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格天皇

光格天皇

光格天皇(1771年-1840年),閒院宮典仁親王第六皇子,母親為岩室磐代。諱師仁,後來改為兼仁。年幼時便寄養在聖護院宮忠譽入道親王家,準備在長大以後成為聖護院住持。但是因為後桃園天皇突然過世,隻生有尚在襁褓的欣子內親王而已,于是便迎師仁親王做後桃園天皇的養子,等欣子內親王成年後做其皇後。天皇在1817年時,讓位給惠仁親王,並于1840年過世,其謚號「光格」是恢復了自光孝天皇以來近千年沒有使用的漢風謚號,葬于後月輪陵

  • 中文名稱
    師仁,兼仁
  • 出生地
    日本京都
  • 皇    居
    京都御所
  • 性    別
  • 逝世日期
    天保11年11月18日(1840年12月11日)
  • 民    族
    大和
  • 在位時間
    1780年1月1日 - 1817年5月7日
  • 國    籍
    日本
  • 年    號
    安永 天明 寬政 享和 文化
  • 主要成就
    尊號事件,恢復漢風謚號
  • 陵    所
    後月輪陵
  • 職    業
    日本天皇
  • 出生日期
    明和8年8月15日(1771年9月23日)
  • 別    名
    佑宮(さちのみや)

人物簡介

光格天皇

第119代天皇
在位期間:
1779年12月16日 - 1817年5月7日
光格天皇像(東京大學史料編纂所藏・模本)
時代江戶時代
年號安永
天明
寬政
享和
文化
首都京都
皇居京都御所
師仁
兼仁
幼稱佑宮
出生1771年9月23日
逝世1840年12月11日(69歲)
陵墓後月輪陵
父親閒院宮典仁親王
母親大江磐代
中宮欣子內親王

光格天皇個性敦厚,在其任內恢復了石清水神社與賀茂神社的臨時祭,以及其他朝廷的儀式。同時他也熱中于學問,多才多藝。不過他最重要的一件事跡,莫過于尊號事件。由于天皇的生父典仁親王與皇位無緣,因此他希望能為父親加上太上天皇的尊號,以示孝心,然而幕府認為這會混亂名份,予以反對。雙方一來一往的溝通,最後幕府同意以增加典仁親王一千石的待遇做為妥協,但在光格天皇有生之年終究無法給父親太上天皇的名份。雖然典仁親王直到1884年才被追贈為「慶光院太上天皇」,不過以光格天皇與幕府的請求與爭論,顯示出朝廷已有較為強勢的一面。

在位年號

安永、天明、寬政享和文化

個人檔案

光格天皇:第119代天皇

在位期間:1779年12月16日-1817年5月7日

時代:江戸時代

首都:京都

居所:京都御所

諱:師仁、兼仁

幼稱:佑宮

陵墓:後月輪陵

父親:閒院宮典仁親王

母親:大江磐代

中宮:欣子內親王

人生史略

光格天皇,諱兼仁。東山帝曾孫‧典仁親王第六子,後桃園帝之再從弟。母成子內親王中御門天皇女。

明和八年(辛卯)八月十五日,生于閒院。稱佑宮。

至是,繼大統,時年九歲。以關白尚實為攝政。初先帝之疾也,上皇以無子,與準後內前謀欲,迎崇光院裔貞敬親王為嗣,不果。及崩,關白尚實奉遺詔,迎帝立之。

安永九年(庚子)夏六月,霖雨,寒如冬。

秋八月,將軍家治升右大臣。

冬十二月,攝政尚實為太政大臣。

是歲,京師婦女始用涼傘。古來民間婦女,無都鄙冒菅笠。至是其俗變,尋男子亦用之。

天明元年(辛醜)春正月,帝元服。太政大臣尚實加冠,左大臣輔平理發。

夏五月,帝始讀書。

將軍家治養大納言治濟子豐千代為嗣,更名家齊。

二年(壬寅)春三月,德川家齊為權大納言,敘從二位。

秋七月,關東地震,相模最甚。函根山崩,小田原城壞。

八月,江戶海溢。

是歲,『群書類聚』成,六百三十五卷,檢校塙保己一之所輯。著書之廣大,古來無比雲。

三年(癸卯)夏五月,上野草津溫泉暴熱。浴人爛死,雨夜生焰。

六月,諸國大水,寒如冬。人鹹服綿衣。

秋七月,上野、信濃地大震。淺間岳及草津山火。時熱泥沸涌,利根川溢,漂沒三十五村。是日,江戶雨灰如雪。

八月,東國飢,南部尤甚。鬥米直二千五百錢,餓莩相望。先是,京都隻園祭,棄餒鮓于街衢。古老曰:「是凶歉之兆也。」果如其言。

四年(甲辰)春三月,家治奏呈谷千石于閒院親王以終其世。親王,帝生父也。

佐野政言殺田沼意知于城中。意知為少老,恃權虐下。嘗借政言家譜而不返,蓋欲裝飾己家譜也。政言忿恨,遂害之。坐賜死,年二十八。政言妻青山氏,有姿容,閒于婦道。政言豫憐罪及家累,托事決絕。其妻不知罪,歸父悲哀。及聞政言死,亦自刃而死。其父不哭曰:「真吾女也!」世人義政言,就其墓拜者,絡繹不絕。

夏五月,天下飢。家治發谷以賑之。

是歲,伊達重村鑄方鐵錢,行之其部內。文曰:「仙台通寶。」

五年(乙巳)春二月,攝政尚實為關白。

秋九月,琉球大飢。將軍家治貸米萬包、金萬兩于島津重豪,以賑之。

六年(丙午)春二月,帝親製國詩,以賀家治壽五十。召閒院、伏見二親王,及關白尚實等,各賦寄鶴祝,以賜家治。

秋七月,關東大水。江戶諸川溢,街頭水六七尺。橋皆墜,唯兩國橋存而已。

九月,將軍家治,薨,年五十。

冬十月,葬于寬永寺。謚曰俊明院。詔贈太政大臣正一位。

幕府削田沼意次封二萬七千石。尋卒,年六十。初意次歷仕二世,甚得寵幸,為老中,奢侈聚斂,無所忌憚。嘗謂:「方今之世,不可令人主近儒生讀書。苟知古今之成敗得失,我輩失勢。今將軍性好畫,足以消日。」于是薦畫工榮川、養川、永德等,比官醫班,日侍家治側。又令近臣一切莫聞外間之事。有山村良旺者,深慨之。常竊語家治,以『三河後風土記』之事。家治欲見之,良旺乃每宿直,懷書侍讀其前。家治大悅,更服拱手而聽之曰:「不圖世有如此書也!」意次聞之不懌,俄出良旺補外官。于是近臣皆鉗口。雖有水旱飢饉,家治不復知之。事無大小,取決意次。是秋,家治因病,稍知其不臣。意次不自安,稱疾辭職。時列侯婚意次者,恐連坐罹殃,放還養子、訣別妻婦。家治遺命褫封。意次,意知之父也。

冬十一月朔,日南至。詔修旬節。

七年(丁未)春三月,尚實辭關白。左大臣輔平為關白。

權大納言家齊為征夷大將軍,遷內大臣。時年十五。

夏五月,大阪、江戶、神奈川、小田原、林田、熊本皆飢。民蜂起侵掠豪富。家齊遣吏鎮之。

六月,諸國大飢。飢民集于闕下,祈谷價賤。

松平定信為老中。舉吉宗政,省冗費,修武備,禁靡衣、峻宇,張妓樂,厚問遺。天下想望其風採。

冬十二月,家齊賜一萬石田沼意明,承祖父意次後。遣岡部長備收其相良城,使井上正甫、本多正溫、西尾忠移毀之,各有所分。正甫、正溫,月餘不奏功。忠移獨購求漁網,懸之樓櫓,以轆轤引而倒之,一日而畢。家齊賞其機敏,讓正甫、正溫遲緩。

八年(戊申)春正月,大內災。帝奉神器,避火于下加茂。即夜,幸聖護院。上皇幸昭高院,以為行宮。近畿諸侯馳集,而龜山城主松平信道先至,奉護鳳輦。及行宮之定,敕準四位侍從。

二條城番屬石川甚四郎議曰:「速發倉,賑都下人。」城番曰:「請江戶而後發。」甚四郎曰:「歲歉且災。民之迫飢餒,何待教命之有!其擅發之罪,請吾獨當之。」遂發谷以賑之。家齊聞之,擢甚四郎,為大目付。

三月,敕前左大辨光世,進古宮製度。光世據醍醐理性院所藏圖,更製圖以進。乃詔家齊造大內。家齊課諸侯助役,命松平定信監功。

夏四月,流大阪代官青木楠五郎。楠五郎在職數十年,贓財至巨萬,故黜之。

五月,收小堀政彌封,放之小田原。政彌為伏見奉行,奪婦女,殺無辜,淫酗肆虐,靡攸弗暨。民訴之江戶,乃奪職詰其罪。時人稱快。

秋九月,家齊課五萬石以上諸侯,築宮垣。

寬政元年(己酉)春正月朔,帝在行宮,停三節會。

大赦。復今 年徭之半。

夏五月,蝦夷酋長月野柄殺松前監吏,及南部商九十餘人。初商人等請松前開市于俱奈尻,賣酒、米、煙艸,賂監吏以網市利。夷民忿恨。月野柄乃將五百人,夜襲市場鏖之。家齊聞之,命松前道廣討之。其將見次等率兵艦三十艘先發。未至,賊皆逃亡。

秋七月,定諸國娼戶,嚴禁土妓。

京師町奉行池田金時任滿歸江戶。金時,豪邁明決,每言:「罰一誡眾,吾之律也。」大災後,稟貸九衢,米價將低。而奸商等,相謀不低價。金時察其有奸,微服出沽米。及其俯而升之,直拔刀斬之。諸商驚駭,米價頓賤。

九月,家齊令諸侯各置豫備倉,每秩萬石,積粟五十石。

二年(庚戌)春正月,青倚門院,崩,年七十五。葬于泉涌寺。門院甚信佛法,親寫『大般若經』六百卷,二十餘年而成。光明檀林以後所不有也。

三月,詔曰:「頻年五谷不登,加以災變,下民困窮。群臣、諸司,勤儉以事一人。貢獻贈遺,勿用華麗之品。」

秋八月,大內成。

九月,修安鎮法于新宮。

冬十月,帝及上皇徙御新宮,縱民觀儀。

家齊賜名刀于松平定信、柳生久通、池田金時等,以慰造宮之勞。

伊達宗村,從儒臣田邊希文,巡視封內,宿某邑。是夜,希文夢嬰兒數十來牽衣裾,覺而後聞其父老言。乃謂:「此邑習俗,生女不舉。恐其成長之後,費資妝也。」于是告其狀于宗村。即日下令,嚴禁其事。且定每生女,給米一石、錢五百之製。邑民至今受其惠。

是歲,家齊減外舶商額。先是,清限十二艘,荷蘭二艘,給銅百萬斤。至是,青減二艘,荷蘭一艘,給銅六十萬斤,更定五歲一貢之期。

三年(辛亥)秋八月,輔平辭關白。左大臣輝良為關白。

冬十月,家齊始置醫學館,令多紀安長管之。明和中,多紀安元,私集子弟,講醫書。至是,建為公館,賜二百金供費用。安長,安元曾孫也。

四年(壬子)夏四月,肥前島原地熱,人艱行步。是夜,山上發火,熱水涌,海亦溢,飄沒民舍,溺死者五萬人。

秋九月,家齊始試科于湯島學問所,使寄合以下士應之。其及第者,賜時服、銀帛有差。爾後四歲一試。

五年(癸醜)春二月,傳奏中山愛親、正親町公明至江戶,議上尊號。初天皇欲尊典仁親王為太上天皇,東人亦有陰翼贊之者。蓋謂事成則迎一橋治濟,稱大御所也。大令將發,所司代堀田正時密告之老中定信。定信大愕,召儒官柴野邦彥咨詢之。邦彥執歐陽修「議濮安懿王疏」以對焉。定信乃接愛親等,阻格朝議。愛親等抗論甚力,定信竟不聽。是日,治濟竊登城,潛居簾內,密聽諍論。始喜懼相半,兩手握汗。及兩卿詞屈,憤惋作色而去。

夏六月,林友直,歿。字子平,年五十六。仙台人。幼而機警,既長嗜學,慷慨有大志。好周遊四方,健步無比。西窮肥薩,東北入蝦夷,所過觀古昔英雄戰爭之跡,考其攻守勝敗之所由,而尤所註意,在乎邊防。著『海國兵談』、『三國通覽』,梓以行世。家齊以其論海外事,命毀其書,錮之仙台。子平作「六無歌」,端坐一室而歿。

秋九月,魯西亞人送我漂民,來蝦夷乞互市。漂民伊勢白子之船子也。天明初,駿洋遇颶,漂到魯西亞,居十二年而歸。

冬十一月,家齊遣石川忠房、村上義禮等于蝦夷,謝魯人曰:「此地不管外國事務。西陲有長崎者,是中國應接之地。宜就而請焉。但我邦禁互市久矣,徒致國書無為也。」乃與信牌遣歸。

是歲,高山正之,歿。字仲繩,上野人。為人精悍倜儻,好擊劍,唱大義。跋涉天下,鼓舞志士。每入京師,先至三條橋上,遙望天闕,跪地振董曰:「艸莽臣正之。」途人恠笑,不以為意。嘗鞭足利尊氏墓,數其罪惡曰:「爾何物,敢害忠良、戕皇子、虐萬乘之君!」且言且鞭,慷慨淋漓,聲淚共隨,其音足感木石。西遊到築前,訪宮川家膳。一夕,自刺腹。家膳驚問故,不答。視其已決死,曰:「吾告官驗視,子且勿殊。」正之曰:「諾。」神色如常,談笑移時。夜半,吏來問其所以,不答。又問,曰:「狂矣。」乃執刀自絕其脰而死。人莫知所以死者。

七年(乙卯)春三月,家齊狩小金原

冬十月,關白輝良,薨。

十一月,左大臣政熙為關白。

九年(丁巳)春三月,德川家慶為權大納言,敘從二位。家慶,家齊之嗣子。

秋八月,築天文台于三條,詔天文博士安倍泰榮測景改歷。

冬十月,改歷成。更名:「寬政歷」,頒之天下。

是歲,清人來,貢『山井鼎』等七經、『孟子考文』二百卷。

十年(戊午)秋七月,方廣寺火。安永中雷震此堂,艮隅檐破碎。至是修補成,復震艮隅,遂延燒門廊。時人異之。

是歲,家齊使近藤守重案蝦夷。守重到擇捉,魯西亞既建其十字柱于是地。守重命木村謙拔十字柱,易以木標。謙執筆,大書:「大日本惠土呂府。」魯西亞志圖南,既已如此。

十一年(己未)春正月,家齊命堀田正敦、正谷,撰寬永以來宗支冊,合之『寬永系圖』,傳名曰『寬永重修諸家譜』,至文化中,成一千五百卷。

三月,家齊割松前章廣封,以其箱館以東,直隸幕府。易以武藏久良喜地,遣松平忠明、石川忠房、羽太正養于蝦夷,設互市場于箱館,令南部、津輕二藩戍之。

十二年(庚申)夏五月,家齊使渡邊胤、大河內政壽、三橋成方等,戍擇捉。

秋八月,『孝義錄』五十卷成。家齊賜時服、白銀于林信征、柴野邦彥、尾藤良佐、山上藤一,以賞編集之勞。

享和元年(辛酉)春三月,家齊使戶川安倫、大河內政長,巡視蝦夷。

夏六月,出羽土寇起,侵山形、上山、高畑地。伊達周宗、上杉治廣,發兵各守國疆,奧羽騷然,逾月而定。初上杉治憲英明,銳意政治。安永初,召紀德民用之,悉革弊政。尋建學校,問民疾苦,遍賑給之。弟治廣承後,能繼其志,聲聞四鄰。至是,農民群起,請其邦君效上杉治雲。

秋八月,本居宣長,卒,年七十二。伊勢松坂人。初業醫,後從賀茂真淵學國書,著『古事記傳』、『馭戎慨言』等。學風大振,好事者圖像傳世。後有平田篤胤者,詣宣長墓,矢為弟子雲。

二年(壬戌)春二月,置蝦夷奉行。以羽太正養、戶川安倫充之。後改為箱館奉行。

夏六月,畿內、近江大水。淀河決,牧方以西河涸,船自內河通。至十一月,河道復舊。

三年(癸亥)春正月,修紫宸殿、承明門匾額。博士賀茂保考書之。

夏六月,諸國麻疹。

文化元年(甲子)秋九月,魯西亞王遣呤咽涅吐等,送我漂民,來長崎乞互市、通信。漂民仙台梢子也。寬政癸醜冬,遇颶于岩城洋。甲寅夏,漂到東北一島,魯西亞東境也。乙卯夏,西南到屋和都加乘馬經曠野。六閱月,抵伊兒哥都加,留營生業。居八年,國王征之,乃乘馹西北行五十日,始到國都。王親問:「欲還本國否?」四人請歸,餘皆乞留。于是載之使節船,西航海三十餘日,經諳厄利亞、荷蘭國南走,到南亞米利加,又西北折過我東洋,泊加模赭都加。其間小島二十一,其十八屬魯西亞,三數我,每島相距一二日程,歸到長崎。自魯西亞國都至此,水路凡一萬三千裏,是為邦人一周海之始。

是冬,家齊建等澍院、國泰寺、善光寺三剎于蝦夷,弘天台、禪、凈土三宗。蝦夷佛法,始于此。

二年(乙醜)春二月,家齊遣遠山景晉于長崎,賜米百包、鹽千包于露西亞,謝送來之勞。而不聽其請。

夏五月,增津輕寧親封,以其連年精勤于蝦夷地也。

三年(丙寅)春三月,江戶大災。侯邸商宅,神祠佛利,延燒凡二十八萬餘戶。焚死無數。家齊設救恤場于各處,為食賑之。諸侯豪商效之者多。

秋九月,魯西亞船寇樺太,焚朧高柵,執戍卒四人而去。其一人拒格頗健,力竭被執,猶能蹴虜倒數人。有一虜怒聲曰:「日本長崎!」蓋前年抵長崎,請互市弗聽,故今陳其怨也。

十二月,『藩翰譜續編』,及『系圖備考』成。

四年(丁卯)春三月,徙松前章廣于陸奧梁川。

夏四月,魯西亞船二艘,寇擇捉,焚名藺穗柵,擒戍卒,進犯舍那。戍兵力戰,斬虜數人。是夜,虜反襲,戍兵敗退,虜乃焚寨,掠器械而去。又泊朧高。家齊傳檄東陲諸藩以備之。

五月,虜抵理井尻,放還樺太俘四人,齎書呈之。其書曰:「前後使價所請不聽,故有此舉。儻執前議,則大舉來爭,以力決事耳。」

六月,家齊遣少老堀田正敦、大目付中川忠英等,巡察蝦夷地。

秋七月,漕冰一萬五千石于箱館,以充軍糧。

冬十月,家齊置松前奉行,以河尻、村垣二人充之。使井上左太夫巡視下田浦賀,及安房、上總海岸。

十二月,命保科容眾、伊達周宗,發兵六千餘人戍蝦夷。遣小管正容、村上義雄監之。虜終不來。明 年秋,撤戍而歸。

是歲,皆川願、柴野邦彥,歿。邦彥,字彥輔,號傈山,贊岐人。慨宋學之衰頹,極力起之,名動京師。天明中,幕府召皆川願,不起,更闢邦彥為侍講,大得其志。世推為宋學之中興。願字伯恭,號淇園,京師人。

五年(戊辰)春二月,改鑄太政大臣印。

夏四月,家齊築煩台于相模三崎,命岩本正倫督功。

秋八月,英吉利船一艘來長崎,抄掠民家,遂至官廳,乞糧牛薪資。奉行松平康英飛檄于肥、築二藩,將燒夷之。二國之兵未至,而船既遁去。康英悔其失機,自殺以謝。

冬十一月,命鍋島齊直屏居。坐其戍卒不知英船入港也。

十二月,家齊命南部利敬、津輕寧親,戍東西蝦夷。

六年(己巳)春正月,浙江商舶漂泊日向福島。

冬十二月,帝賀上皇壽七十。奏樂于宮中。

七年(庚午)冬十一月,德川治紀獻『大日本史』于京師。先是,奏曰:「自予祖先光圀撰此書,校補累世。敢請公『大日本史』之名。」詔許之。至是刻成,納之御庫。

八年(辛未)春三月,朝鮮來聘呈國書。家齊遣小笠原忠固、脅坂安董于對馬,受之。返書款:「克綏厥猷。」四字。

夏五月,魯西亞人伊利古留,至理井尻,使其兵八人詣泊岐柵。言語不通,戍兵盡執之,炮擊其船。伊利古留乃卻。

冬十月,『天寬日記』成。

九年(壬申)夏四月,松平定信老,自號樂翁。定信多才能文,盡力政務。少著『國本論』。天明癸卯之災,免部內田租,放婢妾數十人,身衣浣衣,食菜羹,以賑飢民。及其參幕政,務修仁政,禁奢靡,張文教,嚴武備。天下大治,時稱良輔。聞其致仕,莫弗愛惜者。

秋八月,伊利古留再至理井尻,使所俘擇捉戍卒與我估客二人上岸,請前年我所虜八人。不予,復擬銃。伊利古留回船避逃。十年(癸酉)春三月,修石清水臨時祭。是典廢者數百年,至是復之。

夏五月,伊利古留復來,上書曰:「往歲犯擇捉、樺太等者,皆屬國加模赭都加無賴少年所為,而非吾王所知也。王今既罰之,禁其赴貴國,使臣等謝之。敢乞大國察我無佗,以賜疇昔所拘八卒。」松前奉行服部貞勝報曰:「獻向所掠器械,及謝入犯書則聽之。」伊利古留大喜回船。

秋九月,詣箱館,獻謝書,還器械。我乃歸八虜。伊利古留獻物謝恩。卻而不納,賜糧及薪資遣歸。

十一年(甲戌)夏,諸國旱。

秋七月,始雨。

九月,關白政熙罷。左大臣忠良代之。

冬十一月,復加茂臨時祭。

十二年(乙亥)秋八月,禁錮小倉城主小笠原忠固于其邸。老臣小笠原出雲,擅權為奸,群臣憤怒,皆出奔他國。忠固不能製。至是,有此譴。

十三年(丙子)冬十二月,仙洞宮成。

十四年(丁醜)春三月,京師雨雹,殺麥苗。

天皇禪位于皇太子。曰:「朕若為法皇,不肯剃發。皇國人何效西土風乎!」

天保十一年(庚子)十一月十九日,崩,壽七十。葬後月輪山陵,謚光格天皇。

皇族系譜

閒院宮典仁親王(慶光天皇)的第六子。母為大江磐代(鳥取倉吉出身的醫師岩室宗賢的女兒)。即位前,在安永8年十一月初七(1779年12月15日)成為病危的後桃園天皇養子。

中宮:欣子內親王(新清和院)(1779-1846) -後桃園天皇皇女

第三皇子:溫仁親王(1800)

第七皇子:悅仁親王(1816-1821)

典侍:葉室賴子(民部卿典侍)(1773-1846) -葉室賴熙女

第一皇子:禮仁親王(1790-1791)

第一皇女:能布宮(1792-1793)

第二皇子:俊宮(1793-1794)

典侍:勸修寺婧子(東京極院)(1780-1843) -勸修寺經逸女

第四皇子:惠仁親王(仁孝天皇)(1800-1846)

第二皇女:多祉宮(1808)

第四皇女:娍宮(1817-1819)

典侍:高野正子(督典侍)(1774-1846) -高野保香女、園基理養女

第六皇子:猗宮(1815-1819)

典侍:姊小路聰子(新典侍)(1794-1888) -姊小路公聰女

第五皇女:倫宮永潤女王(1820-1830) -大聖寺門跡

第八皇女:媛宮聖清女王(1826-1827)

第八皇子:嘉糯宮(1833)

掌侍:東坊城和子(新內侍)(1782-1811) -東坊城益長女

第五皇子;桂宮盛仁親王(第九代)(1810-1811)

第三皇女:靈妙心院宮(1811)

掌侍:富小路明子(右衛門掌侍)(?-1828) -富小路貞直女

第六皇女:治宮(1822)

第七皇女:蓁子內親王(1824-1842) -寶鏡寺

第九皇女:勝宮(1826-1827)

掌侍:某氏(長橋局) - 父不詳

皇女:受樂院宮(1792、即日去世) - 有說法稱為皇子。

生母未詳

皇女:開示院宮(1789、即日去世) - 有說法稱為皇子。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