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泠月

傾泠月

傾泠月,言情小說作家,長篇代表作《且試天下》《蘭因璧月》《鳳影空來》《天霜河白》,均已完結出版。

  • 中文名稱
    傾泠月
  • 性別
  • 出生地
    湖南湘潭
  • 喜歡的顏色
    黑白及淺色
  • 最喜歡的歌
    滾滾紅塵
  • 喜歡的電影

個人簡歷

傾泠月,女,湖南湘潭人。懶惰且任性,無宏圖壯志,就愛睡覺、發呆,做個平常小民,得閒有錢時,抱一本書去飛天涯,看美景美人,做白日美夢,想快樂美事,覺得一輩子若此會很幸福。

基本信息

生日:2.04喜歡的顏色:黑白及淺色。

最喜歡的書:《飄》《荊棘鳥》(排名不分先後的喔)

傾泠月

最喜歡的電影:《飄》

最喜歡的歌:滾滾紅塵

最喜歡的人:(最喜歡也就等于最愛吧)父母。

最感動的事:白芳禮老人

最喜歡自己作品中的人物:

男:黑豐息(豐蘭息

女:白風夕(風惜雲)

人物生平

傾泠月,出生于湖南湘潭,讀書時學的是會計專業,卻從未從事過一天會計工作,曾于廣東流浪數年,現于家鄉小城某公司就職。

從小喜愛看書,有時不滿故事的結局便愛自己另想一個符合自己心意的結局,久而久之養成了這等愛胡思亂想的習慣。想得多了,以至某一天突發奇想:自己也寫篇小說吧。便有了第一篇小說《傾泠月》,寫完了不問成就隻是感慨自己很會寫字,一下子就寫了三十多萬字,于是繼續胡思亂想,得了《且試天下》。

人愚且笨兼不學無術,是以文學拙劣,還請看官多多諒解。

個人作品東皇系列

〖東朝〗鳳影空來

〖東末〗且試天下

〖番外〗當時年紀小

〖番外〗桃下正年少

〖番外〗桃花開處再相逢

〖番外〗小雪初霽晴方好

〖番外〗琅華原是瑤台品

〖番外〗千秋功業寂寞身

〖皇朝〗蘭因·璧月

〖番外〗影盜

〖番外〗棋局

〖番外〗殊途同歸

〖番外〗約定

〖番外〗華音

〖皇朝〗天霜河白(修改舊文《傾泠月》)

〖番外〗任是無情也動人

〖番外〗流光如電逝

紅顏系列

〖妖女〗紅顏不壽

〖驕女〗碧落賦

【天女】九瓣蓮

無所屬系列

遇見

且試天下且試天下

《且試天下》 遊戲人間的白風夕不得不回到她另一個身份——才名滿天下的風國惜雲公主,隨即繼位為王。 面對喪父之痛,與昔日朋友兵戎相見之無奈,和夫君彼此猜疑之孤苦,她能否在家國大業與愛恨情仇間做出正確的選擇,天下,最終將落入誰人之手? 一塊白玉,一襲白衣,一種鳳嘯九天的武功,這個率性女子,在江湖和家國之間搖擺; 一塊黑玉,一襲黑衣,一顆處處算計的心,這個儒雅男子,在天下和愛人間徘徊。 他們將如何下完這盤命裏的殘局?

蘭因璧月《蘭因璧月》蘭因璧月是武林至尊的聖物,擁有它,就等于擁有了整個武林。

蘭七,是一個誓要得到蘭因璧月的人,她擁有絕世的容貌和莫測的武功,一雙碧綠的眸子又為她平添了幾分妖邪之氣。由于坎坷的成長經歷,她以男裝示人,且妖邪無情,所以,武林中稱之為“碧妖”。  明二,是與蘭七爭奪蘭因璧月的最大對手,他武功高深、儀表雅逸,而且還有一個與“碧妖”旗鼓相當的名號——“謫仙”,仙與妖當然是相看兩生厭。寧朗,與蘭七定下娃娃親的人,他的憨厚、善良與郭靖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他與蘭七是兩個世界的人。  爭奪蘭因璧月的過程中,蘭七與明二談笑間暗施毒手,卻逐漸發現內心與對方的默契;而寧朗“是男即結義,是女即結發,非男非女則生死相守”的諾言也讓蘭七冰冷的心驀然一顫……  且看蘭因璧月最終花落誰家,看三人的故事到底又是何種結局。

蘭因壁月蘭因壁月

《鳳影空來》 東朝的開國之君東始修重情守諾,封他的七位部將為王,以至裂土

分權,為後世埋下了動亂的因子。那七位被封王的部將分別是皇逖、寧靜遠、豐極、白意馬、華荊台、風獨影、南片月,東始修與他們義結金蘭,征戰天下,締建了東朝帝國。提起他們八人,後世之人皆向往,贊嘆,那樣共征天下、共享天下的盛事,後世再無。更何況,八人中還有一名女子——風獨影,七將中唯一的女將,七王中唯一的女王。 後世好奇,到底是怎樣的女子可與七人比肩,到底是何等的風華可傾倒開國的英主與名將?那是傳說中的傳奇!

鳳影空來鳳影空來

天霜河白》《天霜河白》上:出身皇族的宸華公主,因身世之秘,自幼幽居不與外界接觸,

以至長成了清絕孤漠的性子。皇帝對她宏愛有加,為她挑選了皇朝最好的男兒當夫婿——年輕俊美而且才華卓絕的靖晏將軍。本該是一段英雄美人的綺麗佳話,卻未曾想到那場驚動帝都的盛世婚典中,與她拜堂行禮的是那個晨風曉月似的男子,這一份天賜良緣,這一段若有還無的情意,她將如何抉擇,她終何去何從?

天霜河白天霜河白

《天霜河白》下:慶雲十八年末,那場映紅了半座帝城的滔天大火令生辰變為忌辰。  她隨火而去,拋棄了“宸華公主”這個身份,亦舍棄了“宸華”所擁有的一切尊榮,自然包括那位素未謀面的夫君,隻帶走了藏于心間的一段無可訴說的情意。  江山依舊,流年暗轉。  煙波浩渺,溟海無涯,她自隨風而來順水而去,又怎知,他鄉與君逢。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