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上都遺址

元上都遺址

元上都遺址位于廣袤的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正藍旗草原,這裏曾是世界歷史上最大帝國元王朝的首都,始建于公元1256年;它是中國大元王朝的發祥地,也是蒙元文化的發祥地,忽必烈在此登基建立了元朝。

元上都遺址的方式完整儲存了13-14世紀元上都城的整體格局和城址、關廂、鐵幡竿渠與墓葬群等4大人工遺存要素,在外形、材料、傳統建造技術和位置等方面的特征,真實儲存了具有蒙漢民族文化結合特征的都城形製、歷史格局與建築材料等。

2012年6月29日,第36屆世界遺產大會在俄羅斯聖彼得堡正式宣布,將中國元上都遺址被列入了《世界遺產名錄》。

  • 中文名稱
    元上都遺址
  • 外文名稱
    Site of Xanadu
  • 所屬國家
    中國
  • 地理位置
    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正藍旗草原
  • 門票價格
    50元
  • 氣候類型
    中溫帶大陸性氣候
  • 開放時間
    2011年7月15日
  • 著名景點
    宮城、皇城和外城等
  • 所屬城市
    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
  • 佔地面積
    約435萬平方米
  • 景點級別
    AA級

地理環境

位置境域

元上都遺址位於今中國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正藍旗境內,多倫縣西北閃電河畔,東經116°09′50″-116°11′40″,北緯42°20′40″-42°22′13″。

地形地貌

元上都遺址,屬于河谷平原、風沙積地,這裏地形南高北低,由低山丘陵和沙地沙丘兩大地貌單元構成,海拔高度在1265-1281米之間。整體地貌為燕山北麓察哈爾低山丘陵地帶,由沙地、典型草原森林草原和濕地構成。

氣候

中溫帶半幹旱大陸性氣候,年平均氣溫1.5℃,最冷月平均氣溫為-17.8℃,最熱月平均18.7℃。年平均降水量365 mm,主要集中在6-8月,約佔全年總降水的67﹪。該區域年平均風速3.6 m·s-1,極端最大風速40.0 m·s-1,年平均大風日數72天(風速 ≥ 17 m·s-1),風向以西風為主。

歷史沿革

歷史背景

元上都遺址 所在地灤河上遊,屬錫林郭勒草原的南部邊緣地帶,向北向西與整個歐亞草原相連線。

據史料記載,最早進入灤河上遊的是山戎和東胡人。司馬遷曾在《史記匈奴傳》中寫道:"燕北有東胡、山戎,各分散居溪谷,各有君長。"

公元三世紀末,匈奴民族興起,東擊敗東胡王,西擊走月氏,建立了東抵遼海,西及中亞的匈奴帝國。灤河上遊一度是匈奴與東胡之間的"甌脫外棄地"。東胡被擊敗後分為兩支,鮮卑烏桓烏桓主要活動與燕北五郡長城外,元上都所在地便是烏桓族的世居地。

公元四世紀之後,拓拔鮮卑興起,建立北魏王朝,元上都所在地是北魏的塞外牧地。進入十世紀,契丹民族興起建立遼王朝,相繼女真民族興起建立金王朝,均以這裏為優良的狩獵、遊幸之地。金世宗完顏雍于1168年五月,以"蓮者連也,取其金枝玉葉相連之義",將此命名為金蓮川。從1172年開始,金帝幾乎每年夏天都到此避暑。

1211年,成吉思汗率蒙古騎兵南下征金,首先佔領了灤河上遊的桓州及以西的昌州、撫州,金蓮川演變為成吉思汗的避暑地。1215年,成吉思汗以桓州涼陘為其"夏宮"成吉思汗分封眾將時,元上都地區是木華黎家族的世襲領地。

建都上都

上都是元朝建立後的第一個都城,位于今內蒙古自治區正藍旗東20公裏閃電河北岸。早在忽必烈未即位前的1256年春,他即命近臣僧子聰(劉秉忠)于桓州城東、灤水北岸的龍岡相地建城,以此作為他統領漠南漢地軍國庶事的藩府駐地。1258年新城建成後,被命名為開平。蒙古大汗蒙哥去世後,忽必烈在1260年春于此正式即位,建元中統。此後,開平府不斷得到增修擴建。中統四年(1263)五月,正式升為都城,定名上都。到第二年八月燕京改名中都,兩都巡幸製正式確立後,上都遂成為元代長期並存的兩大都城之一。

輝煌

1271年忽必烈定國號為"元",上都城和大都城成為元朝交替使用的兩個都城,經歷十一帝,108年。一直到元朝末年,上都始終是元朝的政治、經濟、軍 事、文化中心。元朝的十一位皇帝每年夏季有近半年的時間在上都處理國事、接受外國使節和蒙古宗王的朝覲。這十一位皇帝中有六位的登基大典是在上都舉行。這 一時期的元朝疆域遼闊、空前強盛,成為蒙古汗國的鼎盛階段,開創了中國古代史和世界遊牧民族史的新紀元。

作為大蒙古國統治中心的元朝國都城址,元上都南臨上都河,北依龍崗山,周圍是廣闊的金蓮川草原,形成了以宮殿遺址為中心,分層、放射狀分布,即有土木為主 的宮殿、廟宇建築群,又有遊牧民族傳統的蒙古包式建築的整體規劃形式,體現出一個高度繁榮的草原都城的宏大氣派,是農耕文明遊牧文明融合的產物,是草原文化與中原農耕文化融合的傑出典範。

衰落

兩都巡幸製正式確立後,元上都的主要職能是供元朝皇帝前來避暑,每年春分元帝即從都城大都前往此地,秋分時返回都城大都。此外,新征集的蒙古軍隊也有因不耐酷暑而暫住上都的記載。由于上都周圍全是草原和牧區,其糧食與物資完全依賴內地供給,又無水路可通,交通不便,因此一直製約著上都的發展。忽必烈在至元初年曾經用免除賦稅、減輕商稅的辦法鼓勵臣民和商人移居上都,但最終因糧食供應不便而在至元三十年(1293年)將城中部分工匠遷回都城大都。

1385年,上都城被農民起義軍攻陷後焚毀,10 年後朱元璋的軍隊攻入大都,結束了元朝大一統的局面。從此上都退出了歷史舞台,成為一座沉睡在草原上的文化遺址

設立自然保護區

2010年1月,為恢復元上都遺址原始生態環境,加強遺址環境治理與保護,推進元上都遺址申報世界文化遺產進程,政府建立了元上都遺址自然保護區,確定1814.52平方公裏範圍為元上都遺址申遺保護區,其中申報區34342公頃、緩沖區147110公頃。元上都遺址本體外圍濕地、草原、森林都被列入了元上都遺址申遺保護區範圍。 元上都遺址于2011年7月15日將正式向遊客開放。

申遺成功

2012年6月29日在俄羅斯聖彼得堡召開的第36屆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一致同意將中國申報的文化遺產項目元上都遺址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至此,元上都遺址成為我國第30項世界文化遺產,我國世界遺產總數達到42項。

文物遺存

整體布局

元上都城址布局分為宮城、皇城、外城,北面環山,南面向水。

元上都概況元上都概況

作為大蒙古國統治中心的元朝國都城址,元上都南臨上都河,北依龍崗山,周圍是廣闊的金蓮川草原,形成了以宮殿遺址為中心,分層、放射狀分布,即有土木為主的宮殿、廟宇建築群,又有遊牧民族傳統的蒙古包式建築的整體規劃形式,體現出一個高度繁榮的草原都城的宏大氣派,是農耕文明與遊牧文明融合的產物,是草原文化與中原農耕文化融合的傑出典範。儲存良好的宮城、皇城、外城城牆、整齊對稱的街巷、錯落有致的建築遺跡、自然生態良好的草原、眾多的人文遺跡、優美的生態環境,構成了中國目前儲存最完整的大型古代都城遺址。

外城

外城整體呈曲尺形,圍繞于皇城之西、北兩面擴建而成,西、北兩面牆長2220米,東牆長815米,南牆長820米。 佔地面積約288公頃 現存城牆底基寬10米,頂寬2米,存高約為3-6米。外城自西門北側225米處,斜向修一條東西向的隔牆至皇城北門瓮城西牆,將外城分為皇城以西、以北兩部分。隔牆基寬3米,殘高0.7-0.8米,頂寬2.05米。 城牆均為黃土夯築,夯層厚約20釐米左右,薄厚不均,夯實程度不若皇城,外表未有磚石包砌。 共闢有四門,南牆一門,西牆一門,北牆兩門。 外城四周圍繞有護城河遺跡。

外城外城

皇城

平面近方形。東牆長1410米,西牆長1415米,北牆長1395米,南牆長1400米。佔地面積約164公頃現存高度多在6-7米左右,牆基寬12米,頂寬約5米,向上漸斜收。四牆外側築有馬面,每面牆6個,共24個。馬面底寬12米,凸出牆體約5.4米,現存高度約5.8米中間為黃土夯築,內外兩側均用自然石塊包砌,石牆約厚0.5-0.6米,外側石塊略平整。石砌牆體底部挖有基槽並建有斜坡狀牆基。皇城城垣闢有六座城門,南北牆正中各開一門,皇城東西牆對稱各開二門。皇城西牆和北牆瓮城門西側外,發現有明顯的河溝遺跡。河溝距城牆約25米,寬約10米。

皇城皇城

宮城

平面近方形。東牆長605米,西牆長605.5米,北牆長542.5米,南牆長542米。佔地面積約32公頃四面均存有高度不同的夯土牆體,最高5米,牆基寬10米,頂寬5米。部分牆體存有包磚中間為黃土夯築,內外兩側包砌青磚。磚牆底部墊有石條或片岩做基礎。有東、西、南3座城門城牆外側挖有閉合壕溝。

宮城宮城

關廂

東關長約800米,並向東北方延伸;南關長約600米,與灤河南面的建築相連,今河岸還存有連線兩岸的石橋基礎;西關向西延伸約1000米;北城牆外側無建築及街道遺跡,因外城北部為帝王遊幸的宮苑之故。在距離北牆一公裏以外的山麓,有大片建築遺跡,多為整齊排列的小型建築物,有的各自組成一個建築區,建築區內有主要幹道及小路整齊布局。在這些建築址內僅可看到用石塊壘砌的牆基,地表很少有遺物,僅在靠南邊的一些建築物內見有殘瓦及泥塑佛像碎片,應是一座小佛寺遺址。

關廂關廂

鐵幡竿渠

劉秉忠初建上都城時,因地多有沼澤,便在山上立鐵幡竿以鎮水,"鐵竿屹立海水竭,臥龍飛去空冥冥"。此鐵幡竿所立之山被稱為鐵幡竿山。元上都西北方的哈登台敖包即為鐵幡竿山。在敖包西側仍保留著鐵幡竿的基座。鐵幡竿渠就是由元代著名科學家郭守敬于元成宗大德二年(1298年)設計修建的。鐵幡竿渠在元上都外城西門外450米處又折向東南,在西關大街北側折向正南入閃電河,渠道寬約50米,存高在2~5米之間,全長近6公裏。修築渠道就是為了保障都城的安全。

鐵番竿渠全景 左側彎曲夯土為鐵幡竿渠鐵番竿渠全景 左側彎曲夯土為鐵幡竿渠

墓葬群

概況

砧子山墓地DZXM8清理後的祭台砧子山墓地DZXM8清理後的祭台

考古發掘墓葬26座,其中19座沒有墓塋,均為土坑墓,平面以長梯形為主,各墓規格懸殊,墓向多為西北向,由于早期被盜,葬式多不清楚。隨葬品多寡不一,出土有銅、鐵、金、銀和絲織品 。上圖為砧子山墓地DZXM8清理後的祭台。




砧子山墓葬群

砧子山墓葬群-航拍圖砧子山墓葬群-航拍圖

砧子山墓葬群位于多倫縣西北的上都河鄉境內,西北距元上都古城遺址9公裏,是目前己發現的元上都附近規模最大的元代墓葬群,屬漢人家族墓葬群。 墓葬群憑依砧子山主峰,在四面山麓緩坡地帶約20餘平方公裏的範圍內成片分布,面積約174公頃,據統計約有近1500餘座墓葬。此外,在元上都城南和砧子山墓葬群相連的南屏山腳下,也見有少量墓葬分布。


一棵樹墓葬群

一棵樹墓葬群位于正藍旗元上都城址西北約12公裏的上都音高勒蘇木北面的山灣緩坡之上。屬 普通蒙古人墓葬群。墓葬群的各墓葬基本分布在兩個相鄰的地勢呈北高南低的緩坡地帶,分為兩個區,東西相距約1500米。

一棵樹墓葬群一棵樹墓葬群

1995~1998年,內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分三次共清理墓葬26座。墓葬出土隨葬品普遍較少,共出土隨葬品普遍較少,共出土各類隨葬品191件有8座墓無任何隨葬品。"墓內隨葬品位置因盜擾多不清楚。墓葬出土隨葬品普遍較少,共出土各類隨葬品191件,有8座墓無任何隨葬品。有隨葬品的墓亦多寡不一,一般在5~8件左右,最多的有6l件,少的墓僅1件。

遺址價值

16年風雨申遺路

1996年,元上都遺址首次列入中國申報世界遺產預備名錄。

1999年,國家投入100萬元將遺址內"五一種畜場"103戶職工遷出,將遺址圍封。

2002年,內蒙古自治區修復元上都遺址皇城城牆300多米,填平遺址內菜窖、人工渠等設施,並關閉了遺址內通行的公路。

2006年,元上都遺址再次被國家列入重設的申遺預備名錄。

2008年,申遺進入實質性操作階段。

2009年,自治區成立了以時任內蒙古自治區政府主席巴特爾為組長的申遺工作領導小組,申遺工作進入關鍵階段。

2010年以來,內蒙古文物考古所啓動了元上都遺址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考古發掘,首次考察清楚了明德門及護城河、外城西門護城河和穆清閣的範圍及局部結構,並有多處新發現。

2011年,通過再次對明德門、御天門、大安閣、穆清閣和皇城西北角樓進行考古挖掘,考古所進一步考察清楚了各建築遺址面積、方位;隨後製定了《元上都遺址保護整體規劃》、《元上都遺址保護管理辦法》和《元上都遺址生態環境與特色景觀保護規劃》等一系列保護法規。

2011年,投資6000餘萬元的元上都遺址博物館工程,完成了地下兩層和地上一層的建設,與申遺配套的保護展示、環境整治及道路、監測、標識、導覽系統工程,也于2011年7月份完成並投入使用。

2011年3月至7月,自治區組織文物考古、文物保護、維修、展示等方面的專業力量,開展了對元上都遺址考古發掘、文物保護、博物館展覽等方面的工作。

2011年8月,按照《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和《實施世界遺產公約的操作指南》要求,聯合國專家對元上都遺址就遺產價值、保護管理等方面進行了實地考察評估。

2012年5月,世界遺產中心發布正式報告,通過了申遺文本中關于遺產突出普遍價值的陳述,認定其真實性、完整性以及保護管理狀況完全符合世界遺產的要求,提名元上都遺址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申遺意義

豐富了世界遺產的價值和類型

談及元上都申遺成功的意義,元上都申遺中國代表團副團長、國家文物局副局長童明康表示,元上都遺址成功列入《世界遺產名錄》,首先是進一步豐富世界遺產的價值和類型。

元上都遺址作為中國元代都城系列中建立最早、歷史最久、格局獨特、儲存最完整的都城遺址,以其位處中原農區與亞洲北方牧區交接地帶的地理特徵,在13世紀到14世紀遊牧民族從軍事征戰轉向王朝治理的過程中,見證了遊牧與農耕兩種文明在沖突與融合過程中的獨特產物--二元文化。

作為農耕文明與遊牧文化的精髓結合于一座城市的傑出範例,其遊牧與農耕文化兼容並蓄的城市模式,在世界文明史和城市規劃設計史上擁有獨特的地位。

讓世界全方位了解中國文化

內蒙古社科院歷史研究所研究員翟禹對元上都深有研究。在他看來,內蒙古申報元上都遺址為世界文化遺產,將在文化傳承方面起到重大推動作用。童明康表示,元上都的成功申遺對助推中國文化走出去同樣能產生積極影響。每一處中國遺產列入世界名錄,都是文化走出去的最好體現。這可以讓西方全方位地、從不同角度了解中國文化、文化遺產和文化政策。"

申遺不是目的,保護才是根本

世界遺產申報成功,往往都會帶來當地遊客的暴漲,對遺產本體的保護將帶來沖擊,如何確保元上都不會因即將大量涌來的遊客而受到傷害,顯得尤為重要。"申遺不是目的,隻是階段性目標,保護文化遺產才是最終目的,絕不能本末倒置。

價值與影響

"一座元上都,半部元朝史"。元朝的11位皇帝中,有6位皇帝是在上都登基。著名的"佛道辯論"、創立行省製度等一大批重要的歷史事件也發生在上都。這座被史學家稱譽為可與義大利古城龐貝相媲美的都城遺址,融合了蒙古文化、華夏文明,記錄了人類歷史上一段重要的文明階段。

儲存良好的宮城、皇城、外城城牆、整齊對稱的街巷、錯落有致的建築遺跡、自然生態良好的草原、眾多的人文遺跡、優美的 生態環境,構成了中國目前儲存最完整的大型古代都城遺址。

元上都遺址豐富的文化遺存表明,它不僅是一處珍貴的人類文化遺產,同時也是遊牧文明的發祥地之 一。作為全世界最具代表性的遊牧民族的文化遺產,元上都遺址以其重要的歷史、文化、科學和藝術價值,成為人類文明史上不可或缺、輝煌壯美、璀璨絢麗的中華 文明和遊牧文明進程中一個重要的裏程碑。

國外遊記著述

中世紀義大利著名旅行家馬可·波羅(Marco Polo,1254-1324) 多次到過元上都,並對這座草原都城作了詳細的描述。《馬可·波羅紀行》第1卷第13章、第14章,記述了馬可·波羅到上都覲見忽必烈時的情景,"大汗所駐之城曰上都,大而且富。……大汗聽說他的使臣尼古剌波羅同瑪竇波羅二人歸來,命別的使臣迎之于40日程之外。他們來去並受沿途敬禮,凡有所需,悉皆供應"; 在《馬可·波羅紀行》第74章,專門介紹上都城,對上都的宮殿、風俗、宗教等都有詳細的描述。馬可·波羅所記述的"竹宮",在漢文史料裏可以得到印證,它就是蒙古包式的大宮帳,蒙古語稱失剌斡耳朵(Sira ordo)。馬可·波羅關于上都的描寫,是比較真實的,它具有較高的史料價值。

義大利旅行家鄂多立克(odoric)約在1322年到1328年(元英宗至治年間至泰定帝泰定年間)曾在中國旅行,他在元大都居留時間最長,對元朝的宮廷建築、宗教、禮儀、風俗等,都有不少詳實的記載。

俄國旅行家阿·馬·波茲德涅耶夫(A.M.Позднеев)(1851-1920),從1892年至1893年在蒙古地區實地旅行考察,並將這次旅行考察的資料以日記的形式寫成《蒙古及蒙古人》(共兩卷),其中第2卷是作者當時在內蒙古地區的考察記事。在第2卷第8章裏,作者對元上都遺址作了詳細描述,為研究元上都歷史提供了寶貴資料。

英國駐華使館醫官卜士禮(Stephen Wootton Bushell)1872年9月從北京出發,經張家口、多倫諾爾等地到達上都遺址。1874年,他寫成《中國長城旅行記》(Notes of Journey outside the Great Wall of China)。 其中記述了上都遺址的情況。

美國地理學者易恩培(Lawrence Impey)在1925年對上都遺址進行了調查,寫成《忽必烈的夏都--上都》(Shangtu,Summer Capital of Kublai khan) 。

日本旅行者桑原藏的《東蒙古地方旅行報告書》(1991年)、鳥居龍藏的《蒙古旅行》(1911年)、駒井和愛的《元上都城址調查》(1937年)、《滿蒙旅行談》(1937年)、《元上都和大都的平面圖》(1940年)、原田淑人的《蒙古草原上的遺址--元朝舊都》(1938年)。

SamuelColeridge(薩繆爾·柯勒律,18世紀英國詩人,也有人翻譯為"科立芝")閱《遊記》後,于其詩篇中贊美:"上都坐忽必烈汗,恢宏皇城樂御邦"(InXanadudidKublaKhan,Astatelypleasure-domedecree...)。後來西方人以"Xanadu"比擬作"世外桃源"。土衛六上的最大亮區俗稱為"XanaduRegio",因沒有人知道那裏是什麽樣。

參觀參考

溫馨提示

旅遊時請保持良好心態,並尊重在地風俗習慣 請攜帶防雨,防曬,防叮咬用品及常用小葯品

參觀路線參觀路線

元上都遺址屬中溫帶大陸性氣候,一月平均氣溫零下18.1度,最低氣溫零下33.6度,冬季出行請帶好各類保暖物品,如羽絨服、暖水袋等。七月平均氣溫18.6度,最高氣溫35.4度。日照強烈,早晚溫差大,請攜帶好墨鏡、太陽帽、防曬霜、潤唇膏等物品。

每天9:50及17:30在北京六裏橋長途汽車站坐車(臥鋪),票價117元,9個小時到正藍旗,一般車到多倫就不走了。可在多倫乘計程車或私人面的到景區。

免票信息

1.1米以下的兒童

現役軍人、烈士家屬、離休幹部

70歲以上的老人憑身份證免票

參觀點

元上都遺址

位于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正藍旗上都河北岸水草豐美的金蓮川草原上,北依龍崗,南臨灤河,史籍贊其"龍崗蟠其陰,灤水經其陽,四山拱衛,佳氣蔥鬱",分布範圍約18平方公裏。它完整呈現了元代"夏都"的整體格局與營造特色,是中國元代都城系列中建立最早、歷史最久、格局獨特、儲存最完好的遺址。

元上都遺址元上都遺址

元上都作為忽必烈的隆興之地、蒙元帝國百年風雲的權力中心之一,在此曾發生的一系列重大的政治、宗教、文化、軍事等歷史事件,都在中國歷史、乃至世界範圍產生過顯著的影響。遺址還擁有多種語言記載的豐富史料,與儲存完整的現狀共同構成了廣博和久遠的考古研究潛力與魅力,對當代乃至今後的人類文明與文化進程仍具有啓示與發現的意義。


忽必烈銅雕像

鑄造于2007年的銅雕像群,高約7.5米、長34米、厚度6米總重量達80噸,分別象征著元上都遺址的750年歷史、忽必烈在位的34年、在元上都登基的6位皇帝和忽必烈汗的壽終80歲。這座雕像造型優美、內容豐富,是元世祖一生征戰戎馬生涯、統治世界、治理天下的宏偉大業的濃縮圖。位居中央的便是忽必烈汗。忽必烈(1215-1294),元朝的建立者。忽必烈雕像的右側是蒙古騎兵的場景,左側是元朝大臣 ,主要有劉秉忠、馬可·波羅、郭守敬、姚樞八思巴以及波斯的使者。

忽必烈銅雕像忽必烈銅雕像

金蓮川草原

"金蓮川",原名曷裏滸東川,每到夏季,川中開滿金蓮花,遠望如同金色的海洋,綿延分布于灤河上遊的上都河兩岸,東西長60公裏,以元上都遺址所在為最寬處,約5-6公裏。 金大定八年(1168年)五月,金世宗以"蓮者連也,取其金枝玉葉相連之意",將曷裏滸東川命名為金蓮川。元憲宗元年(1251年),忽必烈受命總領"漠南漢地軍國庶事",南下駐帳于此,廣征天下名士,建立了著名的"金蓮川幕府"。

金蓮川草原金蓮川草原

金蓮川草原野生動植物資源豐富,既是水清草美的天然優良牧場,又是騎馬射獵,避暑清涼的遊樂場所,曾經是中國遼、金、元三代帝王的避暑勝地。


皇城·明德門是從御道進入元上都的第一座城門,屬皇城正南門,位置皇城與宮城的南北中軸線上。門道總長24米,寬4.7~5.7米,兩側牆體用青磚壘砌,券頂坍塌,券門處留有高約7米的城門坍塌後的建築殘跡。門外設瓮城,呈長方形,東西寬63米,南北長51米,牆體由塊石包砌;瓮城門道長12米,寬3.5-3.8米、正中立有石柱、即將軍石,門道兩側現存石質排叉柱和木門柱基石等遺址。

皇城·明德門皇城·明德門

宮城·御天門

屬宮城南門,居于皇城和宮城的南北中軸線上。門道為磚石砌築,門外設瓮城,東西寬60米,南北長27米。元人有"明德城南萬騎過,御天門下百官多","御天門前聞詔書,驛馬如飛到大都"的詩句。此處當是百官聚集、奉旨聽宣之處。考古發現瓮城外東、西兩側有兩排建築基址,推測為百官上朝或候旨時的歇息之所。

宮城·御天門宮城·御天門

宮城·1號建築基址(大安閣)

本建築基址位于宮城中心,上層為明清時期的喇嘛廟遺址,下層經考古推測為元代大安閣的建築基址。基址平面呈"凸"字形,東西長36.5米,南北寬30米,基址底部轉角處的外緣用規整的條形砂岩圍築。基址西南角處出土完整的漢白玉龍紋柱礎,高2.1米,寬0.53米,厚0.52米,雕有精美的騰龍。 大安閣建于至元三年(1266年),是忽必烈攻陷南宋汴京後,"取故宋熙春閣材于汴,稍損益之,以為此閣,名曰大安。"全閣"飛翔突起,幹青霄而矗上",令觀者有"神營鬼構、洞心駭目"之嘆,元人有"大安御閣勢苕亭,華闕中天壯上京"的贊嘆,可見其曾經的雄偉與瑰麗景象。

宮城·1號建築基址(大安閣)宮城·1號建築基址(大安閣)

大安閣在元上都用作宮城的"正殿",元朝皇帝經常在這裏舉行重大的朝政典禮,如皇帝登基、接見外國使者等。此外,包括皇帝臨朝、議政、修佛事、與大臣聚會等日常活動也在此舉行。這裏曾經發生了許多具有世界性或地區性影響的重大事件,包括元世祖忽必烈之後元成宗、武宗、天順帝、文宗、順帝等五位皇帝登基,忽必烈接見馬可波羅,以及南宋滅亡後忽必烈受南宋君主的朝降等重大歷史事件。

宮城·2號建築基址(穆清閣)

該建築基址位于皇城與宮城中軸線北端的宮城北牆中部,是宮城內體量最大的建築,據考古研究推測為穆清閣遺址。 穆清閣始建年代不詳,元至正十三年(1353年)曾重修。有元一代,是皇帝宴樂、議事與居住的大內宮殿,元人詩中稱其為"北闕"。穆清閣遺址現存台基高約8米,東西寬137米,南北長67米,總面積9180平方米。台基平面呈"凹"字形,其上建有大殿與東、西兩翼的配殿,呈"闕式建築"形式。經對東翼頂部的考古發掘,探明基址頂部曾有大型木結構建築。

宮城·2號建築基址(穆清閣)宮城·2號建築基址(穆清閣)

皇城·東城牆

該城牆總長1410米,中間為黃土夯築,夯層厚約12-14釐米,內外兩側均用自然石塊包砌,石牆厚約0.5-0.6米。大部分牆體儲存較好,殘高約2.0-5.5米。2002年,曾對皇城東牆的北段368米的外側牆體及兩個馬面進行了清理修復。

皇城·東城牆皇城·東城牆

遺址博物館

現有元上都博物館館舍建築始建于2007年4月,于2008年4月竣工,2008年7月對外開放。

元上都博物館館元上都博物館館

館舍建築功能分為展廳、文物庫、業務工作室、辦公用房等,基本具備文物收藏、展覽、研究、教育、交流及行政辦公等綜合服務功能,目前有5個展廳。

該博物館于2011年4月開始對展廳進行重新改造、布展,並完善了安防系統、遊客服務設施等,于2011年7月面向公眾開放。目前,新的元上都遺址博物館正在建設當中。

學術研究

國際

1937年7月,日本東亞考古學會組成以原田淑人、駒井和愛等人為首的元上都遺址的探險隊,對上都遺址做了比較詳細的考古調查,1941年正式出版了這次考察成果報告《上都》。《上都》一書把上都三個城定名為內城、外城、外苑,作者分別對這三個城進行了實測,繪製了城址實測圖。 除了測出城的周長和考察了城牆的建築結構外,還參考文獻資料,考察了城門、瓮城等情況。書中所附上都內城照片十厘清晰,城門門洞和外面用磚包築的城牆儲存較好,這與波茲德涅耶夫在《蒙古及蒙古人》一書中所拍攝的南門照片大體一樣,但今天這些遺址遭到嚴重破壞。《上都》一書,將石田斡之助撰寫的《關于元上都主要文籍解題》一文,作為附錄附在書末。石田分別將漢文、西文和日文有關元上都的史籍作了簡介,盡管仍有缺漏,但它為深入研究元上都提供了方便,具有一定的學術價值。

國內

新中國建立的30多年裏,內蒙古自治區的文物考古工作者對元代城址進行了普查,元上都遺址是重點調查對象。有代表性的考古調查報告主要有張鬱的《元上都故城》(載《內蒙古文物資料選輯》,內蒙古人民出版社,1964年)、(《文物》1977年第5期) 。張鬱的元上都調查報告反映了本世紀50年代元上都遺址的概況。

陳高華、史衛民合著的《元上都》(吉林教育出版社,1988年)介紹上都城的興建與衰敗過程、城內的布局和上都的行政管理,還對元代皇帝的兩都巡幸製度以及上都的宮廷生活、政治生活、經濟生活、宗教活動進行論述,使讀者可以比較完整地了解上都的歷史和它在元代歷史中的地位。這部書是我國第一部系統地研究元上都的專著,同時也是蒙古史和元史研究的一項重要成果。

社會經濟

葉新民的《元上都的社會經濟》(《內蒙古大學學報》1989年第4期)一文分別從畜牧業、糧食調運和儲備、商業和手工業、農業和屯田等方面,論述了上都的社會經濟狀況。作者認為,上都是元朝皇帝每年巡幸的都城,許多經濟管理機構和生產部門都要為宮廷生活服務,宮廷生活又給經濟生活帶來深刻的影響。富有特色的畜牧業在經濟生活中佔主導地位。商業的繁榮和手工業的發展給草原都城增添了豐富多彩的生活內容。農業規模很小,屯田隻能供應軍需。大批糧食的調運和儲備,不僅滿足了上都居民的需要,也支援了漠北蒙古地區。上都在溝通中原地區與漠北蒙古地區的經濟聯系中,起了積極作用。

政治

葉新民考察了元上都官署的設定、秩品、職掌和主要官員的情況,發表了《元上都的官署》(《內蒙古大學學報》1983年第1期),該文認為,從元上都統治機構的設定來看,有以下幾個特點:(一)元上都作為元朝的陪都,設有龐大的封建官僚統治機構,它是整個元朝封建國家機器的一個縮影。(二)上都留守司與大都留守司同一級別,職品同為正二品。(三)上都留守司及其他許多統治機構,不少都是為元朝皇帝行幸上都而設立的。陳高華、史衛民在《元上都》第三章裏論述了上都留守司及其下屬機構和上都留守司官員的任用,認為"有兩個官僚家族長期執掌著上都留守司和虎賁司的主要職務。一個是蒙古開國元勛札剌兒部木華黎家族,一個是業已蒙古化了的漢人功臣賀氏家族。"

驛站交通

元上都的驛路交通十分發達,引起了一些學者的興趣。袁冀寫有《元代兩京間驛路考釋》、《元王惲驛赴上都行程考釋》(載《元史研究論集》,台灣商務印書館1974年版。)葉新民的《元上都的驛站》(《蒙古史研究》第三輯,1989年)討論了大都至上都、上都至遼陽行省、上都至嶺北行省的驛站,並敘述了驛站的管理和站戶情況。陳高華、史衛民在《元上都》第二章裏,分別從驛路、東道、西道考察了上都至大都的交通線,並論述了維護兩都間交通的措施。

宗教

文獻和考古資料都證明,上都城內建有佛寺、道觀、回回寺、文廟,如同大都、五台山等地一樣,上都是北方宗教發達和繁榮之地。野上俊靜寫有《元上都的佛教》(《佛教史學》1950年第2期,後收入作者專著《〈元史·釋老傳〉研究》,京都,1978年),專門介紹了上都佛寺和元代皇帝作佛事情況。葉新民的《元上都的宗教》(《內蒙古大學學報》1985年第2期),論述了1258年開平佛、道之爭、上都的佛教、道教、伊斯蘭教、文廟和其他諸廟。陳高華、史衛民在《元上都》第七章裏,在前人研究的基礎上,對上都宗教活動的內容作了若幹補充和修正,尤其對跟隨巡幸的宗教人士,專門作了論述。

國際交流

蒙元時期,中外交通空前繁榮發達,元朝與歐亞各國交往十分密切。外國的使節、旅行家、商人和教士經常來中國訪問,草原都城上都也留下了他們的足跡。葉新民的《元上都的外國使者》(《內蒙古社會科學》1991年第2期)介紹到過上都的外國使者主要有:發郎國使者、馬可·波羅、高麗使者,此外還有波斯、緬甸、印度、尼泊爾人也到過上都。葉新民的《從元人詠上都詩看灤陽風情》(《內蒙古大學學報》1984年第1期)一文認為,元人詠上都的詩,展現了上都豐富多彩的社會歷史面貌,是研究元上都歷史的珍貴資料。此外,台灣學者姚鑒撰有論文《上都》(《留日同學會季刊》第4期,1943年)、費海璣撰有《元代上都人的生活》(《大陸雜志》第19卷第11期。)

研究展望

加強考古調查工作

通過考古調查工作,基本上搞清了上都城址的建築規模、布局等問題,並發現了一些有價值的文物。近年來,內蒙古考古工作者在上都遺址的郊區地帶發現一批石像,很值得進一步研究。據元人許有壬記載,元文宗時,太平王燕鐵木兒祭奠其先人石像,"像琢白石,在灤都西北70裏地,曰旭泥白。負重台架小室貯之,祭以酒偰。註口徹,則以肥臠周身塗之。從祖俗也。" 這種習俗,是欽察人的習俗,還是蒙古人的習俗,隻有通過細致的考古調查,再結合資料,才能得出比較符合實際的答案。

整理有關元上都的文獻史料

近年來,一些研究上都的論著,由于大量征引文獻資料,使研究工作逐步深入。今後,仍要進一步整理發掘各種史料。例如,元人寫有許多詠上都的詩作,大都儲存在元人文集裏,如能將這些詩作加以輯佚匯編,考釋註解,深入探究它的史料價值,一定會給上都歷史的研究帶來生機。

繼續深入進行專題研究

過去,雖然在政治、經濟、驛站交通、宗教等方面作了不少研究工作,但仍有一些薄弱環節。如元上都的地理環境、上都的城市布局和特點(可以和遼金都城、元大都以及元代其他草原城市等作比較研究)、上都儒學文化、與上都有關的人物等,都可做專題進行深入研究。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