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倫威爾 -英國護國公,政治家、軍事家、宗教領袖

克倫威爾

英國護國公,政治家、軍事家、宗教領袖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奧利弗·克倫威爾是英國資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宗教領袖。在17世紀英國資產階級革命中,是資產階級――新貴族集團的代表人物、獨立派的首領。克倫威爾生于亨廷登,曾就讀劍橋大學的雪梨蘇塞克斯學院,信奉清教思想。在1642年一1648年兩次內戰中,先後統率"鐵騎軍"和新模範軍,戰勝了王黨的軍隊。1645年6月在納西比戰役中取得對王黨的決定性勝利。1649年,在城市平民和自耕農壓力下,處死國王查理一世,宣布成立共和國。1653年,建立軍事獨裁統治,自任"護國主"。2004年,克倫威爾入選BBC評選的最偉大的100名英國人第10名。

  • 中文名稱
    奧利弗·克倫威爾
  • 外文名稱
    Oliver Cromwell
  • 出生地
    劍橋郡肯丁頓(Huntingdon)
  • 畢業院校
    劍橋大學的雪梨蘇塞克斯學院
  • 信    仰
    清教徒
  • 葬    處
    威斯敏斯特修道院
  • 逝世日期
    1658年9月3日
  • 國    籍
    英國
  • 主要成就
    擊敗保皇黨,出任護國主
    開闢了資本主義發展新時代
  • 職    業
    護國主、政治家、軍事家
  • 出生日期
    1599年4月25日

人物生平

1599年4月25日,奧利弗·克倫威爾降生在英國的一個農業小鎮亨廷頓。他的父親是小鎮上的一個中等鄉紳。克倫威爾的整個家庭環境完全是清教徒式的,他從小就受到清教徒的熏陶。亨廷頓國小也同樣充滿了嚴肅的清教徒氣氛,這一切在克倫威爾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616年17歲的奧利弗·克倫威爾進入劍橋大學。可是由于克倫威爾的父親故去,中斷了他在大學裏的學習。

1617年夏天,18歲的克倫威爾不得不輟學回家幫助母親料理農庄,1620年8月克倫威爾同倫敦一個商人的女兒結了婚,開始全力以赴經營農業。當時英國正處于詹姆士一世昏庸統治時期,王權和 議會間的裂痕逐漸加大。1621年第三屆會議上因下議院反對詹姆士同西班牙結親,遭到詹姆士更加嫉恨,宣布禁止議會議論內外政策。這時由于國王女婿普法爾茨選侯弗裏德裏希在"30年戰爭"中失敗,處境艱難,詹姆士強製借款幹預戰爭,但卻一敗再敗,迫不得已再開議會。然而一切已經來不及了,1625年查理當了國王。但查理一世的欺騙與偽善破壞了人們對他的信任。僅僅4年過後,國王與議會徹底決裂了。由于在對西班牙戰爭的態度上國王與議會發生嚴重的分歧,議會被解散。

1626年,由于急需資金迫使查理國王重新召集議會,加之寵臣白金漢的對外政策接連失敗,國內氣氛越來越緊張。國內情勢的變化也使克倫威爾在不斷探索自己的生活立場,考慮自己的使命。當國王命令在亨廷頓選舉兩名代表出席他的第三屆議會時,克倫威爾如願以償,成了一名議員,從此他的道路發生了根本上的變化。議會于1628 年3月在威斯敏斯特召開。克倫威爾第一次走進了下院,下院成了他學習政治鬥爭的一所好學校。在議會中,克倫威爾看到了許多優秀演說家、反對派領袖。議會和國王的鬥爭激烈。在暫時休會四個月後,議會第二次會議開幕,議會的主題也轉向清教徒十分擔心的宗教問題。清教徒的典型人物克倫威爾終于按耐不住了,請求發言。克倫威爾的第一次發言簡短而有力,猛烈的抨擊了受宮廷保護的天主教,主張保衛清教徒的利益。這次發言產生了很大影響,下院多數議員拒絕服從國王命令,並且通過《三項決議》提案,反對天主教,反對國王任意征稅。國王查理一世驚恐萬狀迅速調集軍隊強行解散議會。作為議員的克倫威爾一開始就堅決違抗國王的旨意。

展露鋒芒 奪取主動

解散議會後,查理一世開始了11年的漫長獨裁統治。一系列獨裁政策引起人民強烈不滿,危機四伏,起義思潮蔓延,騷亂層出不窮。英國革命情勢漸趨成熟。1628年議會解散後,克倫威爾回到亨延頓做起了紳士。1636年克倫威爾遷居到伊裏城居住,成為該郡的最大鄉紳之一。這幾年裏, 克倫威爾成了劍橋及鄰郡最受歡迎的人物。克倫威爾贏得聲望是同他確立的同專製製度鬥爭的思想分不開的。國王查理一世的權威不斷上升,人們的反抗情緒也不斷高漲,最後終于導致了起義,迫使查理一世再次召集議會,克倫威爾信心十足地再次走進下院。1638年蘇格蘭人民舉行了起義。為了募集到錢和鎮壓起義,查理一世不得不召集議會,這屆議會中的激進派認定:公開反對王權專橫的時刻到了。來自劍橋郡的議員鄉紳克倫威爾成了這一想法的領袖人物。他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被選進18個各種議會委員會,並且成為一系列摧毀英國"舊製度"根基的重要法案的倡議人。1640年11月9日,克倫威爾在議會中做了發言。克倫威爾在這次議會第一次會議期間最重要的活動是參加了憲法和宗教問題委員會的工作。

鄧巴戰役中的克倫威爾鄧巴戰役中的克倫威爾

1642年8月,英國內戰爆發。1642年7月,克倫威爾肅清了劍橋的王黨,使之成了議會的堅強支柱。9月,克倫威爾以上尉軍銜統率一支60名志願者的騎兵團,這些為數不多的自耕農後來成了赫赫有名的"鐵騎"的核心。這一時期的活動很快把克倫威爾推到了革命的前台。1643年初,埃吉山之役的克倫威爾從名不見經傳的騎兵上尉越升為騎兵團首腦,經過努力,一支新型軍隊"鐵騎"建立起來了。"東部聯盟"部隊最初幾次戰鬥,都是小規模的沖突,從5月到10月間進行了三次戰鬥---格蘭薩姆之戰,蓋恩斯巴勒之戰和溫斯比之戰,克倫威爾在這些戰鬥中立了赫赫戰功,起了顯著作用。但克倫威爾在議會中依然還沒有起多大作用,佔絕對多數的長老會派一直主張拖延主和,結果後來導致初期議會軍失利。從1644年戰事一開始,國王方面就開始不利了,終于爆發了兩場決定性戰役:馬斯頓荒原戰役、納西比戰役。就1643年戰局判斷,幾乎整個英國北部和西部,即國土的四分之三,落入了國王手中,雖然"東部聯盟"軍隊在局部戰鬥中取得一些勝利,但也沒能扼製住國王勢力的復甦。在這樣情況下,議會開始重用克倫威爾。在議會的支持下,在馬斯頓荒原戰役中,克倫威爾有機會卓越地發揮了他的統帥才能。

納西比戰役納西比戰役 納西比戰役戰場示意圖納西比戰役戰場示意圖

1644年7月克倫威爾率領議會軍左突右擊,重挫王軍大獲全勝。馬斯頓荒原一役,最終樹立了克倫威爾的軍威。"鐵騎軍"的稱號也廣為傳播。不久克倫威爾成立了" 新模範"軍,克倫威爾的" 鐵騎"成了核心。他自己後來也成了統帥。1645年6月14日,克倫威爾率"新模範軍"大敗王軍,戰役以勝利告終。以後的軍事行動主要是肅清王黨守軍。1646年5月,國王查理秘密離開牛津投奔蘇格蘭人,內戰結束。

徘徊歧路 出兵國外

奪取勝利的議會仍然受長老派控製且攫取了國家全部權力,而奪得勝利的下層人民沒有任何收獲。戰爭雖然結束,但稅收政策沒有改變,軍餉被拖欠,這引起軍隊和民眾的強烈不滿。議會和軍隊沖突開始了。不久議會決定解散"新模範"軍,消滅部分士兵的"叛亂"。1647年夏,士兵和軍外的下層人民中產生了有組織的政黨---"平等派"。10月" 平等派"遞交《人民公約》,要求解散長期議會實行普選。克倫威爾在平等派和議會之間嘗試調解:一方面許諾;另一方面積極站穩在軍隊中的腳跟。在閱軍大會上,萌芽狀態的士兵起義被鎮壓了。軍隊又重新成立了獨立派手中的工具。1648年,由于平等派運動,引起長老派恐慌,他們與國王勾結,重新升起王旗,各地紛紛爆發王黨叛亂,二次內戰開始。平等派和克倫威爾取得了協定,克倫威爾擔任了北方軍首腦,並一舉擊潰了蘇格蘭軍隊。到8月底,內戰便宣告結束,國王查理再次被抓獲。

1649年1月,議會上院宣布自己是英國最高權力代表者,下院宣布自己是國家的最高政權。英國事實上成了一個共和國。克倫威爾被任命為審判國王的審判員之一。30日查理一世被推上了斷頭台,從此克倫威爾向護國主的寶座又邁進了一步。革命獲得了勝利,封建君主製度被推翻了,5月19日,英國宣布為共和國。然而資產階級第一批勝利果實卻重重的落在了鄉紳和貴族手中。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克倫威爾開始鄙視人民民眾,他動用武力先後鎮壓了龍騎兵起義和掘地派運動。1649年8月1日,克倫威爾以愛爾蘭中將和愛爾蘭軍團總司令的身份率船隊和1萬名士兵離開首都,發起了對愛爾蘭的進攻。但1650年5月,仗沒打完,克倫威爾被召回國內。克倫威爾被任命為共和國整個武裝部隊的總司令,重新披掛上陣,出兵蘇格蘭。結果蘇格蘭兵敗,成為英國殖民地。克倫威爾回到倫敦,首都為他舉行了空前隆重的歡迎儀式。此時克倫威爾的聲威達到了頂點,並且遠震國外。

顛覆共和 維護集權

1653年,克倫威爾驅散議會,自任"護國公"。1653年12月12日,在預謀之下,議會全部權力移交給克倫威爾。這樣共和國徹底滅亡了,無限的權力集中到來克倫威爾手上。在蘭白將軍的策劃下,製定了新憲法,克倫威爾把民政權和軍事權牢牢地掌握住了,但新憲法對他也進了一些限製。1654年2月16日根據新憲法,在威斯敏斯特宮為克倫威爾擔任英格蘭蘇格蘭愛爾蘭護國主一職舉行了庄嚴的"登基"儀式。開始了他將近四年的護國主生活。克倫威爾在內政中表現出傑出的治國才幹。他對王黨分子實行了"既往不咎"的政策;在對外政策上,通過長期談判,1654年同荷蘭簽訂了《航海條例》,此後同瑞典、丹麥締結了有利的商約。9月份,召開了護國政府第一屆會議。1655年,克倫威爾下令解散了企圖限製護國權力的議會。他還先後平熄了王黨騷亂,粉碎了平等派的反護國起義。在管理中,克倫威爾是頗有心計的。1655年夏天,他把全國劃分為12個區,分權管理,讓其具有清教特色,秩序井然。

克倫威爾驅散議會克倫威爾驅散議會

1656年夏天,頒布廢除騎士領地製和取消封建稅務署的敕令;仿同查理一世,搞一些商品專賣權。但財政赤字讓克倫威爾不得不在1656年9月召開了第二屆議會,議會上克倫威爾同意議會提出的廢除少將製度,議會決定加冕他為國王。1657年6月26日,克倫威爾登上了國王的寶座。護國政府的財政狀況十分危急,國內經濟狀況不斷惡化,階級矛盾日趨尖銳,克倫威爾始終未能穩定局勢。而此時的克倫威爾已58歲,健康狀況每況愈下,1658年9月3日奧利弗·克倫威爾溘然長逝了,享年59歲。克倫威爾的時代過去了,但這個時代以他為領導的資產階級革命,成為其光耀史冊的偉大功績。

身後不保 葬于母校

在之後的1660年,查理二世繼位,他將克倫威爾的屍體從埋葬的倫敦西敏寺掘出來,並且將其屍體象征性的進行上吊,在1658年還將其頭部綁在柱子向公眾展示。

據悉,克倫威爾的頭顱被多次進行買賣,直到1960年才最終找到一個下處埋葬,被葬在了劍橋的蘇塞克斯學院(Sidney Sussex College)地下。

這座教堂有一塊非同一般的匾,上書:"英國、蘇格蘭及北愛爾蘭之貴族保護者,該校1616~1617年校友,奧列弗-克倫威爾之頭顱,1960年3月25日埋葬于此左近之處。" 據悉,克倫威爾的其餘面模被放置在沃裏克古堡以及倫敦博物館內。

蘇塞克斯學院蘇塞克斯學院

人物解讀

克倫威爾是一個具有兩重性的資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是一身二任的矛盾性人物,共和國成立前的克倫威爾應基本肯定,後期應基本否定。在英國資產階級革命的第一階段,克倫威爾可以算是資產階級革命家,他貢獻突出,用武力擊潰了王軍主力,鎮壓王黨叛亂,處死查理一世,建立共和製;共和國成立後,克倫威爾逐漸走向反動,遠征愛爾蘭,並對愛爾蘭進行大肆掠奪,在遠征愛爾蘭的問題上不存有兩重性的問題。克倫威爾的護國政治是走向復闢的過渡形式,因此談不上是新製度的探索者。他鎮壓民主派運動,發動一系列的商業戰爭,激化了社會矛盾。他在當時新舊交替的政治激蕩中,對過去是激進的,要求改革,不是保守的封建王權論者;對未來則是保守的,主張王權,不是激進的共和主義者,是一個矛盾的歷史人物。

克倫威爾雕像克倫威爾雕像

但就客觀因素來講,再偉大的歷史人物,在歷史的洪流中也不可避免的受到諸多因素的製約,也極有可能陷入孤獨無助的境地。畢竟他們的想法早已超越他們所處的那個時代,真正屬于他們的時代還未真真正正的到來。而且,作為開天闢地的革命者,他不可能一蹴而就的創造一個百分之百的嶄新的時代。

就如同戰爭結束,該是建立新政府的時候了。然而新的問題出現了,那就是這個政府應當採用何種憲法形式。這個問題在克倫威爾有生之年始終沒有得到解決。按理說這個清教徒有能力粉碎任何一種反對他建立獨裁統治的勢力,但是無論他的權力還是他的聲望,都沒能使他消除他與支持者之間的分歧,說服他們贊同新憲法。原因在于錯綜復雜的教派爭端,使新教如同當年羅馬天主教一樣四分五裂。

1640年克倫威爾掌握政權以後,國會始終處于一種規模小、不具有代表性的非主流地位,史稱"殘闕國會"。起初,克倫威爾嘗試與之達成協定,舉行新的選舉。協定未成,克倫威爾于1658年4月20日宣布解散國會。在克倫威爾去世前,國會曾幾度組成,又幾度被解散。曾有兩種不同的憲法被採用,但執行得都不成功。在任期間,克倫威爾依靠軍隊進行統治。實際上,他是一個軍事獨裁者。但是,他曾幾次進行民主實踐,甚至拒絕加冕。這表明,實行軍事獨裁並不是他的初衷,其實他是想建立一個有效率的政府。

從1653年到1658年,克倫威爾作為"護國公"統治英格蘭、蘇格蘭和愛爾蘭。在這5年間,整體說來,克倫威爾的政府是賢能的。他修改嚴厲的刑法,支持教育。他主張宗教寬容,允許猶太人教重返英國,並進行傳播(大約3個世紀以前,猶太教被愛德華一世逐出英國)。克倫威爾的外交政策也很成功。

在克倫威爾死後的300年間,他一直是個有爭議的人物。一些人認為他是個偽君子。他總是宣稱承認國會的權利,但他是一個真正的獨裁者,他所建立的是一個軍事獨裁政權。但更多的人認為,克倫威爾對民主的追求是真誠的,他不得已實行獨裁統治,這主要是由于局面無法控製所致。他很坦誠,他拒絕加冕,並且從未嘗試建立永久的獨裁統治。他的統治是溫和而又寬容的。

我們如何來評價克倫威爾在歷史中的作用呢?當然,他最主要的貢獻,是在英國內戰中擊潰保皇黨人的力量。在戰爭初期,議會軍節節敗退,是克倫威爾領導的騎兵隊,在馬斯頓荒原戰役中取得大捷,從而扭轉了戰爭局面。如果沒有克倫威爾,議會軍最終的勝利就不可能到來。這一勝利的結果是民主政府在英國的確立和加強。

這種結果不能被視為在任何事件中都能產生的。在公元17世紀,歐洲的許多國家都在朝著君權更加神聖的方向發展。而民主製在英國的勝利,打亂了這一進程。它成為法國啓蒙運動和法國大革命發生,以及民主製在歐洲最終得以確立的重要因素。它同樣為美國以及一些英聯邦國家,如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國建立民主製樹立了榜樣。雖然英國在世界上所佔領土很小,但民主所傳播的範圍卻極為廣大。

人物軼事

狂屠愛爾蘭

1649 年 10 月 2 日,克倫威爾帶領 6000 人、8 門攻城炮和 2 門迫擊炮到達韋克斯福德郡 (Wexford)。

隨後雙方進入談判,在談判仍然在進行之際,英國君主派頭領思達福特開城門投降,而克倫威爾的新軍乘機發動進攻,使得愛爾蘭聯盟軍隊四處逃散,克倫威爾軍隊追殺到大街小巷。

克倫威爾自己估計殺死兩千多城鎮的防守者,城鎮和港口被焚燒和洗劫一空,大約 1500 平民死亡。由于城鎮毀壞太嚴重,克倫威爾的軍隊自己都不能使用。克倫威爾報告說,剩下的百姓都跑光了,請求英格蘭方面再送士兵,重新繁殖人口和重新開港。

同年9 月 3 日,克倫威爾帶1,2000 人和 11 門攻城炮到達德羅赫達 (Drogheda)。。

攻下德羅赫達後,克倫威爾在作戰報告中描述:

在戰鬥最激烈的時候,我禁止士兵放過鎮上任何一個帶武器的人…當天晚上,他們擊斃了約兩千人。

11 月 16 日,克倫威爾匯報說:

- 我認為我們擊斃了全部反抗者。我認為逃生的不超過 30 個,有活下來的,都被牢牢關在巴貝多島。

他特別列出了君主派的傷亡人數:

60 位軍官;

220 位騎兵;

2500 位步兵。

據估計,克倫威爾屠殺了德羅赫達城內約 3 萬愛爾蘭居民。

對于德羅赫達的屠殺,克倫威爾自認為是為了報復 1641 年愛爾蘭烏爾斯特地區基督教英格蘭派(新教徒)定居者遭受的屠殺。他認為德羅赫達屠殺,是上帝對野蠻惡棍進行的正義審判,他們手上沾滿了無數無辜的鮮血。事實上,德羅赫達並沒有被愛爾蘭方面的人控製。

喬伊斯-詹姆斯,在他的小說 [尤利西斯] 第 12 章提到克倫威爾在愛爾蘭德羅赫達的大屠殺:

- 你可知克倫威爾的偽善和冷酷?他一邊念著聖經的話:上帝是愛,一邊開炮殺戮德羅赫達的婦幼。

建立奴隸貿易

在美國革命戰爭之前,大約有 15 萬蘇格蘭人移民美洲。

1654 年,克倫威爾將 500 名蘇格蘭戰俘送到加勒比奴隸市場和奴隸種植園,蘇格蘭流刑犯和宗教異端(蘇格蘭信約派)也被一同送到該地區,後來又送了幾千人到伊麗莎白女王城和新英格蘭。

在愛爾蘭起義 (1641-1652) 的十二年期間,55 萬以上的愛爾蘭人被英格蘭人殺害,30 萬人被販賣做奴隸。愛爾蘭的人口從 146,6000 人遽降到 61,6000 人。

愛爾蘭降兵被流放,而其妻女不得跟隨,也被作為奴隸被販賣。

1649 年 10 月 2 日,克倫威爾進軍愛爾蘭並襲擊德羅赫達城,幾個月後,也就是 1650 年,2,5000 愛爾蘭人被賣給加勒比的聖基茨島 (St. Kitt) 庄園主。

1650 年之後,在克倫威爾十年恐怖統治期間,信仰基督教拉丁派(天主教)的,其子女作為奴隸賣到美洲加勒比、伊麗莎白女王城和新英格蘭。被販賣的愛爾蘭童奴年齡 10-14 周歲,人數在 10,0000 以上。

愛爾蘭奴隸並沒有屈服于克倫威爾的淫威。1649 年,愛爾蘭奴隸發動起義。起義被鎮壓,奴隸被分屍 (hanged, drawn and quartered),頭顱用長矛挑起,掛在巴貝多橋頭鎮 (Bridgetown) 的城頭示眾。

1651 年,克倫威爾兩攻荷蘭,壟斷了奴隸市場。荷蘭退出北美。四年之後,他又從荷蘭人手裏奪取了牙買加。牙買加很快成為英格蘭奴隸貿易中心。

1652 年 8 月 14 日,克倫威爾對愛爾蘭實施種族清洗,下令將愛爾蘭人流放海外,1,2000 名愛爾蘭囚犯則被賣到加勒比巴貝多島。

1654 年 5 月 1 日,克倫威爾又下達了康諾特諭令 (Connaught Proclamation),所有愛爾蘭人都必須遷移到香農 (Shannon),一個荒無人煙的地區,或者流放到加勒比地區。因為克倫威爾在革命時代有兩個承諾,承諾將愛爾蘭的房產給革命投資者,承諾參加革命的士兵得到免費的土地。

但是強遷行動遭到愛爾蘭人的抵製。為了加快強遷進程,1657 年 6 月 26 日,克倫威爾又下達命令,規定:1. 在六個月內不搬遷的愛爾蘭人,將獲叛國罪,或被送往北美或海外其他地區;2. 被放逐的愛爾蘭人中有回來的,將被判處死刑,剝奪教會公權 (benefit of Clergy)。

1651 年爆發的伍斯特戰役 (Battle of Worcester),是英蘇愛三國戰爭的最後一場戰役。戰役結束後,約有 7-8 千蘇格蘭戰俘,被賣到英格蘭在美洲的庄園;後續約有 5,2000 愛爾蘭婦女和健壯少年少女,全被賣到巴貝多島和伊麗莎白女王城(弗吉尼亞)。另有 3 萬愛爾蘭男女囚犯被下令流放,作為奴隸出售。

1656 年,克倫威爾領導下的英格蘭國務院,下令將 1000 愛爾蘭童男和 1000 愛爾蘭童女集中送往牙買加,賣給英格蘭庄園主作為奴隸。

克倫威爾在愛爾蘭臭名昭著,即使是今天的愛爾蘭,"克倫威爾"一詞代表仇恨,一個愛爾蘭人要罵人的話,可以這樣說:mallacht Chromail ort(愛爾蘭語:你會跟克倫威爾一樣受到報應的)。

人物影響

整體

功大于過,是英國資產階級革命的著名領導人,軍事家政治家

克倫威爾對歷史的總的影響,他的重要作用就在于他是一位傑出的軍事將領,在英國內戰中打敗了保皇黨軍隊。既然在克倫威爾初露鋒芒之前的戰爭的初期,議會軍在一定程度上遭到了失敗,看來要是沒有他,這支軍隊完全有可能不會取得最後的勝利。克倫威爾勝利的結果使民主製在英國得到了確立和鞏固。

克倫威爾安葬指示牌克倫威爾安葬指示牌

這種結果不能被視為任何事件中都能產生的。在17世紀,歐洲許多國家都正在朝著君權更加神聖的方向發展;而民主製在英國的勝利,卻打亂了這一進程,在隨後的時間裏,英國民主製的榜樣對法國啓蒙運動、法國革命和最終在西歐建立民主製都是一個重要因素。還有顯而易見的是,民主勢力在英國的勝利,對于在美國以及英國先前的殖民地,如加拿大澳大利亞建立民主製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雖然英國在世界上所佔領土很小,但是民主製卻從英國涌向世界的其他的一部分地區。

第一,英國資產階級革命歷經近半個世紀的鬥爭,最終以"光榮革命"的形式完成了革命任務。瑪麗和威廉三世雖然仍屬于斯圖亞特家族(英語:Stuart,後為漢諾威家族),但是,作為封建專製統治的君主製已經被推翻了。第二,這次革命對英國本身的影響很大,它為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提供了保證;為資本主義政治、經濟製度的建立開闢了道路。第三,英國資產階級革命對世界產生了廣泛的影響,它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必然反映,代表了社會發展的方向,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當時整個世界的要求,從此,歐洲和世界其他地區一些國家都在其影響下,進行了不同形式的革命,使世界歷史進入了一個新時代,即資產階級革命的新時代。

積極意義

克倫威爾順應了歷史的發展潮流,在反封建和發展資本主義方面貢獻巨大:

①內戰期間指揮軍隊打敗王黨軍隊,推翻封建專製,建立資產階級共和國

克倫威爾克倫威爾

②統治期間,建立行之有效的行政製度,發展資本主義經濟、法律和文化,鞏固資產階級革命的成果

三百多年前,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發展典型的英國,發生了揭開近代史時期的資產階級革命。這次革命沉重地打擊了英國的封建專製製度,為英國資本主義的發展掃清了道路,並且沉重打擊了整個封建體系。正是在這個時期,奧利弗·克倫威爾成了這次革命的領導者。這場革命的全部特色反映在他的身上,他成了這次革命的政治焦點,成了這個時代的一面鏡子。

缺點和局限

①遠征愛爾蘭,給當地人民帶來災難;

②軍事獨裁統治和頻繁的軍事活動引起人們不滿,社會動蕩。

其缺點與局限,本質上是由當時資產階級發展不成熟決定的

主要活動

內戰時期

1、組建一支騎兵隊,參加議會軍作戰(1642)

2、取得馬斯頓荒原戰役勝利,贏得"鐵騎軍"稱號(1644)

3、以鐵騎軍為核心,組建"新模範軍"(1645)

4、指揮納西比戰役,全殲王軍主力(1645)

5、指揮議會軍參加第二次內戰,平定了王黨叛亂(1648)

6、敦促審判並處死查理一世,結束封建王權統治,建立資產階級共和國(1649)

統治政策

7、就任護國主,實行軍事獨裁

英國畫家來利為克倫威爾創作的人物肖像英國畫家來利為克倫威爾創作的人物肖像

8、遠征並征服愛爾蘭和蘇格蘭

9、頒布《航海條例》,引發英荷戰爭荷蘭失去海上霸權

10、同瑞典丹麥葡萄牙等國簽定商約,鞏固英國的海上霸權和商業地位

11、在全國建立有序的行政機構,改善法律,扶持文化教育,提倡宗教信仰自由,積極發展工商業

後世發現

克倫威爾遺容面模被發現

據英國媒體2009年初報道,這個面模是用石膏製成的。人們還發現了一封克倫威爾指示如何建造該面模的信件。這個死後製成的面模顯示克倫威爾面部沒有史書上記載的疙瘩及粗糙。史料記載,克倫威爾長有厚厚的下唇及彎曲難看的鼻子。

這個面模已被一名私人收藏家拍賣,由于這個面模沒有特別吸引人的地方,並且也不能稱之為一件藝術品,因此沒有人關心是誰買走了這個面模。不過專業人士估計該面模的估價在1000英鎊左右,甚至還有一些專家表示他們不能夠判斷出這個面模具體的建造時間。

拍賣行負責拍賣該物件的員工羅伊表示:"可以肯定的是,這個物品非常古老。我認為在克倫威爾死後,人們隻做了6個這樣的面模,而進行拍賣的這個要麽是這6個中的其中一個;要麽就是根據那6個面模仿造的。"

歷史學家們認為,克倫威爾死後,塗抹在他屍體上用于防腐的香油將其生前臉上長的疙瘩去掉了。這個面模和英國畫家來利為克倫威爾創作的人物肖像非常相似,都將克倫威爾臉上的疙瘩、疣狀物做了相應處理。1764年,英國作家華爾·渥帕爾在其著作《英國繪畫軼事》中提到克倫威爾寫給英國畫家來利的信,信中寫道:"來利先生,我(克倫威爾)強烈地希望你能夠以嫻熟的繪畫技巧為我繪製一副圖像,並且畫像不要勝過我本人的長相;不過也不能過于粗糙,我臉上的疙瘩不要展現在畫像上。"

家譜

Oliver Cromwell

* Huntingdon25.04.1599+ Whitall, Kent03.09.1658

Parents

Father:Robert Cromwell* c. 1567

Mother:Elizabeth Steward

Mariages

Greater London, London, St. Giles, Cripplegate22.08.1620

Elizabeth Bourchier* 1598

Children

  • Robert Cromwell* 1621
  • Oliver Cromwell* 1622
  • Bridget Cromwell* 1624 N Ireton N Fleetwood
  • Richard Cromwell* 04.10.1626
  • Henry Cromwell* 20.01.1628 Elizabeth Russell
  • Elizabeth Cromwell* 02.07.1629 N Claypole
  • Mary CromwellThomas Belasyse, 1st Earl of Fauconberg
  • Frances Cromwell* 1638 Robert Rich Sir John Russell, 3th baronet Russell

Chronology

Data only available toGeneall Plusregistered users.

PleaseLoginor readaccess conditions.

Related Links

Data only available toGeneall Plusregistered users.

PleaseLoginor readaccess conditions.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