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如手足

兄弟如手足

石金河、石銀河兩兄弟出生在偏遠貧苦的山區石門掌。由于家境貧寒,父親石羅鍋隻好用抓鬮來決定兩兄弟的前程。哥哥石金河得以念完中學,並考取了大學;弟弟石銀河卻隻能在家種田,與父親共同肩負供養金河上學的重擔。轉眼間,金河即將畢業,他努力地尋找工作,想在城市中闖出一片屬于自己的天;而銀河也不甘心一輩子在鄉下,進城打工賺錢,在一個飼料廠當搬運工人。

  • 主演
    何冰,達達
  • 集數
    二十一集
  • 類型
    家庭/倫理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郭靖宇
  • 中文名
    兄弟如手足

故事梗概

石金河、石銀河兩兄弟出生在偏遠貧苦的山區石門掌。

由于家境貧寒,父親石羅鍋隻好用抓鬮來決定兩兄弟的前程。哥哥石金河得以念完中學,並考取了大學;弟弟石銀河卻隻能在家種田,與父親共同肩負供養金河上學的重擔。

轉眼間,金河即將畢業,他努力地尋找工作,想在城市中闖出一片屬于自己的天;而銀河也不甘心一輩子在鄉下,進城打工賺錢,在一個飼料廠當搬運工人。

鄉下的父親催促著大兒子回家相親,金河拒絕回鄉,他發誓要變成一個城市人,再不要遭人白眼、被人歧視。由于金河執意不回,石羅鍋和媒人七姑合計來了個移花接木,讓銀河代替金河去相親。沒想到,老實的銀河自己就戳穿了父親和媒人設下的騙局,也正是由于他的坦誠,贏得了姑娘柳鶯鶯的芳心。

金河其實早已經有了心上人,是與他同班的溫小寒。溫小寒和金河同樣面臨留城和找工作的困難。由于現實的殘酷,現實的溫小寒接受了高幹子弟,班代陳爾東的幫助,並決定嫁給他,進入豪門。這讓金河難以接受。學校附近的小餐館服務員——同是從鄉下進城打工的高馬麗卻十分崇拜金河這個大學生,金河在小飯館打工的期間處處照顧他,然而,金河對此段感情卻不置可否。

金河好不容易在保險公司謀到一份推銷保險的工作,卻因業務毫無進展被公司辭退,屢屢受挫的他隻好到飼料廠和弟弟一塊賣苦力。飼料廠的老板侯發榮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發現金河與其他打工的農民不同,便將金河提拔為經理助理。金河借機盡展才華,一方面給侯老板出謀劃策,一方面又想辦法給工人們爭取合法的權益。公司上上下下都拿他當主心骨,弟弟銀河也以他為榮。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突然爆發的禽流感使得飼料廠玉米堆積如山,面臨倒閉的危險,侯發榮拖欠著員工工資,又躲避追債人,十分狼狽,隻得倉惶出逃。

兩兄弟不忍心看著玉米被白白浪費,他們堅信人們總有吃雞的一天。于是,他們拿出自己微薄的積蓄給工人們發工錢,組織工人們將飼料上垛整理。皇天不負有心人,他們付出的努力收到了回報,禽流感過去了,人們又開始吃雞,飼料大批短缺。玉米變成了金豆子,公司一舉盈利幾百萬……

賺到了錢的金河和銀河還需要面對更殘酷的市場競爭和心靈的考驗。兩兄弟齊心協力經歷了風風雨雨,依然以一顆淳樸赤誠的心面對生活,面對愛情……

基本資料

【電視劇名】兄弟如手足

兄弟如手足 兄弟如手足

【片長】二十一集

【地區】中國大陸

【類型】家庭/倫理 劇情

【國家】中國

【主要演員】

何冰--飾金河 達達--飾銀河

李歌--飾高馬麗劉園園--飾柳鶯鶯

趙鐵人--飾石羅鍋 于明加--飾溫小寒

蕭兵--飾王瞎子 滿意-飾半拉子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金河何冰----
銀河達達----
高馬麗李歌----
柳鶯鶯劉園園----
石羅鍋趙鐵人----
溫小寒于明加----
王瞎子蕭兵----
半拉子滿意----

職員表

導演 郭靖宇

統籌 柏杉

副導演 曹峰

導演助理 王永輝

場記 韓曉天

攝影 劉愷

副攝影 蒿大軍

攝影助理 孫其丙 郭軍李鵬

機械員 牟志超 李勁崔灝

美術 屠欣然 胡麗麗

錄音 林海

錄音助理 李文瀟 劉大雲 江春來

化妝 劉影

化妝助理 蘇欣悅

服裝 邊嫣

服裝助理 牟春玲

道具 鄒順

道具助理 劉傅 胡燕伍 徐華偉

照明 楊斌

照明助理 賈紅勇 範俊嶺 魯紅要 孫高勇 趙國良

劇照攝影 沈旭光

製片主任 薛鑫

製片 劉奕陳偉旋

外聯製片 王丁

劇務 雷昌 鄭小雲

場務 崔玉松 李福勇張進軍

片頭歌曲演唱 王宏偉

片尾歌曲演唱 雷佳

音樂錄製 張正地

MiDi製作 陳彤

作曲 趙麟

主創人員

【導演】郭靖宇

【攝影】劉愷

【美術】屠欣然

片頭歌曲

曲名:親個蛋下河洗衣裳

製作:石岩

編輯:石岩

親個蛋下河洗衣裳,

雙個頂跪在石頭上呀,

小親個呆,

小親個呆。

把你那好臉扭過來,

小親個呆。

小手兒紅來,

小手兒白,

搓一搓衣裳把長辮甩呀,

小親個呆,

小親個呆,

小親親來小愛愛,

小親個呆。

把你那好臉扭過來,

好臉要配那好小伙,

小親個呆,

小親個呆,

把你那好臉扭過來,

小親個呆。

片尾歌曲

曲名:桃花紅杏花白(山西民歌)

作詞:劉麟

作曲:王志信

改編:張文秀

演唱:雷佳

桃花來你就紅來

杏花來你就白

爬山越嶺我尋你來呀

啊格呀呀呔

桃花來你就紅來

杏花來你就白

爬山越嶺我尋你來呀

啊格呀呀呔

榆樹樹你就開花

圪節節你就多

你的心眼比俺多呀

啊格呀呀呔

你的心眼比俺多呀

啊格呀呀呔

鍋兒來你就開花

下不上你就米

不想旁人光想你呀

啊格呀呀呔

不想旁人光想你呀

啊格呀呀呔

鍋兒來你就開花

下不上你就米

不想旁人光想你呀

啊格呀呀呔

不想旁人光想你呀

啊格呀呀呔

啊…………

桃花來你就紅

杏花來你就白

爬山越嶺尋你來呀

啊格呀呀呔

金針針你就開花

六瓣瓣你就黃

盼望和哥哥(妹妹)結成雙呀

啊格呀呀呔

盼望和哥哥(妹妹)結成雙呀

啊格呀呀呔

分集劇情

第1集

大學生石金河因家住農村,畢業後無法落實單位,為能當上了保險推銷員,他找到在飼料場當民工的弟弟銀河。倔強的銀河因為小時候抓鬮上學,爹做弊,把上學的機會給了哥哥,心裏一直耿耿于懷,二人不歡而散。

金河交往四年的女友溫小寒為了留城,轉投班代陳爾東的懷抱,二人在初次約會的地方分手。

畢業晚餐在金河打工的小店裏舉行,在冷嘲熱諷下金河為同學們端茶傳菜,那一晚,他喝多了。

第二天,金河在一起打工的服務員高馬麗的幫助下,才解決了買西服的錢,以及暫時落宿的地方,與統同在小飯店打工的大廚喬二棒作了鄰居。

銀河雖性格倔犟,卻心地善良,飼料場老板娘蘇彩花閒來無事,以解自己的孤寂無聊,常找銀河去掃院子,工友們也常拿此作弄銀河。

金河一邊努力推銷保險,一邊在如意居打工,高馬麗對金河關心有加,引起暗戀高馬麗的大廚喬二棒的不滿,喬二棒常常對金河言語相譏,金不以為意,高馬麗卻常常替金河解圍。

第2集

中秋節到了,金河為了推銷保險傾其所有買了一盒月餅送給騰飛公司的錢總,卻被指為行賄。

心灰意冷地金河回到棚戶區把月餅全分給無錢過節的窮人家孩子,自己卻餓著肚子。銀河拿著一塊兒月餅來找金河,告訴他今天公司給他們一人分了一塊月餅,他來找哥哥,分吃月餅,兄弟倆情深意長。

金河提出想去銀河的飼料場扛活,被銀河嚴辭拒絕。他給金河扔下一千塊錢,告訴金河自己流汗吃苦這麽多年不能又供出一個臭民工!

高馬麗的母親來城裏找女兒,讓她為她哥哥接受大換親,高馬麗斷然拒絕。金河得知用法理幫助高馬麗說服了高馬麗的母親,放棄大換親。

高馬麗的母親看出女兒喜歡金河,便將一個祖傳的觀音像交給高馬麗,讓她去送給金河,試試金河的心思。

第3集

金河也遇到了犯難的事情了。父親來信催促他快些回家去相親完婚。

誠實老實的高馬麗苦思冥想終于設計將觀音像帶在了金河的脖子,不想此時溫小寒的出現,不但打斷了他們之間的交流。而且溫小寒還在和金河的約會中摘去了已經刮在金河脖子上的觀音像。喬二棒大罵金河,金河無言以對,高馬麗傷心到了極點。

幸好此時銀河帶來了飼料廠要招工的訊息,金河抱著自己的行李到飼料場考工。考工過程極其殘酷,烈日下眾人紛紛倒下,而銀河也替哥哥捏著一把汗,金河終于成了最後的勝利者,銀河驕傲地對眾民工說:這是我哥,我親生的哥!

蘇彩花再一次來找銀河去打掃自家院子。金河從工友們的揶揄中發現了問題。

第4集

銀河隨蘇彩花來到老板家。蘇彩花不讓他給自己掃院子,而是要他給自己唱情歌。銀河窘迫的候機逃出蘇彩花家,剛好與跟隨銀河來到蘇彩花的住房外的金河撞了個滿懷。金河告戒銀河不要胡來,而銀河表示身正不怕影斜,二人不歡而散。

溫小寒送來了她和陳爾東結婚的請柬,金河攜高馬麗去祝賀,幾人心中五味陳雜。

石羅鍋為金河提親來到城裏,無奈金河斬鐵截釘表示決不回去結婚,石羅鍋隨即找到銀河,騙銀河說自己來是專為銀河提親,不料被隨後趕到的金河戳穿,銀河大怒……

第5集

碰了釘子的石羅鍋回到鄉下,向媒婆七姑提出退婚,七姑氣急敗壞隻得硬著頭皮去退婚。

曹七姑到柳家退婚,不料正被柳家姑娘聽到耳內,性子剛烈的柳鶯鶯表示一定要去城裏看個究竟:他石金河憑什麽退她的婚!

金河替飼料廠的老板侯榮發修好突然“罷工”的機器,得到老板的賞識,金河拒領獎金而交出一份生產建議,並提出早就醞釀已久的工人待遇問題,侯發榮雖未置可否,但金河此舉在民工之間建立起威信。

蘇彩花為侯發榮又在外有外遇而找銀河傾訴苦衷,不曾想銀河的一句自言自語啓發了她,她決定向侯發榮詐孕。銀河再三勸阻沒能見效,倒是侯發榮聞知後對蘇彩花乖巧無比。

蘇彩花乘機提出要讓銀河來照顧自己,自然遭到了侯發榮的反對。恰好此時柳鶯鶯化名“小真”到飼料場來找工作,于是侯發榮就讓“小真”作保姆伺候蘇彩花。

第6集

蘇彩花對柳鶯鶯百般刁難,隻是心機不如人,倒常常讓柳鶯鶯佔了上風。柳鶯鶯趁機接近金河卻發現金河心有所屬,與自己難以溝通,倒是銀河噓寒問暖對其常有關心,一來二去,兩人漸生情愫。

金河提出的建議被採納,金河因而得到提升,高興之餘金河再次向侯榮發提出工人的各方面待遇問題,侯榮發部分採納。

民工看上了電視,有了雙休日,一時間金河儼然英雄一般。

蘇彩花詐孕,騙侯榮發回家,可肚子裏卻依然沒動靜,蘇彩花深恐將來穿幫心急如焚。急紅眼的蘇彩花找來銀河非要銀河給她個兒子,銀河拼死抵抗。幸虧柳鶯鶯相救,銀河奪門而出,蘇彩花遷怒柳鶯鶯,柳鶯鶯卻指出蘇彩花是假懷孕,蘇彩花大驚失色。

第7集

金河發現自己曾經打工的小飯店——如意居的兌店告示。他找到高馬麗和喬二棒,決定合伙盤下如意居,自己也來做把老板。可他們三人傾囊而出還差四千元,金河欲找銀河入股,卻遭到銀河的拒絕,幸虧柳鶯鶯曉以大意,銀河對其好感又深一層。

如意居被金河他們盤下來了。金河決定把這小飯店為名為又一村。

又一村開張前,柳鶯鶯在又一村見到高馬麗,她被高馬麗的為人深深打動,自己決定退出。

銀河聽說柳鶯鶯要回鄉,心裏實在是又幾分難舍難分。可柳鶯鶯明確告訴他,不許銀河去送自己。銀河無奈,他偷偷請假,隻是在侯家門口徘徊不敢進去,不想剛好撞上侯榮發的前妻蕭太後帶著兩兄弟前來鬧事。

第8集

銀河見侯榮發的前妻蕭太後帶著兩兄弟前來鬧事,他挺身而出嚇跑三人,侯榮發卻已經嚇昏死過去。蘇彩花靈機一動,決定借機來個假流產……

高馬麗與金河的關系隨著籌辦又一村而升溫。溫小寒帶著傷痕出現在又一村。金河追問是否陳爾東所為,溫小寒表示自己可能會離婚。知趣的高馬麗拉喬二棒離開小飯店,這可急壞了喬二棒,他生怕金河再次投入溫小寒的懷抱。可說句實在話,喬二棒還真愛著高馬麗。

在柳鶯鶯的陪伴下,蘇彩花悄悄地來到婦科檢查,結果一切正常,柳鶯鶯說那就是老板的問題,建議蘇讓侯榮發來看醫生,蘇表示談何容易。

二人費盡唇舌,候發容終于同意檢查。

柳鶯鶯決定自己也應該全身而推了。她帶著行李找到金河,並讓他轉告銀河。金河對柳鶯鶯的舉動一頭污水。銀河更是心生疑竇。

第9集

在金河的勸說下銀河追到火車站,他鼓足勇氣向柳鶯鶯示愛,柳鶯鶯卻告訴銀河自己在家已經訂了親了,並讓銀河答應自己,一定要回家迎娶柳家姑娘。

蘇彩花候發榮二人歡天喜地回到家中,卻發現“小真”留下的字條。恰此時門外蕭太後糾集了一批流氓再次來鬧事,候發榮被流氓拖了出去,蘇彩花孤身趕到飼料場搬救兵。

金河不同意打群架表示應該報警,眾民工持觀望態度,銀河孤身營救侯榮發。

銀河被眾流氓打的遍體鱗傷,金河急了眼,一手拎起一個麻包,又要銀河表演“雙擒二虎”,銀河表示不是比力氣,讓他們打打自己氣消了就得了。眾流氓面面相覷,而警察隨之趕到,將蕭太後等人一舉擒獲。

侯發榮被金河兄弟的行動深深感動。金河被提拔為副總經理。

二兄弟在給父親寄去雙分錢的同時,銀河告訴父親,讓七姑再到柳家去提親。

第10集

柳鶯鶯回家後,告訴父母非金家人不嫁。恰此時曹七姑不請自來敲開柳家的門。

金河買下手機就立刻通知了溫小寒,不想得知溫小寒時常北陳爾東毆打,陳爾東還搶走了金河送她的觀音像,溫小寒問金河:如果我離婚了,你還會要我嗎?金河無言答對。

在酒店,金河巧遇陳爾東,陳爾東出口侮辱溫小寒,金河盛怒之下打了他一頓,自己的手也在打鬥中受傷。

金河默默回到又一村,高馬麗心疼地為金河包扎傷口,金河告訴高馬麗自己對溫已經沒有感情了隻是心疼她,高馬麗不置可否。

結婚紀念日,侯榮發去廣東考察,蘇彩花借酒澆愁,正好銀河來找蘇彩花念家信。是夜,酩酊大醉的銀河和蘇彩花倒在了一起。

第11集

第二日,銀河在蘇彩花的床上醒來,二人都被自己的現狀嚇壞了,銀河更是捶胸頓足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金河更是不易不饒的質問銀河可幹了什麽虧心事?

銀河作為又一村的股東第一次領取了股金後決定回鄉去柳家相親。臨行前,他再次來到侯發榮家,懇請蘇彩花原諒他那晚酒醉後的一切行為。蘇彩花著實被銀河的實承勁樂壞了,她送給銀河一個金手鐲,作為給銀河未來媳婦的禮物。

高母進城向高馬麗索要錢財,高馬麗無奈之下找到金河,金河爽快地借給高馬麗兩千塊錢,並自告奮勇扮高馬麗的男友好讓高母對女兒放心。高母提出來要聘禮,金河手頭拮據,隻好以假金項鏈搪塞高母,高馬麗卻甜在心頭。

曹七姑決定來一出移花接木,她讓銀河替金河相親。不曾想,銀河在最後一刻以實話相告,自己不是大學生金河,而是弟弟銀河。曹七姑尷尬萬千。柳家父母氣惱萬分。

第12集

金河偶然揀到騰飛公司錢總的皮包,之後以一份細致的保險計畫征服了錢總,金河得到了騰飛公司全年員工保險的代理權,欣喜若狂的金河找到高馬麗表示要給高馬麗買真的三金,謝謝高馬麗當初借給自己五百元錢,高馬麗反應冷淡。

恰此時,小寒給金河打電話告之金河不要再找她,她馬上就要離開這個城市。金河一時失落非常。

銀河回到飼料場聽到蘇彩花懷孕的訊息,心裏忐忑難安,上門探看想知道老板娘這懷上的孩子與自己可由幹系,蘇彩花順水推舟嚇得銀河寢食難安。

金河在得知銀河又去老板家大聲呵斥銀河:你現在已經有媳婦的人了,決不許再有非分之想。銀河是有口難辯,苦不堪言。

第13集

溫小寒突然來到又一村,高馬麗非常吃驚,她拿出觀音像請高馬麗還給金河,自己馬上就要走了,並祝福了高馬麗和金河的感情。

此時的金河也在尋找溫小寒,他從陳爾東那裏得知二人已經離婚,金陳二人前嫌盡釋。

不久後的一次與客商見面的飯局上,金河吃驚的遇到溫小寒,她搖身一變成了港商吉根茂的辦公室主任,並化名呂菲菲,看著溫小寒扶著喝多的吉根茂走進酒店,金河搖下了車窗。

失意的金河來到高馬麗的住處,一把將高馬麗摟入懷中……

第14集

金河在高馬麗的床上醒來,卻接到溫小寒從酒店打來的電話。

酒店裏,金河怒斥溫小寒。溫小寒表示,自己現在才是真實的。溫小寒把一張自己酒店房間的房卡放在金河的口袋。而金河更是自己心中難舍真愛。

吉根茂在尚欠飼料場大筆貨款的情況下人間蒸發,侯榮發發現吉根茂根本就是個皮包公司,而自己輕信吉根茂投下的碼頭貸款更血本無歸。

禍不單行,禽流感突然爆發,大批債主催上門來,候發榮卻連員工工資都無錢支付。飼料場面臨破產。

第15集

候發榮決定去廣東找吉根茂追回自己的錢,金河把拉保險掙來的錢全給了吉根茂,用來支付員工工資和料理事物,候發榮感動之下以十萬元的低價將廠子轉讓給金河。

三磚頭帶一群流氓上門逼債,金河表示侯榮發已跑,無人對其欠款承擔法律責任,三磚頭欲動粗,眾民工一擁而上趕走流氓。

高馬麗從電視得知禽流感一事,擔心地來到飼料場。高馬麗在給金河收拾屋子中無意間發現了金河的口袋裏的酒店房卡,心生疑竇。

第16集

溫小寒帶給金河一些可給飼料場幫助的公司名片,二人邊聊邊回到辦公室時發現高馬麗已經先在裏面。

溫小寒識趣的離開,金河卻因心情煩躁和高馬麗發生不快。

高馬麗拿著房卡找到房卡所指示的飯店和房間,恰好遇到溫小寒洗浴後走出浴室,高馬麗並質問溫小寒為什麽一邊祝福自己一邊還是和金河來往,溫小寒表示無可解釋,高馬麗則承諾自己對金河已經心如死灰,從此不會再糾纏金河。

高馬麗回到又一村卻發現喬二棒把金河綁在椅子上,啼笑皆非。高馬麗讓喬二棒放開金河,並告訴金河:我們之間什麽也沒有過,以前沒有,以後更不會有……

第17集

飼料場已經空無一人,民工紛紛離開,隻剩下兄弟倆和沒人要的半拉子。柳鶯鶯此時的出現,讓他們三個人欣喜萬分,四個人趕著晴天曬玉米。

喬二棒突然出現,揪著金河就打,眾人拉扯不住,頭上卻是響雷滾滾,攤了一地的玉米轉眼泡了水,隨後趕到的高馬麗率先沖進雨裏搶收晾曬的玉米……

玉米全部放進了廠房,高馬麗卻昏倒在地,柳鶯鶯驚呼:她流產了!金河如青天霹靂。

為了給高馬麗交住院費,喬二棒主動提出將又一村再盤給老板娘。金河用又一村盤給老板娘的錢交付了給高馬麗治病的所有葯費。

醫院裏,高馬麗和金河緊緊相擁,經歷了風風雨雨二人終在一起。喬二棒在一旁流下了說不清是苦還是甜的淚水……

第18集

金河在廠房裏辦學,教棚戶區無錢上國小的孩子,家長們感激涕呤。

而蘇彩花懷孕營養不夠,昏倒在廚房裏。柳鶯鶯決定為照顧蘇彩花再次住進了侯發榮家。

銀河為了給蘇彩花買補品不惜賣血,機敏的柳鶯鶯對銀河的行動提出疑問,在她的逼問之下銀河終于承認自己喝多了和蘇彩花有過……

柳鶯鶯收拾行李向蘇彩花告別,蘇彩花知道原委不禁失笑,向柳鶯鶯和盤拖出。柳鶯鶯趕到飼料場告訴銀河,卻發現銀河因無臉相見,收拾行李“離家出走”了……

第19集

為維持飼料場,金河上街頭推銷保險,二林哥卻無意收來一台爆米花機。改邪歸正的王瞎子說要成立一個爆米花辦公室,自己任經理,眾人實驗爆米花,鬧出不少笑話。

柳鶯鶯一封家書,家鄉的老人寢食難安,四位老人湊到一塊兒,石羅鍋更是把幾年來收到的匯款原封不動給孩子們郵了來。

金河幾個收到匯款感動之餘不由想到石羅鍋孤身一人,幾經磋商派銀河和柳鶯鶯回鄉完成“任務”——給石羅鍋說對象。

第20集

石羅鍋和七姑早有兩好和一之意,隻是人老面薄,誰也不好意思說出口。而銀柳二人看在眼裏隻是不肯說破。一方面柳鶯鶯找到七姑要她給石羅鍋說媒,一方面銀河勸爹找個對象,二老急的心如蟻跑隻是無從開口。

二老被騙到村頭相親,終于相互表露心跡,銀河和柳鶯鶯跳將出來,七姑羞不可仰石羅鍋卻拉了七姑的手:就許他們年輕人自由?!

侯榮發回到恢復生計的飼料場,自己卻是一文不名,金河給候三十萬請他入股,候感激涕呤。又一村也以高價從老板娘手中盤回,喬二棒也有了自己的心上人。

第21集

兄弟請老爹進城來享享福,石羅鍋進城後卻長吁短嘆,在七姑的逼問下,老漢吞吞吐吐地吐露,原來金河和銀河並非一奶同胞,這一切被門外的銀河聽了個正著。

銀河認定自己一定不是父親的親生養,所以這些年來父親一直偏袒金河,多年來的不滿都涌上心頭,金河勸說銀河二人發生爭執,金河失手打了銀河,石羅鍋卻語出驚人,金河不是自己親生的。

金河銀河一夜未眠,而石羅鍋也覺得兩個孩子誰都對不住,他帶著七姑欲回老家……

清晨,金河銀河和高馬麗柳鶯鶯四人一同追趕父親,他們爭搶著要陪父親去北京走走。石羅鍋再次讓他們哥倆抓鬮。銀河作為弟弟先抓鬮,可他這回一定要父親把兩隻手都展開看個究竟……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