期面對的那種痛苦難題。而他最後在這方面的抉擇是非常不幸的:他收養了他第四任妻子的兒子,L.多米丟斯·阿亨諾巴布斯,也就是後來進行了 災難性統治而導致該王朝的終結的尼祿。總的來說,克勞狄烏斯的統治,是一個混雜著成功和失敗的平凡統治,在這個平凡中歷史奏響了儒略克勞狄安王朝的尾聲……

早期生活

克勞狄烏斯于10BC10月1日出生在高盧的Lugdunum,成為了儒略-克勞狄安王朝的中心人物之一:他的父親是奧古斯都和李維婭的兒子德魯蘇斯· 克勞狄烏斯·尼祿,他的母親則是馬克·安東尼的女兒安東尼婭。他的叔叔 提比略,于14AD成為元首,而他的兄弟日耳曼尼庫斯則早已于4AD被遴選為紫袍的繼承人——提比略的養子。這一切都似乎預示著克勞狄烏斯這個身世顯赫的帝國王子將會因為他的地位而在活躍的社交生活中充分 享受年輕人的一切快樂,可是事實並非如此。在那個崇尚武力、蔑視疾病的年代裏,克勞狄烏斯非常不幸地有著不少先天缺陷——跛足、流口水、吃並且經常生病。他的家人把這些生理上的缺陷當作是他智力低下的反應,于是為了避免尷尬,一般都把他藏在公眾視線之外。他家人對他的這種輕視,以至于在他到了成年的年齡時,還總是象保姆一樣照看他。蘇維尼托烏斯專門記錄了她的母親安東尼婭和他的祖母李維婭在財產問題上對待這個孩子的殘酷。而在其他記錄中,也顯示奧古斯都也常常懷疑他是個白目。

總而言之,克勞狄烏斯幾乎整個童年和青年時光都是在隔離狀態中渡過的。 一般帝國王子的成長之路都少不了出任公職的過程,可是克勞狄烏斯卻從來沒有被任命過什麽官職或前線軍隊的指揮權。而在他被指定為元老的時候,他也是被悄悄地象抬垃圾一樣在夜裏抬進元老院;而正式的過程則應該是白天在父親或監護人的帶領下,在眾目睽睽中走進元老院。而他用來打發這近乎無限的空閒時間的方法形成了他日後的個性:他閱讀了幾乎海 量的書籍。他成為了一名相當具有實力和思維深度的學者,他在文科幾乎所有領域都有突出成就,尤其是歷史學——他成為世界上最後一個能夠閱讀伊托魯裏亞文的人。而這些學識,尤其是他在修習歷史中領悟到的執政知識在他終于成為皇帝之後,起了很大的正面作用。

這裏,必須要提到的是因為繼位問題皇室內部的內鬥而給克勞狄烏斯 一家帶來的慘痛經歷。他的父親在他一歲大時就在戰役中去世,他所熱愛的兄長日耳曼尼庫斯則于19AD在那種令人懷疑的環境中屈死。他唯一一個活到成年的姐姐——李維拉——則因為卷入了塞揚努斯事件,在31AD塞揚努斯坍台後也付出了生命的代價。而在所有這些混亂中,克勞狄烏斯都僥幸存活,最主要的還是他被別人視作一個白目而被忽視了。而幸運女神終于眷顧了克勞狄烏斯,他那個瘋瘋癲癲的侄子蓋烏斯(卡裏古拉),在37AD春天掌權。而這個蓋烏斯把他這位好學又衰弱的叔叔作為了自己日常譏笑挖苦的好玩具,而出于這種可憎的動機,蓋烏斯把他在37AD7月1日任命為執政官。于是,46歲的克勞狄烏斯頭一次出任官職而出現在公眾面前。盡管終于取得了社交場上的突破,可是克勞狄烏斯依然更喜歡在一個安靜和消隱的地方好好讀書。不過,在41AD1月,他被急速變化的事態身不由己地卷了進去。

政變和登基

縱觀克勞狄烏斯整個統治期,非常有意思的是,最重要的一段時間卻是使他開始統治的最初那幾個小時。圍繞他的繼位所發生的一系列事件值得我們細細推敲——因為這些事實終于把奧古斯都元首製的真面目揭發了出在41AD1月24日的一個下午,皇帝蓋烏斯(卡裏古拉)去皇宮附近的一個劇院裏參加一次舞蹈演出。克勞狄烏斯也隨同在場。在午飯後不久,克勞狄烏斯如往常一樣匆匆退了場,而皇帝也打算暫時離開一下去洗個熱水澡。而就在蓋烏斯走到一個孤立的皇宮走廊中時,一群平素一直對他不滿 的禁衛軍士兵把他包圍了起來並且當場砍死。而這次暗殺的結果——羅馬歷史上首次公開暗殺皇帝——是一場大範圍的恐慌和混亂。禁衛軍中的日耳曼大隊的士兵是忠于蓋烏斯的,一聽到訊息,立刻發動暴動並到處放火屠殺而和其他的禁衛軍部隊廝殺了起來。而大執政官軍的部隊沖進城裏洗劫了皇宮。就在這一片血腥和混亂中,一些禁衛軍士兵發現克勞狄烏斯正躲在劇院的一塊幕布後渾身抖得象篩糠。不由分說,士兵們立刻把克勞狄烏斯扛回了自己的兵營,然後依照羅馬的傳統,立刻宣布他為帝國的下一任元首。在這個故事裏,克勞狄烏斯完全是作為一個身不由己的倒酶蛋在這 個事件中被強行賦予了帝國的權力,並且是根本違背個人意願的。不過不難看出,這個繼位的故事是相當有利于克勞狄烏斯本人的。而退幾步說,對事實的追索也會描繪出一些其他的圖畫來——有紀錄說,事件發生後,一些禁衛軍高級軍官馬上在軍營裏集會討論因為蓋烏斯遇刺而將面對的情形。他們意識到自己那種在羅馬城中的舒適的服役條件遇上了危機。*他 們需要一個能保障他們利益的皇帝。而現在隻有克勞狄烏斯是儒略-克勞狄安家族唯一孓存的成年男性,于是他們趕緊派了好些分隊四處搜尋克勞狄烏斯並將他帶回了兵營。在那裏,克勞狄烏斯被宣布為皇帝。在這個故事中,把克勞狄烏斯推舉成穿紫袍的元首則是一群軍官和士兵們的計畫,而克勞狄烏斯隻是其中一個被動且勉強的參與者罷了。而和這些紀錄正相反的猜測也是很有娛樂性的——克勞狄烏斯也許是這場政變中一個相當重要的參與者。其懷疑他也參與謀劃此次暗殺的理由是:他從劇院離開的時間太湊巧了,正好就在暗殺發生前幾分鍾。這個 推測的可能性頁值得大家考慮,不過古代的歷史紀錄卻沒有多少可以支持它的依據。不過另一方面,我們也確實難于想象如何解釋接下來的一連串事件——尤其是禁衛軍立刻擁立了他作為皇帝的事情。不過,認為克勞狄烏斯在蓋烏斯之死中也有份的想法也隻能永遠作為猜測罷了。接下來,盡管形式把他推上了浪尖,但是從克勞狄烏斯抵達禁衛軍軍 營到他在元老院裏接受元首職位的那幾個小時才是決定元首製命運的關鍵。事情完全可以發展到根本不同的另一條路上去——一條將正式終結已經歷了70多年風霜的奧古斯都元首製,而復歸自由的共和國的道路。

當蓋烏斯的死訊傳到元老院的時候。開始,確實有恢復共和體製和實行多帝製的建議。不過很快,大部分元老都意識到如果繼續支持帝製的話,那麽他們仍然將會是尊貴的元老。不過在選擇新元首的時候發生了激烈爭論。就在爭論中,訊息又傳了過來——元老們的衛兵們替他們做了抉擇—— 正在禁衛軍兵營中的克勞狄烏斯。這段重要的爭論的歷史紀錄主要見于約瑟夫斯的紀錄(也是內容最多的一個)。按照一種說法,元老院派出兩個代表團前往兵營去把克勞狄烏斯帶回元老院。而在兵營裏,代表們受到了克 勞狄烏斯支持者們的恐嚇,並被要求宣布克勞狄烏斯是作為一名皇帝前往元老院的。而按照約瑟夫斯的說法,哈羅德·阿格裏帕被元老院召去作為和兵營間往來信息的特使。這兩種說法正好反映了兩種傳統——羅馬傳統(派代表團)和猶太傳統(凸現哈羅德·阿格裏帕在其中的角色)。自然,蘇維尼托烏斯和迪奧兩人都是依照羅馬傳統紀錄此事的。有趣的是在以後的事情中,哈羅德·阿格裏帕確實也有自己的戲分。不論最終協定是怎麽達成的,元老院立刻意識到自己在上千名全副武 裝的士兵面前是多麽的軟弱,而這些士兵都支持克勞狄烏斯。共和國晚期 )

平素受人尊敬的議會在軍隊面前不堪一擊的回憶立刻回到了所有人的腦海中,于是會議並沒有決定帝國的命運而宣布休會。而晚上在朱庇特神廟裏重開會議的時候,發現與會元老已經少了很多,許多元老已經逃出城去,回到自己的鄉下去了。元老們統計了一下自己能夠控製的兵力:城中在城防官指揮下還有3,4個步兵大隊,共約3000人左右。如果能夠有效地利用這支力量,元老院依舊可以恢復秩序和召開會議。此外,還計畫武裝一些獲釋奴以加強力量。元老院也深知能夠在元首製羅馬中維持權力的也隻有軍隊,而所有的法律問題都是無足輕重的。可是,元老院並不能控製自己的部隊——城防軍士兵們也都偏向和自己同住一個兵營的禁衛軍兄弟們。現在,完全無力抗衡的元老院星夜派出代表團火速前往禁衛軍營向克勞狄烏斯致敬。于是41AD,1月25日克勞狄烏斯正式被予以授權,成為了泰波利烏斯·克勞狄烏斯·愷撒·奧古斯都·日耳曼尼庫斯。(由于克勞狄烏斯從來沒有被正式認養作愷撒血親,所以在他的帝號中的"Caesar"字樣也從一個家族的名稱變為了一個統治者的封號,並從此開始了一個在歐洲廣泛流傳直至今日的傳統——皇帝往往被稱為"Kaiser"(德語)、"Czar"(法語),甚至這些事件在帝國歷史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蓋烏斯是第一個遭到公開暗殺的羅馬皇帝,而克勞狄烏斯的繼位則拉開了軍事力量開始大規模介入元首政治的大幕。當初曾經被奧古斯都妥善安排好的元首製體製,如今卻顯示了另一幅面目:新的元首從此不再是大眾或前元首的公意了,而是能夠得到士兵敬意的人。從這個角度上看,元首製顯示了它的另一個真面目 ——一個爭取軍隊效忠的活動,而不是一個植根于法律和輿論的ZF。元老院也曾經嘗試阻止克勞狄烏斯和他的軍隊以建立自己的權力體系,但是瞬間就失敗了。從此,元首們坐在寶座上忍受著軍隊的各種要求,而且在失去支持的時候失去自己所有的權力,也更是常常還要搭上自己的一條性命。不過這些可怕的事情還都是將來的事了,目前秩序已經得到了恢復,克勞狄烏斯開始著手一些與統治相關的事情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