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州事件

光州事件

光州事件也稱為光州民主化運動(광주 민주화 운동)或五·一八光州事件。

1980年5月18日至27日,發生在韓國光州,是一次由市民自發的要求民主運動。當時掌握軍權的全鬥煥將軍下令武力鎮壓這次運動,造成大量平民和學生死亡和受傷。

光州事件敲響了韓國軍人獨裁統治的喪鍾,加速了民主政治的到來。

  • 中文名稱
    光州事件
  • 外文名稱
    광주 민주화 운동
  • 別名
    光州民主化運動、五·一八光州事件
  • 發生日期
    1980年5月18日
  • 截止日期
    1980年5月27日

事件背景 

1979年10月26日,韓國中央情報部部長金載圭暗殺樸正熙總統。4個多小時後,金載圭被逮捕。對于這件事,人們議論紛紛:有人說是因為人民對民主的要求;亦有人說是由美國策劃謀殺的,原因是他們認為樸正熙是反美主義者,而且,金載圭亦沒有殺死上司的動機。按照國家憲法程式,崔圭夏出任代總統,並宣布從10月27日凌晨4時起在全國大部分地區實施戒嚴,以免朝鮮趁機入侵。戒嚴期間對各政府機關、重要團體和新聞機構進行軍管,禁止國會以外的任何政治活動,嚴禁各種罷工、遊行示威,學校停課,實行宵禁等。陸軍總參謀長鄭升和大將任戒嚴司令。但另一方面,一浪接一浪的民主抗爭行動、工人及學生的遊行示威活動亦開始席卷全國。

洲際彈道飛彈洲際彈道飛彈

12月12日,陸軍保全司令官、戒嚴司令部契約搜查副部長全鬥煥少將趁著這個混亂時期發動軍事政變,逮捕陸軍參謀總長兼戒嚴司令官鄭升和上將,取得最高的軍權,並將自己的妻弟升任為戒嚴司令官。工人、學生發起示威遊行,要求復原戒嚴令及恢復國家的民主製度。

1980年5月17日,全鬥煥宣布全國擴大戒嚴。再次擴大戒嚴令下,禁止了所有的政治活動、國會活動、對國家元首的批判,拘捕了金大中和金泳三等政治人物,大學被勒令停課。當時,光州仍然有大規模的示威行動,全鬥煥派軍隊以暴力鎮壓,造成數百人死亡,幾千人受傷。此時光州突出的背景是被拘捕的金大中出身于全羅南道,代表全羅地方的政治人士。同年12月,全鬥煥在嚴格控製的選舉下當選,並就任為總統。

在韓國歷史上,光州及所在的全羅南道是一處被摒除在開發地區之外,並一直受到歧視的貧困地區,但同時亦是民主、思想開放進步人士的孕育地。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當地人民積極投入民主抗爭活動,即使面對無情的鎮壓及混亂的政局,也堅決繼續示威,成為歷史性的抗爭地。

發生經過

1979年10月26日,樸正熙總統被中央情報部長槍殺,韓國宣布全國戒嚴。

光州事件光州事件

11月24日,在漢城,140名民主運動人士因要求民主而被逮捕及拷打。

12月12日,保全司令官全鬥煥發動政變,任命其妻子的弟弟出任戒嚴令官。

1980年4月14日,全鬥煥就兼任中央情報部部長。

4月中旬韓國爆發工人及學生示威浪潮,要求民主。

5月上旬,示威浪潮擴大,要求復原戒嚴令和全鬥煥下台。

5月15日,漢城有5萬名民眾示威。16日,光州有3萬名民眾示威。17日全鬥煥禁止一切政治活動,查封大學,禁止召開國會,禁止批評國家元首,並拘捕金

大中與金泳三等民主人士和學生。

5月18日在光州,韓國陸軍第7空降旅的第33營、35營在天亮前進駐全南大學、朝鮮大學,1500名學生在校門口與空降部隊發生沖突,軍方展開武力鎮壓行動,傘兵自半空中尚未著地即持自動武器朝地面掃射民眾,幾十名民眾死亡。

19日封鎖光州,陸軍第11空降旅緊急調往光州增援,市民使用鐵棍和點燃的酒瓶對抗空降隊,派遣軍以暴力還擊,脫去學生衣服,將學生倒吊等等。目睹暴行的中學生、市民也開始加入示威行列。不論小孩、孕婦、老人,都被軍人屠殺。

20日,20萬以上市民參加抗爭,幾百輛公共汽車、計程車帶頭沖破軍隊的防線。與此同時,電台一直沒有報道“光州事件”,市民對此十分憤怒,到電台縱火。軍人開始用槍、火焰噴射器鎮壓民眾。

21日,30萬市民參加抗爭。光州市形成一個共同體,市民提供抗爭人士食物及日常補給,娼妓亦為傷者們捐血,醫生、護士全力搶救傷者。光州對外的通訊被截斷。

21日,一個青年站在坦克車上揮舞國旗,高呼“光州萬歲”,市民圍在一起唱國歌,可是這青年最後被軍隊槍殺。抗爭隊伍獲得軍隊的武器,開始武裝,並佔領了全羅南道廳。

5月22日,金大中被控以煽動罪名,遭起訴,萬名軍人包圍光州。在光州,“市民收拾對策委員會”組成,開始與政府談判。委員會提出繳還武器,但遭抗爭隊領導部反對。23日,開始確認死者身份。繼續討論武器收回問題。15萬名市民召開大會,商討日後的策略。 24日10萬名市民在雨中召開第二次大會。 25日5萬名市民召開第三次大會。很多人捐錢、捐血。“光州民主民眾抗爭領導部”組成,決心抗爭到最後一刻。

5月26日,坦克進城,市民躺在路上阻擋坦克。抗爭隊預料國軍將要入城掃蕩,決定疏散其他人,隻讓“抗爭領導部”的人留下。在200多名留下來的人中,有10多名女孩子及60多名高中學生,因為親友被殺害而堅決留下。韓國以軍隊鎮壓光州的抗爭者,數千名軍人開著坦克進入。

28日,幾千名市民被逮捕、扣押,金大中被判死刑。

後續發展

受害者團體

全鬥煥在鎮壓“光州事件”後成為總統,一直企圖掩飾“光州事件”的真相,事件被定性為“金大中等親共主義者主導的內亂陰謀事件”,政府禁止一切對“光州事件”的輿論及出版物。每當總統或官僚從漢城到光州訪問時,死難者家屬都被監視及軟禁在家中,而每次示威及抗議行動中,均有民主人士被毆打鎮壓。

死傷者家屬和受傷者組成了幾個不同團體,包括“拘留者家族會”(1980年組成)、“5·18光州義舉遺族會”(1980年組成)、“5·18負傷者同志會”(1982年組成)等。這些團體于每年5月18日,都在政府的幹預及鎮壓下,嘗試舉行悼念會,漸漸形成一起要求“查明真相”、“處罰負責人”、“賠償受害者”的共識。他們在“光州事件”的平反過程中,一直扮演重要的角色。以下是其中一些抗議行動:

光州事件光州事件

1981年2月18日全鬥煥到光州時,受難者家屬抗議示威。雖然政府不容許人民公開談論“光州事件”及舉行追悼會,但受難者團體卻無懼當局壓迫,如常在5月18日舉行悼念會及示威,50人被捕。

1984年悼念會後示威,80人被逮捕。

1985年“5.18受難者紀念碑建立及紀念活動籌備委員會”成立,舉行5.18悼念會及悼念彌撒,500人參加。

1986年1千多名受難者家屬和大學生,舉行悼念會及示威。

1987年新任總統盧泰愚致公開信給受害者家屬,認同“光州事件應被視為民主化過程的一部份”。

學生、宗教團體、社會運動人士

大學生在揭露政府企圖掩飾“光州事件”及查明真相的過程中,一直擔當重要的角色。

韓國人民一直把美國當作友邦,但在“光州事件”期間,一艘美國海軍航空母艦駛到光州近海時,光州市民還滿心歡喜,以為美國會幫助他們,豈料此航空母艦並無任何動作。大學生們為了揭露此事,曾于1980年及1982年兩度往美國駐韓文化院縱火。此事對改變韓國人對美國的印象,發揮了關鍵性作用[1]。光州事件結束後,大學生們每年5月18日都嘗試舉行悼念會,一些學生更為了要求懲辦屠殺元凶而自焚。

一些宗教團體每年舉辦悼念會,特別是“光州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在鎮壓行動發生後,曾嘗試呼吁當局停止屠殺人民。為了突破對光州的訊息封鎖,更分別派神父到漢城講述“光州事件”,以及到羅馬促請教會呼吁韓國停止屠殺人民。該會在1987年第一次發行了“光州事件”資料集、相冊,並舉行7周年紀念活動等。“天主教正義具現神父團”(具現即實踐之意)更發表反政府聲明,並放映從德國、日本帶回來的“光州事件”錄像帶

1987年,很多市民和社會運動人士連續幾個月不斷的示威及遊行,要求直選總統。在此民主氣氛下,政府人員也開始打破禁忌,提出“光州抗爭”的問題,而有關書刊亦開始出版(雖然仍是非法)。

1980年及1985年,兩名工人為要求查明“光州事件”鎮壓真相而自焚。

事件平反

1987年掌權者嘗試長期執政。當時,一名大學生在警員的酷刑下死亡,另一名大學生則在示威中被催淚彈彈殼擊中死亡,引起全國的反政府示威,提出全面民主化的呼聲。在這氣氛下,要求查明“光州事件”真相的輿論愈來愈強烈,而政府亦開始打破禁忌,公開談論“光州事件”,受難者可以在國會聽證會上講述所受到的迫害。“光州事件”開始擺脫從前“共產主義者的內亂陰謀事件”的定性而被視為“國家民主化運動的部份”,但是對“查明真相”、“處罰負責人”方面的問題,則仍未解決。

事件補償

1993年總統金泳三第一次把全鬥煥的政變和“光州事件”定性為“內亂的事件”,即承認全鬥煥企圖執政而引起“光州事件”。1994年“5·18紀念財團”創立,是把“5·18”賠償金發還給社會而設立的有關合法團體。同時,抗爭受害者們起訴全鬥煥和當時的主要軍人等共35名,展開法律訴訟行動。

1995年7月經調查後,政府決定不起訴有關加害者,理由是“成功的平定內亂不能被處罰”,引起廣泛輿論批評。“5·18”有關團體長期靜坐。10月前總統盧泰愚(曾協助全鬥煥鎮壓“光州事件”)以權謀私得來的金錢被揭露,人民開始質疑前總統們的操守問題。11月盧泰愚被扣留、監禁。11月24日總統金泳三指令製訂“5·18特別法”。11月30日檢察成立特別偵察本部,再開始偵查。12月3日全鬥煥也被扣留、監禁。

1996年2月28日全鬥煥及盧泰愚等16人被起訴。8月26日法庭承認他們的“軍隊叛亂和內亂罪”及“內亂目的殺人罪”。全鬥煥因“叛亂、內亂首惡罪”被判死刑,盧泰愚則因“叛亂、內亂主要任務從事罪”被判監禁22年6 個月。至此,“光州事件”在法律上獲得了平反。

12月16日全鬥煥及盧泰愚向高等法院抗訴,最後全鬥煥被判無期徒刑,盧泰愚被判入獄17年。1997年4月17日終審法院判全鬥煥無期徒刑和罰款2628億韓元。5月18日首次被指定為“國家紀念日”,首次在政府帶領下,在新墓地舉辦紀念儀式。12月22日金大中當選為候任總統,與總統金泳三協定,為了國民大統合,特赦、復權和釋放全鬥煥及盧泰愚。1998年“光州事件”有關團體大統合,5月18日成為“文化節日”。

1999年促使在“光州事件”中被害人,封為“國家有功者”,給予有關抗爭者醫療保險。“東亞細亞國家暴力受害者聯合會”組成“5月光州事件精神”繼承運動。“光州事件”成為人權、和平的搖籃,市民自治共同體運動。倡建“5·18紀念館”和“5·18紀念廣場”,建議設立受害者治療中心。2000年第一次有現職總統參加“光州事件”紀念儀式,總統金大中並承諾製定有功者特別法。“5·18紀念財團”製定“光州人權賞”,給予國內人權團體或人權運動人士。抗爭期間被解僱的教師(約200 多名)和教授(約10多名)向國家提出索償訴訟,結果勝訴。

事件效應

光州事件

“518”運動被鎮壓後,攝于政府高壓,韓國新聞媒體隻得選擇沉默。政府在提到這個事件時,隻輕描淡寫說是“光州事件”或“光州暴亂”。韓國爭得1988年漢城奧運會舉辦權,大大推進了民主化進程,為“518”正名迎來了曙光。這時,反對黨的改憲運動如火如荼,特別是1987年6月,百萬人走上漢城街頭要求改憲。軍隊已經無法再壓製民主運動。韓國軍政府在內外壓力下,也為了改變世人對自己的政治形象,被迫接受憲改方案,採用總統直接選舉製,獨裁統治在韓國終結。全鬥煥下台後,緊接著,1988年,光州“518”事件很快就被國會重提。1993年第一位非軍人總統,金泳三上台,承諾為518運動死難者建立國家公墓。1997年,他簽署“518”運動特殊法令,正式為“518”運動正名,為死難者家屬支付賠償金。對鎮壓“518”事件的元凶——兩位前總統全鬥煥、盧泰愚以內亂罪課以重刑。不過後來又對他們實行了赦免。

可以說,是光州“518”運動敲響了韓國軍人獨裁統治的喪鍾,加速了民主政治的到來。

歷史意義

對光州民主化運動具有的歷史意義,存在著各種觀點,其主要內容如下。

第一,提供契機

光州民主化運動為繼承發展韓國自古以來的民眾抗爭的傳統提供了一個契機。1961年一些軍人發動5·16軍事政變,否定4·19民主革命,光州民主化運動是為了抵抗這一軍事政權而開始的。而且在此過程中,繼承並進一步發展民眾抗爭的自主和民主的傳統。

第二,民眾是動力

光州民主化運動中,民眾成為創造歷史的主人,證明了民眾就是民族歷史發展的動力,其意義巨大。19世紀80年代,工人、農民、貧民、學生、宗教人士、文化藝術家、知識分子和在野人士等成為推動歷史發展的主要力量,在所有領域實現了民族民主運動的飛躍發展。也就是說,人們通過對認識、繼承和反省,認識到自己所處的位置和所面臨的任務,最終實現了民族民主運動的大步發展。

第三,武裝奪權

與西方的歷史不同,在歷史上,用武力抵抗政權的(嘗試)從來沒有得到認可。但是光州民主化運動中,人類的自然權,即抵抗權的正當性首次得到肯定,進而作為抵抗的手段,武裝鬥爭的合法性也得到承認。從這點來看,其意義非常深遠。光州民主化運動雖然開始被一些掌權者的貶低為"武裝暴徒的騷擾事件",但是現在已經被全體國民公認為是"光州民主化運動"。從東學農民運動和義兵鬥爭等就體現出來的民眾鬥爭的積極性和正當性一直到了光州民主化運動開始才得到了正式的認同。

第四,推動民主發展

全鬥煥政權繼承了高壓的維新體製,進行了強權統治。在此情況下,光州民主化運動為否定政權的正統性和道德性提供了契機,又為導致其體製的崩潰發揮了決定性的作用。當時全鬥煥政權動員各種情治單位進行了高壓統治,但是每逢5月在光州涌現出來的抵抗運動,使該政權搖搖欲墜,最後被推翻。從這點上來看,光州民主化運動是自從1980年以來一直是推動民族民主運動的動力,也是其歷史的證明。不僅如此,這次民主化運動使所有國民就清算第五共和國達成共識,成為民眾推翻不正當政權的首例。 光州民主化運動不應被認為是一個時代的痛苦的歷史記憶,而應成為現代史進程的新的出發點。因為80年以後國民所表露出來的對實現民主的強烈願望和要求,就實實在在的證明了5·18光州民主化運動給我國民族歷史帶來了何種震撼和影響,我們應該將何種歷史意識教給子孫後代。

國內影響

我一直對韓國學生運動在推進韓國政治民主化過程中的作用有著濃厚的興趣,弄清“518”運動的來龍去脈一直是我的願望。我于2003年至2004年來到光州這座韓國人引以自豪的“民主之城”的朝鮮大學講學一年,在這期間,得以尋訪“518”事件發生地,多次上“518”國家公墓憑吊死難烈士,與當年518運動的參加者、現在我的同事、朝鮮大學的教授們座談“518”運動的意義。感覺到,“518”猶如一個咒語,在光州乃至整個韓國國民心中留下了深重的創傷,至今還難說完全平復。

光州城有許多地方以“518”命名:如“518”民主廣場(就是全羅南道道廳門前的廣場)、“518”紀念公園、“518”自由公園、“518”陵園、“518”公墓等。“518”公墓是1997年落成的,那時才得以將分葬在幾處的烈士遺體歸葬一處。每年的“518”這天,韓國總統都要來這裏發表講演,緬懷長眠此地的烈士們對韓國政治民主化的貢獻。2004年5月18日下午,兩個學生駕車陪我到達墓地,公墓坐落在光州的東南角,佔地數百畝。最引人註目的是其主體建築,位于墓地中央的是“518”民眾抗爭追思塔。下面數百座墳墓的碑文上寫著死難者的姓名、生卒年月。大多數是1960年前後出生的大學生,死時僅20歲上下。公墓內還有一座“遺影奉安所”,供奉著“518”事件中死難者的遺像靈位。更使人震撼的是公墓內還有一個資料館,周而復始不停地播放著“518真相”的錄像片,長達一個多小時。幾乎是原汁原味地再現了那段血淋淋、慘不忍睹的歷史。那天的公墓現場,被數不清的花圈、挽聯覆蓋著。前來悼念的人絡繹不絕。那天上午,盧武鉉總統來發表了重要的講演。我目睹了許多死難者親屬跪在墳頭悲痛欲絕的慘景。聽一個韓國朋友說,從市中心通往墓地的一條主路被稱作“眼淚之路”,每年來此掃墓的市民們沒有不痛哭流淚的。

每年的“518”前一周,整個韓國都在紀念“518”運動:電視有專門報道,報紙有專欄。大學校園內滿是五一八主題的各種報告會。光州市中心的道廳門前廣場(現在叫“518”民主廣場)連續幾天有紀念“518”運動的大型晚會。整個錦南大街(正對道廳,是光州最繁華的大街)都布置成當年“518”的場景。馬路的兩邊掛滿了當年的照片,大街上扔滿了被踐踏的小幅美國星條旗,市民以示抗議在“518”事件中,美國充當獨裁軍政府幫凶,鎮壓了這次學生民主運動。

當年“518”運動的參加者很多今天已經是韓國政壇的核心人物。近幾年,韓國政壇有個“386世代”的說法。“3”指的是他們的歲數,這個群體大都三四十歲年齡,“8”指的是20世紀80年代,正是這個群體的人上大學時期韓國獨裁統治轉向民主政治的動蕩年代。“6”指的是20世紀60年代,他們是這個時期出生的。“386”人士大多積極參加了當年的“518”運動。他們思想左傾、主張社會正義,代表社會進步的力量,而與親美的保守勢力針鋒相對。盧武鉉說“386一代人是改革的核心力量”。在2003年盧武鉉上台時,總統的參謀班子(指青瓦台的秘書們)大多數是“386”世代人。而盧武鉉總統、李海瓚總理及政府很多部長在“518”運動時期多是激進民主運動的律師、勞工運動專家、民主運動領袖人物。他們當年正是為被捕入獄的學生(後來的“386”世代人)辯護而名聲大噪,或與“386”世代人有師生之情。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