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素福

古蘭經》典故人物,穆斯林信奉的先知之一。源自《古蘭經》第十二章章名。全章共111節,分12個"魯庫爾"。"魯庫爾"本意為鞠躬,這裏特指單元或段落而言。曾祖父易卜拉欣,祖父易司哈格,父葉爾孤白,皆為先知。

  • 中文名稱
    優素福
  • 登場作品
    《古蘭經》
  • 地位
    穆斯林信奉的先知之一
  • 出身地
    庫法

簡介

​胞弟班家敏,另有同父異母兄長10人,據《古蘭經》載,受安拉恩賜會圓夢,幼年時曾夢見11顆星星和太陽、月亮向自己鞠躬,卻不知如何應驗。不久,他就被其他兄長所害,幸為路人所救,又落入埃及人家中為奴。成年後,既英俊又聰明,被女主人看中,他雖潔身自好,經受住勾引的考驗,但還是被投入監獄。在獄中,他為同監二青年圓過夢,其中一人出獄後成為國王的侍臣,感恩推薦他為國王圓夢而得平反冤獄,並被授予管理全國倉庫的官職。後來,10位兄長前來倉庫糴糧時被認出,經他一番精心安排,他們引雙親及胞弟前來團聚。團聚時,10位兄長皆俯伏向雙親及他叩頭,此時,他才意識到應了幼年的夢兆。即基督教《聖經》中"約瑟"。

古蘭經

童年奇夢

先知葉爾孤白共有十二個兒子。這些孩子,性格差異,興趣懸殊。眼看已長大成熟的十個兒子--化素福的哥哥們,大都任性驕縱,狹隘自私。 使葉爾孤白感到欣慰的是他的第十一子優素福。優素福聰慧、溫厚、善良、英俊。求知欲很強烈的優素福,終日環繞在老父葉爾孤白膝前,聽到了許多新鮮知識,奇聞軼事,幼小的心靈好像裝進了一個廣闊無垠的世界。一天清晨,優素福從夢中驚醒,迫不及待地去求教自己的父親:"我夢見天上的十一顆星星,都向著我鞠躬,還有太陽啊、月亮啊,也都一起面對著我鞠躬致敬……"

想不到葉爾孤白聽了兒子的夢境,驚喜萬分說:

"我的乖孩子!千萬不要把你夢中所見的事告訴你的哥哥們,你如果把夢境泄露出去,就會招來危險。至于你所做的夢,確實是個吉祥的喜訊佳音。

暗算毒謀

事實證明,葉爾孤白的預感決不是平白無故的猜疑多心,更不是杞人憂天人,庸人自擾。

優素福的十個哥哥,對老父親喜歡優素福弟弟,一直憤憤不平。

特別是有段時間,父親終日把優素福留在身邊,寸步不離,似乎把整個親子之愛、為父之情全部貫註于優素福一人,優素福十個哥哥們簡直不能再忍受。他們便在背地裏密謀,要陷害優素福。

一天,他們都來到父親葉爾孤白跟前,要求父親允許他們帶優素福外出遊玩。

"父親啊!我們跟您一樣,很喜歡天真活潑的優素福弟弟,我們都希望能跟他一起玩耍遊戲。"

"這怎麽行呢!優素福年紀還小,而你們總是粗心大意,常出問題。葉爾孤白環掃了一下十個兒子的神色。

"啊呀!老父親!您就這樣小看您的兒子們?"十個兒子看著父親,等待他回答。

葉爾孤白被他們糾纏不休,十分焦躁,不知怎樣回答好,隻說了一聲:"唉!你們……你們可要……可要小心謹慎啊!千萬不可·、…·不可疏忽麻痹!"。

被推落水井

郊遊中優素福夾在動不動就對他喝斥謾罵的哥哥們的行列中,累得氣喘吁吁。

"你明白嗎?小東西!你在家嬌生慣養,享夠了清福,也該嘗點兒苦頭了!"

太陽已逐漸偏西。優素福一整日被折磨虐待得傷痕斑斑,精疲力竭。連一路逞威的哥哥們似乎也有點勞累了。

前方不遠處,是一口水井。

"跟我來,優素福!"一個哥哥喊。"你也打上一桶喝個痛快吧!"

優素福喜出望外,就跑到井邊汲水。化素福彎著腰把上半身鑽到井口,踮著腳,也還是夠不著。站在後面的哥哥,卻使勁推了他一把,"撲通"一聲,優素福被推落到井裏。優素福這才明白,這是哥哥們蓄謀已久的毒計,這口水井就是陷阱。他們回去對老父親說優素福被狼吃掉了。

輾轉變賣他鄉

正午,烈日當空。一隊客商走累了,飢渴交加,看見水井,便停止前行。有一個身強力壯的人到井邊汲水,他把桶放到井底,優素福連忙閃在一旁,雙手抓住繩子,兩腳踩住桶梁,被汲水人一圈一圈地往上拉。

"這桶水怎麽這麽重,拉著怎麽這麽費勁。"汲水人不禁喊出聲來。

"你可能要發大財吧。興許撈著了黃金碧玉。'他的一個伙伴在一旁開玩笑。

等繩子快要拉到盡頭時,有個人影從井口鑽出來。人們一看,是一個破衣爛衫渾身濕漉漉的兒童,長得眉清目秀,高鼻梁,圓臉龐,細皮嫩肉。所有的人都驚訝得目瞪口呆,簡直懷疑是仙子下凡。

"孩子,你怎麽掉進了這口水井?"

優素福一聲不吭。

"你叫什麽名字?是哪裏人?"

他也沒有任何回答。

"你認得你的家嗎?怎麽不說話。"

仍不見絲毫反響,他們準備把他帶到通都大邑,找個買主,賣掉他。他們一到達埃及,便匆匆忙忙地以賤價變賣了優素福,雖然僅僅得到幾個為數不多的銀幣,但也算是白賺了一筆意外之財。倒是那個買到優素福的人,興高採烈,如獲至寶。

這買主,是埃及王室親信的主管倉庫的大臣,赫赫有名的權貴人物葛圖斐爾。"夫人,我帶回來一個小寶貝,你看這孩子長得多英俊漂亮,機警聰明。"的確,這孩子十分聰穎漂亮,不是一般平庸的俗子凡胎。老爺真是獨具慧眼,能夠物色這樣一個跟老爺的身世威望相配的體面孩子,我跟老爺一樣高興。"'

從此,被推落水井而後又被輾轉變賣的優素福,算是找到了一個暫且安身的歸宿。

臨艷不惑

光陰荏苒,日月如梭。過了若幹年,寄居在葛圖斐爾府第的優素福已經長大成人。

但對他最具特殊好感的人是栽麗哈--他的女主人。這個養尊處優,終日消閒享樂的權貴夫人,總是無所事事。挖空心思地想辦法勾引優素福。她把自己打扮得更標致,更艷麗,更迷人。

然而,純潔正派的優素福卻鎮靜自若,目不斜視,似乎根本沒註意栽麗哈夫人的舉止神態,更不能理解她的一片痴情和苦心。難以遏製的情欲邪念,終于驅使她不顧一切地採取斷然行動。

一天,栽麗哈裝成往常有事召喚優素福的嚴肅聲調叫他到屋裏去。優素福推門而入,可是他卻大吃一驚。女主人栽麗哈袒胸露懷,感到震驚的優素福,剛要轉身離開內室,栽麗哈慌忙叫住他:"剛把你叫來,怎麽就要走呢?優素福!看你那樣緊張,難道還怕我把你吃了嗎?"貌似責備埋怨,實際是求寵乞憐。

"您有什麽吩咐嗎?夫人!"優素福庄重嚴肅地詢問。但栽麗哈禁不住春心蕩漾,她攤開雙臂,陶醉地半閉著眼睛,等待著對方的熱烈反響。這是一股難以抗拒的誘惑力。

他困惑難決,進退維谷,不知所措。

然而,信仰和道德終于佔了上風,他驅除了種種邪念和非分之想,頭腦清醒了。他鎮靜自若地說:"祈求安拉護佑我!我的主人一向待我優握,我決不會幹背地苟且的勾當。忘思負義的人決沒有好下場!做人,要做一個光明磊落的人。"

但見她,笑吟吟地*近優素福,作出一副張臂捕獵的姿勢。

優素福見情勢不妙,立即轉身,想奪門而逃。

栽麗哈卻愛火如焚。她決不甘心放過時機,便用盡平生之力,去拽住優素福,以求片刻之歡。

正好葛圖斐爾走到臥室門口。

栽麗哈勃然翻臉,頓足捶胸地大哭大嚷起來:"好啊!你買來的這個野孩子,誰也沒虧待他,他竟恩將仇報,趁你不在家,闖進內室來調戲我。

優素福辯白道:"分明是夫人誑騙我進屋……

狐疑難決的葛圖斐爾,去詢問他的一個足智多謀的親屬,對這一類案情應如何秉公剖斷。這親屬說:"如果因奸情而廝打糾葛,男方的衣服被撕裂,要判斷誰是誰非,得看衣服被扯破的情況而定:衣服如從前面撕破,表明是男人施暴,女人抗拒;衣服如從後面撕破,結論恰恰相反,是女人勾引誘惑,男人卻急于擺脫困境。這是不難辨別的。"

葛圖斐爾恍然大悟,他心裏明白,這本是妻子的過錯。醜事發生在這體面的權貴之家,不便聲張,隻能竭力掩飾。

城裏的貴婦們譏笑栽麗哈調戲勾引家僕不要臉皮。栽麗哈要報復一下,她準備了烤鵝和水果,請她們赴宴。正當她們切肉時,栽麗哈讓優素福出現在她們面前,她們一下子驚呆了,個個割破了手指。純潔無染的優素福,拒絕了栽麗哈的一切邪惡引誘,粉碎了她靈魂深處的桃色幻夢。

栽麗哈陷入絕望的深淵,不能自拔。

當她確定優素福決不可能落入任何圈套之際,猙獰面目畢露無遺,她決定下毒手。

優素福終于被陷害,以強加的所謂奸淫罪,被關進監獄。

囹圄申冤

牢房的滋味,當然不好受。但對優素福來說j也沒什麽了不起。擺脫了那妖艷貴婦的糾纏勾引,倒清靜得多。

他跟同一牢房的兩名青年難友相處得很好,一名是酒師,一名是廚師。他倆都喜歡聽他講述各種充滿哲理的故事。

有一天夜裏,他倆都做了怪夢。第二天,他倆把自己的夢境告訴優素福,並向他求教。斟酒人夢見自己在釀製葡萄酒;做飯人夢見自己頭上頂著面包,群鳥在爭相啄食。

優素福對他倆解釋道:"夢境,是安拉的預示。從每個人所做的夢中,可以領會安拉的旨意。如果你們能恕我坦率爽直,我就實話實說。"

兩位難友點了點頭,並傾耳靜聽。

"夢見釀酒的人不久將被釋出獄,恢復為王斟酒的職務;至于頭頂面包的夢境,可凶多吉少,做夢人將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被處以極刑,群鳥將爭食他。……總之,二位難友不久就要跟我告別了。"

沒有多久,化素福圓的夢果然被證實了。做飯人被判死刑,斟酒人被釋放。優素福叮囑斟酒人說:"恭喜你能出獄,並回到宮廷。我是被人陷害才被送進監獄的,希望你見到國王陛下,把我的冤情稟告國王,請他秉公裁決。"

遺憾的是斟酒人出獄後,竟完全忘掉獄中難友的重托,進了王宮卻沒對國王提起優素福的事。使優素福又無辜地繼續在獄中受折磨。

好幾年過去了,一次,國王做了個怪夢,夢見自己坐在河邊,隻見七頭肥壯的黃牛從河裏跑出,緊接著跑出來的是七頭瘦黃牛,這七頭瘦牛把那七頭肥牛吞食了。又夢見七個飽滿的麥穗以及七個幹癟的麥穗……國王醒來後很感驚異,便召見群臣,讓他們圓夢。臣僚們都百思不得其解,隻覺得夢境紛繁復雜,說不清楚,需要請教更高明的賢能之士。那個給國王斟酒的人才猛然記起優素福來。他便把所知的一切,向國王如實匯報。國王十分高興,立即下令讓斟酒人到監獄中向優素福問個究竟。

優素福聽他轉述了國王所做的夢,當即回答道:"請你轉告國王,七頭肥壯黃牛和七個飽滿麥穗預示著國家將連續七年是豐收年,五谷豐登,六畜興旺;七頭瘦牛和七個幹癟的麥穗象征著接路而來的七年是亢旱之年,谷粒歉收,災荒遍地。因此,在豐收之年,要註意糧食儲備,以度災荒,切不可浪費揮霍。瘦牛吞食肥牛,暗指荒年內將依靠豐年的積蓄生活。度過這七年災荒之後,又將出現風調雨順、普降甘霖的好年頭……"

國王聽了回報,復雜的夢有了條理清晰的解釋,特別滿意,決定親自召見圓夢人優素福。當使者將國王的命令轉達優素福時,優素福卻說:

"我決不願去見國王,因為我是個沉冤莫白的罪人,我要求國王調查清楚,先問問那些在宴會上自己割破手指的太太小姐們,優素福究竟犯了什麽罪才吃官司進牢房?更要問問那個宴會的女主人栽麗哈,憑什麽誣陷我,使我長期身陷囹圄,失去人身自由,名聲受到損壞?這些陰謀詭計,安拉是明察洞悉的。"

國王果然進行了調查審理,使真相大白。優素福被任命為大藏大臣,管理財政、糧食。

邂逅巧遇

一天,優素福照例接應前來借貸、換取糧食的人群。他正埋頭核算數量,忽然聽到有些人的談話是他熟悉的、多年來聽不到的家鄉口音。他抬起頭來,順著聲音尋找,立即辨認出他們正是自己的哥哥--當年把他誑騙到郊野,把他推落水井的哥哥們。

但哥哥們並不認識他。

"你們是幹什麽的?從哪兒來?"優素福詢問。

"我們是來換糧的,老爺!我們從敘利亞來,那裏的災情很嚴重。"

"你們共有多少弟兄?"

"十一個,老爺!"

"怎麽就隻來了十個人呢?"

"那最小的弟弟在家裏,留在父親身邊。父親跟小弟總是相依為命,寸步不離"。

優素福心裏暗自念道:"感謝安拉!贊頌安拉!"緊接著,他就板起面孔,一本正經地說:"你們這麽多人來到這裏,形跡可疑。"

"啊呀,老爺!我們來自異國他鄉。請老爺高抬貴手,高抬貴手!"

"好吧!那你們得留下一個作人質,退回你們帶來的貨物。回去把家裏的小弟弟帶來,才能辦理換糧手續。"

"老爺,您提的條件雖然很簡單,要我們留幾個人質在您這裏也沒關系,但要把小弟弟帶出來,恐怕辦不到,我們的老父親肯定不會放心把弟弟交給我們的……"

"不行!不行!連個小弟弟都不能帶來,這又不是多大的難題,可見你們真是值得懷疑。小弟帶不來,休想換取半粒糧食。"

眼見這位老爺斬釘截鐵,說一不二,弟兄們無可奈何,也不敢再張嘴,便通過抽簽,讓旅瑪歐留下,其餘九弟兄原路返回。

九弟兄一路上曉行夜宿,趕回老家,把全部經過一五一十地報告他們的父親。

妙計捉"賊"

"說什麽也不行!。……難道你們真的忍心再把小弟弟帶出去,讓他像優素福一樣被狼吃掉嗎?"兒子們聽到"被狼吃掉"這個帶有特殊聲調的措詞,也理虧心虛,神色尷尬。低下頭不敢正視父親。半晌,他們才恢復平靜,紛紛向老父請求,並賭咒發誓,說他們這次所講的話千真萬確,不摻半點虛假。為了換回糧食,度過災荒,他們絕對保證小弟賓雅敏的安全;而且多一個人,便可以多換一些糧食帶回來。萬一碰到什麽危險,他們將誓死保護好弟弟。他們輪番地苦苦哀求著父親。'

葉爾鄧白觀察他們的神情,琢磨他們的談話。覺得他們這回說的都是實話,不像在搗鬼,便說:"你們必須把他安安全全地帶回來。"

他們總算把賓雅敏小心翼翼地護送到埃及,辦理換糧手續也很順利,價格上還給了不少優待。使他們都心滿意足,收拾好行裝,運載著糧食,興高採烈地踏上歸途。

他們出城不遠,便趕著駱駝加速前進。忽然有一批衛士疾馳追來,指控他們偷了王宮裏的東西,必須徹底清查,命令他們立即進城接受檢查。

弟兄們都很坦然,因為他們都沒有幹過指控中所說的偷盜行為。誰知最後搜查小弟賓雅敏的行裝時,卻真的搜出了王宮御用的金酒器。這倒使哥哥們大為震驚。

既然是當眾查獲贓物,也就不容分說,必須把賓雅敏扣押,聽候處理。

原來,賓雅敏的行裝中被搜出的酒器,是優素福故意派人放進去的。他有意把弟弟留下,跟他在一起聚會、暢談,他想詢問家中老父的情況,故國的發展變化。

是苦盡甘來的時候了吧,萬能的安拉!優素福正在期待著,也在謀劃著父子重逢,家人團聚。

隱秘公開

葉爾孤白聽說兒子們已經馱運著糧食返回,便迫不及待地召見他們。

兒子們把全部經過如實地向他報告以後,葉爾孤白氣得渾身發冷,四肢哆嗦,半天說不上話來。"事到如今,隻有忍耐!"葉爾孤白自嘆自慰地說,"我不怨恨你們,不怨恨任何人,隻有安拉才能把我從苦海中拯救出來。總有一天,離散的父子,會歡聚團圓吧!"

當哥哥們再次來求見優素福時,優素福不慌不忙地詢問著,並掃視著他們每一個人的臉,"你們為什麽低頭不語?把頭抬起來,看著我。好好回答!"

他們隻好硬著頭皮抬頭看著老爺,端詳著他的相貌,表情。那輪廓,那臉型,特別是那一般人所難以比擬的英俊威武的面目,都酷似優素福。啊,分明是優素福弟弟!可又木敢造次,因為這是赫赫有名的權貴老爺。

優素福覺得他們似乎已辨認出自己,在驚疑的神色中又帶有恐懼畏罪的成分,便改變了自己嚴峻審問的模樣,微露笑容,語氣和緩地問道:"你們怎麽不說話呀?發現什麽了?"

"老爺莫非就是……就是優素福!"還是一個膽子較大的哥哥硬著頭皮說。

隻見穿一身新衣服的賓雅敏,突然從遠處跑過來,說:"哥哥們!這就是離散多年的優素福哥哥!"

"我們又見面了,哥哥們!安拉是寬恕仁慈的,你們不要憂慮恐懼,過去的事,咱們永遠不要再提它。"優素福的話使弟兄們如釋重負,喜出望外,顯然,胸襟豁達的優素福並不糾纏計較往日的怨恨,"請告訴我,老父的近況怎麽樣?"

"他老人家一直思念你,鬱鬱寡歡,一天天衰邁,本來就很難受,聽說賓雅敏弟弟被扣留,極度悲憤。一氣之下,雙目失明了……。

"應該把他老人家接出來,讓他老人家知道他的兒子優素福還活著,賓雅敏也安然無恙。

重見光明

為了向父親報喜,弟兄們加速行程,輕裝趕路。

好容易盼到兒子們回來,他便迫不及待地讓人攙扶著,迎面聽取訊息。

"大喜了,尊敬的父親!優素福弟弟找到了,他就是在埃及掌管糧倉的大臣,國王親信的重要官員。賓雅敏也並沒有服刑受苦,而是跟優素福成天在一起暢談歡樂。我們就是奉命來迎接您老和全家人的,優素福讓全家老少都搬到埃及去住……"。"這……這是真的嗎?葉爾孤白高興得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真的,是真的!"

贊美安拉--萬能的造物主!一切都聽從他的安排!優素福的竟然活在人間。"

他越說越興奮,眼睛一睜,頓覺明亮無比,他的視覺恢復了,兩眼放射出炯炯的光輝。

喜氣洋洋的氣氛,一下子使這個人口興旺的家庭,充滿了歡快之情,並且準備著到埃及去,享受安拉特賜的天倫之樂。

闊別十數年,生死難卜,彼此思念,肝腸欲斷。一旦父子重逢,悲喜交集,不禁抱頭痛哭。

"尊敬的父親!您還記得我小時候做過的奇夢嗎?"

"當然記得,孩子!我也正在思索這個問題呢!隻有安拉才能決定一切,預知一切。"

"是的!今天的情景,不正是那時的夢境嗎?隻有全能的安拉,才能使它成為現實。"我們全家終于團圓了,這全是由于安拉的恩賜,讓我們永遠生活在一起,永不分離!"

從此,易布拉欣(即亞伯拉罕)的後裔葉爾孤白這一支系,便在埃及定居下來。

漢譯古蘭經

第一二章 優素福

這章是麥加的,全章總計一一一節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古12:01】艾列弗,倆目,拉儀。這些是明確的天經的節文。

【古12:02】我確已把它降示成阿拉伯文的《古蘭經》,以便你們了解。

【古12:03】我借著啓示你這部《古蘭經》而告訴你最美的故事,在這以前,你確是疏忽的。

【古12:04】當時優素福對他父親說:"我的父親啊!我確已夢見十一顆星和太陽、月亮,我夢見他們向我鞠躬。"

【古12:05】他說:"我的孩子啊!你不要把你的夢告訴你的哥哥們,以免他們謀害你;惡魔確是人類公開的仇敵。"

【古12:06】你的主這樣揀選你,他教你圓夢,他要完成對你和對葉爾孤白的後裔的恩典,猶如他以前曾完成對你的祖先易卜拉欣和易司哈格的恩典一樣,你的主確是全知的,確是至睿的。

【古12:07】在優素福和他哥哥們(的故事)裏,對于詢問者確有許多跡象。

【古12:08】當時,他們說:"優素福和他弟弟,在我們的父親看來,是比我們還可愛的,而我們是一個(強壯的)團體,我們的父親確是在明顯的迷誤之中。"

【古12:09】(他們說:)"你們把優素福殺掉,或把他拋棄在荒遠的地方,你們父親的慈愛,就會專歸于你們

了,而你們以後還可以成為正直的人。"

【古12:10】他們當中有一個發言人曾說:"你們不要殺死優素福,你們可以把他投入井裏。要是你們那樣做了,一些過路的旅客會把他拾去的。"

【古12:11】他們說:"我們的父親啊!你對于優素福怎麽不信任我們呢?我們對于他確是懷好意的。

【古12:12】明天,請你讓他和我們一同去娛樂遊戲,我們一定保護他。"

【古12:13】他說:"你們把他帶走,我實在放心不下,我生怕在你們疏忽的時候,狼把他吃了。"

【古12:14】他們說:"我們是一個(強壯的)團體,狼卻吃了他,那我們真是該死了。"

【古12:15】當他們把他帶走,並且一致決定把他投入井底的時候,我啓示他說:"將來你必定要把他們這件事,在他們不知不覺的時候,告訴他們。"

【古12:16】傍晚,他們哭著來見他們的父親,

【古12:17】他們說:"我們的父親啊!我們賽跑時,使優素福留守行李,不料狼把他吃了。你是絕不會相信我們的,即使我們說的是實話。"

【古12:18】他們用假血染了優素福的襯衣,拿來給他們的父親看。他說:"不然!你們的私欲慫恿你們幹了這件事;我隻有很好地忍耐,對你們所敘述的事,我隻能求助于真主!"

【古12:19】旅客們來了,他們派人去汲水,他把水桶縋下井去,他說:"啊!好訊息!這是一個少年。"他們秘密地把他當作貨物,真主是全知他們的行為的。

【古12:20】他們以廉價--可數的幾個銀幣--出賣了他,他們是不憐惜他的。

【古12:21】那購買他的埃及人對自己的妻子說:"你應當優待他,他也許對我們有好處,或者我們撫養他做義子。"我這樣使優素福在大地上獲得地位,以便我教他圓夢。真主對于其事務是自主的,但人們大半不知道。

【古12:22】當他達到壯年時,我把智慧和學識賞賜他,我這樣報酬行善者。

【古12:23】他的女主人,把所有的門都緊緊地關閉起來,然後,勾引他說:"快來(擁抱)我啊!"他說:"求真主保佑我!他是我的主,他已優待了我。不義的人必定不會成功。"

【古12:24】她確已向往他,他也向往她,要不是他看見他的主的明證。我這樣為他排除罪惡和醜事,他確是我的一個忠實的僕人。

【古12:25】他倆爭先恐後地奔向大門。那時她已把他的襯衣從後面撕破了,他倆在大門口遇見她的丈夫,她說:"想奸污你的眷屬者,他的報酬隻有監禁或痛懲。"

【古12:26】他說:"是她勾引我。"她家裏的一個人作證說:"如果他的襯衣是從前面撕破的,那她說的是實話,而他是說謊的;

【古12:27】如果他的襯衣是從後面撕破的,那末她已說了謊話,而他說的是實話。"

【古12:28】當他看見他的襯衣是從後面撕破的時候,他說:"這確是你們的詭計,你們的詭計確是重大的。"

【古12:29】(又說):"優素福,你避開此事吧!(我的妻子,)你為你的罪過而求饒吧,你原是錯誤的!"

【古12:30】都城裏的一些婦女說:"權貴的妻子勾引她的僕人,他迷惑了她,我們認為她確是在明顯的迷誤之中的。"

【古12:31】她聽到了她們狡猾的流言蜚語,就派人去把她們邀請來,並為她們預備了一桌席,發給她們每人一把小刀,她(對優素福)說:"你出去見見她們吧。"當她們看見他的時候,她們贊揚了他,(她們都被迷住了),以致餐刀割傷了自己的手。她們說:"啊r!這不是一個凡夫,而是一位高潔的天神。"

【古12:32】她說:"這就是你們為他而責備我的那個人。我確已勾引他,但他潔身自好。如果他再不聽從我的命令,他勢必要坐牢,他勢必成為自甘下賤的人。"

【古12:33】他說:"我的主啊!我寧願坐牢,也不願回響她們的召喚。如果你不為我排除她們的詭計,我將依戀她們,我將變成愚人。"

【古12:34】他的主就答應了他,並且為他排除了她們的詭計。他確是全聰的,確是全知的。

【古12:35】他們看見了許多跡象之後,覺得必須把他監禁一個時期。

【古12:36】有兩個青年和他一同入獄,這個說:"我確已夢見我榨葡萄汁(釀酒)。"那個說:"我確已夢見我的頭上頂著一個大餅,眾鳥飛來啄食。請你替我們圓夢,我們的確認為你是行善的。"

【古12:37】他說:"無論誰送什麽食物給你倆之前,我能告訴你們送的是什麽。這是我的主教給我的。有一個民族不信仰真主,不信仰後世,我確已拋棄他們的宗教。

【古12:38】我遵循我的祖先--易卜拉欣、易司哈格、葉爾孤白的宗教。我們不該以任何物配真主,這是真主施于我們和世人的恩惠,但世人大半不感謝。

【古12:39】兩位難友啊!是許多渙散的主宰更好呢?還是獨一萬能的真主更好呢?

【古12:40】你們舍真主而崇拜的,隻是你們和你們的祖先所定的一些(偶像的)名稱,真主並未加以證實,一切判決隻歸真主。他命令你們隻崇拜他。這才是正教。但世人大半不知道。

【古12:41】同監的兩位朋友啊!你們倆中有一個要替他的主人斟酒,有一個要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而眾鳥飛到他

的頭上來吃他。你倆所詢問的事情,已被判決了。"

【古12:42】他對兩人中預料將會獲釋的人說:"請你在你主人面前替我申冤。"但惡魔使他忘記在他主人面前替

優素福申冤,以至他在監裏坐了幾年。

【古12:43】國王說:"我確已夢見7頭胖黃牛,被7頭瘦黃牛吃掉了,又夢見7穗青麥子,和七穗乾麥子。侍從們呀!你們替我圓圓這個夢。如果你們是會圓夢的人。"

【古12:44】他們說:"這是一個噩夢,而且我們不會圓夢。"

【古12:45】曾被赦宥並且在一個時期之後想起優素福的那個青年說:"我將告訴你們關于這個

夢的意思,請你們派我去吧。"

【古12:46】"優素福,忠實的人呀!請你為我們圓圓這個夢,7頭胖黃牛,被7頭瘦黃牛吃掉

了,又有7穗青麥子,和7穗乾麥子。我好回去告訴人們,讓他們知道這個夢的意義。"

【古12:47】他說:"你們要連種七年,凡你們所收獲的麥子,都讓它存在穗子上,隻把你們所吃的少量的麥子打下來。

【古12:48】此後,將有七個荒年,來把你們所預備的麥子吃光了,隻剩得你們所儲藏的少量麥子。

【古12:49】此後,將有一個豐年。人們在那一年中要得雨水,要榨葡萄釀酒。"

【古12:50】國王說:"你們帶他來見我吧!"當使者到來的時候,他說:"請你回去問問你的主人,曾經把自己的手割傷了的那些婦女,現在是怎樣的?我的主是全知她們的詭計的。"

【古12:51】國王說:"你們勾引優素福的時候,你們的實情是什麽?"她們說:"啊呀!我們不知道他有一點罪過。"權貴的妻子說:"現在真相大白了,是我勾引他,他確是誠實的人。"

【古12:52】"這是因為要他知道,在背地裏我並沒有不忠于他的行為,並且要他知道,真主不誘導不忠者的詭計。"

第一三卷

【古12:53】(他說):"我不自稱清白;人性的確是慫恿人作惡的,除非我的主所憐憫的人。我的主確是至赦的,確是至慈的。"

【古12:54】國王說:"你們帶他來見我,我要使他為我自己所專有。"他對國王說話的時候,國王說:"今天你在我的御前確是有崇高品級的,是可以信任的人。"

【古12:55】他說:"請你任命我管理全國的倉庫,我確是一個內行的保管者。"

【古12:56】我這樣使優素福在國內獲得權力,在他所要的地方佔優勢,我把我的慈恩降給我所意欲者,我不會讓行善者徒勞無酬。

【古12:57】後世的報酬,對于信道而且敬畏的人,將是更好的。

【古12:58】優素福的哥哥們來了,他們進去見他。他認出了他們,而他們卻沒有認出他。

【古12:59】當他以他們所需的糧食供給他們之後,他說:"你們把你們同父的弟弟帶來見我吧!難道你們不見我把足量的糧食給你們,而且我是最好的東道主嗎?

【古12:60】如果你們不帶他來見我,你們就不能從我這裏購買一顆糧食,你們也不得臨近我。"

【古12:61】他們說:"我們要懇求他父親允許我們帶他來見你,我們必定這樣做。"

【古12:62】他對他的僮僕們說:"你們把他們的財物放在他們的糧袋裏,他們回去的時候也許會認出這些財物,也許會再來一趟。"

【古12:63】他們回去見了他們的父親,說:"我們的父親啊!人家不準我們再糴糧了,請你派我們的弟弟和我們一同去,我們就能糴糧;我們一定把他保護好。"

【古12:64】他說:"對于他我能信任你們,正如以前對于他哥哥我信任你們一樣嗎?真主是最善于保護的,也是最慈愛的。"

【古12:65】當他們開啟自己的糧袋的時候,發現他們的財物已退還他們了,他們說:"我們的父親啊!我們還要求什麽呢?這是我們的財物,已退還我們了,我們要為我們的眷屬糴糧,要保護我們的弟弟,我們可以多糴一馱

糧,那是容易獲得的糧食。"

【古12:66】他說:"我不派他和你們一同去,直到你們指真主而和我立誓約,你們誓必帶他回來見我,除非你們全遭禍患。"當他們和他立誓約的時候,他說:"真主是監察我們的誓約的。"

【古12:67】他說:"我的孩子們,不要從一道城門進城,應當分散開,從幾道城門進去。我對于真主的(判決),毫無裨益于你們;一切判決隻歸真主,我隻信賴他,讓一切信賴者都隻信賴他吧!"

【古12:68】當他們遵照他們父親的命令而進城的時候,他對于真主的判決沒有絲毫裨益,但那是葉爾孤白心中的一種希望。他已把它表白出來。他曾受我的教誨,所以他確是有知識的,但世人大半不知道。

【古12:69】當他們進去見優素福的時候,他擁抱他弟弟,他說:"我確是你哥哥,你不要為他們過去的所作所為而悲傷吧。"

【古12:70】當地以他們所需的糧食供給他們的時候,他(使人)把一隻酒杯放在他弟弟的糧袋裏,然後一個傳喚者傳喚說:"隊商啊!你們確是一伙小偷。"

【古12:71】他們轉回來說:"你們丟了什麽?"

【古12:72】他們說:"我們丟失了國王的酒杯;誰拿酒杯來還,給誰-馱糧食,我是保證人。"

【古12:73】他們說:"指真主發誓,你們知道,我們不是到這個地方來搗亂的,我們向來不是小偷。"

【古12:74】他們說:"偷竊者應受什麽處分呢?如果你們是說謊的人。"

【古12:75】他們說:"偷竊者應受的處罰,是在誰的糧袋裏搜出酒杯來,就把誰當做奴僕。我們是這樣懲罰不義者的。"

【古12:76】優素福在檢查他弟弟的糧袋之前,先檢查了他們的糧袋。隨後,在他弟弟的糧袋裏查出了那隻酒杯。我這樣為優素福定計。按照國王的法律,他不得把他弟弟當作奴僕,但真主意欲他那樣做。我把我所意欲者提升若幹級,每個有知識的人上面,都有一個全知者。

【古12:77】他們說:"如果他偷竊,那末,他有一個哥哥從前就偷竊過。"優素福把這句話隱藏在心中,沒有對他們表示出來,他暗暗他說:"你們的處境是更惡劣的。真主是知道你們所敘述的事情的。"

【古12:78】他們說:"權貴啊!他的確有一位龍鍾的老父;請你以我們中的一人代替他當奴僕吧。我們的確認為你是行善的。"

【古12:79】他說:"願真主保佑我們,我們隻把發現其糧袋裏有酒杯者當做奴僕;否則,我們必定是不義的人。"

【古12:80】當他們對優素福絕望的時候,他們離席而密秘會議,他們的大哥說:"你們的父親曾要求你們指真主發誓,難道你們不知道嗎?從前,你們曾怠慢了優素福。我絕不離開這個地方,直到父親允許我,或真主為我而判決,他是最公正的判決者。

【古12:81】你們回去見父親,然後對他說:我們的父親啊!你的兒子確已偷竊,我們隻作證我們所知道的。我們不是保證幽玄的。

【古12:82】請你問一問我們曾居住的那座市鎮和與我們同行的隊商吧,我們確是誠實的。"

【古12:83】他說:"不然!你們的私欲慫恿了你們做這件事,我隻有很好的忍耐,但願真主把他們統統帶來給我。他確是全知的,確是至睿的。"

【古12:84】他不理睬他們,他說:"哀哉優素福!"他因悲傷而兩眼發白,他是壓住性子的。

【古12:85】他們說:"指真主發誓,你將念念不忘優素福,直到你變成為憔悴的或死亡的。"

【古12:86】他說:"我隻向真主訴說我的憂傷,我從真主那裏知道你們所不知道的。"

【古12:87】他說:"我的孩子們!你們去打聽優素福和他弟弟的訊息吧。你們不要絕望于真主的慈恩,隻有不信道的人們才絕望于真主的慈恩。"

【古12:88】當他們進去見優素福的時候,他們說:"權貴啊!我們和我們的眷屬遭遇了災害,隻帶來了一點劣質財物,請你給我們足量的糧食,請你施舍給我們。真主一定會報酬施舍者。"

【古12:89】他說:"你們知道嗎?當你們是愚昧的時候,你們是怎樣對待優素福和他弟弟的呢?"

【古12:90】他們說:"怎麽,你呀!真是優素福嗎?"他說:"我是優素福,這是我弟弟,真主確已降恩給我們。誰敬畏而且堅忍,(誰必受報酬),因為真主必不使行善者徒勞無酬。"

【古12:91】他們說:"指真主發誓,真主確已從我們當中揀選了你。從前,我們確是有罪的。

【古12:92】他說:"今天對你們毫無譴責,但願真主饒恕你們。他是最慈愛的。

【古12:93】你們把我這件襯衣帶回去,把它蒙在我父親的臉上,他就會恢復視力。然後,你們把自己的眷屬全部帶到我這裏來吧!"

【古12:94】當隊商出發的時候,他們的父親說:"我確已聞到優素福的氣味了,要不是你們說我是老糊塗。"

【古12:95】他們說:"指真主發誓,你的確還在你那舊有的迷誤之中。"

【古12:96】當報喜者來到後,他就.漸.谷.X在他的臉上,他的眼睛立即恢復了視力。他說:"難道我沒有對你們說過嗎?我的確從真主知道你們所不知道的。"

【古12:97】他們說:"我們的父親啊!請你為我們求饒,我們確是有罪的。"

【古12:98】他說:"我將要為你們向我的主求饒。他確是至赦的,確是至慈的。"

【古12:99】當他們進去見優素福的時候,他擁抱他的雙親,他說:"你們平安地進挨及吧!如果真主意欲。"

【古12:100】他請他的雙親坐在高座上,他們為他而俯伏叩頭,他說:"我的父親啊!這就是我以前的夢兆的解釋。我的主已使那個夢兆變成為事實了。他確已優待我,因為他把我從監獄裏釋放出來,他在惡魔離間我和我哥哥們之後,把你們從沙漠裏帶到這裏來。我的主,對他所意欲者確是慈愛的。他確是全知的,確是至睿的。

【古12:101】我的主啊!你確已賞賜我一部分政權,並教給我一些圓夢的知識。天地的創造者啊!在今世和後世,你都是我的主宰。求你使我作為順從者而死去,求你使我入于善人之列。"

【古12:102】那是一部分幽玄的訊息,我把它啓示你。當他們用計謀決策的時候,你不在他們面前,

【古12:103】你雖然切望世人信道,但他們大半是不信道的。

【古12:104】你不為傳授《古蘭經》而向他們要求任何報酬。《古蘭經》隻是對世人的教誨。

【古12:105】天地間有許多跡象,他們從旁邊走過,而不註意。

【古12:106】他們雖然大半信仰真主,但他們都是以物配主的。

【古12:107】難道他們不怕真主懲罰中的大災降臨他們,或復活時在他們不知不覺之中,突然降臨他們嗎?

【古12:108】你說:"這是我的道,我號召人們信仰真主,我和隨從我的人,都是依據明證的。(我證)真主,超絕萬物!我不是以物配主的。"

【古12:109】在你之前,我隻派遣了城市居民中的若幹男子,我啓示他們,難道他們沒有在大地上旅行,因而觀察前人的結局是怎樣的嗎?後世的住所,對于敬畏者是更好的。難道你們不理解嗎?

【古12:110】直到眾使者絕望,而且猜想自己被欺騙的時候,我的援助才來臨他們,而我拯救了我所意欲的人。我所加于犯罪的人們的懲罰是不可抗拒的。

【古12:111】在他們的故事裏,對于有理智的人們,確有一種教訓。這不是偽造的訓辭,卻是證實前經,詳解萬事,向導信士,並施以慈恩的。

伊斯蘭教人名

很多穆斯林都願意給自己的子女起先知們的名字,例如穆罕默德,優素福,蘇萊曼,歐斯曼,阿丹等等。據說"穆罕默德"是全世界使用人數最多的名字。當然,也有很多穆斯林的名字叫做優素福的。另外,由于各種原因,優素福這個名字有多種不同譯法,如約瑟夫,盧瑟福,約瑟芬,玉素甫等等。

艾卜·優素福(731~798)

伊斯蘭教教法學家。生于庫法。幼時家境貧寒,曾為人幫傭。他先受教于庫法法官伊本·艾卜·伊斯哈格等,後終生追隨艾卜·哈尼法·努爾曼。他繼承師說,強調個人見解在教法解釋中的價值。在斷案中,敢于肯定其他教法學派的合理判例和聖訓,有時與艾卜·哈尼法·努爾曼的觀點相左。

他曾任阿拔斯王朝總法官,有權委任本學派成員為各地法官,在司法實踐中套用艾卜·哈尼法的教法學說,對該學派的形成和發展起了重要作用。

著有《艾卜·哈尼法與伊本·艾比·賴倆的分歧》、《賦稅論》、《致奧扎儀》等。

艾卜·優素福(731~798)

伊斯蘭教教法學家。生于庫法。幼時家境貧寒,曾為人幫傭。他先受教于庫法法官伊本·艾卜·伊斯哈格等,後終生追隨艾卜·哈尼法·努爾曼。他繼承師說,強調個人見解在教法解釋中的價值。在斷案中,敢于肯定其他教法學派的合理判例和聖訓,有時與艾卜·哈尼法·努爾曼的觀點相左。

他曾任阿拔斯王朝總法官,有權委任本學派成員為各地法官,在司法實踐中套用艾卜·哈尼法的教法學說,對該學派的形成和發展起了重要作用。

著有《艾卜·哈尼法與伊本·艾比·賴倆的分歧》、《賦稅論》、《致奧扎儀》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